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裁定

瘋人院三樓的辦公室內,一隻飛蟲從窗口飛進來,被巴哈以銳利的鷹爪尖抓住,之後又放開,飛蟲竟沒有絲毫傷損,它落在布布汪的鼻頭上,睡夢中的布布汪下意識用狗爪掃了下鼻頭,之後躺在涼毯上的它改變睡姿,仰身呼呼大睡。

“白夜,這次多謝你。”

辦公桌對面的老院長開口,他臉上的每一道皺紋,似乎都透出心疼感。

“不用謝,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蘇曉說話時頭也不擡,正用寸鏡鑑別剛入手的靈魂晶核成色如何,確定一顆沒問題後,他又從木盒內取出顆。

之前老院長在商盟銀行的儲物櫃內留下紙條,簡而言之就是,除了這儲物櫃內的資源,只要蘇曉去救他與他的家人,老院長願意在事後答謝一把黃金銀行的保險櫃鑰匙,裡面有75顆靈魂晶核與價值4萬枚靈魂錢幣的貴重品。

蘇曉之前雖在奧術永恆星搞到幾十萬靈魂錢幣的鉅款,但那只是特例,在九階世界,一個世界進度所收益的靈魂錢幣達到10~15萬,就是收穫頗豐了,當然,這10~15萬靈魂錢幣的收益,是開完寶箱,以及售賣掉自己不需要的裝備、物資後,所持有的靈魂錢幣數量。

10~15萬是收穫頗豐,15~30萬是盆滿鉢滿,30~50萬那就是血賺了一大筆。

蘇曉估測,要是不遇到晉升九階的天啓三姐妹,他在九階世界內拼殺,一個世界進度也就是20萬左右的靈魂錢幣,要是與凱撒合作撈好處,收益差不多能到50萬靈魂錢幣。

別認爲這靈魂錢幣很多,蘇曉的「基礎被動·靈韌」與「基礎被動·血之甦醒」都需要大量的靈魂錢幣。

尤其是後者,不僅對血系刀術招數與血系能力有巨大增益,其觸發的震懾性恐懼效果,是穩穩的羣戰神技,如果在超凡冷兵器戰場上,這效果觸發後,將會導致敵方的士氣驟降一大截,蘇曉觸發幾次這能力,敵軍就會出現大規模的潰逃。

除這兩種能力,新掌握的後期核心被動之一「基礎被動·疾影」,也是嗷嗷待哺,這能力提升身體速度,提升近戰武器所造成傷害階位,提升真實傷害,當然,如此強的能力,提升費用也貴到讓人懷疑人生。

這讓蘇曉對本次的吞噬者爭霸戰更期待幾分,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吞噬者小隊很快就能組成,到時就可以讓它們護衛憨憨挖礦二人組,去往資源豐厚的八階世界。

蘇曉將手中的靈魂晶核放回木盒內,約定中是75顆靈魂晶核+價值4萬枚靈魂錢幣的貴重品,眼下老院長拿出69顆靈魂晶核,以及價值3萬靈魂錢幣左右的貴重品。

用老院長的話就是,其實還有一部分,結果被副院長·耶辛格的人劫去。

對此,蘇曉不置可否,能有眼下的收益已很不錯,況且後續對付副院長·耶辛格,還要老院長協助。

“白夜,耶辛格不會放過我們。”

老院長臉色陰沉,這次他險些喪命,換作以往,肯定是展開報復,可惜,他現在已經失勢。

“別誤會,耶辛格只是不會放過你和你的家人,他拿我沒辦法,就像我拿他也沒辦法一樣。”

蘇曉收起桌上的所得,繼續說道:

“耶辛格的權謀之術在我之上,我這種只擅長打打殺殺的人,沒可能斗的過他,等我敗了之後,不是去太陽神教那邊,就是去獵手部門。”

聽聞蘇曉此言,對面老院長心頭再度蒙上些許陰霾,他當了這麼多年瘋人院院長,生生死死見過太多,他自己早就不怕死了,可他怕自己的髮妻、女兒、女婿,以及寶貝外孫女與外孫遇害。

“獵手部門?你和那邊還有交情?”

