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陽陽第五

魏無羨一把掀了蓋在身上的被子,右手五指埋入頭髮中,心頭那股荒謬又悚然的莫名感仍然揮之不去。

這時,靜室的木門輕輕叩了兩下,藍思追的聲音在外響起:“莫公子?你醒了嗎?”

魏無羨:“這麼早叫我幹什麼?!”

藍思追:“早、早?……可是,已經巳時了呀。”

藍家人都是卯時作亥時息,極其規律,魏無羨則是巳時作丑時息,也很規律,整整比他家晚了兩個時辰。他趴了半夜,腰痠背痛,耿直地道:“我起不來。”

藍思追道:“呃,你又怎麼啦?”

魏無羨道:“我怎麼了。我被你們家含光君睡了!”

藍景儀的聲音也氣勢洶洶地響了起來:“你再胡說八道我們可饒不了你。出來!”

魏無羨冤枉道:“真的!他睡了我一整夜!我不出去,我沒臉見人!”

幾名小輩在門外面面相覷。含光君的住所旁人不能隨意踏入,他們哭笑不得,又沒法直接進去把人拖出來。藍景儀怒道:“真是沒羞沒臊!含光君又不是斷袖,他睡你?!你別去睡他就感恩蒼天了。起來!把你那頭驢子牽走,好好治治它,喧譁死了!”

提到他的坐騎,魏無羨忙一骨碌爬起:“你對我的小蘋果怎麼了?!你不要碰它,它可會尥蹶子了。”

藍景儀道:“小蘋果是什麼?”

魏無羨道:“我的驢啊!”他出了靜室,轟着幾名小輩帶他去找坐騎,被人領到一片青草地上,那頭花驢子果然在大叫不止,喧譁不已。大叫的原因是因爲它要吃草,但是那片草地上聚集着幾十團滾滾的白絨球,讓它無法下嘴。

魏無羨喜道:“好多兔子!來來來,叉起叉起,烤了!”

藍景儀七竅生煙:“雲深不知處禁止殺生!趕緊讓它閉嘴,早讀的都來問過好幾次了!再這樣我們要被罵死了!”

魏無羨把拿給他的早飯裡的蘋果給它吃了,果然,花驢子一啃蘋果就顧不上叫,咔擦咔擦嚼動嘴皮子。魏無羨一邊摸着它的後頸,一邊打這幾名小輩身上通行玉令的主意,一邊還指着滿地圓滾滾的白兔子,道:“真的不能烤?是不是烤了就要被趕下山去?”

藍景儀如臨大敵,連忙張開雙手擋在他面前,道:“這是含光君養的,我們只是偶爾幫忙照看而已,你敢烤!”

魏無羨聽了,險些笑倒在地,心想:“藍湛這人真是!以前送他他都不要,現在自己偷偷摸摸地養了一大羣。還說不要,哄誰?饒命,其實他暗地裡是喜歡這種白乎乎毛乎乎的小東西吧!含光君板着臉抱着個兔子,哎喲我的媽,我要不行了……”

可再一想起昨晚他趴在藍忘機身上時的那個光景,他忽然又笑不出來了。

正在這時,從雲深不知處的西面,傳來了陣陣鐘聲。

這鐘聲和報時辰的鐘聲截然不同,急促又激烈,彷彿有個害了失心瘋的狂人在敲打。藍景儀與藍思追臉色大變,顧不得再跟他插科打諢,甩下他就跑。魏無羨心知有異,連忙跟上。

鐘聲是從一座角樓上傳來的。

這座角樓叫做“冥室”,四周牆壁皆是以特殊材料製成,篆有咒文,是藍家招魂專用的建築。當角樓上鐘聲自發大作之時,便說明發生了一件事:在裡面進行招魂儀式的人,出了意外。

角樓之外,圍過來的藍家子弟與門生越來越多,可沒有一個人敢貿然進入。冥室的門是一扇漆黑的木門,牢牢鎖住,只能從裡面打開。從外部暴力破壞不僅困難,也違反禁忌。招魂儀式出了意外,這是很可怕的事情,因爲誰也不知道究竟會召來什麼東西,冒冒失失闖入又會發生什麼。而自從冥室建立以來,幾乎從來沒出現過招魂失敗的情況,這就更讓人心中惴惴了。

魏無羨見藍忘機沒有出現,預感不妙。若是藍忘機還在雲深不知處,聽到警鐘鳴響應該立刻趕過來纔對,除非……突然,黑門砰地被撞開,一名白衣門生跌跌撞撞衝了出來。

他腳底不穩,一衝出來便滾下了臺階。冥室的門旋即自動關上,彷彿被誰憤怒地摔了上去。

旁人連忙七手八腳將這名門生扶起。他被扶起後立刻又倒下,不受控制地涕淚滿面,抓着人道:“不該的……不該招的……”

魏無羨一把抓住他的手,沉聲道:“你們在招什麼東西的魂?還有誰在裡面?含光君呢?!”

