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他們不過是一副藥

第五十五章他們不過是一副藥

在南洋有一種刑罰叫做曬魚乾。

就是把人綁在一根杆子上,潑好海水之後曝曬。

漁民們處理鹹魚的時候就是這麼幹的。

韓秀芬認爲雲紋就是一個又臭又硬的鹹魚,所以,就給他準備了這樣的刑罰。

韋斯特島一戰中,雲紋屬下的軍官們都獲得了這樣的禮遇,而那些士兵們卻獲得了韓秀芬的讚揚。

在這支軍隊中,官職越高的人,就表示着他們家在玉山的地位就越高。

讓無能者佔據高位,這是對軍隊的最大的不負責任。

而在雲氏族羣中,卻不是這樣看的,他們認爲地位越高的人就越是對雲氏忠心,至少,雲紋就是這樣認爲的,同時,雲紋的助手張繡也是這麼看的。

韓秀芬自從離開玉山書院之後,就一直在帶兵,他親手卓拔的軍官數不勝數,甚至可以這樣說,大明海軍中有超過六成的人手是她一手提拔的。

所以,她對軍隊的構成有自己的看法。

對於別人經常擔憂的坐大問題,韓秀芬是不擔心的,她就是一個準備把自己嫁給大明的女人。

沒錯,三年前回到玉山的時候,她已經正式當衆發過誓言,準備一生不婚,不生子,將自己完全徹底的先給自己的事業,自己摯愛的大明。

懷疑這樣一個純粹的人沒有任何意義。

也就是因爲這個緣故,韓秀芬在南洋才能擔任最高長官這麼多年,而朝廷原先制定的第一艦隊,與第二艦隊輪換防區的準備,也就此作罷。

從玉山離開的時候,韓秀芬偷走了韓陵山的小兒子準備由她來撫養,可惜,在邙山被韓陵山追上,兩人翻翻滾滾的惡戰了兩天,最後,如果不是見韓陵山娶得雲氏女哭的太過悽慘,韓秀芬是不會答應把孩子還給韓陵山的。

雲昭倒是很希望韓秀芬能領養一個雲氏子弟,可惜韓秀芬看不上,還說龍窩裡面養出雞雛,乃是雲氏之恥。

雲昭聽到這個迴應的時候暴跳如雷,準備質問一下什麼叫做龍窩裡面養雞雛,此時,韓秀芬的座駕已經離開了廣州回馬六甲了。

爲此,雲昭特意寫了一封信,將韓秀芬臭罵了一通。

現在,雲紋與其說是在爲他犯下的過錯贖罪,不如說在爲他叔父說過的話受苦。

海水剛剛潑到身上的時候,清清涼涼的很舒服,當烈日將水蒸發掉之後,他們的身上就有一層白花花的鹽,皮膚也被曝曬的起了皮,只要觸碰一下就痛不可當,連聲求饒。

痛的厲害的時候,雲紋一度認爲,韓秀芬真的想要殺了他們。

到了這個時候,雲紋卻不求饒了,跟一個長輩求饒不寒顫,可是,跟一個要殺他的人求饒,雲紋還做不到。

就在他們被曬得昏厥過去之後,守在邊上的軍醫,就把這些人送回了樹蔭,用清水幫他們清洗掉身上的鹽巴,開始治療他們被曬傷的皮膚。

雲紋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無力的瞅着眼前這個還算漂亮的護士,瞅着人家鼓騰騰的胸口細弱的道:“我想吃奶。”

軍中護士對這樣的場景並不陌生,冷笑一聲道:“九蒸九曬才能成爲一個合格的水手。”

雲紋對護士的話充耳不聞,只是貪婪的看着護士的胸口道:“我想吃奶。”

護士仔細看了看雲紋,發現這個傢伙現在還處在迷茫狀態中,可能真的是想吃奶,而沒有什麼猥褻的意思,就用扇子扇着雲紋紅色的皮膚,希望能早點結痂。

雲鎮的身體明顯要比雲紋好很多,同樣的症狀,他已經可以坐起來呲牙咧嘴了,當他也想學雲紋說那樣的話的時候,卻被護士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於是,雲鎮的慘叫聲震耳欲聾。

韓秀芬來了,親自檢查了雲紋的傷勢之後對軍醫道:“快點治好,陛下既然肯把他的小雞雛交到我的手裡,等我還給他的時候,他就該知曉什麼是雞雛什麼是蛟龍了。”

軍醫道:“還來?”

