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雅騷第四 8

開門聲驚動了幾人,睡眼朦朧間看到臉色冷若冰霜的藍忘機站在門口,嚇得瞬間清醒。聶懷桑狂推睡得頭在下身在上的魏無羨,道:“魏兄!魏兄!”

魏無羨被他搡了幾把,迷迷糊糊問道:“誰?還有誰要來?!江澄嗎?拼就拼,怕你?!”

江澄昨晚喝多了頭還疼着,躺在地上還閉着眼睛,反手摸到一樣東西就衝魏無羨聲音傳來的地方砸過去,道:“閉嘴!”

那東西砸到魏無羨胸口,嘩啦啦翻了數頁,聶懷桑定睛一看,江澄用來扔魏無羨的正是他珍藏的絕版春宮圖冊之一,再擡頭,看到目色料峭的藍忘機,幾乎要口吐魂煙了。魏無羨抱着那書冊嘀咕兩句,又睡了過去,藍忘機邁進房中,一手揪住他後衣領,提起來便往門外拖去。

魏無羨被他拎了一陣,迷瞪片刻,終於醒了五六分,扭頭道:“藍湛你幹什麼?”

藍忘機一語不發,徑自拖着他前行。魏無羨又醒了三分,其他的一地躺屍也陸續被驚醒。江澄一見魏無羨又被藍忘機拎住了,衝出來道:“怎麼回事?這是幹什麼?”

藍忘機回頭,一字一句道:“領罰。”

江澄方纔是醉了睡得遲鈍了,這纔想起房裡的滿地狼藉,想起他們昨晚不知犯了多少條雲深不知處的家規了,面色一僵。

藍忘機把魏無羨拖去了姑蘇藍氏的祠堂前,已有數名年長的藍氏門生靜候在此,一共八人,其中四人手持奇長無比的檀木戒尺,戒尺上密密麻麻刻滿了方字,俱是一派冷肅形容,見藍忘機拖來了人,兩人立即上前,將魏無羨牢牢摁住。魏無羨半跪在地掙扎不得,道:“藍湛你這是要罰我?”

藍忘機冷冷凝視他,不語。

魏無羨道:“我不服。”

這時,醒得七七八八的衆少年也衝了過來,被攔在祠堂外不得入內,個個抓耳撓腮,看了那戒尺,嚇得咋舌。卻見藍忘機一掀白衣下襬,也跪在了魏無羨身旁。

見狀,魏無羨大驚失色,奮力要起,藍忘機卻喝道:“打!”

魏無羨目瞪口呆,忙道:“等等等等我服了,我服了藍湛,我錯……啊!”

兩人手心、腿背都捱了一百多下戒尺,藍忘機不須人按住,始終腰桿筆直,跪得端正,魏無羨則鬼哭狼嚎,毫不矜持,看得圍觀的各家子弟肉痛不已,連連皺臉。挨完打後,藍忘機默默站起,向祠堂內的門生欠首一禮,隨即走了出去,竟是看不出任何受傷的跡象。魏無羨則完全相反,被江澄從祠堂裡揹出去之後,一路仍在啊啊不止。衆少年一窩蜂圍着他們,道:“魏兄啊,到底怎麼回事?”

“藍湛他罰你也罷了,怎麼他自己也跟着捱打?”

魏無羨伏在江澄背上長吁短嘆:“唉!失策失策!一言難盡!”

江澄道:“廢話少說!你到底幹了什麼!”

魏無羨道:“沒幹什麼啊!昨晚我不是投骰子投輸了下去買天子笑嗎?”

江澄道:“……別告訴我你又遇到他了。”

魏無羨道:“你還真說對了,也不知道什麼運氣,我扛着天子笑翻上來的時候又被他堵個正着。我懷疑他是真的天天盯着我吧?”

江澄道:“你以爲都跟你一樣閒。然後呢。”

魏無羨道:“然後我還是跟他打招呼,我說‘藍湛!這麼巧,又是你!’他當然是又不理我,二話不說一掌劈過來。我說嘿你這是何必?他說外客如多次觸犯宵禁,就要去藍氏祠堂領罰。我就說,這兒只有我們兩個人,你不說我不說,誰也不知道我犯沒犯宵禁對不對?我保證沒有下次了,咱們都這麼熟了,不能賞個臉行個方便嘛?”

