第24章 陰鷙第六 2

江澄又道:“把你的狗借我用用。”

金凌從愣怔中回神,遲疑了一下,江澄兩道如電般凌厲的目光掃來,他這才吹了一聲哨子。黑鬃靈犬三步躥了過去,魏無羨渾身僵硬得猶如一塊鐵板,只能任由人單手拖着他,一步一步地走。

江澄找到一間空房,便將手裡的魏無羨扔了進去。房門在他身後關上,那條黑鬃靈犬跟了進來,坐在門邊。魏無羨兩眼都緊緊盯着它,防備它下一刻就撲過來。回想方纔短短一段時間內是如何受制於人的,心道江澄對該怎麼治他真是瞭若指掌。

江澄則慢慢坐到桌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半晌,兩廂靜默無言。這杯茶熱氣騰騰,他還沒有喝一口,忽然把它狠狠摔到地上。

江澄微扯嘴角,道:“你——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從小到大,江澄不知看過魏無羨多少次犬嘴前狂奔的惡態,對旁人嘴硬尚可,對這個再知根知底不過的,卻狡辯不得了。這是比紫電驗身更難過的一關。

魏無羨誠懇地道:“我不知道要對你說什麼。”

江澄輕聲道:“你果真是不知悔改。”

他們從前對話,經常相互拆臺,反脣相譏,魏無羨不假思索道:“你也是一般的毫無長進。”

江澄怒極反笑:“好,那我們就看看,究竟毫無長進的是誰?”

他坐在桌邊不動,喝了一聲,黑鬃靈犬立即站起!

同處一室已經讓魏無羨渾身冷汗,眼看着這條半人多高、獠牙外露、尖耳利目的惡犬瞬間近在咫尺,耳邊都是它低低的咆哮,他從腳底到頭頂都陣陣發麻。幼時流浪的許多事他都已記不清楚,唯一記得的,便是被一路追趕的恐慌、犬齒利爪刺入肉裡的鑽心疼痛。那時根埋在心底的畏懼,無論如何也無法克服、無法淡化。

忽然,江澄側目道:“你叫誰?”

魏無羨三魂七魄丟得七零八落,根本不記得方纔自己是不是叫了什麼人,直到江澄斥退了黑鬃靈犬,這才勉強回魂,呆滯片刻,猛地扭過頭去。江澄則離開了座位。他腰邊斜插着一條馬鞭,他將手放在上面,俯身去看魏無羨的臉。頓了片刻,直起身來,道:“說起來,我倒是忘了問你,你什麼時候跟藍忘機關係這麼好了?”

魏無羨登時明白,剛纔他無意中脫口而出叫了誰的名字。

江澄森然笑道:“上次在大梵山,他爲護着你做到那個地步,可真教人好奇爲什麼。”

須臾,他又改口:“不對。藍忘機護的倒不一定是你。畢竟你跟你那條忠狗幹過什麼好事,姑蘇藍氏不會不記得。他這種人人吹捧讚頌的端方嚴正之輩,豈能容得下你?沒準他是和你偷來的這具身體有什麼交情。”

他言語刻薄陰毒,句句似褒實貶,意有所指,魏無羨聽不下去了,道:“注意言辭。”

江澄道:“我從不注意這個,難道你不記得了?”

魏無羨嘲道:“那倒也是。”

江澄哼道:“你也有臉讓我注意言辭。記不記得,上次在大梵山,你對金凌有沒有注意言辭?”

魏無羨神色立僵。

江澄反將一軍,神色又愉悅起來,冷笑道:“‘有娘生沒娘養’,你罵得好啊,真會罵。金凌今天被人這麼戳脊梁骨,全是拜你所賜。你老人家貴人多忘事,忘記了自己說過的話,忘記了發過的誓,可你別忘了,他父母怎麼死的!”

魏無羨猛地擡頭:“我沒忘!我只是……”

“只是”後面,卻無論如何也不知道該接什麼。

江澄道:“只是什麼?說不出來?沒關係,你可以回蓮花塢,跪在我父母靈前,慢慢地說。”

魏無羨平定心神,思緒急轉,思索脫身之策。他雖然做夢都想回蓮花塢,可想回的,卻不是如今這個面目全非的蓮花塢!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奔近,房門被拍得砰砰作響。金凌在外喊:“舅舅!”

