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鐵板一塊的雲氏威權

第七十二章鐵板一塊的雲氏威權

譚伯銘走了,周國萍就對趙秀琴道:“政令應該統一纔對。”

趙秀琴道:“自然是姐姐纔有資格當南京首領。”

“這是必須的,我藍田縣講究能者居上,當然,有利於任務纔是第一原則。”

“姐姐當首領我們纔好完成任務。”

周國萍捏捏趙秀琴的鼻子道:“出來了就不一樣了,你以前對我可是意見大的很吶。”

“縣尊要我看好你,不准你單獨行事,王鍾折損在岳陽,縣尊很難過,他說你現在心緒不寧,急着找回自己的榮耀,這樣就很容易急於求成,做一些冒險的事情。

縣尊還說,這兩年我們爲了儘快達成目標,以至於噩耗不斷傳來,這是他的錯,他要求我們儘量發揮集體的作用,務必以個人安危爲上,儘量不要冒險,他還說,時間總體上對我們是有利的。”

周國萍搖頭道:“做大事不拘小節,我們乾的就是天下間最大的事情,犧牲在所難免,縣尊說我們還有時間,不過是安慰我們的話,有沒有時間我們會不知曉嗎?

如今天下,亂局已經初步展露,一旦京城裡的皇帝無力支配地方的時候,頃刻間就是羣雄並起的局面,我們雖然控制了半個蒙古,但是,滿清這兩年也在厲兵秣馬,隨時準備趁亂進入中原。

而左良玉,黃得功,劉澤清等將領也在擁兵觀望,他們的心思不在剿滅李洪基,張秉忠這些人的身上,都在等可以讓自己稱霸一方的時機。

應天府這邊更是如此,人心向背早就不在朝廷,在於江南地方,地主豪族們看似花天酒地,實際上也在暗中蓄積自己的力量以求自保。

我們來應天府的真正目的不在侵佔江南,而是要幫助史可法穩住江南,借用史可法的名頭割裂地主豪族,讓亂局來的再慢一些。

只要這個目的達到了,個人安危不足論。”

趙秀琴嘆口氣道:“縣尊希望我們這批打天下的人,也必須是將來治理天下的人,唯有如此,我們的理想才能一以貫之的執行下去,這樣纔是最節省時間的法子。”

周國萍笑道:“沒關係,萬一我死了,你有時間來就來我墳頭告訴我新世界是不是真的如我們夢想的那般就成。”

“縣尊的話你總要聽的。”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李洪基失去了關中,這對他來說非常的不方便,想要從襄陽直抵中原,走關中是最方便的,不用一遍又一遍的跟官府爭奪南陽府。

孫傳庭已經不記得這是自己第幾次離開南陽府,也記不清楚這是自己第幾次佔領南陽府了,他跟李洪基的拉鋸戰已經進行了整整一年。

這個時候他很後悔自己爲什麼沒有在韓城將李洪基一鼓而下,讓他逃脫,最終變成了如今這個模樣。

秦軍離開關中,藍田縣就放棄了對他們的資助,不論是軍糧,還是軍餉,以及武器,物資補給都需要當地官府來支撐。

如今的河南府經過這些年的兵災之後,已經是一個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的所在了。

即便是孫傳庭自己也看不到戰爭有任何結束的徵兆。

大軍緩緩東歸,一望無際的平原上,乾枯的野草有一人多高,道路兩邊不時地就有白骨出現,吃的肥碩的野狗瞪着一雙血紅的眼睛遠遠地跟在大軍後面。’