衆人一臉慘不忍睹之色。

魏無羨繼續道:“結果他板着臉說跟我不熟,提劍就打過來,一點情分都不講。我只好也把天子笑放到一邊跟他對對招了。他拳掌並出,追得可緊了,甩都甩不脫!最後我實在是被他追得不耐煩了,我說你當真不放手?不放手?!

“他還是說:‘領罰!’”

衆少年聽得一顆心吊起,魏無羨講得眉飛色舞,渾然忘了自己還在江澄背上,猛地一巴掌拍在江澄肩頭:“我說:‘好!’然後不躲了,迎上去一撲,把他抱住,往雲深不知處的牆外栽倒!”

“……”

魏無羨道:“於是我們就兩個人一起掉到雲深不知處境外了!摔得那叫一個眼冒金星。”

聶懷桑已然呆滯:“……他沒掙脫你?”

魏無羨道:“哦,有試過,不過我手腳並用死死鎖住他,他想掙脫也掙脫不了,根本沒辦法從我身上爬起來,硬得跟塊板子似的。我說怎麼樣藍湛?這下你也在雲深不知處境外了,你我同犯宵禁,你可不能嚴於待人寬於律己,罰我的話也得罰你自己,一視同仁,怎麼樣?”

魏無羨道:“他起來之後臉色很差,我坐在旁邊說你不要擔心,我不會告訴別人的,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然後他就一聲不吭的走了。誰知道今早他來這麼一出……江澄你走慢點,我快被你甩下來了。”

江澄豈止是想把他甩下來,簡直想把他頭朝下往地上砸幾個人坑:“背了你還挑三揀四!”

魏無羨道:“一開始又不是我讓你背的。”

江澄大怒:“我不揹你我看你能賴在他們家祠堂地上滾一天都不起來,丟不起這個人!藍忘機還比你多挨五十尺,他都是自己走的,你好意思這樣裝殘廢。我現在不想背了,快滾下來!”

魏無羨道:“我不下,我是傷號。”

一羣人在白石小徑上一路推推搡搡,恰逢一人白衣,攜書卷路過此間,訝然駐足。藍曦臣笑道:“這是怎麼回事?”

江澄十分尷尬,不知該如何作答,聶懷桑卻已搶着道:“曦臣哥,魏兄被罰了一百多尺,有沒有傷藥啊!”

雲深不知處掌罰的是藍忘機,加上魏無羨一直在衆人簇擁中哀聲叫喚,似乎傷情十分嚴重,藍曦臣立即迎了上來,道:“是忘機罰的?魏公子這是不能走路了?究竟怎麼回事?”

江澄自然不好意思說是魏無羨幹了什麼,算起來還是他們這一羣人慫恿魏無羨去買酒的,要罰人人有份,只得含糊道:“沒事,沒事,沒那麼誇張!他能走。魏無羨,你還不下來!”

魏無羨道:“我不能走。”他伸出腫得老高的紅手掌,對藍曦臣控訴道:“澤蕪君,你弟弟好生厲害。”

藍曦臣看過了他的手掌,道:“啊,這確實是罰得狠了些。怕是三四天都沒法消了。”

江澄原先不知真的打得這麼狠,驚道:“什麼?三四天都不能消?他腿上背上也都被戒尺打過。藍忘機怎麼能這樣?!”最後一句不由自主帶上了點不滿,魏無羨悄悄拍他一掌,他才反應過來。藍曦臣卻不在意,笑道:“不過也不妨事,傷藥是不必用了,魏公子我告訴你一個辦法,幾個時辰便好了。”

晚間,雲深不知處,冷泉。

藍忘機正浸在冰冷的泉水中閉目養神,忽的一個聲音在他耳旁道:“藍湛。”

“……”

藍忘機猛地睜眼。果然,魏無羨正趴在冷泉邊的青石上,歪頭對他笑。

藍忘機脫口道:“你怎麼進來的?!”

魏無羨慢吞吞爬起來,邊解腰帶邊道:“澤蕪君讓我進來的。”

藍忘機道:“你幹什麼?”

