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章萌芽總會成長起來的

第一零八章萌芽總會成長起來的

三天後,湯若望帶着一支足足有兩百三十人的隊伍離開了玉山。

同時帶走的還有海量的絲綢,瓷器,紙張,書籍以及中成藥。

這些東西對於別的商人來說是有數量限制的,而湯若望可以無限量的攜帶。

隨他一起離開的不僅僅有大明派出去的留學生,還有補充歐洲使館的工作人員,其中,醫生,就去了不下十人。

還有二十一個在大明生活了十五年以上的歐洲人。

這二十一個歐洲人,早就在大明落地生根了,雖然直到現在他們依舊是客居身份,這並不妨礙他們把自己當成一個大明人。

說真的,在大明居住,尤其是在玉山居住的歐洲人,對於回家這種事並不是很迫切,他們知道歐洲城市或者鄉下是個什麼樣子。

如果不是歐洲還有他們想念的親人,他們絕對不會生出要回歐洲的想法。

然而,湯若望需要他們回去,好幫助他證明,大明這片土地是一片文明的土地,而不是歐洲人以爲的蠻荒之所。

一部《馬克·波羅遊記》不足以證明東方存在着一個黃金國度。

這一次,雲昭準備讓湯若望把大明這個黃金國度的故事帶去歐洲,讓大明成爲很多絕望的人的可以得到救贖的土地。

這一次,湯若望攜帶的精美貨物,完全能把黃金國度的消息傳遞給歐洲那些渴望財富的人。

國家虛弱的時候,外人的到來將是災難的開始,如果國家強大,外人的到來,只會讓這個原本就繁榮的國度更加的繁榮。

湯若望走了,帶着徐元壽的野心跟渴望走了,徐元壽無比的期待湯若望歸來的那一刻,他相信,湯若望歸來的時候,就是玉山書院得到巨大改變的時候。

大明原有的政治體制基本上已經走到了盡頭,這已經在大明讀書人圈子中已經形成了共識。

形成這個共識非常的艱難。

是用大明上千萬百姓的生命換來的。

如果把李弘基ꓹ 張秉忠以及各路反王放在這個大平臺上看,他們的殺戮ꓹ 破壞是有一定意義的,假如大明王朝沒有這些人造反,還能繼續糊弄下去ꓹ 這纔是這個民族最大的災難。

痛定之後的思考,往往是無情的ꓹ 若沒有云昭這個強人站出來鼎定天下,大家連反思的餘地都沒有ꓹ 只能被動的匆匆迎接一個新的蠻橫的王朝。

這些反思來自於藍田王朝的強大ꓹ 來自於天下人吃飽飯之後,有了大把剩餘思考時間。

雲昭不用思考這麼久,在滿清滅亡之前,中國人做了太多的思考,做了太多的嘗試,最後發現,擺在他們面前的只有獨立自強一條路了。

藍田王朝少了思考ꓹ 嘗試的時間,終於在百廢待興之時ꓹ 迎來了屬於藍田王朝的第一個盛世。

雲昭希望留住這個盛世ꓹ 並且儘量的讓盛世的時間得到延長。

只要盛世存在ꓹ 大明就會變成世界財富的一個低窪地ꓹ 最終將四海八荒的財富全部收攏過來。

一個強盛國家的標誌就是四海無敵!

大明現在確實沒有敵人。

一般來說,在沒有外敵的時候ꓹ 就到了清理內部的時候ꓹ 雲昭覺得藍田皇朝現在的局面很好ꓹ 沒有改正的必要,更沒有清理的必要。

既然局面是好的ꓹ 那就只能加強。

嘉峪關的張建良也是這麼想的。

老子既然已經成了嘉峪關的治安官,那麼,這裡就要接受老子的管理,不能因爲出現了一個學生官員,就有什麼改變。

來的這個學生官員名叫彭玉,畢業於玉山書院,之所以沒有被分配到嘉峪關外的西域,完全是因爲他的父親。

他的父親已經去世了,還被埋在了禿山紀念堂裡邊。

也就是因爲是功勳之後,他才被允許挑選自己的實習之地。

他不想離守寡的母親太遠,就選擇了最近的嘉峪關。

“以後,治安這一塊依舊是我的,你只能統管民事。”

彭玉對這個權力分配方案沒有意見,張建良本身就是當地百姓推舉出來的治安官,在這片荒蠻之地,他這個治安官基本上什麼事情都要管理。

他知道嘉峪關附近之所以會出現盜賊絕跡的狀況,完全是眼前這個鋼鐵一般的男人生生的用一柄刀殺出來的。

他初來乍到,這個男人才是他可以依靠的靠山。

“是,屬下遵命!”

