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愛情?不見得吧?

第六十章愛情?不見得吧?

“人販子都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當張德邦再次掏出一張四百個銀元的銀行票據拍在方三的胸口,忍不住多說了一句。

方三不在乎,他們祖輩就是幹這個營生的,要說像他這樣的人家生孩子應該沒有***,但是,他覺得自己的穀道長得很好,連痔瘡都沒有。

所以,對於張德邦說的那些話,他權當耳旁風,只要有錢賺,被人說幾句,權當是贈品。

他不在乎,船上的人卻怒了,一個個提着刀子擋住了張德邦的去路,幾個朝鮮女人嚇得縮成一團,張德邦卻用手指戳着那個面目陰鷙的男子的胸口道:“在朝鮮,你們可能是王,看清楚,這裡是大明,老子買人花過錢了,現在,給你家張老爺收起你的刀子。

割破張老爺一根手指,你這種海盜,拿命都賠不上。”

方三見張德邦真的怒了,就連忙插進來衝着那個海盜一樣的男子擺擺手,推開圍堵張德邦的那些人,給張德邦讓出一條路出來。

張德邦見那個小閨女光着上身,就解下自己的衣衫裹住那個孩子,交給她的母親,然後哼了一聲就帶着她們從人羣裡走了出去。

目送張德邦走遠了,方三用陰冷的目光看着那個海盜模樣的男子道:“謝老船,你給老子聽清楚了,記清楚你的身份,這裡是大明,我們是做買賣的人,不是海盜,更不是山賊。

官府之所以對我們做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是因爲這麼做對官府有好處,可是,你要是敢在大明胡作非爲,就算逃掉了,杭州慎刑司也會追殺你們到天涯海角。”

面目陰鷙的謝老船憤怒的看着方三這個下三濫的人,喉嚨間發出沉悶的咆哮聲。

方三從懷裡掏出一把銀元拍在謝老船的胸口道:“別多想,賺錢纔是天下第一等的事情。”

銀元叮叮噹噹的從方三的指頭縫裡掉在甲板上,被其餘的人撿起來,裝進一個布袋子,最後揣進謝老船的懷裡,簇擁着他離開了。

巨大的海船依舊在錢塘江寬闊的江面上遊弋,方三卻坐着舢板上了岸,今天的買賣算是做成了一筆,開頭不錯,接下來,他還要聯絡更多的有錢人家,希望能在半個月的時間裡把這一船人都處理乾淨。

張德邦沒有別的營生,就是專門吃瓦片的主。

託祖先的福,他家在杭州有六間鋪面,四座宅子,算不得大富大貴,卻也衣食無憂。

朝鮮女人自然是不能帶回家的,否則,那個臭婆娘一定會哭天抹淚的上吊,放在外邊就沒事了,那婆娘生不出兒子來本身就理虧。

正好,張邦德在運河邊上有一座小小的宅院還空着,宅子不大,因爲靠近運河,風景不錯,還算繁華,他將樸氏安置在了這裡。

自從來到這座宅子裡,樸氏就戰戰兢兢的。

張邦德遞給樸氏一個不大的錢袋,然後對她道:“我的要求不高,給我生一個兒子,然後你想幹什麼就去幹什麼,孩子我會交給我老婆撫養,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你明白嗎?

另外,你這個樸氏的姓在大明不好聽,換一個,以後就叫鄭氏吧”

鄭氏連連點頭,張邦德回頭看看那個被他上衣包裹的女孩子嘆口氣道:“看你們也不容易,朝鮮人在大明是活不下去的,你們又沒有戶籍。

回朝鮮估計也是死路一條,我老家的里長是我親舅舅,看看能不能給你們上一個船民的戶籍,以後,要好好的學漢話,朝鮮話可是不敢再說一句了。”

吩咐完這些話之後,張德邦就關上宅子的門,獨自出去了。

他剛剛走,鄭氏就跌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閨女哭的悽慘。

不過,在哭了一陣之後,她就對閨女道:“你是大院君之後,雖然是一個女子,你也一定要記住,你的身體裡流淌着皇族血脈。

從今後,我不准你說一句朝鮮話,除非你已經強大到了可以說朝鮮話而讓大明人拱服的地步,你如果能做到,那就回到朝鮮去。

在這之前,我會用盡所有的力氣幫助你!”