魏無羨用腳蹬掉了靴子,一邊脫得衣服滿地都是,一邊道:“我都脫了你說我是來幹什麼的。據說你們家的冷泉除了定心靜性的修行之用,還有去淤療傷的功能,所以你哥哥讓我進來跟你一起泡泡。不過你一個人來療傷有點不厚道啊。嗚哇真的好冷,嘶——”

他下了水,被冰涼刺骨的泉水激得滿池打滾,藍忘機迅速和他拉開一丈距離,道:“我來此是爲修行,非是爲療傷——不要亂撲!”

魏無羨道:“可是好冷,好冷啊……”

他這次倒不是有意誇張搗亂,外人的確難以在短時間內適應姑蘇藍氏的冷泉,彷彿多靜止片刻便會血液凍結四肢結冰,所以他只得不斷撲騰,想活動活動熱熱身。藍忘機原本好好地在定心靜修,被他撲騰來撲騰去,撲了一臉水花,水珠順着長睫和烏黑的髮絲往下滑,忍無可忍,道:“別動!”

說着伸出一掌,壓在魏無羨肩頭。

魏無羨登時覺得一股暖流從身體相接之處涌來,好受了些,不由自主地往他那邊挪。藍忘機警覺道:“作甚。”

魏無羨無辜地道:“不作甚,好像你那邊暖和點。”

藍忘機一掌牢牢抵在兩人之間,保持距離,嚴厲地道:“並不會。”

魏無羨原本想同他湊得近些,套套近乎好說話,蹭不過去還討了個沒趣,也不生氣。掃了一眼他的手掌和肩背,果然傷痕未消,果真不是來療傷的。魏無羨由衷地道:“藍湛,我實在是佩服你了。說要罰你還真連自己一併罰,半點不姑息放水,我沒話說了。”

藍忘機重新合眸,靜定不語。

魏無羨又道:“真的,我從沒見過像你這麼一本正經說一不二的人,我肯定是做不到你這樣的。你好厲害。”

藍忘機仍是不理他。

魏無羨不冷了之後,開始在冷泉裡游來游去。遊了一會兒,還是忍不住游到藍忘機身前,道:“藍湛,你沒聽出來剛纔我在幹什麼嘛?”

藍忘機道:“不知道。”

魏無羨道:“這都不知道?我在誇你啊,在套近乎啊。”

藍忘機看他一眼,道:“你想做什麼。”

魏無羨道:“藍湛,交個朋友唄,都這麼熟了。”

藍忘機道:“不熟。”

魏無羨拍了拍水,道:“你這樣就沒意思了。真的。跟我做朋友,好處很多的。”

藍忘機道:“比如?”

魏無羨游到池邊,背靠青石,手臂搭在石上,道:“我對朋友一向很講義氣,比如,新拿到手的春宮,一定先給你看……哎哎,回來啊!不看也沒什麼的。你去過雲夢嗎?雲夢很好玩兒的,雲夢的東西也很好吃,我不知道是姑蘇的問題還是雲深不知處的問題,反正你們家的飯菜太難吃了。你來蓮花塢玩兒的話可以吃到很多好吃的。我帶你摘蓮蓬和菱角啊,藍湛你來不來?”

藍忘機道:“不去。”

魏無羨道:“你不要老是用‘不’字開頭講話嘛,聽起來好冷淡。女孩子會不喜歡的。我跟你說,雲夢的姑娘特別好看,跟你們姑蘇這邊的好看不一樣,”他對藍忘機一眨左眼,得意道:“真的不來?”

藍忘機頓了一頓,仍是道:“不……”

魏無羨道:“你這樣拒絕我,一點面子都不給,不怕我在走的時候順手拿走你衣服嗎。”

藍忘機道:“滾!!!”

藍啓仁從清河返回姑蘇後,並未讓魏無羨再次滾到藏書閣去抄藍氏家訓,只是當着所有人的面把他痛罵了一頓。除去引經據典的內容,簡化一番,意思大概就是從未見過如此頑劣不堪、厚顏無恥之人,請滾,快點滾,滾得越遠越好。不要靠近其他學子,更不要再去玷污他的得意門生藍忘機。

他罵的時候,魏無羨一直笑嘻嘻地聽着,半點沒覺得不好意思,半點也不生氣。藍啓仁一走,魏無羨就坐下了,對江澄道:“現在才讓我滾遠,不覺得晚了點嗎?人都玷污完了才叫我滾,來不及啦!”

