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獵神

古遺蹟最深處的主殿內,在蘇曉把靈魂王冠丟進空間漩渦後,原本震顫不止的空間漩渦,突然靜止,與之一同震顫的主殿也平息。

這寂靜維持了大概幾秒後,砰的一聲悶響傳來,靈魂王冠從裡面飛射而出,這導致空間漩渦被強行擴大,邊緣處遍佈參差不齊的崩口。

靈魂王冠飛出的瞬間,蘇曉已取出深淵盒,用大開的深淵盒接住靈魂王冠,啪的一聲把深淵盒關上,激活上面的封禁術式。

至於靈魂王冠爲何不脫離自己,這點,蘇曉也不清楚,他估測,這應該是「原罪物」的規則之一,眼下他和靈魂王冠是互相之間有點尬住,互相嫌棄,但因暫時沒遇到‘有緣人’,無法把這東西送出去。

蘇曉收起深淵盒後,示意幸運女神可以開始了,一旁的幸運女神氣息爆發開,她雙眼的瞳孔中浮現淡金色環圈,整個人也有了女神的威儀與神聖,一團神血從她手心蔓延出,她長髮飄飛間,單手握上這團神血。

咚~

一股金色衝擊波以幸運女神爲中心擴散,古老又不規則的紋線,攀附在她的右臂上,她以右手,輕按着蘇曉的胸膛,下一秒,她身上的金色光華,全部涌入到蘇曉的胸膛內。

這讓原本秀髮無風自動的幸運女神,一下就臉色蒼白,眼中的淡金色環圈也消失,整個人彷彿被掏空。

“誰說幸運神位不能提高滅法的運勢,這不是,可以嗎。”

幸運女神略帶喘氣的開口,她重新飄飛而起,多數情況下,幸運女神是能飄飛着,絕不走路。

【提示:你受到幸運女神的「神聖祝福」效果。】

【你的幸運屬性臨時提升149點!持續2小時(原時限爲750個小時以上,因你作爲滅法之影有龐大的運勢,導致此加成時間大幅度縮減)。】

……

蘇曉仔細感受自己的運勢,然而,什麼都沒感覺到,他沒發展這方面的能力,對這方面的感知自然不擅長。

蘇曉進入本世界時的幸運屬性爲58點,他以厄運石像永久性提升了2點,之後命運主宰的提升,讓這裝備常時加成的幸運屬性,再度提升2點,這讓他的幸運屬性達到了62點。

不僅如此,因之前消滅「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以及噩夢之王,並讓暴食族開始消除噩夢島上的噩夢區域,這讓他得到本世界的回饋,身處本世界內,幸運屬性+10點。

這讓蘇曉的幸運屬性達到了72點,再算上剛纔臨時提升的149點,他的幸運屬性,達到歷來最高的221點。

這還不算完,蘇曉取出命運主宰,現在的命運主宰,已不是提升固定額度的幸運屬性,而是強悍的百分比提升,提升現幸運屬性的45%。

蘇曉早已用靈魂結晶(大)給命運主宰充好能,眼下直接激活就可以。

波~

一股淡金色漣漪,以蘇曉爲中心向周邊擴散,提示出現。

【提示:你的幸運屬性已達到300點(此爲本世界幸運屬性極值)。】

就算沒掌握任何因果、命運系能力的蘇曉,都隱約感覺到自己的運勢,但這感覺很模糊,而且只是幸運屬性達到300點後,出現了幾秒。

蘇曉取出【銀月之刃】,用其割過自己的掌心,並沒出現血跡,而是爆發出月光之力,攀附在斬龍閃上。

他啪的一聲打了個響指,以聲音爲引的【靈性之刃】激活,「靈魂震鳴·鋒利」效果加持在斬龍閃上。

做完這一切,蘇曉走進前方的空間漩渦,前往神域。

短暫的空間波動後,蘇曉眼前的景象豁然開朗,並沒看到想象中的烈焰燃燒,也沒有透黃的濃煙瀰漫,與之相反,空氣格外清新,入目之景,猶如在雲霧之巔,腳下是一層近20公分厚度的雲霧,沉澱在地面上,更下方是平整的石板。

蘇曉摘下防毒面具,將其丟掉,後方空間波動了下,是飄浮在距離地面兩米高的幸運女神,這一戰,布布汪與巴哈都不能來,可能被界雷劈到,幸運女神則不然,她絕無可能被界雷劈到。

