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陷阱

天空中陰雲密佈,骷髏島的碼頭上人聲鼎沸,海腥味中混合着汗臭、香菸與酒精等味道,此地展現出畸形的繁榮,環境卻髒污不堪。

海盜就是海盜,哪怕開了竅,懂得貿易比劫掠更安全,金幣來的更穩定,但他們也不會考慮長久發展,在這骸骨碼頭崩塌進海底前,是不會有人來修繕的。

有修繕骸骨碼頭資金與手段的海盜,更願意把錢投入到自己在聯盟或聖蘭王國的產業,而非修繕這明天就不知被誰搶去的骸骨碼頭。

到了港口的街道上,蘇曉發現街邊兩側多爲二層或三層建築,時到傍晚,大多數商鋪類建築的門頭上,都掛着盞提燈。

“白夜,之後到旅館會合,我去找名朋友,看他願不願意和我們同行。”

白金主教說話間,還把紅瞳女從烤魚串攤前拖走。

“……”

蘇曉沒說話,只是把一個裝滿海盜金幣的大錢袋丟給白金主教,裡面共有100枚海盜金幣,這次白金主教,紅瞳女,野獸騎士三人,願意一同前往噩夢島,一路上,肯定是不會讓這三人手頭拮据。

蘇曉一直有件事想不通,以白金主教,紅瞳女,野獸騎士三人的實力,哪怕不能特別富有,但也不應該這麼缺錢纔對,三人似乎是在完成某件事,並且那件事很耗錢。

走在有些泥濘的街上,蘇曉雖剛到骷髏島,但對此地還是有些瞭解,島上一共是兩夥勢力,商會與獵獸家族。

所謂獵獸家族,並非是由血脈或親系所聚攏而成,骷髏島上所有獵獸人,都是獵獸家族的成員,他們之所以能和商會掰手腕,究其原因是他們的戰力,他們長年深入黑暗海域與海獸搏殺,讓他們既不畏生死,也有強悍到讓人咋舌的戰鬥經驗。

眼下骷髏島的趨勢爲,海盜已逐漸沒落,獵獸家族在快速興起,他們所做的行當雖危險,但這是自食其力,外加只要獵獸人不死在黑暗海域,晚年有獵獸家族作爲保障。

這也是爲何,蘇曉之前在碼頭上,沒看到多少海盜的原因。

夜幕悄然降臨,當蘇曉抵達港口鎮的旅館時,剛推開門,嘈雜的爭論聲與大笑聲傳來,與之一同的,是酒精和食物香氣混合的味道。

放眼整個旅館,只有寥寥幾名衣着落魄的海盜,在邊角處喝着悶酒,圍桌而坐,喧譁暢飲的,都是獵獸團成員。

蘇曉等人推門而入後,讓旅館一層的酒客們聲音小了很多,九成以上獵獸團成員都只是端着酒杯,坐在那不動了,他們常年與海獸搏殺,鍛煉出了更敏銳的感知,只不過,這也有壞處,當他們距離蘇曉太近時,會感到汗毛豎立的危險感。

蘇曉踩踏着吱嘎、吱嘎作響的木質樓梯上樓,過了片刻,一層內才恢復方纔的熱鬧。

一名坐在角落處的海盜,端起木酒杯,他把裡面的酒液一飲而盡,甚至伸着舌頭,頓了頓酒杯,不放過一滴酒,這就是海盜,大把金幣到手後,喝半瓶丟半瓶,過一段時間沒錢後,就不會放過能得到的每一滴酒液,每一口吃食。

這名模樣邋遢的海盜,看着木臺階盡頭的走廊,他隱隱透出紫芒的眼睛,讓人感到不祥,他的手伸進袖子裡,摸了摸裡面的刺青,那是他曾引以爲豪的標誌,怒鯊海盜團的象徵。

這名海盜起身離開旅館,與此同時,旅館三樓,蘇曉暫住的客房內,盤坐在牀|上冥想的蘇曉,睜開雙眼,看向一旁的布布汪。

無需言語交流,布布已是心領神會。

“汪。”

