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將計就計

雲昭要把藍田縣令這個官職徹底的辦成最真實的縣令,而不是憑藉洪承疇一句話。

對於程序問題,沒人比雲昭更加知曉其中的重要性了。

如果程序走完,即便是洪承疇這樣位高權重的人,也不能隨意的斬殺一位正堂縣令。

即便是洪承疇想殺,也必須申報大理寺,督察院,刑部,三司會審之後,再由皇帝御筆硃批,由刑部執行。

自從錦衣衛沒了之後,這就是大明朝對官員的審查過程。

上一位縣令比較倒黴,因爲大太監黃傳亮被百姓毆死,且把屍體掛在丹鳳門上曝屍,這是對皇權的極大不敬,天使手持天子劍來到陝西,不殺幾個官員是不行的,那個無權無勢且又無能的藍田縣令就成了衆多替罪羊中的一個。

這是很極端的狀況,一般不會發生。

所以,雲昭來到西安拜見的第一位官員不是別人,正是西安府知府張道理!

這位纔是自己的正牌上司,不可不見。

見這位主官除過費錢之外沒有別的毛病,花了一百兩銀子補上了發往吏部清吏司的公文,還陪着這位上官聽了一段崑山腔,一個白衣女旦咿咿呀呀的唱了良久,這位上官還和藹的問雲昭喜不喜歡,如果喜歡,可以請去家裡欣賞幾日。

雲昭謝過知府厚愛,臨走時,無意中將一枚唐代玉如意丟在知府客廳。

知府官家追上來詢問,雲昭當着衆人的面矢口否認自己帶着這東西。

管家也就笑着問了幾句,見衆人都聽見了,也就不再追問,恭敬地將雲昭這個新任藍田知縣送出了家門。

告別了知府,雲昭又走了一遭同知,通判府邸,見這兩位就比較容易了,由於有外祖父的關係在裡面,交談的也非常愉快,尤其是兩枚古玉佩送出之後,同知,通判兩位上官,喝了一點酒之後就兩位上官就大肆的訴苦,比如家中已經快要斷糧這樣的小事。

щщщ ●ttκan ●¢ o

雲昭承諾,每年會給兩位上官賣一百擔平價糧食,很快就獲得了兩位的友誼,其中同知這位上官,還在酒宴中賦詩一首,誇讚雲昭這個罕見的八歲知縣。

詩云:誰家八歲郎,敢接藍田防。仰首揮刀劍,飛剽撼豺狼。運籌如狡兔,厲馬顧城牆,喟嘆雲兒慧,不是自家郎!

聽完詩,雲昭的嘴巴張的如同河馬一般,在賓主兩相歡中灑淚而別。

入夜時分,疲憊的雲昭這才敲開了安撫使洪承疇的府邸!

兩人坐在客廳裡面面相覷。

“豬啊,聽說你今日非常忙碌是不是?”

雲昭點點頭,把腦袋靠在椅子背上道:“拜訪了上官跟一些同僚。”

“咦?你這麼快就算是進入你知縣這個身份了?”

“是啊,走馬上任之前,拜訪上官,同僚求得支持是我這個小小知縣份內之事。”

洪承疇的中指敲敲桌面道:“聽說你給張知府鬆了一枚玉如意,給同知,通判兩位送了兩枚玉佩,到了本官這裡你怎麼身無長物啊?”

雲昭苦笑道:“張知府一心求去,同知,通判兩位也在陝西度日如年,無心爲難我這個末學後進之輩。

所以,只要執禮恭,知進退就能獲得他們的好感,您這裡要求不同,所以最難過。”

洪承疇大笑道:“知道就好,我且問你,你準備給同知,通判兩位的平價糧,到底會平價到幾何?”

雲昭道:“按照天啓二年的糧價算。”

洪承疇閉着眼睛幽幽的道:“六分銀子一擔糧,你還真是捨得。

不如你把這些糧食都賣給我,我來幫你補全手續,還把你藍田縣從中縣擢升到上縣,也讓你的品級再提升一級成六品官,你母親的誥封也能從孺人變成安人,你看如何?”

雲昭搖頭道:“我這麼做不是爲了做官,而是爲了做事,送禮,補全手續也只是爲了把事情做的名正言順!”

洪承疇睜開眼睛瞅着雲昭道:“說說看,你要用這個藍田知縣的官職來做什麼事情!”

雲昭拍拍手,錢少少就揹着一個揹簍進了客廳,將揹簍放在雲昭身邊就出去了。

在洪承疇的注視下,雲昭從揹簍裡拿出了一棒子玉米,一顆土豆,以及一顆紅薯。

“今年開春,我要在藍田縣大力推廣這幾種新糧食!”

洪承疇臉上的玩味的笑容消失了,變得嚴肅起來,拿起玉米仔細觀察,並且剝下一粒玉米放在嘴裡嚼的嘎嘣作響。

半晌才吐掉嘴裡的玉米碎末道:“這確實是糧食,來,好好地說說你的想法。”

雲昭指指玉米道:“這東西的滋味其實跟麥子比起來還是有所不如的,口感卻比糜子好一些。

之所以要種這東西唯一的好處就是這東西耐旱,且產量高,尤其是山地種植,比糜子,蕎麥產量高出不少!”

