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三章新時代,新規矩

第一零三章新時代,新規矩

沐天濤低下頭沉默片刻道:“稍等。”

他起身進了書房,片刻之後就拿出一張絲絹製作的地圖放在衆人面前的矮几上。

成國公朱純臣,保國公朱國弼,兵部尚書張縉彥,首輔魏德藻的四顆腦袋就立刻圍攏過來。

魏德藻探手一抄,就把絲絹握在手中對其餘三人道:“此爲曹賊貪污的國帑,待老夫查明之後再做處理。”

朱純臣,朱國弼,張縉彥三人明顯有話說,卻在朱純臣的眼色之下,停止了說話。

朱純臣笑道:“世子一片爲國之心,老夫已經知曉,就是不知這張寶圖是真是假?”

沐天濤繼續垂着頭,用沙啞的聲音道:“沐天濤來京城,只求一死,財帛早就不放在眼中了,即便是先前徵繳的軍餉,除過取用了一些購買了軍械,餘者,盡數交付陛下。

曹公臨終前將寶藏託付與我,沐天濤深感責任重大,連日以來夜不能寐,就是擔心不能完成曹公的心願,以至於讓曹公在天之靈不得安息。

現在,有首輔大人以及三位國朝重臣在,正好將此事重新託付給諸位。

如今,大事已了,沐天濤正好無牽無掛的與賊寇激戰一場!”

四位大明重臣狐疑的看了看沐天濤身體上的傷痕,朱國弼還想說些話,卻被魏德藻扯扯衣袖,再一次將懷疑的話語吞嚥進了肚子。

沐天濤不敢擡頭,他很擔心自己一旦擡頭,眼中無論如何也掩飾不住的鄙視之意會被這四人看到。

“放心吧,地圖只有這一份,沐天濤以沐王府的先祖英靈發誓,若是藏私,定教我沐王府灰飛煙滅,全族之人永不超生!”

聽沐天濤發下如此毒誓,朱純臣與朱國弼首先就信了,同爲勳貴的他們很清楚,這種類似詛咒一般的誓言,所有的世家子弟都不會說。

如今,沐天濤說了,那麼,這份地圖的真實性就超過了八成。

東西拿到了,這四位重臣連表面的禮儀都懶得作,徑直跟着魏德藻就離開了沐王府。

等四人離開,沐天濤放聲大笑,最後笑的跪倒在地涕淚橫流不能自已。

過了許久,許久,沐天濤這才扶着椅子站起來,重新安靜的坐在主位上一言不發。

薛秀才低聲道:“世子,他們帶來的兵馬撤退了。”

沐天濤擦一把眼淚笑道:“他們不敢跟我們作戰。他們連內訌的勇氣都沒有。”

薛秀才低聲道:“那麼,曹公寶藏?”

沐天濤搖頭道:“哪來的什麼曹公寶藏,只不過是曹化淳想要利用我們爲他的利益征戰的一種手段。”

薛秀才點點頭道:“事到如今,世子也該另謀良策纔對。”

沐天濤搖搖頭道:“不用謀,只要我們離開京城,李弘基的兵馬必定會給我們留一條生路,就目前啊,沒人願意打仗,就連李弘基在能兵不血刃的拿下京城的時刻,也不願意動武。”

薛秀才愣了一下道:“這是爲何?”

沐天濤陰鬱的道:“與剛纔到來的四位大明重臣一般心思,賊寇們認爲只要進了京城,就能奪取數之不盡的財富,只要進了京城,子女玉帛予取予求。

功成名就就在眼前,大家都急着進城呢,誰還願意攔截我們這支狼狽逃竄的官兵呢?”

薛秀才跟着嘆口氣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沐天濤瞅着窗外已經綻發新芽的柳樹,探手摺斷了一枝交給薛秀才道:“你走一趟嘉定伯府,把這柳枝交給公主,她可能沒有發現春天已經來了。”

“我們要帶着公主一起走嗎?”