布布汪叫了聲,融入到環境內,去跟蹤敵人。

蘇曉取出一枚枚指環大小的圓環,用靈影線,把這十幾個圓環吊起,讓其呈自然垂落狀,稍有微風就能擺動,彼此相撞。

只不過,這種隱隱透出紫芒的金屬環哪怕相撞,也不會發出聲響,這東西不是產自物質世界,是噩夢區域的材料所制。

這是蘇曉在畫之世界所得的材料,那個世界近乎被噩夢區域所吞沒。

蘇曉將手中剩餘的一枚金屬圓環拋入口中,用牙咬住,這是噩夢之音的特點,無法通過物質世界的空氣傳導,但可以通過骨傳導。

一個個金屬環垂在蘇曉上方,盤坐在牀|上的蘇曉繼續冥想,他已讓德雷、銀面、維羅妮卡去聯繫當地的獵獸團,以3000~5000金幣的酬金,購買一艘三桅杆骨船,從而深入黑暗海域的中心,抵達噩夢島。

通過方纔的提示,蘇曉已確定噩夢之王就是告密者,眼下他有三種選擇,把噩夢之王引來,在骷髏島將對方格殺,這麼做最耗時,成功率也不高,好處是戰鬥風險低。

再危險些的,是深入黑暗海域後與噩夢之王交戰,此等前提下獲勝,獵殺名單的賞金會補正到700盎司時空之力。

最危險的是登上噩夢島,那就是噩夢之王的老巢,在其老巢將其格殺,1500盎司時空之力到手,這等懸賞金,已和背叛者平齊。

可以確定的是,身處噩夢島上的噩夢之王,必定是有大幅度實力加成,以至於,身處噩夢島的噩夢之王,應該比背叛者更難對付。

之所以這麼說,是根據均衡性判定而得出,無論背叛者身處何地,都是穩穩的1500盎司時空之力賞金,此乃實力的體現,而噩夢之王,只在噩夢島上值1500盎司時空之力。

換句話來講,一個是在任意地方都強,一個是離開噩夢島後,就當場拉了胯,所以說,噩夢之王必定是在噩夢島上,強到讓人髮指的程度,才能值1500盎司時空之力。

當蘇曉冥想到後半夜時,他忽然聽到金屬碰撞的叮噹脆響聲,這聲音既空靈,又有幾分詭異感。

蘇曉睜開雙眼,解除房間內所有靈影線的同時,單手一抓,將所有落下的金屬環都握在手中,大魚,上鉤了。

蘇曉吐出口中的金屬環,拇指一彈,這枚金屬環悄無聲息的沒入到側面的木牆內,因靠近噩夢,這金屬環上的紫芒更明顯幾分,很好,隔壁的鯊魚,大概率是精神被拖入到了噩夢中。

無論怎麼說,這鯊魚都曾是四海之王之一,哪怕被關在瘋人院很久,但其狠辣與果決,不會這麼容易被磨沒,只要稍有機會,這鯊魚就會死死咬住。

蘇曉把這鯊魚帶來,不準備一開始就讓對方當航海士,而眼下,這鯊魚能很好的擔任這職位,且,有這航海士在,一路上必定是有驚無險。

布布汪悄然出現,低叫了聲,意思是它跟蹤的那名海盜突然就消失,還不是被傳送走一類,是突然一下氣息等全部消失。

蘇曉已瞭解當下是什麼情況,看似他剛到骷髏島,實際上,敵人的手段已襲來,就在隔壁的房間內,睡夢中的怒鯊,十之八九是身處噩夢之境內,並投靠了某個強大存在。

至於那強大存在是誰,都不用想就知道,必定是噩夢之王。

正因如此,蘇曉才確定,這去往噩夢島的一路上,必然異常順利,眼下可以確定的是,噩夢之王雖強大,但並不能駕馭黑暗海域內的海獸,否則的話,大羣海獸已襲來。

換句話來講,如若噩夢之王能操控這裡的所有海獸,這些海獸就等於噩夢之王所掌控的力量,他不會允許獵獸團的存在。

最先排除這最糟糕的情況後,接下來就好辦很多,而怒鯊在噩夢中被噩夢之王策反這件事,這就是蘇曉想看到的,準確的說,他帶怒鯊來這,就是故意讓敵人策反這海盜。

都不用想就知道,曾是四海之王之一的怒鯊,必然與噩夢之王有些聯繫,骷髏島位於黑暗海域邊緣,作爲這裡曾經的海盜王之一,無論怒鯊是否願意,都必然與噩夢之王,或多或少有些關係。