蘇曉環視前方,天空明朗,地面沉澱着雲霧,這景象,不愧是神域之名,只不過,在前方百米處,大片粉渣逐漸落下,看模樣,像是把一棟宏偉的建築炸到粉碎,才殘留這些粉渣。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簡單,方纔凱撒丟進空間漩渦的兩隻鞋,是被祭獻到神殿內,輝光之神面對此等祭獻,驚怒非常,可還沒等他採取應對手段,渾濁中透黃的濃煙就蔓延開,更讓輝光之神驚詫的是,他竟開始持續受到靈魂傷害。

這還不是最要命的,這種未知黃霧,竟有很強的可燃性,此等情況下,三顆引爆的阿波羅被祭獻過來,咚的一聲,不僅阿波羅炸了,神殿內的黃霧也炸了。

這也是爲何,三顆阿波羅就把輝光之神的神殿炸成粉渣,以九階世界的物質強度,外加輝光之神這神殿加持了多重高階術式,不應該這般就被炸成渣。

所有粉渣都落下後,蘇曉看到更後方的一道身影,這身影的身高在四米以上,背生雙翼,雙翼上是一片片透出金色的鱗羽,看起來有金屬質感。

沒錯,這身高四米多,壓迫感十足的身影,正是輝光之神,他全身是透出金白色的鱗甲,包括額頭上向後彎曲的犄角,都是如此,在他面部,則是鱗甲構成的半臉面具,面具的口部位置有密集的氣孔。

此刻輝光之神手持「熾光槍」,那雙金色豎瞳,冷酷中帶着憤怒,那冷冽的目光,很有壓迫感。

當然,這依然改變不了輝光之神的生命值只剩85.7%,以及承受的負運勢狀態。

作爲光明系的神靈,輝光之神必定有強悍的恢復能力,以凱撒的見聞,自然是猜到這點,因此方纔祭獻給輝光之神的禮品中,加了些猛料,導致輝光之神的恢復能力遭到遏制,大概會持續10多分鐘。

這也代表一點,如果不能在十幾分鍾內速戰速決,輝光之神會在短時間內恢復到滿狀態,這也是輝光之神能在本世界戰力排在第二的主要原因。

輝光之神輕揮手中的「熾光槍」,槍刃切過空氣後,留下一道淺黑色空間裂痕,可見這把「熾光槍」的殺傷力,凝聚到極點的光,讓這把槍的槍刃之鋒利,與現階段的斬龍閃相同。

這也代表一點,蘇曉與輝光之神雖都有強大的體魄,但雙方的武器與戰技,都強到離譜,雙方均有在短時間內,將對方格殺的可能,相當於兩名超高攻、高力、高敏、中防強者,在進行生死搏殺。

蘇曉身後的【衆神之眼】消失,到了九階,聖靈級的偵測裝備【衆神之眼】,已無法正常偵測敵人的資料,這導致,蘇曉僅得知了敵人的名稱與生命值剩餘量。

錚~

蘇曉的長刀出鞘,他的瞳孔中心透出藍芒,這是切換到「急速·魂核」的體現,眼下用急速魂核最爲妥當,他不能硬抗敵人的攻擊,那把「熾光槍」的槍刃,絕對是斬哪哪斷,被對方斬到脖頸,那他的變強之旅,將到此結束。

蘇曉口中緩緩吐氣,無論開戰前,他以何種方式削弱輝光之神的實力,但只要戰鬥開始,他就會對其抱有十足的警惕。

轟!

血氣以蘇曉爲中心點,猶如氣浪般向周邊擴散,而在對面,耀金色光華盛放,血氣與光芒轟然對撞,兩種氣息的交接處噼啪作響,還互相侵蝕着。

‘滅法。’

輝光之神的金色豎瞳眯起,他已知道,爲何會有強敵襲來,陡然間,他的雙眼化爲耀金色,這是力量封印全開的表現,對戰滅法,輝光之神不會有絲毫的大意與保留。

氣息交鋒,導致一聲聲氣爆與炸響傳來,天空中咔嚓一聲響起悶雷,此等威勢,讓躲在遠處觀戰的幸運女神嚥了下口水,她忽然感覺,自己躲開千米的距離,依然不安全,她開始繼續向後方飄退。

就在幸運女神認爲,蘇曉與輝光之神,會互相來幾句開場白時,雙方的氣息竟全部收回。

單手持刀,長刀斜指地面的蘇曉身形略有低俯,而在對面,原本想展翼飛起的輝光之神,不知爲何終止了飛行動作,這是因爲,他的感知在持續預警,一旦飛行,哪怕他是超光速飛行,依然會被轟下來。

轟!

