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眼光超前的張國柱

這孩子就是一個傻子。

雲氏家族不大,就兩兒子一個閨女。

按照強者愈強的道理,雲彰必定是雲氏的族長,也是雲氏全部財產的繼承人,這個繼承人指的是繼承雲娘手中的財產,至於雲昭,手裡一個子都沒有。

雲孃的財產最終一定是雲昭的,也就是說,一定是雲彰的。

按照大家族分派財產的規矩,長子擁有所有,次子一無所有,狠一點的家族中,甚至連兄弟,姐妹都屬於長子的,有足夠的權力決定他們的生死。

據說,只有這個辦法才能讓祖宗好不容易積攢下來的財富越來越多,不至於因爲分家最後削弱了家族的實力。

這種方法很無恥,也非常的無情,不過,在雲氏內部,就連最寵愛雲顯的雲娘都沒有打算分一點財產給雲顯或者雲琸。

不過,錢多多手裡的財產都是屬於雲顯的。

雲虎,雲豹,雲蛟,雲霄都會分一部分財產給雲顯,就像雲猛臨終前把自己的財產的八成給了雲顯一樣,在他們眼中,雲氏僅僅依靠雲彰是不安全的,還需要有一個備用人選。

雲氏就是靠着這個法子才綿延了一千多年。

按理說延續了一千多年的家族無論如何都該是一個大家族,可是,雲氏本族的人口少的可憐,大部分都是部曲,依附在雲氏生存的時間久了,也就變成雲氏的人了。

就像雲虎,雲豹,雲蛟,雲霄他們。

在雲氏漫長的發展過程中,由於有陰族的存在,家族中的男子死傷慘重,需要不斷地從陽族抽調人手來維持銀族,所以,在經歷了一千多年之後,雲氏沒有滅族,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爹,您是說我以後也要去當強盜?江山都是我們家的了,難道說孩兒專門去禍害我哥哥?”

雲顯似乎對成爲陰族很感興趣……

然後,這個可憐的孩子又被雲昭用腰帶抽了一頓。

半個月裡被父親用腰帶抽了兩次,雲顯非常的不滿!

他認爲這是父親準備虐待他的徵兆。

事實確實是這樣的,雲昭開始揍他,就證明雲昭想要一遍遍的加深雲顯的記憶,最好能形成身體記憶纔好直到讓他忘記禍害哥哥的想法。

雲豹對雲昭揍雲顯的事情很滿意,他早就想揍了。

這種事情光靠嘴說是沒有用處的。

過了八月,關中就徹底的入了秋。

說真的,關中秋天的時候纔是最美好的時候,至於春天,關中就沒有什麼春天,寒冬料峭的冬天過去之後,只要太陽曬幾天,不等山野裡的草長高,關中就會迫不及待的進入夏天。

關中的夏天對所有人來說都是煎熬。

或許是老天爺爲了補償河南地遭受的災害,這個秋天,關中大熟!

看着粗如兒臂,半尺長的穀穗,雲昭沉吟了良久。

他輕輕嘆一口氣,又從奏摺堆裡取出洪承疇的奏摺,在這份奏摺中,洪承疇細數了在南洋種地的好處,並且認爲,隨着大明海船的載重量不斷地增加,從南洋海運糧食進入大明沿海的時機已經成熟。

