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站穩腳跟的藍田縣

第九十章站穩腳跟的藍田縣

“寧夏當地的團練搞起來了沒有?”

“沒有,李定國,張國鳳他們忙着驅逐襖爾都司荒原上的韃靼馬賊呢。”

雲昭聞言連忙往回翻一下文書,指着上面的數字道:“捕獲三千七百有餘是什麼意思?”

楊雄乾笑一聲道:“李定國說的意思是,斬殺了馬賊四千六,捕獲了馬賊三千七。”

“那片鳥不拉屎的地方會有上萬馬賊?”

楊雄低聲道:“主要是寧夏鎮開墾荒地用的牛馬大牲畜不足,段國仁請李定國想辦法,然後李定國就率軍從寧夏鎮虜堡到延安平安司橫着劃了一條四百多里長的線,不小心把襖爾都司靠南邊的地方全部都圈進我們陝西省了。

這樣做的好處有二,一是解決了牛馬匱乏的問題,二來將延安府跟寧夏鎮連成了一體。

讓我們管轄的地方變得方方正正,不像以前那樣兩邊突出,中間好大一塊地都是韃靼人在跑馬。

李定國他們對馬賊的認定可能跟我們的標準不太一樣,李定國認爲,只要是在荒原上騎馬的都可以歸類到馬賊類別裡邊……可能,可能……騎駱駝的好像也算。”

雲昭聽完楊雄的解釋,也就不再說話,提起筆做了圈閱之後,這份文書就算是存檔了,李定國一羣人在襖爾都司乾的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也就沉沒在藍田縣浩如煙海的文牘之中了。

段國仁要的大牲口……可不一定就是牛馬。

以後的人們,只會記得李定國兵出寧夏鎮,在襖爾都司絞殺馬賊萬人……

戰爭可能有正義跟非正義之分,可惜,只要是戰爭他的本質就是殘酷的。

人們就是通過這種殘酷的戰爭,才一步步將威權豎立起來了。

韓非子在《八說》中說的很是清楚——有道之方不求清潔之吏,而務必知之術。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治理地方,最重要的方法不是使用廉潔官吏,而是要使用懂得法術的官員,藍田縣現在的官員還處在既懂得法術,又廉潔的最好狀態中。

韓非子的理論開啓了中華兩千多年來的貪官政治的大門。

這是雲昭在政治學習的時候經常被重點教育的知識點,每考必出的題目。

對於這一點,雲昭有很深的認識,僅僅是這個論點,他就做過不下六篇論文。

開拓基業的時候部下的能力越強越好,而在一般情況下,能力越強的人要求就越高,等到基業成功之後,上位者卻不願意給不下太高的期望值,所以,兔死狗烹,鳥盡弓藏,杯酒釋兵權之類的事情就一遍又一遍的出現。

雲昭很喜歡自己這羣部下……他不希望自己將來會有一天把屠刀架在他們的脖子上,如果真的出現這樣的事情了,這將是雲昭此生最大的失敗。

所以,從現在起,雲昭能扛的事情,他都會悄悄地扛下來,將所有不好的苗頭全部掐死在萌芽狀態中。

馮英回來了。

哭得已經沒有人樣子了。

錢多多在一邊假惺惺的抱着雲彰往馮英懷裡送,雲彰卻死死的抓着她的衣領子死活不願意去找母親,不論馮英如何用東西哄騙都無濟於事。

平日裡堅強的如同石頭一般的馮英哭得肝腸寸斷。

等雲彰睡着了,雲昭這才抱着兒子送到馮英身邊。

看着熟睡的兒子,馮英低聲道:“多多不曾虧待我的孩子。”

雲昭道:“奶水都分一半給了這個孩子,再說虧待就過份了。”

“我不該丟下這個孩子去夔門的。”

“是不該,不過,你要是不去幫那些可憐人,你一輩子都不會安心,人吶,永遠都活在兩難之中,你的心在天下,註定你自己的日子不會好過的。

蜀中人因你多活了十餘萬人,這個賬老天會算清楚的,不會讓你太過吃虧。”

馮英擡起淚水漣漣的面孔瞅着雲昭道:“我不能什麼都要……可是,這個孩子我委實捨不得。”

