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融合

大量提示出現,蘇曉查閱一番後,知曉是因爲解決了噩夢區域,以及之前消滅深淵滋生物,所帶來的良性反饋,這也代表一點,本世界有世界意識的存在。

蘇曉經歷過類似的情況,對世界意識有大概瞭解,總的來講,世界意識不會去主動青睞哪個生靈,也不會去懲罰作惡的生靈,而是在生靈作出對世界狀態有利的行爲後,給予良性反饋,無論這生靈出於什麼目的,做了這些事。

就比如蘇曉眼下的情況,他消除噩夢區域,以及消滅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並非是爲了得到本世界世界意識的回饋,而是爲了達成自己的目的。

有回饋總歸是好事,蘇曉上次得到類似的回饋,還是在巫師世界,他查看眼下獲得的幾種增益。

幸運臨時提升10點,姑且算是有用吧,幸運屬性達到了70點,看着的確非常唬人,要是被其他契約者偵測到,肯定會驚呼一聲,臥|槽!這傢伙是主提升幸運屬性的幸運特長獵殺者,不是主修的因果系能力,就是命運系能力,得防範着點。

因果系與命運系的主屬性就是幸運屬性,毋庸置疑的是,這兩系的契約者前期實力一般,越到後期越強。

只不過,蘇曉從一階到九階,基本沒遇到過因果系與命運系的契約者,原因是,這兩系的契約者,不會與敵人正面戰鬥,他們是先暗中觀察,然後悄無聲息的動手。

問題就出在這裡,其實蘇曉以前遇到過因果系與命運系的敵人,只不過,這兩系的敵人在暗中對蘇曉激活能力後,心理變化基本如下:

激活能力→無效→疑惑→再次使用能力→依然無效→非常疑惑→第三次激活能力→還是無效→懵逼→開始懷疑自身能力→不敢置信的看了眼很遠處的蘇曉→悄悄走開再也不見。

蘇曉繼續向下翻看提示,除了提升幸運屬性外,寶箱掉落率提升了21%。

看到這增益,蘇曉忽然想起三個人,那就是莫蕾、月使徒、豪妹,有次把莫蕾三人逮住,不知怎麼的,巴哈和布布汪,就與莫蕾三人聊到不同樂園公證下的寶箱掉落率,是不是也不同,當聊到擊殺首領級單位的寶箱掉落率時,莫蕾三人眼中都是大大的疑惑。

當時她們三人都很想說一句話,就是擊殺首領級單位,不是必掉落寶箱嗎?這還談什麼寶箱掉落率,但礙於布布汪偷偷搖頭,以及巴哈那壞笑的神情,莫蕾三人都偷偷瞄了眼蘇曉,最後把想說的話咽回去,就當無事發生。

忽略寶箱掉落率的增益,蘇曉繼續向下查看,世界聲望+45點,這個挺有用,再向下查看,35點交涉修正判定,這沒用。

關閉提示,蘇曉已到了噩夢之王培植的古樹前,此刻這古樹只剩十幾米高,乾枯到樹幹上遍佈裂痕,攀在上面的【嗜血戰甲】不再透出猩紅的經絡,代表已完成吸收。

蘇曉能感覺到,此刻的【嗜血戰甲】不再是死物,確切的說,這東西的來歷,比先古面具大。

這東西最初是一隻深淵滋生物,而且是那種極其強大的深淵滋生物,其戰力,只比巔峰時期的永生之神弱一籌,後被永生之神擊敗,幽暗大陸的神教將其鎮壓在神殿下一個時代,後來爲了防止鎮壓不住,將其打造成了一身戰甲,也就是嗜血戰甲。

其他套裝爲每件裝備彼此增益,可嗜血戰甲的套裝,則是另一回事,六件套中的其他五件,都是用來封印它的,眼下嗜血戰甲吸收了古樹,團隊儲存空間內其他五件套裝,已炸了四件,最後一件【狼之意志(不朽級·披風)】,已是遍佈裂口,破碎只是時間問題。

變化最大的,是嗜血戰甲本身,這東西已經不再是套裝,也不再有裝備品質,這顯然是直奔「準爹級」器物而去,因其基礎就是強大的深淵滋生物,向「準爹級」邁進的速度,比先古面具快很多。

