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魔鏡

遍佈破損痕跡,車廂坑坑窪窪的列車,行駛在軌道上,從列車各處的修補痕跡來看,這輛列車還能繼續行駛,堪稱是奇蹟。

“那些暗殺者都撤走了嗎,從中午開始,就沒看到他們再出現。”

坐在車廂頂的維羅妮卡開口,她一旁身上纏着不少繃帶,繃帶被血跡染紅的紅瞳女沒說話。

坐在更前些的德雷,吐出一大口煙霧,他手中只剩一小截的雪茄,懟滅在金屬車廂頂,他說道:

“應該是被我們打退了,接下來,我們只需要去王都和院長會合,商議對付黑玫瑰的事。”

“已經沒這種必要。”

龍神·迪恩從車廂頂站起身,之前暫時加入「破曉隊」的他,已收到消息,蘇曉與白金主教那邊,已在王都取勝。

沒等德雷開口,他懷中的通訊器響起,他接通後,嗯、嗯的應了兩聲,隨即掛斷。

“他說的沒錯,王都那邊已經處理完,是我們贏了。”

“那我們怎麼辦?繼續這麼趕路,還是?”

維羅妮卡一副心情複雜的模樣,這一路上,她出手次數很少,一直在修列車。

“院長給我們兩種選擇,一是讓他的焰龍來接我們。”

“不要,我會有危險。”

紅瞳女斷然拒絕,她與風暴焰龍·狄斯,可謂是水火不容。

“那我們就乘這輛列車去王都,院長會在王都暫留兩到三天,然後我們所有人都用傳送陣回聯盟。”

說到最後,除迪恩外,車廂上的所有人都神情不對。

迪恩從車廂頂躍下,這次他是接了任務,才參與此事,眼下陣容任務完成,自然沒必要繼續停留。

迪恩走後沒一會,坐在車廂上的維羅妮卡,看到遠處的斷崖上,坐着一道身影,隨着列車越來越近,危險感越發強烈。

錚!

水幕從維羅妮卡耳旁斜斜斬過,這讓她後背浸透冷汗,這水幕給人的死亡壓迫感太強了。

錚!錚!

又是兩道薄如蟬翼的水幕切過,列車轟然破碎,上面的五人都平穩落地,目光盯着斷崖上的男人。

“我與諸位只是立場敵對,並無個人恩怨,諸位如果願意告訴我憎恨在哪,我就沒必要與各位以命相搏了,原本我想去王都找你們院長,但半路上遇到各位,就順便問問。”

盲眼男人語氣謙和的開口,他雖不咄咄逼人,卻給人種猶如被捏住心臟的壓力。

“無可奉告。”

銀面開口,並悄然做了手勢,意思是讓其他人退走,這次遇到的敵人,和之前所遭遇的暗殺隊不是一個級別。

“是嗎,那真遺憾。”

盲眼男人從地上起身,他從斷崖上躍下,他落地的瞬間,以他爲中心,周邊幾公里範圍內的地形,瞬間被掠幹水分,植物化爲塵灰,山脈化爲砂礫,地面的泥土化爲細沙。

盲眼男人,也就是水哥,姿態隨意的坐在沙土上,他右手半刺入到沙土內,一面古樸的落地鏡,出現在他身後。

看到這一幕,維羅妮卡當即架起狙擊炮,瞄準、鎖定、射擊。

咚!!

一股衝擊以維羅妮卡爲中心擴散,周邊十幾米內的沙土,因後坐力而震起,一顆螺旋彈衝破空間的束縛消失,再次出現時,已位於水哥的眉心前。

啪~!

螺旋彈射穿水哥的眉心,讓其眉心處,出現鏡子般的裂痕,但隨着水哥身後始源魔鏡上裂痕的癒合,水哥眉心的裂痕也消失。

幾乎是同時,維羅妮卡感覺到劇痛從腳下傳來,穿透雙腿,直奔她的軀幹而來。

嘭!

