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雅騷第四

藍氏仙府坐落於姑蘇城外一座深山之中。

錯落有致的水榭園林裡,常年有山嵐籠罩着延綿的白牆黛瓦,置身其中,仿若置身仙境雲海。清晨霧氣瀰漫,晨曦朦朧。與它的名字相得益彰——“雲深不知處”。

山靜人靜,心如止水。唯有高樓上傳來陣陣鐘聲。雖非伽藍,卻得一派寂寥的寒山禪意。

這份禪意卻突然被長長的嚎哭劃破,讓不少正在晨讀與練劍的子弟和門生一個哆嗦,忍不住朝聲音傳來的山門處張望。

魏無羨在山門前抱着花驢子哭,藍景儀道:“哭什麼哭!是你自己說喜歡含光君的。現在都把你帶回來了,你還嚎什麼!”

魏無羨愁眉苦臉。

大梵山一夜後,他根本沒有機會重召溫寧,也沒有機會探究溫寧爲什麼失去了神智,更不知道他又是爲什麼會重現人世,就被藍忘機提了回來。

他少年時曾和其他家族的子弟被送到藍家求學過三個月,切身領教過姑蘇藍氏的沉悶無趣。對他家那密密麻麻刻滿規訓石的三千多條家規仍心有餘悸。方纔被拉拉扯扯擄上山,路過規訓石壁一看,又多刻了一千條,現在是四千多條。四千!

藍景儀道:“好啦!別吵了,雲深不知處內禁止喧譁!”

正是因爲不想進雲深不知處,所以他才這麼大聲喧譁!

這一拖進去,再出來可就難了。當年來聽學,各家子弟人手發一隻通行玉牌,配在身上才能出入自由,否則無法穿越雲深不知處的屏障。十幾年過去了,守備只會更嚴,不會更鬆。

藍忘機靜立山門之前,充耳不聞,冷眼旁觀。等魏無羨聲音小下去一點,道:“讓他哭。哭累了,拖進去。”

魏無羨抱着小花驢,哭得更傷心了,拿頭撞了撞驢子。

苦也!本以爲被紫電抽了一鞭子,應該什麼懷疑都洗清了,他一時飄飄然,再加上這張嘴從來輕佻愛調笑,便順口噁心了藍忘機一句,豈知藍忘機根本不按以前的套路來。這是什麼道理,難不成一別經年,他修爲高了這麼多,心胸還反而變狹窄了不成?

魏無羨道:“我喜歡男人的,你們家這麼多美男子,我怕我把持不住。”

藍思追給他講道理:“莫公子,含光君把你帶回來,其實是爲你好。你若不跟我們走,江宗主不肯善罷甘休的。這麼多年來,被他抓回江家蓮花塢拷問的人數不勝數,而且從來沒人被放出來過。”

藍景儀道:“不錯。江宗主的手段,你沒見識過吧?毒辣得很……”說到這裡,他又想起“背後不可語人是非”一則,偷看一眼藍忘機,見含光君沒有責罰的意思,才大着膽子嘀咕下去:“都怪夷陵老祖帶起的一股歪風邪氣,學他玩那一套而不正經修煉的人太多了,這個江宗主又疑神疑鬼。全都抓回去他抓得完嗎?也不看看,就你這個樣,笛子吹成那個德行……呵。”

這一“呵”,勝卻千言萬語。魏無羨覺得很有必要辯解一下:“這個,其實,說來也許你們不信,我平時笛子吹得還可以的……”

尚未辯解完,自大門之中,邁出幾名白衣修者。

這幾人身穿藍家校服,個個素衣若雪,緩帶輕飄。爲首之人身長玉立,腰間除了佩劍,還懸着一管白玉|洞簫。藍忘機見之,微微俯首示禮,來人亦還之,望向魏無羨,笑道:“忘機從不往家中帶客,這位是?”

這人和藍忘機對面而立,竟如照鏡子一般。只是藍忘機瞳色極淺,淡如琉璃,他的眼睛卻是更爲溫潤平和的深色。

正是姑蘇藍氏家主藍渙,澤蕪君藍曦臣。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姑蘇藍氏,向來公認是美男子輩出的家族。這一代本家的雙璧更是格外出挑。這兩兄弟雖非雙生子,容貌卻有八|九分相似,難以分出確切高下。然而,一種顏色,兩段風姿。藍曦臣清煦溫雅,款款溫柔,藍忘機卻過於冷淡嚴正,拒人於千里之外,失之可親。故在仙門世家公子品貌排行中,以前者爲第一,後者爲第二。

藍曦臣不愧爲一宗之主,看到魏無羨抱着一頭花驢子,也沒露出半分不自然的神色。魏無羨笑容滿面地放開驢子,迎了上去。姑蘇藍氏極重長幼尊卑,他只要對藍曦臣胡說八道幾句,一定會被藍家人亂棍打下雲深不知處。誰知剛準備大顯身手,藍忘機看了他一眼,他上下兩片嘴脣便分不開了。

藍忘機回頭,繼續一本正經地與藍曦臣對話:“兄長可是又要去見斂芳尊?”