雲昭笑着將雲彰往她懷裡推推道:“你從來就沒有失去過他,何談捨不得呢。”

馮英露出笑臉,蜷縮着身子將雲彰圈在懷裡,眼睛一霎不霎的瞅着眼前這個粉妝玉砌的胖孩子,瞬間就忘記了身在何處。

雲昭回到錢多多房間的時候,錢多多正在翻來覆去的睡不着,一會爬起來看看雲顯,過一會又爬起來看看雲顯,如此幾次之後就衝着雲昭發脾氣:“把我的孩子抱回來。”

雲昭懶懶的道:“那孩子今晚在陪母親呢。”

“平日裡我左右兩邊都是孩子,早就習慣了,現在突然間少了一個,你讓我如何能睡得着?”

雲昭挪挪身子躺在錢多多的另一邊道:“現在好了,一邊一個男人,你可以睡覺了。”

“滾……”

馮英回來了,立刻就打破了雲氏後宅原本已經習慣的節奏,最難做的還是雲昭跟雲彰,雲顯父子三人。

尤其是在雲彰跟雲顯兩個小東西只要在一起就萬事大吉,哪怕是換一個母親也問題不大,所以,雲顯被馮英借走之後,錢多多表面笑吟吟的,還勸告馮英兩個孩子一起帶很辛苦。

轉過頭之後,就撲在雲昭身上又撕又咬的,逼他一定要把兩個孩子都給她帶回來。

兒子的苦惱雲娘自然看在眼裡,等兒子混到跟她在一起吃飯的地步的時候,就憐憫的對兒子道:“再生一個就好了。”

雲昭深以爲然!

馮英這一次佔據的可不光是區區夔州,更不是一個小小的白帝城。

而是從關中直達夔州這一片廣袤的天地,以及半截長江水道。

有了這片地方,蜀中大門就已經爲雲氏洞開了,最重要的是雲氏經營了許多年的漢中,終於不再是隻用一根線牽着的飛地,終於跟關中連成了一片。

尤其是駐守在武關的雲福軍團,可以前進一大步由商南縣富水鎮出今陝西境,再經西峽、內鄉縣兵進紫荊關,窺伺南陽。

且牢牢地將伏牛山一帶擁在懷中。

關中雲氏已經徹底的打開了前進的所有門路,出紫荊關過南陽可以直逼湖北,出潼關,對面便是一望無垠的大平原,進入河南如履平地。

如果一路向西南越過夔州,蜀中就如同一顆成熟的大桃子,正沉甸甸的掛在枝頭,探手可摘。

至此,關中雲氏面對東南西北四個方向都呈現出一副咄咄逼人的狀態。

自從雲福在四月裡移兵紫荊關之後,湖北的戰事也在雲氏的威逼下不得不匆匆結束。

李洪基擔憂襄陽有失,匆匆回兵進駐南陽,張秉忠面對楊嗣昌,王文貞強大的壓力,不得不停止猛攻武昌的軍事行動,後退到了荊州。

崇禎十三年四月,天下安。

五月,薊遼總督洪承疇奏陳:寧遠城有鎮守、監軍、巡撫、兵備等官,營伍紛雜,事權制肘。

請命軍務聽總兵官節制。凡監軍、巡撫、鎮守等官同於一城的,亦依此例。

崇禎帝允准。

“洪承疇開始收攏遼東兵權,準備集遼東軍政大權於一身,並有放棄寧錦前線之企圖,寧錦之間散佈的大明官吏或者百姓,已經準備撤離。”

錢少少將手中文書放在雲昭的桌案上,雲昭想都不想的提筆圈閱之後就放置在一邊,似乎這是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

“韓陵山已經買舟南下了。”

“他怎麼不回玉山?”

