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

三個月後。

廣陵。

一座山頭之上,一羣村民持火把,農具作武器防身,慢慢地朝山上一片樹林圍去。

這山上有一片野墳,近幾個月來不甚安寧,山下村民一直都遭到野墳孤鬼的侵擾,終於再也無法忍受,請來幾位路經此地的修士,一齊上山剷除根源。

暮色|降臨時分,蟲鳴清亮,半人高的野草叢時而簌簌,彷彿有未知事物潛伏在內,等待隨時發難。可提心吊膽地撥開野草,用火把一照,又往往是虛驚一場。

那幾名修士手持長劍,帶領着這些村民,小心翼翼地橫穿過草地,進入森林。

森林裡便是那片野墳地,或石或木的殘損墓碑歪的歪,倒的倒,陰風慘慘。幾名修士對視一眼,取出符篆,準備開始清理邪祟。見他們神情自若,情況應當並不棘手,數名村民鬆了一口氣。

可他們的這口氣還沒鬆透,忽聽“啪”的一聲巨響,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摔到了面前的一座土包上。

離那座土包最近的村民一聲慘叫,扔了火把,連滾帶爬逃開。緊接着,第二具、第三具、第四具血淋淋的屍體也摔了下來,彷彿是從天而降的屍雨,噼裡啪啦不斷落下,森林裡登時嚎叫四起。那幾名修士還沒見過這樣的陣仗,震驚之餘卻還沒失了膽氣,爲首者喝道:“不要逃竄!不要驚慌!不過是小小邪祟罷了……”

還沒喝完,他彷彿被人掐住了脖子,聲音戛然而止。

他看到了一棵樹。

樹上坐着一個人,垂下一片黑色的衣襟,一隻纖長的黑靴,輕輕晃盪,好不輕鬆,好不愜意。

這個人的腰間,插着一管烏幽幽的笛子,笛子下邊垂着鮮紅如血的穗子,也隨着小腿的動作悠悠晃動。<>

幾名修士登時色變。

村民們原本已亂了陣腳,聽他大喝,剛吃了定心丸,誰知卻見幾名修士齊齊臉色發白,轉身拔腿就跑,一陣風一般瞬間就衝出了森林沖下了山,棄他們於不顧,都猜到這片山頭一定有什麼了不得的大邪祟,連這些修士也沒辦法,剎那間魂飛魄散,頃刻便作鳥獸散逃得乾乾淨淨。一個村民逃得慢了,落在最後摔了一跤,滿嘴泥巴,本以爲落單死定了,卻突然見到一名年輕的白衣男子站在前方,眼睛不由自主一亮。

這男子腰懸長劍,不知是不是衣料特殊,似乎周身都罩着一層朦朧的白光,在幽暗的森林裡,恍惚仙氣凌然,不似凡塵中人。他立即求助道:“公子!這位公子!救命,有鬼啊,快快快把這妖……”

話音未落,又是一具屍體落在他身前。那張七竅流血的面孔剛好和他打了個照面。

就在這村民嚇得快暈過去的時候,那男子對他說了一個字:“走。”

雖然只有一個字,可這村民感覺到一陣莫名心安,彷彿得到了免死敕令,忽然涌上來一陣力氣,爬起來頭也不回地逃去。

這名白衣男子看了看森林中滿地亂爬的血屍,似乎不知道該作何評價。他擡頭望去,那原先坐在樹上的黑衣客也輕輕巧巧地跳了下來,瞬間閃到他身前,便將他壓在一棵樹上,輕聲道:“咦,這不是冰清玉潔的含光君藍忘機嘛,到我的地盤上來做什麼?”

四周是一地的血屍,正在或茫然或猙獰地努力爬來爬去,這人伸出一手撐在樹幹上,藍忘機被困在他的身體和樹幹之間,面無表情。

只聽這人又道:“既然你把自己送上門來了,那我就……哎哎哎!”