眼下蘇曉進入黑暗海域,他基本確定,位於噩夢島上的噩夢之王,已經察覺到自己的到來,這是憑輪迴樂園的提示所確定,方纔的提示中,有這樣一條:

【提示:你已進入黑暗海域內,此區域由噩夢之王(告密者)所佔領。】

蘇曉憑這提示,大致推測出噩夢之王對這片海域的掌控程度,不過這只是初步的猜測,真正讓他確定噩夢之王已知曉自己來此的,是因爲剛纔的金屬環。

因這些金屬環出自噩夢區域,一旦周邊有噩夢的氣息,或噩夢特性的能力,這些金屬環,就像被磁鐵所吸附的金屬般,會有所反應,比如向噩夢所侵襲而來的方向漂浮,以及放出紫色微光等。

憑藉這點,蘇曉確定,隔壁的房間內正被噩夢悄然侵襲,而隔壁房間內住的是阿姆與怒鯊。

兩者中,誰會被噩夢之王所策反?這都不用想,或者說,噩夢之王不會將阿姆拖入噩夢之境內,以免這件事暴露。

怒鯊原本就和噩夢之王有些瓜葛,外加怒鯊眼下的處境,這就是噩夢之王想找的目標。

蘇曉爲何放任這一切?原因是,他想要儘快通過黑暗海域,抵達噩夢島。

作爲叛徒之一的噩夢之王,在察覺到滅法找來後,必定先是驚怒,之後是打量與試探,在得知這滅法還沒完全成長起來,和先代滅法們還有差距後,試問,噩夢之王是想辦法把這滅法引到噩夢島,憑藉他在噩夢島上的強大,將這滅法殺死,還是讓這滅法因黑暗海域的兇險暫退,等實力完全成長起來後,再去噩夢島?

噩夢之王肯定會選前者,這也就出現奇妙的一幕,噩夢之王比蘇曉本人,更希望他儘快抵達噩夢島。

此等情況下,噩夢之王選擇策反怒鯊,已是必然的結果,讓怒鯊作爲航海士,用骨船把蘇曉等人載到噩夢島上,全部解決掉。

冥想讓時間過得很快,後半夜三點多,房門被敲響,是德雷,他通過老院長介紹的中間人,終於找到了艘三桅杆骨船,對方出價4600枚海盜金幣,且不講價。

“買下,半小時後出發。”

“明白。”

德雷與銀面兩人提着裝滿海盜金幣的旅行袋離開,不出意外的話,這邊最多半小時,就能完成交易,在骷髏島買船很簡單,給錢就可以。

蘇曉帶着布布汪出了客房,來到隔壁房間內,他發現這裡沒殘留噩夢的餘味,看來噩夢之王很謹慎。

“怒鯊,準備出海。”

聽聞蘇曉此言,剛睡醒的怒鯊目露幾分慍怒,只能說,這傢伙演技很可以,要是這時表現的太順從,反而容易引起懷疑,畢竟他是海盜出身。

“白夜院長,現在是下半夜的三點,你準備在這個時間,起航向黑暗海域?如果是這樣,你還是把我送回瘋人院吧,我還不想死。”

怒鯊拿起瓶水,咕嘟咕嘟猛灌。

“你在這等待,10分鐘後有人接你回去。”

留下這句話,蘇曉向房間外走去,他在進行最後的確定,他不會因爲自己的推斷,就把所有都壓上,相比推斷,敵人無法掩飾的行動,纔是衡量一件事最準確的方式。

就在蘇曉要走出門時,眼皮亂顫的怒鯊轉怒爲笑,道:“白夜院長,我這不也是爲了我們所有人的安全嗎,黑暗海域夜間比白天更危險,我們要進行最起碼五天的航行,能儘量避開夜晚,就要避開,等到早上,我們起航才穩妥。”

“你說什麼?”

