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見面

聖蘭王國,一處「巴爾大森林」邊緣處的無名小鎮。

之所以稱這裡爲無名小鎮,是因爲此地才建立幾年,以此區域獸災不斷的現狀,這小鎮能存在到哪一天,沒人能確定,或許明天這裡就被野獸族毀滅。

小鎮雖只有幾百人口,但周邊木牆修建的格外堅固,這關乎到他們能否繼續在此地生存,自然不會有半點馬虎。

從木牆上斑駁的痕跡來看,這小鎮的守備力量依然頑強,但不知爲何,今天在木牆後守崗的幾名守衛,都透露着幾分焦躁與擔心。

夜空中的烏雲將月光遮擋,就在這時,一股狂風襲過,讓木牆上的幾名守衛下意識把手擋在臉前。

當一切都平息時,夜空中的烏雲不再遮擋月光,藉助着月光,幾名守衛看到了一隻龍類生物般的巨獸,已落在木質高牆上,那雙豎瞳正俯瞰着他們,距離之近,他們幾人甚至能感覺到那灼熱的鼻息吹在他們臉上,導致毛孔隱隱作痛。

不等這幾名守衛高聲警告,他們已因一種光明特性的波動,而昏睡過去。

來此的正是風暴焰龍·狄斯,龍背上的四人,分別是蘇曉、大祭司、凱撒,以及鬼族先知。

至於如何遇到的鬼族先知,說來有趣,對方提前到了聖蘭王國,之後作爲貴客,被邀請到古拉公爵的莊園內,幫古拉公爵占卜吉凶。

占卜結果是,古拉公爵近日內必會有一個大機遇,讓其地位更進一步。

這占卜結果既準,又不準,這所謂的大機遇,就是大祭司帶着被封困的蘇曉,去找古拉公爵面談,如果此事是真的,的確是大機遇,問題是,這是個陷阱。

能占卜到此等程度,說明一點,就是鬼族先知其實占卜到了這是陷阱,他在故意誘導古拉公爵,讓其在此事發生前,就認爲,最近要有大機遇來了。

正因有了這鋪墊,大祭司的背刺才那般順利,整件事的全程,古拉公爵都沒有太多懷疑,想來也是,在古拉公爵看來,他已窺探到未來。

眼下龍背上的四人,不是地精大忽悠,就是神棍大忽悠,再或是占卜大忽悠,除這三大忽悠外,還有名滅法。

此等陣容,來到這無名小鎮,讓人莫名的爲這小鎮捏了把冷汗,好消息是,是四人中的占卜大忽悠,占卜到這小鎮內有神子,所以四人才來此。

找到有資格傳承「輝光神魂」之人,眼下已到了迫在眉睫的程度,今晚之前無法完成此事,明早聖蘭王國各地的晨曦信徒們,會陸續察覺到,他們所祈禱的神靈,已沒有了往日那回應感,一旦這種情況出現,晨曦神教的分崩離析,將成爲必然的結局。

今天下午時,大祭司還穩如老狗,對晨曦神教內培養的那名神子,有着一定的信心,以爲神子傳承「輝光神魂」是必然,結果卻是,那神子與「輝光之神」的契合度,比尋常信徒還低。

這把大祭司氣的血壓飆升,失望至極,但在仔細詢問一番,外加神子也知道,繼續飆演技沒用時,纔算是攤牌,他這麼多年,對輝光之神毫無虔誠,反而是格外崇拜大祭司。

最終的結果是,神魂的傳承者沒找到,但大祭司找到了傳位者,雙方都攤牌後,他越看神子越順眼,感覺這小子,將來必成新一任的大忽悠。

大祭司找到傳位者心情很不錯,可眼下的問題沒解決,找不到適合的輝光神魂傳承者,明早的計劃無法繼續。

此等節骨眼上,須辮快垂到腰間,有些駝背的鬼族先知開口,委婉的表示,他這占卜得損耗命源,也就是折損壽命,因此要得到足夠的回報,才能再次占卜,不是他愛財,而是不收錢,會逆反了因果與命運。