藍忘機一隻手便把他兩隻手腕都鎖住了。

形勢逆轉,被他反制住的黑衣人驚訝道:“天哪,含光君,你太厲害了,不敢相信,令人震驚,匪夷所思,你居然用一隻手就制服了我,我根本沒辦法反抗!可怕的男人!”

藍忘機:“……”

他的手不由自主抓得更緊了。<>對方的驚訝變成了驚恐:“啊,好疼。放過我吧,含光君,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不要再這樣抓我了,你也千萬不要把我綁起來,更不要把我壓到地上……”

看他的言語動作越來越浮誇,藍忘機的眉尖抽了抽,終於出聲打斷道:“……別玩兒了。”

魏無羨討饒討得正起勁兒,驚訝道:“爲什麼啊,我求饒還沒求完呢。”

“……”藍忘機道:“你天天都在求饒。別玩了。”

魏無羨向他貼過去,輕聲道:“這不是你要求的嗎……天天就是天天。”

他的臉湊得極近,彷彿要去親吻藍忘機,可是又遲遲不肯幹脆地貼合上去,兩人的脣間總若離若即、若有若無地留有一線之隔,如同一隻多情又頑劣的蝴蝶在端莊的花瓣上氣若游絲地翩翩遊走,將棲不棲、欲吻不吻。如此撩撥片刻,藍忘機淺色的眸子閃了閃,微微一動,似乎終於自持不得,按捺不住的花瓣要主動去觸碰蝴蝶的翅膀了。魏無羨卻一下子仰起臉,錯開了他的脣。

他挑眉道:“叫哥哥。”

藍忘機:“……”

魏無羨道:“叫我哥哥。叫哥哥就給你親。”

“……”藍忘機嘴脣微微一動。

他這一生還從未用這個自帶軟糯味的稱謂稱呼過旁人,就算是對藍曦臣,也從來只一板一眼叫兄長。魏無羨誘導道:“叫一聲來聽聽嘛。我都叫你那麼多回了。<>叫完親了還可以幹別的。”

就算藍忘機本來快要叫出來了,聽了這一句,也被魏無羨打敗了,終是沒能叫出口。憋了一陣,只憋出一句:“……不知羞!”

魏無羨道:“你這樣用一隻手抓着我不累嗎?只剩一隻手做事多不方便啊。”

定定神,藍忘機狀似彬彬有禮地道:“那請問,我該怎麼做。”

魏無羨道:“我教你囉,你把抹額摘下來捆住我的手不就方便了?”

藍忘機靜靜看了笑嘻嘻的他一陣,慢慢地把抹額除了下來,展開給魏無羨看。

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他雙手上打了個結,重重地把魏無羨這兩隻不規矩的手按到他頭頂上固定住,埋首到他頸項之間。

正在此時,草叢裡突然傳來一聲驚叫。

兩人瞬間分了開來。

藍忘機把手放到避塵劍柄上,卻沒有貿然出劍,因爲方纔那一聲驚叫甚爲清脆嬌嫩,明顯是個小孩子,若是誤傷路人那便糟了。半人高的草叢簌簌抖動,草叢躥動的痕跡越來越遠,看來是溜走了。魏無羨和藍忘機追了幾步,山坡下方傳來一個女子喜極的聲音:“綿綿,你沒事兒吧!你怎麼能在這種地方亂跑呢?嚇死娘了!”

魏無羨一怔:“綿綿?”

剛覺得這個名字很是耳熟,他一定在哪裡聽過,另一個男子的聲音責備道:“讓你夜獵的時候別亂跑,你還一個人往前衝,被鬼吃了的話你讓我和你娘怎麼辦!……綿綿?怎麼了?怎麼這副樣子?”最後一句應該是在問那女子:“青羊,你快看看,綿綿沒出什麼問題吧?怎麼這幅樣子,是不是在上邊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了?”