停步在門口的蘇曉,側頭看着怒鯊。

“我說等明早再起航。”

“更上一句。”

“哦,我們最少得五天,才能到噩夢島,白夜院長,我們來時乘坐的是聯盟產的貨輪,那東西的速度,比風帆船快很多,所以才一天就到骷髏島,換做普通貨輪,最少要三天。”

怒鯊提起船隻方面,眼睛都更有神采幾分。

“要五天……”

蘇曉轉身回到客房內落座,見蘇曉皺着眉頭,怒鯊心中暗感不妙。

“如果我們明早乘貨輪迴聯盟,傍晚就能返回。”

蘇曉的話,讓怒鯊的心臟都差點哆嗦了下。

“既然要航海五天,那就先不急着對付噩夢之王,先回去對付其他仇家,巴哈,聯絡貨輪那邊,告訴他們,我們明早回去,價隨他們開。”

“明白,這就去辦。”

“白夜院長,你這是?”

怒鯊都有點懵逼,他感覺,這瘋人院的院長多少有點神經病,簡直想什麼就做什麼,都到了骷髏島,結果要回去?暫時不去噩夢島了?這怎麼行,他可是和噩夢之王在噩夢之境內,訂立了契約,要是不去那邊……

見蘇曉、布布汪離開客房,怒鯊靠坐在牀頭,一副什麼都和他無關,他要繼續睡早覺的模樣,其實他這是要進入噩夢之境,去找噩夢之王,問問這事怎麼處理,那滅法半路改主意了,不去噩夢島了。

一小時後。

咚咚咚~

旅館的房門被敲響,客房內,冥想中的蘇曉睜開雙眼,布布汪開門後,發現是阿姆看押下的怒鯊。

怒鯊走進房間內,從容落座,他停頓了幾秒,說道:“白夜院長,其實我始終保守着個秘密,我之所以能成爲四海之王中的一位,是因爲我……”

“廢話少說,直奔主題。”

冥想中的蘇曉,依然閉着雙眼,保持着些許的冥想狀態。

“我有條特殊航線,以及特殊的航海方式,一天,給我一天時間,我帶你們到噩夢島。”

“出價。”

“哈哈哈,還是白夜院長爽快,回去後,把我從地牢三層轉到一層。”

“可以。”

蘇曉睜開雙眼,他知道,是噩夢之王那邊聽他要放棄本次航行,開始坐不住了。

怒鯊試探性問道:“那我們今早起航?”

“現在。”

“您說了算,那就現在起航。”

怒鯊皮笑肉不笑的開口,故意表現出他曾作爲海盜的桀驁。

天色還漆黑一片時,蘇曉等人就趕到碼頭,可惜的是,白金主教找來的朋友,拒絕了本次遠航的邀請,據白金主教說,他那朋友是名占卜師。

碼頭上,蘇曉看着前方的三桅杆骨船,這艘船整體爲黑色,整艘船都是由海獸骨骼構成,船的龍骨,是一隻中型海獸的脊骨而製成,船身是由骨板組成,船體沒有下船艙,只有甲板與船長室,下船艙內填滿了一種凝固後有足夠浮力的樹脂,以保證船的漂浮力。

躍到骨船上,蘇曉感覺到這艘船的兇悍之感,雖說沒有曾經厄運號那感覺,但這艘船,已經不能算是徹底的死物了。

呼的一聲,風帆揚起,僱傭來的十幾名獵獸團成員,熟練的揚帆起航,當駛離骷髏島近海後,甲板上,蘇曉看向掌舵的怒鯊。

“船長,我之前說過,不用僱水手,也沒必要用風帆,可惜,你不相信我,我現在要召來我的搭檔,希望你們不要誤會,想一天到噩夢島,必須憑我這搭檔。”

“……”

蘇曉沒說話,讓怒鯊自由發揮,見此,怒鯊沾了些濺上船舷的海水,用海水在甲板上圖畫,片刻後,怒鯊用手指敲了敲自己脖頸上的環鐐,道:“船長,解除些對我能力的束縛,否則我沒辦法召來我的搭檔。”

“……”

蘇曉讓巴哈去做,巴哈飛上前,鷹爪調節怒鯊脖頸上的環鐐,將功率全開的環鐐,調節到功率70%。

猶如來自深海的氣息,在怒鯊身上放出,他笑着露出滿嘴鯊魚牙,活動着脖頸,轉而,他單手按在海水畫出的圓形術式上。

咚~

一股無形的衝擊擴散開,幾分鐘後,骨船一旁的海水凸起,有什麼龐然大物要從海底上來,仔細觀察後發現,遊浮上來的,赫然是條巨鯊,任何鯨魚和它相比,都是小魚而已。

“老夥計,好久不見。”

