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盡五湖四海之水洗不去的遺憾

第一五三章盡五湖四海之水洗不去的遺憾

亂世用重典,這是爲了迅速恢復社會秩序。

整個大明已經被賊寇李弘基,張秉忠之流劫掠了一遍,又被雲昭麾下的大軍梳子一樣的梳理過一遍之後,該殺的早就殺了。

剩下來的人,對目前這種安穩的社會現狀很滿意。

就算是還有結果心懷不軌的,也大多是對別人家的財產,別人家的閨女,老婆之類的心懷不軌,至於說對雲昭的天下心懷不軌,那可真是冤枉他們了。

玉山城有一座禿山,禿山上有一座紀念堂,紀念堂裡放着很多的酒盞!

每一個酒盞都是崇禎年間不可一世的人物的頭蓋骨。

據說雲昭只要遇到讓他憤怒的事情,就會來到這座陰森的殿堂,召來他的左膀右臂們,一起坐在殿堂裡用那些昔日的梟雄的頭蓋骨做的酒盞飲酒。

一起商議下一次該把誰的頭蓋骨製做成酒盞。

還聽說,玉山上白雪飄飄是一個光明世界。

而玉山旁邊的禿山,則整日裡雲霧繚繞,電閃雷鳴的宛若地獄。

每當雲昭待在玉山的時候,天下就會平安無事,百姓們就會有數之不盡的好日子可以過。

每當雲昭來到禿山……那就完蛋了,一定是伏屍百萬,流血千里的局面。

因此,很多百姓在拜佛的時候都懇求菩薩,讓雲昭多停留在玉山,莫要去禿山。

很多時候,百姓的要求就是這麼簡單。

張峰在應天府的時候殺的人就連他自己都數不清了。

那個時候,他認爲那些害羣之馬就該除掉,所以下手的時候沒有絲毫的手軟。

現在不一樣了。

殺人應該是律法的事情,絕對不能由人的意志來決定誰該死,誰該活着。

讓律法徹底的自動運轉起來,纔是張峰這個知府應該做的事情。

不知道自己躲過一劫的史可法安然的回到家裡,且樂淘淘的,這讓他的妻子以及老母非常的驚詫。

他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屬於老僕的地還給了老僕。

然後就變賣了在開封城的寓所,買了兩頭牛,就帶着全家搬去了鄉下。

到了鄉下之後,他就揮毫在自家門楣上寫下了“耕讀傳家”四個大字。

家人被史可法的行爲驚呆了,就在大家都以爲他得了失心瘋的時候,史可法卻瞅着隱隱的南山道:“這纔算是活着。”

張峰來的時候,史可法正在耕田!

他耕田的手藝並不好,犁溝彎彎曲曲的,且深淺不一。

即便是這樣,他也拒絕了家人的幫忙。

因此,一個人在田地裡的忙碌的史可法就顯得有些悲壯了。

身爲世襲錦衣百戶之子,史可法在很小的時候就展現出了超卓的讀書天賦。

對於農事,他非常的精通。

不過,這種精通指的是書本上的精通,而非實際操作,在實際生活中,他從來沒有下過地。

現在,他準備給自己補上這一課。

一個人種地就很麻煩了,尤其是耬車將種子播下去之後,就該有人在後面覆土。

史可法不用家人幫忙,所以,一個人就要幹兩個人的活,乾的慢不說,還不好。

張峰看到這一幕,就脫掉外袍,留下單衣,默默在跟在史可法背後幫他覆土。

史可法聽到動靜回頭看了張峰一眼,並沒有覺得驚訝,只是笑一聲,就繼續幹活。

一畝地,一個上午才種完。

在種地的過程中,沒人說話,就是默默地幹活。

給最後一塊地種上之後,史可法就來到田邊的柳樹底下,輕搖着草帽把掛在樹上的水葫蘆丟給了張峰。

張峰喝了一口又遞給了史可法。

自己坐在田埂上從靴子裡抽出一支菸,點燃了遞給了史可法,史可法接過煙,抽了一口道:“比以前在南京的時候抽的煙要好。”