……確實是……不該看到的東西。

藍忘機瞅了魏無羨一眼,魏無羨無辜地回看他,作口型道:“造孽啊。”

明顯沒有一點荼毒小朋友的反省內疚之情,藍忘機搖了搖頭。他們出了墳地,轉下坡去,坡下三人立即驚訝又警惕地望向他們。一男一女是夫妻,都蹲在地上,中間站着個梳着雙鬟的小姑娘,大約才十歲左右。那女子是個容貌頗爲清麗可人的少婦,腰間佩劍,第一眼見到魏無羨,立即拔出,劍鋒指他,喝道:“什麼人!”

魏無羨道:“不管是什麼人,總歸是人,不是別的東西。”

那女子還要說話,卻看到了魏無羨身後的藍忘機,她當即一怔,道:“藍二公子?”

藍忘機竟然沒佩戴抹額,一時之間,她竟然不敢確認,若不是那張臉令人見之難忘,恐怕還要遲疑一陣。她把目光移回到魏無羨身上,恍惚一陣,道:“那,那你是,你是……”

夷陵老祖重歸於世的消息早已傳開,現在和藍忘機在一起的,一定是他,因此被認出並不奇怪。魏無羨見她隱隱有激動之色,相貌又有些面熟,心道:“難道這位夫人認識我?我跟她有仇?招惹過她?不對啊,我不認識叫做青羊的姑娘……啊,綿綿!”

魏無羨恍然道:“你是綿綿?”

那男子瞪眼道:“你叫我女兒幹什麼?”

原來,那名方纔亂跑不小心撞破他們的小姑娘是綿綿的女兒,名字也叫綿綿。魏無羨覺得頗有意思:“一個大綿綿,一個小綿綿。”

藍忘機對那女子頷首示禮,道:“羅姑娘。”

那女子將微微頰邊散亂的頭髮拂到耳後,還禮道:“含光君。”又望向魏無羨,道:“魏公子。”

魏無羨對那女子笑道:“羅姑娘。哦,這回我可知道你叫什麼名字了。”

羅青羊略帶羞赧地一笑,似乎想起陳年舊事,很不好意思,將那男子拉上來,道:“這是我夫君。”

那男子覺察他們並非惡徒,面色緩和下來,寒暄幾句,魏無羨隨口問道:“不知這位先生是哪家族人何派門人?”

那男子很爽快地道:“哪家的都不是。我以前就是個開店的。”

羅青羊望着丈夫,含笑道:“我丈夫不是玄門中人,只是一個普通人。不過,他願意和我一起夜獵……”

一個普通人,還是一個男子,竟然願意放棄原本安定的生活,不畏漂泊,不懼危險,敢和妻子一起顛沛流離,奔走各地,這是極爲難能可貴的事,魏無羨不禁肅然起敬。不由自主回頭看看身旁的藍忘機。他們現在,不也是這樣麼?

他道:“你們也是到這兒來夜獵的?”

羅青羊點頭道:“正是。我聽聞這座山頭有野墳邪祟作亂,侵擾此地民生,苦不堪言,因此到這裡來想看看有沒有要幫忙的地方。你們二位已經處理乾淨了?”

若是魏無羨和藍忘機已經處理過了,那麼就不需要別人再插手了。魏無羨卻道:“你們被那些村民騙了,事情根本不是這樣。是他們自己先挖墳盜墓,將死者屍骨胡亂丟棄,才遭到野墳主人的還擊。並非邪祟有意作亂。”

羅青羊的丈夫疑惑道:“是嗎?可就算還擊,也不必殺害好幾條人命吧。”

魏無羨和藍忘機對視一眼,道:“這個也是假的。根本沒出人命,我們查過了,只有幾個挖墳盜墓的村民被陰魂嚇過之後臥牀了一段時間,還有一個逃跑太匆忙,自己摔斷了腿。除此以外沒有傷亡,什麼好幾條人命都是他們瞎編來聳人聽聞的。”

羅青羊嘆道:“竟然是這樣。唉,這些人哪……弄成這樣。”

魏無羨道:“剛纔我嚇了嚇他們,這次之後他們應該都不敢上來盜墓了,邪祟自然也不會去找他們的麻煩。解決了。”

羅青羊道:“可他們若是請別的修士來強行鎮壓……”

魏無羨笑道:“我露過臉了。“

羅青羊瞭然。夷陵老祖已經露過臉了,被那幾名修士看到之後必然會到處擴散消息,旁人只當他已經把這一帶劃成自己的地盤了,哪個修士吃了熊心豹子膽還敢上來惹他?