怒鯊將捆在船首的大量繩索丟下去,一分鐘後,整艘船驟然向前挺進了下,之後開始被拖着向前高速航行。

“船長,我說過,不會讓你失望,我們接下來要做的,是保證我的老夥計不被襲擊,這有些難……”

噗通一聲,阿姆躍入海中,在怒鯊驚詫的目光下,游到前方,沒一會潛入到海中。

十幾分鍾後,前方海面上浮起大片血跡,骨船高速航行而過後,這些血跡引來大量海獸,將那隻被阿姆劈下頭部的海獸奪食一空。

航行一小時後,整艘骨船突然側傾,一道黑影從船隻斜下方掠過,坐在船桅杆上冥想的蘇曉睜開雙眼,指向斜下方,大量血氣在他指尖匯聚、壓縮,導致他指尖透出血芒。

轟!!

血煙炮轟進斜下方的海水內,海水被轟的四濺,當骨船航行過後,破碎的海獸血肉才漂浮而上。

察覺到襲來的海獸越來越多,蘇曉不再收斂自身氣息,血氣放出,從這之後,沒有海獸再襲來,海獸們只是暴戾,不是想死。

黑暗海域的天空,始終都黑壓壓一片,在蘇曉、白金主教、紅瞳女、野獸騎士、阿姆、巴哈、銀面都放出各自的氣息後,十幾個小時的航行,沒再遇到一隻海獸。

當骨船的速度減緩時,蘇曉從船桅杆上躍下:“怒鯊,讓你的搭檔退走,退到幾十公里外,否則它就是今天的晚餐。”

聽聞此言,怒鯊放出精神波動,前方就是噩夢島,那座籠罩在幽紫色濃霧中的島近在眼前,已不再需要巨鯊牽引船。

“怒鯊,你還有10秒,告訴我你和噩夢之王合作的內容,還有你知道關於噩夢之王的一切。”

蘇曉拿出計時器,按動計時鍵。

“你,你什麼意思,我和噩夢之王合作?你想殺人滅口就直說,沒必要搞這些藉口……”

時間到,蘇曉按下計時器的暫停鍵,見此,阿姆拎起龍心斧,銀面與維羅妮卡,將怒鯊按在甲板上。

阿姆停步在怒鯊身旁,雙手握着斧柄的它,將長柄戰斧揚過頭頂,一斧劈下,這是要剁下怒鯊的頭顱。

“等等!”

怒鯊暴喝一聲,可阿姆根本不理會,但下一瞬,劈入怒鯊脖頸一小部分的戰斧驟然停下,斧刃發出鋒利的輕鳴,阿姆之所以停下,是因爲蘇曉擡手了。

“我說!我說!”

雙眼瞪眼的怒鯊,大口喘氣,他很清楚的知道,方纔這是真的要斬下他的腦袋,不會有半點猶豫。

“噩夢之王通過噩夢找上我,讓我帶你們來島上,然後把你們全除掉。”

“繼續說?”

蘇曉用指尖敲了敲龍心斧,阿姆將龍心斧擡起。

“就這些,沒了,他是昨晚上找的我。”

怒鯊嚥了下口水,方纔死亡距離他太近。

“那你沒用了,阿姆,剁了。”

蘇曉向島邊走去,阿姆則重新揚起龍心斧。

“等…等會!我還知道噩夢之王的弱點。”

怒鯊此言,讓蘇曉心中的計劃徹底敲定,他看向幽紫色濃霧蔓延的島上,這一戰,他有九成的勝率。

“這件事,只有我和另一名四海之王知道,其實我們能爬到這個位置,以前都幫噩夢之王做過事,他纔是這片海域的主宰,尤其是在噩夢島上,沒人能殺死他。”

“放|屁,深淵滋生物我們都能弄死。”

巴哈開口,聞言,怒鯊解釋道:“在噩夢島上,噩夢之王會待在噩夢領域裡,這領域無法從正面攻破,這是種類似契約、制約的領域,雖說不能從正面打破,卻有三顆絕對無法帶入到噩夢領域內的界石,要擊碎島上這三顆界石,才能暫時驅散這噩夢領域,幾小時後,噩夢領域和界石會重新凝聚,這就是噩夢之王在噩夢島強大的主要原因。”

怒鯊說完這番話,嘆息一聲,認命般垂下頭,一副要殺就殺的態度。

“這麼說,你知道這三塊界石的位置?”