一聲炸響傳來,蘇曉與輝光之神同時消失在原地,當雙方現身時,都已突襲到彼此前方。

當!!

長刀與熾光槍相抵,瞬間的寂靜後,周邊千米內的空間咔崩一聲滿是裂痕,層層衝擊波,以蘇曉與輝光之神爲中心擴散,讓地面的雲霧涌起,從上空看這一幕,會感到格外震撼。

只不過,作爲本場戰鬥唯一觀戰者的幸運女神並不感覺震撼,她現在是後悔,後悔自己怎麼會想不開,來觀望滅法與惡神的死戰,她看着距離自己十幾米處,那遍佈裂痕,猶如碎玻璃的空間,她估計,要是方纔身處在那範圍內,她也可能會裂開,眼下雖說身體沒裂開,可她的心態裂開了。

長刀的刀鋒,與熾光槍的槍刃相抵,發出咔咔聲,蘇曉與輝光之神四目相對,就在這個瞬間,蘇曉感到後頸出現很淡的刺麻感,這是感知刺痛,他下意識偏身。

錚~

熾光槍的槍刃掃過,斬斷蘇曉的幾根黑髮,因正側偏身,手中長刀無法繼續抵住對面的熾光槍,輝光之神收槍的同時,一槍刺出,這樸實無華的一槍,卻給人無法躲避的感覺,就像身體、靈魂、精神,都被這刺來的槍尖所吸附,避無可避。

‘神靈戰技。’

蘇曉當即判斷出這是什麼戰鬥風格,簡單而言,神靈戰技和技法型很像,只不過屬於專屬特性的技法型,就比如輝光戰技,就是僅有輝光之神能掌握,也僅適合他自己的戰技,有這種戰技的神靈,必定是身經百戰。

熾光槍貫穿蘇曉的頭顱,但輝光之神的目光卻沒有半點波動,單手持槍的他,槍刃隨意一掃,把蘇曉留在原地的殘影掃散。

十幾米外,蘇曉從空間穿透狀態脫離,鮮血順着他的眼角淌下,方纔這一槍,險些洞穿他的頭顱,不過相比這近乎必中的一槍,更之前來自背後的槍刃橫掃,其實更要命。

蘇曉的感知中,那應該是分身一類的能力,這能力不同於尋常的分身,會一直存在,輝光之神的分身只會存在2~3秒,問題是,分身手中會出現把和本體手中一模一樣的熾光槍。

相比持續存在的分身,蘇曉感覺這種可選擇在任意地點突然構成的分身,要更加危險幾分,還有個問題是,一旦輝光之神能和自己的分身互換位置,那就麻煩了,這要比瞬移難對付的多。

蘇曉的左手看似下意識活動了下,其實是激活了藏在袖口內的【雷之靈】,從而以幸運屬性進行引雷。

因蘇曉只進行了最初步的引雷,這讓界雷沒立即劈落而下,但對面的輝光之神立即警惕起來,看向上空。

嘭!

蘇曉腳下的地面崩裂,他所在位置的雲霧四散,而他本人,則在雲霧間掠過一道血影。

‘刃道刀·血影。’

蘇曉突襲到輝光之神前方,手中化爲血色的長刀,一刀斬下,這一刀斬的勢大力沉。

噹啷一聲,熾光槍架住長刀,就在這同時,一道血氣構成的高大虛影,在兩人側面出現,以手中的巨大血刀,一刀向輝光之神劈來。

嘭!

耀金色光華爆閃,輝光之神已退到十幾米外,這讓從側面襲來的巨大血刀斬了個空,將地面的岩石層轟然斬開,出現一道幾米寬,百米長,深不見底的斬擊溝渠。

對面的輝光之神不僅立退規避了這一刀,他手中熾光槍還遙指蘇曉。

‘光·聚合!’

咚!

炮擊般的光柱迎面轟來,蘇曉當即操控身後五顆血魂中的一顆,沒入自己體內,他指向前方的食指尖,已匯聚、壓縮了大量的血氣。

‘血煙炮。’

壓縮到極限的血色射線轟出,沿途在空氣中破開層層小號氣浪,轟殺對面襲來的耀金色光柱,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傳開。

光芒爆炸間,蘇曉發現對面輝光之神的氣息消失了,當對方再次出現時,已位於上空百米處。

嗡!!