小女子對於鄭氏的話沒有聽得很明白,只是擡頭瞅着院子裡那棵柚子樹上結着的累累果實。

鄭氏帶着兩個侍女收拾乾淨了宅子之後,大門開了,張邦德扛着一袋米提着一簍子菜油,走了進來,交給了鄭氏之後,又轉身出去,提進來不少菜蛋肉,把一條魚交給鄭氏之後,就紅着臉從外面拿進來一些布匹,對鄭氏道:“先好好地養養身子,做幾身衣裳。”

鄭氏蹲禮謝過,張邦德就笑眯眯的對鄭氏道:“你以前是一個享過福的女人,跟了我,不會讓你吃苦,既然已經逃離了朝鮮那個人間地獄,就好好的在大明過活。

女人嘛,平安過一生也是福氣。”

鄭氏猶豫一下道:“妾身以前也是“兩班人家”出來的婦人,希望夫君憐惜。”

“兩班人家?”

“讀書人。”

張邦德連猜帶蒙的終於弄明白了這個女人是朝鮮讀書人家的女人,立刻就笑的非常開心,也終於覺得自己的六百個銀元花的不冤枉。

聰明女人生出來的孩子總會聰明一些,不像自己的那個黃臉婆,整日裡除過打扮,打馬吊之外再沒什麼用處。

至於鄭氏的其它身份張邦德一點都不在意,早就聽方三跟他吹噓過,在澳門的大柵欄裡面,朝鮮皇家的女子都不稀罕。

處理完這些事情,眼看着天色已經晚了,鄭氏在等孩子吃飽睡着之後,就默默地去鋪牀,張邦德卻起身道:“你們吃的苦太多了,這些天就好好地調養身子,明天我再過來看你們。”

說着話,就衝着鄭氏笑了一下,關好門,離開了。

“老爺是個好人。”

一個朝鮮匍匐跪坐在鄭氏的身邊,看着擺了滿滿一牀的新東西,忍不住低聲道。

“比不得大院君!”

鄭氏冷冷的道。

“大院君逃跑的時候沒有帶上夫人。”

另一個僕婦滿含怨念的道。

鄭氏瞅着窗外皎潔的月光道:“只要他活着就好,我們夫妻總有相見的一天,到了那一天,我會死在他的懷裡。”

夜風浮動,柚子樹婆娑的影子落在窗戶上似乎有化不盡的哀怨。

離開了宅子的張邦德覺得自己必須要去一遭青樓,他其實很痛恨自己剛纔做出來的選擇,走到青樓門口,他甚至已經聽到了那些女子的嬌笑聲,猶豫片刻,轉身回家了。

雲昭此時也回家了。

心情一點都不好。

他聽了張國柱的諫言,同意有限度的開放異族人進入大明,明天,《藍田日報》就會把這個消息傳遍大明。

至於那些人建議,准許大明商賈,工坊主僱傭異族人做工的事情,被他一口否決了。

這些人進入大明,能做的事情不多,開放程度最高的只有礦工,以及農工,牧工,至於女子,主要就是以服務業爲主。

那些人沒有想到皇帝會真的開這個口子,所以,他們第一時間就向雲昭保證,會把他們弄到的大部分奴隸送去煤礦,鐵礦,鎢礦,銅礦,硃砂礦等等礦場作業。

剩下的用在修鐵路的工地上,以及在西北的農場裡。

第一批進入大明的異族人不會太多,以五十萬爲上限。

這個規矩是雲昭定下的,可是,雲昭自己都清楚,只要這個口子開了,在利益的驅動下,最終進入大明的人絕對不會只有五十萬人。

這是一個大勢所趨的事情。

大明在南洋使用奴隸的事情百姓們可能不清楚,這裡的官員如何會不明白呢?