羅青羊笑道:“原來如此。方纔看綿綿嚇成那樣,還以爲她遇上了什麼邪祟,若有失禮之處,還請切莫介意。”

魏無羨心道:“不不不,可能我們這邊才比較失禮。”面上則一本正經道:“哪裡哪裡,嚇到了小綿綿,也請你們不要介意。”

羅青羊的丈夫將女兒抱了起來,綿綿坐在父親手臂上,鼓着臉頰瞪魏無羨,一副又是氣惱羞憤、又是難以啓齒的小模樣。魏無羨見她穿着緋色的紗衣小裙,眼睛猶如紫黑的水晶葡萄,臉蛋玉雪可愛,很想擰擰她的臉蛋,終歸是人家父親在一旁虎視眈眈,只捏了捏她垂下來的小辮子,負手笑眯眯地道:“綿綿長得可真像羅姑娘你小時候。”

藍忘機看了他一眼,沒說話。羅青羊樂了,抿嘴一笑,道:“魏公子,你說這話不心虛嗎?你當真記得我小時候長什麼樣子?”

這抿嘴一笑,依稀與當年那個穿緋色紗衣的小姑娘重合在了一起。魏無羨分毫不覺得羞愧,道:“當然記得!和現在也沒什麼差啊。對了,她幾歲了?我給她發點壓祟錢。”

羅青羊和丈夫連忙推辭道:“不用不用。”

魏無羨笑道:“用的用的。反正不是我出。哈哈。”

夫妻二人微微一怔,尚未明白過來,藍忘機已自覺取出了錢袋。魏無羨從他手裡接過那幾顆沉甸甸的壓祟錢,堅持要送給綿綿,羅青羊見推辭不過,便對女兒道:“綿綿,快點謝謝含光君和魏公子。”

綿綿道:“謝謝含光君。”

魏無羨道:“綿綿,是我給你的呀,你怎麼不謝我?”

綿綿氣憤憤地瞪他一眼,不管他怎麼逗,就是不肯和他說話,只是低頭拉脖子上掛着的一條紅繩,拽出了一個精緻的小香囊,很寶貝地把壓祟錢放了進去。下了山頭,魏無羨只得頗爲遺憾地同他們道別,和藍忘機一起走另一條路了。

等他們身影消失之後,羅青羊責備女兒道:“綿綿。這麼沒有禮貌,那是從前救過孃親命的恩人。”

她丈夫大驚:“是嗎?!綿綿,聽到沒,你看你多沒禮貌!”

綿綿嘟噥道:“我……我不喜歡他。”

羅青羊道:“你這孩子,你要是討厭他,你早把壓祟錢扔了。”

綿綿紅撲撲的小臉埋在父親胸口,哼哼唧唧道:“他幹壞事!”

羅青羊啼笑皆非,正要說話,她丈夫奇道:“青羊,我以前聽你提起過這位含光君,記得他是爲世家出身的大人物,爲什麼會出現在這種小地方,獵這種小獵物?”

羅青羊耐心地對丈夫講解道:“這位含光君和別的名家名士不一樣。他一向是逢亂必出。只要是有求助於他的,無論夜獵對象品階高低,功勞大小,他都會前往相助。”

丈夫點頭,又疑惑而緊張地道:“倒是位真正的名士。那那位魏公子呢?你說他是救過你命的,可我好像沒怎麼聽你提起過這個人?你以前什麼時候遇到過性命危險嗎?!”

羅青羊抱過了綿綿,目中有異樣光彩閃動,微笑道:“那位魏公子嘛……”

另一條路上,魏無羨對藍忘機道:“沒想到當年的一個小姑娘,如今的女兒也是小姑娘了!”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道:“可是這不公平啊,明明她當時看到的應該是你在對我幹壞事,爲什麼她看我比較不順眼?”