蘇曉之前消滅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獲得了【原罪之芽(深淵級物品)】,他估測,如果讓嗜血戰甲吸收了這東西,可能這個世界進度結束,嗜血戰甲的強度,就趕得上先古面具。

之所以如此迅猛,是因爲【原罪之芽(深淵級物品)】內部含有的「原罪特性」,別忘記,深淵之罐、先古面具等「爹級」器物,在樂園的公證稱呼中是【原罪物】,由此可以想象,「原罪特性」對嗜血戰甲與先古面具這類器物有多麼重要。

щшш✿ T Tκan✿ ¢O

弄出先古面具的過程中,收益最高的階段,是先古面具成爲「準爹級」器物的初期,那時蘇曉剛好前往奧術永恆星,幾次無代價使用了先古面具,才讓奧術永恆星付出那般慘痛的代價。

這是弄出「準爹級」器物的收穫期,可以無代價使用這「準爹級」器物,過了這階段,「準爹級」器物就進入脫離期,也就是先古面具現在的階段,始終想從蘇曉這溜走,從而尋找機會,邁出向「爹級」器物的那一步,這是最難的一步。

換句話來講,繼續向先古面具投入資源,是很不明智的選擇,後續能用幾次,那就看緣分,如若期間被先古面具溜走,也沒必要強留。

反觀嗜血戰甲,如果讓其吸收掉【原罪之芽(深淵級物品)】,可能下個世界進度,這東西就可能進入「準爹級」初期,也就是可以無代價使用的階段。

蘇曉取出【原罪之芽(深淵級物品)】,下一瞬,嗜血戰甲攀附在蘇曉的右臂上,一根根血管般的猩紅經絡探出,圍繞在蘇曉握拳的右手周圍。

蘇曉鬆開手,把【原罪之芽】託在掌心,嗜血戰甲的一根根經絡纏上【原罪之芽】,將其捲到半生物、半金屬組織的內部,包裹起來吸收。

見此,蘇曉將【原罪之芽】收入到團隊儲存空間內,順便看了眼裡面的情況,【狼之意志(不朽級·披風)】已徹底破碎。

蘇曉環顧周邊,發現周邊依舊是幽紫色濃霧瀰漫,這個大型噩夢區域,至少要一個月後才消失,在噩夢之王死後,這裡已沒有其他危險,有件事蘇曉想知道,就是噩夢區域內,是否會有礦產?

此地足夠安全,就算後續有獵獸團來此,最初就向地下探索的可能也很低,如此一來,把沉默僕從與隧掘僕從留在這,讓它們在地下挖礦,是不錯的選擇。

之後都不用接它們回去,只要蘇曉能離開這世界,這挖礦兩兄弟,自然會被傳送回蘇曉的專屬房間內,與它們一同回來的,還有沉默僕從背上大號合金箱內的礦產。

想到這點,蘇曉激活烙印,將挖礦兩兄弟召來,沉默僕從與隧掘僕從被召喚出後,沉默僕從開始勘探,沒一會就選好地點,隧掘僕從開始向地下挖掘。

不到一小時,地面恢復原狀,而位於下方几百米處,隧掘僕從依然在向下挖掘,見此,蘇曉向島邊的三桅杆骨船走去。

到了海岸邊,蘇曉發現布布汪已戴着幾條機械義肢,開始改造骨船,主要是加裝足夠強的動力系統,儘快趕回骷髏島。

至於會遭到海獸的襲擊,來時已證明,在蘇曉、白金主教等人的氣息都放出後,黑暗海域的海獸只是暴戾,並不是想死。

來時不讓布布汪改造這骨船,是給投靠噩夢之王的怒鯊一個展露演技的機會,否則無論是怒鯊,還是噩夢之王,都難免心生懷疑。

而以傳送陣從這邊直接回聯盟,這當然可行,問題是,在一片被深淵侵襲過的區域,激活空間傳送陣,這並不明智,還是到了骷髏島,處於這片區域的最邊緣處,再佈設傳送陣穩妥。

噗通一聲,一名已死的獵獸團成員,被野獸騎士丟進海中,這是來時在骷髏島以50海盜金幣,僱的十幾名獵獸團成員之一,其實這十幾人都是海盜,是怒鯊以前的手下,這次假扮成獵獸人,目的是爲了一同來噩夢島,待蘇曉等人登島後,把骨船開走,讓蘇曉等人徹底失去退路。