江澄揚聲道:“不是說了讓你老實呆着,你過來幹什麼!”

金凌道:“舅舅,我有很重要的事對你說。”

江澄道:“有什麼重要的事剛纔罵你半天不肯說,非要現在說?”

金凌怒道:“就是因爲你剛纔一直罵我我纔不說的!你聽不聽,不聽我不說了!”

江澄一臉窩火地掀開門,道:“快說快滾!”

木門一開,金凌一腳踩進來,他已換了一件白色的新校服,道:“我今天的確是遇到了很棘手的東西。我覺得遇見了溫寧!”

江澄眉頭一抽,手一下子按到了劍上,神色肅殺:“什麼時候?在哪裡!”

金凌道:“就在今天下午。向南大概幾十裡,有一間破房子。我本是聽說那裡有異象纔去的,誰知道里面藏着一具兇屍。”

金凌說得煞有介事,魏無羨耳裡聽着,卻是句句瞎話。他最清楚不過今天下午金凌在哪裡。而且溫寧一旦藏匿起來,除非他主動召喚,否則哪會這麼容易被一個小輩發現行蹤。

江澄道:“你爲什麼不早說!”

金凌道:“我也不能確定,那具兇屍行動極快,我一進去他就跑了,只看到一個模糊背影,但我聽到了上次大梵山他身上的鐵鏈響,才猜想會不會是他。你要是不劈頭蓋臉罵我一頓,我剛回來就跟你說了。萬一他現在跑了你沒抓住,那也要怪你自己脾氣差,不能怪我。”他還想往裡探頭,江澄卻氣得當着他的面砰地關上房門,隔着門道:“回頭再跟你算賬,快滾!”

金凌“哦”了一聲,腳步聲遠去。見江澄轉身,魏無羨忙作出一個糅雜了“大驚失色”、“秘密被拆穿”、“怎麼辦溫寧被發現了”的複雜表情。金凌還挺聰明,知道江澄最恨溫寧,踩着點子說謊,說得無比順溜。江澄素知夷陵老祖與鬼將軍常同行作亂,原本就懷疑溫寧在附近,聽了金凌的說辭心中已信了六分,加上魏無羨神情配合,又信了兩分。再者他一聽到溫寧的名字就火冒萬丈,氣衝上頭,哪裡還有空懷疑。他胸口快被戾氣撐爆,揚了揚鞭子,抽在魏無羨身邊的地面上,恨極了:“你真是上哪兒都帶着這條聽話的好狗!”

魏無羨道:“他早已是個死人,我也死過一次,你究竟還要怎樣?”

江澄拿鞭子指他道:“怎樣?他再死一千次一萬次也難消我心頭之恨!當年他沒滅成,很好!今天我就親自滅了他。我這就去把他燒了,挫骨揚灰撒在你面前!”

他摔上房門揚長而去,去大廳囑咐金凌:“你把裡面那個人給我看好了。他說什麼都別信,都別聽!不要讓他發出聲音,要是他敢吹哨子或者吹笛子,你先堵他的嘴,堵不住就直接砍了他的手割了他的舌頭!”

魏無羨心知江澄這幾句話是故意說給自己聽的,在威脅他別搞鬼,不帶上自己則是警惕他同行會趁機操控溫寧。金凌滿不在乎道:“知道了。看個人我還看不住麼。舅舅,你跟那死斷袖關在一起做什麼,他又幹什麼了?”江澄道:“這不是你該問的。記着看好,回頭不見了,我一定打斷你的腿!”又問了幾句具體方位,帶了一半的人手,這便去追並不存在的溫寧了。

多等了一陣,金凌傲慢的聲音傳來:“你去那邊。你,去旁邊守着。你們站在大門口,我進去會會他。”

