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章族長有令

第一三八章族長有令

“夏完淳總督的大軍已經抵達怛羅斯,對面波斯人陳兵三十萬,大戰一觸即發。”

“夏完淳麾下大軍軍備整齊否?”

“回陛下,夏總督攜帶之彈藥可供滿負荷作戰三月。”

“糧草呢?”

“糧草可供大軍使用四個月,還不論隨行牧人的牛羊。”

“軍中可有疫病橫行?”

“軍醫稟報曰,一切正常。”

“既然什麼都合適,怛羅斯距離中原太遠,我們即便是想要支援夏完淳也有心無力,一切終究要看他自己的了。”

“金虎將軍的前哨兵馬出朝鮮,捕獲吳三桂使者,使者稱,吳三桂欲舉家歸大明。”

軍報唸到這裡,黎國城微微擡頭看看皇帝的臉色,見皇帝面無表情,就繼續道:“使者被金虎將軍割掉了鼻子跟耳朵,命他告訴吳三桂,他當年既然踏出了山海關,就已經算不得我漢人。”

唸完軍報,黎國城繼續查看皇帝臉色,見皇帝依舊面無表情,就把手頭的軍報放在皇帝的案頭,等待皇帝批閱之後再轉去兵部。

“金虎將軍報,建奴前鋒營入海向東,似乎尋找到了新的土地,剩餘族人趁着海面冰封時節,鑿取冰山爲舟渡海,死傷慘重。

金虎將軍已然下令,命大明細作撤離建奴羣歸國。”

雲昭點點頭道:“準了。”

黎國城道:“建奴死傷之慘重,聞所未聞,細作親眼看到一羣乘坐冰山向東的建州人,冰山不知何故沒有向東,盤恆在冰水中久久不去,等救援船抵達冰山,冰山上的建州人已經盡數成爲冰雕。”

雲昭冷笑一聲道:“終究還是有人登上了那一片大陸,加上去歲登陸的那些建奴,也不知多爾袞最後還能剩下多少人。”

黎國城道:“金虎將軍言,極北之地多巨冰,多冰山,大明木製艦船在冬日無法靠近……”

雲昭笑道:“咱們以爲將建奴驅趕到絕地就大功告成了,結果,人家狗急跳牆了,你想說建奴已經離開我們的控制了是嗎?”

黎國城道:“建奴從頭到尾就不給我們找他麻煩的機會。”

雲昭搖頭道:“不光我們是聰明人,建奴中也有聰明人,在我們沒有實力除掉建奴的時候,人家跟我們對峙,隨着我們的實力增長,人家就一步步的遠離我們。

等我們有了足夠的實力準備消滅建奴的時候,人家去了天邊,現在又東渡,去了另外一個世界,鞭長莫及啊。”

黎國城看的出來,皇帝似乎還有什麼應付建奴話沒說,他聰明的沒有主動問詢。

現在的皇帝多少有些喜怒無常,且越來越難以伺候了。

“李定國將軍至今沒有來應天府的軍事學院上任,還留在鳳凰山的一百畝封地裡,整日的飲酒作樂,似乎有寄情山水的動向。”

“張國鳳怎麼樣?”

“國鳳將軍招募了五百個退役的老部下,還命他的長子張雄帶着些許財物下了廣州。”

“金虎呢?”

“金虎將軍也招募了兩百老部屬,不過,帶領這兩百部屬下廣州的卻是長安朱氏的朱慈琅。”

聽到這裡,雲昭悶哼了一聲,將杯子重重的砸在桌子上道:“狗改不了吃屎,告訴監察部繼續查,這個朱慈琅僅僅是明面上的一枚棋子,朱氏大宅裡的那個女人一定還有後着。

我們的大鴻臚朱存極有什麼動向?”

“回稟陛下,朱存極與一些朱明王爺們聯合起來向國相府提交了出海申請,人數不少。”

“這就對了!”

雲昭重新端起茶杯,只是笑容看起來有些猙獰。

“陛下,我們不能再示弱了,在這麼下去,微臣擔心,有很多需要嚴管的人員從此都會跳出我們的監視範圍,從此海闊天空。”

“張國柱呢?”

“國相沒有動靜,他曾經對屬官說過,安貧樂道是他的追求。”

“徐五想,楊雄這些人呢?”