“只知道大概方向,當然,你們可以不相信我的話。”

言到最後,怒鯊自嘲般冷笑了聲。

“三塊界石的大致位置在哪。”

蘇曉拿起船上的提燈,這是獲得此戰勝利的關鍵。

“在……”

怒鯊一邊說,一邊用水液畫出噩夢島的大致地形,幾分鐘後,蘇曉看着這簡略地圖,道:

“白金主教、紅瞳,你們負責第一塊,羅德、銀面、騎士,你們負責第二塊,阿姆、巴哈,你們兩個負責第三塊,布布、維羅妮卡,你們兩個和我一同到島中心對付噩夢之王。”

蘇曉的分配很合理,去破壞界石的三隊都實力足夠,而他這對付噩夢之王的第四隊,有近戰有遠程,還有布布汪作爲輔助。

“你,跟我走。”

蘇曉看了眼怒鯊,就率先跳下船,走進幽紫色濃霧內,布布汪跟在他身後,更後面是怒鯊,最後是維羅妮卡,只要怒鯊有什麼可疑舉動,她會直接給這傢伙一槍。

周邊幽紫色濃霧彌散,環境陰冷潮溼,還有種詭異感,這讓蘇曉後面的布布汪有點慌。

深入噩夢島近一小時,蘇曉沒遇到任何敵人,直到兩個多小時後,一扇噩夢氣息強烈的巨門擋住去路,這裡面,應該就是怒鯊所說的噩夢領域。

咔吧、咔吧……

巨門上浮現裂痕,代表已有一隊擊碎了界石,蘇曉站在巨門前等待,半個多小時後,巨門上滿是裂痕,到了崩裂的邊緣,最多幾秒,這巨門就會崩裂。

提燈內的燈芯搖曳了下熄滅,見此,蘇曉拉起燈罩,取出半截蠟燭,將其點燃後,放在提燈內,並將燈罩落下。

燭光的照明效果很一般,甚至有些暗淡,見此,蘇曉擡起手中的提燈,對一旁的怒鯊說道:“提着。”

怒鯊順手接過提燈,不過他的雙眼始終盯着前方的巨門。

轟!

巨門崩裂,代表三塊界石全被擊碎,可下一秒,巨門後的噩夢領域陡然蔓延而來,將蘇曉、布布汪、維羅妮卡都籠罩在內,更要命的是,這噩夢領域擴大後,立即封閉起來,與外界隔絕,哪怕白金主教等人火速增援,也無法進入這裡面。

前方的幽紫色霧氣中,一道高大虛影走來,這正是噩夢之王。

“你來送死了,滅法。”

說出這話時,噩夢之王的聲音有些快意,這麼多年來,他一直擔心會出現新的滅法,以及來找他報復,在今天,這一切都將解決。

砰的一聲,蘇曉身側兩米外傳來悶響,是怒鯊側躍而出,身處半空,他一扯脖頸上的環鐐,將其扯碎,這傢伙,早就掙脫了束縛。

遠離蘇曉的怒鯊落地後,順手就想丟了手中的提燈,可他發現,這提燈上出現大量能量絲線,將其牢牢纏在他手上。

“你……身後!!”

幽紫色濃霧內的噩夢之王突然暴喝一聲。

手持提燈的怒鯊,全身僵硬的站在原地,兩隻指甲漆黑修長,手指纖長、蒼白的手,從他脖頸兩側探來。

咔擦!

怒鯊的腦袋被180°擰轉,這讓他看到了身後是何等存在。

一張慘白到極點的女性面孔出現在他眼前,這面孔的紅脣紅到滲人,兩個眼洞內漆黑一片,滿頭黑色的長髮披散,以及一身帶着血絲的華麗白色長衣,此乃,燭女。

與燭女對上目光的瞬間,怒鯊眼前的情景一變,他發現自己被拖拽到一片屍水湖內,這裡面有一顆顆人頭,他附近的人頭,都像是被血腥味吸引而來的食人魚般,啃食他的身體。

更可怕的是,怒鯊感覺自己的身體在快速再生,然後被啃食,這種疼痛持續1分鐘、10分鐘、1天、10天、1年、10年……

怒鯊的雙目中突然恢復神采,方纔那一切彷彿都是幻象,可他全身各處爆發出的疼痛,導致他的身體宛如陶瓷般開裂。

燭女的黑色長髮向怒鯊蔓延而來,怒鯊的神情已經恐懼到了極點,下一秒,他被黑色長髮籠罩,滲人的咀嚼聲從黑色長髮內傳來,與之一同的,是怒鯊尖利的慘嚎,難以想象,他這種兇徒,會有如此淒厲的慘嚎。

