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合作

深淵寶箱剛開啓,大量幽綠色煙霧從裡面噴涌而出,並非深淵的黑,而是幽冥那鬼氣森森的幽綠。

看到這幽綠色煙氣的瞬間,蘇曉心中已倍感不妙,當他接到緊接着出現的提示時,知道這次是中了頭獎。

【你獲得幽冥骨戒(深淵·原罪物)。】

接到這提示的瞬間,深淵盒已出現在蘇曉手中,並將其打開,當一件帶着強烈幽冥、冤魂、幽邃氣息的骨戒出現時,蘇曉以手中深淵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其收起。

呼的一聲,一旁的幸運女神只感到勁風襲面,吹起她的髮絲,至於深淵寶箱內開出了什麼,她根本沒看清。

“什麼東西刷的一下不見了?”

“……”

蘇曉沒回應幸運女神的話,他低垂着眼簾,坐在晶體座椅上,眼下的情況是,他這的「爹級」器物又增加了一個。

蘇曉之前讓嗜血戰甲吞噬「原罪之芽」,嗜血戰甲晉升到「準爹級」器物,已是必然的結果。

如此一來的話,蘇曉就帶着兩件「準原罪物」,以及一件真正的「原罪物」,縱使他是獵殺者+滅法,也感到吃不消,所以這次來聖蘭王國前,他讓龍神·迪恩以先古面具僞裝成自己。

這有三重用意,1.迷惑黑玫瑰那邊,讓那邊認爲,蘇曉隊已乘坐列車,前往聖蘭王國,從而故意讓對方半路截殺。

2.讓晨曦神教放鬆警惕,以便直接抵達神域,格殺輝光之神。

3.讓先古面具趁這機會離開。

沒錯,蘇曉不準備繼續帶着先古面具了,既是因爲,使用現在的先古面具,要付出很大代價,也是因爲,一直帶着這面具,這面具剛出現不久的「原罪」特性,會因這種封困而慢慢消散。

與其如此,那還不如讓這面具去自行發展,就算其真的跨過那近乎不可能的一步,成爲真正的「原罪物」,也沒關係,對蘇曉而言,這沒風險。

因此,蘇曉與先古面具定了個「誓約」,這次對付黑玫瑰,先古面具要讓蘇曉無代價使用兩次,眼下迪恩用的這次,就是其中一次。

兩次後,蘇曉會解除對先古面具的所有束縛,以及提供給對方幽暗大陸的座標,原因是,那裡有深淵侵襲區,能進入到「深淵」內,唯有沒入「深淵」,先古面具纔有可能更進一步。

可眼下的問題是,剛放走一個「準原罪物」,蘇曉就從深淵寶箱內,開出一個正牌大爹,那磅礴又浩瀚的幽冥氣息讓蘇曉確定,這大爹的強度,絕不在「深淵之罐」與「死靈之書」之下,要比靈魂王冠略高。

做個比喻,假設原罪物的綜合危險度是90~100,那麼「深淵之罐」與「死靈之書」都是100滿值,「靈魂王冠」則達到99.5,剛開出來的「幽冥骨戒」則也是100。

除了感知到浩瀚的幽冥氣息外,蘇曉看向百米外,人罐合一狀態的凱撒,這廝瞬間溜出那麼遠,已說明很多問題。

“凱撒,我有筆交易……”

蘇曉的話還沒說完,剛摘下深淵之罐的凱撒,已經位於200多米外了,那狐疑的目光彷彿在問:‘我親愛的朋友,你剛纔說什麼?’

“……”

蘇曉以獵殺者權限,具現出一張3萬面額的靈魂錢幣儲蓄卡,下一瞬,凱撒已近在咫尺。

“3萬,把這玩意弄走。”

“今天天氣不錯啊。”

凱撒揹着手,看着依舊界雷遍佈的天空,顯然,這方面不是凱撒的強項,當時他與深淵之罐,屬於王八看綠豆對眼了,可眼下對上【幽冥骨戒】,則是另一種情況。

“沒辦法?”