綵衣鎮的水行淵給姑蘇藍氏帶來了極大麻煩。這東西無法根除,藍家又不能像溫氏那樣將它驅趕到別處。藍家家主常年閉關,藍啓仁爲此大耗心力,講學的時辰越來越短,魏無羨帶人在山中溜達的時間則越來越多。

這日,他又被七八個少年擁着要出門去,途徑藍家的藏書閣,從下往上看了一眼,穿過掩映的玉蘭花枝,恰恰能看見藍忘機一個人坐在窗邊。

聶懷桑納悶道:“他是不是在看我們這邊?不對啊,我們剛纔也沒怎麼喧譁。他怎麼還這個眼神?”

魏無羨道:“多半是在想怎麼揪我們的錯。”

江澄道:“錯。不是‘我們’,是‘我’。我看他盯的就只有你一個人。”

魏無羨道:“嘿。等着。看我回來怎麼收拾他。”

江澄道:“你不是嫌他悶,嫌他沒意思?那你就少去撩撥他。老虎嘴上拔鬚,太歲頭上動土,整日裡作死。”

魏無羨道:“錯。正是因爲一個大活人居然能沒意思到他這種地步,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臨近午時,他們才返回雲深不知處。藍忘機端坐案邊,整整他寫好的一疊紙,忽聽窗櫺喀喀輕響。擡頭一看,從窗外翻進來一個人。

魏無羨攀着藏書閣外那棵玉蘭樹爬了上來,眉飛色舞道:“藍湛,我回來了!怎麼樣,幾天不抄書,想我不想?”

藍忘機狀如老僧入定,視萬物如無物,甚至有些麻木地繼續整理堆成小山的書卷。魏無羨故意曲解他的沉默:“你不說我也知道,必然是想我的,不然剛纔怎麼從窗子那兒看我呢?”

藍忘機立刻看了他一眼,目光滿含無聲的譴責。魏無羨坐上窗子,道:“你看你,兩句就上鉤。太好釣了。這樣沉不住氣。”

藍忘機:“你走。”

魏無羨:“不走你掀我下去?”

看藍忘機的臉,魏無羨懷疑他再多說一句,藍忘機真的會拋棄僅剩的涵養直接把他釘死在窗臺上,連忙道:“別這麼嚇人嘛!我來送禮賠罪的。”

藍忘機想也不想,立刻拒絕:“不要。”

魏無羨道:“真的不要?”見藍忘機眼裡隱隱露出戒備之色,他變戲法一樣,從懷裡掏出兩隻兔子。提着耳朵抓在手裡,像提着兩團渾圓肥胖的雪球。雪球還在胡亂彈腿。他把它們送到藍忘機眼皮底下:“你們這裡也是怪,沒有山雞,倒是有好多野兔子,見了人都不怕的。怎麼樣,肥不肥,要不要?”

藍忘機冷漠地看着他。

魏無羨道:“好吧。不要,那我送別人。剛好這些天口裡淡了。”

聽到最後一句,藍忘機道:“站住。”

魏無羨攤手:“我又沒走。”

藍忘機道:“你要把它們送給誰?”

魏無羨道:“誰兔肉烤得好就送給誰。”

藍忘機道:“雲深不知處境內,禁止殺生。規訓碑第三條便是。”

魏無羨道:“那好。我下山去,在境外殺完了,再提上來烤。反正你又不要,管那麼多做什麼?”

“……”藍忘機一字一頓道:“給我。”

魏無羨坐在窗臺上嘻嘻而笑:“又要了?你看你,總是這樣。”

兩隻兔子都又肥又圓,像兩團蓬鬆的雪球。一隻死魚眼,趴在地上慢吞吞的半晌也不動一下,嚼菜葉子時,粉紅的三瓣嘴慢條斯理。另一隻渾似吃了鬥蟋丸,一刻不停上躥下跳,在同伴身上爬摸滾打,又扭又彈,片刻不消停。魏無羨扔了幾片不知從哪兒撿來的菜葉,忽然道:“藍湛。藍湛!”

