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偶遇

斬龍閃三選一的提升,鋒利度、強化上限,以及攻擊力,雖想全都要,怎奈在斬龍閃提升了品質上限以及魔刃的強度,外加耐久度後,剩餘的無特性本源能量,只夠進行三選一的提升。

【你已選擇斬龍閃鋒利度永久+120點。】

【此提升進行中,預計在2小時內完成,此期間你可正常使用斬龍閃,但儘量不要進行超高強度的戰鬥,以免對本次提升效果帶來影響。】

蘇曉選擇提升鋒利度的原因很多,首先是他一直都在堆斬龍閃的鋒利度,算上這120點的鋒利度加成,斬龍閃的鋒利度將達到830點。

此等鋒利度,外加蘇曉各種能力所提升的「刀類武器所造成傷害階位」,這一刀下去,若非是起源級·滿評分的防具,真的很難頂。

先不說把武器鋒利度堆到830點,已是有些喪心病狂,更可怕的其實是「刀類武器所造成傷害階位」,這方面,蘇曉的刀術+5,狼血項墜+2,技之昇華·被動+1,深藍之影稱號+1,基礎被動·疾影+1。

這番累積後,就達成「刀類武器所造成傷害階位+10」這讓敵人膽戰心驚的加成。

選擇提升斬龍閃鋒利度的原因還不止於此,提升強化上限以及攻擊力,前者太不靠譜,後者還有更多方式提升。

讓強化的上限達到強化+16,在蘇曉看來,這完全是看着厲害,實際一點卵用沒有,能把斬龍閃強化到+14,不,強化到+13,已經是突破自我了,還強化+15,衝擊破極限的+16,怕是沒睡醒。

當然,也是有這種可能的,那就是獲得【靈魂寶石圓盤】這類罕有物資,但就算眼下獲得【靈魂寶石圓盤】也沒用了,這是用於強化不朽級裝備。

就算之後真的獲得能100%把斬龍閃提升到強化+15的逆天道具,屆時還可以吞噬其他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從而獲取突破強化上限的可能,本世界內這種深淵滋生物就有兩隻,想必其他地方還有,只是需要與其搏命來一場死戰。

將斬龍閃歸鞘,蘇曉出了辦公室後,先到一樓乘上中心升降梯抵達地下監牢,之後開啓地牢三層的合金門。

順着臺階下到地牢三層,蘇曉單手按在一旁牆壁的感應裝置上,地牢三層的最高權限被開啓,隨着他的調節,所有牢房的重力水晶牆,全部從透明化爲漆黑,聲音傳感裝置也都關閉。

蘇曉停步在欺騙者的牢房前,隨着漆黑的重力水晶牆升起,裡面垂頭坐在木椅上的欺騙者,擡頭看向蘇曉。

“這幾天,我經常想起阿卡斯先生,我這等螻蟻之輩,竟有幸追隨在這位身後,何其榮幸,如果……”

錚~

刀光一閃而逝,斬過欺騙者的喉嚨,在空氣中留下一道黑藍色煙氣構成的斬痕,沒等欺騙者脖頸處的傷口內噴涌出鮮血,黑藍色煙氣就順着傷口涌入他體內。

欺騙者單手握着喉嚨,身形不穩,噗通一聲從座椅上跌落在地,他漫無目的向前爬的同時,另一隻手極力擡起,喉嚨中還發出嗬嗬聲。

巧舌如簧的欺騙者,在臨死前沒能再說出半句話,他的喉嚨被滅法之刃斬斷。

顯然,從不聽敵人廢話,也不會和敵人說廢話的蘇曉,是欺騙者的究極剋星,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他能蠱惑他人靈魂的言語,自然就沒了發揮的餘地。

咚的一聲,欺騙者的頭無力撞在地上,因靈魂被斬殺,他的瞳孔快速變得暗淡無光,最終渾濁一片。

「獵殺名單·血契」被蘇曉具現出,漂浮在他前方,他用拇指撫過染血的刀身,之後用沾了欺騙者之血的拇指,抹去獵殺名單最上方的欺騙者,以及更後方那一大堆名字,這些文字的字跡非常小,是欺騙者一次次轉世,所用過的名字。

