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滴血(3)

第一滴血(3)

張建良在屍體邊上等待了一晚上,沒有人來。

只有一隻小小的流浪狗陪在他的身邊,他沒走,狗也沒走。

天亮的時候,這隻狗除過在張建良身邊待着之外,沒有去舔舐地上的血,也沒有去碰掉在地上的兩隻手掌。

這是一條好狗!

張建良就抱起這隻狗,離開了巴扎,回到了驛站。

在外邊待了整整一夜,他身上全是塵土。

洗澡是必須的,因爲,這是軍中最強硬的一個條例,大軍雲集西域的時候,哪怕喝的水都不充足,每天每個軍卒也能擁有一茶缸子清水用來洗臉,刷牙,以及洗澡!

人洗乾淨了,狗自然也是要乾淨的,在大明,最乾淨的一羣人就是軍人,也包括跟軍人有關的所有事物。

狗很瘦,毛皮沾水之後就顯得更瘦了,堪稱皮包骨頭。

找了一根舊牙刷給狗刷牙之後,張建良就抱着狗來到了驛站的飯堂。

今天,院子裡的沒有女奴。

只有幾個驛站的驛丁零散站在院子裡,一個個都不懷好意的看着張建良,不過,當張建良看向他們的時候,他們就把身子轉過去了。

驛站裡的飯堂,其實沒有什麼好吃的,好在,羊肉還是管夠的。

就着饢餅張建良與狗吃的很飽。

驛丞見僕婦收走了餐盤,就坐在張建良面前道:“兄臺是治安官?”

張建良搖頭道:“我就是單純的報個仇。”

驛丞笑道:“不管你是來報仇的,還是來當治安官的,現在都沒問題,就在昨夜,刀爺離開了嘉峪關,他不願意招惹你,臨行前,還託我給你留下了兩百兩金子。”

說着話,一個沉重的背囊被驛丞放在桌面上。

張建良瞅着驛丞道:“你是藍田皇廷麾下官員的恥辱!”

驛丞攤開手道:“我可曾怠慢大明驛遞事?”

張建良皺眉道:“這倒是沒有聽說。”

驛丞又道:“這就是了,我是驛丞,首先保證的是驛遞來往的大事,只要這一項沒有出毛病,你憑什麼認爲我是官員中的敗類?

至於我跟這些敗類一起做生意的事情,放在別處,自然是殺頭的大罪,放在這裡卻是受到嘉獎的好事,不信,你去臥室看看,老子是蟬聯三年的最佳驛丞!”

張建良大笑道:“開窯子的最佳驛丞,老子第一次見。”

驛丞哼了一聲道:“這是生存之道。”

張建良瞅着驛丞道:“是你勸走了老刀?”

驛丞道:“老刀還算是一個講理的人。”

張建良道:“我要剝他的皮。”

驛丞嘆口氣道:“驛站外邊全是老刀一樣的人物,每一個都是該殺的傢伙,我不知道你要給誰報仇,反正你隨便弄死一個剝皮,就當是給你兄弟報仇了。”

“我孤身一人,老刀既然是這裡的扛把子,他跑什麼跑?”

“這幾年死的最快的人都是扛把子,老刀也不過是一個年歲比較大的賊寇,這才被衆人捧上去當了頭,嘉峪關有的是比老刀狠,比老刀強的賊寇,老刀不過是明面上的老大,真正把持嘉峪關的是他們。”

張建良冷笑道:“既然你跟他們這麼熟悉,那就告訴他們,以後這裡的老大就是老子,老子要他們追狗,他們就不能攆雞。”

驛丞不解的瞅着張建良道:“憑什麼?”

張建良大笑一聲道:“不從者——死!”