銀面一記上勾拳,打在維羅妮卡的下巴上,讓其向上飛起,隨着維羅妮卡上飛,一根根從地面沙土內蔓延出的水線,從她的雙腿內抽離出。

每根水線都細如髮絲,倘若銀面的動作慢些,讓這些水線沒入到維羅妮卡的心臟,她必死無疑,更爲棘手的是,這些水線完全感知不到,哪怕以銀面的感知力,都察覺不到這東西,僅能憑戰鬥經驗與直覺判斷。

“別碰到地面的沙,找到敵人的正確位置。”

銀面說話間,已躍上列車剩餘的殘骸,他發現,敵人的能力,似乎對金屬無效。

錚!

一道薄如蟬翼的水幕,直奔野獸騎士而來,野獸騎士掄起權杖,剛要將其轟散,他的身形就驟然定住,因爲,生靈的血液中富含大量的水分。

刷拉一聲,水幕從野獸騎士脖頸切過,他高大的身影僵在原地,下一秒,頭顱掉落。

噗通一聲,野獸騎士的無頭屍體跌落到沙土上,失去聲息。

看到這一幕,銀面眯起眸子,眼下的情況糟糕到極點,相比敵人這麻煩的能力,找不到敵人的確切位置,纔是更棘手的問題,看似敵人坐在百米外的落地古鏡前,其實那只是幻象。

銀面雙臂上的臂刃探出,他在自己兩側肩頭、雙側肋下,以及後背,都切出傷痕,讓鮮血以不算快的速度淌出。

一道薄如蟬翼的水幕,直奔銀面的脖頸而來,幾乎是同時,銀面感覺到,他全身的鮮血,竟保持了靜止,把他強行固定在原地,這也是爲何,方纔野獸騎士慘死的原因。

啪啦一聲,銀面側身躲避,他的大量血液,順着他提前割出的傷口內衝出,沒能把他固定在原地。

水幕在空氣中切出一道黑痕後,逐漸消融在遠處。

在這同時,方纔被斬落的野獸騎士頭顱,從列車殘骸上滾落而下,向野獸騎士的無頭屍體砸去。

一隻大手探過,啪的一聲抓住頭顱,赫然是野獸騎士的無頭身軀站了起來,他沒把自己的頭顱按回到傷口處,而是將其拋出,拋向水哥的方向。

砰!

一面輕薄但堅不可摧的水幕,轟退飛來的頭顱,這包裹着金屬頭盔的頭顱,飛回到野獸騎士腳旁,它將其撿起,按在斷頸處,細密的黑色觸鬚蔓延,斷頸處的傷勢轉瞬癒合。

銀面看到這一幕後,瞳孔緊縮了下,他壓下心中的疑慮,將注意力重新聚集到水哥身上。

始源魔鏡前的水哥,根本分不出是真是假,外加周邊幾公里範圍內的沙地,只要觸碰,就會被裡面蔓延出的水觸鬚襲擊,飛在半空中則更危險,會被半空中交錯的水線切到粉碎。

找不到敵人,地面不能落足,不能飛行,只有在有限的落腳點上,躲避敵人的攻擊,而且每次躲避,或是被定身,或是提前在身上留下傷口,以損失大量血液爲代價,避免被定身,這讓銀面五人的處境,糟糕到極點。

紅色光芒乍現,以紅瞳女爲中心,一股無與倫比的拉扯力傳來,導致德雷、維羅妮卡、銀面、野獸騎士被拉扯到其中,這紅色漩渦完全消失前,一道水幕切割而過,紅瞳女的一條小臂在消失前,被毫無阻隔的切下,這水幕太鋒利,就連野獸騎士的鎧甲都無法抵擋,更何況是血肉之軀。

半分鐘後。

“吼!!”

