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洛陽的春天

第二百章洛陽的春天

開封失守,敲響了大明亡國的喪鐘。

漫長的崇禎十四年過去了,然而,新來的崇禎十五年並沒有任何好轉的跡象。

如果說,崇禎十四年是地獄的第十四層,那麼,崇禎十五年就是地獄的第十五層。

大明國土上的賊寇並沒有變少,反而多出來了無數的蟊賊,山賊,馬賊,強盜……

最讓人失望的是,大明疆土上已經出現了地方官員自發迎接,投靠李洪基的風潮,這股風潮同樣惠及了張秉忠,這讓艾能奇與楊文秀在很短的時間裡就進入了江西。

李洪基派來了使者,跟雲昭善良洛陽城的歸屬問題,因爲來的人是無名小卒,這讓雲昭認爲這是李洪基看不起他的一個明證,所以,就殺了那個使者。

雲昭喜歡殺使者的名頭已經傳遍天下了。

所以,也就沒人跟雲昭說什麼“兩軍交戰不斬來使”的廢話。

殺了使者,就等於告訴李洪基,洛陽問題沒的談。

牛金星通過雲昭殺使者的事件,又推測出雲昭此時對李洪基極爲不滿。

洛陽不保,難道開封就能保住?難道河南就能保住?

於是,李洪基果斷放棄了進攻應天府的計劃,將矛頭轉向劉澤清。

劉澤清聽聞陳永福跟丁啓睿戰死菏澤府一事之後,嚇得魂飛天外,匆匆與剛剛崛起的悍將黃得功合兵一處,準備阻擋李洪基的大軍進入山東。

雲昭上書言明洛陽已經沒有賊兵了,朝廷可以派來官員治理,朝廷很沉默,就在雲昭失去耐心的時候,朝廷啓用了被廢黜王爵的朱存極,命他暫代洛陽知府。

朱存極接到這道旨意,嚇得魂飛魄散,連夜找到雲昭,想要自殺明志。

“皇帝這是我殺我呀……”朱存極哭得極爲悽慘。

“挺好的。”

ωωω ▪тtkan ▪¢ Ο

雲昭回答的雲淡風輕。

幸好,朱存極知道雲昭不是一個喜歡反話正說的人,這才放心。

雲昭當着朱存極的面,找來了秘書監,政務司的頭頭,命他們爲朱存極籌備一個強大的工作組,進駐洛陽,事事以朱存極的意見爲主。

同時,命雲楊的副將雲舒,率領一萬兵馬進駐洛陽。

於是,藍田縣的界碑第一次出現在了洛陽以東。

新任洛陽知府朱存極,快馬加鞭的進入了洛陽城,宣佈洛陽歸於藍田治下。

這個消息剛剛傳出去,洛陽一地的大小賊寇連夜收拾細軟逃亡。

可惜,他們得到消息的時間還是晚了。

早在朱存極還沒有抵達洛陽的時候,藍田縣的黑衣衆,密諜司,監察司的人已經鎖定了他們,等朱存極宣佈洛陽歸屬之後,這些大小賊寇紛紛落網。

在縝密的安排之下,沒人逃出生天。

洛陽城外荒草萋萋,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

這些被活捉的賊寇們,不得不戴上鎖鏈,清理洛陽城,以及周邊的白骨,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只能以洛陽周邊成羣結隊的野狗爲食。

二月,就要春播了,洛陽大地上黑煙滾滾,到處都是燒荒的農夫。

洛陽終於安定了,可以種糧食了。

或許是老天憐憫這裡的百姓,在杏花還沒有開放的時候,一場春雨淅淅瀝瀝的落在這片荒蕪的土地上,到了傍晚時分,小雨就變成了鵝毛大雪。

雪花落在土地上就融化了,隨着雪下的越來越大,暴雪就覆蓋了洛陽所有的悲傷。

早就人煙稀少的洛陽,不知怎麼的,就有很多人從四面八方冒了出來,尤其是邙山,從這座山中走出來的百姓居然多達十餘萬。

朱存極瞅着城外密密匝匝的人羣問洛陽大里長楊雄:“不會是流寇吧?”

剛剛從漢中跑回來主持洛陽大局的楊雄道:“流民而已。”

“怎麼辦呢?”

