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噩夢

傍晚天邊殘陽似血,聯盟境外,西邊的大沼澤區域,幽魂城。

幽魂城原本是魂鬼一族入侵本世界後,所建立的主城,但在被聯盟與北境帝國收拾後,魂鬼一族,也就是鬼族徹底放棄此地,這也導致,此地成爲無法之地,城內魚龍混雜,從某種角度上來講,這裡其實就是黑暗神教的老巢。

此刻幽魂城的一座地下宮殿內,殿內一片昏暗,裡側的高臺上,一道身影盤臥在此,這就是黑暗神教的領袖,被稱爲掌控者·席爾維斯,也有人稱它爲深淵首領·席爾維斯。

藉助上方映下的微光能看到,深淵首領·席爾維斯的上半身爲人族身軀,下半身則如同黑泥般,就像粗壯的蛇身一樣,盤臥在高臺上。

此刻深淵首領·席爾維斯上半身的人身雙目緊閉,雖身材健壯,可臉色有幾分病態的慘白,滿頭黑色長髮自行飄散,而它猶如黑色爛泥般的下半身,偶爾會睜開一隻隻眼睛,這些眼睛睜開沒幾秒就閉合,之後又有其他位置睜開眼,所有眼睛的瞳孔,都是由一個個環圈混亂交疊而成。

突然,深淵首領·席爾維斯的臉頰生硬的抽搐了下,他的右眼皮顫動幾下後,眼睛睜開,這給人的感覺,不像是它自然睜開眼睛,更像是兩隻無形的手,從上下扯開這隻眼睛的上下眼皮,既生硬,又有幾分讓人瘮得慌的詭異感。

一名身着黑袍的黑暗神教主教快步上前,略躬身等待深淵首領·席爾維斯的使令。

“去找到、告訴,背叛者,他等的滅法,來了。”

深淵首領·席爾維斯語氣生硬的說出這句話,他猶如扭曲黑蛇般的下半身,所有眼睛都睜開,就在這些眼睛內的環瞳向黑暗轉變時,透藍色光華在其中一隻環瞳內出現,下一秒,啪的一聲,深淵首領·席爾維斯爛泥般的身軀上,已癒合的刀傷炸開,細密的藍色電弧在傷口附近奔涌。

深淵首領·席爾維斯的面部表情一陣亂顫,他睜開頭部的雙眼,這睜開後大小不一的左右眼,給人強烈的生硬與不協調感。

“吼!!!”

夾帶着黑色能量潮汐的咆哮在地下宮殿內擴散,石臺上的深淵首領·席爾維斯右臂伸長,噗嗤一聲刺入自己下半身黑色爛泥般的身軀內,它握上裡面一把刀的刀柄,將其向外抽離,這也讓他持續發出痛苦的咆哮聲。

嗡~

長刀蔓延出的藍色線絲連接在黑泥身軀內的每一處,深淵首領·席爾維斯越是向外抽離長刀,它的神情就越發痛苦,乃至於上半身都出現重影感,這是它人類部分的肉體與靈魂有點分離。

終於,在深淵首領·席爾維斯無法承受之時,它只能鬆開拔出小半的長刀,神奇的一幕出現,這長刀自行沒入到深淵首領·席爾維斯的黑泥身軀內,之後藍色經絡重新在裡面分佈。

深淵首領·席爾維斯的人族部分大口喘着粗氣,汗水滴滴答答的滴落,它整個人,就像被水洗過一樣。

“滅法!!”

深淵首領·席爾維斯的怒吼聲在地下宮殿內傳來,地宮震動了片刻才穩定下來。

……

聖都,鬱金酒店的宴廳內。

整整一天對黑暗神教的痛擊,到了夜幕時分,自然是要慶祝下,因此黃金神教的幾名代表,組織了這場晚宴。

蘇曉、布布汪、巴哈、艾琳、德雷、銀面、維羅妮卡等人一桌,阿姆則在鄰桌,也就是老院長、泰莎那一桌。

“長官,我們怎麼不把阿姆喊過來一桌?”