爲何會如此?因爲在方纔,蘇曉點燃並放入提燈內的是:

【半融的脂肪蠟】

產地:虛空夾縫

類別:異物品

效果:點燃後,引來燭女。

簡介:燭女爲虛空異存在,其存在伴隨着衆多謎團,她遊離在虛空的夾縫中,大部分虛空異存在,都不願與其接觸,僅有茂生之狂亂、舊日之主等存在與燭女勢均力敵,燭女是詭異的代表,她能出現在一切有燭火、火焰、燃燒殘屑的地方,她沒有實體,幾乎不可消滅。

價格:可出售,可交易,不可銷燬。

……

從始至終,蘇曉都確定一件事,就是相比自己,怒鯊一定更願意和噩夢之王合作,原因是,自己不會給對方自由,他可以讓怒鯊被關到地牢一層,但絕不會放了這兇犯。

與噩夢之王合作,則能得到怒鯊最想要的自由,至於什麼三塊界石,這是鬼話連篇,是噩夢之王不想同時對上蘇曉、白金主教等人,才讓怒鯊搞出這套說辭。

蘇曉其實比噩夢之王更想看到這種局面,他不能帶更多的隊友來此,若非顧及噩夢之王懷疑,他連布布汪與維羅妮卡都不準備帶來,而是獨自來此。

原因是,來太多人,他所用的道具,效果會減弱,這東西是從世界級寶箱內開出,效果雖頂,但面對的是燭女,還是要謹慎,他與布布汪、維羅妮卡一同使用,不會有問題,此道具爲:

「神聖蠟燭(一次性道具):點燃後,將驅散周邊5米範圍內的黑暗、邪祟等存在,並形成直徑爲5米的絕對神聖庇護區域,持續至蠟燭熄滅。」

蘇曉手中拿着已點燃的神聖蠟燭,既然噩夢之王如此想把他忽悠來,和他單挑,那他就滿足對方的願望,只不過,這願望滿足的略有偏差,與對方單挑的不是蘇曉,而是虛空異存在·燭女,希望這個對手,噩夢之王能滿意。