聽聞蘇曉此言,凱撒有點抓耳撓腮,他沉吟了下,說道:“我稍微有些辦法,這都不是報酬的問題,是現在隔離掉因果的話,我親愛的朋友,你要付出很大代價,不妨先用那盒子困着,等因果緩緩,我們再想辦法。”

“……”

蘇曉沒說話,拿出支菸點燃,默認了凱撒的提議。

“時間差不多了,我去撤封禁術式。”

凱撒留下這句話後,沒走兩步就消失,去古遺蹟的主殿那邊,解除封禁空間波動的術式。

這術式是在蘇曉進入神域後,凱撒在那邊激活,目的是防範晨曦神教前來增援,眼下看來,這術式的效果很不錯。

幾分鐘後,始終蔓延在神域邊緣處的渾濁黃霧散去,這黃霧剛散,一聲悶響就傳來。

咚、咚、咚……

猶如來自另一處空間的砸擊聲,一下下傳來,不遠處的空間一下下凸起,最終轟然破裂一塊,一隻只蒼白的手從裡面探出,將這處空間破碎擴成空間拱門。

一名身穿紅色長袍的短髮老者,快步走進神域內,這正是聖蘭王國最有權柄的三人之一。

當下聖蘭王國的情況爲,黑玫瑰最爲勢大,之後是王族的代表古拉公爵,以及眼下匆忙到場的晨曦神教·大祭司。

從地位上來講,古拉公爵與大祭司不是黑玫瑰的手下,三方屬於同流合污,只不過古拉公爵與大祭司,沒有黑玫瑰勢大而已,要說三方親密無間,很難以讓人信服,不過這三人的確是利益共同體。

來的這百餘人,除了爲首的大祭司外,晨曦神教的五名祭祀,以及各類神使、傳教士等,可謂傾巢而出,之所以如此,是因爲在方纔,他們驚恐的發現一件事,他們的信仰之源斷了。

如果只是一人兩人如此,還可以解釋爲信仰不夠堅定,被神靈所遺棄,問題是,晨曦神教的所有信徒,包括五名祭司以及大祭司,都與神靈斷開了信仰之力的傳輸,這就只能是神靈出了問題。

在此之前,晨曦神教的一衆高層,都沒考慮過這方面,他們被黑玫瑰請去,一同商議對付來尋仇的滅法,在這場討論中,有兩名祭司還提出,請來他們所信仰的輝光之神,對滅法降下神罰。

眼下降神罰是不可能了,輝光之神已被滅法預判性反殺。

一衆趕到神域的信徒中,爲首的大祭司剛到此地,他的手就開始忍不住的抖,沒人比他感應的更清楚,他們晨曦神教的神靈隕落了。

“我神,在哪。”

一名神使顫聲開口,一旁的小修女趕緊扶住她,讓這位差點肝膽俱裂的神使能站穩。

一衆信徒到了神域後,都確定了輝光之神已隕落,他們中有些臉色陰沉,有些則目光意味深長,也有些跪地嚎哭。

過了最初的情緒衝擊後,以大祭司爲首的一衆人,將目光集中在蘇曉身上,大祭司眯起雙眼,他那雙透出暗金色的瞳孔內,竟有着僅次於輝光之神的威勢感,毋庸置疑,這是個隱藏了實力的老傢伙,其實力,最起碼與北境大將軍相近。

“爲我神復仇!!”

一名中年神使聲嘶力竭的怒喊,激動到眼中都暴起密集的血絲,脖頸的青筋與血管都隆起。

“殺了他!”

另一名信徒也怒吼,就在一衆信徒準備衝上來圍殺蘇曉時,爲首的大祭司冷聲怒斥道:“閉嘴,退下!”

聽到大祭司的怒斥,一衆晨曦神教的中高層,先是下意識閉嘴退後,轉而都詫異的看着大祭司,他們閉嘴退下,是因爲往日大祭司積攢的威嚴,而眼中的疑惑,則是在質問大祭司對神靈的信仰是否虔誠。

“我神沒有隕落,只是被這賊人設計傳送到了外世界,這賊人畏懼我神威嚴,才用這種詭計,我還能感應到我神,雖然這感應很微弱。”

聽聞大祭司此言,一衆晨曦神教的中高層成員,氣息迅速穩定下來,其中一名扎着單馬尾的豎瞳少女道:“沒錯,我也感應到了,我神只是離我們很遠。”

“是這樣的,我也感應到。”

“可是……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而且信仰力量的傳輸也……”

“是你不夠虔誠,閉嘴,退下!”