“嗯,我消滅了地牢三層那隻深淵滋生物,功績讓給了泰莎。”

“你把那東西弄死了?!”

老院長驚詫的看着蘇曉,轉而,他搖頭苦笑一聲,現在不是關注此事的時候。

“曾經培養我和耶辛格的那隻老狐狸,主張非超凡者管理黃昏瘋人院,這也是沒有超凡潛質的我和耶辛格,能有今天地位的原因,當這裡的院長,能知道太多秘密,就像我現在,明明已經要垂死掙扎,卻並不危險,那老狐狸,真有遠見。”

老院長嘆息一聲,言外之意是,他現在已經做不了其他。

“白夜,你就沒有一點辦法了?”

“我這種勇莽之人,能有什麼辦法。”

蘇曉說話間,已拿出「神秘之眼」,他就不信,研究不明白這東西。

“如果你真的有好辦法,就算讓我涉身險地,我也不會遲疑的。”

老院長剛表態,咔噠一聲,蘇曉手中的神秘之眼靜止,他擡頭,雙眼中心隱隱透出藍芒,對老院長問道:“真的嗎,就算讓你涉身險地,也可以?”

“對。”

老院長說話間,眼角情不自禁的抽動了下,他感覺自己這次,好像選了個了不得的傢伙接替院長之位。

“老院長。”

蘇曉以閒聊的語氣開口,並拿起桌上的四個迷你雕塑,這是老院長的收藏,分別代表晨曦神教、太陽神教、黃金神教、黑暗神教。

“你說,議會院那邊最想把哪夥勢力清出聯盟?”

蘇曉說話間,將四個代表晨曦神教、太陽神教、黃金神教、黑暗神教的迷你雕塑,並排擺在桌上。

“從眼下看,是黃金神教。”

老院長拿起代表黃金神教的迷你塑像。

“並不是,黃金神教充其量是動了四位大議員的利益,吃了幾口而已,這麼多年的合作關係,徹底翻臉不太可能,你這邊因這事被牽連,純屬是倒黴,再加上耶辛格在議會院那邊人脈強而已。”

聽蘇曉這麼說,老院長只能嘆息一聲,點頭表示贊同這一觀點。

“黑暗神教纔是議會院一直想處理的問題。”

蘇曉說話間,拿起代表黑暗神教的迷你塑像,確切的說,這是深淵滋生物的形象,信仰深淵這個概念比較模糊。

“你是說,把黑暗神教牽扯進來?”

“不,是讓他們背鍋。”

蘇曉從抽屜內取出一份文件,上面記載的,是獅王的口述內容,以及本次黑蛇手下的兩名幫派成員,所提供的口供等。

綁架老院長的,包括黑蛇一共六人,其中四人已死,還有兩人被關在地牢三層,這既是關押,也是避免這兩名幫派成員被敵人暗殺。

蘇曉簡單說明計劃後,老院長越聽越心驚,但眉眼間的陰沉逐漸散開,老院長感覺,這計劃的成功率不低。

首先是在老院長被綁架這件事上做手腳,別忘記副院長·耶辛格現在的職位,他不是議會院官員,始終都是瘋人院的副院長。

也就是說,無論是在幾天前,還是此時此刻,副院長·耶辛格都有資格進入地牢三層,見到獅王,乃至於和獅王密謀些什麼。

副院長·耶辛格之前選擇黑蛇這鬼幫前成員,作爲處理掉老院長的刀,看似是不錯的選擇,其實是有破綻的。

眼下老院長脫困,他哪怕沒有職位在身,但他也是曾經的聯盟高層,他被綁架這事,要是他本人告到議會院去,議會院不能無視。

要是去議會院告狀的老院長,帶上了囚車內的獅王與兩名鬼幫成員,到了議會院後,獅王與兩名鬼幫成員都承認,是副院長·耶辛格聯合他們,綁的老院長,那事情就不一樣了。

但不要認爲這是優勢,這是副院長·耶辛格準備的一個大坑,一旦這種情況出現,最大的可能是被反咬一口,最後此事不了了之,蘇曉還會因爲私自把地牢三層的兇犯押出,被暫時停職一類,到了那時,就等於他在這場交鋒中敗了。

這件事,無論是怎麼發展,只要是按照議會院的正常流程走,最後敗得,必定是蘇曉與老院長,此事中,副院長·耶辛格完全可以來一句:‘處理這件事的,都是我的人,你們憑什麼勝?’