張峰給自己也點了一枝道:“沒法子,那時候沒有這種高級煙的配給,現在是知府了,我的雜項福利中,就有抽菸錢這一項。”

“怎麼想起來看我了?我知道你不是來嘲笑我的。”

張峰道:“早就該來拜訪,就是不知道見到了你改說些什麼話。”

史可法撓撓頭髮道:“真的很難說,你要是早來幾天,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會認爲你是在嘲諷我,現在,無所謂了,嘲諷就嘲諷吧,在應天府的時候,我真的很蠢。”

張峰道:“你知不知道,我本來就是藍田官員,乾的就是恢復家國天下的大事,本該問心無愧,你表現得越蠢,我就應該越高興纔對。

可是,後來呢,我發現我實在是高興不起來,明明做的是再正確不過的事情,卻總是覺得問心有愧。”

史可法笑道:“是對你們在應天府做的事愧疚?”

張峰搖搖頭道:“因爲你。”

“因爲我?”史可法奇怪的用食指指指自己。

張峰道:“騙好人的滋味不太好,哪怕出發點是正義的。”

史可法笑道:“看來我做人做的還不算太失敗。”

張峰丟掉菸蒂拍拍單衣的下襬站起來道:“明公,有出仕的想法嗎?”

史可法搖頭道:“我現在就想當一個堂堂正正的百姓!”

“心如死灰?”

“錯了,老夫現在生機勃勃,不論是心,還是身體都是如此。”

“做學問?”

“做什麼學問啊,先把農田裡的這點事弄清楚,一個好農夫,就能讓我學一輩子。”

張峰怔怔的看着笑容滿面的史可法良久,發現他是真的高興,清澈的雙眼中神光很足,且沒有任何情感雜質。

“咦?返璞歸真?”

“談不到,就是心裡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通透。”

張峰嘆口氣道:“這就沒法子說了。”

“不用說,不用說,是我想通了,且一通百通,如果我現在還是應天府的知府,你不可能矇騙的了我。”

“明公這就是準備老死荒村?”

史可法笑道:“老夫在的地方就不可能是荒村。”

張峰笑道:“我信!”

史可法擺擺手道:“走吧,以後不要再派人跟着我,我喜歡現在的大明。”

“你知道?”

史可法笑道:“大街上的每一個人的面龐都是那麼生動,有歡喜的,有焦慮的,有憂愁的,有希望的,有諂媚的,有陰險的,更多的還是毫無表情的。

我看的很清楚,不管我走到那裡都會有一張別有意味的面龐出現在我左右。

如果我還不知道自己在被你們監察的話,那就真的該死了。”

張峰低着頭踢飛了一個小石頭道:“有功夫就去玉山看看,哪裡的變化很大,藍田的變化也很大,出現了很多新的東西,也出現了很多新的事情,很多新的人。

你去了那裡,會發現世界已經變得讓你不認識了,今日的玉山,就是日後的大明,這一點我篤信無疑。”

史可法笑着搖頭道:“不不不,我現在正在研究藍田律,從這本律法中,我就能看出很多東西出來,總體上,看到現在,大多是好的東西。

不過,雲昭的野心太大,他居然想要建立一個人人平等的世界,我覺得他是在做夢。”

張峰笑道:“如果我的目標是青天,那麼,我爬上高山就不算什麼,如果我的夢想是高山,我就只能爬上土坡。

人就是這個樣子的,從來都不知道何爲滿足,所以,我們一定要把目標定的高高的,這樣才能在攀登青天的時候,不知不覺超越了無數高山。”

史可法想了一下道:“還不錯,還知道量力而行,只要雲昭沒有想着一下子就達到最高目標,他的王朝就能延續下去,挺好的。

幫我告訴雲昭,看好天下百姓,保護好天下百姓,珍惜他的天下百姓,固國不以山溪之險,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全在人心。”

張峰搖頭道:“雲昭不這麼看,他不會聽的,他是一個極度自私自利的人,任何屬於他的東西他都會看的很好的,保護的很好的,珍惜的好好地。

至於那些不屬於他的東西,他可就沒有這個心了。

另外,雲昭常說的一句話便是——真理只在火炮的射程之間。”

史可法哼了一聲道:“賊心難改!”