光能量駭人的聚能聲傳來,看這架勢,輝光之神是個狠神,雖剛交手,但已經準備大招拍臉了。

看到上空的輝光之神,蘇曉此刻唯一的想法是,此戰的勝算至少提高了兩成。

咔嚓一聲界雷炸響,聽到這聲雷響,上空的輝光之神眼中浮現幾分笑意,這可是他的神域,在此引界雷,簡直找死!

就在這想法出現的瞬間,輝光之神有着金色豎瞳的雙眼,突然瞪大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因爲他看到,那近十多米粗的界雷劈落後,原本的確是奔着蘇曉而去,但不知怎麼的,就像被一隻無形的手打開般,這原本幾百米粗,但高度凝聚後變成十多米粗的界雷,竟好似拐了彎般,直奔他而來。

當輝光之神意識到這點時,速度奇快無比的界雷,已經到了他臉前,迎頭劈下。

遠處觀戰的幸運女神看到這一幕後,單手摸臉,那樣被界雷劈,她看着都疼。

轟隆!

界雷劈落,星星點點的鱗甲碎片,以輝光之神爲中心向周邊炸散,全身有些焦糊,外加金色電弧奔涌的輝光之神,不僅大招使用失敗,還猶如折了翅的鳥般,墜落而下。

身處半空中,輝光之神單手虛握,逐漸在百米外構成一具分身。

地面上,蘇曉自然不會放過此等時機,他立即構成只有上半身的血氣虛影,讓其位於自己上方,並調用兩顆血魂,一顆加強自身,一顆加強血氣虛影。

‘超·血煙炮。’

血氣虛影鵝蛋粗的指尖,指向下落中的輝光之神,蘇曉消耗近50%的血氣值,凝聚這發血煙炮。

超·血煙炮的匯聚,讓猩紅的光芒綻放開,而在百米外,下落中的輝光之神,已構成分身,他當即準備與分身互換位置。

啪~

遍佈裂痕的放逐,刺穿了輝光之神分身的眉心,這分身破碎開來。

看到這一幕,輝光之神的豎瞳開始緊縮,他最強的兩種能力,眼下一種都沒發揮出來,如若不是遭到算計,他怎會如此狼狽,怎奈,眼下他思考這一切,已沒有意義。

咚!!

超·血煙炮轟出,正中輝光之神的胸膛,他化爲一道殘影,下一秒,已轟然撞在幾千米外,神域邊界處的空間壁障上。

神血在壁障上四濺,輝光之神貼着壁障向下滑了半米,之後開始自由落體,噗通一聲摔落在岩石地面上。

此刻再看他的胸膛,血肉已破破爛爛,神靈生物結構的骨骼,胡亂支出血肉,一顆破裂的神靈心核,猶如一堆爛肉般啪嘰一聲掉落在地,這器官類似於人的心臟,只不過,輝光之神有三顆這種心核。

兩顆血魂加持的究極血煙炮,絕對是現階段蘇曉血系方面的最強大招,輝光之神承受界雷,緊接着又捱了這一下,若非實力很頂,此刻已經隕落。

血跡順着輝光之神面甲上的氣孔內淌出,他單手按上胸膛,傷勢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就如雙方還沒開戰時預估的那樣,此戰必定是速戰速決,雙方的攻擊能力都太強。

在輝光之神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時,破空聲迎面襲來。

轟!

一發血煙炮緊貼着輝光之神耳旁飛過,轟在他身後的壁障上,背後能量爆炸所產生的衝擊力,讓狀態不佳的輝光之神向前踉蹌兩步。

錚~

長刀破風襲來,在空氣中劃破一道黑痕,斬向輝光之神的頭顱,輝光之神立即俯身,快出殘影的他,依然沒躲過這刀,頭頂的犄角應聲而斷。

這讓輝光之神心中驚怒,敵人手中武器之鋒利,超乎想象,但,這一刀也在他的預料之中。

咔吧一聲,輝光之神臉上的面甲破碎,露出他遍佈尖牙的嘴,此刻他在笑,而他的左眼,爆發出耀金色的璀璨光芒。

嘭!