豎瞳少女高聲斷喝,其威懾感,讓一名神使下意識退後半步。

大祭司上下打量豎瞳少女後,心中已打定主意,今後有機會,把這手下提拔到祭祀之位上。

“祭司大人,我們該怎麼辦?”

豎瞳少女低聲詢問,聽聞此言,大祭司說道:“這裡有我就夠了,你帶人先回去。”

言罷,大祭司把一串骨制項墜交給豎瞳少女,這是晨曦神教傳承多年之物,在大祭司不在場時,可以用此物,作爲大祭司的代行,與五名白袍祭司同級。

一衆晨曦神教成員,或憤怒,或疑惑的離開神域,當只剩大祭司一人時,他在蘇曉對面的晶體座椅上落座,神情既從容又平靜。

“作爲晨曦神教大祭司的你,依然能感應到輝光之神?”

落在蘇曉肩頭的巴哈開口。

“感應不到,這惡神終於隕落了,比我籌備的早很多年。”

大祭司語出驚人,聽他的語氣,他成爲晨曦神教內地位只在神靈之下的大祭司,竟是爲了消滅這神靈。

“苦難會讓人們需要神靈的庇護,換個角度來看,苦難能滋生更濃郁的信仰能量。”

大祭司言到此處,臉色有幾分陰沉,他繼續說道:“王族高高在上,新王不足十歲,大臣們趨權附勢,還有隱藏在黑暗中的黑玫瑰,更可怕的是,這王國還有個惡神,繼續這樣下去,聖蘭王國必定覆滅,這條船上的所有人,都會死無葬身之地。”

說完這些,大祭司嘆息一聲,似是有些痛心疾首。

“這麼說,就算我們不除掉這惡神,後續你也會想辦法動手?”

巴哈似笑非笑的開口,它見過翻臉比翻書還快的,但真沒見過陣營切換如此順暢的。

“當然,否則你認爲,我爲什麼做這大祭司。”

“啊這,你,我……”

巴哈重新審視大祭司,它認爲自己就夠無恥,夠不要臉了,但今日遇到大祭司後,巴哈感覺自己那點無恥,只能算個屁。

“也就是說,你願意幫我們對付黑玫瑰?”

聽到巴哈此言,大祭司笑着搖頭,說道:“我會以最快速度消失,輝光之神隕落,晨曦神教會在短時間內沒落,我這麼多年積攢的仇家,都會找上門。”

這就是大祭司方纔沒出手的原因,並且還讓晨曦神教的其他成員退走,輝光之神隕落後,晨曦神教分崩離析已是必然,此等前提下,真的沒必要再和作爲滅法的蘇曉結仇,在即將被大量仇家追殺的大祭司看來,能少一個仇敵,就少一個。

“如果沒其他事,我就先走了,今後,我們不會再見……”

大祭司的話還沒說完,蘇曉已從獵神者稱號內,取出「輝光神魂」,他在進入本世界前,不知道「神魂」是什麼,而在與幸運女神合作時,他見到了對方的「幸運神魂」,以及得知,「神魂」的奇妙。

簡而言之就是,有資格將「神魂」吸收到自身的生靈,將會蛻變成神靈生物,例如吸收了「輝光神魂」,那就是新晉的輝光之神,只不過實力很弱,初始也就是四~五階的戰力,需要成長很久,外加有足夠的資質、機遇,纔可能達到上一任輝光之神的程度。

聽完巴哈的敘述,大祭司笑着搖了搖頭:“聽起來很讓人心動,而且這所謂的「神魂」,的確有輝光的波動,但怎麼證明你所說的一切屬實,我要足夠可信的證據,纔會賭上所有。”

“這沒問題,幸運,幸運女神?喂,別在一旁吃點心看戲了,大祭司,我給你隆重的介紹下,這位是主掌運勢的強大神靈,幸運女神!”

巴哈的右翅膀一展,大祭司順着它的視線看去,看到嘴裡是一大口布丁,腮幫鼓起的幸運女神。

“?”