南洋的那些奴隸,每年都能給大明創造豐厚的財富,不論是蔗糖,還是橡膠,香料,甚至是米粒狹長的稻米,在大明都是炙手可熱的好貨物。

回到臥室就看見錢多多撅着屁.股在翻箱倒櫃,而他的二兒子就守在母親身邊,兩人的腦袋都鑽進了木頭箱子,也不知道在看什麼。

雲昭咳嗽一聲,錢多多就把頭從箱子裡擡起來笑吟吟的對雲昭道:“夫君,您還記得段國仁送給妾身的那一盒子藍寶石去了哪裡?”

雲昭想了一下道:“我不喜歡別的男人送你禮物,所以,被我丟給趙國秀拿去變賣,修建醫院了。”

雲顯對父親的回答簡直難以相信,他很想離開,可惜母親已經低頭瞅着他道:“你看,如果你對一個女子的愛戀沒有達到你父皇的標準,就老老實實的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雲昭看着兒子道:“怎麼,開始對女孩子感興趣了?”

雲顯搖頭道:“我師傅認爲我應該接觸女人了,還說我接觸的越早越好。”

雲昭笑道:“爲什麼呢?”

雲顯煩躁的丟下木頭箱子的蓋子,發出一聲巨響,然後對父親道:“女人很麻煩,師傅認爲我需要找幾塊寶石拿給他,他好帶着我去看看那些女子的本來面目。”

雲昭瞅瞅錢多多然後對兒子道:“你就沒想過是你師傅這個混賬想要騙你的寶石?”

雲顯大聲道:“自然是知道的,我就是想看看師傅怎麼用那些破石頭來告訴我一些他認爲我應該明白的道理。”