當以仇敵之血,抹去仇敵之名後,獵殺名單邊緣區域的血紋變得更密集,提示隨即出現。

【獵殺者已成功獵殺首名仇敵·欺騙者。】

【欺騙者原懸賞50盎司時空之力,因「獵殺名單·血契」爲五倍懸賞,你將獲總價值爲200盎司時空之力的懸賞金。】

【你獲得時空石碎片×15(此爲等價物,出售於輪迴樂園可獲得150盎司時空之力)。】

【你獲得起源級寶石盒(開啓後,必定獲得隨機特性的滿評分·起源級寶石,此物品在本次判定中,等同於50盎司時空之力的物資)。】

……

一塊塊晶體般的碎片出現在蘇曉前方,每塊晶體碎片,不經意間都流淌過七彩光華,仔細向這些晶體碎片的平面處凝視,似乎什麼也沒看到,又似乎看到了這世上的種種變遷,這就是時空石碎片。

除此之外,還有枚小號寶箱,這比以往獲得的寶箱小好幾圈,是寶石盒,以前蘇曉獲得過類似的寶箱,但品質這麼高的,的確是首次。

這寶石盒明顯不看運氣,怎麼開,開出來的都是滿評分起·源級寶石,也就是說,最低幾萬靈魂錢幣入賬,這讓蘇曉對時空之力的價值,逐漸有了認知。

蘇曉可以確定一件事,時空之力與物資不同,自己把這東西出售給輪迴樂園,是收益最高的選擇,沒有之一。

而且時空之力的價值,不僅是在於其本身,這也和蘇曉的權限等級有關,簡而言之,蘇曉的獵殺者權限等級越高,他把所得時空之力出售給輪迴樂園時,輪迴樂園所給出的出售價就越高。

做個最簡單的比喻,假設1盎司時空之力的基礎價格是1,那把這1盎司時空之力出售給虛空之樹,或是天啓樂園、聖光樂園等,價格必定是1,這是無論用任何方式,都無法改變的。

反之,如果蘇曉是8階的獵殺者,那他把1盎司時空之力出售給輪迴樂園,就是基礎價格1+基礎價格×0.8=最終價格1.8。

在以前,這東西難以轉化成對應價值的物資,因爲這種高等物資,只能出售給樂園,沒有對應權限的情況下,獲得這東西后,就是先積攢起來。

除了樂園外,蘇曉只知道有兩種人願意收這東西,一是虛空之樹公證的絕對中立單位,這類中立單位就算收,也都是少量的收,想來,他們出售時空之力的額度有限。

除此之外,就凱撒那廝收,那廝對時空之力,可謂是來者不拒,有多少要多少,也是在那時,蘇曉確定時空之力必定是特別高階的資源。

只是50盎司的零頭而已,就對應了起源級·滿評分的隨機寶石,蘇曉看了眼「獵殺名單」上懸賞高達1500盎司時空之力的背叛者,突然心生不妙的預感,這麼高的懸賞金,這背叛者強的離譜。

但與之相對,這也是次機會,憑藉九階第一個任務世界,就讓自身戰力突破到九階上游,乃至靠近九階頂尖的機會。

這並非是蘇曉的妄想,獵殺名單總獎勵額度,達到了4000盎司時空之力,以現階段他的權限等級,時空之力已經很值錢了,是基礎價格+基礎價格×0.9,後面的增益,是對應他作爲九階獵殺者。

其實進入本世界前,蘇曉以巨量的靈魂錢幣和資源,達成三宗師,外加把斬龍閃提升到起源級,還大幅度提升各類被動,尤其是血氣系方面,這讓剛晉升九階,還沒進入過九階世界的他,就有九階中上游的實力。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無論怎麼說,這都是他晉升九階後,所經歷的第一個世界,九階內太過危險的世界,他剛晉升九階,是不會被傳送進去的。

就算如此,他依舊進入危險度在Lv.56~Lv.85的世界,這是他的綜合戰力判定,給硬頂上來的,要是沒眼下的戰力,他不會在這個世界進度就觸發獵殺名單,而是最起碼要等九階所經歷的第二個世界。

就算以九階新人的判定,進入九階中游危險度的世界,進來後,蘇曉感覺九階世界也還行,被稱爲聯盟最強的泰莎,他和對方是五五之數的勝算,搏命戰的話,他六,泰莎四。

北境帝國的最強大將軍還沒見過,據說是和泰莎實力相近。

真正讓蘇曉感覺有威脅的,是平常做事不着調,言行舉止都很隨性的白金主教,和對方見面時,那種死戰後,彼此各佔五成勝算的感覺,要比泰莎強些。

蘇曉想到一個問題,如果自己這次真的成功戰勝背叛者,外加獲得4000盎司時空之力,並找到滅法的傳承物·喚醒之碑,那把所得收益全部轉化爲實力後,自己實力所達到的強度,下個世界進度,自己會不會直接被丟進超脫·原生世界?

