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事情終於向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當高氏族長被人用繩子從懸崖山洞上吊下來的時候,雲昭有些眼暈。

一個十歲的孩子學大人說話的樣子讓雲昭很想一腳把他踢進溝裡。

雲楊在他耳邊道:“當年我們每個人都產生過要把你踢進溝裡的想法,可能還想埋點土!”

雲昭也側過頭在雲楊耳邊道:“斥候都派出去了?我們這裡兵力薄弱,別讓人真的把我給埋了。”

雲楊輕聲道:“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是饞寧夏,甘肅,根本就不是來處理什麼礦難的。”

雲昭笑道:“何以見得?”

雲楊怒道:“你以爲我聞不見李定國身上散發出來的臭味是不是?白銀廠礦難只是你發作的一個引子。

要不是我對你太熟悉,我甚至都會懷疑這場礦難是你搞的。”

雲昭笑道:“得隴望蜀,這句話你聽着熟悉不?”

雲楊道:“關中,漢中通往蜀中的七條道路,我們已經全部控制了,包括子午道、儻駱道、褒斜道、陳倉道、荔枝道、米倉道、金牛道。

你還想鞏固一下陰平道,跟祁山道,這纔開始圖謀這裡是不是?

看樣子,蜀中對你很重要啊!

所有的佈局都圍着這個中心在運轉,在藍田的時候,我還真的以爲你在心憂白銀廠礦難。

說起來,你知不知道延安府那邊的煤窯爲了供應藍田縣用煤,一個個的小煤窯裡每天死多少人?

你知不知道走雲南,貴州爲我們運鉛錠的商隊每年死多少人?

去年,藍田縣鍊鋼廠炸爐那一次,死了九個人,你連出面的意思都沒有,就讓下邊的人給解決了。

那可是就在你眼皮子底下啊。

你算算,我雲氏諸多產業加起來,一年會死傷多少人?

總數加起來,小小的白銀廠根本就算不得什麼。”

雲昭瞅着雲楊道:“你怎麼變得這麼聰明瞭?”

雲楊拍拍胸膛道:“徐五想不在,你的文書都是我收的,我當然知道。”

雲昭粗暴的從雲楊懷裡把那些文書都奪過來,揣在自己的馬包裡,然後對雲楊道:“以後不許。”

雲楊道:“以前,錢少少,徐五想不在的時候不都是我處理的嗎?據我所知哦,我身爲你的副將,有監督你的職權!”

雲昭道:“他們的嘴巴沒你的嘴巴這麼大!”

雲楊嘿嘿笑道:“看你的文書真的很有意思,再讓我看幾天唄,我很想知道李定國攆着延邊賊寇楊六到了慶陽衛,卻不弄死他,讓他一路向隴中逃遁,到底是爲了什麼。”

“滾!”雲昭怒喝一聲,雲楊就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條城高氏跟藍田縣雲氏很像,都是主家沒落,旁支興盛的模樣,不過,他們家沒有主族人去當賊寇,所以,孤兒寡母的很可憐。

如果說當初關中因爲賊寇的緣故被朝廷給幾乎放棄了,那麼,隴中這片地方,朝廷從來就沒有好好對待過。

說起來很有意思,這片地方自古以來文風就很強盛,哪怕是吃不飽肚子的人家的中堂上,也會有一幅字畫,一幅對聯,似乎只要家中有字畫,就與別的窮人有了很大的分別。

所以呢,這就弄成出來了一個很大的麻煩,在白銀廠當礦工,工匠的很多苦力,居然識字!

也就是因爲如此,他們對生命的看法跟普通窮苦人有很大的不同,在孝悌觀念深入骨髓的情況下,讓他們因爲一點錢,就放棄救援自家的親人就成了難事。

高氏十歲的主事人,見到雲昭提出來的第一個要求就是那六十三個人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安然入土,他才肯隨着雲昭去白銀廠說服那些扯旗造反的高氏子弟,放下手裡的工具,鋤頭一類的東西,接受懲罰。

當然,這個懲罰不能太過苛刻。

雲昭知道,高氏族人並非是相信他這個素未謀面的藍田縣令,而是相信在過去的三年裡,白銀廠給這裡的百姓帶來的好處。

爲了這些好處,再加上有可能解決白銀廠的事情,人家願意冒險而已。

雲昭在條城待了三天,始終沒有去白銀廠,在這三天裡,雲昭在高氏主人高垣楓,高正茂的陪同下拜謁了高氏先祖。

算是正式與高氏結下往來之誼。

高垣楓也沒有去白銀廠,高正茂不辭辛勞的走了一遭,在第四天下午,雲昭總算是見到了代表礦工,工匠們的——高正茂!