在他的奏摺中,江陰、秀洲華亭、秀州澉浦、杭州、明州、溫州、泉州、廣州,以及漳州這些港口都能成爲接納南洋米糧的港口。

其中杭州,明州接納的米糧可以沿着已經被修繕一新的大運河直抵京城,從而保證北方之地的百姓不會因爲天災就沒有東西吃。

他甚至建議,帝國應該在山東登州,天津修建海港,好讓海運的糧食可以更加順利的進入大明腹地。

在南洋,一擔米的價格只有中原地域的兩成左右,即便是除掉運輸損耗,以及運費,一擔米的價格依舊只有中原本地糧食價格的七成。

僅僅是這一點,就能讓大明的糧食價格徹底的降低三成,甚至更多。

這件事聽起來是好事,然而,在大明這個純粹的農業社會裡,糧食的價格必須保持在一個恆定的價位上。

糧食價格低了,對於農民來說就是災難。

糧食價格高了,對於朝廷來說也是災難,因爲,隨着糧食的價格飆升,作爲大明物價晴雨表的糧食價格飆升必然會造成大明國內所有物價開始飆升。

更何況關中百姓種植最多的還是穀子,糜子,玉米這些作物,而這些作物的價值本身就比不過稻米,一旦市場上多了七百萬擔稻米,這些雜糧跌價跌的更厲害。

所以,司農寺,國相府,每年秋日裡都會給糧食設定一個恆定的價格,以保障農夫們的利益,也保證朝廷的利益。

往常,根據藍田縣的慣例,朝廷會以保護價格收購百姓手中多餘的存糧,儲存在糧庫裡,等到災年的時候再平價糶出去,這樣一來一往,關中百姓總能吃到平價糧食。

這種平穩的日子似乎可以長久的過下去,好像完全沒有改變的必要。

對於官府來說,每一次改革,每一次進步其實都是一個自找苦吃的過程。

明明有了這麼多的稻米,國內百姓就能多吃幾口稻米,似乎對每個人都是有好處的。和順小說

可是,一旦施行了,就會破壞穩定,對自給自足的大明農夫帶來破壞性的影響。

這種穩定其實只是一種脆弱的穩定,一旦發生大的災害,或者連續幾年發生大的災禍,這種穩定就會立刻崩潰。

朱明就是這麼死掉的。

可是,接受洪承疇的法子同樣是一件不靠譜的事情。

雲昭知道。

南洋的糧食價格其實就是一個畸形的價格。

主要是洪承疇在南洋收到的糧食,幾乎是沒有成本的,僅僅在安南,他一年收到的糧食就足足有七百萬擔。

這是他在安南拼命擴充糧食種植地的結果,這種掠奪性的種植方式,不但毀壞了安南衆多的森林,草地,山丘,更破壞了安南人最後的希望。

一年種三季稻子,只有一季中的六成屬於自己,其餘的都要上繳。

除過收取糧食的費用之外,這批糧食再無別的成本,所以,國內的百姓在生產糧食的過程中,與洪承疇掠奪回來的糧食價格,沒法子比。

雲昭不知道安南人會不會願意,反正放在他頭上,他是一定會造反的。

洪承疇在奏摺中還說,施恩於安南人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每當安南人有了暴動的衝動,他就準備補償安南人一點,比如,給安南人留下一季收入的七成,八成,乃至九成,或者將一季的稻子全部留給安南人。

雲昭對洪承疇操弄人心的手段是相信的。

也相信他能準確的把握好安南人的脾氣爆發點。

可是,這麼多糧食一旦進入大明,對大明的農夫的傷害卻是實實在在的。

種糧食了,收益很低,不種糧食了,又沒有來錢的門路,指望大明現在薄弱的工商業想要吸納這麼多農夫,雲昭就覺得這很不現實。

所以,這麼一大批糧食該如何進入國內,去向那裡,都需要好好地思量一下,是一個難題。

張國柱來的時候雲昭還是有些煩躁,糧食沒有的時候能餓死人,糧食多了,同樣很煩人。

“七百萬擔糧食?”

張國柱看過洪承疇的奏章之後笑了。

雲昭道:“糧食都給你,你負責給洪承疇給錢,負責保證中原糧食價格不至於下降,你覺得如何?”

張國柱笑道:“陛下,糧食那裡有多的?”

雲昭攤開地圖指着河南地道:“今年,除過這裡缺少糧食,山西稍微缺少一些,你來告訴我,那裡還缺糧食?”

張國柱在偌大的大明地圖上用手比劃了一下道:“哪裡都缺糧食,至於給不給洪承疇錢,給多少,還不是我們說了算?

陛下總是認爲收入與付出應該相等,難道就沒有想過安南其實不是大明國內嗎?

這些糧食其實都是我大明的盈餘。

關中雖然說迎來了大熟之年,說真的不過是僅僅不缺糧食,百姓們依舊習慣於瓜菜半年糧的日子,有便宜糧食進來了,百姓們也就能多吃幾口稻米,挺好的。”

雲昭看着張國柱道:“你準備把這些糧食分給百姓?”