沐天濤搖搖頭道:“她應該有更好的去處。”

薛秀才騎馬到了嘉定伯府的時候,朱媺娖正在嘉定伯府,看起來,這座府邸已經是她說了算了。

嘉定伯的家人全部都擠在後院裡,對前院,中院發生的事情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見到公主之後,就把手裡的柳枝遞給公主,還把沐天濤說的話也一併帶到。

朱媺娖捏着柳枝,低下頭細細的觀看那些已經爆開的葉蕾,一些紫色的毛茸茸的東西似乎就要破殼而出。

“原來,已經到春天了啊。”

說着話,就解開發髻,用隨身匕首割斷了一綹頭髮裝在一個漂亮的錦囊裡遞給薛秀才道:“告訴沐郎,此心所屬,萬世不移。”

薛秀才擔心的道:“城中盜匪如麻,公主搬去沐王府大家人多也好有個照應。”

朱媺娖搖搖頭,一言不發。

薛秀才嘆息一聲,就拱手告辭回了沐王府。

依舊是那座木樓。

只是今天,木樓裡熱氣騰騰的。

昨夜在外邊吹了一夜的寒風,回到城裡睡醒之後的夏完淳就準備吃一頓火鍋來慰勞一下自己。

早春的京城,想要找到一些綠菜很難,不過,既然是夏完淳要吃火鍋,黑衣人們還是找來了足夠多的綠菜。

比如菠菜,韭菜,小白菜都不缺。

加上豆腐,粉條,羊肉,就顯得非常豐盛了。

吃涮羊肉,刀法一定要好。

等夏完淳把所有的東西都弄整齊之後,刀法大師韓陵山也就出場了。

只見他出刀如龍,快如閃電,頃刻間,就在開水鍋裡切削了半鍋羊肉片。

韓陵山這一手功夫冠絕玉山。

就算有人出刀比他快,可是,每一刀下去都能把羊肉切削成厚薄均勻,大小一致的薄片,這就非他莫屬了。

“好刀法。”

“伺候你師傅吃涮羊肉十年,你也能練出來。”

“不對吧,應該是你跟我師傅一起吃涮羊肉十年,練出來的刀法。”

韓陵山想了一下道:“確實如此,我也每頓都吃了。”

夏完淳就不滿的道:“既然你也吃,那就不要把我師傅說的那麼刻薄。”

“你師傅有一樣本事你這輩子都學不來。”

“什麼本事?”

“潛移默化改變一個人並驅使的本事。”

“我師傅改變你了?”

“是啊.“

“怎麼改變的?”

韓陵山看着夏完淳那雙滿是求知慾的大眼睛,就摸摸他的腦袋道:“我也不知道,他開始驅使我好像是從幫他一個小忙開始的……”

“然後這個小忙讓你幫的很愉快?”

“是啊,他有一大堆糖果準備分給書院裡的兄弟姐妹們,一個人忙不過來……”

夏完淳哼了一聲道:“分到最後,只有你們兩個沒了糖果吃是不是?”

韓陵山皺眉道:“不是他不給我吃,而是他沒有糖果了。”

夏完淳繼續道:“然後兩個沒有糖果的人看着別的兄弟姐妹吃糖果,儘管流着口水,卻覺得不後悔?”

韓陵山點點頭道:“被高看了一眼。”

夏完淳不假思索的道:“然後他找你幫忙的次數就多了起來,小忙變成不大不小的忙,最後演變成幫他殺人截貨無惡不作?”

韓陵山道:“確實如此,我一直懷疑這是一門高深的學問,現在從你嘴裡得到答案,果然如此。”

夏完淳往韓陵山的碗裡撈了好多肉堆在碗裡,嘴上還詫異的道:“怎麼會想起這些往事?”

韓陵山把碗裡的肉推給夏完淳道:“跟你們師徒打交道,會被天打雷劈的。”

夏完淳往羊肉上倒了一些紅油湯汁,美美的吃了一碗羊肉,再下筷子的時候,鍋裡的羊肉已經沒有了。

韓陵山吞完最後一羊肉,對夏完淳道:“我很慶幸你師傅是一個本領高強的人。”

夏完淳道:“因爲大明此刻的慘狀?”

韓陵山點點頭道:“我現在終於明白是師傅爲什麼要設立這個代表大會了。”

夏完淳道:“這是我師傅還政於民的高貴做法。”

“屁!”

“屁,可高貴不起來,太難聞。”

“皇族就是皇族,藍田皇族會萬世一體!”