正享用甜蝦的維羅妮卡開口,還看向鄰桌坐在那沒吃東西的阿姆。

“和阿姆坐一桌,你吃不飽。”

巴哈的翅膀猶如雙手般,說話的同時,乾飯速度是一點都沒減慢。

“怎麼可能,你看阿姆都沒吃東西,它是不是怕生啊。”

維羅妮卡沾了一小塊蝦皮的手,指向鄰座的阿姆。

“咳~,啊?”

巴哈以關愛的目光轉頭看向維羅妮卡,維羅妮卡回以中指,這明顯是跟巴哈學的。

阿姆怕生?當然不,讓阿姆坐鄰桌時,蘇曉囑咐過,讓阿姆至少老實坐那5分鐘再開吃,現在,時間到了。

一名服務生路過老院長與泰莎的那桌,服務生髮現這桌的氣氛有點不對,定睛一看,桌上空蕩蕩一片,他背上冷汗都下來了,這桌客人等了這麼久,感情沒給人家上菜,這等失職,可是要扣月底薪酬的。

沒一會,一盤盤美食被端上來,組織本次宴會的黃金神教成員們,此時正在隔壁主宴廳內的大桌上,與幾名聯盟高層推杯換盞,還不知道這頓飯的飯錢會有多驚人。

一直到十點,街邊的路燈下,蘇曉坐在車的副駕駛,夾着煙的手搭在車窗外,車頂的巴哈打了個哈氣,道:“阿姆還沒吃完嗎。”

話音剛落,阿姆從酒店走出,它擠上後排座後,心滿意足的打了個飽嗝。

“阿姆,飽了。”

阿姆心情很好,竟然主動說話。

“快開車,走!”

巴哈趕緊飛進車裡,主駕駛上剛睡醒的維羅妮卡雖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但已經下意識啓動車輛。

當車輛行駛到后街區時,駕駛位上的維羅妮卡目光越發凝重,她摸了摸自己剛吃撐的肚子,試探性問道:“長官,我們這是要去哪?在後街區找家酒店住嗎?”

“不,我們回瘋人院。”

“要…要不明天再回吧。”

維羅妮卡說話間,已經稍微減慢車速。

“……”

蘇曉沒說話,這讓主駕駛位的維羅妮卡神情越發糾結,直到她把車開進倉庫,以及看到角落處,她來時騎的吊燈。

片刻後,蘇曉、布布汪、阿姆、巴哈站上傳送陣,準備回去,可艾琳、德雷、銀面、維羅妮卡四人,卻都站在傳送陣外。

“院長,你今晚有什麼要事嗎?”

艾琳開口詢問。

“沒。”

“這樣嗎,那我乘車回去,維羅妮卡,你給我開車。”

“好的!”

維羅妮卡一邊答應,一邊已經上車,不等德雷和銀面想出藉口,車已駛出倉庫。

轟!

