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七章意志堅定是一種美德

第一四七章意志堅定是一種美德

夏允彝不時地回頭看看兒子的書房窗戶。

窗戶大開着,兒子就坐在那裡辦公。

在他的書房外邊,站立着六個彪形大漢,以及七八個青衫小吏。

不時地,兒子的咆哮聲就從窗戶裡傳出來,讓那些站在院子裡的小吏們一個個戰戰兢兢的,即便是那些彪形大漢,也把身子站的筆直,手握刀柄目不斜視。

夫人也隨着丈夫看的方向看過去,不由得有些得意,低聲道:“老爺,您當縣令的時候,可沒有我兒這般威風!”

夏允彝鬱悶的道:“我那個縣令如何跟他這個縣令相比呢,藍田縣啊,這天下第一等富庶的縣,一直都是雲昭夾袋裡的職位,現在卻交給我了我們的兒子。

幸好知曉這孩子確實是老夫的種,否則,老夫就要懷疑是不是被雲昭行了呂不韋舊事。”

夫人沒好氣道:“您也配讓妾身懷孕之後嫁過來?”

夏允彝怒道:“老夫娶你的時候也是蔡黃橫溢的翩翩少年。”

夫人吃吃的笑道:“是啊,年輕的時候真好,在陌上看花的時候,您爲了妾身,還跟浪蕩子打過一架。”

夏允彝道:“現在,再有浪蕩子那般調戲你,老夫還打!”

夫人笑道:“不成嘍,年老色衰,也就老爺還把妾身當成一個寶。”

夏允彝甩開妻子探過來的手指着夏完淳道:“他爲什麼要在家裡辦公?是不是專門來氣我的?”

夫人搖頭道:“自從您回來了,這孩子回家的次數也多了起來,您想啊,他管着那麼大的一個縣,又要修建鐵路,公事能不多嗎?

這孩子在這種時候還能想着回來,是個孝順的孩子。”

夏允彝嘆息一聲瞅着天空淡淡的道:“史可法揹着一箱書回老家當田舍翁去了,陳子龍在秦淮河買舟南下,聽說去尋山問水去了。

昔日的應天府何等的熱鬧,何等的輝煌,最終了,只剩下一介老朽,一介扁舟,再加上我這個百無一用的書生。”

夫人見丈夫情緒低落,就再次抓住他的手道:“徐山長不是已經給老爺下了聘書,希望老爺能進玉山書院上院專門教授《易經》嗎?

老爺如果有了差事可以忙碌,心情就會好起來的。”

夏允彝搖頭道:“當老子的還需要兒子給謀差事,沒這個道理啊。”

夫人忿忿的點點頭道:“是這樣的啊,我夫君也是飽學之士,這個徐山長也太沒道理了,給了一份聘書就不見了蹤影,總要三請纔好。”

夏允彝抓住妻子的手道:“如今的玉山書院,不同往日,能在書院擔任教授的人,那一個不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我聽說錢謙益也想在玉山書院求一個教授的位置,卻被徐元壽一口回絕,不僅僅回絕了錢謙益,馬士英,阮大鉞也紛紛碰壁。

且回絕的極爲無理。

說真的,這三人的才學都在我之上,他們都沒有資格執教玉山書院,我何德何能可以去那裡當先生。”

“父親自然是有資格的。”

夏完淳不知何時已經處理完公務,搬着一個小凳子來到父母乘涼的柳樹下。

夏允彝搖頭道:“人貴有知人之明,錢謙益,馬士英當年都是科場上的虎狼人物,阮大鉞稍微次一些,也沒有差到那裡去。

爲父這個副榜同進士倒數第三名,不在一個等級上。”

夏完淳撇撇嘴道:“我師傅說過,科場可以篩選學渣,卻不能篩選人渣!

我師傅選材首重人品,不像曹操那般只重才學,藍田皇廷講究齊頭並進,均衡發展。

如果要鬼才,玉山書院裡的多得是。

朱明天下就是被這一羣飽讀詩書的人渣給禍害掉的。

徐山長也曾經說過,玉山書院教授天下學子應變之道,不是讓學子們去對付百姓的,要分清手段跟目的之間的關係。

以錢謙益,馬士英,阮大鉞這等人做官的手段,不出三月一定會被我師傅下令剁成狗肉之醬。

父親的才學可以高中進士,人品又能坦蕩無私,您這樣的人才配進入我玉山書院執教。”

夏允彝道:“糾枉過正了吧?”