第十一章:何爲大統帥第十五章:團滅第一百零一章:遊戲與新世界第七十二章:信號槍?第八十五章:霸氣的布布汪第三十五章:無法戰勝之敵第九章:驚不驚喜?第二十五章:超凡植物第十章:拖延第二章:八星稱號第一百零五章:傳說級第二章:聖裔王第五十四章:一槍第十三章:布布汪的進展第四十四章:夢魘之神第六十九章:資源的合理利用第七章:追蹤第四十章:狼管家的秘密第六十四章:完成遊戲第一百零四章:真實屬性的強化第三十九章:噬滅第七章:103點的力量屬性第七十七章:麻痹式襲擊第六十七章:金斯利夫人第七十五章:黑商第四十八章:增援?第五十五章:意料之外的人第七十二章:蘇大忽悠第六十九章:迴歸第十八章:第三場遊戲,欺詐第六章:你給我等着第二章:三合體第五十章:你這邪魔外道(第四更,還債加更)第六十章:追蹤第十一章:何爲大統帥第二章:遇難者第一百一十五章:雙厄第十章:惡魔第四章:海軍大將第五十章;迴歸與魔法少女第四十六章:好心酸的提示第十九章:驚喜來的太突然第十三章:試探第六十九章:這好像是在作死第十四章:見面就開打第四十七章:逐漸自閉的暗殺姬第十四章:見面就開打第六十四章:最後的2%第九十四章:火力支援第四章:武器與貨幣第一章:詛咒第十六章:沒慫過第六十五章:混沌勳章第五十三章:君臣第三十二章:獵魔時刻第一百零五章:這是要破產(第四更,送給盟主‘楓風飄’)第六十一章:激戰第三十九章:昔日的榮光第二十一章:勝利第六十六章:捱揍的一天第八十四章:新世界開啓第三十五章:幫手(第五更)第五十五章:危險的暗星世界(第六更)第三十八章:白送第二十六章:羨慕第二十九章:最輕鬆的boss戰第二章:天巴第五十章:假王套第三十七章:讚美太陽第八十九章:永久損傷第六十四章:開槍!第五章:慘案第十三章:沙耶諾德第四十七章:全盛狀態的怨憤孤兒第六章:打開方式不對第二十四章:真真假假第二十三章:望塵莫及第二十三章:狂化第十九章:爆兵第三十六章:哈迪斯第三十二章:暢快的戰鬥第四章:拾荒人第八十五章:未知能力第三十四章:強敵第四十八章:我也想低調第二十二章:倒黴的牧梟第六十章:思考人生第四十章:鑰匙與面具第三十六章:被誤會,我們只是路過第十九章:幸運女神第二十七章:斷魂影之石,你還不能死第五十八章:惡魔的傳送第五十八章:讓人窒息第三十二章:獵魔時刻第一章:進入與神仙陣容第十三章:噩夢第二十七章:相互算計第四十八章:清場第二十章:盛宴第十三章:談判與許願
第十一章:何爲大統帥第十五章:團滅第一百零一章:遊戲與新世界第七十二章:信號槍?第八十五章:霸氣的布布汪第三十五章:無法戰勝之敵第九章:驚不驚喜?第二十五章:超凡植物第十章:拖延第二章:八星稱號第一百零五章:傳說級第二章:聖裔王第五十四章:一槍第十三章:布布汪的進展第四十四章:夢魘之神第六十九章:資源的合理利用第七章:追蹤第四十章:狼管家的秘密第六十四章:完成遊戲第一百零四章:真實屬性的強化第三十九章:噬滅第七章:103點的力量屬性第七十七章:麻痹式襲擊第六十七章:金斯利夫人第七十五章:黑商第四十八章:增援?第五十五章:意料之外的人第七十二章:蘇大忽悠第六十九章:迴歸第十八章:第三場遊戲,欺詐第六章:你給我等着第二章:三合體第五十章:你這邪魔外道(第四更,還債加更)第六十章:追蹤第十一章:何爲大統帥第二章:遇難者第一百一十五章:雙厄第十章:惡魔第四章:海軍大將第五十章;迴歸與魔法少女第四十六章:好心酸的提示第十九章:驚喜來的太突然第十三章:試探第六十九章:這好像是在作死第十四章:見面就開打第四十七章:逐漸自閉的暗殺姬第十四章:見面就開打第六十四章:最後的2%第九十四章:火力支援第四章:武器與貨幣第一章:詛咒第十六章:沒慫過第六十五章:混沌勳章第五十三章:君臣第三十二章:獵魔時刻第一百零五章:這是要破產(第四更,送給盟主‘楓風飄’)第六十一章:激戰第三十九章:昔日的榮光第二十一章:勝利第六十六章:捱揍的一天第八十四章:新世界開啓第三十五章:幫手(第五更)第五十五章:危險的暗星世界(第六更)第三十八章:白送第二十六章:羨慕第二十九章:最輕鬆的boss戰第二章:天巴第五十章:假王套第三十七章:讚美太陽第八十九章:永久損傷第六十四章:開槍!第五章:慘案第十三章:沙耶諾德第四十七章:全盛狀態的怨憤孤兒第六章:打開方式不對第二十四章:真真假假第二十三章:望塵莫及第二十三章:狂化第十九章:爆兵第三十六章:哈迪斯第三十二章:暢快的戰鬥第四章:拾荒人第八十五章:未知能力第三十四章:強敵第四十八章:我也想低調第二十二章:倒黴的牧梟第六十章:思考人生第四十章:鑰匙與面具第三十六章:被誤會,我們只是路過第十九章:幸運女神第二十七章:斷魂影之石,你還不能死第五十八章:惡魔的傳送第五十八章:讓人窒息第三十二章:獵魔時刻第一章:進入與神仙陣容第十三章:噩夢第二十七章:相互算計第四十八章:清場第二十章:盛宴第十三章:談判與許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