空間傳送完成,與辦公室相連的臥室內,德雷快步衝進辦公室,然後奪門而出,沒一會就聽到走廊的盥洗室內,傳來德雷的惡龍咆哮。

作爲頂尖暗殺者的銀面,則從容的出門,剛到走廊,他就扶牆了,在那緩了半天,才邁着比金斯利他舅媽更慢的步伐扶牆前行。

蘇曉獨自一人坐在辦公室內,今天除掉副院長·耶辛格,讓眼下混亂的局勢明朗了不少,不僅如此,他還接到擊殺提升。

【你已擊殺副院長·耶辛格。】

【你獲得10.7%世界之源。】

【你獲得野心之盒(特殊寶箱類物品)。】

……

副院長·耶辛格雖沒有戰力,但他的地位,以及作爲本次交鋒中的核心人物,纔有了這等擊殺提示。

在蘇曉看來,相比這些收益,把躍躍欲試的晨曦神教懟回「聖蘭王國」那邊,纔是最大的收穫。

這次與老院長合作,蘇曉發現,這老傢伙雖沒有戰力,卻堪稱是本世界勢力的百科全書,想來也是,在沒有武力的情況下,把瘋人院管理的井井有條,肯定是在其他方面極爲突出。

相比泰莎,老院長手中的情報渠道雖弱些,但勝在穩定,以及可以自由調動,不像泰莎那邊,三件事的承諾,只剩最後一件。

這很正常,泰莎既不是蘇曉的手下,也不是親系一類,雙方是合作關係,所在地位也持平,自然不會平白無故幫蘇曉做事,當然,這是在雙方利益並不一致的前提下。

之前在議會院內泰莎那麼配合,究其原因是她對黑暗神教的厭惡與仇視。

今天把黑暗神教收拾了,泰莎當然心情舒暢,只不過,也有些事讓她煩心,就是她處於叛逆期的妹妹艾麗莎,作爲摩諾家族的新一代成員,她妹妹艾麗莎,的確是有些被長輩寵壞了。

有個好消息是,艾麗莎最近在超凡修行方面突飛猛進,都到了讓泰莎有些驚愕的程度,她甚至懷疑,自己妹妹是不是被古老靈魂一類的東西盯上,還旁敲側擊的閒聊了些只有她妹妹知曉的問題,這看似是閒聊,可如果稍有不對,作爲獵手領袖的泰莎,會立即察覺到。

結果讓泰莎很欣慰,她妹妹沒問題,依然是她叛逆但心愛的妹妹,至於超凡修行方面,如若後續沒問題的話,那泰莎必須承認,她妹妹是她見過的最強天才,這讓被稱爲聯盟最強的泰莎,心裡既感覺特別高興,又有點酸酸的。

這些事,是今晚泰莎喝到微醺後,摟着蘇曉肩膀說的,蘇曉越聽越沉默,‘親女兒’是真的會選。

都不用想蘇曉就知道,泰莎她妹妹的變化,是因爲沸紅的原因,而且沸紅還是在與艾麗莎共生,沒有艾麗莎幫忙配合隱匿,讓沸紅藏進她的心臟內,不可能瞞得過泰莎這種級別的強者。

妹妹的變化,讓泰莎比收拾了一頓黑暗神教還高興,喝到半醉後,她所說的,不是當初指揮生擒深淵滋生物,也不是將憎恨與心靈大師等抓捕,而是關於自己妹妹的突飛猛進。

不僅如此,泰莎還在酒後的閒聊中,無意間說了一件事,在大陸最西邊的「幽魂城」,也就是黑暗神教的大本營,出了名強悍的新一輩人物,被稱爲黑暗聖子。

聽到這消息後,蘇曉就知曉,黑A那逆子,已經發展的不錯,對於黑暗而言,「幽魂城」的確是絕佳的發育地點,那裡魚龍混雜,特別適合黑A的風格。

如此一來,五隻吞噬者,還剩暗陽、太陽使徒,以及水晶姬的去向不明。

這方面暫不急,要給吞噬者們發育時間,等過了發育階段,纔是它們彼此交鋒的時候。

而且,蘇曉通過老院長這勢力百科全書,知曉了「聖蘭王國」那邊神秘者·黑玫瑰的情況。

眼下的「聖蘭王國」局面不穩,新王年幼,權柄都在大臣、王后,以及晨曦神教的大祭司手中。

簡單而言,「聖蘭王國」內部是三派聯合,第一派是幾名位高權重的王國大臣,他們都是老國王手下的權臣,眼下新王封臨,他們最好的下場,就是逐漸隱退,安享晚年,可這一切說的簡單,真正品嚐過權力的滋味後,少有人願意主動放棄。

因此,王后一派找上這些權臣,並許諾,只要他們願意擁護王后,就讓他們繼續手握重權,對此,幾名權臣自然是無法拒絕。

至於神權干涉王權,這是「聖蘭王國」一直以來都有的問題,在這神靈真會降臨的世界,想壓制神權太難,由此可見聯盟與北境帝國的強大。

眼下晨曦神教也站在王后的一方,看似是王后勢大,其實她只是傀儡而已,真正掌握權柄的,是培養與扶持起來王后的黑玫瑰。

說黑玫瑰是「聖蘭王國」的女王,真的一點問題沒有,她通過掌握皇后,掌控着幾名權臣,而神權方面,晨曦神教更是給出誠意十足的態度,在「聖蘭王國」的歷史上,從沒有國王能做到黑玫瑰這種程度。

毋庸置疑,作爲獵殺名單上神秘者的黑玫瑰很難對付,戰力方面,她在欺騙者、竊奪者、告密者之上,屬於六名叛徒中,實力中上游水平,權謀方面,黑玫瑰很可能是六名叛徒中最強的。