驛丞張大了嘴巴再次對張建良道:“憑什麼?咦——大軍要來了?這倒是可以好好安排一下,可以讓這些人往西再走一些。”

張建良不再做聲,俯身抱起趴在腳下啃骨頭的小狗離開了驛站。

這一次他來到了嘉峪關高大的城樓上。

自從嘉峪關兵城地位被放棄之後,這座城池遲早會被湮滅,張建良有些不願意,他還記得大軍當初來到嘉峪關前的時候,那些衣衫襤褸的大明軍兵是何等的歡喜。

儘管來接受嘉峪關的是叛賊,是新的皇朝,那些戌卒還是把一座完整的嘉峪關交給了大軍,一座城池,一座甕城,以及延伸出去足足一百六十里的黃土長城。

亂世的時候,那些面黃肌肉的戌卒都能守住手中的城池,沒理由在盛世已經到來的時候,就放棄掉這座功勳累累的城關。

帝國大軍在西域確實強悍,三年時間裡已經佔據了西域七成的地盤,可是,西域的軍隊再強大,張建良也不覺得應該將嘉峪關廢棄掉。

他知道,如今,帝國傳統國境已經推行到了哈密一代,那裡土地肥美,水量充沛,比起嘉峪關來說,更適合發展成唯一個城市。

現如今,大明舊有的印記正在迅速的消褪,新的東西正在迅速填充大明人的視野,以及心胸,嘉峪關遲早也會消失在人們的記憶中。

就像他們這些老兵,也會慢慢的腐朽。

記得陛下在藍田整軍的時候,他本是一個強悍的刀盾手,在剿滅關中強盜的時候,他奮勇作戰,關中平定的時候,他已經是十人長。

可就在這個時候,藍田軍隊再一次整編,他不得不放棄他早就熟悉的刀與盾,重新成了一個新兵,在鳳凰山大營與很多同伴一起第一次拿起了不熟悉的火銃。

火銃剛剛熟悉,他又要開始理解手雷這種單兵武器,當他揹負手雷,手持火銃在塞上草原與建奴,與蒙古韃子作戰之後,他已經是一個真正的小隊長了。

就在他認爲自己這樣可以在軍中戰鬥到死的時候,大軍離開了塞上,回到藍田鳳凰山大營,再一次開始了整編!

張建良自忖槍法不錯,手雷投擲也是上上等,這一次整編之後,自己無論何可以在新軍中有一席之地。

可惜,他落選了。

他記不住教官教授的那麼多條例,聽不懂步兵與火炮之間的關係,看不懂那些滿是線條與數字的地圖,更加不懂如何才能把火炮的威力發揮到最大。

他沒有辦法寫出漂亮的作戰計劃,不懂得如何才能正確分配好自己部下的火力,從而將火力優勢發揮到最大……

他重新成了一個大頭兵……不久之後,他與很多人一起離開了鳳凰山軍營,充實進了藍田團練。

那一次,張建良痛哭失聲,他喜歡自己全黑的軍服,喜歡禮服上金黃色的綬帶,這一且,在團練裡都沒有。

團練裡只有鬆垮垮的軍常服……

就在他心灰意冷的時候,段大將軍開始在團練中招募遠征軍。

張建良毫不猶豫的參加進了這支軍隊。

儘管他知曉,段大將軍的軍隊在藍田諸多軍團中只能算作烏合之衆。

可就是這羣烏合之衆,離開藍田之後,打通了河西四郡,收復了青海,並且離開了敦煌,陽關,時隔兩百年之後,大明的鐵騎再一次踏上了西域的土地。

爲了證明自己這些人並非是廢物,張建良記得,在西域的這幾年,自己早就把自己當成了一個死人……

爲了這口氣,劉國民戰死了……兩百個人迎戰人家八千餘人,彈藥用盡之後,被人家的騎兵踩踏的屍骨無存,揹回來的十個骨灰盒中,就數劉國民的骨灰盒最輕,因爲,戰後,張建良在戰場上只找到了他的一隻手,如果不是那隻手上握着的戰刀張建良認識的話,劉國民真的要屍骨無存了。

爲了這口氣,趙大壯戰死了,他是被人家的投石車丟出來的巨型石頭給砸死的……張建良爲他收屍的時候是用鏟子一點點剷起來的,一條一百八十斤重的漢子燒掉之後也沒剩下多少骨灰。