那隻好動的兔子之前踩了一腳藍忘機的硯,在書案上留下一條黑乎乎的墨汁腳印。藍忘機不知道該怎麼辦,正拿了張紙嚴肅地思考該怎麼擦,本不想理他,但聽他語氣非同小可,以爲有故,道:“何事?”

魏無羨道:“你看它們這樣疊着,是不是在……?”

藍忘機道:“這兩隻都是公的!”

魏無羨道:“公的?奇也怪哉。”他捉起耳朵提起來看了看,確認道:“果然是公的。公的就公的,我剛纔話都沒說完,你這麼嚴厲幹什麼?你想到什麼了?說起來這兩隻是我捉的,我都沒注意他們是雄是雌,你竟然還看過它們的……”

藍忘機終於把他從藏書閣上掀了下去。

魏無羨在半空中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哐當”一聲,藍忘機狠狠摔上了窗,跌坐回書案之旁。

他掃了一眼滿地亂糟糟的宣紙和墨汁腳印,還有兩隻拖着菜葉子打滾的白兔子,閉上眼,捂住了雙耳。

簇簇顫動的玉蘭花枝被關在窗外了,可是,任他怎麼抗拒,魏無羨那快活又放肆的大笑之聲,卻無論如何也關不住。

第二日,藍忘機終於不再來一起聽學了。

魏無羨的座位換了三次。他原本和江澄坐在一起,可江澄聽學認真,爲了好好表現,給雲夢江氏長臉,他坐到了第一排,這位置太顯眼,容不得魏無羨胡來,他便拋棄了江澄改坐到藍忘機身後。藍啓仁在上面講學時,藍忘機坐的筆直得猶如銅牆鐵壁,他就在後面要麼睡得昏天黑地,要麼信筆塗鴉,除了偶爾會被藍忘機突然舉手截住他擲給別人的紙團,可說是個風水寶地。但後來被藍啓仁覺察其中機關,就將他們調換了前後。從此,只要魏無羨坐姿稍有不端,就感覺有兩道冷冰冰的犀利目光釘在自己背上,藍啓仁也會惡狠狠地瞪過來。無時不刻都被一老一小一前一後監視着,極不痛快。而春宮案和雙兔案後,藍啓仁認定魏無羨是個漆黑的染缸,生怕得意門生受了他的玷污,近墨者黑,忙不迭讓藍忘機不用再來了,於是魏無羨又坐回了老地方,倒也相安無事了小半個月。

可惜,魏無羨這種人,永遠好景不長。

雲深不知處內,有一堵長長的漏窗牆。每隔七步,牆上便有一面鏤空雕花窗。雕花面面不同,有高山撫琴,有御劍凌空,有斬殺妖獸。藍啓仁講解道,這漏窗牆上每一面漏窗,刻的都是姑蘇藍氏一位先人的生平事蹟。而其中最古老、也最著名的四面漏窗,講述的正是藍氏立家先祖藍安的生平四景。

這位先祖出身廟宇,聆梵音長成,通慧性靈,年少便是遠近聞名的高僧。弱冠之齡,他以“伽藍”之“藍”爲姓還俗,做了一名樂師。求仙問道途中,在姑蘇遇到了他所尋的“天定之人”,與之結爲道侶,雙雙打下藍家的基業。在仙侶身隕之後,又迴歸寺中,了結此身。這四面漏窗分別正是“伽藍”、“習樂”、“道侶”、“歸寂”。

這麼多天來難得講了一次這樣有趣的東西,雖然被藍啓仁講成乾巴巴的年表,魏無羨卻終於聽了進去。下學後笑道:“原來藍家的先祖是和尚,怪不得了。爲遇一人而入紅塵,人去我亦去,此身不留塵。可他家先祖這樣一個人物,怎麼生得出這麼不解風情的後人?”

衆人也是料想不到,以古板聞名的藍家會有這樣的先祖,紛紛討論起來。討論討論着,中心便歪到了“道侶”上,開始交流他們心中理想的仙侶,品評如今聞名的各家仙子們。這時,有人問道:“子軒兄,你看哪位仙子最優?”