並非蘇曉妄想,而是他感覺這事很可能,以前他就經歷過,剛晉升階位沒多久,因戰力提升過快,綜合實力判定後,被丟到戰爭世界內。

【提示:你已擊殺欺騙者。】

【你獲得11.9%世界之源。】

【你獲得轉生匣(特殊寶箱類物品,開啓後,低概率獲得轉身魂血,高概率獲得靈魂系能力等)。】

……

擊殺提示出現,蘇曉原本認爲有了懸賞的情況下,不會再有擊殺獎勵,眼下看來並不是。

甩飛刀上的血跡,蘇曉向監牢外走去,在重力水晶牆落下前,他把一顆普通阿波羅丟進欺騙者所在的牢房內,這是遇到死了兩次,但依然活着的神父後,蘇曉所留下的習慣。

一聲悶響後,蘇曉出了地下監牢,剛到瘋人院一樓,幾名身穿病號服的病人就圍上來,其中一名禿頂老頭看着蘇曉,問道:

“你就是院長?”

“對。”

“以後的午餐湯裡,別放胡椒。”

“嗯,還有其他事?”

“沒了。”

言罷,幾名身穿病號服的病人,心滿意足的掐着腰,有說有笑的向大院走去,結果剛出門,一名護士就追出來,是方纔那老頭,今天還沒打針,沒一會,這名老大爺就在大院內展現出風騷的跑位水準,後面五名護工都沒圍追堵截到,氣的小聲罵罵咧咧。

幾名護工在進行口頭警告時,老大爺直接來一句,我呸,你們院長我都不怕,我怕你們,把幾名護工氣得不輕。

辦公室的窗口前,蘇曉看着下方大院內奔跑的老大爺,七八名護工都沒能奈何的了這老大爺,這裡雖是瘋人院,但因是特殊部門,因此一樓到五樓的病患區不會有壓抑感,經妥善治療後,這裡的精神疾病患者,除了思路比較清奇外,普遍沒什麼攻擊性。

“老大,有人送來這東西。”

巴哈飛來,把一張邀請函放在桌上,蘇曉拿起後,發現竟是一家只面向會員開放的高檔餐廳,上面的邀約時間,就是今天中午。

蘇曉查看邀請人一欄,發現上面只有一個淡淡的脣印,留下這脣印的人,應該只是塗了很淡的口紅,纔會留下這麼淺的脣印。

“哦吼~”

一旁巴哈的表情奇妙,布布汪也湊上來,還汪了聲,表示這脣印不是畫上去的。

“老大,你怕是走桃花運了。”

說完這句,巴哈差點笑出聲。

“去把德雷他們三個找來,再調50,不,100名閒崗的警衛,讓阿姆也回來,布布,你去這餐廳周邊佈設全方面的監聽設備。”

蘇曉言罷,將手中的邀請函丟在桌上,他對於這莫名其妙桃花運的第一反應,就是此事有詐,這地點,十之八九是安排了暗殺的伏擊。

最可能是黑玫瑰那邊的手段,或是黑玫瑰讓晨曦神教的人,籌劃的此事,當然,也有可能是副院長·耶辛格麾下的殘部,籌備了這計劃。

既然對方都找上門,那也沒必要躲,這裡是庫斯市,要是在這都不敢懟上去,那蘇曉也沒必要來這世界內獵殺叛徒了。

安排好一切,蘇曉讓布布汪開車,看似他只帶了布布汪與巴哈,實際上一百多名警衛,外加爲首的德雷、銀面、維羅妮卡三人,都已到了指定地點,選好了伏擊位置。

車輛停在步行街前,蘇曉下車走在步行街上,沒一會,就到了一家餐廳內。

叮鈴~

門鈴碰撞作響,走進餐廳,蘇曉發現這裡沒服務生,客人也只有一名,從背影看,此人爲女性,白中隱隱透淺藍的長髮柔順披散,右耳的銀色耳墜,隨着她慢慢咀嚼食物有微小幅度的晃動,右手食指上戴的冰藍色指環,一看就不是凡品。

“你終究還是來了。”

清澈但稍有慵懶感的女聲傳來,背對蘇曉之人,側頭看來,只是側顏,就足以把人迷的魂不守舍,當然,要是沒有德雷在街對面二樓,拎着金屬菠蘿般的震爆彈,隨時準備拽下三重保險栓,把那足以將九階首領級生物震爆到懵逼的武器丟進來,餐廳內的氣氛或許會更有情調。

