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回饋

噩夢島中心,幽紫色霧氣在此彌散,原本由怒鯊提着的提燈落地,裡面微弱的燭光映上燭女,讓她完全降臨於此,這等虛空異存在,幾乎不可消滅,尤其是身處幽魂之域或噩夢中。

噩夢之王已不知退到哪去,但這沒什麼意義,方纔這噩夢領域的確是他所主宰,可在燭女降臨後,這噩夢領域成爲一處囚籠,任何生靈都別想逃出此地。

蘇曉看了眼手中的神聖蠟燭,以及周邊籠罩範圍爲五米的庇護區域,淡金色燭光的映照下,這裡形成一道半球形,庇護裡面的所有生靈。

蘇曉在明知噩夢島是噩夢之王老巢的情況下,爲何還主動來此?到敵人的老巢,和實力達到巔峰的敵人單挑?他當然不會做這種事。

從一開始,也就是選怒鯊作爲航海士時,蘇曉就沒考慮過與噩夢之王單挑,這和對戰老騎士、永生之神不同,對付噩夢之王這種敵人,哪怕是憑硬實力死戰獲勝,也不會對自身有任何提升。

反之,與老騎士、永生之神等人強者死戰,並獲勝,能讓蘇曉由內而外的變強,刀術宗師不是單靠資源就能堆出來的,而是與強者的一場場死戰中打出來。

相比費時費力,和噩夢之王互相算計,最後把對方忽悠到黑暗海域邊緣的骷髏島,擊殺後只獲得400盎司時空之力的懸賞,蘇曉更願意冒險來噩夢島。

神聖燭光的庇護下,蘇曉看着十幾米外的燭女,對方的長髮披散,以及一身帶着血絲的華麗白色長衣,哪怕相距十幾米,蘇曉依然有種死亡臨近的感覺。

下一剎,燭女出現在前方,她的手按在神聖蠟燭所維持的庇護上,嘶拉一聲,絕對神聖庇護區域灼燒燭女的手,但僅是把燭女的手排斥到庇護圈外,沒能對燭女造成真正意義上的傷害,這畢竟是用來庇護的神聖道具。

庇護圈的中心處,蘇曉神色從容的拿着淡金色蠟燭,布布汪則躲在他腿後,此刻布布汪後腿突突突的哆嗦着,牙關也在打顫,那緊摟着蘇曉腿的兩隻狗爪,代表它此刻有多慌,突然,一隻手從一旁觸碰到布布汪。

“嗚嗷汪(莫挨老子!)”

布布差點嚇的跳起來,它發抖着側頭看,是一旁的維羅妮卡抓住了它的後頸肉。

“你們看我幹嘛,我…我一點都不害怕。”

要是不看維羅妮卡發白的臉色,可能真就信了她的話。

維羅妮卡有這種反應很正常,除非是蘇曉這種經常接觸「爹級」器物或「虛空異存在」的人,否則首次見到燭女,沒被嚇的靈魂萎靡,那就是膽識過人,意志力偏強了。

神聖庇護外,眼洞內漆黑的燭女注視蘇曉片刻,就以偶爾向前閃爍幾米的方式,飄向噩夢領域深處。

片刻後,一聲悶響從噩夢領域深處傳來,一道龐大的扭曲身影在遠處出現,他的咆哮聲,讓整個噩夢領域都在顫動。

這兇悍的咆哮沒持續幾秒,就變成淒厲的慘嚎,突然遇到燭女的話,也就是最巔峰的幾名滅法,能與之硬懟,像燭女、茂生之狂亂、舊日之主這些存在,它們屬於有智慧但沒有思維,這也是它們能存在千萬年,乃至更久的原因。

萬界的生靈因有思維能力,產生了各種絢爛的文明,與之相對,有思維能力的生靈,註定與永生無緣,在漫長歲月的洗刷下,有思維能力,或者說有情感的生靈,會感到永生不是恩賜,而是折磨。

智慧與思維,從不是同一種概念,就比如茂生之狂亂,這存在有着堪稱恐怖的智慧,它所掌握的高等知識,不是正常生靈能學習與閱讀的,只是一定程度的閱讀,就可能導致這些生靈精神狂亂。