蘇曉取出獵殺名單,除去欺騙者與竊奪者外,已經安排好獵殺次序,最先告密者,以免這能隱匿在噩夢中的傢伙,搞出什麼幺蛾子。

之後是聖蘭王國的黑玫瑰,得手後,再去沙漠之國找沙之王(倒戈者)。

蘇曉之所以要先去找噩夢中的告密者,是因爲老院長提及了一個關鍵性消息,無光島,準確的說是噩夢島。

老院長之所以提及此事,是因爲黃金神教的原因,在很早之前,那時鹿神還在本世界時,黃金神教的雛形建立,名爲苦修院,他們不是以鹿神爲神靈信仰,而是仰慕鹿神那種不斷追求強大的意志。

現在黃金神教的核心教義淬鍊自身,就是因鹿神而起,在鹿神離開這世界前,他說是不在乎這些追隨者,實則把自己兩種至寶之一的「黃金罐」,留給了黃金神教,準確的說,黃金神教這個名稱的由來,就是因爲「黃金罐」。

「黃金罐」是什麼?答案是,鹿神曾格殺過衆多惡神,他把一名名惡神之血,收納在這「黃金罐」內,因其內部龐大的神性,才產生的所謂黃金之力。

換種簡單的說法,眼下黃金神教的成員,沒人體內有黃金之力,本質上來講,這些傢伙所追求的終點,就是將自身淬鍊到擁有神性。

多年前的戰爭中,「黃金罐」被北境帝國奪走,後失竊,乍一看,這是北境帝國的搪塞方式,其實這東西真的失竊了,被一名盜賊竊走,那名盜賊,幾年後成爲史上第一位海盜王,也拉開了四海之王的海上序章。

這「黃金罐」的最終所在地,根據聯盟的記載,可以確定這東西在噩夢島,但這並沒什麼卵用,去往噩夢島要經過風暴之海,也就是黑暗海域。

黑暗海域簡稱黑海,這裡是和噩夢島一同出現,多年前,本世界出現一個深淵孔洞,那還是滅法的時代,在那深淵孔洞出現後,濃郁到呈現爲黑色液態的深淵能量,從上方的深淵孔洞內傾瀉而下,澆在一座無名島上,這座無名島,就是現在的噩夢島。

噩夢島被深淵侵蝕後,所造成的遺留,更多是體現在島上的噩夢區域,真正被深淵侵襲嚴重的,是以噩夢島爲中心的海域。

這片廣袤海域的海水透出黑色,海中是被深淵力量侵襲的海洋生物,深淵能量導致它們變的格外強大,與之相對,它們也異常兇暴,看到有船隻到黑海上,它們會主動發起攻擊。

其可怕程度,相當於把一隻剝了皮的肉牛丟進一個滿是食人魚的水域內,一切能漂浮在海上的東西,都是這些黑暗海獸的攻擊對象。

當年那名海盜王,就是因爲晚年還捨不得放棄「黃金罐」,被追殺下,被迫進入黑暗海域,並運氣極好的到了噩夢島,投靠那裡的噩夢之王。

聽聞老院長說起噩夢之王,蘇曉想起,他以前斬過一名噩夢之王,對方還用一把名爲末隕的武器,製造一處小場地,讓自己和對方單挑,眼下唯一的印象是,那噩夢之王的確挺抗揍。

蘇曉想起噩夢島的原因有二,首先是告密者有七成概率在那裡,也就是被人稱之爲島上的噩夢之王。

其次是,就算告密者沒在那,鹿神的「黃金罐」也值得蘇曉去一趟,先不說這東西有何效果,裡面的巨量神靈源血,就是他想要的,況且神靈源血沒有保質期這一概念,說這東西是血,更像是種比喻,這東西稱之爲本源神性更貼切,屬於一種神靈系罕有能量,唯有神靈系才能凝聚出這能量。

蘇曉的思路越發清晰,先去海上的噩夢島,然後聖蘭王國,之後沙漠之國。

怎麼渡過黑暗海域是個問題,這種事上,蘇曉從不會賭運氣,或者說,如果不做足準備,他能乘船抵達噩夢島,那都是奇蹟。

想渡過黑暗海域,一名對那裡足夠了解的嚮導是必須的,問題是,聯盟沒有船隻會去往那邊,唯有海上的亡命徒們,會爲了黑海那些海獸所能產出的超凡材料,去那邊鋌而走險。

蘇曉篩選一番後,發現那種海上亡命徒,不會被關到瘋人院,罪不至此,海上亡命徒是沒有,但海盜王卻有一名。

蘇曉摘下手上的指環,叮的一聲拋給巴哈:“去把怒鯊放出來。”

“用不用給他打上鐐子?”