龍吼聲從遠處傳來,這讓水哥皺起眉頭,感知着從遠處而來的氣息,他點了點頭,知道這次遇到的白夜院長,不是重名,而是遇到‘老朋友’了。

“很久之前就想和你較量一番,剛好這次有機會,就算敗了,我死在你手中也不丟顏面,獵殺者·白夜。”

水哥站起身,脫下上身寬鬆的衣物,咔噠噠一聲聲脆響後,他身上的金屬封印接連解除,一個個金屬環圈掉落在地面上的沙土上,與蘇曉對戰,水哥當然是進入全釋放狀態。

就在水哥準備與蘇曉搏殺一場時,一道身影走來,在水哥的感知中,對方頭戴個罐子,身形矮小、乾瘦,還有幾分猥瑣、狡詐感。

方纔從水哥身上脫離的封印環扣,在叮叮噹噹的脆響中,又自行扣合回水哥身上,他單手拿起衣物,轉身走進身後的始源魔鏡內,水哥有和強者死戰的愛好沒錯,但他不是愛好找死,單獨對戰蘇曉可以,可同時對上蘇曉與凱撒,他選擇退避。

轟!

幾米粗的風暴龍焰從上方噴落,將始源魔鏡籠罩在內,要是其他人,或許會忌憚這是「爹級」器物,不敢貿然攻擊,但已帶着兩件「爹級」器物的蘇曉,纔不在乎什麼始源魔鏡。

龍焰噴吐而下,衝擊導致一個巨型沙坑出現,裡面的沙土被高溫灼燒到玻璃化。

當龍焰停止時,始源魔鏡與水哥都消失不見,要是以往,面對此等挑釁,始源魔鏡不會就這樣離開,但眼下,深淵之罐、靈魂王冠、幽冥骨戒都在,外加蘇曉身上還有強烈的死靈之書因果,此等陣仗,也難怪始源魔鏡離開的如此乾脆。

蘇曉從龍背上躍下,他是收到了德雷的求救通訊,才乘騎風暴焰龍,全速趕到此地。

蘇曉來到紅瞳女等人消失的位置,空氣中還殘留着紅色光粒,強烈的空間波動彌散在周邊。

“這是紅瞳的未完成能力,能形成一個快速啓動的隨機空間力場,把自己和附近的其他生靈,傳送到很遠處。”

一同來此的白金主教開口。

“隨機到什麼程度?”

蘇曉捏住半空中的一顆紅色光粒,這光粒逐漸消散。

“隨機到,沒有人知道他們被傳送多遠的程度,不到萬不得已,紅瞳不會用這種能力。”

白金主教嘗試鎖定紅瞳女與野獸騎士的位置,但感知探入還沒消散的空間波動後,猶如泥牛入海。

與此同時,北境,無盡雪原。

德雷、銀面、維羅妮卡、野獸騎士,以及虛弱的紅瞳女,都站在風雪中,五人臉上除了懵逼之外,沒其他神情。

……

聖蘭王國·王都。

風暴焰龍落在王宮的後院,蘇曉順着龍翼走下,來到暫住的三層小樓內,這裡不算奢華,但足夠清淨。

蘇曉坐在沙發上,今天的事,他感覺不像是意外,經布布汪追尋氣味與氣息,水哥是從聯盟的方向而來,應該是一路追蹤到此地,看方向,十之八九是向王都來的。

如此說來,水哥不是要截殺銀面等人,而是有可能衝自己來的,在蘇曉看來,這有兩種可能,1.水哥在死亡樂園的遊俠公會,接了懸賞自己的任務,2.水哥是因爲自己瘋人院院長的身份,才找上自己。

蘇曉感覺更像是後者,如若是前者的話,水哥沒必要截殺銀面等人。

如此推斷,那水哥應該是在調查,或是尋找一件僅有瘋人院纔有的東西,除了地牢三層的那幾名兇犯,蘇曉想不到瘋人院還有其他東西,值得如此大動干戈。

先排除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以及怒鯊,這兩者都已被消滅或死亡,水哥作爲死亡樂園的死亡遊俠,他要找某名兇犯,必定是與任務有關,如果目標已死,任務就失敗,後續不會發生這些事。