隨着彭玉快速的回答,張建良黝黑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笑容,瞅着這個年輕人道:“我讀書不多,就因爲這個原因,在軍中沒法混了,只能在嘉峪關當一個治安官。

這一年多的時間裡,我一直在想着如何讓這座城池繁榮起來,總是不得法,你這個讀書人來了,就該你多操心了。

只要是爲嘉峪關好,我老張一定全力支持。”

彭玉見張建良變得和藹了,也就放鬆了緊繃着的神經,給張建良的水杯裡添滿了水,然後很自然的坐在張建良的對面道:“嘉峪關一定會繁榮起來的。”

張建良立刻道:“你怎麼知道?”

彭玉笑道:“因爲,我在書院讀書的時候,在鐵路學院見到了蘭州通往西域的鐵路項目圖。”

“鐵路?你是說玉山城通往玉山書院的那種東西?天爺爺啊,我聽說那東西可不便宜。”

彭玉也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道:“再貴能貴的過整個西域?”

張建良給彭玉遞給了一支菸低聲道:“怎麼個說法?”

彭玉接過菸捲,熟練的用打火機點燃了張建良手中的菸捲,見張建良抽了一口煙,就瞅着他手裡的打火機目不轉睛。

就把打火機放在張建良面前道:“您收着,記得往裡面添煤油,我還有一個。”

張建良似乎忘記了修鐵路的事情,不斷地把玩打火機,還不斷地點着,熄滅,再點着,再熄滅,用夢囈一般的聲音道:“以前,在校尉手上見過一個。”

彭玉笑道:“那是以前,現在啊,一百個錢一個,不過呢,還是跟軍中配發的沒法比,聽說軍中用的打火機,狂風都吹不滅。”

談起軍中,張建良的興致就低了很多,這是他心中永遠的痛,沒法對人言說。

彭玉好歹也是玉山書院秘書學院畢業的,察言觀色的本事還是有的,就刻意引導話題重新回到了鐵路建設上。

“之所以會修從蘭州到嘉峪關乃至西域的鐵路,重要的原因是酒泉這裡有一座叫做鏡鐵山的大鐵礦,朝廷想要用這條鐵路充當綁縛西域的鐵索。

只要這條鐵路修成了,就等於把河西以及西域牢牢地綁在一起,這可是軍國大計,張叔,我以爲,我們現在就可以做準備了,一定要讓鐵路經過我嘉峪關,並且在這裡修建一座火車站。”

“既然是軍國大事,你是怎麼知道的,就憑你看到的一張圖紙?那麼多的好地方都沒有修鐵路呢,哪裡輪得到嘉峪關這種小地方。

而且,就算朝廷要修建鐵路,也不只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現在準備太早了吧?”

“張叔,不早!咱們的大軍給大明打下來了一個大大的疆域,朝廷首先要做的不是依靠鐵路賺錢,而是用鐵路來把大軍佔領的土地牢牢地束縛住。”

“軍用?”

“對啊,軍用,從中原向西域運送物資消耗太大,還慢,當年唐朝人跟大食人在怛羅斯一戰,爲什麼彪悍的唐朝人會失敗,就是失敗在物資補給不足。

張仙芝那一戰失敗之後,唐朝人就不得不後退,讓出了蔥嶺一帶,以至於我漢人的腳步再也沒有抵達到蔥嶺以西。

現在啊,夏完淳總督的大軍已經將要抵達唐朝人控制的區域,如果我們大明不想重蹈張仙芝的老路,這條鐵路就必須修,也只有把鐵路修好了,我們纔有底氣跟兩河流域的那些阿拉伯人大戰一場,且立於不敗之地。”