這也代表,把茂生之狂亂、燭女、舊日之主,和滅法、施法者等進行實力對比,並不妥當,雙方各有強大之處。

把茂生之狂亂、燭女、舊日之主,和深淵之罐、死靈之書、靈魂王冠等進行對比,其實要更妥當些,它們都存在了悠久的歲月。

蘇曉所知的三種「爹級」器物,要是比拼綜合性,那肯定是深淵之罐位於首位,可如果對比所能展現出的直觀戰力,死靈之書是當之無愧的首位,上次深淵之罐對茂生之狂亂敗了一籌,如果換成死靈之書對茂生之狂亂,誰勝誰負就不好說。

噩夢領域最深處的慘嚎持續了好一會,只能說,不愧是身處噩夢島上的噩夢之主,遇到燭女竟然支撐了這麼半天。

蘇曉看了眼時間,下一瞬,燭女出現在神聖庇護外,手中抓着顆沾着血跡的頭顱,燭女黑洞洞的眼洞,凝視着蘇曉手中的神聖蠟燭,最多十分鐘,這蠟燭就會燃燒殆盡。

見此,蘇曉把神聖蠟燭交給一旁的維羅妮卡,維羅妮卡雖心中很慌,但拿神聖蠟燭的手卻非常穩,由此可見,這是名能託付要職的部下。

蘇曉從儲存空間內取出【門之書】,從上面撕下一張「樹生之頁」,不算撕下這張,【門之書】的樹生之頁只剩三張。

咔咔咔~

晶體層在蘇曉雙手上攀附,他又從儲存空間內取出個炭盒,把裡面一小截樹根,倒在樹生之頁上,用樹生之頁慢慢將其捲起。

幾秒後,樹生之頁也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

咔咔咔~

有什麼東西生長的聲音傳來,蘇曉順着聲源看去,看到一根根樹根從空間裂痕內蔓延出,逐漸盤結成一道圓形,這圓形孔洞陡然放大到千米,裡面漆黑一片,通往未知之地。

在這樹根構成的巨大圓環內,一大團盤結在一起的樹根漂浮出,到了噩夢島上方後,它展開根系,幾萬米的跨度遮天蔽日,在這一刻,噩夢島顯得微不足道,此爲,茂生之狂亂!

一根根黑褐色根系從上空垂落,位於這些根鬚間,空間遍佈細密裂痕,天空中的幽紫色濃霧散去,變得昏黃、古老,透出詭譎感的極光出現在上空,層層疊疊,猶如末日之景。

茂生之狂亂給人的感覺很強烈,直視它都會導致精神出現狂亂與扭曲,產生不可逆的傷害,甚至是意識死亡。

茂生之狂亂的本體漂浮在上空,它的根系刺入空間內,噩夢島上的泥土開始發硬,化爲黑色,變得堅硬,踩上去就像岩石一樣,失去生機。

手握靈魂王冠的蘇曉從神聖庇護領域內走出,一根根黑色根系蔓延到他後方,他看着前方的燭女,透出藍芒的雙眼,已讓燭女知道這個人族是滅法之影。

蘇曉扯下半頁樹生之頁,摺疊起來後,將其拋給燭女。

燭女擡手,她剛要讓這半頁樹生之頁破碎成粉渣,動作就細微的頓了下,最終把半頁樹生之頁握在手中,對於虛空異存在,樹生之頁是很有吸引力的罕有之物,這也是爲何,蘇曉所得的樹生之頁,基本都和茂生之狂亂進行交易。

燭女以漆黑的眼洞凝視了蘇曉片刻,最終,她逐漸隱沒,周邊的幽冷感快速消退。

似是因燭女退走,茂生之狂亂從上方的孔洞離開,這巨大孔洞快速縮小,最終完全消失,只留下一小截根系,漂浮在蘇曉前方。

收起這一小截根系,蘇曉立即取出「深淵箱」,把手中的靈魂王冠丟進去,封禁後把深淵箱收起,並馬上解除手上的晶體層,甩了甩髮麻的手,不僅左手發麻,拿靈魂王冠這一小會,左小臂都有些發麻。

蘇曉來到半沒入地面的提燈前,取出裡面的【半融的脂肪蠟】,用邪神血將其熄滅,僅剩的這一小截,最多再把燭女引來一次,可惜的是,他知道怎麼熄滅【半融的脂肪蠟】,但不知道如何熄滅【神聖蠟燭】,只能任憑這蠟燭燃盡。