魏無羨與江澄一聽,不約而同望向蘭室前排一名少年。

這少年眉目高傲俊美,額間一點丹砂,衣領和袖口腰帶都繡着金星雪浪白牡丹,正是蘭陵金氏送來姑蘇教養的小公子金子軒。

另一人道:“這個你就別問子軒兄了,他已有未婚妻,肯定答是未婚妻啦。”

聽到“未婚妻”三字,金子軒嘴角似乎撇了撇,露出一點不愉快的神色。最先發問的那名子弟不懂察言觀色,還在樂呵呵地追問:“果真?那是哪家的仙子?必然是驚才絕豔的吧!”

金子軒挑了挑眉,道:“不必再提。”

魏無羨突然道:“什麼叫不必再提?”

蘭室衆人都望向他,一片驚詫。平日裡魏無羨從來都笑嘻嘻的,就算被罵被罰,也從不真的生氣。而此刻他眉目之間,卻有一縷顯而易見的戾氣。江澄也難得沒有像往常那樣斥責魏無羨沒事找事,坐在他身旁,面色極不好看。

金子軒傲慢地道:“‘不必再提’這四個字很難理解嗎?”

魏無羨冷笑:“字倒是不難理解,不過你對我師姐究竟有何不滿,這倒是難以理解了。”

旁人竊竊私語,三言兩語後,這才明白過來。原來方纔那幾句,無意間捅了一個大蜂窩。金子軒的未婚妻,正是雲夢江氏的江厭離。

江厭離是江楓眠長女,江澄的親姊。性情不爭,無亮眼之顏色;言語平穩,無可咀之餘味。中人以上之姿,天賦亦不驚世。在各家仙子羣芳爭妍之中,難免有些黯然失色。而她的未婚夫金子軒則與之恰恰相反。他乃金光善正室獨子,相貌驕人天資奪目,若是論江厭離自身的條件,照常理而言,確實與之不相匹配。她甚至連與其他世家仙子競爭的資格都沒有。江厭離之所以能與金子軒訂下婚約,是因爲母親出自眉山虞氏,而眉山虞氏和金子軒母親的家族是友族,兩位夫人打小一塊兒長大,關係要好。

金氏家風矜傲,這一點金子軒繼承了十成十,眼界甚高,早就對這門婚約不滿了。不光不滿意人選,他更不滿意的是母親擅自給他決定婚事,心中愈發叛逆。今天逮準機會,正好發作。金子軒反問道:“你爲什麼不問,她究竟有何處讓我滿意?”

江澄霍然站起。

魏無羨把他一推,自己擋到前面冷笑道:“你以爲你自己又多讓人滿意了?哪兒來的底氣在這兒挑三揀四!“

因爲這門親事,金子軒對雲夢江氏素無好感,也早看不慣魏無羨爲人行事。況且他自詡在小輩中獨步,從未被人這樣看輕過,一時氣血上涌,脫口而出:“她若是不滿意,你讓她解了這門婚約!總之我可不稀罕你的好師姐,你若稀罕你找她父親要去!他不是待你比親兒子還親?”

聽到最後一句,江澄目光一凝,魏無羨怒不可遏,飛身撲上,提拳便打。金子軒雖然早有防備,卻沒料到他發難如此迅速,話音未落就殺到,捱了一拳,登時麻了半邊臉,一語不發,當即還手。

這一架打得驚動了兩大世家。江楓眠和金光善當天就從雲夢和蘭陵趕來了姑蘇。

兩位家主看過了罰跪的兩人,再到藍啓仁面前受了一通痛斥,雙雙抹汗,寒暄幾句,江楓眠便提出瞭解除婚約的意向。

他對金光善道:“這門婚約原本就是阿離母親執意要定下的,我並不同意。如今看來,雙方都不大歡喜,還是不要勉強了。”

金光善吃了一驚,略有遲疑。無論如何,與另一大世家解除婚約,總歸不是件好事,他道:“小孩子能懂什麼事?他們鬧他們的,楓眠兄你我大可不必理會。”

江楓眠道:“金兄,我們雖然能幫他們定下婚約,卻不能代替他們履行婚約。畢竟將來要共度一生的是他們自己啊。”