經蘇曉觀察,這老傢伙除了眼神不太好之外,那生命氣息,比大部分壯年人都富有生機,至於因果方面,凱撒定眼一看,並沒什麼卵因果。

外加鬼族先知那都快映出金幣的雙眼,說明這傢伙是在胡扯。

因此在蘇曉、大祭司、白金主教的‘耐心勸導’,以及‘友善說服下’,鬼族先知‘大徹大悟’,決定還是與幾人的‘友誼’更重要,因此就不收費了。

不過斬殺沙之王,這是蘇曉對鬼族先知的承諾,並且也和對方明說,哪怕對方不協助他,他也會去對付沙之王。

和占卜師合作,有些事明說其實更好,否則等占卜師占卜出來,雙方的合作會各藏心思,讓計劃的推進大受阻撓。

說來有趣,之前出發,乘坐列車趕往聖蘭王國的蘇曉隊,也就是龍神、阿姆、德雷、銀面、維羅妮卡、紅瞳女、野獸騎士等人,此時還在半路上,算算時間,他們或許在聖蘭王國這邊決出最終的勝負時,都不一定能趕到。

之所以如此,是因爲那輛被包下的列車,沿途已遭到幾十次的襲擊,也多虧維羅妮卡在機械學方面的造詣不錯,多次修理好那輛列車。

眼下的局面是,黑玫瑰派出精銳暗殺隊,已和護衛隊那邊死磕上,這其實是因一個誤會所導致。

迪恩、阿姆、銀面等人的任務,是吸引敵人注意,以及乘坐這輛列車,前往聖蘭王國,之所以一直乘坐這列車,並不是這列車有多特殊,而是讓他們以不算特別快的速度趕路。

但迪恩、阿姆、銀面等人執着的乘坐列車行爲,到了敵方暗殺隊眼中,就比較有深意,暗殺隊的隊長猜測,要麼敵方腦子有問題,要麼這列車上,護衛着什麼武器,敵方要以這武器,對付他們的領袖黑玫瑰。

再加上銀面能屏蔽感知的能力,讓一衆暗殺隊成員,無法感知列車車廂內的情況,這讓暗殺隊長更堅定之前的想法。

在多次襲擊列車,均遭到阻止後,暗殺隊長更確信這點,因此下令,務必摧毀掉這輛列車,避免敵人把那未知武器,運到聖蘭王國。

對此,維羅妮卡氣的吃不下飯,每次列車被打壞,都是她修,她都把這十幾節的列車,給修成只剩三節,敵人卻依然針對這列車。

對於那邊的情況,蘇曉不準備干涉,這就是他想看到的結果,眼下對付黑玫瑰,要以奇謀取勝,否則以黑玫瑰的手段,與對方互相算計的話,能不能成爲最後的贏家,真的不一定。

夜幕籠罩下的小鎮一片安靜,蘇曉四人停步在小鎮中心處的一座小教堂前。

透過花玻璃,能看到小教堂內亮着燭光,蘇曉推開門後,發現這小教堂內,只有一名身穿粗簡衣物,身形乾瘦的少年,他坐在神像前,雖瘦骨嶙峋,但雙眼很有神采。

“你信仰他嗎。”

大祭司指向前方的輝光神像,瘦弱少年眼中有幾分狐疑,他問道:“我爲什麼要信仰一個已經死掉的神靈?”

聽聞此言,大祭司心中暗驚,他沒在這少年身上感受到半點超凡,但對方卻匯聚了難以想象的苦難,那感覺就像是,對方把這一片區域內的苦難,都吸收到自己周邊,然後以一種奇妙的方式,讓這些苦難緩慢蒸發掉。

大祭司看向門口處的鬼族先知,鬼族先知點了下頭,意思是,這瘦弱少年,就是他所佔卜到的那個人。

“少年,你希望成爲神靈嗎。”

大祭司坐下身,就坐在少年身旁。

“不希望,我們的神靈,只會降下苦難。”

“哦?你怎麼知道?”

“我能看到苦難。”

“是嗎,那當你成了神靈,不降下苦難,豈不是解決了這問題。”

大祭司已經準備開始忽悠。

“我偏不。”

瘦弱少年笑了,雖說話有些氣人,但他笑的格外清澈。

“唉,我果然還是老了,白夜,還是你來勸勸他。”

大祭司的喊聲傳到小教堂外,聞聲,坐在長椅上研究神秘之眼的蘇曉起身,走進小教堂內。

蘇曉環視周邊,這小教堂內隱隱有種厄難感,好像匯聚了不少負特性的能量,似是被什麼吸引而來。

坐在神像前的瘦弱少年在看到蘇曉走進小教堂後,目光越發凝重,他很誠懇的對身邊的大祭司說道:“還是我們兩個談比較好,而且我剛纔只是禮貌性拒絕一下。”

“這麼說,你願意成爲神靈了?”