巴哈接住代表瘋人院院長的戒指,嘗試激活,確認沒問題才收起。

“不用,直接帶回來就可以。”

“好嘞。”

巴哈飛走,半個多小時它才返回,與怒鯊一同走進辦公室內。

“坐。”

蘇曉指了下辦公桌對面的座椅,怒鯊環顧了幾秒,才心中很不踏實的落座。

“怒鯊,有件事……”

蘇曉的話剛說到一半,對面的怒鯊就拒絕,並以準備談籌碼的口吻道:

“沒可能的白夜院長,我是海盜,在海盜法典上籤下名的海盜王。”

聽聞此言,蘇曉讓剛到門外待命不久的維羅妮卡進來,半分鐘後,維羅妮卡坐在蘇曉身旁,手中近一米八長的狙擊炮架在辦公桌上,炮口都快抵上怒鯊的腦門,正吃着從布布汪那弄到乾脆面的維羅妮卡,一手拿着乾脆面,一手握着槍柄,食指搭在扳機上。

“海盜,給你次重新整理語言的機會。”

辦公桌旁的巴哈開口,並示意維羅妮卡,隨時可以開槍。

鯊魚臉怒鯊瞄了眼黑洞洞的炮口,轉而不屑一笑,輕鬆且面帶笑意的說道:“院長你有什麼吩咐?我怒鯊一定竭盡所能,剛纔和你開玩笑的,活躍活躍氣氛而已。”

見此,維羅妮卡拿起桌上的狙擊炮,黑洞洞的炮口不再對準怒鯊,銀面也收起抵在怒鯊喉頸上的鋒利臂刃,德雷手中的近戰槍炮,不再頂着怒鯊的後腦,最後是阿姆的龍心斧,也從怒鯊脖頸上移開,斧刃還輕鳴了聲。