藍忘機尚未答話,魏無羨又轉了個圈,面對藍忘機,倒退着走,邊走邊道:“哦,我知道了。其實她心裡一定喜歡我。就和當年的某人一樣。”

藍忘機撣了撣袖子上並不存在的灰塵,淡聲道:“請把抹額遞給我,魏遠道。”

聽到這個陌生的名字,魏無羨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嘖嘖笑道:“我說吧,藍二公子,這不,喝醋了是不是?”

藍忘機垂下眼睫,魏無羨擋在他身前,一手摟住他的腰,一手托起他下頷,嚴肅地道:“老實說吧,你這壺醋喝多少年了,怎麼藏這麼好,我都沒聞見酸味。”

藍忘機習以爲常地配合他仰起臉,忽然感覺有一隻不規矩的手摸進了胸口。低頭去看,魏無羨的手卻已經抽了出來,拿着一樣東西,故作驚訝道:“這是什麼?”

那是藍忘機的錢袋。

魏無羨右手將這隻精緻的小錢袋轉得飛起,左手指着它道:“含光君呀含光君,不問自取是爲偷。當年他們怎麼說你來着,名門之後?世家子弟楷模?好一個楷模呀,居然暗地狂喝濃醋,偷了人家小姑娘送我的香囊,用它做自己的錢袋,難怪我醒來之後到處都找不着它。要不是小綿綿胸口掛的那個小香囊和這個一模一樣,我還想不起來呢。你呀你,嘖嘖。說說,怎麼從昏迷時候的我身上把它摸走的?摸了多久?”

藍忘機面上一陣微微的波瀾閃過,伸手去奪,魏無羨把錢袋一拋,躲過他的手,退了兩步,道:“說不過就要搶啦?羞什麼呀?這也要羞,我總算知道我爲什麼不知羞了,咱們倆真是天生一對,肯定是因爲我的羞都放你那兒了,你替我收着了。”

藍忘機的耳垂泛着淺淺的粉色,臉卻還緊緊繃着,出手飛快,魏無羨腳下更快,讓他瞧得見抓不着,道:“你以前自己要把錢袋給我的,怎麼現在又不給我了?你看看你,不光偷東西,還偷歡,還出爾反爾,壞到骨子裡。”

藍忘機撲上去,終於抓住他,在懷裡緊緊抱牢了,辯解道:“我們三拜拜過,已經是……夫妻了,不是偷歡。”

魏無羨道:“夫妻之間也不能總是像你這樣對我用強呀,我是不是經常求你?你現在變成這個樣子,姑蘇藍氏要氣死了……”

忍無可忍地,藍忘機狠狠堵住了他的嘴。"";"/;"/"/"

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33章 草木第八第43章 佼僚第九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驕矜第三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23章 陰鷙第六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28章 朝露第七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90章 寤寐第二十潑野第二 3第23章 陰鷙第六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48章 狡童第十 3重生第一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18章 雅騷第四 8
第109章 藏鋒第二十二 3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33章 草木第八第43章 佼僚第九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驕矜第三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14章 雅騷第四 4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114章 外一篇:家宴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113章 忘羨第二十三 3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23章 陰鷙第六第76章 夜奔第十八第68章 優柔第十四 6第42章 草木第八 10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28章 朝露第七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119章 外二篇:香爐 2第101章 恨生第二十一 4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27章 陰鷙第六 5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90章 寤寐第二十潑野第二 3第23章 陰鷙第六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第20章 陽陽第五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39章 草木第八 7第97章 寤寐第二十 8第47章 狡童第十 2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70章 將離第十五 2第29章 朝露第七 2第13章 雅騷第四 3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98章 恨生第二十一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25章 陰鷙第六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30章 朝露第七 3第60章 三毒第十二 5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48章 狡童第十 3重生第一第106章 恨生第二十一 9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18章 雅騷第四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