張建良對於彭玉說的經國大計不怎麼理解,更不要說唐朝人的舊事了。

不過,他還是聽清楚了,如果這個從玉山來的學生官沒有胡說八道的話,嘉峪關說不定真的會有鐵路經過。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每天只有幾十輛馬車煙塵滾滾的從這裡路過。

帶着彭玉上了嘉峪關城樓,張建良瞅着城池外荒蕪的戈壁灘由衷的道:“這裡就要繁榮起來了。”

彭玉笑道:“我以前不明白你爲什麼會一定要堅守這座廢棄的城關,現在看來,你的做法無疑是英明的。

先生們總說我們這些把書讀死的人是沒有什麼遠大前程的。

現在,我覺得只要能讓嘉峪關繁榮起來,我就不算白白上了一遭玉山書院。”

張建良笑道:“拼命的事情我去,動腦筋的事情你來,以後,我們一定會在這裡發財的。”

“發財?”彭玉愣了一下。

張建良呵呵笑道:“你以爲苦守這裡做什麼?老子就是想要在這裡發財,發大財!當初來這裡的時候,我就覺得這裡能發大財,這麼好的城關,憑什麼不能發財。

小子,你給我聽着,咱們不但要把這裡變得繁榮起來,還要在這裡發財,發大財!”

彭玉嘿嘿笑道:“做一個符合升遷程序的官員很難,不過,就發財而言,沒人能強的過我玉山書院子弟,這件事包在我身上。”

張建良瞅着彭玉漲紅的嫩臉道:“喂,醒醒,聽我說,我說的發財是正當的發財門路,不是巧取豪奪模樣得發財。

老子喜歡發財,不過呢,爲了發財丟了腦袋那就太糟糕了。”

彭玉被張建良的口水噴了一臉,擦拭掉口水之後苦笑道:“我也不想啊!”