結果卻是,之前阿姆與巴哈隊深入噩夢島後,就分開,觸發離羣戰牛的阿姆實力大增,巴哈則折返,暗殺掉這十幾名海盜。

蘇曉走在海面的冰封小徑上,到了骨船附近後,躍上甲板,開始盤坐在船長室頂部冥想,沒一會,紅瞳女同樣跳上來,學着蘇曉的模樣冥想,過了會,德雷也跳上來,也開始冥想。

一小時後,德雷忍不住撓了撓臉,開始坐不住,沒一會就點上支雪茄,坐在船長室邊緣處抽雪茄。

不到兩小時,紅瞳女的氣息變得平靜,只不過,從那均勻舒暢的鼻息看,這不是進入了冥想狀態,這是進入了夢鄉。

轟!

整艘骨船向前挺進了下,幾秒後,布布汪跑到船首,跳上剛加裝好的駕駛位上,動力全開,骨船開始高速航行,直奔骷髏島的方向。

航行還算順利,但就算蘇曉、白金主教等人氣息全開,依然有一隻海獸襲擊骨船,最終成爲衆人的午餐。

布布汪改裝後的骨船,可比巨鯊拉船快多了,就算途中開錯了方向,但臨近傍晚時分,依然到了骷髏島附近。

在骷髏島靠岸前,蘇曉先是讓布布汪在近海區,把骨船加裝的所有改裝結構都拆除,這才停靠在碼頭。

回到之前暫住的旅館,蘇曉讓德雷、銀面、阿姆,再去找賣這艘骨船的賣家,把這艘骨船賣回去,4600海盜金幣買的,4000海盜金幣賣回去。

那名船商雖感到懵逼,以及多次檢查骨船,確定沒問題後,決定以4300海盜金幣回購這艘船,並非這名老海盜多好心腸,主要是他感覺銀面與阿姆,都很不好惹,雖說他們兩個全程一句話都沒說,都是德雷在交涉。

算上之前剩的海盜金幣,總計還有6000多枚,蘇曉留下20枚後,將其餘的分成九份,布布汪、阿姆、巴哈、德雷、銀面、維羅妮卡、白金主教,紅瞳女,野獸騎士,每人都均分到660枚海盜金幣。

旅館三樓的客房內,晚九點多,巴哈從窗口飛進來,道:“老大,這裡的地下市場挺熱鬧,不去逛逛嗎。”

“……”

蘇曉退出冥想狀態,看了眼時間,見此,巴哈落在蘇曉肩膀上,在它的指路下,蘇曉先是從一家酒館的後門,到了條前後都封死的後巷內,之後順着向下的臺階,通過一道由三名壯漢把守的大鐵門後,到了一處地下空間內,這就是此地規模最大的地下市場。

燈光有些昏暗,讓此地平添幾分神秘氛圍,這裡的人們,或是席地而坐擺攤,或是用木質小貨車售賣。

閒來無事,蘇曉開始在一個個攤位前閒逛,此地的確有好東西,他甚至看到一件未公證的不朽級裝備,怎奈,現在手頭只有20枚海盜金幣,買不起。

至於爲何不多留些海盜金幣,這次來噩夢島,白金主教、銀面等人雖沒怎麼出手,只是清理了些噩夢之王的手下,但也是來了,選擇來到噩夢島,本身就是種態度,在蘇曉看來,這就理應拿足夠的報酬。

閒逛了會,蘇曉停步在一處攤位前,這攤位後,坐着名身材消瘦的老頭,此人花白的鬍鬚編成須辮,慘白的雙眼沒有瞳孔。

這盲眼老頭滿是皺紋的皮膚透青,這是魂鬼一族的特徵,蘇曉剛到盲眼老頭的攤位前,盲眼老頭就說道:

“白夜院長,等你很久了。”

聽聞此言,蘇曉沒說話,他已隱隱猜到這盲眼老頭是誰。

“我拒絕了白金的邀請,不是懼怕去噩夢島,而且現在的我去,只會給你們帶來厄運。”

“哦?你占卜到了噩夢島上會發生什麼?”