韓秀芬道:“你以爲九蒸九曬是怎麼來的?這是我親自經歷過的,只要能扛過這一關,他們即便是在海水裡泡兩天,也毫髮無損。”

雲紋艱難的轉過頭用無神的眼睛瞅着韓秀芬道:“韓姨,你就饒了我吧,我不是那塊料。”

韓秀芬冷笑一聲道:“我知道你不是那塊料,不過,在我手裡,廢鐵老子也會把他鍛鍊成精鋼!”

雲紋痛苦的用腦袋撞着牀板,可惜他的牀板是棕繩編織出來的,撞不死自己。

“小子,你的地位來的太容易,你的一切都來的太容易,沒有吃苦卻能成爲大明軍隊序列中的實權上校,這是不對的。

咱們大明軍隊不能出現廢物,我不知道你爹是怎麼想的,在我這裡行不通,我們有權力剝奪你的上校軍銜,可是,我一定要把你鍛鍊成一個合格的上校。

也只有這樣,你纔不會成爲我大明軍隊的恥辱。”

雲紋瞅着韓秀芬那張堅毅的大臉,喉頭抽搐兩下,呴嘍一聲就昏迷過去了。

在大明軍中,只要是一個團體,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當這些軍官被太陽跟鹽水一層層剝皮的時候,那些受到優待的士兵們,也紛紛離開了涼爽的樹蔭,陪着自己的長官一起受罰。

看到這一幕,韓秀芬臉上露出了難得一見的笑容。

“將軍,您真的不在意雲楊將軍嗎?”

孫傳庭輕聲問道。

韓秀芬苦笑一聲道:“在軍中,簡單一點最好。”

“將軍,您與雲楊部長之間的關係在上次海軍撥款事宜上已經有了裂隙,如果雲紋抗不過去,沒有死在戰場上,卻死在了您的訓練中,我想,後果會非常的嚴重。”

聽了孫傳庭的話,韓秀芬低頭沉思了片刻道:“先生可曾聽說陛下病倒一事?”

孫傳庭道:“聽說了,不過後來痊癒了。”

韓秀峰苦笑一聲道:“心病,那裡有那麼容易痊癒,雲紋這些人就是韓陵山給陛下開的一副治療心病的藥,老的黑衣人被各種因素給搞垮了。

如果雲紋這些人還不能成長起來,我擔心陛下會動用別的手段來增加自己的安全感。

有時候當被人的部下真的好難啊,就連訓練這些人也不能讓這些人對我們有好感,可是,不把這些人訓練出來,會有更加嚴重的後果。

既然別人都不願意當惡人,那麼,這個惡人我來當。”

孫傳庭點點頭道:“也是,一個新生的王朝,就該多一些有擔當的人,如果連這點擔當都沒有,這個王朝是沒有前途的。

陛下昔日給我寫了一副字,我把它送給你。”

說着話,就從勤務兵手裡取過一個盒子,掏出一個卷軸,攤開之後韓秀芬輕聲念道:“*******,*******。”

孫傳庭笑道:“這是我詐死之時,心中百感交集,陛下看出我心中的恐懼,就特意寫了這一副字送給我,每當我心中感到彷徨的時候,就拿出這幅字,心中總會覺得安泰。”

韓秀芬將這幅字捲起來放在孫傳庭手裡道:“我不用,我更加相信陛下,陛下不過是一時誤入歧途,他會走出來的,等他走出來,他依舊是那個身着白衣,站在月下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的英雄好漢!

如果我用這幅字才能安心,不斷羞辱了我,也羞辱了陛下。”

蘇傳庭呵呵笑道:“很好,這纔是新一代中流砥柱該說的話,既然決定了,那就去做,如果最壞的事情發生了,就推到老夫身上。”

韓秀芬用事實證明了——人這種東西真的是一種賤皮子生物!