“聯合起來了,也派人下了廣州,人數不少,不過,他們好像在應付陛下,下海之事,更像是遊玩,不像是要在海上闖蕩。”

雲昭聽黎國城這樣說忍不住笑了。

這個孩子終究還是年輕,只要這些人下了海,那就萬事不由他。

想要逃離這一場風波,要嘛就向張國柱學,從一開始就不趟這遭渾水,一旦進來了,被海水溼了雙腳,再想完整的上岸純屬做夢。

真以爲錢多多上千萬枚銀幣是白白丟棄的?

廣州十三行!

這是錢多多在雲昭僅僅是一個關中軍閥時期就創建的商行。

原來只有兩個,後來在韓陵山殺了鄭芝龍之後,兩家商行迅速擴張成了十三家商行,每一家商行都單獨經營一種商品。

雖然每家只經營一種貨物,可就是因爲有了明確的分工,每一家商行都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經營的一種商品上,因此,從生產,到運輸,採購,出海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手法,以至於,在廣州提起十三行,人人都會翹起大拇指誇讚一聲——了得。

在雲昭還沒有登基之前,十三行是純粹的雲氏私產,在雲昭登基之後,設立了廣州市舶司,十三行至高無上的地位略微有些削弱。

在官府蠻橫的按照規定,從雲氏奪走了絲綢,瓷器,紙張,生硝,中成藥的銷售權之後,雲氏大掌櫃很快又開發了雜貨項,尤其是關中生產的例如剪刀,小刀,以及各種生活必需品被番國人奉爲珍品。

從此之後,十三行重新回到了巔峰狀態。

雖然收息比不上市舶司的大宗貨物進出,可是,在商人中間,卻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吳長春,十三行的總掌櫃,今天,他召集了十三行中的十三個掌櫃來他的長春樓開會。

這一段時間裡,由於錢皇后瘋狂的從各個掌櫃處抽調金銀,導致十三行今年的發展頗有些步履維艱,每一個掌櫃臉上都見到多少笑容。

吳長春用煙桿敲敲桌子道:“都給我把死人臉收一收,說說看,咱們怎麼才能幫助遙親王在遙州站穩腳跟。”

專門經營香料的和掌櫃拱手道:“大掌櫃,香料行此次被抽調了銀元七十萬,想要維持住日常的經營已經很難了。

由於沒有現銀,我們想要採購南洋香料進行的很困難,儘管一些老朋友還肯給我們一點顏面,可是,想要大規模收購香料基本無望。

在自身難保的情形下,想要爲遙親王效力,實在是有心無力。

當然,如果大掌櫃的准許我們動用雲氏老本行來做生意,我老和一定沒有二話。”

吳長春冷哼一聲道:“沒本錢的買賣今後就不要想了,給我想別的法子,給你們交個底,錢皇后對我們十三行此次只能拿出六百萬銀元出來,深爲不滿。

已經派遣了總院的女賬房在雲春姑姑的帶領下不日就要南下。

警告諸位,一旦賬簿不能和零,雲春姑姑是個什麼脾氣,你們是知道的,丟了掌櫃的位置是小事,一旦被執行了家法,全家都要遭殃。”

桐油行的裘掌櫃縮縮脖子,然後想想後果,有咬着牙道:“大掌櫃的,按理說我們背靠的是皇家,可是,如今做生意,完全沒有一點皇家氣象。

遵紀守法也就罷了,畢竟這天下是陛下的,可是,錢皇后這一次抽錢也抽的太狠了,桐油行現在之所以還能運轉起來,完全是因爲我們多年以來信譽良好,供貨商願意給我們賒貨。

大掌櫃,您還是給皇后上書,把我們的實情全盤告知皇后,如果皇后在這種狀況下還要求我們繼續支持遙親王,我老裘只好自己上船,親自去遙州給遙親王做牛做馬了。”

吳長春聽了裘掌櫃的抱怨之後,並沒有生氣,反而將目光從各個掌櫃的臉上掃過之後,最後用指關節輕叩着桌子道:“你們真的就沒有法子了?”