然後排除獅王,這傢伙犯的罪很大,但其組織的地下勢力被拔除後,獅王自身的價值,以及其知道的秘密,都不算多。

心靈大師也暫時排除,水哥的目標雖有可能是心靈大師,但概率不超10%。

如此一來,就只剩女妖和憎恨,女妖的擬態能力,能做到一些很難做到的事,例如女妖本人,就是因爲冒充聯盟的大議員才被捕。

憎恨的話,這存在身上的未知太多,蘇曉一度懷疑,本世界的兩隻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憎恨是不是就是其中一隻,但他仔細觀察與感知了幾次,都沒感知出什麼不對。

顯然,水哥沒因可以藉助「爹級」器物的部分力量而變飄,從沒直接去襲擊瘋人院,就能看出這點。

這樣推測的話,與水哥的矛盾,主要是因爲雙方的陣營與任務,這是最不用擔心的結果,只要不是個人仇怨,就不會死磕。

水哥在之前的八階世界爭奪戰雖敗了,但那是因爲己方陣營過於離譜,而且據己方的MVP幻師所說,若非一羣打一個,最後又設計把水哥引開,以及最重要的凱撒到了,結果會怎樣,還真說不準,水哥一個人,差點單挑了聖光樂園的一百多名契約者,隨後又把守望樂園的那些人,打的服服帖帖,水哥本身就很強,得到始源魔鏡後,簡直質變。

說來有趣,蘇曉與水哥都是首個九階世界進度,就進入了本世界。

蘇曉決定暫不理會水哥那邊,相比專門追殺對方所耗費的時間,繼續完成獵殺名單更靠譜,等完成獵殺名單,就有充足的精力,和水哥分個勝負。

蘇曉查看獵殺名單,上面還剩三個目標,竊奪者、倒戈者、背叛者,其中竊奪者已死多年,而且鬼族先知承諾過,會告訴蘇曉竊奪者的埋骨地,只是眼下時機未到。

如此一來,獵殺名單上就只剩倒戈者·沙之王,以及最後的背叛者,蘇曉查看任務列表。

【主線任務·第三環·抉擇(已完成)、】

【你獲得起源石×3顆。】

……

這次的主線任務,蘇曉是一環都沒敢跳,不是做不到,而是起源石拿的屬實太舒坦,跳任務的話,有些環節的任務完成度,不會太高。

【根據你現有資源,你已觸發主線任務的分支階段,你可在以下主線任務中,選擇其一。】

【主線任務·擊殺沙之王。】

【任務獎勵:起源石×5顆。】

【主線任務·擊殺瘋王(需持有靈魂王冠,纔可觸發此任務)。】

【任務獎勵:起源石×9顆。】

【以上兩種主線任務,你只可選擇其一。】

……

兩種選擇擺在眼前,第一種主線任務分支,應該是對付沙之王,以及他麾下的軍團等,這種情況下,沙之王的戰力,對應懸賞金800盎司時空之力。

而第二種選擇,則是以靈魂王冠,讓沙之王瘋王化,這是靈魂王冠必定能做到的事,尋常人獲得靈魂王冠後,都會被骸骨王座,以及王冠所象徵的權柄所蠱惑。

靈魂王冠有個特性,越是強大者,越容易被這王冠引動內心的慾望,導致慾望無限制放大,像沙之王這種本世界有名的暴君,他看到靈魂王冠的第一眼,就註定了他瘋王化的結局。

這會讓沙之王麾下的軍團,在短時間內分崩離析,期間蘇曉甚至什麼都不用做,與之相對,他所面對的沙之王,也就是瘋王,其實力將會更加強大,但對方身邊不會有親衛等。

【你已接受主線任務·擊殺瘋王(第四環)。】

【警告:如此任務在執行初期失敗,你將會自動接受主線任務·擊殺沙之王(第四環),且此任務的任務獎勵,將削減50%,任務時限也將降低25%。】

……

“巴哈,定位成功了嗎。”