楊雄笑道:“早有準備,開城門,放他們進來,天氣寒冷,他們總歸是要找一個暖和的地方過夜。”

“他們要是不安分怎麼辦?”

“有糧食就會安定下來。”

“哦哦,我帶來了很多糧食。”

“借給百姓!”

“借?”

“對啊,借給他們,分三年還清。”

“他們拿什麼來還?”

“我們會分土地給他們耕種。”

“哦哦,可是,他們什麼都沒有,拿什麼種地呢?”

“農具正在運過來,耕牛,騾馬,也在送來的途中。”

“這些東西也是借給百姓的?”

“不,是租用!將這些流民每百戶湊成一里,農具,牲畜,種子,錢糧統統租給里長,由里長統一分配,率領這一百戶百姓耕作土地。

每年都要支付一定的利息,直到他們的勞動所得超過了這些東西的價值之後,這些東西就會屬於這一百戶百姓,最終,會按照每戶的勞動產出,將耕牛,農具折算給百姓。

放心吧,不出三年,這裡就會恢復生機。”

朱存極,終於完整的經歷了一次藍田縣的土地改革,因爲,從現在起,除過一些沒有離開洛陽守着自家那點土地的百姓之外,其餘的土地都成了藍田縣的土地。

藍田縣在拿到這些土地之後,就會按照重新編纂的名冊進行分配土地,不管以前這裡的土地是誰的,這一刻,幾乎所有的土地統統歸官府說了算。

田畝不足的人家會被補足土地,至於田畝多出來的人家,不是逃亡,就是被流寇給殺了。

所以,每一家分到土地的流民,都把這些土地當成了命根子,這時候,即便是有賊寇來了,他們也能豁出性命去戰鬥。

以前不戰鬥,是沒有一個戰鬥的理由。

現在,老子有四畝地!

文書就硬梆梆的揣在懷裡,上面還有老子的手印哩。

分配土地的事情進行得非常快,從藍田抽調的人手不但忙的腳不沾地,那些從澠池借過來的人手,同樣忙的日夜不休。

這些人對於分配土地這種事非常的熟悉,辦事也非常的粗暴,遇到糾紛一律以抓鬮爲主,一旦運氣不好,那就成爲了永恆,沒法子更改。

從另一個方面來說,這也是相對公平的一種舉措,這一手法,曾經解決了無數的爭端。

當田野上出現第一頭耕牛的時候,杏花終於開放了。

杏花開放,洛陽陌上少了舉着傘遊春的士子仕女,卻來了無數的商家。

藍田的商事之繁華,已經到了無法拓展的地步了,此次洛陽拿到了手中,這些商賈遠比雲昭這個藍田主人還要興奮。

不過,此時的洛陽城還是空的……

城裡的商鋪,房屋,雖然被流寇們糟蹋的不成樣子,不過,哪怕是廢墟,也有商賈扛着一箱箱的銀元開始購買,不僅僅是藍田商賈來了,甚至遠在江南的鹽商,也有人將重注壓在了洛陽。

殘破的白馬寺,也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幾位慈眉善目的老僧,他們喜滋滋的收拾着已經荒蕪的廟宇,並且滿懷期望的向官府遞送了自己的度牒,宣稱自己便是逃亡的白馬寺僧侶。

洛陽數目衆多的道觀,尼姑庵,也各自有逃散的道士,尼姑回來,他們期望着洛陽再次鼎盛起來,好讓他們廟宇的香火也鼎盛起來。

於此同時,玉山書院也派人前來勘察福王府,他們認爲這裡非常適合充當學校……就連明月樓也派人前來尋找開新店的好地方。

總之,官府的歸官府,軍隊的歸軍隊,書院的歸書院,和尚的歸和尚,道士的歸道士……

短短一個月之後,種子已經全部種下了土地,楊柳已經抽出新芽,百姓在原野上忙碌,商賈們在城裡奔波,官員們更是忙碌着向洛陽周邊幾個縣深耕作業。

洛陽冒起的第一縷黑煙是磚瓦窯冒出來的。

一羣極有遠見,以及開拓精神的窯工們,在洛陽城還沒有歸屬藍田縣之前,就冒險來到洛陽附近修建磚窯,現在,他們的冒險得到了巨大的回報。

不論他們產出多少磚瓦,都不夠填飽這座城市巨大的肚皮。

“我在洛陽弄了十幾個小院子。”

錢多多見丈夫砸閉目養神,就在說了一堆廢話之後,將這句話夾在裡面說了出來。

“十個,還是十九個?”