諸名門生不敢有違,一一應是。須臾,房門被打開,金凌探進頭來,一雙眼睛骨碌碌地轉。魏無羨坐起身,他舉起一指豎在脣前,輕輕走進來,把手放在紫電上,低聲唸了一句。

紫電認主,江澄應該給它認過金凌,電流瞬收,化爲一枚綴着紫晶石的銀色指環,落在金凌白皙的掌心。

金凌小聲道:“走。”

雲夢江氏的門生都被他一通亂指,支得七零八落,兩人躡手躡腳翻窗翻牆走了。出了這家客店,一陣悄無聲息的狂奔。奔入一片樹林,魏無羨聽到身後異樣聲響,回頭一看,肝膽俱裂:“它怎麼也跟着?!你叫它走開!”

金凌兩聲短哨,黑鬃靈犬哈哈地吐着長舌,嗚嗚低叫,尖耳聳動兩下,垂頭喪氣地轉身跑了。他輕蔑地道:“真沒出息。仙子從來不咬人的,不過是樣子兇猛罷了。這是受過嚴訓的靈犬,只撕咬邪祟。你當它是普通的狗麼?”

魏無羨:“打住。你叫它什麼?”

金凌:“仙子。它的名字。”

魏無羨:“你給狗取這種名字?!”

金凌理直氣壯道:“這名字有什麼不對?它小時候叫小仙子,長大了我總不能也這麼叫。”

魏無羨拒絕:“不不不,問題根本不在於小還是大!——你這取名字的方式跟誰學的?!”不用說,肯定是他舅舅。當年江澄也養過幾條小奶狗,取的都是什麼“茉莉”、“妃妃”、“小愛”諸如此類彷彿勾欄名將的名字。金凌道:“男兒不拘小節,你糾纏這個幹什麼!好了!停下,你得罪了我舅舅,非去半條命不可。現在我放你走,咱們扯平了。”

魏無羨道:“你知不知道你舅舅爲什麼要抓我?”

金凌道:“知道。他懷疑你是魏無羨唄。”

魏無羨心道:“這次可不只是‘懷疑’了,他抓對人了。”又問:“那你呢?你不懷疑?”

金凌道:“我舅舅又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他一向寧可抓錯絕不放過。不過既然紫電抽不出你的魂魄,我就姑且認定你不是。再說了,姓魏的又不是斷袖,可你,居然還敢糾纏……”

他沒說出糾纏誰,一臉惡寒地打住話頭,做了個扇風送瘟神的手勢:“反正你今後和蘭陵金氏無關了!要犯病也別找我家的人!不然我可饒不了你!”

說完,金凌轉身就走。走了幾步,回頭又道:“你站着幹什麼?還不走,等我舅舅來抓你?我告訴你,不要以爲救了我我就會感激你,更不要指望我對你說些肉麻的話。”

魏無羨負着手踱上來:“年輕人,人這一輩子呢,有兩句肉麻的話是非說不可的。”

金凌道:“哪兩句?”

魏無羨道:“‘謝謝你’,和‘對不起’。”

金凌嗤道:“我就不說,誰能拿我怎麼樣。”

魏無羨道:“總有一天你會哭着說出來的。”

金凌“呸”了一聲,魏無羨忽然道:“對不起。”

金凌一怔:“什麼?”

魏無羨道:“大梵山上,我對你說過的那句話,對不起。”

金凌不是第一次被人罵“有娘生沒娘養”,但他從沒被人這樣鄭重其事地道過歉。這樣劈頭蓋臉一句“對不起”砸到臉上,不知究竟是什麼滋味,竟然渾身不自在起來。

他狂擺手一陣,哼道:“也沒什麼。你也不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我的確是沒娘養。但是,我不會因爲這樣就比任何人差!反之,我要叫你們都睜大眼睛看清楚了,我比你們都強很多!”

魏無羨微微一笑,正要說話,忽然色變,愕然道:“江澄?你!”