蘇曉拿起茶杯,飲了口楓茶,看向一旁的巴哈。

“成功了,銀面他們應該是在北境,趕回來最起碼也得五天。”

“嗯。”

蘇曉又飲了口茶,決定讓銀面等人自行趕回即可,後續前往沙漠之國的初期,無需太多戰力到場,況且去對付沙之王前,蘇曉準備先去趟炙熱沙漠,看看那裡的巨大隕石坑內,有多少太陽焰,是否足夠激活【烈陽圓盤】。

“汪。”

布布汪突然叫了聲,它將一段影像投放在牆壁上,竟是黑A與幾十名晨曦神教成員戰鬥的畫面,戰鬥的起因,並非是黑A做了什麼,而是因爲晨曦神教與黑暗神教歷來有舊怨,別忘記,黑A現在的身體,原本屬於黑暗聖子。

以此等身份來王都,晨曦神教的衆人氣得不輕,這典型的傷害不大,侮辱性極強,當即派出成員,把黑A圍攻到力竭,關押起來。

至於爲何不格殺黑A,黑暗神教不是好惹的,因爲這種事格殺掉黑暗神教的黑暗聖子,那後續幾年,晨曦神教都不會有安穩日子,外加晨曦神教現在的神靈是新飛昇,自然不願多惹事端,把黑A生擒關起來,是最佳選擇。

得知黑A被狠揍一頓關押的消息,蘇曉有些欣慰,他忘記和大祭司那邊打招呼,純屬失誤。

“老大,你沒和大祭司那邊說黑A會來嗎。”

“哦,忘記了。”

“額~”

巴哈用翅膀撓了撓頭,總感覺哪裡不對,它老大的記憶力,應該很好纔對。

“老大,那現在怎麼辦?讓大祭司放人?”

“我們去一趟。”

蘇曉準備看看,黑A發展到了何種程度,黑A的成長速度屬於中等偏上,如果黑A到了第二階段,或第三階段,那今晚就可以拿出【世界之環】,讓五個吞噬者爭奪。

蘇曉取出【世界之環】,毋庸置疑,今晚誰能奪到【世界之環】,將會取得極大優勢,乃至於,有七成概率成爲最後的贏家。

……

晨曦神教·主教堂,地下四層。

黑暗的囚牢潮溼、陰冷,最裡側的牢房內,黑A坐在佈滿蟲蛀鼠咬痕跡的髒污條凳上,雙手戴着副遍佈光紋的鎖鐐,這地牢自然困不住他,真正困住他的,是這雙鐐銬。

在黑A身旁,是被打出單側黑眼圈的薇薇,這小女孩滿臉不忿,嘟噥着:“等姑奶奶出去,把你們全滅了。”

哐嘡一聲,監牢的大鐵門被打開,十幾名晨曦神教成員走進來,先是打開照明燈,之後又簡單收拾了下過道。

“你看你也不早說,這事鬧的,自己人抓了自己人,就這邊,前面就到了。”

大祭司的聲音傳來,隨着大祭司領路走下監牢的臺階,在幾名晨曦神教高層的簇擁下,蘇曉帶着布布汪,順着臺階走下。

最裡側的地牢內,黑A呼的一聲站起身,這讓一旁看熱鬧的薇薇暗驚,問道:“怎麼了。”

黑A沒說話,只是雙手更用力試圖掙脫束鐐。

“你就算用出吃奶得勁,也掙脫不開。”

飛來的巴哈開口,黑A站在金屬欄前,依然沉默,只是目光越發銳利。

走來的大祭司說道:“白夜,今天這事,要是直接放人,我不太好辦,就算我是大祭司,也不能……”

“……”

蘇曉沒說話,讓大祭司自己去體會。

“好好好,放人,我弄不過你,我以後躲着你點。”

大祭司示意手下放人,很快,牢門打開,黑A與一臉懵逼的薇薇被放出來。

一行人向牢房外走去,之後乘坐升降梯,到了主教堂一層,與大祭司等人分別後,蘇曉出了主教堂,走在寬敞但偏僻的街道上,後面是黑A與薇薇。

“黑A,這是誰啊?”