夏完淳搖頭道:“不是糾枉過正,而是我們根本就不信那些人可以一心爲民爲國,與其要在朝堂上與他們論戰,不如從一開始就不要他們。”

夏允彝哀嘆一聲道:“暴殄天物!”

夏完淳冷笑道:“這世上被屈才的人還少了?不能秉持一顆正心,不能爲我們的族人添磚加瓦的人,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功業,自己的財富的人,哪怕你是天縱奇才,我們也不要。

他們的才華越高,對我們的國家損害就越大。

我師傅要策長鞭爲華夏立正統,要告訴世人,什麼樣的人才值得我們尊重,什麼樣的人才適合被我們送進神壇。

從今往後,蠅營狗苟之輩,表裡不一之人,當唾棄之。”

聽了兒子的一番話,夏允彝慢慢站起身,揹着手瞅着朗朗青天,一個人慢慢地走進了剛剛長出一點青苗的秋糧地裡。

這番話對他的震動很大,他回想起自己進京科考時的心情……沒有像兒子說的那種要爲天下人謀福利的相法,只有滿肚子的揚名聲顯父母這樣的念頭。

皇榜公佈的時候,心中只有狂喜,並非是因爲壯志終於有了展現的舞臺,心裡面裝滿了高人一等的快樂。

以及推人,夏允彝很容易得出一個答案——兒子說的沒錯,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纔是同榜進士們心底最終的目標。

夏允彝一個人在田野裡流浪了半天,傍晚回來的時候,一家三口安靜的吃着飯,夏允彝突然問兒子:“你做官是爲了什麼?”

夏完淳大笑道:“我們要雄霸世界,我們要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最甜的果子都必須出現在我們的手中,我們要讓這個世界上最肥美的食物出現在我們的飯桌上。

我們要讓讓這個世界在我們的火炮下瑟瑟發抖,並且讓這個世界隨着我們的喜好運轉。”

“那麼,大明呢?”

“我腳踏之地便是大明。”

“這樣做下去,我們會成爲世界上所有人的敵人。”

夏完淳道:“一個真正的帝國沒有人會喜歡,所以,我大明,天生就不是讓外人喜歡才存在於世上的。”

“你們準備強大到什麼程度?”

夏完淳笑道:“舉世之人都恨我,卻只敢在心中恨,臉上卻要露出最謙卑的微笑,我們與全世界作戰,最後一拳而定。”

夏允彝吸着涼風又問道:“這是你師傅的想法?”

夏完淳搖頭道:“我師傅的格局不如我!”

夏允彝嘆口氣道:“爲父一直想看到你成爲夏國淳,沒想到,你還是夏完淳,早知道會有這一天,你生下來的時候,爲父就給你起名夏國淳了。”

本來正慷慨激昂的說一番話的夏完淳,聽父親這樣說,一張臉漲的通紅。

“該死的沐天濤!”夏完淳悻悻的道。

夏允彝往兒子的飯碗裡挾了一塊肉道:“多補補,等自己足夠強壯了,再說這些話,事情可以說,不過,要等做完事情之後,讓別人說才長氣。

既然你已經有了志向,就先矮下身子先做事情吧。

你師傅把你捧得太高,估計這也是沒法子的事情。

藍田皇廷擴張的太快,人手不足了吧?”

夏完淳咬着牙道:“我們能扛得住。”

夏允彝道:“藍田皇廷的軍隊遠比他們的文官強大,你們需要改變!”

夏完淳搖頭道:“不!”

“你師傅也這麼想?”

夏完淳道:“這是我們創造的淨土,不容玷污!”