停步在噩夢之王僅剩的頭顱前,蘇曉單手向下虛握,星星點點的血跡匯聚在一起,他用拇指沾上告密者的血跡,具現出獵殺名單·血契,用告密者之血,抹去告密者之名。

【獵殺者已成功獵殺第二名仇敵·告密者。】

【因「獵殺名單·血契」的多倍懸賞+懸賞補正,你將獲得總價值爲1500盎司時空之力的懸賞金。】

【你獲得時空石碎片×10(此爲等價物,出售於輪迴樂園可獲得100盎司時空之力)。】

【你獲得天賦覺醒之書·滅法(此物品,爲根據獵殺者的個人情況所凝聚,此物品在本次判定中,等同於1400盎司時空之力的物資)。】

……

【天賦覺醒之書·滅法】

產地:輪迴樂園。

品質:滅法專屬。

類別:權限物品/天賦覺醒類物品。

效果:激活此物品後,獵殺者將觸發「滅法專屬天賦·獵影」的天賦覺醒任務,完成此天賦任務後,你的「滅法專屬天賦·獵影」將覺醒至SSS級(天賦上限等級)。

提示:此爲滅法之影「終極能力」。

警告:根據你現有的綜合戰力判定,請勿立即使用此物品觸發滅法天賦覺醒任務,現階段,此任務完成概率極低。

簡介:滅法強大之秘密,就在其中,接受考驗吧,前往那滅世族羣橫行之地,前往……名爲永光之世界!

……

價值1400盎司時空之力的覺醒之書就在蘇曉手中,更離譜的是,這覺醒之書,並不能直接讓他的滅法天賦覺醒,僅是能觸發滅法天賦覺醒任務而已,這東西就估值1400盎司時空之力。

剛獲得這物品,蘇曉還不太理解,但查看這東西的資料後,他理解了這東西爲何有此等價值,衆多滅法能成爲絕強者的秘密就在其中,唯一的問題是,覺醒天賦的地點,位於永光世界。

可以確定的是,想要把獵影天賦提升到極點,應該是要憑藉什麼裝置,或是什麼罕有資源,但無論具體是什麼,把這重要之物安放在永光世界,對於滅法陣營而言,都特別安全。

只要藏匿的夠好,不讓永光世界內的滅世級族羣們發現,就不會出半點問題,永光世界是什麼地方?這地方,除了滅法之外,真的沒有其他人去,哪怕獲得了滅法們持有的【封之刃】,其他人也肯定不會去那裡。

外加這也是對新一代滅法的考驗,意思很明顯,連永光世界都不敢去,還想得到滅法的終極能力?

蘇曉初步梳理了下,不算先代滅法們囚困在永光世界的滅世級族羣,單是和他有直接仇怨的,那邊就有蛀世、銀皇后、寄星蟹,其中沒一個好惹的。

尤其是蛀世與銀皇后,這都是蘇曉親手封進去的,恨他恨到日思夜想。

蘇曉暫時不去想這件事,只要他足夠強,永光世界也同樣能去,況且他始終感覺,如若不獲得這滅法的終極能力,今後太難對付奧術永恆星。

前方依舊幽紫色霧氣彌散,代表這噩夢領域並非噩夢之王所維持,而是當年深淵能量侵襲後,導致此地發生了這種變化,噩夢之王只不過是佔據了此地而已。

隨着深入噩夢領域,蘇曉在沿途發現大量噩夢特性的術式陣圖,可以看出,噩夢之王很謹慎,他雖在噩夢領域內極爲強大,但也臨時準備了這些術式。

這些術式基本沒用上,燭女降臨後,噩夢之王反而是被困在了噩夢領域內,燭女到來的瞬間,就反客爲主,佔據了這處噩夢。

當蘇曉抵達噩夢領域最深處時,一棵樹幹扭曲的巨樹,吸引了他的視線,這巨樹約有百米高,頂部的枝杈沒入到噩夢領域頂部內,無論怎麼看,這棵噩夢古樹,都是在攝取這處噩夢之地的本源力量,從而壯大自身。

蘇曉雖不知道這是什麼樹木,但他能確定,這樹木是用於吸收本源能量,想到噩夢之王的情況,這樹木的作用不難猜測。

噩夢之王僅在噩夢島上,纔有強大的力量,反觀黑玫瑰與沙之王,一個掌控聖蘭王國,一個統治沙漠之國,只能待在噩夢島上,每天孤寂的噩夢之王,當然是不甘心,可離開這裡,很多人都在窺探他所擁有的巨量資源,以及【黃金罐】。