蘇曉上下打量盲眼老頭,如果對方真的占卜到噩夢島上所發生的一切,毋庸置疑,這是他所遇到過的最強佔卜師,沒有之一,比危險物·S-001的預測更強。

要知道,之前燭女與茂生之狂亂,可是都降臨到了噩夢島上,在此期間,蘇曉還取出了靈魂王冠,這些涉及到的因果強度,高到讓人驚駭。

這盲眼老頭是誰,蘇曉已經猜到,去噩夢島前,白金主教說準備找名朋友,一起去噩夢島,還透露,他那朋友是占卜師,現在看來,就是這盲眼老頭了,據白金主教所說,認識這盲眼老頭的人,都稱他爲鬼族先知。

“我當然沒辦法佔卜噩夢島上所發生的事,那裡幾乎成了因果的漩渦,但我可以占卜白夜院長能不能回到此地。”

鬼族先知的占卜思路很奇妙,在意的不是過程,而是繞開過程,只窺探一丁點的結果。

“目的。”

蘇曉不相信,前方這名鬼族先知,會在繞過白金主教的前提下,無緣無故來幫自己。

“我的目的,是讓沙之王付出代價,我看到了……不能說,如果我說出這未來之景,它就不會再出現,未來就像連着現在的無數線絲,真正會通往哪裡,誰也不能妄定,我們這些占卜師,只是看到了其中一條線,怎敢說預知了未來。”

鬼族先知與大部分佔卜師都不同,最起碼說起話來不遮遮掩掩。

“不過白夜院長,有件事你要準備好,它要去找你了,在它上一個擁有者死後,它就要去找你,我幫你暫時擋下,但擋不了多久。”

鬼族先知用手中的木質盲杖,點了下攤位上的【厄運石像】,正是之前蘇曉送給副院長·耶辛格那【厄運石像】。

“有勞。”

叮的一聲,蘇曉把一枚海盜金幣彈給鬼族先知,鬼族先知抓住金幣後,先是心中疑惑,轉而瞭然,這一枚金幣不是報酬一類,而是一枚金幣的因果,當鬼族先知擋不住【厄運石像】後,就以這一枚金幣的因果,讓【厄運石像】去找蘇曉。

“有個問題請教你。”

“白夜院長請講。”

“竊奪者的埋骨地在哪。”

蘇曉找竊奪者的埋骨地,是爲了弄到對方的靈魂殘屑,以此抹去獵殺名單上的竊奪者之名,從而得到對應的懸賞金。

“白夜院長,在我死前,我會給你答案,我們在聖蘭王國見。”

鬼族先知言罷,他鋪設在地上的攤布自行卷起,沒一會,鬼族先知就消失在行人間。

“老大,這傢伙會不會是……”

巴哈話到一半停下,意思是,鬼族先知會不會是敵人。

“可能不大。”

蘇曉向地下市場外走去,如若鬼族先知是敵人,不太可能以這種方式露面,一名隱藏起來的占卜師,比暴露出來的威脅大太多。

反之,如果鬼族先知預知到雙方有同一個仇敵,外加蘇曉眼下的身份地位,鬼族先知主動找來的可能很高。

蘇曉沒回暫住的旅館,而是來到港口鎮附近的荒野上,開始佈設一次性的傳送陣,這種傳送陣的優點是構建費用低,壞處是傳送體驗感比較差。

做個比喻,完善的惡魔傳送陣,傳送體驗感是-30,那麼臨時惡魔傳送陣,傳送體驗感能達到-50左右。

蘇曉等了半小時不到,白金主教等人陸續趕來,其中德雷、維羅妮卡、紅瞳女的心情都不錯,可在他們看到傳送陣後,表情僵硬了幾分,其中的維羅妮卡,更是準備偷偷開溜,但被銀面逮住。

片刻後,所有人都站上傳送陣,蘇曉將其啓動。

周邊場景旋轉、扭曲、模糊,當一切都重新清晰,蘇曉已返回聯盟·庫斯市的瘋人院三樓臥室內。

“各位,出了辦公室右轉,十幾米就是洗手間,這次的傳送體驗雖然差了點,但能幫你們提高空間抗性。”