第六十二章情誼變利益第一六二章苛政猛於虎第六十五章利益訴求第八十三章本色第一零八章韓陵山裸衣勸將軍第三十五章蠢貨都該去死!!!!第一零七章打秋風的窮親戚第一百五十一章該花錢的時候一定不要節省第六十三章金錢其實就是砝碼第四十二章《方法論》的延伸第一八二章雷霆入海第一三八章傳庭死,朱雀生第九十一章 人活命的成本其實很低第二十七章天下無賊第三章狡兔三窟之第二窟第四十三章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第六十九章李定國的道理第八章看誰跑的快些!第六十四章肥胖的錢多多第一三八章族長有令第一五四章大火融城3第一四零章政治交易的殘酷性第九十章外鄉人才有仁慈的心第三十四章初見吳三桂第一七七章日常操作第八十五章將軍威武第一六三章天助自助者第二十一章人,一定要學會適應環境第一四八章寺廟裡的佛陀第五十一章 羊肉湯裡喝出了臭蟲第七十七章沮喪的李定國第五十六章利益的原始構造第四十五章狡詐多智的媒婆第十四章傳說中的賊寇要來家裡幹活?第一零八章人比事情重要一千倍第三十七章被蒼天摧殘過的明珠第一六四章英才苗子第一章與野豬的對話第一一六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一二七章皇帝真的很厲害第一一五章那怎麼成呢?第三十一章失敗總是從不經意間開始的第一三五章雷霆手段第七十六章將計就計第一八九章海上的財富第九十章五花八門的倒黴蛋第五十九章各有所謀第一一八章半路夭折的發明創造第九十八章虛僞後的真誠更動人第一七零章我是來幫你的你要領情第一三八章傳庭死,朱雀生第一三一章明槍跟暗箭第一一五章那怎麼成呢?第四十八章要錢不要命強盜本色第六十七章只有偏執狂才能成功第七十九章雲昭的第一次政治表演第一八三章紛亂的情愫第一四九章仰望人間的惡魔第一三零章該來的都會來第六十一章關上門,打開門第一一五章憐憫你,所以得解脫第一五二章異端裁判所第六章武瘋子云楊(第四章)第八章看誰跑的快些!第一四零章美女與才子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第一二六章成功後不能太得意第一二三章騙你真的是在爲你好第四十三章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第一五三章韓秀芬的第一次嘗試第五十七章凋敝的世界裡人性不古第一三四章皇帝的臉面啊第一五三章盡五湖四海之水洗不去的遺憾第一三七章馮英發威第一一五章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第三十二章雲氏強盜第八十六章多拉爾的夢魘第一五四章外強中乾的藍田艦隊第三十九章尋找吉祥物第六十九章國相與大牲口第三十四章異想天開的時代第一三零章該來的都會來第一零二章哪來的美好啊第五章雲昭,王八蛋啊——(1)第六十八章皇帝何其多第一六九章商人的自尊第一四三章勞動教育法第一七八章列土封疆第二十九章過山虎?第五十九章大抉擇第一五四章大火融城3第一二四章最後的審判地第八十一章紀律,紀律,紀律第八十四章蛛絲馬跡第三十三章新時代的人第一一七章累了,我陪你回孃家第一七五章穩定就是勝利,其餘不足論第八十三章空虛的藍田第一六七章庶民的力量第一三八章傳庭死,朱雀生
第六十二章情誼變利益第一六二章苛政猛於虎第六十五章利益訴求第八十三章本色第一零八章韓陵山裸衣勸將軍第三十五章蠢貨都該去死!!!!第一零七章打秋風的窮親戚第一百五十一章該花錢的時候一定不要節省第六十三章金錢其實就是砝碼第四十二章《方法論》的延伸第一八二章雷霆入海第一三八章傳庭死,朱雀生第九十一章 人活命的成本其實很低第二十七章天下無賊第三章狡兔三窟之第二窟第四十三章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第六十九章李定國的道理第八章看誰跑的快些!第六十四章肥胖的錢多多第一三八章族長有令第一五四章大火融城3第一四零章政治交易的殘酷性第九十章外鄉人才有仁慈的心第三十四章初見吳三桂第一七七章日常操作第八十五章將軍威武第一六三章天助自助者第二十一章人,一定要學會適應環境第一四八章寺廟裡的佛陀第五十一章 羊肉湯裡喝出了臭蟲第七十七章沮喪的李定國第五十六章利益的原始構造第四十五章狡詐多智的媒婆第十四章傳說中的賊寇要來家裡幹活?第一零八章人比事情重要一千倍第三十七章被蒼天摧殘過的明珠第一六四章英才苗子第一章與野豬的對話第一一六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一二七章皇帝真的很厲害第一一五章那怎麼成呢?第三十一章失敗總是從不經意間開始的第一三五章雷霆手段第七十六章將計就計第一八九章海上的財富第九十章五花八門的倒黴蛋第五十九章各有所謀第一一八章半路夭折的發明創造第九十八章虛僞後的真誠更動人第一七零章我是來幫你的你要領情第一三八章傳庭死,朱雀生第一三一章明槍跟暗箭第一一五章那怎麼成呢?第四十八章要錢不要命強盜本色第六十七章只有偏執狂才能成功第七十九章雲昭的第一次政治表演第一八三章紛亂的情愫第一四九章仰望人間的惡魔第一三零章該來的都會來第六十一章關上門,打開門第一一五章憐憫你,所以得解脫第一五二章異端裁判所第六章武瘋子云楊(第四章)第八章看誰跑的快些!第一四零章美女與才子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第一二六章成功後不能太得意第一二三章騙你真的是在爲你好第四十三章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第一五三章韓秀芬的第一次嘗試第五十七章凋敝的世界裡人性不古第一三四章皇帝的臉面啊第一五三章盡五湖四海之水洗不去的遺憾第一三七章馮英發威第一一五章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第三十二章雲氏強盜第八十六章多拉爾的夢魘第一五四章外強中乾的藍田艦隊第三十九章尋找吉祥物第六十九章國相與大牲口第三十四章異想天開的時代第一三零章該來的都會來第一零二章哪來的美好啊第五章雲昭,王八蛋啊——(1)第六十八章皇帝何其多第一六九章商人的自尊第一四三章勞動教育法第一七八章列土封疆第二十九章過山虎?第五十九章大抉擇第一五四章大火融城3第一二四章最後的審判地第八十一章紀律,紀律,紀律第八十四章蛛絲馬跡第三十三章新時代的人第一一七章累了,我陪你回孃家第一七五章穩定就是勝利,其餘不足論第八十三章空虛的藍田第一六七章庶民的力量第一三八章傳庭死,朱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