張國柱笑道:“分給農夫就是了。”

見雲昭還是一副無法理解的模樣,張國柱就笑道:“陛下,我們只是把這些糧食存在百姓手中罷了。”

雲昭點點頭道:“道理我知道,藏富於民!”

張國柱取過一支菸點燃之後道:“想要百姓富裕起來,這要看百姓的,而不是看我們這些當官的,我們引導的富裕,其實都不過是我們想要的模樣罷了。

百姓自發的富裕,纔是百姓需要的富裕。

物資多了是好事,是天大的好事,我們把多出來的物資發給百姓,百姓自然知曉該如何處置這些對我們來說多餘的物資。

有了這些米糧,本來娶媳婦錢糧不夠的說不定就夠了。

本來不夠蓋新房的有了這筆錢糧,說不定房子就蓋起來了。

有了這筆錢糧,本來只能養一頭豬的人家就說不定咬咬牙就養了兩頭,還多養一些雞鴨。

總體上下來,百姓們的日子會更加好過。

而我們,也從另一個方面達到了讓百姓富裕起來的目標。”

雲昭狐疑的瞅着張國柱道:“你覺得不會有人罵我們是傻子?”

張國柱吐一口煙道:“據我所知,這樣的傻子皇帝,百姓們可能真的希望他能活到萬歲,萬歲,萬萬歲!”