藍曦臣頷首:“一同商議金麟臺下次的清談會。”

魏無羨張不開嘴,悻悻然回到花驢子身邊。

斂芳尊便是現任的蘭陵金氏家主金光瑤,金光善唯一承認的一個私生子,金凌的小叔叔,金凌生父金子軒的異母兄弟——同時也是他現在的身份莫玄羽的異母兄長。同樣是私生子,卻是天差地別。莫玄羽在莫家莊睡地磚吃剩飯,金光瑤則坐在修真界最高的位置呼風喚雨,藍曦臣想請就請,清談會想開就開。不過也難怪金藍兩家家主私交甚篤,畢竟是結義兄弟。

藍曦臣道:“你上次從莫家莊帶回來的東西,叔父拿去看了。”

聽到“莫家莊”三個字,魏無羨不自覺留意,卻感上下脣一分,藍曦臣解了他的禁言,對藍忘機道:“難得你帶人回來,還這麼高興。須好好待客,不可如此。”

高興?魏無羨仔細看了看藍忘機那張臉。

怎麼看出來高興的?!

目送藍曦臣離去後,藍忘機道:“拖進去。”

魏無羨便被活活拖進了這個他發過誓此生絕不再踏足的地方。

藍家以前登門的都是望族要人,從沒有過他這樣的客人,諸名小輩推推搡搡擁着他,都覺得新鮮好玩兒,要不是家規森嚴,沿途必然灑滿一片嘻哈之聲。藍景儀道:“含光君,拖到哪裡去?”

藍忘機道:“靜室。”

“……靜室?!”

魏無羨不明就裡。衆人則面面相覷,不敢作聲。

那是含光君從來不讓其他人出入的書房和臥房啊……

靜室內陳設甚簡,沒有任何多餘的東西。折屏上工筆繪製的流雲緩緩浮動變幻,一張琴桌橫於屏前。角落的三足香几上,一尊鏤空白玉香鼎吐露嫋嫋輕煙,滿室都是泠泠的檀香之氣。

藍忘機去見他叔父商議正事,魏無羨則被摁了進去。藍忘機前腳走,魏無羨後腳出。在雲深不知處晃了一小圈,果然不出所料,沒有通行玉令,就算翻上了幾丈高的白牆,也會立刻被結界彈下來,並迅速吸引在附近的巡邏者。

魏無羨只得又回了靜室。

他遇任何事,心裡都不會真急,負着手在靜室中來回踱步,相信遲早能有對策。那股沁人心脾的檀香之氣冷冷清清,雖不纏綿,自有動人之處。他閒來瞎想:“藍湛身上便是這個味道,想來是在這裡練琴靜坐的時候,香氣沾到了衣服上。”

這麼想着,忍不住靠得裡角落那隻香幾更近了些。這一靠,便覺出腳下一塊木板與其他地方明顯不同。魏無羨心中一奇,附身開始東敲西敲。生前刨坑挖墳找地洞的事做多了,不消片刻,竟讓他翻起了一塊板子。

在藍忘機的房裡發現了一個藏私秘地,光是這件事就足夠魏無羨吃驚了,豈料看清裡面藏的是什麼東西之後,他還能更驚。

木板翻起以後,另一股原本混在檀香裡不易覺察的醇香瀰漫開來,七八隻圓滾滾的漆黑小罈子擠在一個方形的小地窖裡。

這個藍忘機果然是變了,連酒都藏!

雲深不知處禁酒,就因爲這個,第一次見面,他倆就打了一場小架,藍忘機還打翻了他從山下姑蘇城裡帶上來的一罈“天子笑”。

從姑蘇返回雲夢後,魏無羨就再沒機會喝到這姑蘇名家獨釀的“天子笑”了,記了一輩子,總說有機會要回來嚐嚐,可總是沒成。而這裡藏的酒,不消打開嘗,他一聞酒香就知道,正是“天子笑”。想不到藍忘機這樣一個恪守成規、滴酒不沾的人,竟然也會有一天被他發現在自己房裡挖了個坑藏酒,真乃天道好輪迴。

魏無羨一邊感慨,一邊喝完了一罈。他酒量極好,酒癮又大,想了想,藍忘機欠他一罈天子笑,這麼多年了總得收點利息,便又喝了一罈。正喝得興起,忽然靈光一閃。要通行玉牌,又有何難?雲深不知處境內,有一片冷泉,奇效甚多,供本家男子弟修行所用,據說有靜心清性、驅除邪火等奇效。下冷泉的時候總得脫衣服,他衣服都脫了,還能用嘴叼着那塊玉牌不成?