答案是,蘇曉根本沒想過讓這次議會院的裁定完成,獅王與兩名鬼幫成員在議會院的供述中,會突然提及,綁老院長的事,是副院長·耶辛格聯合黑暗神教成員所做。

可以想象,此言一出,議會院的衆人都得聽笑,這髒水潑的,和鬧着玩一樣。

可如果在這節骨眼上,副院長·耶辛格突然在議會院內暴斃,會發生什麼?換個角度來講,說這是黑暗神教被戳穿陰謀,以隱秘方式當場殺傷副院長·耶辛格,也是可以的。

黑暗神教經常召喚深淵滋生物,以及各種詭異、奇怪的生物,議會院一直都忍了,可這次已到了‘忍無可忍’的程度,這不爲副院長報仇,聯盟的威嚴何在?

如果說眼下的局面,是因爲黃金神教偷吃了幾口議會院的蛋糕,議會院不高興了,準備懟黃金神教幾拳,那在懟幾拳後,氣也就消了。

反觀黑暗神教,一直以來,這邊都不是吃幾口蛋糕的問題,這些傢伙純粹是把桌子掀了,然後跑,等議會院罵罵咧咧的收拾時,這些傢伙又冒出來,奪走些散落在地的美食。

並非黑暗神教不想上桌好好吃,而是信仰深淵,註定議會院不會讓它上桌,只能以讓別人難受的方式,搶奪利益,然後吃飽。

想都不用想,一旦有了機會,是應該先收拾偷吃幾口蛋糕,餐桌禮儀不太好的黃金神教,還是每次都來掀桌的黑暗神教。

至於副院長·耶辛格被黑暗神教所害的證據,這種事,肯定是獵手部隊去查,沒有比這邊更專業的,以泰莎對黑暗神教的厭惡與仇視程度,在聽聞此事疑似黑暗神教所爲時,那就直接可以忽略疑似二字了,沒證據,泰莎製造證據,痛擊黑暗神教這種損人不利己的勢力,纔是首要的事。

到了那時,誰會第一個站出來?答案肯定是黃金神教,原本黃金神教都準備好挨這頓打,結果得知沒他們事,他們肯定會最出力,往死了錘聯盟境內的黑暗神教。

到了那時,黃金神教,獵手部隊,議會院麾下所有武力部門,以及黃昏瘋人院,太陽神教,全都會往死了捶聯盟境內的黑暗神教分部。

聽完這計劃,老院長心裡倒吸了口涼氣,但有個最關鍵的問題,怎麼讓副院長·耶辛格突然在議會院暴斃?

“這件事你來做。”

“我?我在議會院當着所有人的面,掐死那傢伙嗎?”

老院長有些啼笑皆非,如果無法讓副院長·耶辛格突然在議會院暴斃,這計劃就是空談。

“你只需要見到他,不需要你親自動手。”

蘇曉把一個小號金屬罐放在桌上,這就是除掉副院長·耶辛格的手段,見蘇曉不準備繼續透露,老院長起身向辦公室外走去。

“阿姆。”

蘇曉開口,正擦拭小號古董鐘的阿姆將這喜愛之物放在巴哈所在的窗沿上,跟着老院長向辦公室外走去,負責保護老院長。

老院長向議會院告狀,自然不能用瘋人院的通訊線路,這會落下口舌,但只要老院長向議會院那邊告完狀,瘋人院這邊就可以採取些行動,無論怎麼說,老院長都是這裡的上一任院長。

辦公室內,蘇曉看了眼時間,就把正酣睡的布布汪叫醒,走進臥室內,利用惡魔傳送陣圖,從庫斯市前往索托市的酒莊,也就是老院長之前被囚困的地方。

如此一來,蘇曉與布布汪就甩脫了所有監視,至於這酒莊,敵方監視這裡的概率太低,誰都想不到,蘇曉竟把惡魔空間陣圖的1號節點設立在這,片刻後,布布汪駕駛車輛,蘇曉坐在副駕駛,驅車直奔聖都而去。