這樁婚事原本就不是金光善的意思,若想與世家聯姻鞏固勢力,雲夢江氏並不是唯一的選擇,也不是最好的選擇。只是他歷來不敢違背金夫人而已。反正既然是由江家主動提出的,金家是男方,沒有女方那麼多顧慮,又何必糾纏。何況金子軒一向不滿江厭離這個未婚妻,他是知道的。一番考量,金光善便大着膽子答應了這件事。

魏無羨此時還不知他這一架打散了什麼,跪在藍啓仁指定的石子路上。江澄遠遠走來,譏諷道:“你倒是跪得老實。”

魏無羨幸災樂禍道:“我常跪你又不是不知道。但金子軒這廝肯定嬌生慣養沒跪過,今天不跪得他哭爹喊娘我就不姓魏。”

江澄低頭片刻,淡淡地道:“父親來了。”

魏無羨道:“師姐沒來吧?”

江澄道:“她來幹什麼?看你怎麼給她丟臉嗎?她要是來了,能不來陪你給你送藥?”

魏無羨歎了一口氣,道:“……師姐要是來了就好了。幸好你沒動手。”

江澄道:“我要動手的,要不是被你推開了,金子軒另一邊臉也不能看了。”

魏無羨道:“還是別了,他現在這樣臉不對稱更醜一點。我聽說這廝像個孔雀似的特愛惜自己那張臉面,不知此刻看了鏡子有何感想?哈哈哈哈……”捶地大笑一陣,魏無羨又道:“其實我應該讓你動手,我站在旁邊看着,這樣江叔叔沒準就不來了。但是沒辦法,忍不住!”

江澄哼了一聲,輕聲道:“你想得美。”

魏無羨這句話不過隨口說說,他心中情緒卻十分複雜。因爲他心知肚明,這並不是假話。

江楓眠從來不曾因爲他的任何事而一日之內飛赴其他家族。無論好事還是壞事,大事還是小事。

從來沒有。

魏無羨見他面色鬱郁,以爲他還在爲金子軒說的話不痛快,道:“你走吧,不用陪我了。萬一藍忘機又來了,你就被他抓住了。有空去圍觀一下金子軒那傻球罰跪的模樣。”

江澄微微詫異:“藍忘機?他來幹什麼?他還敢來見你?”

魏無羨道:“對啊,我也覺得他還敢來見我,真是勇氣可嘉。大概是他叔父叫來看我跪好了沒有的吧。”

江澄本能地預感不妙:“那你當時跪好了沒?”

魏無羨道:“當時我跪好了。等他走出一段路,我就拿了個樹枝低頭在旁邊的土裡挖坑,就你腳邊那堆,那兒有個螞蟻洞,我好不容易找到的。等他回頭的時候,看到我肩膀在聳動,肯定以爲我哭了還是怎麼樣,過來問我。你真該看看他看見螞蟻洞時的表情。”

“……”江澄道:“你還是快滾回雲夢去吧!我看他是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你了。”

於是,當天晚上,魏無羨就收拾了東西,和江楓眠一起滾回雲夢了。

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40章 草木第八 8潑野第二 3驕矜第三 2第38章 草木第八 6潑野第二 4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重生第一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11章 雅騷第四驕矜第三 2第38章 草木第八 6潑野第二 2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19章 陽陽第五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35章 草木第八 3潑野第二 4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28章 朝露第七第11章 雅騷第四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69章 將離第十五潑野第二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驕矜第三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50章 狡童第十 5潑野第二第33章 草木第八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72章 桀驁第十六驕矜第三 2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30章 朝露第七 3
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40章 草木第八 8潑野第二 3驕矜第三 2第38章 草木第八 6潑野第二 4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重生第一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11章 雅騷第四驕矜第三 2第38章 草木第八 6潑野第二 2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38章 草木第八 6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88章 丹心第十九 10第19章 陽陽第五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100章 恨生第二十一 3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86章 丹心第十九 8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第35章 草木第八 3潑野第二 4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28章 朝露第七第11章 雅騷第四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20章 外四篇:奪門第104章 恨生第二十一 7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69章 將離第十五潑野第二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驕矜第三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35章 草木第八 3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50章 狡童第十 5潑野第二第33章 草木第八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72章 桀驁第十六驕矜第三 2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41章 草木第八 9第30章 朝露第七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