夏完淳道:“這是自然。”

“然而,國相卻是可以不斷更換的。”

“這也是必然。”

“以後,國相的權力甚至會超過皇帝!”

“本來就是這樣,除過軍國大事,皇帝一般不過問國計民生的。”

韓陵山見夏完淳這樣回答,就送了一口氣轉移話題道:“你準備怎麼將公主一行人送出京城?”

夏完淳道:“郝搖旗的兵馬會出現在彰義門,到時候,我們出來,他第一個進去。”

說完話見韓陵山還是盯着他看。

夏完淳又道:“您當初出山的時候,能借助的力量很少,什麼都要依靠自己的聰明才智,才能與敵人周旋,我相信,這個過程很艱難。

我藍田無數的先輩爲此拋頭顱灑熱血,就是爲了能讓藍田更加強大一些。

現在,我們強大了,非常的強大。

這時候的我們,就不再用那些冒險的路數了。

就像我們今早在城外看沐天濤作戰一般,我說過,我還是很聰明的的,但是,我要把聰明勁用在別的地方,這種能通過我們器械或者武力,或者能力能達到的事情,就儘量簡單化。

您當年絞盡腦汁想出來的奇謀妙計,不一定就有我現在的做法好,沐天濤拼命製造出來的戰果,比不上我在河西的時候用金戈鐵馬橫推出來的戰果。

陵山叔叔,我們的時代已經開始了,您要學會在新的時代裡用新的方法博弈,否則,我很快就能頂替您的職位,至於您,很可能會進入代表大會以我藍田元老的身份,喝茶,看報紙了……”