雲紋第一次被曝曬了兩個個時辰就差點沒命,可是,當他第二次被綁到杆子上並且澆上海水之後,他一直堅持到了日落,才真的昏迷過去,雖然在這當中他每隔半個時辰就自我昏迷一次也沒有用,在軍醫的幫助下他還是堅持了一天。

這一次,他的身體恢復的很快,三天之後再一次被綁上了杆子,這一次這傢伙似乎認命了,不喊叫,也不求饒,而是開始認真思考怎麼樣才能讓自己多抗一陣子。

這一次他堅持了兩天,不是被曬得昏迷過去了,而是累的。

被清水清洗一遍之後,他的身體上就出現了一層白色的薄膜,用手輕輕一撕,就能扯下來老大一片,他是這樣,別人也是如此。

第四次的時候,他們獲得瞭解脫,這一次沒有人綁住他們,而是站在烈日下端着槍,槍口上綁好石頭要在這樣的環境下練習瞄準。

隨着訓練次數的增加,他們的訓練科目也在不斷地增加,第九次訓練結束的時候,雲紋忽然發現,自己又把鳳凰山軍營的所有訓練科目重複了一遍。

只不過,跟這裡的訓練比起來,鳳凰山軍營的訓練就像是在郊遊。

一天激烈的訓練結束之後,雲紋抱着自己的步槍背靠在一棵椰子樹叼着煙對雲鎮道:“早知道在鳳凰山的時候就好好訓練了。”

黑乎乎的環境裡,雲紋只能看見雲鎮一嘴的大白牙,雲鎮的聲音從兩排白牙中間傳出來。

“奶奶的,老子原本是長安市上的白臉小郎君,現在只有一排牙齒跟屁.股縫是白的,就連老二也黑的沒法看了,這讓老子回到長安之後如何會那些小娘子呢?”

雲紋吐一口煙懶懶的道:“別想你的長安小娘子了,我們下一步要去的地方已經定了。”

雲鎮聞言立刻爬起來道:“去哪裡?長安?”

雲紋淡淡的道:“林邑,南洋的原始森林裡。”

雲鎮跳起來大叫道:“去喂蚊子跟蛇蟲嗎?”

雲紋哼了一聲道:“去叢林裡捉張秉忠。”