田玉林戰死了,死於蒙古騎兵射出來的鋪天蓋地的羽箭……他爹田富當時趴在他的身上,可是,就田富那矮小的身材怎麼可能護得住比他高一頭,壯一圈的田玉林喲……

燒埋這父子的時候,這父子兩的屍體被羽箭穿在一起不好分開,就那麼堆在一起燒掉的。

張建良從骨灰裡面先挑揀出來了四五斤帶倒鉤的箭頭,然後才把這父子兩的骨灰收起來,至於哪一個父親,哪一個是兒子,張建良實在是分不清,實際上,也不用分清楚。

其餘幾個人是怎麼死的張建良其實是不清楚的,反正一場惡戰下來之後,他們的屍體就被人收拾的乾乾淨淨的放在一起,身上蓋着麻布。

副將侯如意講話,緬懷,敬禮,鳴槍之後,就一一燒掉了。

託雲牧場一戰,準噶爾汗巴圖爾琿臺吉的大兒子卓特巴巴圖爾被大將軍給活捉了,他麾下的三萬八千人全軍覆沒,卓特巴巴圖爾終究被大將軍給砍掉了腦袋,還請匠人把這個傢伙的腦袋製作成了酒碗,上面鑲嵌了非常多的黃金與寶石,聽說是準備獻給陛下當做年禮。

這一戰,升官的人太多了,以至於輪到張建良的時候,軍中的校官銀星居然不夠用了,副將侯如意這個混蛋居然給他發了一副臂章,就這麼湊合了。

還說什麼他是老兵,一定要讓這那些年輕的……

張建良明白,不是因爲他老,而是因爲他在將軍們的眼中,比不上那些年輕,長得好看,還能識文斷字的鳳凰山軍校的畢業生。

風從遠方吹來,即便是炎炎夏日,張建良還是覺得全身發冷,抱住腳下沒多少肉的小狗……秋天的時候,軍隊又要開始整編了……

或許是風帶來的沙子迷了眼睛,張建良的眼睛撲簌簌的往下掉眼淚,最後忍不住一抽,一抽的飲泣起來。

“全都是讀書人,老子沒活路了……”