巴哈落在門上,它並不是在胡扯,使用這惡魔傳送陣,的確能提升空間抗性,尤其是頭幾次用,空間抗性猛增。

辦公室的燈打開,蘇曉坐在辦公桌後,這次去對付噩夢之王,總體而言很順利,主要原因,是因爲噩夢之王無法離開噩夢島,蘇曉就是以此,把噩夢之王置於死地。

取出【黃金罐】,蘇曉研究了片刻,沒弄清如何打開這東西,這東西,應該是有什麼訣竅,如若實在發現不了,那就嘗試硬扯開這罐子的封蓋。

蘇曉又取出【湛藍熔爐】,裡面的湛藍火焰依然在燃燒,世界三件套已初步融合,是時候加入些稀有物品,來增益這次融合。

他最先取出【機械核心(半損)】,這是擊殺鋼鐵使徒所得,開啓【湛藍熔爐】後,將這核心丟入其中,下一秒,這核心就消融,化爲一股能量,融入到湛藍火焰內。

蘇曉沉吟了下,取出【命運之血(世界級物品)】,將其加入其中,命運之血沒消融,而是直接沒入到融合的世界三件套中。

蘇曉原本打算在吞噬者爭霸戰中,拿出這命運之血,現在看來,將其加入到世界三件套的融合中,到時把融合出的這件裝備,拿出當吞噬者爭霸戰第二階段的爭奪品,是更好的選擇。

好處是,這不像是【命運之血(世界級物品)】,用掉後就收不回來,這是裝備,可以收回。

又在儲存空間內尋找片刻,蘇曉取出五顆【沉澱琉璃】,準備給這件裝備,稍微來點深淵特性,【沉澱琉璃】是深淵產物,但深淵特性不算強,還是比較容易接受的。

蘇曉最後又拿出【衆神源血(世界墨跡)】,將其加入到【湛藍熔爐】內,最後把熔爐重新合攏起來,讓其繼續進行融合。

世界三件套+命運之血+沉澱琉璃+世界墨跡,這最後能融合出來什麼,蘇曉也有些估量不準。

如此想來的話,這第二階段的爭奪品,其含金量有些太高,不過也好,後續的吞噬者爭霸戰,很可能是圍繞這裝備進行。

相比這點,蘇曉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做,他看向窗外,投入大量資源所培育出的那隻風暴焰龍,已經快甦醒了,眼下還不知道,這隻風暴焰龍是九階領主級生物,還是霸主級。