薇薇低聲開口,她現在還有點懵,本以爲是絕境,沒想到這麼簡單就被放出來。

街道上,黑A沒說話,他咧嘴笑了,還露出交錯的尖牙,陡然向背朝他的蘇曉撲殺而去,他要試試,自己還差多少。

咚!!

薇薇被一股風壓吹的踉蹌退後,當她略有慌亂的環視前方時,發現黑A已不知所蹤。

當~!

幾公里外的古建築大鐘塔,突然傳來一聲鐘鳴,薇薇凝目看去,似乎有個人影,鑲在那大鐘上。

巴哈雙翼一展,激活黑A身上的臨時空間印記,將其從幾公里外傳送回來,剛回來,黑A就單膝跪地,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

“不可能,你……”

黑A的話還沒說完,蘇曉已又是一腳側踢,將其踢飛出去,幾公里外的古建築大鐘塔,又是噹的一聲鐘鳴。

看到這一幕,薇薇被激怒,她口中牙齒咬的咔咔作響,還露出兩顆小虎牙。

“逆子。”

蘇曉轉身向王宮方向走去,聽聞此言,原本準備拼死一搏的薇薇,當即冷靜下來,她好像知道這是誰了。

第七十七章:雷電與黑暗第五十四章:似乎……有些窮第六十五章:腦洞少女第二十二章:殘酷的世界第五章:稱號燃煉第五章:不,我要時臣死第十二章:實力差距億點點第三十四章:夜之王第三十四章:引雷秘法第二十章:窒息第二章:血之甦醒第五十三章:失策第三十二章:受苦的布布汪第一百三十四章:影·魔刃第二章:素質極度第二十二章:就是抗揍第一章:進入第二十三章:戰場第五十一章:霸主級生物第二十五章:茂生之狂亂第八章:恐怖的技能等級第七章:史上最慘boss第四十五章:高回報第八十六章:真正的法爺第六十二章:生存失敗第三十二章:從戰爭片變成恐怖片第二十一章:影第七十四章:資源第七十章:姓嵐名佐的老陰嗶第八十二章:友誼的小船又回來了第十五章:巨怪第十四章:首席法官第七十二章:獵殺第八十七章:有奇效(第五更)第三十八章:消失的神女第五十四章:穩住,我們能贏第四十六章:滅法與蟲族第十六章:沒慫過第五章:一切隨緣的施法者第六十六章:絕界第六十二章:你到底有沒有誠意第三十六章:十老頭的猜疑第一百二十五章:世界級任務獎勵第五十七章:戈斯的逆襲第三十八章:boss隊第四十二章:24區第八十四章:愣頭青與喚醒第六十二章:都袞出去第八十七章:高明的謊言第四十八章:祝好夢第三十七章:機械之心第五十五章:裝備強度上限第六章:大難臨頭各自飛第三十四章:密室第十七章:你這雜修第六十三章:狂怒的野獸第一章:老熟人第一百零一章:友善的會面第三十章:優勢第一章:惡魔族第二章:熟悉的地方第二十三章:搜刮第六十章:思考人生第五章:聖靈第六十九章:本喵撓死你第四十一章:被最強矇蔽雙眼第七十五章:口香糖第十四章:第二場遊戲第七章:線索第十七章:狂獵第二十八章:霧散第三十二章:一刀第六十四章:自閉的貝妮第八十九章:恐怖的差距第四十四章:全面開戰第七十五章:井第六十五章:混沌勳章第三章:道具第四十一章:猩紅卡的威力第五十章:坦的尊嚴第三十二章:五階都是老陰嗶嗎第四十五章:偶遇第三十一章:他們是……希望第四十九章:惡徒與狗第二十二章:這纔是國王的智慧第二十三章:亞森曼部落第五十章:鑄魔第六十七章:新渠道第三十四章:烏鴉、瘋狗第八十一章:科都第八十八章:黑淵中的‘小可愛’第三十七章:氣死貓第二十七章:阿姆很生氣第四十章:合成(第四更,爲‘~:尐龍‘乖︷’加更)第五十三章:失策第五十一章:最強打工仔上線第二十八章:黃沙與死亡?