張峰笑道:“他本來就是一代巨寇!”

田地遠處走過來了一個婦人,史可法看了一眼邊對張峰道:“我夫人來給我送餐飯了,沒有多餘的。”

張峰吧嗒一下嘴巴道:“應該也沒有什麼好吃的。好了,我走了。”

史可法目送張峰離開,直到他的馬車消失在大路的盡頭,這纔對身邊的夫人道:“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夫人道:“是您的故舊?”

史可法打開食盒,取出一碗米飯吃了一口道:“是一個王八蛋。”

夫人點點頭道:“既然不是什麼好人,以後就莫要來往了。”

史可法停下手中的筷子,瞅着張峰離去的方向道:“其實我也挺想當這樣的一個王八蛋,就是那時候太蠢了,蠢的冒傻氣,沒了當王八蛋的機會。”

夫人沒好氣的道:“哪有您這樣罵自己的?”

史可法猛猛的往嘴裡刨了一些飯食吃了下去,才低聲道:“我生不逢時,有些嫉妒了。”

夫人給史可法倒了一碗羹湯笑道:“別嫉妒了,那個人坐的是官車,您可不適合當官。”

史可法樂不可支的道:“終於被你發現了,不容易啊,此生,就把這個堂堂的小老百姓當好,也不枉此生!”