這名門生似乎呼吸十分困難,張嘴道:“含光君,讓我逃……”

話沒說完,殷紅的鮮血從他的鼻子和嘴巴里一涌而出。魏無羨將人推進藍思追懷裡,那支草草製成的竹笛還插在腰間,他兩步邁上數級的臺階,踹了一腳冥室的大門,厲聲喝道:“開!”

冥室大門張嘴狂笑一般,霍然開啓。魏無羨旋即閃身入內。大門緊跟在他身後合上。幾名門生大驚,也跟着衝上去,那門卻無論如何也打不開了。一名客卿撲在門上,又驚又怒,脫口而出:“剛纔這個究竟是什麼人?!”

藍思追扶着那名門生,咬牙道:“……先來幫我。他七竅流血了!”

一進入冥室,魏無羨便感覺一陣壓抑的黑氣逼面而來。

這黑氣彷彿是怨氣、怒氣和狂氣的混合體,幾乎肉眼可見,被它包圍其中,人的胸口被壓迫得隱隱悶痛。冥室內部長寬都是三丈有餘,四個角落東倒西歪昏着幾個人。地面中央的陣法上,豎立着這次招魂的對象。

沒有別的,只有一條手臂。正是從莫家莊帶回來的那隻!

它一根棍子般直挺挺地站立着,截面向地,四指成拳,食指指天,似乎在憤怒地指着某個人。充斥了整個冥室的源源不絕的黑氣就是它散發出來的。

參與招魂儀式的人逃的逃、倒的倒,只有東首主席之方位上的藍忘機還正襟危坐。

他身側橫着一張古琴,手並未放在弦上,琴絃卻兀自震顫嗡鳴不止。原本他似乎正在沉思,又或是在凝神傾聽什麼東西,覺察有人闖入,這才擡首。

藍忘機臉上一向波瀾不驚,魏無羨看不出他什麼心思。原本坐鎮一方的藍啓仁此刻已經歪倒在一旁,和那名逃出冥室的門生一樣,七竅流血,神智盡失。魏無羨頂替了他的位置,旋身踩在了西首的方位上,將竹笛從腰間拔出,舉到脣邊,與藍忘機遙遙相對。

莫家莊當夜,魏無羨先以哨聲相擾,藍忘機再遠遠以琴音相擊,兩人無意中聯手才壓制住了這條手臂。藍忘機與他目光相接,瞭然,右手擡起,一串絃音流瀉而出,魏無羨當即以笛音相和。

他們所奏此曲,名爲《招魂》。以死者屍身、屍身的某一部分、或生前心愛之物爲媒介,使亡魂循音而來。通常只要一段,就能在陣中看到亡魂的身形浮現出來。可是,二人一曲即將奏末,也沒有魂魄被召來。

那隻手臂憤怒了一般,通體青筋暴起,空氣中的壓抑感更重了。若此時鎮守西方的是別人,也逃脫不了藍啓仁那樣七竅流血的下場,早已支撐不住倒下了。魏無羨暗暗心驚:他和藍忘機同奏《招魂》也無法將亡魂召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除非這名死者的魂魄,和它的屍體一起被割裂了!

看來這位仁兄比他慘一點點。當初他雖然屍體被咬得比較碎,但好歹魂魄是齊全的。

《招魂》不成,藍忘機指間調子一轉,改奏起了另一曲。

這支曲子與方纔詭譎森然、仿若喚問的調子截然不同,靜謐安然,曲名《安息》。這兩支曲子都是流傳甚廣的玄門名曲,誰會彈奏吹奏都不稀奇,魏無羨自然而然地跟了上去。

夷陵老祖的鬼笛名爲“陳情”,威名遠揚。他此時以竹笛應和,故意吹得錯漏頗多、氣息不足,令人不忍卒聽。藍忘機估計從來沒和如此糟糕的人合奏過,彈了一陣,終於無法繼續若無其事地繼續下去了,面無表情地擡眼看他。

魏無羨厚着臉皮裝作看不見,調子越跑越遠,轉了個身,正準備繼續吹,突然身後傳來異象,他回頭一看,登時一驚。只見原本已失去意識的藍啓仁竟然直挺挺地坐了起來,頂着一張七竅流血、七竅生煙的臉,鬍子嗓子、指着魏無羨的手都在發抖,聲嘶力竭道:“別吹了!滾!快滾!不許——”

到底“不許”什麼,還沒說完,他吐出一口鮮血,又原地倒了回去,重新陷入奄奄一息的昏迷之中。

藍忘機:“……”

魏無羨目瞪口呆。

他知道藍啓仁的“不許”後面是什麼:不許吹了!不許合奏!不許玷污他愛徒忘機的琴音!