這些畜生也知曉只要跟着大軍,就有吃不完的新鮮屍體。

冬日的曠野上並不安靜,成羣,成羣的烏鴉不時地從荒林中飛起,嘎嘎的叫着從大軍上方飛過,最終落在一些古怪而高的樹木上,如同鬼魂一般看着這支寂寥的大軍。

多年的征戰,已經談不到什麼士氣了,戰爭變得跟每天吃飯,睡覺一般頻繁,變成了生活中的一份子——遇到敵人拿刀子作戰就是了……

昔日追隨孫傳庭從潼關出發的軍卒已經不多了,軍中也不再是整齊的秦音,多了很多中原腔與兩湖腔調,如果仔細聽,山東腔調也隱約可聞。

有些軍卒在戰敗之後,投降了李洪基,同樣的,很多流寇在戰敗後也被官軍收編,到了這個時候,就很難再分清楚誰到底是賊寇,誰到底是官軍了。

很多時候孫傳庭都在懷疑自己作戰的目的,自己到底是爲什麼作戰,以前還有一個明確的概念,爲了君王,爲了社稷,爲了天下。

如今,當官賊不分的時候,這一切都失去了意義,繼續下去的結果就是兩羣人相互廝殺,最終落得一個同歸於盡的下場。

這不是孫傳庭想要的結果。

每到這個時候,藍田縣富裕安寧的生活就對他產生了極大的誘惑力,他很想驅車上龍首原,看看碧翠的終南山,曬曬那裡溫暖的太陽,在小溪邊鋪一張席子,放一個枕頭,驅兩三童子拾柴煮茶,自己手握一卷書,就着終南山的雲嵐品味其中意趣。

倦了,便以書遮臉酣睡,醒來了,就沿着小徑攀援而上,與樵夫問答,與仙人論道。

馬車顛簸,很快就打亂了他的思緒,親兵把一封信送了進來,孫傳庭看了一眼封皮,嘆口氣用刀子裁開封口,僅僅看了一眼就坐直了身子。

仔細的看過信之後,就把信燒掉了。

喚來副將道:“我們回開封。”

副將猶豫一下道:“大人,黃河已經封凍,開封無險可守。”

孫傳庭道:“走吧。”

秦軍從伏牛山下經過的時候,雲昭就站在山頭上瞅着這支能征善戰的軍隊。

“秦軍已經不復當年之勇了。”

看過秦軍之後,雲昭很是失望,他還以爲可以將這支舊軍隊收下來,從今日散亂的軍陣,以及拖沓的行軍模樣來看,這支軍隊的實力被嚴重的誇大了。

雲楊伸長脖子看了一陣子道:“戰損太嚴重,補充的兵員太差,老秦人的戰力遠不止於此。”

雲昭瞅瞅雲楊鋥亮的光頭道:“看事情要公平,不要帶情緒。”

“誰帶情緒了,本就如此。”

雲昭回頭瞅瞅自己滿坑滿谷的部下,對雲楊道:“他們的斥候呢?路過伏牛山這麼兇險的所在,居然不派斥候搜山?”

“那是我們的規矩,外邊的軍隊可沒有多餘的體力去搜山,就算搜到了又如何,該打仗的時候一樣要打仗。”

“你的頭髮就是因爲你沒有搜索前進這個概念,結果被人家一把火給燒掉了。”

“我那時爲了搶時間佔據上風,否則,我不用穿過火牆,繞一下路就可以了。”

“咦?你聰明瞭好多啊。”

“我一直都很聰明,只是在你跟前總要裝的傻一些,免得嬸嬸疑神疑鬼的以爲我要幹什麼不好的事情,也少挨兩頓家法。”

雲昭滿意的點點頭道:“這很好,把自己的位置擺的很正,免得我總是在考慮把你這顆禿頭擺在那裡纔好看這個爲難的問題。”

“頭就應該擺在脖子上。”

“不一定,放在金漆盤子也很好看。”

雲楊好像不太願意跟雲昭商討自己腦袋的歸宿問題,扯開話題道:“孫傳庭走了之後,李洪基的前部人馬就要來了,領兵大將是劉宗敏,兩天後抵達。

我會攔住劉宗敏,你跟李洪基的會面地點就在伏牛山兩軍陣前。

如果,你想現在就弄死李洪基或者劉宗敏現在就跟我說,這是最後的機會,我會安排好的。” щщщ⊕ тTk Λn⊕ ¢ O

“怎麼弄死他們?”

“很簡單,用大炮,延時地雷,哪怕是死士綁上火藥跟他們同歸於盡也不是不成。”

雲昭搖搖頭道:“傻子,用不着。”

雲楊斜眼瞅着雲昭道:“你又把誰安排到李洪基身邊了?他老婆還是他兄弟?”

雲昭聳聳肩膀道:“沒有的事!”