輝光之神的左眼炸開,耀目的光華綻放,這足以焚燒軀體,灼穿靈魂的強光中,蘇曉感覺耳中嗡的一聲,下意識持刀格擋。

武器交擊的脆響傳開,只剩獨眼的輝光之神,手中熾光槍指向天空,一道道貫徹天地間的光錐劈落下。

轟!轟!轟……

全身包裹晶體層的蘇曉,被光錐轟砸的接連向後倒飛,身上的晶體層陸續破裂,疼痛感持續侵襲。

這還不算完,輝光之神在高空構成一具分身,分身手中的熾光槍下指。

轟隆一聲,一根幾十米粗的光柱,轟在蘇曉身上,這讓他只能半蹲在地,全身的劇痛,讓他皺起眉頭。

鋒利的嘶鳴聲傳來,蘇曉只能繼續以刀格擋,對面的輝光之神越戰俞勇,手中熾光槍近戰連揮,還持續構成分身,轟落光柱,不僅如此,輝光之神每次攻擊,都會產生一個周邊鋒利的圓形金色環刃,在蘇曉周邊飛旋,切割。

一時間,蘇曉接到大量攻擊提示,他雖沒時間理會,但瀑布式刷屏的傷害判定,可見輝光之神狂風驟雨般的攻擊有多猛烈,雖說對方那環刃有些刮痧。

咚!

領域能力以蘇曉爲中心擴散,是「刃之領域」,身處這直徑爲100米領域內,蘇曉將獲得10%的全傷害減免,並且能招架不高於自身力量屬性25點的強攻擊,招架成功後,可短暫的、超大幅度的提升抗擊退與抗擊飛特性。

不僅如此,他的龍影閃以及刀術能力,在這領域內都有一定的加強,並且還有一點,這領域雖無法以肉眼看到,但它會以蘇曉爲中心,隨着蘇曉的移動而移動。

當然,也不是沒缺點,每秒1500點的法力值消耗,代表蘇曉只能開啓這領域40秒左右。

蘇曉開啓領域後,進入很短暫,還不到0.5秒的強霸體狀態,但這對於刀術宗師而言,已是很強的狀態。

щщщ▪t tkan▪co

哐噹一聲,蘇曉以刀架住輝光之神的熾光槍,光粒與火星四濺,緊接着,他以現在的強霸體狀態,一腳直踹。

咚!!!

輝光之神陡然消失在原地,只在原本所站的位置,留下星星點點的血珠,至於他本人,他已靠坐在方纔那空間壁障下,豎瞳顫動的坐在那,緩了1秒後,才哇的一聲,吐出混有臟器碎塊的血跡,這位九階神靈,被這腳直踹,踹的有點懵。

依然保持直踹姿勢的蘇曉,收回腿,他抹了把下巴處的血跡,看向遠處的輝光之神,差點被這傢伙給一套連死,幸好他技高一籌。

如若被輝光之神得知這想法,應該會當場氣斃,方纔他的一套連續攻擊,可謂是他此神生中,最滿意的一套連續攻擊,反觀對面那傢伙,就直踹了腳。

其實這就是發展一堆主動能力,和堆被動的區別,蘇曉這一腳,看似只是近戰所衍生,其實「近戰宗師,Lv.70」的一切加成,都是集中在這一腳直踹。

蘇曉不知道的是,他不僅是首個掌握負魅力·基礎被動的人,他還是唯一一個,用Lv.70的宗師級技法能力,只加成一個能力的人,而且這個能力,還是最基礎的近戰招式,直踹。

腹部出現一個大洞的輝光之神,剛要從地上起身,一道界雷劈落而下,幾乎同時,一發超·血煙炮轟來,蘇曉最近幾天積攢的五顆血魂消耗一空,需要重新積攢。

“我…怎麼…會,敗在…這。”

輝光之神單手撐着地面,全身殘破向外涌血的他單膝跪地。

蘇曉沒說半句廢話,也沒半點猶豫,以龍影閃突襲到輝光之神前方後。

‘刃道刀·極。’

錚!

長刀斬過,輝光之神的頭顱應聲飛起,帶起一縷血痕,一直到死爲止,輝光之神都沒想過,他會以此等方式,死在自己的神域內。

輝光之神的頭顱飛行中,他的意識沒立即死亡,最初一小會,他只有震驚與不敢置信,但當他看到自己那生滿鱗甲的無頭身軀時,他忽然意識到一點,就是……似乎只有惡神纔會生鱗甲,到底是何時,他變成了惡神,是被鹿神打了個半死後?再或是爲了信仰之力,用了很多曾經不屑去用的手段?