大祭司迷茫了,他以狐疑的目光看向巴哈,彷彿在問:‘這是神靈?’

“咳~,千真萬確的神靈,她可是,可是……你先別吃了!老子在這邊吹你,你最起碼給我做做樣子。”

巴哈用翅膀搓臉,氣的都要炸毛。

幸運女神沾着奶油的食指,遙指大祭司,下一秒,大祭司汗毛倒豎,他看向天空中的界雷,他有種感覺,這界雷,彷彿下一秒就要劈下來。

咔嚓~

一道手臂粗的界雷劈落,這讓大祭司心中一驚,可在下一秒,這界雷就劈在蘇曉身上,更讓大祭司詫異的是,挨劈的蘇曉,竟沒任何被襲的反應,彷彿挨這一下都無關痛癢。

這主要是憑藉金斯利開發的馭雷法,別人的馭雷法,是先凝聚雷電之源,或是類似的東西,金斯利則另闢蹊徑,在金斯利看來,只要自己能抗住雷劈,外加能引雷,那就是馭雷了。

見識到幸運女神對運勢的掌控,大祭司已確定,這位的確是神靈,事實證明,有真本事,哪怕表現的隨意些,也會被人所尊敬,就比如現在的幸運女神。

大祭司沉思了片刻,作出決策,相比讓晨曦神教分崩離析,然後他遭到那些昔日仇敵的追殺,從蘇曉這得到「輝光神魂」,然後選一名有資質承載這神魂者,從而讓新的輝光之神出現,事情就有轉機了,哪怕新的輝光之神,遠沒有上一任的神靈強大,但總歸是能避免晨曦神教分崩離析,況且新的輝光之神,大概率不會再是惡神。

想到這些後,大祭司忽然知曉了,爲何滅法來殺黑玫瑰,卻最先選擇弒神,如此一來,既解決了他們這邊的最強戰力,也讓聖蘭王國出現內部分歧。

原本聖蘭王國的三大掌握者,黑玫瑰,古拉公爵,以及大祭司,眼下只剩前兩者。

不僅如此,哪怕新一代的輝光之神出現,那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晨曦神教的最高管理者,也會是大祭司。

這也造成,原本王族+黑玫瑰+晨曦神教三方圍攻蘇曉的陣式,變成了王族+黑玫瑰VS蘇曉隊+大祭司。

更爲絕妙的是,現階段,王族與黑玫瑰就算想破腦袋,也想不到大祭司會背後捅他們一刀,這代表,大祭司有一次絕佳的背刺機會。

在大祭司眉頭緊鎖的想到這一切後,他開始有幾分猶豫,就是如若幫蘇曉對付王族與黑玫瑰後,他會不會順便被對方給安排了。

“不只是我們兩方聯手。”

蘇曉開口,聽聞此言,大祭司只是短暫的疑惑,就想到什麼,他說道:

“嗯,還有小國王,他雖然年幼,但也是國王,這樣的話,就是三對二,我們三方,對他們兩方。”

大祭司更加心動,相比現在隱逃,然後被大量仇家追殺,他當然更願意搏一搏,看能否穩住局面,更關鍵的是,如果成功了,到時神權沒落雖成了必然,但他在小國王那邊,也絕對是不可或缺的人物。

“好,我與你合作,但在對付黑玫瑰前,你要給我幾天時間,讓我選出有資質傳承這神魂的人。”

“……”

蘇曉沒說話,只是將手中的金白色神魂,拋給大祭司,這讓大祭司略感意外,轉而出現在他前方的契約羊皮紙,讓他明白是怎麼回事。

“契約嗎。”

大祭司拿起契約羊皮紙,拿出個寸鏡檢查花紋,以及嘗試能否剝開多層,最後又檢查背面是否有痕跡等,確保一切都沒問題,簽下這份契約。

可以看出,大祭司也對契約做過手腳,但眼下他籤的契約,是雙重契約,所謂雙重契約,就是先兌換來一張契約羊皮紙,然後對其施加共鳴性公證,之後把這契約分成兩層,在兩層上,各擬定一份內容。