“那我就不管了,不過,孫傳庭想見你。”

雲昭嘆口氣道:“有什麼好見的,無非是英雄氣短罷了。”

孫傳庭咳嗽的厲害,披着一件黑狐裘大氅才安坐了一柱香的時間,光是咳嗽就佔據了一半時間。

雲昭給孫傳庭倒了一杯茶說道:“病了就不要強撐。”

“你要是肯替我作戰,我一定回西安養病。”

“皇帝不肯啊。”

“你現在做什麼事情還需要皇帝首肯嗎?”

“大義不能缺!直到現在,我依舊在給陛下繳納賦稅,他的養心殿坍塌了半邊,我還出了五千銀元希望能修繕一下。”

“那是因爲你以後要住到裡面去,給陛下修繕皇宮,其實就是給你自己修繕住房。”孫傳庭直言不諱。

“天下英雄很多啊,我不一定能笑到最後。”

“如果你中途忽然犯錯,你當然不可能走到最後,就目前來看,以我對你的瞭解,你犯錯的機率太小了,就算你中道崩殂了,你還有兩個兒子,以你留下的餘威,以及你雲氏在藍田縣的影響,哪怕你兒子只有一歲,也能穩穩地坐在最高位置上好好地長大成.人。

所以說,這天下遲早是你雲氏的。”

雲昭點點頭朝左邊的雲楊問道:“我死了,你不會搶我兒子的位置吧?”

雲楊立刻回答道:“你死了我準備自宮之後去住宅天天守衛你兒子。”

雲昭這才笑着對孫傳庭道:“你說的很有道理。”