金凌偷拿了紫電、放跑了人,原本就心虛,一聽這個名字,連忙轉身去看,魏無羨趁機一個手刀劈在他脖頸上。把金凌平放到地上,拉起他褲管,察看他腿上的惡詛痕。使了一些法子,都不能讓它褪去,心知棘手,半晌,一聲嘆息。

不過,有些惡詛痕雖然他化解不了,但卻可以把它們轉移到自己身上。

金凌過了一陣才悠悠轉醒,摸摸脖頸,還殘留着痛感,氣得當場拔劍躍起:“你竟敢打我,我舅舅都沒打過我!”

魏無羨訝然:“是嗎?他不是經常說要打斷你的腿?”

金凌怒道:“他不過是說說而已!你這個死斷袖,到底想幹什麼,我……”

魏無羨抱頭衝他背後叫道:“啊!含光君!”

金凌比怕他舅舅還怕藍忘機,畢竟舅舅是自家的,含光君卻是別人家的,嚇得不輕,轉身就跑,邊跑邊喊道:“你這個死斷袖!可惡的瘋子!我記住了!這事沒完!”

魏無羨在他身後笑得喘不過氣,等到金凌跑得沒影了,他胸口悶悶的發癢,咳嗽一陣,笑聲漸漸勉強止住,這纔有空去想一些東西。

魏無羨是九歲的時候被江楓眠抱回去的。

那時的記憶,有些他都已經模糊不清,金凌的母親江厭離卻都記得,還講了不少他聽。

她說,父親得知他雙親戰敗身死的消息之後,一直在找這一對故友留下的後人。找了許久,終於在夷陵一帶找到了這個孩子。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他正跪在地上撿人家扔下的果皮吃。

夷陵的冬春都很冷,這個孩子只穿着單衣薄褲,膝蓋部位磨得破破爛爛,躋着兩隻不一樣也不合腳的鞋子。他埋頭翻找果皮,江楓眠叫他,他還記得自己的名字裡有個“嬰”字,便擡起了頭。這一擡頭,兩個面頰凍得又紅又裂,卻是一張笑臉。

江厭離說,他天生就是一張笑臉,一副笑相。無論什麼難過都不會放在心上。無論身處什麼境地都能開開心心。聽起來像是有些沒心沒肺,但這樣很好。

江楓眠喂他吃了一塊瓜,他就讓江楓眠把他抱了回去。那時候江澄也才八|九歲,養了幾條小狗崽在蓮花塢陪他玩兒。江楓眠發現魏無羨很害怕狗,便溫言讓江澄把幾條小狗送走。江澄很不樂意,發了一通脾氣,摔東西甩臉色大哭大鬧一場,最後還是把狗送走了。

雖然他因此很長一段時間都對魏無羨抱有敵意,但兩人玩熟之後,從此一同出門禍害四方,再遇見狗,都是江澄幫他趕走,再對着躥上樹頂的魏無羨大肆嘲笑一番。

他一直以爲江澄會站在他這邊,而藍忘機則會站在他的對立面。沒想到,事實卻是完全顛倒過來的。

魏無羨慢慢走到與藍忘機約定的會合地點。燈火寥落,夜行無人。不須張望,那道白衣身影就站在長街盡頭,微微低着頭,一動不動。

魏無羨還沒出聲招呼,藍忘機一擡頭,便看見了他。對峙片刻,沉着面朝他走來。

不知爲什麼,魏無羨不由自主退了一步。

他似乎在藍忘機眼底看到了鮮紅的血絲。不得不說……藍忘機這幅神情,着實有些可怕。

第28章 朝露第七第40章 草木第八 8驕矜第三 2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11章 雅騷第四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51章 絕勇第十一潑野第二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23章 陰鷙第六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9章 陽陽第五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驕矜第三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18章 雅騷第四 8重生第一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43章 佼僚第九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潑野第二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33章 草木第八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46章 狡童第十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
第28章 朝露第七第40章 草木第八 8驕矜第三 2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17章 雅騷第四 7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11章 雅騷第四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51章 絕勇第十一潑野第二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23章 陰鷙第六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9章 陽陽第五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驕矜第三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18章 雅騷第四 8重生第一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43章 佼僚第九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潑野第二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33章 草木第八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8章 驕矜第三 3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46章 狡童第十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