魏無羨一拍手,喝完手上這壇裡的最後一口,找了找居然沒地方扔,便往兩個空罈子裡灌滿清水,原樣封好塞回去,蓋上木板。一番活幹完,這就出去找玉牌。

雖然雲深不知處在“射日之徵”前被燒燬過一次,但重建後的格局與從前無異。魏無羨在通幽曲徑中憑記憶一陣穿行,不久便尋到了那片落在幽僻處的冷泉。

守泉的門生隔得甚遠。仙子們在雲深不知處另劃有區域,不來這邊使用它,而藍家也從來沒人敢做在冷泉附近窺伺這種無恥之事,因此守備並不嚴苛,極好糊弄,剛好方便魏無羨去無恥。巧極妙極,蘭草交疊後的白石上,放着一套白衣,已經有人來了。

這套白衣疊得十分整齊,令人髮指,彷彿雪白的豆腐塊,連抹額都折得一絲不苟。魏無羨把手伸進去翻找通行玉牌時幾乎不忍心弄亂它。越過叢叢蘭草,他隨眼一掃泉內,忽然定住了目光。

冷泉泉水冰冷刺骨,不比溫泉,沒有熱氣瀰漫迷人眼簾,因此可以把泉中之人背對着他的上半身看得清清楚楚。

泉中之人身形高挑,膚色白皙,長髮漆黑,溼漉漉地攏在一側,腰背線條流暢,優美而有力。簡而言之,當是個美人。

但魏無羨絕不是因爲什麼看美人出浴被震撼了因此移不開目光。再美他又不會真的喜歡男人。實在是這人背上的東西,教讓他移不開目光。

數十道縱橫交錯的傷痕。

這是戒鞭留下的痕跡。仙門之中,有一種用以懲罰本族犯下大錯的子弟的戒鞭,受刑之後,傷痕永不消退。魏無羨雖沒捱過戒鞭的打,但是江澄捱過。他窮盡心思也無法使這恥辱的印記淡化一分,因此魏無羨絕不會記錯這種傷痕。

通常用戒鞭打上一兩道,已是嚴重的教訓,足夠叫受罰者銘記終生,不敢再犯。這人背上的戒鞭痕,少說也有三十多道。不知是犯了什麼大逆不道的錯,被打成這個樣子。可要真是足夠大逆不道,又何不直接殺了他清理門戶?

這時,泉中之人轉過了身,鎖骨之下靠近心臟的地方,還有一個清晰的烙印。看到那枚烙印時,魏無羨的訝異之心霎那衝上了頂峰。

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23章 陰鷙第六第11章 雅騷第四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潑野第二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8章 驕矜第三 3潑野第二 3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9章 陽陽第五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驕矜第三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12章 雅騷第四 2潑野第二 4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23章 陰鷙第六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33章 草木第八
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24章 陰鷙第六 2第112章 忘羨第二十三 2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45章 佼僚第九 3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96章 寤寐第二十 7第79章 丹心第十九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77章 夜奔第十八 2第74章 漢廣第十七第18章 雅騷第四 8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15章 雅騷第四 5第37章 草木第八 5第40章 草木第八 8第23章 陰鷙第六第11章 雅騷第四第105章 恨生第二十一 8第53章 絕勇第十一 3潑野第二第36章 草木第八 4第91章 寤寐第二十 2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第59章 三毒第十二 4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61章 風邪第十三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99章 恨生第二十一 2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89章 丹心第十九 11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9章 驕矜第三 4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8章 驕矜第三 3潑野第二 3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10章 藏鋒第二十二 4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56章 三毒第十二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31章 朝露第七 4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9章 陽陽第五第73章 桀驁第十六 2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67章 優柔第十四 5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16章 雅騷第四 6第26章 陰鷙第六 4第58章 三毒第十二 3第64章 優柔第十四 2第49章 狡童第十 4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10章 驕矜第三 5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51章 絕勇第十一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75章 漢廣第十七 2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102章 恨生第二十一 5第90章 寤寐第二十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驕矜第三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第57章 三毒第十二 2第50章 狡童第十 5第65章 優柔第十四 3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12章 雅騷第四 2潑野第二 4第52章 絕勇第十一 2第34章 草木第八 2第23章 陰鷙第六第94章 寤寐第二十 5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第69章 將離第十五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第66章 優柔第十四 4第63章 優柔第十四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44章 佼僚第九 2第22章 陽陽第五 4第71章 將離第十五 3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第48章 狡童第十 3第33章 草木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