這棵古樹,就是噩夢之王想出的辦法,他以這棵古樹吸收噩夢島的本源力量,以此爲過濾方式,之後再吸收這古樹內的本源力量,這樣一來,噩夢之王就能獲得不受限制的強大力量。

爲了避免途中噩夢島失去噩夢之力,導致敵人襲來,噩夢之王沒有強橫的力量對敵,噩夢之王還特意花了百餘年,佈置出噩夢領域,身處這裡,噩夢之王依然有強大的力量。

蘇曉想到這點後,心中已暗感不妙,他來到古樹附近,和布布汪一番尋找後,找到通往地下的入口,按下石像上的機關,通往地下的臺階出現。

順着臺階下行,蘇曉來到一處寶庫內,這裡很有噩夢區域的風格,怎奈,寶庫內的貨架都空了,方纔看到那棵古樹時,他就想到一點,那古樹是噩夢之王耗費巨量資源所培植出。

找遍整個寶庫,蘇曉一共找到三件東西,一個十幾公分高,模樣古樸的黃金罐,以及一個透藍色的水晶熔爐,最後是一封已拆開的信件。

蘇曉最先拿起信件,這東西的材質特殊,空間特性很強,信上的內容很少,爲:

「背叛者把喚醒之碑弄到了這世界,這可能會引來麻煩,我們幾人去找他,無異於找死,你曾經是他的手下,你去纔有些可能。」

這封信的末尾,是黑玫瑰圖印,明顯是聖蘭王國的黑玫瑰,給告密者的信件。

通過這封信,蘇曉大概瞭解幾名背叛者的關係,首先是背叛者,他不僅在幾人中實力最強,做什麼事,也不會考慮其他幾名叛徒的意見或看法,乃至於,六名叛徒中的竊奪者,就是他所殺,而噩夢之王,以前是背叛者的手下。

其實不僅黑玫瑰不理解,背叛者爲何把喚醒之碑弄到這個世界來,蘇曉都不太理解,對方爲何要這樣做,若非因爲喚醒之碑,獵殺名單可能都不會構成。

眼下的壞消息是,背叛者的蹤跡依然未知,好消息是,已經能確定喚醒之碑就在背叛者那,以及黑玫瑰與沙之王兩人,大概率知曉背叛者的蹤跡,否則黑玫瑰怎麼可能知曉背叛者把喚醒之碑弄到本世界內。

蘇曉收起信件後,拿起【黃金罐】,發現這東西的屬性是一堆???,或是自己研究怎麼用,或是消耗權限等級與時空之力,把這東西公證,到時就能知曉這東西如何使用。

蘇曉並不好奇【黃金罐】怎麼用,他只要研究清楚,怎麼把這東西打開即可,倒出裡面的大量神血後,剩餘的空罐子,蘇曉沒什麼興趣。

無需查看其屬性,蘇曉就能感覺到,這東西與自己的能力特性,並不算契合,屆時,完全可以把這空罐子,賣給黃金神教那些人,這可是他們的神器,能賣出高價。

收起【黃金罐】,蘇曉拿起最後一件物品。

【湛藍熔爐】

產地:天啓樂園(獨有)

品質:世界級

類型:道具

可使用次數:1/3

使用效果:激活後,可融合特性相近的裝備,融合期間,需加入足夠的稀有物品或珍貴材料,融合期間所加入的稀有物品或珍貴材料越多,最終融合所得之物將會越強。

評分:2800點(此物品每次使用,將會降低150點評分。)

簡介:湛藍之焰,即爲奇蹟。

出售價格:此物品使用後將無法出售,死亡後有機率掉落。

……

這應該是某名天啓樂園的九階契約者,來了噩夢島,被噩夢之王所殺,掉落了此物品,噩夢之王沒有樂園烙印,自然很難研究出這東西如何激活。

對於此物,蘇曉還真有不錯的用法,他將【世界之眼×2(不朽級套裝·特殊裝備·已進化三次)】、【世界獵手(不朽級套裝·項墜)】、【世界眷戀(不朽級套裝·戒指)】都取出,他準備將世界三件套融合,看看會得到什麼。