夏允彝道:“太貪婪了。”

“我們年輕,還有足夠多的時間,就像我師傅說的那樣,我們要改造這個世界,不讓他再墜入興盛,破敗,然後再興盛,再破敗這樣的輪迴。

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夏允彝皺眉道:“爲父也相信你們會成功的,只是你們需要改變一下策略。”

夏完淳斷然拒絕道:“不能改,就目前看來,我們的大業是成功的,既然是成功的我們就要持之以恆,直到我們發現我們的國策跟不上大明發展了,我們再論。

身爲變法者,立場稍有鬆懈,就會一敗塗地,我們的千秋大業再也沒有實現的可能。”

夏允彝看着兒子那張還透着稚嫩的面龐,笑着搖搖頭不再勸誡兒子。

放下飯碗道:“後天爲父決定前往玉山書院履職。”

夏完淳臉上露出笑意,朝父親拱手施禮道:“見過夏先生。”

夏允彝點點頭道:“爲父出來做事不是爲了這個國家,而是爲了你,既然爲父已經自私自利了半輩子,下半輩子不妨就這麼自私下去。

好好地看着我的兒子是如何在這個世界上達成自己的夢想,如蒼鷹一般振翅翱翔。

哪怕爲父此生一無所獲也無所謂,只要有你,便是爲父最大的幸運。”

夏完淳的雙目泛着淚花,看着父親道:“多謝爹爹。”

夏允彝笑着揮揮手,對妻子道:“既然吃飽了,那就早點歇息吧,明天還有的忙呢。”