昔日聖蘭王國的守護之神,斬殺怒獸神的中立神靈,不知何時,身上也長出了鱗甲。

輝光之神的頭顱落地,雙眼慢慢閉合。

“贏…贏了?”

幸運女神飄來,眼中還有些不敢置信,她原本認爲,雙方應該會大戰個好幾天,結果卻是,戰鬥過程比想象中的兇險,但沒用多久,就分出勝負。

【提示:你所佩戴的九星稱號·獵神者已激活。】

【獵神者】

產地:輪迴樂園

品質:★★★★★★★★★

類別:稱號·稀有。

稱號效果1:神靈戮殺(被動),對抗神靈單位時,將額外造成15%~30%的真實傷害……

稱號效果2:神靈獵人(被動)……

稱號效果3:獵奪(被動),此能力戮神後可觸發。

提示:此能力已激活,因你擊殺輝光之神,你已成功奪取「輝光神魂」,此神魂已存入本稱號,可隨時取出。

最大存儲量:1/5個。

已存儲神魂:輝光神魂(九階神魂)。

簡介:佩戴此稱號後,你將被默認爲持有「獵人銘牌」,可在「獵人公會」接受委託,或是發佈委託。

售價:無法出售

……

獵神者稱號被激活,一顆核桃大小的金色圓球,從輝光之神的無頭身體內抽離而出,沒入到獵神者稱號內,只能說,不愧是九星稱號。

蘇曉單手向輝光之神的無頭身體虛握,金紅色神靈源血飄散出,不僅如此,他的「滅法天賦·獵影」激活,吸收輝光之神的本源力量後,讓他獲得了10點滅法技能點,而他的天賦能力·噬靈者也激活,以吸收輝光之神靈魂源質的方式,提升自身的靈魂強度。

一旁目睹這一切的幸運女神,突然感覺有點腳軟,稱號奪神魂,天賦吸收本源能量與靈魂源質,本人則收取神血,這真是一點都不浪費,尤其目標還是神靈單位,這讓幸運女神想到,要是她之前假意合作,之後找機會報復,那她也可能被這套流程安排下。

“有事?”

收取完神血,蘇曉看向幸運女神。

“沒…沒事,我們以後一定會成爲很好的朋友。”

“……”