“有點期待,但更多是對未知的忐忑。”

瘦弱少年笑了笑,目光遠超他年齡的冷靜。

“哦?這麼忐忑,我給你些時間考慮?”

“還是不了,我看到門外那位,更忐忑。”

“哈哈哈,你誤會了,白夜這個人,只是看上去有些冷淡,他其實挺和善的。”

“那……我冒昧的問下,無上輝光是怎麼隕落的。”

“咳~,咱們換個話題。”

大祭司笑得略帶幾分尷尬,他取出「輝光神魂」,這神魂剛取出,就化爲一道道金色光華,劃過一道道弧線沒人到少年體內。

轟的一聲悶響,少年消失原地,被共鳴性吸引到神域去,看到這一幕,大祭司目光灼灼,同時心中也對鬼族先知的占卜能力,更加忌憚幾分。

掩飾掉飛昇痕跡,大祭司剛要向教堂外走去,就發現蘇曉與凱撒,以及剛飛行到此地的巴哈,擋住門口。

“你們這是?”

大祭司下意識感到不妙,尤其是看到凱撒那奸詐的笑容。

“我們回去後談,就去你們晨曦神教的大本營,你有沒有傳送一類的手段,把我們都傳送過去?”

巴哈開口,聞言,大祭司取出一顆遍佈裂痕的寶石,將其摔在地上,一道傳送陣出現。

大祭司最先站上去,見無事,蘇曉、凱撒、巴哈才站上去,鬼族先知依舊在小教堂門外,這傢伙不僅有占卜能力,空間能力也不弱,只不過,他的空間能力有極強的侷限性,只能傳送他自己。

鬼族先知的這空間能力,是和一件誓約物,擬定了誓約才獲得,侷限性衆多,但也格外實用。

一次性空間陣圖激活,綿軟無力的傳送後,蘇曉抵達一間儲物室內,這裡約有幾千平米大小,一排排貨架上,擺放着各類氣息詭異的物件,這些都是晨曦神教成員,在處理超凡事件時收繳而來。

晨曦神教的存在,對聖蘭王國而言有利有弊,晨曦神教的審判隊,會狩獵邪|教或是黑暗神教成員,以及各類牛鬼蛇神,這既是維持聖蘭王國的超凡穩定,也會藉機排除異己。

在大祭司的領路下,蘇曉來到主教堂五層的一間幽靜書房內,沒一會,大祭司的兩名心腹到場,一人是管理晨曦神教財務權的休伯特,此人身材偏胖,始終笑眯眯的待人,初次見面,就給人不低的親和感。

另一人則是之前見過的豎瞳少女,她名叫希爾,原本就是新崛起的戰力擔當,因之前在神域的表現,被大祭司提拔爲心腹。

希爾走進書房後,看蘇曉在場,她眼中的詫異一閃而逝,轉而,彷彿從沒見過蘇曉般,揹着雙手站在大祭司身後。

“你,對,就是你,你以前見過我們?”

巴哈眯着鷹眼開口,目光異常犀利。

“沒。”

希爾毫不避讓直視巴哈的雙眼。

“老大,這傢伙說謊,之前她見到我們,眼神就不對,現在就更不對了,她可能是黑玫瑰手下的人。”

巴哈的鷹爪尖藍芒涌現,見此,蘇曉從座椅上站起身。

“證據呢?你們有什麼證據,我是黑玫瑰的手下。”

希爾的語氣嚴肅,雖說知道情況不妙,但她不能表現的心虛,越是如此,越會惹人懷疑。

“很抱歉,我們不需要證據。”

巴哈已蓄勢待發,就等蘇曉的命令。

“你是黃昏瘋人院的院長,維羅妮卡是你手下,我和她有仇。”

希爾沉聲開口,聞言,蘇曉打量對面的豎瞳·希爾片刻,重新坐下身。

“哈哈哈,原來是這樣,誤會,都是誤會,你和維羅妮卡有仇的話,有機會安排你們見面,把誤會解除就好。”

巴哈恢復沙雕狀態,不見方纔的半點犀利與冷酷。

“她殺了我的朋友。”

“額~,這仇挺大,那你們自己處理吧。”

巴哈岔開話題,這讓書房內的氣氛多雲轉晴,大祭司在方纔並沒說話,他自然察覺到這新提拔的心腹,稍有不對,眼下事情基本明瞭,這反而是他想看到的情況。

“白夜,說說看,你要和我做什麼交易。”