“他說你一定會鄙視他,所以,準備多幹一點讓你鄙視的事情,然後再回來,讓你一次性鄙視完。”

雲昭冷哼一聲道:“一個個都學會自作主張了,告訴他,太疲憊的話,就回玉山修整一段時間,藍田縣不缺他一個大牲口。”

錢少少道:“我會告訴他的,另外,福王就是不肯給錢,哪怕我已經把他兒子剃光了頭髮給他送去,他還是咬死了只肯給一萬兩銀子,秦王苦苦勸他,他置之不理。”

雲昭嘆口氣道:“這是吃定了我不敢殺他兒子啊。”

錢少少道:“那就如你先前說的那樣,剁下來一條腿送給福王。”

雲昭搖頭道:“把他兒子的腿剁下來,他就只肯給五千兩了,算了,把人送回去吧,我們不能爲了一點錢就讓天下人都知道雲氏賊心難改。”

“就這麼算了?”

“遇到了一個死要錢的我們能有什麼辦法,反正李洪基強攻武昌失敗,不能南下,就一定會東進,我這裡已經有李洪基送來的和解文書,準備繞道安徽,再去取洛陽,開封呢。

原本,福王要是交錢,我可以再拖一陣子,現在,這傢伙不肯出錢,那就關閉藍田縣境,告訴李洪基,只要他不進犯我藍田縣,這天下之大,隨他的便。”

錢少少瞪大眼睛道:“李洪基給我們送買路錢了?”

雲昭點點頭道:“很是誠懇,比福王大方多了。”

錢少少又皺眉道:“可是周王的錢卻是全額給的,甚至還有多餘。”

“那就告訴周王,李洪基又要攻打開封了,讓他早做準備,我們收的錢只能保他一次,難道他出一份錢要我們保護他兩次不成?”

錢少少連連點頭道:“人家就是這個意思。”

“那就告訴孫傳庭,藉故留在開封,直到來年二月。”

錢少少笑道:“這就足夠交代了,不過,我們還是不能告訴周王李洪基將要經過安徽攻擊洛陽的事情,我還想趁着洛陽城破的機會,從福王那裡拿錢呢。”