第七十二章皇帝開始消亡的開端第二十一章雲昭的請柬第十八章小問題,大動作第一一五章名將之路的開端第一一四章幻想中的刀斧手第八十三章高智商人羣中沒好人第四十九章原來,不過如此第一七八章列土封疆第一六三章 賜予你最英雄的死法第一零五章吃皇帝飯的人第一六五章朕纔是世界上最大的黑手(爲飛翔家八戒兄加更)第一三一章老子是強盜第一零三章新時代,新規矩第一七五章大匠人第六十三章金錢其實就是砝碼第四十六章才華這東西就是用來埋沒的第三十七章徐先生的節操!第一五零章眼界狹窄的張國鳳第十五章人總是會變的第一四四章恐怖的惡犬第一五五章大火融城4第六十一章我家縣尊!第三十二章雲氏強盜第七十七章沮喪的李定國第五十三章歷史從來就不是乾淨的第四十七章史可法不是一個好官僚第二十五章跟不上時代的人第七十三章雲昭拖延症的後果第一五七章與火車作戰的人第一四九章波瀾壯闊與雲昭無關第六十三章 殺人不見血的刀第二十一章我爲你抗下所有第三十二章雲氏強盜第七十章何以爲人?第十四章傳說中的賊寇要來家裡幹活?第九十五章誰辜負了誰第十章倉鼠(2)第十二章孫傳庭的疑問第八十六章多拉爾的夢魘第四十八章善良從來都不是梟雄本性第一一六章都要走!第一三一章明槍跟暗箭第七十七章君王的責任第三十五章蠢貨都該去死!!!!第七章造反是要殺頭的!(1)第五十八章令人傷感的約定第四十二章 誰家新燕啄春泥第一零九章就因爲多了一點!第一二九章精兵簡政第六十五章李定國的主場第一四七章雲昭的一千種模樣第三章只認屁股不認人第一五一章堅固的聖彼得大教堂第一一七章對症下藥(感謝飛翔家八戒老友的白銀盟打賞)第一二四章教化與殺戮第一六零章 鵲巢鳩佔第四十六章奸臣還是忠臣這確實是個問題第六十三章遍地都是大賊寇第一一六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四十七章開歷史的倒車第八十章會叫喚的火堆第一四三章水之精華第一三二章看起來似乎已經有了模樣第四十六章夏完淳!!!第一四二章土崩瓦解第一百章羞於言表第九十三章潛移默化第八十三章空虛的藍田第四十一章自信這東西很難說是褒義貶義第一一四章我想早點長大第二十三章新世界,新人物第一四二章 嫁衣之禍第一七六章見微知著第六十六章蒸汽朋克時代第一八九章海上的財富第五十四章《蜀碧》第一一六章都要走!第一八三章真傳一句話第一零四章韓陵山的日常第五十四章 救命稻草第一四六章玉石與石頭第一六三章天助自助者第一零三章 初遇鑲藍旗第一三七章枯萎的錢多多第二十一章雲昭的請柬第一六五章不能硬幹啊第十五章法獸誕生第一章與野豬的對話第一二二章朕心安第一六八章愛心函數第五十三章沒存在感的錢少少第一一一章孩子的遊戲第五十四章談判,談判總能有好消息第一零八章苟日新與磨刀石(求訂閱,求月票)第七十三章褫奪第十四章傳說中的賊寇要來家裡幹活?第一二五章貪慾橫行第一四五章庶子聯盟第三十三章山賊的溫柔第四十五章 青龍先生
第七十二章皇帝開始消亡的開端第二十一章雲昭的請柬第十八章小問題,大動作第一一五章名將之路的開端第一一四章幻想中的刀斧手第八十三章高智商人羣中沒好人第四十九章原來,不過如此第一七八章列土封疆第一六三章 賜予你最英雄的死法第一零五章吃皇帝飯的人第一六五章朕纔是世界上最大的黑手(爲飛翔家八戒兄加更)第一三一章老子是強盜第一零三章新時代,新規矩第一七五章大匠人第六十三章金錢其實就是砝碼第四十六章才華這東西就是用來埋沒的第三十七章徐先生的節操!第一五零章眼界狹窄的張國鳳第十五章人總是會變的第一四四章恐怖的惡犬第一五五章大火融城4第六十一章我家縣尊!第三十二章雲氏強盜第七十七章沮喪的李定國第五十三章歷史從來就不是乾淨的第四十七章史可法不是一個好官僚第二十五章跟不上時代的人第七十三章雲昭拖延症的後果第一五七章與火車作戰的人第一四九章波瀾壯闊與雲昭無關第六十三章 殺人不見血的刀第二十一章我爲你抗下所有第三十二章雲氏強盜第七十章何以爲人?第十四章傳說中的賊寇要來家裡幹活?第九十五章誰辜負了誰第十章倉鼠(2)第十二章孫傳庭的疑問第八十六章多拉爾的夢魘第四十八章善良從來都不是梟雄本性第一一六章都要走!第一三一章明槍跟暗箭第七十七章君王的責任第三十五章蠢貨都該去死!!!!第七章造反是要殺頭的!(1)第五十八章令人傷感的約定第四十二章 誰家新燕啄春泥第一零九章就因爲多了一點!第一二九章精兵簡政第六十五章李定國的主場第一四七章雲昭的一千種模樣第三章只認屁股不認人第一五一章堅固的聖彼得大教堂第一一七章對症下藥(感謝飛翔家八戒老友的白銀盟打賞)第一二四章教化與殺戮第一六零章 鵲巢鳩佔第四十六章奸臣還是忠臣這確實是個問題第六十三章遍地都是大賊寇第一一六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四十七章開歷史的倒車第八十章會叫喚的火堆第一四三章水之精華第一三二章看起來似乎已經有了模樣第四十六章夏完淳!!!第一四二章土崩瓦解第一百章羞於言表第九十三章潛移默化第八十三章空虛的藍田第四十一章自信這東西很難說是褒義貶義第一一四章我想早點長大第二十三章新世界,新人物第一四二章 嫁衣之禍第一七六章見微知著第六十六章蒸汽朋克時代第一八九章海上的財富第五十四章《蜀碧》第一一六章都要走!第一八三章真傳一句話第一零四章韓陵山的日常第五十四章 救命稻草第一四六章玉石與石頭第一六三章天助自助者第一零三章 初遇鑲藍旗第一三七章枯萎的錢多多第二十一章雲昭的請柬第一六五章不能硬幹啊第十五章法獸誕生第一章與野豬的對話第一二二章朕心安第一六八章愛心函數第五十三章沒存在感的錢少少第一一一章孩子的遊戲第五十四章談判,談判總能有好消息第一零八章苟日新與磨刀石(求訂閱,求月票)第七十三章褫奪第十四章傳說中的賊寇要來家裡幹活?第一二五章貪慾橫行第一四五章庶子聯盟第三十三章山賊的溫柔第四十五章 青龍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