此時的雲昭像是不認識這個人一般,瞅着被一羣礦工,工匠們包圍的高正茂道:“說說吧!”

高正茂立刻道:“白銀廠管事都活着,是這些礦工,工匠們保護下才活下來的。”

雲昭道:“這些事情我已經知道了,現在,我很想知道是誰一次讓六十三個礦工進的探礦坑道。”

“是孫達才!”

不等高正茂說話,人羣裡就有聲音傳出來。

雲昭瞅瞅雲氏管事名單,沒找見這個孫達才,就沉聲道:“他是哪來的,怎麼當上管事的?”

高正茂道:“白銀廠的共有礦工一千一百三十五人,工匠八百九十七人,這兩千餘人擔負着整個白銀廠從採礦到選礦,粉碎再到磨洗最後到冶煉粗銅所有工序,不可能全部都用藍田縣的二十八個人來管。

所以呢,就讓這裡的工匠,礦工們自己遴選出來了一些管事,這個孫達才就是如此才當上管事的。

老朽以爲孫達才也是附近大族的人,查探之後才發現,此人就是一個流民,卻巧舌如簧,花錢如流水,就是用一些小恩小惠收買了不少人,這才被遴選成了頭目。

他說,下探坑的人工錢高,就多派一些人下去了。”

“這個人呢?”雲昭淡淡的問道。

隨同這些人一起回來的徐五想道:“他們全部躲進了探坑,不肯出來。”

“他們?”

“回稟縣尊,在高舉人配合我一一甄別礦工跟工匠的時候,孫達才帶着一夥人搶佔了白銀廠後城寨,被我們攻破之後,他們就鑽進了一個探坑負隅頑抗。

豹叔擔心探坑出危險,就沒有派人強攻。”

雲昭瞅着那些衣衫襤褸的礦工跟工匠們嘆口氣道:“六十三條人命啊,他們躲進探坑怎麼成呢?”

徐五想道:“據我們這幾日探查所知,不僅僅是孫達纔有問題,就連我們聘請的保護城寨的關隴刀客也有問題,在我抵達白銀廠城寨的時候,刀客首領周成居然守在城頭不允許我們進去,在我們冒着箭雨用鉤鎖拆掉城寨外牆之後,他們就消失了。”

雲昭微微的搖頭道:“愚蠢的傢伙啊,害了我六十三個屬下,以爲消失就能逃脫懲罰嗎?

雲芳呢?他這個大掌櫃做的可不怎麼樣啊,好好地一個白銀廠被人弄成篩子了,他卻一無所知,他不出面可不成!”

徐五想嘆了口氣,招招手,立刻就有礦工擡着一張擔架走了進來,躺在擔架上的雲芳見到雲昭,掙扎着要坐起來,就聽雲昭冷冷的道:“躺着,回我的話,也給這些沒了親人的礦工,工匠們一個回答。”

瘦的只剩下一把骨頭的雲芳虛弱的道:“回稟家主,一切都是雲芳的錯,是我自己只想着問礦工,工匠們要更多地銅,沒有把他們當人看,都是雲芳的錯,我不該只把目光盯在產量上的。

讓孫達才,周成這些人鑽了空子,錯在我,只求家主看在我等幾年辛勞的份上,就處置雲芳一人,莫要牽連過甚。

這些礦工,工匠都是好樣的,平日裡幹活也肯賣力氣,也聽話,如果不是有惡人作祟,他們不會聚衆鬧事的。”