第六章:血雨腥風第二十九章:慷慨的凱撒???第八章:蝸牛,剪刀,鹿
第七十七章:雷電與黑暗第五十四章:似乎……有些窮第六十五章:腦洞少女第二十二章:殘酷的世界第五章:稱號燃煉第五章:不,我要時臣死第十二章:實力差距億點點第三十四章:夜之王第三十四章:引雷秘法第二十章:窒息第二章:血之甦醒第五十三章:失策第三十二章:受苦的布布汪第一百三十四章:影·魔刃第二章:素質極度第二十二章:就是抗揍第一章:進入第二十三章:戰場第五十一章:霸主級生物第二十五章:茂生之狂亂第八章:恐怖的技能等級第七章:史上最慘boss第四十五章:高回報第八十六章:真正的法爺第六十二章:生存失敗第三十二章:從戰爭片變成恐怖片第二十一章:影第七十四章:資源第七十章:姓嵐名佐的老陰嗶第八十二章:友誼的小船又回來了第十五章:巨怪第十四章:首席法官第七十二章:獵殺第八十七章:有奇效(第五更)第三十八章:消失的神女第五十四章:穩住,我們能贏第四十六章:滅法與蟲族第十六章:沒慫過第五章:一切隨緣的施法者第六十六章:絕界第六十二章:你到底有沒有誠意第三十六章:十老頭的猜疑第一百二十五章:世界級任務獎勵第五十七章:戈斯的逆襲第三十八章:boss隊第四十二章:24區第八十四章:愣頭青與喚醒第六十二章:都袞出去第八十七章:高明的謊言第四十八章:祝好夢第三十七章:機械之心第五十五章:裝備強度上限第六章:大難臨頭各自飛第三十四章:密室第十七章:你這雜修第六十三章:狂怒的野獸第一章:老熟人第一百零一章:友善的會面第三十章:優勢第一章:惡魔族第二章:熟悉的地方第二十三章:搜刮第六十章:思考人生第五章:聖靈第六十九章:本喵撓死你第四十一章:被最強矇蔽雙眼第七十五章:口香糖第十四章:第二場遊戲第七章:線索第十七章:狂獵第二十八章:霧散第三十二章:一刀第六十四章:自閉的貝妮第八十九章:恐怖的差距第四十四章:全面開戰第七十五章:井第六十五章:混沌勳章第三章:道具第四十一章:猩紅卡的威力第五十章:坦的尊嚴第三十二章:五階都是老陰嗶嗎第四十五章:偶遇第三十一章:他們是……希望第四十九章:惡徒與狗第二十二章:這纔是國王的智慧第二十三章:亞森曼部落第五十章:鑄魔第六十七章:新渠道第三十四章:烏鴉、瘋狗第八十一章:科都第八十八章:黑淵中的‘小可愛’第三十七章:氣死貓第二十七章:阿姆很生氣第四十章:合成(第四更,爲‘~:尐龍‘乖︷’加更)第五十三章:失策第五十一章:最強打工仔上線第二十八章:黃沙與死亡?第六章:血雨腥風第二十九章:慷慨的凱撒???第八章:蝸牛,剪刀,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