從怒鯊那洋溢着笑容的鯊魚臉來看,這明顯是被蘇曉的交涉能力所打動,選擇心甘情願的成爲本次出海的航海士。

第三十九章:百人之戰第十三章:院長的陰謀第二十八章:黑魔與復仇(第四更)第四十二章:難以抉擇第六十六章:神血第二十九章:我投降第五十六章:鐵血漢子第二十四章:死靈第五十一章:最強打工仔上線第四十六章:殺不盡的敵人第二十六章:漢克,放狗第二十章:藏第五章:冰山第五十五章;迴歸與潛力激活第二十八章:殘暴無情布布汪第七十九章:父愛一擊第十五章:吃吃吃第九十四章:火力支援第七章:驚變第三十七章:別說我卑鄙第十四章:你們這羣騙子第六十二章:我愚蠢的弟弟啊第五十八章:桀驁第二十二章:毫無還手之力第十三章:貓科類動物的弱點第七十一章:量身打造第三十一章:船獵手·厄運號第四章:拾荒人第十六章:誤導友軍的老公爵第三十三章:女僕第七十四章:閃開,讓本汪來第四十一章:抉擇第四十二章:凱第一百二十二章:過去與未來第五十二章:極地第七章:聖廷第五十章:狂暴第十五章:你怎麼什麼都會用第十三章:偷襲第五十二章:預知第三十三章:獵影第四十一章:好運第十一章:野生資源第七十七章:惡霸第六十二章:不死之人第二十九章:持續發展的重要性第七十四章:嚇破膽第十六章:分析敵人第九十九章:緣由第十一章:四個打一個還被反殺第二十七章:隱秘之地第四十七章:冰山一角第五十章:恐怖的大菠蘿第十七章:瘋狂攻堅戰第三十三章:讓人智熄的藥劑售賣第一百一十一章:四人小隊第四十九章:制高點與蜘蛛第四十二章:神鄉最強者第五十九章:最後的絕殺第五十九章:原地暴斃的圍攻第十一章:土影老陰嗶第八十章:大局已定第十五章:預料之外第十六章:小有收穫第八十四章:獨行者的煩惱第二十五章:人才濟濟的野豬人軍團第三十五章:效率驚人第四十一章:宗師級勒索第二十章:龍騎VS巨怪第四十七章:論,陣營聲望的獲取方式第五十二章:秘銀聖戒(第四更,爲宗師‘Ss小豆子’加更)第五十八章:拿來第六十六章:蘇曉的奇妙之旅第三十七章:遠阪凜的心理陰影面積第三章:黑塔第六十六章:十強者第四十五章:神隊友第九章:驚心動魄第一章:進入第十四章:鐵匠與甦醒第四十七章:深淵寶箱第十七章:線索第五十二章:第三階段第六十五章:目標初步達成第四十章:決鬥第三章:技法第二十九章:主角隊第六十三章:仇人相見第二十一章:掛嗶的自我修養第二十五章:比坦還抗揍第五十六章:偶遇第三十四章:來客第九章:盡力第六十六章:捱揍的一天第五十二章:嘟嘟咕咕第六十七章:靈魂之戰?第四十八章:突破重圍第十六章:沒慫過第四十九章:白夜式治療第八十六章:大甩賣
第三十九章:百人之戰第十三章:院長的陰謀第二十八章:黑魔與復仇(第四更)第四十二章:難以抉擇第六十六章:神血第二十九章:我投降第五十六章:鐵血漢子第二十四章:死靈第五十一章:最強打工仔上線第四十六章:殺不盡的敵人第二十六章:漢克,放狗第二十章:藏第五章:冰山第五十五章;迴歸與潛力激活第二十八章:殘暴無情布布汪第七十九章:父愛一擊第十五章:吃吃吃第九十四章:火力支援第七章:驚變第三十七章:別說我卑鄙第十四章:你們這羣騙子第六十二章:我愚蠢的弟弟啊第五十八章:桀驁第二十二章:毫無還手之力第十三章:貓科類動物的弱點第七十一章:量身打造第三十一章:船獵手·厄運號第四章:拾荒人第十六章:誤導友軍的老公爵第三十三章:女僕第七十四章:閃開,讓本汪來第四十一章:抉擇第四十二章:凱第一百二十二章:過去與未來第五十二章:極地第七章:聖廷第五十章:狂暴第十五章:你怎麼什麼都會用第十三章:偷襲第五十二章:預知第三十三章:獵影第四十一章:好運第十一章:野生資源第七十七章:惡霸第六十二章:不死之人第二十九章:持續發展的重要性第七十四章:嚇破膽第十六章:分析敵人第九十九章:緣由第十一章:四個打一個還被反殺第二十七章:隱秘之地第四十七章:冰山一角第五十章:恐怖的大菠蘿第十七章:瘋狂攻堅戰第三十三章:讓人智熄的藥劑售賣第一百一十一章:四人小隊第四十九章:制高點與蜘蛛第四十二章:神鄉最強者第五十九章:最後的絕殺第五十九章:原地暴斃的圍攻第十一章:土影老陰嗶第八十章:大局已定第十五章:預料之外第十六章:小有收穫第八十四章:獨行者的煩惱第二十五章:人才濟濟的野豬人軍團第三十五章:效率驚人第四十一章:宗師級勒索第二十章:龍騎VS巨怪第四十七章:論,陣營聲望的獲取方式第五十二章:秘銀聖戒(第四更,爲宗師‘Ss小豆子’加更)第五十八章:拿來第六十六章:蘇曉的奇妙之旅第三十七章:遠阪凜的心理陰影面積第三章:黑塔第六十六章:十強者第四十五章:神隊友第九章:驚心動魄第一章:進入第十四章:鐵匠與甦醒第四十七章:深淵寶箱第十七章:線索第五十二章:第三階段第六十五章:目標初步達成第四十章:決鬥第三章:技法第二十九章:主角隊第六十三章:仇人相見第二十一章:掛嗶的自我修養第二十五章:比坦還抗揍第五十六章:偶遇第三十四章:來客第九章:盡力第六十六章:捱揍的一天第五十二章:嘟嘟咕咕第六十七章:靈魂之戰?第四十八章:突破重圍第十六章:沒慫過第四十九章:白夜式治療第八十六章:大甩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