第二章民心不穩的下場第一一四章釘子,釘子第一三二章徐五想的夢想第二十五章 可憐的馮英啊……第四十四章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交易第一五五章乾杯,乾杯!第一四四章被人利用的蠢貨第五十七章拔苗助長,急!第一三七章準備,準備,再準備(第一卷終)第一一零章天子姓朱不姓雲第一四九章當愚昧到了極點的時候第一九二章國之大事,在戎在祀第三十章聞到血腥味的鯊魚們第四十九章大明朝的法律教育第九十四章國運隆昌與日薄西山第一六七章庶民的力量第九十章五花八門的倒黴蛋第五十章大英陸軍的驕傲第一四三章不謀而合第八十九章擦肩而過的友情!第一一二章奸人是不論年紀的第一三一章明槍跟暗箭第九十一章夏完淳進京第一七二章明珠暗投?這是必然!第一二八章所有美好的感情都是別人家的武器第一九四章擊鼓傳花第一二六章湯若望的迷惘第三十三章老天是公平的第一一三章不安分的心第八十五章苦心人,天不負!第九章人人都是預言家第一零二章玉山多是負心人第二十六章亂世多妖孽第十五章開府建牙的前提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第六十九章事情總是有變化的第一五七章最瞭解雲昭的人第五十六章何爲大丈夫第一七一章這個世界對普通人是危險的第四十九章勸進!!!第一五五章雲昭想喝咖啡了第八十五章將軍威武第一四六章突破,突破口第二章民心不穩的下場第一六六章幸福的階梯第七章東不成,西不就第一七二章孔秀死了第六十三章遍地都是大賊寇第八十一章死亡的意義第一五六章野人的文明之光第九十八章恨不能此生莫要長大第一零七章打秋風的窮親戚第二十三章強盛的現實意義第十一章美男子(1)第一五九章停筆泣血第一零八章人比事情重要一千倍第一零八章人比事情重要一千倍第四十三章道理怎麼說都是對的第七十九章雲昭的第一次政治表演第一零三章必須要成爲智者才能活第一五四章外強中乾的藍田艦隊第六十九章歲月讓人清醒第三十章我們不一樣第九十八章 雲昭殺人的底氣第一六二章李洪基與高夫人的愛情第一零七葫蘆僧斷葫蘆案第五十九章亂世,搶劫纔是王道第一四五章把我的多多找回來第六十五章生活是有慣性的第四十章求死的洪承疇第七十一章江南一隅第一零二章歸於平淡第十五章人總是會變的第一二七章皇帝真的很厲害第六十六章蒸汽朋克時代第四十九章上元縣的慘案第一四三章勞動教育法第七十九章利益共同體第六十八章皇帝何其多第一卷完結後的總結第一四零章政治交易的殘酷性第九十章不能死在黎明第五十五章 歡樂是最好的銷售手段第二十六章寶劍,歷久彌新!第一六六章孔氏的大殺器第三十六章都走了第三十二章陰影下,誰都長不大第一三三章他們的要求簡單的難以置信第一七五章穩定就是勝利,其餘不足論第十六章令人討厭的政治手段第一二三章韓陵山啃骨頭的方式第九十章真正的先生來了第一八零章皇帝的最後一戰第七十三章人原來不過是一種商品第九章倉鼠(1)第一零五章這不是大明啊第十五章賊來需打第一五三章盡五湖四海之水洗不去的遺憾第一三二章看起來似乎已經有了模樣第九十三章超穩定社會的構成
第二章民心不穩的下場第一一四章釘子,釘子第一三二章徐五想的夢想第二十五章 可憐的馮英啊……第四十四章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交易第一五五章乾杯,乾杯!第一四四章被人利用的蠢貨第五十七章拔苗助長,急!第一三七章準備,準備,再準備(第一卷終)第一一零章天子姓朱不姓雲第一四九章當愚昧到了極點的時候第一九二章國之大事,在戎在祀第三十章聞到血腥味的鯊魚們第四十九章大明朝的法律教育第九十四章國運隆昌與日薄西山第一六七章庶民的力量第九十章五花八門的倒黴蛋第五十章大英陸軍的驕傲第一四三章不謀而合第八十九章擦肩而過的友情!第一一二章奸人是不論年紀的第一三一章明槍跟暗箭第九十一章夏完淳進京第一七二章明珠暗投?這是必然!第一二八章所有美好的感情都是別人家的武器第一九四章擊鼓傳花第一二六章湯若望的迷惘第三十三章老天是公平的第一一三章不安分的心第八十五章苦心人,天不負!第九章人人都是預言家第一零二章玉山多是負心人第二十六章亂世多妖孽第十五章開府建牙的前提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第六十九章事情總是有變化的第一五七章最瞭解雲昭的人第五十六章何爲大丈夫第一七一章這個世界對普通人是危險的第四十九章勸進!!!第一五五章雲昭想喝咖啡了第八十五章將軍威武第一四六章突破,突破口第二章民心不穩的下場第一六六章幸福的階梯第七章東不成,西不就第一七二章孔秀死了第六十三章遍地都是大賊寇第八十一章死亡的意義第一五六章野人的文明之光第九十八章恨不能此生莫要長大第一零七章打秋風的窮親戚第二十三章強盛的現實意義第十一章美男子(1)第一五九章停筆泣血第一零八章人比事情重要一千倍第一零八章人比事情重要一千倍第四十三章道理怎麼說都是對的第七十九章雲昭的第一次政治表演第一零三章必須要成爲智者才能活第一五四章外強中乾的藍田艦隊第六十九章歲月讓人清醒第三十章我們不一樣第九十八章 雲昭殺人的底氣第一六二章李洪基與高夫人的愛情第一零七葫蘆僧斷葫蘆案第五十九章亂世,搶劫纔是王道第一四五章把我的多多找回來第六十五章生活是有慣性的第四十章求死的洪承疇第七十一章江南一隅第一零二章歸於平淡第十五章人總是會變的第一二七章皇帝真的很厲害第六十六章蒸汽朋克時代第四十九章上元縣的慘案第一四三章勞動教育法第七十九章利益共同體第六十八章皇帝何其多第一卷完結後的總結第一四零章政治交易的殘酷性第九十章不能死在黎明第五十五章 歡樂是最好的銷售手段第二十六章寶劍,歷久彌新!第一六六章孔氏的大殺器第三十六章都走了第三十二章陰影下,誰都長不大第一三三章他們的要求簡單的難以置信第一七五章穩定就是勝利,其餘不足論第十六章令人討厭的政治手段第一二三章韓陵山啃骨頭的方式第九十章真正的先生來了第一八零章皇帝的最後一戰第七十三章人原來不過是一種商品第九章倉鼠(1)第一零五章這不是大明啊第十五章賊來需打第一五三章盡五湖四海之水洗不去的遺憾第一三二章看起來似乎已經有了模樣第九十三章超穩定社會的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