專門做珍貴木材生意的馮掌櫃道:“除非皇后娘娘能把束縛在我們身上的綁繩去掉,想要賺錢,在南洋這些地方我們就應該無所不用其極纔對。

如果皇后娘娘肯鬆綁,我老馮保證,一年一定給皇后娘娘上繳一百萬銀元,用來支持遙親王建設遙州。”

其餘掌櫃也紛紛鼓譟,希望大掌櫃能夠上書皇后,解開這些年綁在雲氏商行身上的枷鎖,紛紛表態,只要准許他們各行其是,錢糧真的不成問題。

吳長春瞅着這羣昔日的老賊們,笑着搖搖頭道:“既然你們都沒法子了,那就不妨聽聽我的建議。”

衆掌櫃見吳長春終於要拿出真東西來了,就紛紛安靜下來,他們很希望吳掌櫃能夠像以前一樣,帶着大家突出重圍。

“陛下要在海外封爵你們應該知道吧?”

吳長春的話音剛落,衆掌櫃的眼睛突然一亮,不過,這點亮光很快就變得暗淡下來了,雲氏的族規規定了他們不能觸碰這些東西,違令者,死!

“我們自然是不能去碰這些東西的,不過呢,還有很多人可以觸碰這些東西。我們在中間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

這天下,除過韓大將軍,施琅將軍之外,誰能比我們更加熟悉海上的狀況呢?

我們商行,要船有船,要人有人。要武力有武力,只是現在缺錢而已。

只要我們跟那些有資格封爵的人家聯合起來,賺錢不難。”

“這不違背族規?”裘掌櫃的眼淚都快要流下來了,這中利潤豐厚的沒本錢買賣雲氏確實做得。

吳長春咳嗽一聲,從懷裡掏出一個卷軸沉聲道:“族長有令!”