將三種裝備都放入其中,隨着蘇曉激活【湛藍熔爐】,這東西化爲一顆晶體質感的圓球,裡面是湛藍的火焰。

把激活後的【湛藍熔爐】收入團隊儲存空間內,蘇曉向寶庫外走去,雖說沒有預想中的收穫,但總體而言還不錯。

出了地下寶庫,蘇曉來到百米高的古樹下,這古樹內雖有巨量的本源能量,可這本源能量不夠純淨,強行將其吸收,有百害而無一利,他估測,噩夢之王應該是要讓這棵古樹結出本源果實一類,通過吸收那果實,獲得足夠純淨的本源能量,從而壯大自身。

正在蘇曉思索時,白金主教、紅瞳女、野獸騎士等人都到了附近。

“看來是沒有傳說中的資源寶庫了。”

白金主教仰頭看着古樹,已看出這棵古樹是如何培植出。

“能找到什麼,都歸你們。”

蘇曉依然看着古樹思索,聞言,白金主教與紅瞳女開始四處尋找,野獸騎士則坐在石臺上。

“白夜,你找的不徹底。”

白金主教從挖出的土坑內拿出個木盒,打開後,裡面是幾顆靈魂晶核,應該是噩夢之王留下應急的。

又尋找了會,白金主教與紅瞳女都放棄,這次的確找不到其他東西了。

片刻後,蘇曉不再冥想,他來到古樹前,從團隊儲存空間內,取出已吞噬掉暗刃的【嗜血戰甲】,在一定程度上激活這東西。

突然,嗜血戰甲化爲半流體狀,攀附在古樹上,半金屬半生物結構的嗜血戰甲,透出猩紅的光芒,上面猩紅的經絡涌動,就像在快速吸收什麼。

古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矮,從百米,逐漸縮小到幾十米,看模樣,用不了一會,就會被嗜血戰甲徹底吸收掉,吸收如此巨量本源能量的嗜血戰甲,定然是向先古面具奮起直追。

這還不算完,蘇曉取出【肥碩之卵】。

「肥碩之卵(特殊物品):使用此物品後,你可在大部分世界召喚暴食族,暴食族爲友善族羣,它們喜蠶食噩夢、幻境、災難之地等環境,如獵殺者在此類地點使用「肥碩之卵」召喚暴食族,暴食族將回饋你答謝之物,」

……

蘇曉單手捏碎【肥碩之卵】,啪的一聲,夢幻的光華炸開,幾秒後,上方出現一道七彩斑斕的空間漩渦,波的一聲,猶如一個巨大水球被擠出,Q彈十足的落地後,還彈了幾下,等其穩住身形,發現這是名坐在地上,穿着華麗衣着,小巨人般的肥胖者。

這小肉山般的肥胖者,正是喜蠶食噩夢、幻境、災難之地等環境的暴食族,它們是中立/友善單位。

這名暴食族出現後,上方的空間漩渦內,陸續擠出幾十名暴食族,它們落地後都是那般Q彈,有些因發現身處噩夢區域內,還發出既高興又憨厚的笑聲,它們的笑聲,讓人們的心情都會更好些。

“啵啵啵啵……”

暴食族們口中發出啵啵啵啵的聲音,這是它們的交流方式,沒一會,周邊的噩夢場景開始變化,變成一座恢弘的宮殿,地面變成光潔的大理石,宮殿內左右兩側是兩大排座椅,每張座椅都有近兩米寬。

暴食族們坐在這些座椅上,陸續陷入沉睡,它們睡着後,頭頂會慢慢凝聚出一個個泡泡,這是它們產生的美夢,爲那些心靈單純的生靈,所提供的美夢。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暴食族和植物差不多,植物是吸收二氧化碳,釋放氧氣,而暴食族則吸收噩夢、災禍,放出美夢。

恢弘的宮殿內,在最後一名暴食族陷入沉睡前。

“啵啵啵啵……”

蘇曉前方的暴食族,擡起短粗的手臂,展開手掌,露出手中之物,值得留意的是,它的手有八根手指,手心分佈着密集的肉色吸盤。

【你獲得肥碩之卵(特殊物品)。】

【你獲得噩夢指針(不朽級·特殊裝備)。】

【你獲得造夢石×3顆(不朽級道具)。】

……

【造夢石(不朽級道具):使用後,可創造出一處持續3~5小時的美夢/噩夢/煉獄噩夢,並將1~3個目標的精神體拖入到此夢境內(如目標的精神體死於夢境中,目標本體僅會出現一段時間的精神萎靡等狀態,不會因此而死亡)。】