“好吧,是三十七個。”

“你住,還是我住?”

“是留給你以後賞賜有功之臣的。”

“他們不需要賞賜,律法上有明文規定,什麼樣的功勞有什麼樣的獎勵。”

“即便是臣子們不需要,你總有收買人心的時候,萬一有一些高傲的人不願意當官,你又需要他,這時候丟出去一套院子就能收到很好地功效。”

“真正有骨氣的人不是戰死,就是餓死了,活着的沒幾個有骨氣的。”

“萬一有呢?”

“那也是前來求我給他一個官噹噹的傢伙,這種人不值得我收買,你小心獬豸的部下,他們正在洛陽到處審計呢,落到他們手裡,沒有好果子吃。”

錢多多嗤的笑了一聲道:“我買的每一個院子,都是被法司確定是無主之物,錢進了財務司,院子就成我的了。”

藍田縣自從成建制以來,最殘酷的腐敗案子就發生在洛陽,爲此,洛陽舊有的潛伏勢力幾乎被韓陵山這個先行者殺光。

因此,雲昭並不擔心哪裡會出什麼太大的亂子,因爲,韓陵山又去了洛陽。

拿下了洛陽,雲昭終於可以翻翻身子了,並且很希望那個日子儘快到來。

(本卷完畢)

第一三三章分權跟籠絡第一一四章這樣做夢就很過份了第一五一章人人平等?第一一五章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第七十九章每個人好像都很滿意第四十一章李定國的委屈第二十章就到底誰纔是巨寇?第一二一章馮英的諫言第二十六章考古考到了祖墳!!!第五十章當老大就要有擔當第一三零章大鐵路時代的開始第一三八章傳庭死,朱雀生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善意第十九章我爲千古第一人!第一九五章仗勢欺人第一三三章這裡什麼都有,又什麼都沒有第一一三章 天是黑的第一零九章正軌是個什麼樣子?第三十九章 愛情三十六計第一三一章明槍跟暗箭第一五三章盡五湖四海之水洗不去的遺憾第九十一章挖金子!第三十七章亂世中的靜水灣第一三六章孫傳庭之死(1)第四章貪心不足第一三零章酒壯慫人膽第一二五章破敗的天下第五十三章歷史從來就不是乾淨的第一三一章 生命的價值第四十七章 外祖父第九十章真正的先生來了第一三六章憂國憂民洪承疇第一五零章歷史的一定要還給歷史第一一九章帝王是一個沒感情的生物第六章老子原來是獨一無二的第六十二章酒杯不夠第九十九章快活很難得!第三十四章異想天開的時代第八十五章將軍威武第六十章好漢子誰都喜歡第五十八章權力就是這麼一點點丟掉的第四十章求死的洪承疇第六章沒有子嗣就沒有發言權第一百章令人失望的先進武器第九十八章新面貌,新人設第一零三章必須要成爲智者才能活第一零九章 威尼斯商人人物清樣之五第一九二章國之大事,在戎在祀第一四一章腳步,從不停歇第八十七章輕重緩急第一三九章關門打狗第八十四章末世的鐘聲第一一一章且活着吧第四十九章大明朝的法律教育第九十一章 人活命的成本其實很低第一一四章釘子,釘子第十章誠信爲立家之本!第五十三章歷史從來就不是乾淨的第六十七章伴君如伴虎第一六四章英才苗子第五章替天行道的顧炎武第八章養精蓄銳第一七七章日常操作第七十七章沮喪的李定國第三十六章深層次的法律建設第四十三章積習難改第一六四章我不想當豬第一七二章花落誰家第六十六章 明月樓的劫難第一六二章李洪基與高夫人的愛情第九十七章悲慘的往事總能讓人成熟起來第一七四章這是新科學的該有的禮遇第八十章給予的永遠都比拿走的多(兄弟們,上三江了求支持。)第四十七章雲紋的外交辭令第一二零章黑夜裡的閒話第四十一章李定國的委屈第六十五章平地一聲雷第一六六章幸福的階梯第一二四章雛鳳清音第八十三章臉面只給一半第一二五章人就是靠一股氣活着第四十一章賭命第九十七章雲昭的日常手段第一四零章孃親高見!第一二一章遙遠的親王第三十九章強盜窩!!第十三章人不如鼠第一六二章求心安第二章第一滴血(2)第三十四章誰比誰高明呢?第一八六章前進跟放棄第一五九章戰爭從很小的地方開始第一二二章巨蟒的午休時間第一七零章皇帝?就是一個大笑話第一五三章歐洲大戰的開幕式第一三三章他們的要求簡單的難以置信第四十五章權力不能肆無忌憚第六十章好漢子誰都喜歡