“你能來,我發自內心的高興。”

神秘女人又開口,見此,蘇曉皺着眉頭落座。

蘇曉打量對面這名年齡在20歲左右,既優雅又美麗到不可方物的女人,越看,越有幾分眼熟,此人……有些像北境公主,幾月前來聯盟的北境公主。

蘇曉按動耳中的無線耳機,片刻後,銀面走進餐廳,把一沓照片放在桌上,蘇曉讓銀面退下後,以這些照片比對,這次十分確認,對面的就是北境公主。

更準確的說,是水晶姬+北境公主。

確定這點後,蘇曉摘下無線耳機,並讓巴哈把埋伏在周邊的人撤走。

蘇曉打量對面的北境公主,頗感意外,北境公主+水晶姬的組合,與其他宿主與吞噬者的組合截然不同,其他組合,例如沸紅與艾麗莎,她們是共生,雙方各有意識與想法,並能彼此進行意識層面的言語交流。

北境公主+水晶姬是另一種情況,北境公主+水晶姬雙方的意識,在不傷害彼此的情況下融合了,眼前這人,既是北境公主,也是水晶姬。

黑A選的黑暗聖子,憑黑暗神教的資源快速變強,沸紅選的艾麗莎,這是獵手部隊領袖·泰莎的妹妹,摩諾家族的掌上明珠,資源更是不缺,能培養出泰莎的家族,其在聯盟內的地位可以想象。

水晶姬也同樣會選,選了北境公主,也就有了眼下的這一幕。

對面的北境公主已經用完餐,端莊的坐在那,笑吟吟的看着蘇曉,看似優雅又從容,其實從她已經飆升到每分鐘130多次的心跳速度,代表她心中其實比較慌,尤其是來自水晶姬方面的緊張情緒,這是面對製造者的本能畏懼與緊張感。

“珍惜現在的悠閒時光,你的同類,很快會來找你。”

蘇曉給自己倒上一杯酒,聽聞此言,對面要端起高酒杯的北境公主動作一頓,她眼中蘊藏幾分狡黠的問道:

“同類?是艾麗莎嗎,我們已經見過面了,還算是……友好。”

北境公主輕飲一小口餐酒,聽到這話,巴哈笑了。

“沸紅和你友好?水晶姬,你只是不夠了解它,你認爲,黑A那逆子,爲什麼去聯盟境外的幽魂城?它是躲到了那邊。”

聽聞巴哈這番話,北境公主看似有幾分動容,其實她的心情還不錯,她是猶豫了好幾次,才決定冒險把作爲主宰者的蘇曉約出來。

“北境公主,你是小看我們瘋人院,還是看不起聯盟?別說是你死在這,就算是你姐姐北境的大公主死在這,北境也不會怎樣,打了千年的戰爭,不會因爲一名公主就重新開戰,聖都是議會院的地盤,索托市是獵手部隊的地盤,而這裡,庫斯市,是我們瘋人院的地盤。”

巴哈目光灼灼的看着北境公主,聽聞它這番話,北境公主對眼下的局勢,有了新的認識。

“我對你們五個都有不低的期待,別讓我失望。”

蘇曉放下手中的空酒杯,水晶姬和他預想中的,多少有些不同。

“五個嗎,你的世界好大,我變得可有可無。”

北境公主的語氣多愁善感,目光憂鬱。

“……”

蘇曉皺眉看着對面的北境公主,從剛進來,他就感覺對方的語氣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那就是那種,‘二女兒’這號怕是練廢了,是否考慮練小號的感覺。

如此想來,五名吞噬者真的各有千秋,分別是:

逆子、小棉襖、憨憨逆子、帶孝子,以及對面這號練半廢,但感覺還可以搶救一下。

蘇曉估測,是水晶姬優雅+有點高冷的性格,融合了北境公主從容但有點慵懶的性格後,纔有了現在這奇妙的多愁善感。

“所以,這大夏天的,你出門爲什麼穿羽衣?”