第六十章好漢子誰都喜歡第三十五章馮英的箭法第四十九章上元縣的慘案第一零七章韓陵山的《平左策》第一八二章發明創造的初級階段第六十二章情誼變利益第一零八章苟日新與磨刀石(求訂閱,求月票)第一六四章英才苗子第一三八章我的萬里紅妝第九十六章地圖上的生命線第十八章小問題,大動作人物清樣之六人物清樣之一第一二一章倒黴的人都是有原因的第一三七章權力的萌芽第二十八章史可法來襲第一六零章奴才與狗第一六六章沒有的大事發生就是盛世第三十五章 雲家是大戶人家!!!第一零九章新社會,新待遇第五十四章堅持,是一種美德第一章人間有情天第一四四章恐怖的惡犬第一五四章外強中乾的藍田艦隊第六十三章金錢其實就是砝碼第一四四章後院起火第九十章外鄉人才有仁慈的心第六十二章酒杯不夠第三十四章不自由的錢少少第一四二章衣帶詔殺豪傑第四章話術(第二章)第二十四章兩個一心爲大明考慮的敵人第十章無奈下的的決絕第一三九章運籌帷幄之中第四十三章積習難改第一零一章第一次搶劫(1)第二十三章大統一第九十五章同是天涯淪落人第一二七章還是殺人最方便第十章臥槽,服部半藏啊第一五四章誰家新燕啄春泥第九十六章痛苦並不因人的身份變化而變化第一二一章馮英的諫言第一一零章玉山的混賬東西啊——第一零三章 初遇鑲藍旗第一二七章令人歡喜又糾結的大明禮法第一四三章不謀而合第一六六章孔氏的大殺器第四十四章女兒愁,無錢去買桂花油第一六四章死戰,死戰第二十一章求仁得仁第一一一章且活着吧第七十章何以爲人?第四十二章韓秀芬的南洋書院第五十章當老大就要有擔當第一三六章憂國憂民洪承疇第三十七章第一個五年規劃到期了第八十七章輕重緩急第五十四章談判,談判總能有好消息第八十二章 一切都要看天意!第一八六章前進跟放棄第一一四章八閩之亂(1)第一三四章皇帝的臉面啊第一三四章誰是官,誰是賊第一六七章文明從來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第一六九章商人的自尊第三十九章天知道啊——第一五四章誰家新燕啄春泥第五十五章他們不過是一副藥第一七三章梟雄的遊戲第七十二章強盜世家的厲害之處第一章與野豬的對話第四十四章虛僞的雲昭第八十八章外表癲狂,內心平靜的沐天濤第十二章野豬精就該用硯臺砸死第一四七章雲昭的一千種模樣第十一章冬烘先生第九十章不能死在黎明第七十六章將計就計第一五七章一百萬個御史言官第九十四章國運隆昌與日薄西山第一五七章最瞭解雲昭的人第一零七章打秋風的窮親戚第一三六章孫傳庭之死(1)第四章貪心不足第六十七章科技的岔路第三十七章亂世中的靜水灣第三章狡兔三窟之第二窟第一六八章野火燒不盡第七十四章命運多舛的麒麟第一五零章歷史的一定要還給歷史第十六章怎麼做一個惡官?第一二八章推進跟退讓第四十三章積習難改第一七七章大浪潮第一三六章奸雄的智慧第一三二章陰謀家的可怕之處第一一八章都是真知灼見啊第一一三章貴族永不消失第十七章令敵人戰慄的錢多多
第六十章好漢子誰都喜歡第三十五章馮英的箭法第四十九章上元縣的慘案第一零七章韓陵山的《平左策》第一八二章發明創造的初級階段第六十二章情誼變利益第一零八章苟日新與磨刀石(求訂閱,求月票)第一六四章英才苗子第一三八章我的萬里紅妝第九十六章地圖上的生命線第十八章小問題,大動作人物清樣之六人物清樣之一第一二一章倒黴的人都是有原因的第一三七章權力的萌芽第二十八章史可法來襲第一六零章奴才與狗第一六六章沒有的大事發生就是盛世第三十五章 雲家是大戶人家!!!第一零九章新社會,新待遇第五十四章堅持,是一種美德第一章人間有情天第一四四章恐怖的惡犬第一五四章外強中乾的藍田艦隊第六十三章金錢其實就是砝碼第一四四章後院起火第九十章外鄉人才有仁慈的心第六十二章酒杯不夠第三十四章不自由的錢少少第一四二章衣帶詔殺豪傑第四章話術(第二章)第二十四章兩個一心爲大明考慮的敵人第十章無奈下的的決絕第一三九章運籌帷幄之中第四十三章積習難改第一零一章第一次搶劫(1)第二十三章大統一第九十五章同是天涯淪落人第一二七章還是殺人最方便第十章臥槽,服部半藏啊第一五四章誰家新燕啄春泥第九十六章痛苦並不因人的身份變化而變化第一二一章馮英的諫言第一一零章玉山的混賬東西啊——第一零三章 初遇鑲藍旗第一二七章令人歡喜又糾結的大明禮法第一四三章不謀而合第一六六章孔氏的大殺器第四十四章女兒愁,無錢去買桂花油第一六四章死戰,死戰第二十一章求仁得仁第一一一章且活着吧第七十章何以爲人?第四十二章韓秀芬的南洋書院第五十章當老大就要有擔當第一三六章憂國憂民洪承疇第三十七章第一個五年規劃到期了第八十七章輕重緩急第五十四章談判,談判總能有好消息第八十二章 一切都要看天意!第一八六章前進跟放棄第一一四章八閩之亂(1)第一三四章皇帝的臉面啊第一三四章誰是官,誰是賊第一六七章文明從來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第一六九章商人的自尊第三十九章天知道啊——第一五四章誰家新燕啄春泥第五十五章他們不過是一副藥第一七三章梟雄的遊戲第七十二章強盜世家的厲害之處第一章與野豬的對話第四十四章虛僞的雲昭第八十八章外表癲狂,內心平靜的沐天濤第十二章野豬精就該用硯臺砸死第一四七章雲昭的一千種模樣第十一章冬烘先生第九十章不能死在黎明第七十六章將計就計第一五七章一百萬個御史言官第九十四章國運隆昌與日薄西山第一五七章最瞭解雲昭的人第一零七章打秋風的窮親戚第一三六章孫傳庭之死(1)第四章貪心不足第六十七章科技的岔路第三十七章亂世中的靜水灣第三章狡兔三窟之第二窟第一六八章野火燒不盡第七十四章命運多舛的麒麟第一五零章歷史的一定要還給歷史第十六章怎麼做一個惡官?第一二八章推進跟退讓第四十三章積習難改第一七七章大浪潮第一三六章奸雄的智慧第一三二章陰謀家的可怕之處第一一八章都是真知灼見啊第一一三章貴族永不消失第十七章令敵人戰慄的錢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