洪承疇粗暴的打斷雲昭的話問道:“高出多少?”

雲昭道:“徐公光啓在京城種植玉米,畝產約八百斤!”

洪承疇猛然站起身,拿起玉米仔細看了又看,又看着雲昭的眼睛道:“你說的是那個禮部左侍郎徐光啓,徐保祿?”

雲昭攤攤手道:“這位正好是我先生的兄長。”

洪承疇握着玉米棒子在客廳裡如同一匹受驚的驢子來回踱步,良久,這才放下快要被他攥的發芽的玉米,指指土豆跟紅薯道:“說說。”

雲昭拿起一顆土豆道:“這東西被紅毛國人稱之爲馬鈴薯,我喜歡叫他土豆!

不但是菜蔬,也是食糧,最妙的是這東西的產量比玉米還要高得多,同樣的耐旱,最喜沙地種植,且口味絕妙。

說罷,放下土豆,又拿起紅薯道:“這東西產量之高,您恐怕想都想不到,即便是山地種植,畝產兩千斤乃是尋常事,而且,種出來的紅薯,甘甜如蜜!

您說,有這幾樣東西,何懼糧荒?”

雲昭說的慷慨激昂,洪承疇卻越聽越是冷靜,到了最後,坐回椅子,淡淡的道:“種子多麼?”

雲昭的神色黯淡了下來,指指土豆道:“這東西是切塊種植的,目前只有不到兩百斤,紅薯初期也需要切塊育苗,而後扦插秧苗,雖然這東西多一些,也只有不到三百斤。

玉米種子更少,不到兩百斤,也就勉強種五十畝地,就這還是單粒播種,如果按照靠譜的雙粒播種,還要減一半。”

洪承疇又用手指敲着桌子道:“我會上書將北京一地的種子全部給你弄來,你有把握種出來嗎?”

說完就煩躁的揮揮手道:“不管成不成,都要試試!”

雲昭摸摸肚皮道:“我還沒有吃晚飯!嘴巴也渴,您到這時候也沒有給我倒茶。”

洪承疇煩躁的道:“小孩子喝什麼茶,來人,倒杯白開水,再去煮一碗麪,不要多,算了,給我也煮一碗。”

洪承疇家裡執行的一向是軍法,所以,很短的時間裡,兩碗白麪條就擺了上來。

雲昭吃了一口就不覺得皺皺眉頭。

洪承疇怒道:“這樣的東西你還嫌棄,要知道就在今天,西安城裡又運出去了三十幾具餓殍!”