……

【噩夢指針】

產地:噩夢區域·暴食族。

品質:不朽級。

類別:特殊裝備。

耐久度:20/20點。

裝備需求:意志力180點以上,理智值350點以上。

裝備效果:指針(主動),此懷錶僅有一根指針,身處噩夢區域激活此效果後,可進行兩種選擇,寶藏與生路。

提示:激活寶藏後,懷錶的指針將始終指向噩夢區域內的寶藏方向。

提示:激活生路後,懷錶的指針將始終指向噩夢區域的出口方向。

提示:每個噩夢區域內,此物品最多可使用兩次,如嘗試在同一個噩夢區域內第三次使用,此物品將永久性損壞。

提示:每次使用此物品消耗1點裝備耐久度,冷卻時間爲1小時。

評分:1500點。

簡介:暴食族贈予好友的護身之物,有了此物,將不會迷失在噩夢中。

價格:夢境精華10盎司。

……

蘇曉向宮殿外走去,目送他離開後,最後一名暴食族也陷入沉睡,宮殿的巨門慢慢關閉。

宮殿外,蘇曉看了眼上空,相比來時,此刻島上彌散的幽紫色濃霧,似是淡了些,想來是暴食族蠶食噩夢,所帶來的變化。

【提示:因獵殺者召來暴食族,此大型噩夢區域,預計在30~50個自然日後徹底消失,此大型噩夢區域消失後,本世界將不會再滋生出噩夢之霧,從而避免世界被噩夢之霧腐蝕。】