第十四章:卑鄙?第二十一章:二柱子的畫風有些迥異第三十一章:新王第八十八章:重錘專精第七十九章:風險第九章:高能反應第二十五章:布布開箱第三十章:隱藏的強者第四十四章:炭化第三十六章:海眷第三十七章:讚美太陽第三章:與想象中不同的……女巫第七十七章:正面進攻第五十三章:好久不見第三十章;刃輪第六十七章:勝利?第四十四章:死亡沉影第七章:真的是人類?第十章:實力與運氣第三十二章:琉的嘲諷技能第二十章:拒絕感化第二十七章:累計的強大(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一百一十七章:選擇第三十七章:慘烈第四十八章:誘人的權利第六十七章:換手第三十二章:來客第六十一章:愚蠢的二柱子啊第五十六章:包圍與突襲第八十三章:抉擇之路第六十八章:契約者的情況第八十三章:暴殄天物第十三章:秘密第五十七章:新世界的VIP待遇第六十一章:老熟人(第四更)第八十八章:比拼魅力屬性第四十八章:灼照第五十章:嗑藥的佐助與營救第二十章:寢殿鑰匙第一百一十二章:穿透第六十五章:狡詐與貪婪第五十七章:富的匪夷所思第四十章:樂園,你特麼在逗我第九十六章:內部矛盾第十一章:四個打一個還被反殺第六十八章:透魂之寒第二十六章:新配方第十三章:勾心鬥角第三十八章:曉與花第二章:生命之樹第十四章:見面就開打第二十六章:暗獄第四十二章:香磷的陰影第六十三章:陷阱第六十五章:錘子第三十七章:二五仔天賦第二十章:洞察力第三十八章:出發第七章:圖卡(第四更,爲盟主‘Ss小豆子’加更)第二十一章:種族之怒第二十六章:炸死他!!第四十章:鑰匙與面具第四十九章:局勢明朗第四十九章:爆炸性提升第七十四章:逆向判定第一章:名爲暗鴉的女巫第四十八章:翻臉比翻書還快第十九章:幸運女神第四十章:你們聽我解釋第三十八章:永久座標第二十一章:南瓜與迷路第四章:委託第十五章:好消息與壞消息第二十一章:狙擊手(第四更)第十四章:一步到胃第二十九章:史上最慘大boss第六十二章:這些賊人太猖狂第十七章:誘拐伊鳥第三十二章:受苦的布布汪第十九章:革命軍第八十九章:有風險第五十七章:古老王城第六十一章:破除封印!第七十一章:蛻變第三十九章:團滅倒計時第六十二章:一刀刺穿第四十章:靈與魂第九十二章:久違的韭菜第八章:兄弟會第五十七章:前後堵截第五十五章:直接莽第二十一章:請不要花式作死第三十二章:琉的嘲諷技能第四十七章:殺手第七章:圖卡(第四更,爲盟主‘Ss小豆子’加更)第六十一章:兩手準備第四十九章:關門放布布第六十九章:見證第四十六章:中心×更中心第五十五章:噬靈與準備
第十四章:卑鄙?第二十一章:二柱子的畫風有些迥異第三十一章:新王第八十八章:重錘專精第七十九章:風險第九章:高能反應第二十五章:布布開箱第三十章:隱藏的強者第四十四章:炭化第三十六章:海眷第三十七章:讚美太陽第三章:與想象中不同的……女巫第七十七章:正面進攻第五十三章:好久不見第三十章;刃輪第六十七章:勝利?第四十四章:死亡沉影第七章:真的是人類?第十章:實力與運氣第三十二章:琉的嘲諷技能第二十章:拒絕感化第二十七章:累計的強大(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一百一十七章:選擇第三十七章:慘烈第四十八章:誘人的權利第六十七章:換手第三十二章:來客第六十一章:愚蠢的二柱子啊第五十六章:包圍與突襲第八十三章:抉擇之路第六十八章:契約者的情況第八十三章:暴殄天物第十三章:秘密第五十七章:新世界的VIP待遇第六十一章:老熟人(第四更)第八十八章:比拼魅力屬性第四十八章:灼照第五十章:嗑藥的佐助與營救第二十章:寢殿鑰匙第一百一十二章:穿透第六十五章:狡詐與貪婪第五十七章:富的匪夷所思第四十章:樂園,你特麼在逗我第九十六章:內部矛盾第十一章:四個打一個還被反殺第六十八章:透魂之寒第二十六章:新配方第十三章:勾心鬥角第三十八章:曉與花第二章:生命之樹第十四章:見面就開打第二十六章:暗獄第四十二章:香磷的陰影第六十三章:陷阱第六十五章:錘子第三十七章:二五仔天賦第二十章:洞察力第三十八章:出發第七章:圖卡(第四更,爲盟主‘Ss小豆子’加更)第二十一章:種族之怒第二十六章:炸死他!!第四十章:鑰匙與面具第四十九章:局勢明朗第四十九章:爆炸性提升第七十四章:逆向判定第一章:名爲暗鴉的女巫第四十八章:翻臉比翻書還快第十九章:幸運女神第四十章:你們聽我解釋第三十八章:永久座標第二十一章:南瓜與迷路第四章:委託第十五章:好消息與壞消息第二十一章:狙擊手(第四更)第十四章:一步到胃第二十九章:史上最慘大boss第六十二章:這些賊人太猖狂第十七章:誘拐伊鳥第三十二章:受苦的布布汪第十九章:革命軍第八十九章:有風險第五十七章:古老王城第六十一章:破除封印!第七十一章:蛻變第三十九章:團滅倒計時第六十二章:一刀刺穿第四十章:靈與魂第九十二章:久違的韭菜第八章:兄弟會第五十七章:前後堵截第五十五章:直接莽第二十一章:請不要花式作死第三十二章:琉的嘲諷技能第四十七章:殺手第七章:圖卡(第四更,爲盟主‘Ss小豆子’加更)第六十一章:兩手準備第四十九章:關門放布布第六十九章:見證第四十六章:中心×更中心第五十五章:噬靈與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