巴哈指向北境公主後方衣架上掛的羽衣,雖說這東西一看就價值非凡,但大夏天穿出來,屬實畫風不對。

“我是北境公主,北境寒冷,我穿羽衣有什麼不對嗎。”

“可這是聯盟。”

“是啊,但我心中寒冷。”

“嘶~”

巴哈滿肚子的槽要吐,難受的都用翅膀連連搓臉,它作爲噴人沒輸過的團隊精神傷害輸出,這次真是被北境公主給整不會了,主要是,它又不能噴北境公主。

“祝你早日被沸紅收拾了。”

巴哈已經不想繼續和北境公主交談,見此,北境公主我見猶憐的嘆息一聲,她調轉視線,向蘇曉看來,與蘇曉對視後,她起身略躬身施禮,之後披上羽衣離開。

北境公主走後,蘇曉開始考慮正事,老院長那邊已經聯絡好,商盟那邊明早有艘船前往骷髏島,去那邊從獵獸團手中採購黑暗海獸產出的超凡材料,以及黑暗海域獨有的超凡資源等。

一切都準備就緒,明早就可以出海,去往那詭譎又神秘的噩夢島,尋找【黃金罐】,以及確認那裡的噩夢之王,到底是不是告密者,如果是,那就是筆橫財。

噩夢島以前被深淵能量侵襲過沒錯,但這有利有弊,被深淵能量侵襲後,只要緩過來,那座島就會開始產出巨量的各類超凡資源,這麼多年來,噩夢之王定然是比想象中的更富有。

如若噩夢之王真是六名叛徒中的告密者,那就可以根據滅法公式行事了。

滅法獨有公式:叛徒的財富=敵人的財富=無主的財富=有能者居之=待開發=可私有=我的。

蘇曉出了餐廳,走在步行街上,他思索出海的事情時,不經意間掃了眼斜對面的街道,只因多看了一眼,他與一雙豎瞳對視,那是一雙猶如龍類的眼睛,路遇之人,赫然是龍神·迪恩,以及他的三名隊友。

“是輪迴樂園的獵殺者,小心點。”

龍神·迪恩身旁的一名老頭開口,更後方些的一名女契約者不解問道:“迪恩,他的氣息在鎖定你,你們以前有恩怨?”

“這……”

龍神·迪恩一下語塞,他總不能說,豈止是有恩怨,他很久之前以爲白夜殺了他弟弟,然後他前前後後追蹤失敗四次,終於在幽暗大陸追蹤成功,一直追蹤到死寂城,之後以九階被壓制到八階的實力,和對方死戰,然後還沒打過。

試問,有比追蹤了四個世界進度,一直失敗,終於成功,然後沒打過更丟人的事嗎?

答案是,有的,不僅沒打過,跑路時還把那次收穫的一大筆資源爆出去,便宜了敵人。

試問,還有比資源便宜敵人更丟人的事嗎?