在這之後,這分成兩層的契約,一層位於主空間內,一層位於異空間內,兩層契約雖內容不同,但同源,簽了「表層契約」後,位於異空間內的「裡層契約」,也會被一同簽訂。

這種契約的特點在於,只要不是空間系,就沒可能發現巴哈通過空間能力,隱於異空間內的「裡契約」,而簽訂者能看到的「表契約」,這契約沒任何問題,隨便對方檢查。

“白夜,說說你的計劃吧。”

“……”

蘇曉沒說話,他擡手,下一秒,一張木質面具出現在他手中,不遠處的巴哈則刻畫好傳送陣,將其激活。

一聲悶響後,一道身影出現,這身影踉蹌幾步後,穩住身形,是白金主教。

“這事,你最起碼得付我五瓶太陽藥劑。”

白金主教一副胃囊不適的模樣,原本他正在列車的貴賓車廂內,結果突然被傳送過來,體驗可想而知。

“……”

蘇曉取出一打,也就是十二瓶太陽藥劑,這讓白金主教大步上前,將先古面具拿起,直接扣在自己臉上,猩紅觸鬚蔓延,幾秒後,白金主教變成蘇曉的模樣。

蘇曉取出擊殺輝光之神掉落的「熾光槍」,從白金主教後背,一槍貫穿其胸膛中心處,白金主教醞釀片刻後,將「熾光槍」內剩餘的神力引出,構成金白色鎖鏈,纏束在他身上,最終的模樣變成,‘蘇曉’敗於輝光之神,還被「熾光槍」貫穿胸膛,封禁了力量。

看到這一幕,大祭司已經知道後續的計劃了,但他故作不解的問道:“我們就這樣去見黑玫瑰?”

“不,你們是去見王族的代表,古拉公爵,還有,下次別裝糊塗,沒必要。”

蘇曉言罷,看了眼大祭司,臉上已初見皺紋的大祭司笑了笑。

當天傍晚時分,王都·後區,一座佔地面積極大的莊園內。

夕陽半隱在地平線上,莊園內多爲樹林與花田,在這自然之景簇擁下的一棟豪宅客廳內。

舒緩的音樂讓人心情舒暢,身穿絲絨睡衣的古拉公爵靠坐在沙發上,手中拖着杯自家葡萄酒莊釀的美酒,聖蘭王國雖已經沒有爵位制,但因世襲的公爵身份,外人更多稱這位王族爲公爵大人。

古拉公爵摸了摸自己下巴,之後看向對面的大祭司,閒聊般問道:“聽說你們晨曦神教的神靈出事了?”

“謠傳而已,要是我們的無上輝光出事,我不趕快逃亡,還有心思到你這享用晚餐?”

大祭司開口,聞言,對面古拉公爵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不過,”大祭司話鋒一轉,放下手中的酒杯說道:“那滅法的確找上了我們的無上輝光,但他太不自量力。”

“你是說,那滅法已經敗給你們?”

古拉公爵來了興致,擡手示意房間內的僕從與兩名護衛都退下,接下來的談話,不能繼續被他人聽到,他總感覺,自己身邊有黑玫瑰安插的眼線。

“古拉,我們兩個中,單獨一個都沒辦法和黑玫瑰討價還價,但如果我們兩個一同,用這滅法和她談,你猜她願意讓出什麼好處?”

大祭司指向門外,這讓古拉公爵愣了下,轉而想到,大祭司已經把人帶來,他當即命人,把大祭司的兩名部下,以及所押送的人放進來。

片刻後,一個大金屬籠被擡進來,古拉公爵扯下上面蓋的厚布,被前半截「熾光槍」洞穿胸膛,全身封着能量鎖鐐的‘蘇曉’,映入古拉公爵的眼簾。

“真有你的,如果我們用這傢伙和黑玫瑰談,她……”

噗嗤!

一隻手刀,刺入古拉公爵的後心,從他的胸膛刺出,他的眼睛圓瞪,滿眼不敢置信,換做其他人,絕對沒機會在沒有護衛的情況下,站在他背後,可與他地位相同的大祭司不同,尤其是,在雙方還要密談關於巨大利益的前提下。

古拉公爵的瞳孔顫動,他到死都想不通,大祭司到底是要做什麼,在他視線陷入一片黑暗前,一根根猩紅的觸鬚向他蔓延而來。

幾秒後,僞裝成‘古拉公爵’的白金主教,從自己胸膛內拔出前半截「熾光槍」,給大祭司打了個眼色,讓對方處理血跡與屍體後,白金主教主動向房間外走去,他剛開門,看到衝來的護衛們。

“放肆!”