“……”

蘇曉沒說話,表示此事由巴哈與凱撒代理,並在隊伍頻道內,給凱撒開出這筆交易兩成的好處費,原本想分三成,考慮到後續還要和大祭司合作,不能太狠。

見分兩成好處,凱撒只拿出POS機,沒取出上古錢袋等。

巴哈清了下嗓後,說道:“是這樣的,我們的首輪交易,也就是輝光神魂,你們已經接收,這樣的話,我盲猜,你們肯定需要這東西。”

巴哈說話間,從團隊儲存空間內取出【熾光槍(起源級·神靈武器)】,它繼續說道:

“既然晨曦神教已飛昇新的神靈,那肯定需要這東西,此物由貴重、稀有、罕見金屬打造,換句話說,這是爲輝光之神量身打造的武器。”

聽聞此言,老狐狸般的大祭司,依然保持微笑,而他身後的休伯特與希爾,都不淡定了,因爲他們確信,這東西就是輝光之神原本的武器。

“開價吧。”

大主教笑的格外溫和。

“別急,我們還有其他寶物,你看這個,此物名爲「耀光心核」,是上上任輝光之神死後留下的秘寶,已存世千年。”

聽聞巴哈的介紹,大祭司的面色如常。

“這兩件至寶,我們都買了。”

“別急,還有其他東西,這兩個卷軸,上面記載了輝光之神的兩種能力,這四件物品,都準備出售給你們,不過價格嘛,這就不是我能說了算。”

巴哈飛到座椅靠背頂部,一旁的凱撒輕咳了聲,吸引大祭司等人的視線,意思是,談價找他。

半小時後,意識有點模糊的休伯特走出書房,他看着手中的賬單,管理晨曦神教財務的他,始終不理解,爲什麼2+2=8,單獨一算,這就是在胡扯,可仔細查看凱撒編寫的賬單,又感覺2+2=8,沒任何問題。

片刻後,休伯特帶着兩人重回書房,讓人把擡來的幾個木箱放下後,這位財務官帶着愁容離開,看來還在因爲賬單上2+2=8的問題,而懷疑人生。

書房內,蘇曉將一個個大木箱收起,他之所以選擇將神靈武器賣給大祭司,是因爲各求所需,晨曦神教今後要打造新的神靈武器,必定要花費更大代價,與之相對,如果蘇曉在大聚地售賣這東西,其實賣不出高價,神靈武器的使用前置過於苛刻。

【你獲得靈魂晶核×130枚。】

【你獲得總價值爲89503枚靈魂錢幣的貴重品。】

【你獲得銘文之主(起源級·刀類武器)。】

【你獲得深藍(起源級·刀類武器)。】

……

蘇曉的確沒想到,晨曦神教有兩把起源級長刀,原本他打算弄一件起源級防具,把【狂獵之夜】提升到起源級,怎奈,起源級防具太過搶手,晨曦神教根本存不下。

交易完成後,大祭司的面色不再陰鬱,方纔他展現出的一切,只不過是爲了讓蘇曉等人別加價太狠而已,至於雙方因此決裂,這不可能。

其他不說,合謀暗殺掉古拉公爵這件事,註定雙方只能繼續合作下去,已經在一條賊船上,眼下不把黑玫瑰與部分王族收拾掉,大祭司必定會死無葬身之地。

當天邊的第一抹初陽升起時,王都逐漸恢復往日的熱鬧,街上開始陸續能看到行人,最近剛出現的傳聞,在今早不攻自破,晨曦神教的信徒們,又有了以往祈禱時的感覺,只不過,相比之前,今早祈禱後,他們都感到稍有不同。

上午八點,恢弘的王宮前方,一名名侍衛站成兩排,陸續有王國的大臣與權貴,走進王宮內,直奔一層最裡側的王國議廳。

王國議廳內,此地面積在千米以上,可謂是肅穆中隱藏這奢華,整個議廳的格局爲,中間是四人議桌,向外是一層層環形座椅,一條几米寬的過道,通往入門處,地上鋪設着紅毯。

此刻周邊的環形座椅上,已有不少王族權貴,或是王國大臣落座。

而在中心處的議桌旁,黑玫瑰已落座,她有着垂到耳下的紫色短髮,黑色眼影,讓她有種拒人之外的神秘,哪怕身着正裝黑紗衣裙,也難掩那嫵媚的身材,從外表看,黑玫瑰最多是三十歲不到的年齡,異性看到她後,很難抗拒她那強大又嫵媚的魅力。