那些礦工,工匠們聽雲芳到了此時此刻還在幫他們說話,一個個也耷拉着腦袋低聲爲雲芳辯解。

高正茂道:“縣尊,聽這些人說,雲掌櫃平日裡沒日沒夜的守在作坊裡,您也知曉,鍊銅就等於在煉錢,出銅的時候,手腳最不乾淨的就是那些刀客。

說句粗俗的話,有的人甚至會把鍊銅過程中出現的含有金銀的銅條塞進穀道帶走……防不勝防,雲掌櫃必須親自盯着纔不會有錯。

因此,出了六十三條人命這麼大的事情,這些人也沒有太爲難雲掌櫃,只是把他們關進礦洞裡好吃好喝的關着,從未想過要害了他們。

在孫達才,周成等人見大軍開始攻城拔寨了,想要拿雲掌櫃等人逼迫大軍後退的時候,也是這羣人拼死打跑了那些刀客跟孫達才,爲此還死了六個人。

縣尊,錯不在雲掌櫃,也不在這些苦力,而在於孫達纔跟周成這些狗賊的身上。

請縣尊將他們繩之以法,明以典刑,爲後來者戒!”

雲昭愣愣的瞅着高正茂,耳朵裡聽着那羣礦工,工匠們發出的要撕碎孫達纔跟周成等人的怒吼。

嘆息一聲道:“高舉人,可有在我藍田縣入仕之心?”

高正茂挺直了腰背大聲道:“老邁之軀,雖然羸弱,卻能飯一斗,肉十斤,保家護民老朽責無旁貸!”

雲昭笑道:“藍田縣的屬官,從無在本地爲官的先例,高舉人可以進關中爲官,而關中也會派人在這隴中謀一個職位。”

高正茂抱拳道:“我高氏定然全力支持!”