第四十三章沒一樣是對的第一一八章官逼民反第一五一章人人平等?第七十一章推着走第一四九章拔都的寶藏第三十六章都走了第一九五章仗勢欺人第四十二章 誰家新燕啄春泥第七十六章泥腿子的排場第三十三章事實勝於雄辯第一一七章對症下藥(感謝飛翔家八戒老友的白銀盟打賞)第一零六章皇帝的末日來了第三十二章你們折騰我,我就折騰你們第二章親情其實就是相互安慰的結果第九十三章大搬家第三十三章山賊的溫柔第五十五章勝利?太可笑了第十四章攀爬科技樹哪有那麼容易第一四四章恐怖的惡犬第五十七章凋敝的世界裡人性不古第一七二章誰纔是合格的政治家!第六十九章新一代強盜終於出現了!!!第八十八章人頭歸處第一六七章一定要閉關鎖國啊第一五二章馬六甲的炮聲第四十二章殉葬!第三十章我們不一樣第二章辦法總比困難多!第一二一章故人心第九十二章春江水暖鴨先知第九十五章同是天涯淪落人第六十一章我家縣尊!第一一三章諸王的黃昏第一五五章雲昭想喝咖啡了第六十六章利字擺中間!!!第八十章我當你的副將如何第十三章曹化淳眼中的魔界第九十一章 誠實的範三第一滴血(4)第三十八章諸事不利第四十三章真正的巴圖魯第一六九章商人的自尊第一三一章明槍跟暗箭第二十六章亂世多妖孽第一五一章人人平等?第十三章曹化淳眼中的魔界第八十一章死亡的意義第六十六章利字擺中間!!!第三十二章沒人能知道地獄有幾重第七十八章錢少少的榮耀第一八四章溫情脈脈的雲彰第一六五章柿子一定要撿軟的捏第一三零章酒壯慫人膽第一四八章沮喪的孫傳庭第五十四章《蜀碧》第十二章醜八怪的心酸你不懂(萬字大章求票)第六十二章情誼變利益第四十三章積習難改第七十二章風起於青萍之末第一五八章死掉的,丟掉的,不要的第一三九章關門打狗第三十八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一五章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第 一六三章雙重嘴臉的玉山畢業生第一三四章突如其來的死亡第一二九章強盜的辦法第十三章 數據是個可怕的東西第一七二章花落誰家第一二零章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第一二六章魚餌,魚鷗第一百四十章總有一款適合你第二十七章模棱兩可第六十九章事情總是有變化的第五十四章《蜀碧》第一三七章誰的銀子就是誰的第三十三章事實勝於雄辯第一四七章事情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第九十五章同是天涯淪落人第一六六章孔氏的大殺器第六十章紅衣大喇嘛第四十七章等不到天明第五十四章越來越好的藍田縣第一四七章意志堅定是一種美德第一二一章事情終於向奇怪的方向發展了第一三六章奸雄的智慧第二十九章過山虎?第二十六章亂世多妖孽第七十二章相對論第三十六章我的土豆在哪裡?第一二八章籬笆不嚴,總有狗鑽進來第三十八章明人不說暗話第四十三章真正的巴圖魯第七十一章推着走第一三三章 不合理的要求第一九九章開封,終於開封了第一三六章憂國憂民洪承疇第一一二章話術與拳頭第一六二章求心安第九十八章 雲昭殺人的底氣
第四十三章沒一樣是對的第一一八章官逼民反第一五一章人人平等?第七十一章推着走第一四九章拔都的寶藏第三十六章都走了第一九五章仗勢欺人第四十二章 誰家新燕啄春泥第七十六章泥腿子的排場第三十三章事實勝於雄辯第一一七章對症下藥(感謝飛翔家八戒老友的白銀盟打賞)第一零六章皇帝的末日來了第三十二章你們折騰我,我就折騰你們第二章親情其實就是相互安慰的結果第九十三章大搬家第三十三章山賊的溫柔第五十五章勝利?太可笑了第十四章攀爬科技樹哪有那麼容易第一四四章恐怖的惡犬第五十七章凋敝的世界裡人性不古第一七二章誰纔是合格的政治家!第六十九章新一代強盜終於出現了!!!第八十八章人頭歸處第一六七章一定要閉關鎖國啊第一五二章馬六甲的炮聲第四十二章殉葬!第三十章我們不一樣第二章辦法總比困難多!第一二一章故人心第九十二章春江水暖鴨先知第九十五章同是天涯淪落人第六十一章我家縣尊!第一一三章諸王的黃昏第一五五章雲昭想喝咖啡了第六十六章利字擺中間!!!第八十章我當你的副將如何第十三章曹化淳眼中的魔界第九十一章 誠實的範三第一滴血(4)第三十八章諸事不利第四十三章真正的巴圖魯第一六九章商人的自尊第一三一章明槍跟暗箭第二十六章亂世多妖孽第一五一章人人平等?第十三章曹化淳眼中的魔界第八十一章死亡的意義第六十六章利字擺中間!!!第三十二章沒人能知道地獄有幾重第七十八章錢少少的榮耀第一八四章溫情脈脈的雲彰第一六五章柿子一定要撿軟的捏第一三零章酒壯慫人膽第一四八章沮喪的孫傳庭第五十四章《蜀碧》第十二章醜八怪的心酸你不懂(萬字大章求票)第六十二章情誼變利益第四十三章積習難改第七十二章風起於青萍之末第一五八章死掉的,丟掉的,不要的第一三九章關門打狗第三十八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一五章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第 一六三章雙重嘴臉的玉山畢業生第一三四章突如其來的死亡第一二九章強盜的辦法第十三章 數據是個可怕的東西第一七二章花落誰家第一二零章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第一二六章魚餌,魚鷗第一百四十章總有一款適合你第二十七章模棱兩可第六十九章事情總是有變化的第五十四章《蜀碧》第一三七章誰的銀子就是誰的第三十三章事實勝於雄辯第一四七章事情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第九十五章同是天涯淪落人第一六六章孔氏的大殺器第六十章紅衣大喇嘛第四十七章等不到天明第五十四章越來越好的藍田縣第一四七章意志堅定是一種美德第一二一章事情終於向奇怪的方向發展了第一三六章奸雄的智慧第二十九章過山虎?第二十六章亂世多妖孽第七十二章相對論第三十六章我的土豆在哪裡?第一二八章籬笆不嚴,總有狗鑽進來第三十八章明人不說暗話第四十三章真正的巴圖魯第七十一章推着走第一三三章 不合理的要求第一九九章開封,終於開封了第一三六章憂國憂民洪承疇第一一二章話術與拳頭第一六二章求心安第九十八章 雲昭殺人的底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