此刻黑玫瑰的右手肘抵在扶手上,單手輕揉額頭,最近兩天,她可謂是憂愁又心驚,憂愁是滅法來報復了,心驚是,滅法好像沒正面殺來,這不符合滅法的風格,在她的記憶中,那幾名滅法找人報仇,都是正面潛入,然後殺光敵方的所有守衛或護衛等,最終當面暗殺掉仇敵。

正面潛入+當面暗殺,是強大滅法最常用的報仇手段。

眼下黑玫瑰等了好幾天,除了得知敵方小隊正在趕路外,那滅法就像憑空消失了般,沒一點音訊。

正在黑玫瑰思索間,古拉公爵到場,並在議桌旁落座,這讓黑玫瑰皺起纖眉,今天的古拉公爵,和以往略有不同。

黑玫瑰剛準備開口,大祭司與小國王就都到了,大祭司直接落座,而黑玫瑰對面的小國王,卻沒落座,而是站在座椅旁,隔着議桌,與黑玫瑰對視。

“坐下,議會要開始了。”

黑玫瑰語氣如常的開口,讓她意外的是,桌對面的小國王不僅沒坐下,依然站在座椅旁不說,還揚起下巴,這讓黑玫瑰有些不解,她知道這小崽子吸收了父輩的靈魂,但哪怕對方心智成熟,也只是個小國王而已。

沒等黑玫瑰開口,已關上的王國議廳大門,轟然開啓,一道身影獨自走近議廳內,正是蘇曉。

看到對面的蘇曉走來,黑玫瑰愣了那麼一瞬間,她眯起眸子,從手旁的文件袋內,取出蘇曉的照片,看了眼照片,又看了眼走來的蘇曉,她懵了。

“不愧是……滅法,我想過很多種我們見面時的場景,唯獨沒有現在這種。”

黑玫瑰此刻的心情,疑惑中帶着舒暢,讓她最近一段時間都寢食不安的滅法,以她最想看到的局面,出現在她前方,這讓她臉上的笑容已經難以抑制,索性就不抑制。

“……”