第一一九章誰來背鍋?第三十六章都走了第一一九章八閩之亂(6)第一三七章孫傳庭之死(2)第一四七章意志堅定是一種美德第二十九章價值白銀十萬兩的人第一七四章比預想中要好第七十八章曇花一現的大鍋飯!第四十五章權力不能肆無忌憚第六章老子原來是獨一無二的第九十九章快活很難得!第一六七章一定要閉關鎖國啊第九十六章痛苦並不因人的身份變化而變化第二十章都是小事第十九章盧象升的操守第九十七章一心求活的朱媺娖第九十四章不容拒絕!人物清樣之二第一零四章竊國大盜?第一一二章話術與拳頭第四十二章殉葬!第一二七章皇帝真的很厲害第五十八章國之幹才的產生方式第四章話術(第二章)第一零八章苟日新與磨刀石(求訂閱,求月票)第一三二章看起來似乎已經有了模樣第一四八章沮喪的孫傳庭第五十三章四糜子的憂傷第四十章求死的洪承疇第二十五章宣傳造勢第九章人人都是預言家第六十四章人心是肉做的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持家之道第三十六章死就死吧!第八十四章 老天是公平的第一二二章梟雄總是從一個模子出來的第七十三章褫奪第一七九章王師,王師!第一二四章教化與殺戮第四十八章善良從來都不是梟雄本性第一零九章 威尼斯商人第一八五章令人羞恥的烏托邦第二章世界美嗎?(大章節求票)第五十四章 救命稻草第六十七章漫長的崇禎二年第五十一章過程很重要啊第五十二章死亡是一個大問題第二十七章陰族傳說第一三四章皇帝的臉面啊第一五七章新高度,新境界第一五三章大火融城2人物清樣之五第一四九章波瀾壯闊與雲昭無關第六十一章莫日根大喇嘛第一五三章大火融城2第二十三章馮英,馮英第一八二章雷霆入海第一三九章楊雄是我恩人!第三十六章死就死吧!第五十六章利益的原始構造第八十九章一隻跑不死的烏龜第四十六章夏完淳!!!第一三三章分權跟籠絡第一二九章假道伐虢的二次應用第九十章外鄉人才有仁慈的心第四十四章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交易第十九章他們要幹什麼?第一零六章皇帝的末日來了人物清樣之二第一二一章理所當然第五十章 頂風犯案第六十六章爲中華民族之樹萬古長青而努力奮鬥!第六十五章平地一聲雷第三十九章天知道啊——第一五七章最瞭解雲昭的人第三十四章初見吳三桂第一三零章大鐵路時代的開始第六十九章歲月讓人清醒第十三章人不如鼠第十三章春雨貴如油第四十五章 青龍先生第一三三章 不合理的要求第二十章都要看老天的臉第十四章攀爬科技樹哪有那麼容易新書預告第三章 我們的世界(萬字大章)第二十五章宣傳造勢第五十六章有追求就是好樣的第六十二章酒杯不夠第一三三章這裡什麼都有,又什麼都沒有第十一章冬烘先生第一四六章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第六章老子原來是獨一無二的第十六章令人討厭的政治手段第七十九章每個人好像都很滿意第十章倉鼠(2)第一百四十章總有一款適合你第二十章都要看老天的臉第六十七章漫長的崇禎二年
第一一九章誰來背鍋?第三十六章都走了第一一九章八閩之亂(6)第一三七章孫傳庭之死(2)第一四七章意志堅定是一種美德第二十九章價值白銀十萬兩的人第一七四章比預想中要好第七十八章曇花一現的大鍋飯!第四十五章權力不能肆無忌憚第六章老子原來是獨一無二的第九十九章快活很難得!第一六七章一定要閉關鎖國啊第九十六章痛苦並不因人的身份變化而變化第二十章都是小事第十九章盧象升的操守第九十七章一心求活的朱媺娖第九十四章不容拒絕!人物清樣之二第一零四章竊國大盜?第一一二章話術與拳頭第四十二章殉葬!第一二七章皇帝真的很厲害第五十八章國之幹才的產生方式第四章話術(第二章)第一零八章苟日新與磨刀石(求訂閱,求月票)第一三二章看起來似乎已經有了模樣第一四八章沮喪的孫傳庭第五十三章四糜子的憂傷第四十章求死的洪承疇第二十五章宣傳造勢第九章人人都是預言家第六十四章人心是肉做的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持家之道第三十六章死就死吧!第八十四章 老天是公平的第一二二章梟雄總是從一個模子出來的第七十三章褫奪第一七九章王師,王師!第一二四章教化與殺戮第四十八章善良從來都不是梟雄本性第一零九章 威尼斯商人第一八五章令人羞恥的烏托邦第二章世界美嗎?(大章節求票)第五十四章 救命稻草第六十七章漫長的崇禎二年第五十一章過程很重要啊第五十二章死亡是一個大問題第二十七章陰族傳說第一三四章皇帝的臉面啊第一五七章新高度,新境界第一五三章大火融城2人物清樣之五第一四九章波瀾壯闊與雲昭無關第六十一章莫日根大喇嘛第一五三章大火融城2第二十三章馮英,馮英第一八二章雷霆入海第一三九章楊雄是我恩人!第三十六章死就死吧!第五十六章利益的原始構造第八十九章一隻跑不死的烏龜第四十六章夏完淳!!!第一三三章分權跟籠絡第一二九章假道伐虢的二次應用第九十章外鄉人才有仁慈的心第四十四章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交易第十九章他們要幹什麼?第一零六章皇帝的末日來了人物清樣之二第一二一章理所當然第五十章 頂風犯案第六十六章爲中華民族之樹萬古長青而努力奮鬥!第六十五章平地一聲雷第三十九章天知道啊——第一五七章最瞭解雲昭的人第三十四章初見吳三桂第一三零章大鐵路時代的開始第六十九章歲月讓人清醒第十三章人不如鼠第十三章春雨貴如油第四十五章 青龍先生第一三三章 不合理的要求第二十章都要看老天的臉第十四章攀爬科技樹哪有那麼容易新書預告第三章 我們的世界(萬字大章)第二十五章宣傳造勢第五十六章有追求就是好樣的第六十二章酒杯不夠第一三三章這裡什麼都有,又什麼都沒有第十一章冬烘先生第一四六章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第六章老子原來是獨一無二的第十六章令人討厭的政治手段第七十九章每個人好像都很滿意第十章倉鼠(2)第一百四十章總有一款適合你第二十章都要看老天的臉第六十七章漫長的崇禎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