第一二五章惡人洞第一七五章戰爭以新的方式開始了第九章建設者,破壞者第一六零章奴才與狗第一八九章海上的財富第七十章何以爲人?第十五章賊來需打第五十八章君王愛忠臣第一六四章我不想當豬第一七五章戰爭以新的方式開始了第一六二章好兄弟就要安排的妥妥當當第五十六章何爲大丈夫第八十三章本色第一一九章誰來背鍋?第一三四章皇帝的臉面啊第二十六章亂世多妖孽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第九十七章雲昭的日常手段今晚零點上架,求訂閱,求月票第十二章野豬精就該用硯臺砸死第一二九章佔便宜還是吃虧?第一二六章施琅的追求第八十六章多好的肚皮啊第六十五章眼光超前的張國柱第一三零章保護從來都是自上而下的第四十章老農的智慧第六十章愛情?不見得吧?第一二五章惡人洞第一三二章徐五想的夢想第一四零章政治交易的殘酷性第四十四章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交易第六十四章藍田縣的天方夜譚第一一七章對症下藥(感謝飛翔家八戒老友的白銀盟打賞)第七章造反是要殺頭的!(1)第三十七章皇帝的家底第一零一章改變總是在不知不覺中發生第六十一章我家縣尊!第三十三章事實勝於雄辯第六十章紅衣大喇嘛第一零三章 初遇鑲藍旗第八十六章多好的肚皮啊第一四一章總有人不死心第四十六章復仇也要保持一個好心情第五十九章莫名其妙的王第一四九章仰望人間的惡魔第一一二章東窗事發第十七章令敵人戰慄的錢多多第七十五章被嚇壞的孫傳庭第一四五章阿提拉與成吉思汗第五十九章莫名其妙的王第一五九章戰爭從很小的地方開始第一零五章吃皇帝飯的人第三十七章第一個五年規劃到期了第一六五章柿子一定要撿軟的捏第六十二章種子的威力第一一二章話術與拳頭第五十二章抱着美好的願望生活第一四三章醜人多作怪第一三六章憂國憂民洪承疇第六十一章 定期清掃第一二五章貪慾橫行第一章與野豬的對話第二十五章幻境!殺人不見血的刀!第一七二章明珠暗投?這是必然!第八十三章 范文程的自覺第三十四章誰比誰高明呢?第六章戰爭!與大白鵝的戰爭! (各種求)第四十三章積習難改第一二四章教化與殺戮第一三零章大鐵路時代的開始第九十三章窮人別認親第一五四章誰家新燕啄春泥第五十章大英陸軍的驕傲第十二章美男子(2)第四十七章雲紋的外交辭令第一二零章雲氏的獨家學問第一五六章新的時代到來了第一一三章不安分的心第一四三章醜人多作怪第九章人人都是預言家第八十六章皇帝拿不到捐款第六十八章沉渣泛起第一三六章憂國憂民洪承疇第八十章雲昭的步伐第三十八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二五章惡人洞第五十六章利益的原始構造第七章反賊的西征第七章歷史重新走上了正軌第一一四章八閩之亂(1)第一三五章情義因人而異第一三零章大鐵路時代的開始第四十四章女兒愁,無錢去買桂花油第七十二章強盜世家的厲害之處第一八四章溫情脈脈的雲彰第六十五章平地一聲雷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善意第一六三章天助自助者第一五八章舊時山河第一二三章韓陵山啃骨頭的方式
第一二五章惡人洞第一七五章戰爭以新的方式開始了第九章建設者,破壞者第一六零章奴才與狗第一八九章海上的財富第七十章何以爲人?第十五章賊來需打第五十八章君王愛忠臣第一六四章我不想當豬第一七五章戰爭以新的方式開始了第一六二章好兄弟就要安排的妥妥當當第五十六章何爲大丈夫第八十三章本色第一一九章誰來背鍋?第一三四章皇帝的臉面啊第二十六章亂世多妖孽第七十四章 家天下第九十七章雲昭的日常手段今晚零點上架,求訂閱,求月票第十二章野豬精就該用硯臺砸死第一二九章佔便宜還是吃虧?第一二六章施琅的追求第八十六章多好的肚皮啊第六十五章眼光超前的張國柱第一三零章保護從來都是自上而下的第四十章老農的智慧第六十章愛情?不見得吧?第一二五章惡人洞第一三二章徐五想的夢想第一四零章政治交易的殘酷性第四十四章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交易第六十四章藍田縣的天方夜譚第一一七章對症下藥(感謝飛翔家八戒老友的白銀盟打賞)第七章造反是要殺頭的!(1)第三十七章皇帝的家底第一零一章改變總是在不知不覺中發生第六十一章我家縣尊!第三十三章事實勝於雄辯第六十章紅衣大喇嘛第一零三章 初遇鑲藍旗第八十六章多好的肚皮啊第一四一章總有人不死心第四十六章復仇也要保持一個好心情第五十九章莫名其妙的王第一四九章仰望人間的惡魔第一一二章東窗事發第十七章令敵人戰慄的錢多多第七十五章被嚇壞的孫傳庭第一四五章阿提拉與成吉思汗第五十九章莫名其妙的王第一五九章戰爭從很小的地方開始第一零五章吃皇帝飯的人第三十七章第一個五年規劃到期了第一六五章柿子一定要撿軟的捏第六十二章種子的威力第一一二章話術與拳頭第五十二章抱着美好的願望生活第一四三章醜人多作怪第一三六章憂國憂民洪承疇第六十一章 定期清掃第一二五章貪慾橫行第一章與野豬的對話第二十五章幻境!殺人不見血的刀!第一七二章明珠暗投?這是必然!第八十三章 范文程的自覺第三十四章誰比誰高明呢?第六章戰爭!與大白鵝的戰爭! (各種求)第四十三章積習難改第一二四章教化與殺戮第一三零章大鐵路時代的開始第九十三章窮人別認親第一五四章誰家新燕啄春泥第五十章大英陸軍的驕傲第十二章美男子(2)第四十七章雲紋的外交辭令第一二零章雲氏的獨家學問第一五六章新的時代到來了第一一三章不安分的心第一四三章醜人多作怪第九章人人都是預言家第八十六章皇帝拿不到捐款第六十八章沉渣泛起第一三六章憂國憂民洪承疇第八十章雲昭的步伐第三十八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二五章惡人洞第五十六章利益的原始構造第七章反賊的西征第七章歷史重新走上了正軌第一一四章八閩之亂(1)第一三五章情義因人而異第一三零章大鐵路時代的開始第四十四章女兒愁,無錢去買桂花油第七十二章強盜世家的厲害之處第一八四章溫情脈脈的雲彰第六十五章平地一聲雷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善意第一六三章天助自助者第一五八章舊時山河第一二三章韓陵山啃骨頭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