衆人大駭,紛紛單膝跪在吳長春面前,低着頭雅雀無聲……

第三十一章失敗總是從不經意間開始的第一零一章信任危機第四十三章真正的巴圖魯第七章東不成,西不就第二十五章宣傳造勢第二十五章幻境!殺人不見血的刀!第七十七章人的志向總是變來變去的第七十二章鐵板一塊的雲氏威權第一零九章正軌是個什麼樣子?第七十六章泥腿子的排場第七十八章梟雄啊,梟雄!第一九四章擊鼓傳花第四十六章大明西印度公司的起源第三十五章人不可多變第二十一章捱打之後就要挖墳?第一三五章雷霆手段第八十九章愚之何及?第十七章兄弟會第四十七章 外祖父第五十章誰纔是大贏家第十章你有猛將如雲,我有美女如雨第一零三章必須要成爲智者才能活第九十八章與時俱進第一四二章衣帶詔殺豪傑第二十七章模棱兩可第二十一章雲昭的請柬第六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二十九章過山虎?第一四九章拔都的寶藏第一一零章大海真的很危險第一二二章朕心安第一一六章八閩之亂(3)第五十七章日月生輝,唯我大明第一二零章雲氏的獨家學問第五十章大英陸軍的驕傲第二十一章我爲你抗下所有第一三八章崩潰的與新生的第四十三章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第一八六章前進跟放棄第一七零章生老病死有大恐怖第二十五章 可憐的馮英啊……第十四章打敗大明軍隊的人到底是誰第一二九章我來人世間,果然值得第一三五章愛情?說什麼呢?第一四七章壓垮大明的最後一根稻草來了第二十一章我爲你抗下所有第五十四章《蜀碧》第一五零章眼界狹窄的張國鳳第八十九章一隻跑不死的烏龜第四十五章萬年安穩是長安第一四七章暫時的離別第一二一章遙遠的親王第七十九章每個人好像都很滿意第五十四章 救命稻草第一一四章我想早點長大第九十章不能死在黎明第一七三章梟雄的遊戲第十六章千里傳音第一一四章釘子,釘子第九十六章我的家啊第一九二章國之大事,在戎在祀第一三零章該來的都會來第十三章曹化淳眼中的魔界第一九九章開封,終於開封了第三章 我們的世界(萬字大章)第二十六章亂世多妖孽第八十章我當你的副將如何第一七二章花落誰家第一六二章好兄弟就要安排的妥妥當當第十章倉鼠(2)第五十五章勝利?太可笑了第三十七章徐先生的節操!第一一零章好兄弟,好祭奠第一六二章求心安第三十一章強盜叔叔第四十六章復仇也要保持一個好心情第一一九章帝王是一個沒感情的生物第四十三章沒一樣是對的第十二章野豬精就該用硯臺砸死第一三三章聖人不死,大盜不止第五十一章沒信心的雲昭人物清樣之二第一零五章夏收時節日光好(求訂閱,求月票)第一三五章淳樸的小羔羊第一四零章孃親高見!第八十三章 范文程的自覺第九十六章痛苦並不因人的身份變化而變化第三十四章異想天開的時代第一三二章徐五想的夢想第九十九章人命是最不重要的事情第二十三章強盛的現實意義第五十三章沒存在感的錢少少被甩的太遠了,求票。第一四三章不謀而合第三十八章工作總是要有一些成績的第一二一章理所當然第一一四章八閩之亂(1)第一零五章這不是大明啊第一六四章我不想當豬第六十七章漫長的崇禎二年
第三十一章失敗總是從不經意間開始的第一零一章信任危機第四十三章真正的巴圖魯第七章東不成,西不就第二十五章宣傳造勢第二十五章幻境!殺人不見血的刀!第七十七章人的志向總是變來變去的第七十二章鐵板一塊的雲氏威權第一零九章正軌是個什麼樣子?第七十六章泥腿子的排場第七十八章梟雄啊,梟雄!第一九四章擊鼓傳花第四十六章大明西印度公司的起源第三十五章人不可多變第二十一章捱打之後就要挖墳?第一三五章雷霆手段第八十九章愚之何及?第十七章兄弟會第四十七章 外祖父第五十章誰纔是大贏家第十章你有猛將如雲,我有美女如雨第一零三章必須要成爲智者才能活第九十八章與時俱進第一四二章衣帶詔殺豪傑第二十七章模棱兩可第二十一章雲昭的請柬第六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二十九章過山虎?第一四九章拔都的寶藏第一一零章大海真的很危險第一二二章朕心安第一一六章八閩之亂(3)第五十七章日月生輝,唯我大明第一二零章雲氏的獨家學問第五十章大英陸軍的驕傲第二十一章我爲你抗下所有第一三八章崩潰的與新生的第四十三章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第一八六章前進跟放棄第一七零章生老病死有大恐怖第二十五章 可憐的馮英啊……第十四章打敗大明軍隊的人到底是誰第一二九章我來人世間,果然值得第一三五章愛情?說什麼呢?第一四七章壓垮大明的最後一根稻草來了第二十一章我爲你抗下所有第五十四章《蜀碧》第一五零章眼界狹窄的張國鳳第八十九章一隻跑不死的烏龜第四十五章萬年安穩是長安第一四七章暫時的離別第一二一章遙遠的親王第七十九章每個人好像都很滿意第五十四章 救命稻草第一一四章我想早點長大第九十章不能死在黎明第一七三章梟雄的遊戲第十六章千里傳音第一一四章釘子,釘子第九十六章我的家啊第一九二章國之大事,在戎在祀第一三零章該來的都會來第十三章曹化淳眼中的魔界第一九九章開封,終於開封了第三章 我們的世界(萬字大章)第二十六章亂世多妖孽第八十章我當你的副將如何第一七二章花落誰家第一六二章好兄弟就要安排的妥妥當當第十章倉鼠(2)第五十五章勝利?太可笑了第三十七章徐先生的節操!第一一零章好兄弟,好祭奠第一六二章求心安第三十一章強盜叔叔第四十六章復仇也要保持一個好心情第一一九章帝王是一個沒感情的生物第四十三章沒一樣是對的第十二章野豬精就該用硯臺砸死第一三三章聖人不死,大盜不止第五十一章沒信心的雲昭人物清樣之二第一零五章夏收時節日光好(求訂閱,求月票)第一三五章淳樸的小羔羊第一四零章孃親高見!第八十三章 范文程的自覺第九十六章痛苦並不因人的身份變化而變化第三十四章異想天開的時代第一三二章徐五想的夢想第九十九章人命是最不重要的事情第二十三章強盛的現實意義第五十三章沒存在感的錢少少被甩的太遠了,求票。第一四三章不謀而合第三十八章工作總是要有一些成績的第一二一章理所當然第一一四章八閩之亂(1)第一零五章這不是大明啊第一六四章我不想當豬第六十七章漫長的崇禎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