白金主教以僞裝成‘古拉公爵’的形象一聲大喝,護衛們趕忙單膝跪地,在‘古拉公爵’擺了下手後,全部退下。

與此同時,王宮的寢廳內,小國王正與布布汪對視,而在他不遠處,是深度昏睡中的王后。

布布汪激活投影,蘇曉的虛擬投影出現,小國王看了眼昏睡中的王后,又看向布布汪,最終目光轉向蘇曉,與蘇曉對視幾秒後,小國王作勢就要喊人。

“不足十歲的小國王,靈魂卻強壯到好似幾十歲,奇怪。”

蘇曉的話,讓要喊出聲的小國王停下,他與蘇曉對視。

黑玫瑰除掉了多任國王,這些聖蘭王國的國王,自然不會坐以待斃,準確的說,眼下這位小國王,其靈魂,其實是從他父親那傳承得來,父子兩人爲拯救王族的命運,用了這下策。

黑玫瑰自然知道這點,但殺掉這傀儡國王的麻煩太多,外加輝光之神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血誓的威力,就算是神靈,也不會想去嘗試。

“你是誰。”

小國王神態從容的開口。

“滅法。”

“你是黑玫瑰的敵人?”

“死敵。”

“那我們是朋友。”

“嗯。”

蘇曉言罷,他的投影閃爍了下消失,寢廳內的布布汪融入到環境內。

……

神域內,蘇曉摘下投影手環,他以獵殺掉輝光之神爲起始點,完成了預想中的計劃,這計劃看似不可思議,其實就是繞後而已。

當黑玫瑰防範前面時,蘇曉已在其陣營之後,滅掉輝光之神,輝光之神的隕落,大祭司的立場尷尬到極點,只能冒險選擇與蘇曉合作,而這合作,導致權勢很大的古拉公爵被大祭司背刺,然後戴着先古面具的白金主教,僞裝成古拉公爵。