蘇曉疑惑的看着幸運女神,沒理解對方在說什麼,他讓布布汪與巴哈安葬輝光之神的屍骸後,就坐在剛構成的晶體座椅上,這場戰鬥打的很險,他畢竟是剛晉升九階,還需要累積。

蘇曉查看自己的資料,幸運屬性還保持着300點,這讓他決定,趁現在這機會,把所得的寶箱都開了,看能開出什麼好東西。

第三十四章:異元素第十五章:招募第五十九章:生存任務第四十六章:技法強者第四十九章:惡魔與愛麗絲第一章:進入第四十四章:絕望的巴哈第三十章:三姐妹最後的掙扎第十一章:做個人吧第四十五章:騎士與公主第四十六章:刃與暗第六十五章:僞裝與委託第五章:心臟與爭奪第四十三章:黑酋X歐皇進行時第六章:比你見過的都多第四十七章:蛇第三十七章:史上最倒黴的霸主生物第六十八章:迴歸第八十章:故人第五十章:難度爆炸性提升第四章:執念第八章:神女第四十二章:迷之戰力的陣營第三十二章:布布,你彷彿是在逗我笑第六十八章:話療第七十章:神秘之眼第四十七章:迴歸第五十八章:布布的提議第六十一章:帥氣的布布汪(第六更)第八十六章:暗星第十六章:脫籠之刃第九十章:斬第三十八章:黑酋的怒吼第一章:降臨第八十二章:雜牌軍的逆襲第四十六章:恐怖的一腳第三十八章:黑酋的怒吼第三十四章:佩尼爾家族第十四章:大總統第三十七章:飢餓第四十四章:絕望的巴哈第五十六章:聖靈級寶石第十七章:兇蠻第十三章:根源第四十七章:被虛空之樹警告第七十五章:原厥第二章:老蟲子第九章:變小了?第九十三章:火力第四十九章:希亞聖殿第六十二章:幸運第二章:四皇與友軍第三十六章:在死亡的邊緣反覆橫跳第三十二章:暗雀第五十二章:還是卡洛斯‘好欺負’第二十三章:攻城第十八章:太誠實第十四章:不同的氛圍第四十九章:白夜式治療第四十八章:佈置第六十五章:陰謀、陽謀第十八章:戒指第三十六章:這是弱小?第四十八章:抉擇第六十五章:強援第六十八章:契約者的情況第九十八章:洗滌第十六章:包圍第十二章:眼球第四十六章:友誼第三十三章:黑玫瑰第八十六章:曾經的承諾(第四更)第六十五章:出去的路第一百一十八章:慘慘慘第三章:或許,這就是緣分第五十一章:累積第二章:二區第五十章:金幣與遊戲第八十四章:史上最生猛的滅法之影第十六章:雷影(第四更,爲白銀大盟‘一騎白袍’加更)第八十六章:大甩賣第十八章:善與惡第六十二章:敗者食塵第八十五章:死亡旋轉第十五章:史無前例的天上掉餡餅第三十五章:燃煉第一章:進入第二十三章:下馬威第四章:等待第四十八章:大海怪第八章:拍賣會第六十六章:太陽神第五十二章:迴歸第九十八章:被秒殺?第六十一章:危險的新世界第六十三章:死靈賢者第三十七章:就決定是你了第五十四章:似乎……有些窮第十七章:機智第三十七章:強敵
第三十四章:異元素第十五章:招募第五十九章:生存任務第四十六章:技法強者第四十九章:惡魔與愛麗絲第一章:進入第四十四章:絕望的巴哈第三十章:三姐妹最後的掙扎第十一章:做個人吧第四十五章:騎士與公主第四十六章:刃與暗第六十五章:僞裝與委託第五章:心臟與爭奪第四十三章:黑酋X歐皇進行時第六章:比你見過的都多第四十七章:蛇第三十七章:史上最倒黴的霸主生物第六十八章:迴歸第八十章:故人第五十章:難度爆炸性提升第四章:執念第八章:神女第四十二章:迷之戰力的陣營第三十二章:布布,你彷彿是在逗我笑第六十八章:話療第七十章:神秘之眼第四十七章:迴歸第五十八章:布布的提議第六十一章:帥氣的布布汪(第六更)第八十六章:暗星第十六章:脫籠之刃第九十章:斬第三十八章:黑酋的怒吼第一章:降臨第八十二章:雜牌軍的逆襲第四十六章:恐怖的一腳第三十八章:黑酋的怒吼第三十四章:佩尼爾家族第十四章:大總統第三十七章:飢餓第四十四章:絕望的巴哈第五十六章:聖靈級寶石第十七章:兇蠻第十三章:根源第四十七章:被虛空之樹警告第七十五章:原厥第二章:老蟲子第九章:變小了?第九十三章:火力第四十九章:希亞聖殿第六十二章:幸運第二章:四皇與友軍第三十六章:在死亡的邊緣反覆橫跳第三十二章:暗雀第五十二章:還是卡洛斯‘好欺負’第二十三章:攻城第十八章:太誠實第十四章:不同的氛圍第四十九章:白夜式治療第四十八章:佈置第六十五章:陰謀、陽謀第十八章:戒指第三十六章:這是弱小?第四十八章:抉擇第六十五章:強援第六十八章:契約者的情況第九十八章:洗滌第十六章:包圍第十二章:眼球第四十六章:友誼第三十三章:黑玫瑰第八十六章:曾經的承諾(第四更)第六十五章:出去的路第一百一十八章:慘慘慘第三章:或許,這就是緣分第五十一章:累積第二章:二區第五十章:金幣與遊戲第八十四章:史上最生猛的滅法之影第十六章:雷影(第四更,爲白銀大盟‘一騎白袍’加更)第八十六章:大甩賣第十八章:善與惡第六十二章:敗者食塵第八十五章:死亡旋轉第十五章:史無前例的天上掉餡餅第三十五章:燃煉第一章:進入第二十三章:下馬威第四章:等待第四十八章:大海怪第八章:拍賣會第六十六章:太陽神第五十二章:迴歸第九十八章:被秒殺?第六十一章:危險的新世界第六十三章:死靈賢者第三十七章:就決定是你了第五十四章:似乎……有些窮第十七章:機智第三十七章:強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