【提示:幾日前,獵殺者消滅了侵入本世界的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

【獵殺者的多種行爲,將受到本世界的回饋。】

【獵殺者受到本世界的加持,此加持並非來自輪迴樂園。】

【身處本世界內,獵殺者的幸運屬性將臨時提升10點。】

【身處本世界內,獵殺者的寶箱掉落率提升21%。】

【世界聲望+45點(高於正常世界之子5點,低於救世之人10點)。】

【因你在本世界的世界聲望高於世界之子5點,位於本世界內,如你擊殺世界之子,將不會觸發任何世界因果,亦不會導致世界排斥現象出現。】

【身處本世界內,獵殺者與他人交涉時,將獲得35點交涉修正判定。】

【提示:因獵殺者個人魅力屬性的原因,此修正僅會在極少數情況生效。】

第七十六章:競技天王(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四十九章:現身第六十二章:敗者食塵第六十二章:計劃第八章:封頂第三十九章:遺忘第三十二章:獵魔時刻第六十八章:話療第十一章:敞篷車,危!第七十八章:韭菜的絕地反擊第三章:黑塔第四十三章:時空之力交易第七十六章:毀滅者(第四更)第四章:偶遇(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三十章:布布汪的MVP之路第四十五章:三秒第四十七章:迴歸第五十六章:衆王大劍第八章:報復心極強第七十七章:悲傷的故事(第五更)第四十三章:無冕領主(第四更)第八十一章:它來了,它來了第二十四章:團長,請收下我們的膝蓋(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六十一章:無敵的防禦第六十九章:靜靜的看你裝逼第二十七章:刀刀入骨第四十二章:寶庫與壁畫第七十三章:救贖第九十九章:我讓你先跑29米(第五更)第一百三十一章:來吃糖第四十章:假女神第三十三章:你已經死了第二十章:窒息第一百一十章:這都是人才啊第三十七章:各懷心思第一百零六章:木之靈第三十三章:成敗第十六章:古神獵人第二十三章:送死小分隊第十一章:土影老陰嗶第五十章;女帝的野心第三十五章:送個你煙花第八十八章:精通卷軸第七十九章:目睹第十一章:布布汪心裡苦(第四更,爲盟主‘Ss小豆子’加更)第二十五章:超凡植物第六十八章:智商的碾壓第一章:惡魔族第六十章:驚人的酬勞第四十七章:論,陣營聲望的獲取方式第九十六章:請停止你的秒坦行爲第一百零五章:傳說級第七章:揍敵客家族第二十五章:裁定之勝者,神父第六十三章:抉擇第二十一章:凱因的圖謀第二十四章:營救,瓦解,殺戮第八十四章:愣頭青與喚醒第二十三章:狂化第十三章:累積太慢?去搶第三章:白山羊第五十六章:恭喜你,已觸發霸主戰第十八掌:強運第七十八章:死神第六十二章:快被捶哭的布布汪第八章:封頂第四十二章:智商壓制第四十三章:質疑×出發第四十一章:有夢想的古神第一百零一章:友善的會面第十三章:酷寒第四十章:神裁與隕滅第十章:小特務(第四更)第七十一章:交易第七十三章:同歸於盡?第三章:呱?第八十二章:暴鼠的開價第一百零二章:字第五十二章:‘正義’痛擊第七章:各自的棋子第四章:候選者第二十八章:命運之血第三十二章:借刀殺人第二十章:窒息第五十六章:大斧哥第五十九章:鍛光第五十章;迴歸與魔法少女第三十九章:布布汪與月狼哥第四十五章:神隊友第三十七章:線索第二十一章:影第十章:暴露?第五十章:生死一瞬第八章:男人的痛(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七十五章:屬性獎勵第三十二章:受苦的布布汪第三十四章:我說第三十九章:海賊們的絕境第三十一章:種子第五十五章:召喚
第七十六章:競技天王(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四十九章:現身第六十二章:敗者食塵第六十二章:計劃第八章:封頂第三十九章:遺忘第三十二章:獵魔時刻第六十八章:話療第十一章:敞篷車,危!第七十八章:韭菜的絕地反擊第三章:黑塔第四十三章:時空之力交易第七十六章:毀滅者(第四更)第四章:偶遇(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三十章:布布汪的MVP之路第四十五章:三秒第四十七章:迴歸第五十六章:衆王大劍第八章:報復心極強第七十七章:悲傷的故事(第五更)第四十三章:無冕領主(第四更)第八十一章:它來了,它來了第二十四章:團長,請收下我們的膝蓋(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六十一章:無敵的防禦第六十九章:靜靜的看你裝逼第二十七章:刀刀入骨第四十二章:寶庫與壁畫第七十三章:救贖第九十九章:我讓你先跑29米(第五更)第一百三十一章:來吃糖第四十章:假女神第三十三章:你已經死了第二十章:窒息第一百一十章:這都是人才啊第三十七章:各懷心思第一百零六章:木之靈第三十三章:成敗第十六章:古神獵人第二十三章:送死小分隊第十一章:土影老陰嗶第五十章;女帝的野心第三十五章:送個你煙花第八十八章:精通卷軸第七十九章:目睹第十一章:布布汪心裡苦(第四更,爲盟主‘Ss小豆子’加更)第二十五章:超凡植物第六十八章:智商的碾壓第一章:惡魔族第六十章:驚人的酬勞第四十七章:論,陣營聲望的獲取方式第九十六章:請停止你的秒坦行爲第一百零五章:傳說級第七章:揍敵客家族第二十五章:裁定之勝者,神父第六十三章:抉擇第二十一章:凱因的圖謀第二十四章:營救,瓦解,殺戮第八十四章:愣頭青與喚醒第二十三章:狂化第十三章:累積太慢?去搶第三章:白山羊第五十六章:恭喜你,已觸發霸主戰第十八掌:強運第七十八章:死神第六十二章:快被捶哭的布布汪第八章:封頂第四十二章:智商壓制第四十三章:質疑×出發第四十一章:有夢想的古神第一百零一章:友善的會面第十三章:酷寒第四十章:神裁與隕滅第十章:小特務(第四更)第七十一章:交易第七十三章:同歸於盡?第三章:呱?第八十二章:暴鼠的開價第一百零二章:字第五十二章:‘正義’痛擊第七章:各自的棋子第四章:候選者第二十八章:命運之血第三十二章:借刀殺人第二十章:窒息第五十六章:大斧哥第五十九章:鍛光第五十章;迴歸與魔法少女第三十九章:布布汪與月狼哥第四十五章:神隊友第三十七章:線索第二十一章:影第十章:暴露?第五十章:生死一瞬第八章:男人的痛(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七十五章:屬性獎勵第三十二章:受苦的布布汪第三十四章:我說第三十九章:海賊們的絕境第三十一章:種子第五十五章:召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