如此一來,大祭司、古拉公爵、小國王,都站在了蘇曉的身後。

蘇曉準備,明早去王宮參與黑玫瑰召集的王國議會,畢竟那議桌周邊的四個人中,大祭司、‘古拉公爵’、小國王這三人,都是蘇曉這邊的人,蘇曉不到場,多少有些說不過去。

第二十二章:措手不及第五十七章:我能反殺第四章:脫身第二十六章:被打懵的四階段女巫第十四章:一步到胃第六十八章:瀕死第四十章:合成(第四更,爲‘~:尐龍‘乖︷’加更)第七十六章:奇怪的綿羊第十七章: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第十七章:摩恩家族的騷操作第九十章:斬第二十七章:意料之外的護衛第二十八章:黃沙與死亡?第八十六章:設想第六十八章:迴歸第六十三章:一雪前恥第六十二章:你到底有沒有誠意第七十四章:資源第三十七章:史上最倒黴的霸主生物第二十九章:死神的刀術素養第二十六章:新配方第七十章:假的?第六十章:經驗第十一章:我讀書少,你別騙我第十八章:猩紅寶箱第二十四章:演技派VS蘇曉第六十五章:暴富第一章:真相背後的真相第四章:兩種選擇第六十三章:仇人相見第十章:大偵探·普里?第六十八章:迴歸第十八章:弱點第一百零六章:中二病晚期患者第四十一章:緣由第三十四章:人質?你們想讓我死就直說第三十二章:無私的凱撒?第六十章:血刃第十八掌:強運第八十九章:能量阻斷第二十四章:危第七十九章:御火者第四十七章:蛇第五十五章:噬靈與準備第二十七章:以毒攻毒第九章:熱都第八十一章:有馬第四十一章:戰前第二十章:突如其來第五章:襲擊與合作第四章:邊塞血獅第三章:這愛情故事,好複雜第九十四章:馬胖子第二十九章:國足MVP第十五章:吃吃吃第三十九章:迴歸第五十二章:鐵第二章:錯覺第五十七章:驚喜(第四更)第六十章:狂狐第六十一章:迴歸第四十三章:心態爆炸的契約者們第四十一章:局勢第四十章:橫財第二十八章:放逐第三十五章:挾持第六十二章:深入第五十二章:最強者與渴望第二十九章:仇恨度爆表第十章:那我就放心了第八十五章:迷雲漸散第九章:驚不驚喜?第四十六章:殉道者,暴君熊第七十五章:戰前第七章:無冤無仇,只因手癢第一百一十五章:雙厄第五十五章:只是小問題第六章:獵命人第三章:老神棍第二十一章:影第三十八章:黑酋的怒吼第二十九章:國足MVP第二章:顫慄第九十章:建議投降第三十六章:十老頭的猜疑第二十五章:變強與更強第六十九章:魅力增加?!第二十四章:衍生世界與迴歸第三十二章:來客第七十六章:收穫的時刻(第四更)第九十八章:洗滌第六十五章:再次見面第六十五章:獵魔時刻第四十章:贏家第二十四章:給我五秒第五十二章:錯愕第三十二章:希望人沒事第六十五章:暴富第四十七章:論,陣營聲望的獲取方式第八十三章:真香
第二十二章:措手不及第五十七章:我能反殺第四章:脫身第二十六章:被打懵的四階段女巫第十四章:一步到胃第六十八章:瀕死第四十章:合成(第四更,爲‘~:尐龍‘乖︷’加更)第七十六章:奇怪的綿羊第十七章: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第十七章:摩恩家族的騷操作第九十章:斬第二十七章:意料之外的護衛第二十八章:黃沙與死亡?第八十六章:設想第六十八章:迴歸第六十三章:一雪前恥第六十二章:你到底有沒有誠意第七十四章:資源第三十七章:史上最倒黴的霸主生物第二十九章:死神的刀術素養第二十六章:新配方第七十章:假的?第六十章:經驗第十一章:我讀書少,你別騙我第十八章:猩紅寶箱第二十四章:演技派VS蘇曉第六十五章:暴富第一章:真相背後的真相第四章:兩種選擇第六十三章:仇人相見第十章:大偵探·普里?第六十八章:迴歸第十八章:弱點第一百零六章:中二病晚期患者第四十一章:緣由第三十四章:人質?你們想讓我死就直說第三十二章:無私的凱撒?第六十章:血刃第十八掌:強運第八十九章:能量阻斷第二十四章:危第七十九章:御火者第四十七章:蛇第五十五章:噬靈與準備第二十七章:以毒攻毒第九章:熱都第八十一章:有馬第四十一章:戰前第二十章:突如其來第五章:襲擊與合作第四章:邊塞血獅第三章:這愛情故事,好複雜第九十四章:馬胖子第二十九章:國足MVP第十五章:吃吃吃第三十九章:迴歸第五十二章:鐵第二章:錯覺第五十七章:驚喜(第四更)第六十章:狂狐第六十一章:迴歸第四十三章:心態爆炸的契約者們第四十一章:局勢第四十章:橫財第二十八章:放逐第三十五章:挾持第六十二章:深入第五十二章:最強者與渴望第二十九章:仇恨度爆表第十章:那我就放心了第八十五章:迷雲漸散第九章:驚不驚喜?第四十六章:殉道者,暴君熊第七十五章:戰前第七章:無冤無仇,只因手癢第一百一十五章:雙厄第五十五章:只是小問題第六章:獵命人第三章:老神棍第二十一章:影第三十八章:黑酋的怒吼第二十九章:國足MVP第二章:顫慄第九十章:建議投降第三十六章:十老頭的猜疑第二十五章:變強與更強第六十九章:魅力增加?!第二十四章:衍生世界與迴歸第三十二章:來客第七十六章:收穫的時刻(第四更)第九十八章:洗滌第六十五章:再次見面第六十五章:獵魔時刻第四十章:贏家第二十四章:給我五秒第五十二章:錯愕第三十二章:希望人沒事第六十五章:暴富第四十七章:論,陣營聲望的獲取方式第八十三章: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