答案是,有的,一直以來的報仇,其實找錯人了,迪恩他弟弟,根本不是蘇曉所殺。

試問,有比追蹤了四個世界進度,追上了沒打過,最後發現,竟然找錯敵人更丟人的事嗎。

答案是,有的,這一切,是迪恩被一名已死的違規者算計,被算計的明明白白。

龍神·迪恩這人丟的,都已經突破天際,更雪上加霜的是,此時他隊友還在場,因此在他隊友問及此事時,他語塞了,並準備留下與蘇曉單挑,掩護隊友撤退。

PS:(星期日休息一天,廢蚊爲了苟命,今後每週的星期日,都會休息一天,各位讀者老爺見諒)。

第三章:登島第八十八章:精通卷軸第十二章:邊境第五十八章:分析成分第四十六章:你太醜了第三十八章:蘇曉VS新人契約者們第五十五章:勢不可擋第二章:天巴第二十七章:弱點第五十七章:無奈的友軍第十一章:團長,不要拋棄我們第四十三章:帥不過三秒第五十三章:黑王第十八章:主人,你看這是什麼第三十二章:暢快的戰鬥第六十四章:無法戰勝之敵第二十六章:大劣勢第三章:忍村間的利益第五十九章:開戰第十八章:最狡猾的是人類第四十五章:迴歸第三十章:神之國第二十章:習慣了第十七章:大人物第五十四章:旅途第四章:脫身第七十二章:傳送第八章:猛毒第二十九章:驚不驚喜第八章:你好啊,賣糖的第五十七章:敵方大招充能中第五十七章:選擇第九章:嫉妒第二十三章:大姐,別來找我第七十二章:傳送第六十九章:資源的合理利用第五十七章:驚人的寶箱數量第七章:自殺小隊第十六章:知識就是力量第七章:自殺小隊第三十二章:穩如老狗第三十四章:進度第三十四章:進度第四十六章:隨時準備互相背刺第七十六章:競技天王(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二十章:好久不見第五十九章;刀術的區別第九十六章:斯坦的心腹大患第十七章:虛空之樹信譽度第七十六章:你可以走了第四十七章:爲緋世準備的‘歡迎儀式’第二十七章:神女第三十二章:希望人沒事第十章:待遇問題第五十三章:你可以重新相信圖爾特第十一章:噩耗第四十二章:智商壓制第四十五章:你行的第一章:地位第二十章:與君主談話的危險性第二十章:寢殿鑰匙第四十五章:血獵人第十八章:回饋第四十七章:跨服聊天第二十七章:累計的強大(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十一章:權利的爭奪(第五更,送給白銀大盟‘熬夜的我’)第八十一章:強大第十五章:猙獰的噬滅第三十八章:你確定,這是移動要塞?第三十六章:指令·自殺第六十八章:三古神的悲慘遭遇第七十八章:朋友,再見第一百零四章:真實屬性的強化第四十八章:我和他不熟,真的第五十一章:霸主級生物第三十三章:只炸有緣人第二十七章:全民公敵第三十六章:對,就是你想的那樣第九章:族長第六十九章:本喵撓死你第八章:報復心極強第十一章:深淵之女第八十八章:重錘專精第四十四章:召喚憑證第六十八章:迴歸第六章:計劃第四十二章:燃魂之力第四十章:精英刺蠍第三十七章:就決定是你了第三章:危險的犯人第四十五章:最慫的契約者第三十章:國足MVP第六十五章:狡詐與貪婪第九十四章:狂野第十章:好咧第三十四章:準備開戰第七十六章:累積的成果第二十二章:大本營第二十四章:生猛的長官第二十三章:最大隱患
第三章:登島第八十八章:精通卷軸第十二章:邊境第五十八章:分析成分第四十六章:你太醜了第三十八章:蘇曉VS新人契約者們第五十五章:勢不可擋第二章:天巴第二十七章:弱點第五十七章:無奈的友軍第十一章:團長,不要拋棄我們第四十三章:帥不過三秒第五十三章:黑王第十八章:主人,你看這是什麼第三十二章:暢快的戰鬥第六十四章:無法戰勝之敵第二十六章:大劣勢第三章:忍村間的利益第五十九章:開戰第十八章:最狡猾的是人類第四十五章:迴歸第三十章:神之國第二十章:習慣了第十七章:大人物第五十四章:旅途第四章:脫身第七十二章:傳送第八章:猛毒第二十九章:驚不驚喜第八章:你好啊,賣糖的第五十七章:敵方大招充能中第五十七章:選擇第九章:嫉妒第二十三章:大姐,別來找我第七十二章:傳送第六十九章:資源的合理利用第五十七章:驚人的寶箱數量第七章:自殺小隊第十六章:知識就是力量第七章:自殺小隊第三十二章:穩如老狗第三十四章:進度第三十四章:進度第四十六章:隨時準備互相背刺第七十六章:競技天王(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二十章:好久不見第五十九章;刀術的區別第九十六章:斯坦的心腹大患第十七章:虛空之樹信譽度第七十六章:你可以走了第四十七章:爲緋世準備的‘歡迎儀式’第二十七章:神女第三十二章:希望人沒事第十章:待遇問題第五十三章:你可以重新相信圖爾特第十一章:噩耗第四十二章:智商壓制第四十五章:你行的第一章:地位第二十章:與君主談話的危險性第二十章:寢殿鑰匙第四十五章:血獵人第十八章:回饋第四十七章:跨服聊天第二十七章:累計的強大(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十一章:權利的爭奪(第五更,送給白銀大盟‘熬夜的我’)第八十一章:強大第十五章:猙獰的噬滅第三十八章:你確定,這是移動要塞?第三十六章:指令·自殺第六十八章:三古神的悲慘遭遇第七十八章:朋友,再見第一百零四章:真實屬性的強化第四十八章:我和他不熟,真的第五十一章:霸主級生物第三十三章:只炸有緣人第二十七章:全民公敵第三十六章:對,就是你想的那樣第九章:族長第六十九章:本喵撓死你第八章:報復心極強第十一章:深淵之女第八十八章:重錘專精第四十四章:召喚憑證第六十八章:迴歸第六章:計劃第四十二章:燃魂之力第四十章:精英刺蠍第三十七章:就決定是你了第三章:危險的犯人第四十五章:最慫的契約者第三十章:國足MVP第六十五章:狡詐與貪婪第九十四章:狂野第十章:好咧第三十四章:準備開戰第七十六章:累積的成果第二十二章:大本營第二十四章:生猛的長官第二十三章:最大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