蘇曉沒說話,在屬於小國王的座椅上落座,見蘇曉落座,左右兩旁的大祭司與古拉公爵都起身,來到蘇曉的座椅後。

啪~

蘇曉以命運主宰點燃一支菸,他座椅後的古拉公爵,偏身拿來附近小桌上的菸灰缸,放在蘇曉身前的議桌上後,他重新站在蘇曉的座椅後。

在對面,黑玫瑰看着穩座的蘇曉,以及站在蘇曉手旁的小國王,還有他座椅後的古拉公爵與大祭司,這讓黑玫瑰臉上的笑容僵住,並且逐漸消失。

第六章:都是假的第四十九章:你好第八章:苦修記憶第三十八章:夷爲平地(第六更)第五十五章:殺進去第3437章 極鋒與樹生第三十一章:恐怖的暗殺部隊第七十三章:這是弱小?第六十六章:請停止你的進貨行爲第五十九章:不愧是天啓第十三章:秘密第五十一章:酋長的最後掙扎第四十五章:三連第二十六章:間諜的生存方式第八十八章:聖焰的崛起第六十八章:迴歸第十三章:談判與許願第六十六章:J先生自閉第八十一章:深藍之影第七十三章:意外收穫第六十八章:地牢殺神第八十六章:虐菜局第六十九章:六階契約者的確抗揍第二十一章:卡塔庫慄第八十九章:迴歸與收穫頗豐第三十四章:引雷秘法第二十一章:指引第二十九章:持續發展的重要性第一百零一章:收穫與變強(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四十一章:蘇大忽悠再次登場第八十三章:暴殄天物第三十章:帶蘇曉打boss?第三十四章:進度第五十八章:一對八第四十章:交易第一百一十二章:穿透第十九章:自導自演第三十九章:特性第三十章:聰明人第三十三章:黑玫瑰第三十四章:不是兩個第三十七章:燎原之火第九十章:你開心就好第三十二章:笑容逐漸變|態的莉莉姆第一章:史上最奇葩違規者第七十二章:豪妹的奇妙旅程第八章:臨時領袖第七十二章:電療第二十四章:團長,請收下我們的膝蓋(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八十八章:滅法第二十三章:暗殺第七章:引薦信第三十六章:無法捕捉的敵人第九十章:互掐的日常第四十三章:源第三十三章:名醫凱撒第三章:槍手待遇第四十二章:硬碰硬第三十九章:交鋒第三十五章:會合第六十四章:你先別死……第四十章:人均小boss第八十八章:談攏第十九章:小公主遇害第七章:逝者安眠第三十三章:總部與高層第五十四章:原來是打開方式不對第五十三章:吞噬神靈的姐妹第三十一章:躺槍的要塞第七十三章:武力交涉第三十六章:與死亡擦肩而過第五十八章:桀驁第二十六章:新配方第九十二章:危險物·S-109第四十五章:迴歸第十二章:布布汪的宿敵第二十八章:大忽悠第九十五章:戰鬥經驗的差距第五章:競技(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三十二章:獵魔時刻第七章:無冤無仇,只因手癢第十六章:強行攻破第十四章:見面就開打第二十三章:戰前第六十章:聚合(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四十六章:準備就緒第六十五章:強援第五十一章:綠色的曙光第五十一章:用心去體會第五十一章:迷失的吟遊詩人第六十七章:獎勵第五十章:難度爆炸性提升第十五章:占卜第二十八章:大忽悠第五十一章:副統帥·奧斯第八十二章:舊賬與新世界第三十七章:最危險的召喚物第六十三章:獨狼們第四十八章:南部的‘孿生姐妹’(第四更)第八章:驚悚的真實傷害
第六章:都是假的第四十九章:你好第八章:苦修記憶第三十八章:夷爲平地(第六更)第五十五章:殺進去第3437章 極鋒與樹生第三十一章:恐怖的暗殺部隊第七十三章:這是弱小?第六十六章:請停止你的進貨行爲第五十九章:不愧是天啓第十三章:秘密第五十一章:酋長的最後掙扎第四十五章:三連第二十六章:間諜的生存方式第八十八章:聖焰的崛起第六十八章:迴歸第十三章:談判與許願第六十六章:J先生自閉第八十一章:深藍之影第七十三章:意外收穫第六十八章:地牢殺神第八十六章:虐菜局第六十九章:六階契約者的確抗揍第二十一章:卡塔庫慄第八十九章:迴歸與收穫頗豐第三十四章:引雷秘法第二十一章:指引第二十九章:持續發展的重要性第一百零一章:收穫與變強(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四十一章:蘇大忽悠再次登場第八十三章:暴殄天物第三十章:帶蘇曉打boss?第三十四章:進度第五十八章:一對八第四十章:交易第一百一十二章:穿透第十九章:自導自演第三十九章:特性第三十章:聰明人第三十三章:黑玫瑰第三十四章:不是兩個第三十七章:燎原之火第九十章:你開心就好第三十二章:笑容逐漸變|態的莉莉姆第一章:史上最奇葩違規者第七十二章:豪妹的奇妙旅程第八章:臨時領袖第七十二章:電療第二十四章:團長,請收下我們的膝蓋(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八十八章:滅法第二十三章:暗殺第七章:引薦信第三十六章:無法捕捉的敵人第九十章:互掐的日常第四十三章:源第三十三章:名醫凱撒第三章:槍手待遇第四十二章:硬碰硬第三十九章:交鋒第三十五章:會合第六十四章:你先別死……第四十章:人均小boss第八十八章:談攏第十九章:小公主遇害第七章:逝者安眠第三十三章:總部與高層第五十四章:原來是打開方式不對第五十三章:吞噬神靈的姐妹第三十一章:躺槍的要塞第七十三章:武力交涉第三十六章:與死亡擦肩而過第五十八章:桀驁第二十六章:新配方第九十二章:危險物·S-109第四十五章:迴歸第十二章:布布汪的宿敵第二十八章:大忽悠第九十五章:戰鬥經驗的差距第五章:競技(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三十二章:獵魔時刻第七章:無冤無仇,只因手癢第十六章:強行攻破第十四章:見面就開打第二十三章:戰前第六十章:聚合(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四十六章:準備就緒第六十五章:強援第五十一章:綠色的曙光第五十一章:用心去體會第五十一章:迷失的吟遊詩人第六十七章:獎勵第五十章:難度爆炸性提升第十五章:占卜第二十八章:大忽悠第五十一章:副統帥·奧斯第八十二章:舊賬與新世界第三十七章:最危險的召喚物第六十三章:獨狼們第四十八章:南部的‘孿生姐妹’(第四更)第八章:驚悚的真實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