第一三三章分權跟籠絡第一一四章這樣做夢就很過份了第一五一章人人平等?第一一五章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第七十九章每個人好像都很滿意第四十一章李定國的委屈第二十章就到底誰纔是巨寇?第一二一章馮英的諫言第二十六章考古考到了祖墳!!!第五十章當老大就要有擔當第一三零章大鐵路時代的開始第一三八章傳庭死,朱雀生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善意第十九章我爲千古第一人!第一九五章仗勢欺人第一三三章這裡什麼都有,又什麼都沒有第一一三章 天是黑的第一零九章正軌是個什麼樣子?第三十九章 愛情三十六計第一三一章明槍跟暗箭第一五三章盡五湖四海之水洗不去的遺憾第九十一章挖金子!第三十七章亂世中的靜水灣第一三六章孫傳庭之死(1)第四章貪心不足第一三零章酒壯慫人膽第一二五章破敗的天下第五十三章歷史從來就不是乾淨的第一三一章 生命的價值第四十七章 外祖父第九十章真正的先生來了第一三六章憂國憂民洪承疇第一五零章歷史的一定要還給歷史第一一九章帝王是一個沒感情的生物第六章老子原來是獨一無二的第六十二章酒杯不夠第九十九章快活很難得!第三十四章異想天開的時代第八十五章將軍威武第六十章好漢子誰都喜歡第五十八章權力就是這麼一點點丟掉的第四十章求死的洪承疇第六章沒有子嗣就沒有發言權第一百章令人失望的先進武器第九十八章新面貌,新人設第一零三章必須要成爲智者才能活第一零九章 威尼斯商人人物清樣之五第一九二章國之大事,在戎在祀第一四一章腳步,從不停歇第八十七章輕重緩急第一三九章關門打狗第八十四章末世的鐘聲第一一一章且活着吧第四十九章大明朝的法律教育第九十一章 人活命的成本其實很低第一一四章釘子,釘子第十章誠信爲立家之本!第五十三章歷史從來就不是乾淨的第六十七章伴君如伴虎第一六四章英才苗子第五章替天行道的顧炎武第八章養精蓄銳第一七七章日常操作第七十七章沮喪的李定國第三十六章深層次的法律建設第四十三章積習難改第一六四章我不想當豬第一七二章花落誰家第六十六章 明月樓的劫難第一六二章李洪基與高夫人的愛情第九十七章悲慘的往事總能讓人成熟起來第一七四章這是新科學的該有的禮遇第八十章給予的永遠都比拿走的多(兄弟們,上三江了求支持。)第四十七章雲紋的外交辭令第一二零章黑夜裡的閒話第四十一章李定國的委屈第六十五章平地一聲雷第一六六章幸福的階梯第一二四章雛鳳清音第八十三章臉面只給一半第一二五章人就是靠一股氣活着第四十一章賭命第九十七章雲昭的日常手段第一四零章孃親高見!第一二一章遙遠的親王第三十九章強盜窩!!第十三章人不如鼠第一六二章求心安第二章第一滴血(2)第三十四章誰比誰高明呢?第一八六章前進跟放棄第一五九章戰爭從很小的地方開始第一二二章巨蟒的午休時間第一七零章皇帝?就是一個大笑話第一五三章歐洲大戰的開幕式第一三三章他們的要求簡單的難以置信第四十五章權力不能肆無忌憚第六十章好漢子誰都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