第七十一章江南一隅第一七二章孔秀死了第一四三章醜人多作怪第三十五章馮英的箭法第一五零章歷史的一定要還給歷史第一五九章梟雄不死!第九十九章樹倒猢猻散第八章先生與學生第一次交鋒第一四六章我要做嫁衣第七十四章欠債的莊戶劉宗敏第一百五十一章該花錢的時候一定不要節省第一零六章皇帝的末日來了第二十章小事一樁第八十二章遙遠的多爾袞第七十三章野豬精攔路第九十二章藥效太他孃的猛了第四章 快要餓死的先生和狗第四十七章 外祖父第七十六章 獐頭鼠目李定國第四十九章勸進!!!第四十五章 青龍先生第九十三章大搬家第八十三章本色第九十八章新面貌,新人設第一三九章運籌帷幄之中第十二章醜八怪的心酸你不懂(萬字大章求票)第一六二章李洪基與高夫人的愛情第一二一章事情終於向奇怪的方向發展了第一零九章就因爲多了一點!第一二八章推進跟退讓一五八章人力有窮時第七十七章人的志向總是變來變去的第一章第八寇——雲昭第一五零章歷史的一定要還給歷史第一七六章每個人都應該有追求第五十章當老大就要有擔當第十六章自找苦吃的雲昭第五十二章抱着美好的願望生活第四十九章奪命的千戶!!第四十五章利益之戰第五十七章日月生輝,唯我大明第四十九章大明朝的法律教育第七章:不值錢的妖孽!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善意第一七六章每個人都應該有追求第一四七章事情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第四十六章復仇也要保持一個好心情第九十五章 報復一開始就不會停第一二五章貪慾橫行第二十二章洪承疇的第二次機會第一零九章海上起風暴第二十八章虛弱的雲昭第五十七章騙人就要騙到底第一五六章野人的文明之光第二十六章老強盜的幸福生活第一零三章與野心不能匹配的武器第八十三章空虛的藍田第一四五章大度與刻薄第六十二章有真本事就該無往而不利第一二三章選擇是痛苦的第三十章我們不一樣第一五零章歷史的一定要還給歷史第一章第八寇——雲昭第五十六章利益的原始構造第一零二章歸於平淡第一三九章關門打狗第八十七章一無所有的沐天濤第五十三章沒存在感的錢少少第一三一章老子是強盜第一九三章死灰復燃?第一三三章這裡什麼都有,又什麼都沒有第一二一章故人心第五十章誰纔是大贏家第一二八章所有美好的感情都是別人家的武器第二十章雲昭的生意經第一三六章憂國憂民洪承疇第一二七章神靈的天使第二十五章雲昭的考古大發現第一六六章孔氏的大殺器第四十八章雲氏做生意的方式第四十九章上元縣的慘案第九十六章柳暗之後是花明第一三六章屈辱的站隊,卻是必須第一五八章起筆如畫第四十五章狡詐多智的媒婆第一四五章阿提拉與成吉思汗第一四一章總有人不死心第一三六章屈辱的站隊,卻是必須第七十五章背叛者,李巖第二十三章強盛的現實意義第一二零章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第四十八章睿智的雲楊第七章反賊的西征第一一一章會使用工具的人第一零四章竊國大盜?第四十一章雲昭的強盜宣言第十四章攀爬科技樹哪有那麼容易第八十九章一隻跑不死的烏龜第一百五十章一種人無數種人性第五十九章亂世,搶劫纔是王道
第七十一章江南一隅第一七二章孔秀死了第一四三章醜人多作怪第三十五章馮英的箭法第一五零章歷史的一定要還給歷史第一五九章梟雄不死!第九十九章樹倒猢猻散第八章先生與學生第一次交鋒第一四六章我要做嫁衣第七十四章欠債的莊戶劉宗敏第一百五十一章該花錢的時候一定不要節省第一零六章皇帝的末日來了第二十章小事一樁第八十二章遙遠的多爾袞第七十三章野豬精攔路第九十二章藥效太他孃的猛了第四章 快要餓死的先生和狗第四十七章 外祖父第七十六章 獐頭鼠目李定國第四十九章勸進!!!第四十五章 青龍先生第九十三章大搬家第八十三章本色第九十八章新面貌,新人設第一三九章運籌帷幄之中第十二章醜八怪的心酸你不懂(萬字大章求票)第一六二章李洪基與高夫人的愛情第一二一章事情終於向奇怪的方向發展了第一零九章就因爲多了一點!第一二八章推進跟退讓一五八章人力有窮時第七十七章人的志向總是變來變去的第一章第八寇——雲昭第一五零章歷史的一定要還給歷史第一七六章每個人都應該有追求第五十章當老大就要有擔當第十六章自找苦吃的雲昭第五十二章抱着美好的願望生活第四十九章奪命的千戶!!第四十五章利益之戰第五十七章日月生輝,唯我大明第四十九章大明朝的法律教育第七章:不值錢的妖孽!第一一九章錢多多的善意第一七六章每個人都應該有追求第一四七章事情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第四十六章復仇也要保持一個好心情第九十五章 報復一開始就不會停第一二五章貪慾橫行第二十二章洪承疇的第二次機會第一零九章海上起風暴第二十八章虛弱的雲昭第五十七章騙人就要騙到底第一五六章野人的文明之光第二十六章老強盜的幸福生活第一零三章與野心不能匹配的武器第八十三章空虛的藍田第一四五章大度與刻薄第六十二章有真本事就該無往而不利第一二三章選擇是痛苦的第三十章我們不一樣第一五零章歷史的一定要還給歷史第一章第八寇——雲昭第五十六章利益的原始構造第一零二章歸於平淡第一三九章關門打狗第八十七章一無所有的沐天濤第五十三章沒存在感的錢少少第一三一章老子是強盜第一九三章死灰復燃?第一三三章這裡什麼都有,又什麼都沒有第一二一章故人心第五十章誰纔是大贏家第一二八章所有美好的感情都是別人家的武器第二十章雲昭的生意經第一三六章憂國憂民洪承疇第一二七章神靈的天使第二十五章雲昭的考古大發現第一六六章孔氏的大殺器第四十八章雲氏做生意的方式第四十九章上元縣的慘案第九十六章柳暗之後是花明第一三六章屈辱的站隊,卻是必須第一五八章起筆如畫第四十五章狡詐多智的媒婆第一四五章阿提拉與成吉思汗第一四一章總有人不死心第一三六章屈辱的站隊,卻是必須第七十五章背叛者,李巖第二十三章強盛的現實意義第一二零章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第四十八章睿智的雲楊第七章反賊的西征第一一一章會使用工具的人第一零四章竊國大盜?第四十一章雲昭的強盜宣言第十四章攀爬科技樹哪有那麼容易第八十九章一隻跑不死的烏龜第一百五十章一種人無數種人性第五十九章亂世,搶劫纔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