雲昭連忙大口吃麪,洪承疇嘆口氣也跟着西里呼嚕的吃了起來。

吃飯的功夫,雲昭不斷地看面前這個極爲複雜的人……他很難相信這個倔強的人將來會剃髮投降滿清,面對那羣獸人一口一個奴才的叫個不停。

或許,每一個人都只能階段性的看,每到棺材蓋子蓋上,永遠不到評價的時候。

第六十二章有真本事就該無往而不利第一百章如何控制憤怒?唯有豬!第一七六章財富?負擔?第二十六章寶劍,歷久彌新!第六十三章遍地都是大賊寇第一一三章不安分的心第五十四章堅持,是一種美德第八十一章危機,就是危險中還有機會第八十三章臉面只給一半第一七四章一語天下驚第六十四章肥胖的錢多多第一零四章竊國大盜?第一一七章 蛟龍出洞第十九章我爲千古第一人!第一七九章看似平庸,實則進步的日常生活第一一七章對症下藥(感謝飛翔家八戒老友的白銀盟打賞)第三十三章事實勝於雄辯第四十五章萬年安穩是長安第九十章站穩腳跟的藍田縣第一百五十一章該花錢的時候一定不要節省第七十六章樑大馬棒第一二七章因果之道第七十六章誰贊成,誰反對?第七十七章沮喪的李定國第一三八章我的萬里紅妝第一八二章發明創造的初級階段第九十四章不容拒絕!第九章建設者,破壞者第一二一章倒黴的人都是有原因的第一八九章海上的財富第一三三章分權跟籠絡第十九章千年大族啊(求收藏啊)第十六章大明東印度公司的起源第一六六章撤退,撤退……第一一零章追求完美的玉山書院第一二一章理所當然第三十九章天知道啊——第一七三章梟雄的遊戲第十三章 數據是個可怕的東西第六十章我回來了第四十二章殉葬!第九十六章痛苦並不因人的身份變化而變化第五十一章粗粗的紅線第一零二章窮**計!第一零七葫蘆僧斷葫蘆案第一七零章高級層面的交鋒第一二七章還是殺人最方便第一二五章惡人洞第九十章不能死在黎明第八十三章臉面只給一半第六十二章酒杯不夠第三十章聞到血腥味的鯊魚們第一二二章巨蟒的午休時間第一一七章 蛟龍出洞第一四八章寺廟裡的佛陀第七十七章人的志向總是變來變去的第四十五章權力不能肆無忌憚第一二五章破敗的天下第一二五章皇家玉山書院第十三章 數據是個可怕的東西第一三九章故鄉有毒第一九七章我能做的就這麼多了第一三二章徐五想的夢想第三十章也無風雨也無晴第一四九章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第四十三章積習難改第一七四章這是新科學的該有的禮遇第一二四章最後的審判地第二十五章宣傳造勢第二十九章過山虎?第六十八章皇帝何其多一五八章人力有窮時第六十四章肥胖的錢多多第七十五章死水微瀾第八十八章人的演變過程第一三八章族長有令第七十二章風起於青萍之末第一三一章海禁開了,世界活了第三十八章死裡求活第三十四章不自由的錢少少第七十四章欠債的莊戶劉宗敏第一六二章好兄弟就要安排的妥妥當當第一六六章孔氏的大殺器第一五一章人人平等?第六十八章得不到?笑話!第一七七章不做魔鬼第八十章雲昭的步伐第一零五章夏收時節日光好(求訂閱,求月票)第一三九章楊雄是我恩人!第一七二章誰纔是合格的政治家!第四十九章原來,不過如此第一七五章穩定就是勝利,其餘不足論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第一六一章戰場上從來就沒有新鮮事第二十一章我爲你抗下所有第一六二章好兄弟就要安排的妥妥當當第一二零章如何脫離低級趣味第一三四章突如其來的死亡第六十六章 明月樓的劫難第一三零章保護從來都是自上而下的
第六十二章有真本事就該無往而不利第一百章如何控制憤怒?唯有豬!第一七六章財富?負擔?第二十六章寶劍,歷久彌新!第六十三章遍地都是大賊寇第一一三章不安分的心第五十四章堅持,是一種美德第八十一章危機,就是危險中還有機會第八十三章臉面只給一半第一七四章一語天下驚第六十四章肥胖的錢多多第一零四章竊國大盜?第一一七章 蛟龍出洞第十九章我爲千古第一人!第一七九章看似平庸,實則進步的日常生活第一一七章對症下藥(感謝飛翔家八戒老友的白銀盟打賞)第三十三章事實勝於雄辯第四十五章萬年安穩是長安第九十章站穩腳跟的藍田縣第一百五十一章該花錢的時候一定不要節省第七十六章樑大馬棒第一二七章因果之道第七十六章誰贊成,誰反對?第七十七章沮喪的李定國第一三八章我的萬里紅妝第一八二章發明創造的初級階段第九十四章不容拒絕!第九章建設者,破壞者第一二一章倒黴的人都是有原因的第一八九章海上的財富第一三三章分權跟籠絡第十九章千年大族啊(求收藏啊)第十六章大明東印度公司的起源第一六六章撤退,撤退……第一一零章追求完美的玉山書院第一二一章理所當然第三十九章天知道啊——第一七三章梟雄的遊戲第十三章 數據是個可怕的東西第六十章我回來了第四十二章殉葬!第九十六章痛苦並不因人的身份變化而變化第五十一章粗粗的紅線第一零二章窮**計!第一零七葫蘆僧斷葫蘆案第一七零章高級層面的交鋒第一二七章還是殺人最方便第一二五章惡人洞第九十章不能死在黎明第八十三章臉面只給一半第六十二章酒杯不夠第三十章聞到血腥味的鯊魚們第一二二章巨蟒的午休時間第一一七章 蛟龍出洞第一四八章寺廟裡的佛陀第七十七章人的志向總是變來變去的第四十五章權力不能肆無忌憚第一二五章破敗的天下第一二五章皇家玉山書院第十三章 數據是個可怕的東西第一三九章故鄉有毒第一九七章我能做的就這麼多了第一三二章徐五想的夢想第三十章也無風雨也無晴第一四九章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第四十三章積習難改第一七四章這是新科學的該有的禮遇第一二四章最後的審判地第二十五章宣傳造勢第二十九章過山虎?第六十八章皇帝何其多一五八章人力有窮時第六十四章肥胖的錢多多第七十五章死水微瀾第八十八章人的演變過程第一三八章族長有令第七十二章風起於青萍之末第一三一章海禁開了,世界活了第三十八章死裡求活第三十四章不自由的錢少少第七十四章欠債的莊戶劉宗敏第一六二章好兄弟就要安排的妥妥當當第一六六章孔氏的大殺器第一五一章人人平等?第六十八章得不到?笑話!第一七七章不做魔鬼第八十章雲昭的步伐第一零五章夏收時節日光好(求訂閱,求月票)第一三九章楊雄是我恩人!第一七二章誰纔是合格的政治家!第四十九章原來,不過如此第一七五章穩定就是勝利,其餘不足論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第一六一章戰場上從來就沒有新鮮事第二十一章我爲你抗下所有第一六二章好兄弟就要安排的妥妥當當第一二零章如何脫離低級趣味第一三四章突如其來的死亡第六十六章 明月樓的劫難第一三零章保護從來都是自上而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