他們這一場琴笛合奏,竟然把藍啓仁活活氣醒又活活氣暈了過去,可見難聽到什麼程度……

不過,即便如此,那隻手還是在笛聲與琴音的聯合壓制下緩緩垂倒。魏無羨毫無羞愧之意地想,難聽歸難聽,有效果就行。

最後一聲弦響止息,須臾,冥室大門彈開,日光潑地而入。大約是角樓上的警鐘停止了鳴響,原先圍在冥室外的子弟與門生們都衝了進來,登時一片都在叫“含光君”。

藍忘機將手壓在弦上,制止了琴絃嗡鳴的餘音,起身去探藍啓仁的脈。有他帶頭,其餘人也很快鎮定下來,年長的幾位前輩將冥室裡七竅流血的幾人身體放平,實施救治。他們在施針送藥,另一撥門生則擡來了一尊銅鐘,打算將那隻手臂罩在裡面。現場雖忙碌,卻井然有序,且輕聲細語,沒有任何人發出喧譁聒噪之聲。

幾人憂慮道:“含光君,丹藥和施針都無效,這該如何是好?”

藍忘機三指仍放在藍啓仁脈上,凝眉不語。藍啓仁主持過的招魂儀式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其中不乏厲鬼兇靈,連他都被怨氣反撲所傷,可見這隻鬼手怨氣有多駭人,簡直前所未見。

魏無羨將竹笛插回腰間,在那尊銅鐘之旁蹲下,摩挲着上面的金文,心中正思索,忽見藍思追面露黯然之色,道:“怎麼了?”

藍思追早已知他非是等閒之輩,略一遲疑,低聲道:“少許有些愧疚罷了。”

魏無羨道:“愧疚什麼?”

藍思追道:“這隻鬼手,是衝我們來的。”

魏無羨微笑道:“你怎麼知道的?”

藍思追道:“不同品級的召陰旗,有不同的畫法和威力。當初我們在莫家莊畫的那幾面召陰旗,作用範圍只有方圓五里。可這隻鬼手,殺氣很重,以人骨肉血氣爲食。如果它一開始就在那作用範圍之內,以其兇殘程度,莫家莊早血流成河了。可是,它是在我們抵達之後才突然出現的……即是說,它一定是被心懷惡意之人,故意在那個時間,投放到那個地點的。”

魏無羨道:“課業挺紮實,分析得不錯。”

藍思追低頭道:“如此,莫家莊那幾條人命,我們怕是……也要負責任……而且如今,還累得藍先生他們也昏迷不醒……”

沉默片刻,魏無羨拍拍他的肩,道:“該負責任的不是你們,是放出鬼手的那個人。這世上有些事情本來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那邊,藍忘機撤了手,藍家衆人忙問:“含光君,如何?”

藍忘機道:“追本溯源。”

魏無羨道:“不錯。追本溯源,找到這隻鬼手的全屍,弄清他的身份,自然有法子救人。”

藍景儀雖然已經知道他肯定不是個瘋子,但總也忍不住要用譴責的口氣對他說話,道:“你說得簡單,招魂招不出來,鬧成這個樣子,上哪兒去找?”

藍忘機道:“西北方。”

藍思追奇道:“西北?含光君,爲何是西北方?”

魏無羨道:“不是已經指出來給你們看了嗎?”

藍景儀疑惑:“指給我看?誰?誰指的?含光君沒指啊?”

魏無羨道:“它啊。”

衆人這才發現,他指的,竟然是那隻鬼手!

那條手臂定定地指着一個方向,有人改變它的位置,它竟是執拗地轉了過來,恢復原向,衆人從未見過這般狀況,驚愕不已。藍景儀道:“它?它……它這是在指什麼?!”

魏無羨道:“還能指什麼?要麼是他屍體的其他部位,要麼,就是害他變成這樣的兇手。”

聞言,幾個剛好站在西北方的少年趕緊躲開。藍忘機看他一眼,緩緩起身,對諸名門生道:“安置好叔父。”

那幾人點頭道:“是!您這便要下山了嗎?”

藍忘機微一頷首,魏無羨已鬼鬼祟祟蹭到他身後,喜滋滋地大聲自言自語道:“好好好,終於可以下山私奔啦!”

衆人面露慘不忍睹之色,年長的門生尤其悚然,幾名少年卻多少有些習慣了。只有躺在地上的藍啓仁,無意識間似乎又是一陣面目抽搐,衆人均想:“這人再多說幾句,說不定藍先生就又被他活活氣醒了呢……”

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46章 狡童第十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51章 絕勇第十一潑野第二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驕矜第三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22章 陽陽第五 4潑野第二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43章 佼僚第九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26章 陰鷙第六 4潑野第二 2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11章 雅騷第四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46章 狡童第十第19章 陽陽第五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0章 驕矜第三 5
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46章 狡童第十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51章 絕勇第十一潑野第二第54章 絕勇第十一 4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驕矜第三第82章 丹心第十九 4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22章 陽陽第五 4潑野第二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43章 佼僚第九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12章 雅騷第四 2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32章 朝露第七 5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26章 陰鷙第六 4潑野第二 2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11章 雅騷第四第92章 寤寐第二十 3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46章 狡童第十第19章 陽陽第五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10章 驕矜第三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