第九十四章國運隆昌與日薄西山第六十二章酒杯不夠人物清樣之六第五十八章君王愛忠臣第九十一章挖金子!第一四三章醜人多作怪第一一六章言不由衷的雲昭第五十八章權力就是這麼一點點丟掉的第一章準備回家的人第四章話術(第二章)第一七二章誰纔是合格的政治家!第一三三章誰纔是救苦救難的神?第十五章開府建牙的前提第三十三章新時代的人第五十八章國之幹才的產生方式第一七四章一語天下驚第四十八章要錢不要命強盜本色第十一章 先是集體觀念再來國家觀念(大章奉上求票)第一二一章倒黴的人都是有原因的第一一五章那怎麼成呢?第一四零章孃親高見!第一二三章韓陵山啃骨頭的方式第一五六章大火融城5第六十四章肥胖的錢多多今晚零點上架,求訂閱,求月票第一二一章遙遠的親王第一八五章其中有大陰謀第一二零章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第八十六章皇帝拿不到捐款第一四二章 嫁衣之禍第六十二章種子的威力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持家之道第六十九章新一代強盜終於出現了!!!第八章造反是要殺頭的(2)第三十九章天知道啊——人物清樣之四第一一三章野心,野心,野心第一一二章話術與拳頭新書預告第一一二章奸人是不論年紀的第一零二章歸於平淡第十四章攀爬科技樹哪有那麼容易第三十章聞到血腥味的鯊魚們第三十二章沒人能知道地獄有幾重第一二一章事情終於向奇怪的方向發展了第六十一章莫日根大喇嘛第五十七章日月生輝,唯我大明第七十四章大處着眼,小處入手第八十一章死亡的意義第十九章盧象升的操守第一零九章正軌是個什麼樣子?第一一七章順利的殺戮催生野心第四十六章夏完淳!!!第四十五章 青龍先生第一四九章仰望人間的惡魔第一零五章好一個民不告,官不究第四十四章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交易第七十二章皇帝開始消亡的開端第七十二章相對論第五十八章李定國的賊寇生涯第四章危險來自海上第四十章求死的洪承疇第一三三章 不合理的要求第四十一章自信這東西很難說是褒義貶義第二十五章雲昭的考古大發現第二十三章探索,解密!第一一八章半路夭折的發明創造第二十章都是小事第一六七章文明從來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第四十二章殉葬!第五章替天行道的顧炎武第六十六章利字擺中間!!!第十章誠信爲立家之本!第一零八章萌芽總會成長起來的第三十八章死裡求活第八十六章多好的肚皮啊第八十九章一隻跑不死的烏龜第九十五章誰辜負了誰第一七三章笛卡爾的疑問第一一零章好兄弟,好祭奠第四章話術(第二章)第四十五章狡詐多智的媒婆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持家之道第九十三章大搬家第一二三章騙你真的是在爲你好第四十七章 外祖父第一二九章 難以避免的刺殺第一一四章幻想中的刀斧手第一二六章湯若望的迷惘第三十五章人不可多變第八十五章苦心人,天不負!第七十七章君王的責任第三十七章皇帝的家底人物清樣之二第十七章雲昭在海上下了重注第四十一章雲昭的強盜宣言第一二九章假道伐虢的二次應用第十一章 先是集體觀念再來國家觀念(大章奉上求票)第七十三章雲昭拖延症的後果第四十三章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第九十四章國運隆昌與日薄西山第六十二章酒杯不夠人物清樣之六第五十八章君王愛忠臣第九十一章挖金子!第一四三章醜人多作怪第一一六章言不由衷的雲昭第五十八章權力就是這麼一點點丟掉的第一章準備回家的人第四章話術(第二章)第一七二章誰纔是合格的政治家!第一三三章誰纔是救苦救難的神?第十五章開府建牙的前提第三十三章新時代的人第五十八章國之幹才的產生方式第一七四章一語天下驚第四十八章要錢不要命強盜本色第十一章 先是集體觀念再來國家觀念(大章奉上求票)第一二一章倒黴的人都是有原因的第一一五章那怎麼成呢?第一四零章孃親高見!第一二三章韓陵山啃骨頭的方式第一五六章大火融城5第六十四章肥胖的錢多多今晚零點上架,求訂閱,求月票第一二一章遙遠的親王第一八五章其中有大陰謀第一二零章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第八十六章皇帝拿不到捐款第一四二章 嫁衣之禍第六十二章種子的威力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持家之道第六十九章新一代強盜終於出現了!!!第八章造反是要殺頭的(2)第三十九章天知道啊——人物清樣之四第一一三章野心,野心,野心第一一二章話術與拳頭新書預告第一一二章奸人是不論年紀的第一零二章歸於平淡第十四章攀爬科技樹哪有那麼容易第三十章聞到血腥味的鯊魚們第三十二章沒人能知道地獄有幾重第一二一章事情終於向奇怪的方向發展了第六十一章莫日根大喇嘛第五十七章日月生輝,唯我大明第七十四章大處着眼,小處入手第八十一章死亡的意義第十九章盧象升的操守第一零九章正軌是個什麼樣子?第一一七章順利的殺戮催生野心第四十六章夏完淳!!!第四十五章 青龍先生第一四九章仰望人間的惡魔第一零五章好一個民不告,官不究第四十四章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交易第七十二章皇帝開始消亡的開端第七十二章相對論第五十八章李定國的賊寇生涯第四章危險來自海上第四十章求死的洪承疇第一三三章 不合理的要求第四十一章自信這東西很難說是褒義貶義第二十五章雲昭的考古大發現第二十三章探索,解密!第一一八章半路夭折的發明創造第二十章都是小事第一六七章文明從來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第四十二章殉葬!第五章替天行道的顧炎武第六十六章利字擺中間!!!第十章誠信爲立家之本!第一零八章萌芽總會成長起來的第三十八章死裡求活第八十六章多好的肚皮啊第八十九章一隻跑不死的烏龜第九十五章誰辜負了誰第一七三章笛卡爾的疑問第一一零章好兄弟,好祭奠第四章話術(第二章)第四十五章狡詐多智的媒婆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持家之道第九十三章大搬家第一二三章騙你真的是在爲你好第四十七章 外祖父第一二九章 難以避免的刺殺第一一四章幻想中的刀斧手第一二六章湯若望的迷惘第三十五章人不可多變第八十五章苦心人,天不負!第七十七章君王的責任第三十七章皇帝的家底人物清樣之二第十七章雲昭在海上下了重注第四十一章雲昭的強盜宣言第一二九章假道伐虢的二次應用第十一章 先是集體觀念再來國家觀念(大章奉上求票)第七十三章雲昭拖延症的後果第四十三章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