爲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808章 眼光超前的張國柱)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明天下》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第一三六章終究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樣子第一二七章因果之道第一零八章人比事情重要一千倍第七章造反是要殺頭的!(1)第二十六章明眼人彭壽第十三章 數據是個可怕的東西第九十四章戚家軍!戚家軍!第一六七章遞進關係第一一四章釘子,釘子第一零五章好一個民不告,官不究第一二七章雲昭的魅力所在第一四零章孃親高見!第一五零章眼界狹窄的張國鳳第九十七章晴天霹靂一般的大的喜事第六十八章取捨之道有大文章第三十七章徐先生的節操!第一四八章沮喪的孫傳庭第一七六章見微知著第一六一章斬草除根第五十二章做生意的第一步第一五八章起筆如畫第一二七章雲昭的魅力所在第一零七章皇帝死了第一卷完結後的總結第四十八章雲氏做生意的方式第一六五章朕纔是世界上最大的黑手(爲飛翔家八戒兄加更)第一三零章蓮花開第五十一章無聊的藍田縣主人第七十九章雲昭的第一次政治表演第二十六章亂世多妖孽第七十六章誰贊成,誰反對?第四十四章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交易第一一九章八閩之亂(6)第九十章站穩腳跟的藍田縣第一三七章權力的萌芽第九十章站穩腳跟的藍田縣第一三五章愛情?說什麼呢?第一一五章憐憫你,所以得解脫第一四五章阿提拉與成吉思汗第一二二章巨蟒的午休時間第一三三章分權跟籠絡第一一七章 蛟龍出洞第二十三章強盛的現實意義第一二七章令人歡喜又糾結的大明禮法第七章歷史重新走上了正軌第一一五章名將之路的開端第三章亂世裡什麼都是亂糟糟的第一零七章打秋風的窮親戚第三十六章死就死吧!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持家之道第十四章傳說中的賊寇要來家裡幹活?第五十二章不受重視的錢少少第七十九章八百里加急的錢通第七十九章誰是此間明月?第一二九章假道伐虢的二次應用第七十四章欠債的莊戶劉宗敏第九十九章會辦事的高傑第八章養精蓄銳第一百五十章最後的盛宴第一五九章學霸就是學霸第七十五章死水微瀾第一五九章停筆泣血第一二零章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第八十章會叫喚的火堆新書預告第一六三章不符合藍田規矩的人不要第一四八章抽陀螺的鞭子第二十四章兩個一心爲大明考慮的敵人第二十六章寶劍,歷久彌新!第五十三章歷史從來就不是乾淨的第四十章統治權,至高無上第一七零章我是來幫你的你要領情第一六六章撤退,撤退……第三十八章明人不說暗話第一一四章這樣做夢就很過份了第一二八章籬笆不嚴,總有狗鑽進來第七十二章相對論第一三一章老子是強盜第六十八章皇帝何其多第二十四章少年心第九章倉鼠(1)第一四五章庶子聯盟第一八零章皇帝的最後一戰第一七三章笛卡爾的疑問第一三零章酒壯慫人膽第一八二章發明創造的初級階段第一一二章話術與拳頭第四十九章上元縣的慘案第八十章韓陵山尋找盟友的方式第六十四章藍田縣的天方夜譚第九十九章會辦事的高傑第九十七章悲慘的往事總能讓人成熟起來第一二六章被壓迫者的心思第八十五章韓秀芬的戰爭日常第一六九章 多爾袞與多鐸第一一七章累了,我陪你回孃家第一五五章血色《楞嚴經》第一二零章雲氏的獨家學問第一四五章阿提拉與成吉思汗第一一三章 天是黑的
第一三六章終究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樣子第一二七章因果之道第一零八章人比事情重要一千倍第七章造反是要殺頭的!(1)第二十六章明眼人彭壽第十三章 數據是個可怕的東西第九十四章戚家軍!戚家軍!第一六七章遞進關係第一一四章釘子,釘子第一零五章好一個民不告,官不究第一二七章雲昭的魅力所在第一四零章孃親高見!第一五零章眼界狹窄的張國鳳第九十七章晴天霹靂一般的大的喜事第六十八章取捨之道有大文章第三十七章徐先生的節操!第一四八章沮喪的孫傳庭第一七六章見微知著第一六一章斬草除根第五十二章做生意的第一步第一五八章起筆如畫第一二七章雲昭的魅力所在第一零七章皇帝死了第一卷完結後的總結第四十八章雲氏做生意的方式第一六五章朕纔是世界上最大的黑手(爲飛翔家八戒兄加更)第一三零章蓮花開第五十一章無聊的藍田縣主人第七十九章雲昭的第一次政治表演第二十六章亂世多妖孽第七十六章誰贊成,誰反對?第四十四章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交易第一一九章八閩之亂(6)第九十章站穩腳跟的藍田縣第一三七章權力的萌芽第九十章站穩腳跟的藍田縣第一三五章愛情?說什麼呢?第一一五章憐憫你,所以得解脫第一四五章阿提拉與成吉思汗第一二二章巨蟒的午休時間第一三三章分權跟籠絡第一一七章 蛟龍出洞第二十三章強盛的現實意義第一二七章令人歡喜又糾結的大明禮法第七章歷史重新走上了正軌第一一五章名將之路的開端第三章亂世裡什麼都是亂糟糟的第一零七章打秋風的窮親戚第三十六章死就死吧!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持家之道第十四章傳說中的賊寇要來家裡幹活?第五十二章不受重視的錢少少第七十九章八百里加急的錢通第七十九章誰是此間明月?第一二九章假道伐虢的二次應用第七十四章欠債的莊戶劉宗敏第九十九章會辦事的高傑第八章養精蓄銳第一百五十章最後的盛宴第一五九章學霸就是學霸第七十五章死水微瀾第一五九章停筆泣血第一二零章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第八十章會叫喚的火堆新書預告第一六三章不符合藍田規矩的人不要第一四八章抽陀螺的鞭子第二十四章兩個一心爲大明考慮的敵人第二十六章寶劍,歷久彌新!第五十三章歷史從來就不是乾淨的第四十章統治權,至高無上第一七零章我是來幫你的你要領情第一六六章撤退,撤退……第三十八章明人不說暗話第一一四章這樣做夢就很過份了第一二八章籬笆不嚴,總有狗鑽進來第七十二章相對論第一三一章老子是強盜第六十八章皇帝何其多第二十四章少年心第九章倉鼠(1)第一四五章庶子聯盟第一八零章皇帝的最後一戰第一七三章笛卡爾的疑問第一三零章酒壯慫人膽第一八二章發明創造的初級階段第一一二章話術與拳頭第四十九章上元縣的慘案第八十章韓陵山尋找盟友的方式第六十四章藍田縣的天方夜譚第九十九章會辦事的高傑第九十七章悲慘的往事總能讓人成熟起來第一二六章被壓迫者的心思第八十五章韓秀芬的戰爭日常第一六九章 多爾袞與多鐸第一一七章累了,我陪你回孃家第一五五章血色《楞嚴經》第一二零章雲氏的獨家學問第一四五章阿提拉與成吉思汗第一一三章 天是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