第九十六章韓陵山的新身份第九十三章大搬家第二十五章跟不上時代的人第一三七章馮英發威第四十二章《方法論》的延伸第一三七章權力的萌芽第四十三章道理怎麼說都是對的第一二八章籬笆不嚴,總有狗鑽進來第一二一章馮英的諫言第七十三章人原來不過是一種商品第十九章我爲千古第一人!第七十二章相對論第四十五章 青龍先生第六十二章最深切的問候第六十七章伴君如伴虎第十一章大喇嘛很恐怖第一七五章戰爭以新的方式開始了第八十二章技術進度才能帶動社會進步第七十一章割鹿刀!!!第一五零章笛卡爾的計劃第一百章令人失望的先進武器第九十五章初現端倪第七十六章誰贊成,誰反對?第一二四章破賊第一三五章雷霆手段第九十四章國運隆昌與日薄西山第三十一章該做的都要做啊第九十六章柳暗之後是花明第七十七章君王的責任第一章與野豬的對話第三十九章強盜窩!!第九十八章新面貌,新人設第二十三章探索,解密!第十二章新階段,新生活第二十五章宣傳造勢第一零六章少數人第一六八章舒展拳腳的最好時機第一三七章準備,準備,再準備(第一卷終)第八十二章 一切都要看天意!第一四七章事情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第十一章 先是集體觀念再來國家觀念(大章奉上求票)第一三六章終究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樣子第一一八章八閩之亂(5)第一五七章最瞭解雲昭的人第一一六章誰也不會閒着第一七三章有教無類纔是大事第八十九章一隻跑不死的烏龜第一二零章黑夜裡的閒話第六章雲昭,王八蛋啊——(2)第一四零章總是有活路的第六十六章誰這麼倒黴要成雲氏外戚?第八十三章本色第一零七章宗教迫害的始作俑者第一一二章強者的自覺第九十七章晴天霹靂一般的大的喜事第八十三章臉面只給一半第二十章都是小事第七十九章利益共同體第一三零章該來的都會來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持家之道第一五七章與火車作戰的人第九十一章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第五十七章騙人就要騙到底第二十二章多爾袞的大局觀第十二章醜八怪的心酸你不懂(萬字大章求票)第一一四章我想早點長大第九十章不能死在黎明第一六八章沒有惡,就揚善第一三八章崩潰的與新生的第七十六章樑大馬棒第九十二章藥效太他孃的猛了第一一六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一一五章憐憫你,所以得解脫第二十二章多爾袞的大局觀第一七七章日常操作第一五一章堅固的聖彼得大教堂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第四十三章真正的巴圖魯第七十二章強盜世家的厲害之處第一一五章名將之路的開端第一一一章會使用工具的人第五十五章關中王——雲昭第五十四章《蜀碧》第一二二章 新希望,新制度第一五三章韓秀芬的第一次嘗試第二十五章 可憐的馮英啊……第五十章 頂風犯案第一零八章巨舟上的肥老鼠第一零九章海上起風暴第九十九章樹倒猢猻散第三十八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章草原上的風第一五九章學霸就是學霸第一一六章誰也不會閒着第一零五章地獄的模樣第一三二章悲愴的希望第一六三章天助自助者第八十八章強盜比士人更可信??第一三八章人非魚,焉知魚之樂第一二零章黑夜裡的閒話
第九十六章韓陵山的新身份第九十三章大搬家第二十五章跟不上時代的人第一三七章馮英發威第四十二章《方法論》的延伸第一三七章權力的萌芽第四十三章道理怎麼說都是對的第一二八章籬笆不嚴,總有狗鑽進來第一二一章馮英的諫言第七十三章人原來不過是一種商品第十九章我爲千古第一人!第七十二章相對論第四十五章 青龍先生第六十二章最深切的問候第六十七章伴君如伴虎第十一章大喇嘛很恐怖第一七五章戰爭以新的方式開始了第八十二章技術進度才能帶動社會進步第七十一章割鹿刀!!!第一五零章笛卡爾的計劃第一百章令人失望的先進武器第九十五章初現端倪第七十六章誰贊成,誰反對?第一二四章破賊第一三五章雷霆手段第九十四章國運隆昌與日薄西山第三十一章該做的都要做啊第九十六章柳暗之後是花明第七十七章君王的責任第一章與野豬的對話第三十九章強盜窩!!第九十八章新面貌,新人設第二十三章探索,解密!第十二章新階段,新生活第二十五章宣傳造勢第一零六章少數人第一六八章舒展拳腳的最好時機第一三七章準備,準備,再準備(第一卷終)第八十二章 一切都要看天意!第一四七章事情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第十一章 先是集體觀念再來國家觀念(大章奉上求票)第一三六章終究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樣子第一一八章八閩之亂(5)第一五七章最瞭解雲昭的人第一一六章誰也不會閒着第一七三章有教無類纔是大事第八十九章一隻跑不死的烏龜第一二零章黑夜裡的閒話第六章雲昭,王八蛋啊——(2)第一四零章總是有活路的第六十六章誰這麼倒黴要成雲氏外戚?第八十三章本色第一零七章宗教迫害的始作俑者第一一二章強者的自覺第九十七章晴天霹靂一般的大的喜事第八十三章臉面只給一半第二十章都是小事第七十九章利益共同體第一三零章該來的都會來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持家之道第一五七章與火車作戰的人第九十一章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第五十七章騙人就要騙到底第二十二章多爾袞的大局觀第十二章醜八怪的心酸你不懂(萬字大章求票)第一一四章我想早點長大第九十章不能死在黎明第一六八章沒有惡,就揚善第一三八章崩潰的與新生的第七十六章樑大馬棒第九十二章藥效太他孃的猛了第一一六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一一五章憐憫你,所以得解脫第二十二章多爾袞的大局觀第一七七章日常操作第一五一章堅固的聖彼得大教堂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第四十三章真正的巴圖魯第七十二章強盜世家的厲害之處第一一五章名將之路的開端第一一一章會使用工具的人第五十五章關中王——雲昭第五十四章《蜀碧》第一二二章 新希望,新制度第一五三章韓秀芬的第一次嘗試第二十五章 可憐的馮英啊……第五十章 頂風犯案第一零八章巨舟上的肥老鼠第一零九章海上起風暴第九十九章樹倒猢猻散第三十八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章草原上的風第一五九章學霸就是學霸第一一六章誰也不會閒着第一零五章地獄的模樣第一三二章悲愴的希望第一六三章天助自助者第八十八章強盜比士人更可信??第一三八章人非魚,焉知魚之樂第一二零章黑夜裡的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