當天色矇矇亮時,蘇曉已身處聖都后街的一家酒店客房內,他看了眼桌上的購置契約後,在上面簽名,買下位於后街3區的一間倉庫。

帶着布布汪離開所在酒店,蘇曉直奔買下的倉庫而去,當他到了倉庫內,發現銀面已在此等待,這幾百平米的倉庫內,停着一輛裝甲級的囚車,不僅如此,這囚車還特意加大過,上面代表瘋人院標誌的油漆都還沒幹。

確定沒問題後,蘇曉開始在地上佈設惡魔族的傳送陣圖,之所以弄這東西,既是爲了今後從庫斯市那邊的大本營來聖都方便,也是不給副院長·耶辛格機會。

昨晚前半夜,老院長已向議會院告狀,議會院原本的態度是,這種事應該由審判所管,但在得知,此事涉及兇犯獅王,以及鬼幫後,議會院只能改變態度,決定明天上午八點裁定此事,到時老院長以及副院長·耶辛格,必須都到場。

都不用想,蘇曉就能確定,他如果從庫斯市的瘋人院,驅車一路把獅王等三名囚犯押送到聖都,沿途必定會遭遇截殺,獅王三人在被重鐐所束的情況下,九成以上概率會被殺,到時,此事反而是蘇曉這邊被動。

可眼下,蘇曉先從自己瘋人院的臥室,以傳送陣圖抵達索托市,再從索托市直奔聖都,並在聖都設立惡魔空間陣圖的2號節點,外加準備好囚車一類,副院長·耶辛格再狠辣,也不敢在聖都這種地方,對這輛駛往議會院的囚車動手。

蘇曉與布布汪站上空間陣圖,將其激活。

轟!

一聲悶響傳開,銀面下意識退後半步,心中暗暗決定,不到萬不得已,不使用那空間陣圖,剛纔距離這麼遠,這空間陣圖所導致的空間波動,不,應該是空間震盪波,把銀面的臉都有點震麻。

轟的一聲,蘇曉與布布汪出現在瘋人院三樓的臥室內,蘇曉神色如常,布布汪只是平移幾步,站着貼牆讓自己不倒,腹部涌動了幾下後,順過氣來。

咚!咚!咚!咚!

急促的敲門聲傳來,是在外面辦公室等的艾琳,今天她也要作爲瘋人院的代表,前往議會院,畢竟,艾琳可是副院長。

“白夜院長,你剛纔在幹嘛?”

“沒事。”

蘇曉沒說太多,出了辦公室後,向地牢三層而去。

半小時後,在德雷、維羅妮卡,以及幾名護工的看押下,戴着鎖鐐的獅王三人,走進辦公室內,以獅王的身高,這加高過的辦公室,對他而言都有些頂頭。

很快,蘇曉、布布汪、巴哈、維羅妮卡、德雷,以及最後的副院長·艾琳,都站上惡魔傳送陣圖,其中的艾琳說道:

“院長,我忽然想起件急事,要不然,我就不去了,你,您就能全權代表瘋人院。”

“……”

蘇曉沒說話,見此,艾琳只能開始深呼吸,她心中不妙的預感,已是越發強烈。

“站穩,要啓動了,過會你們可能會感覺自己身處高速運轉的滾筒洗衣機了,但別在意,都是錯覺。”

巴哈高喊間,蘇曉已激活傳送陣。

轟!

一行人消失,再次出現時,已位於聖都后街的倉庫內。

蘇曉、布布汪、巴哈穩站在傳送陣上,位於斜上方的幾米處,一臉懵逼的維羅妮卡,正騎在吊燈上,懷中抱着連接天棚的燈柱。

傳送陣幾米外,艾琳保持彎腰單手扶牆姿勢,另一隻手捂嘴,腳上的高跟鞋,一隻掛在維羅妮卡衣領上,另一隻在蘇曉上方落下,剛好被他接住。

蘇曉將艾琳的高跟鞋拋還給對方,看向正蹲那吐的獅王,以及已昏迷過去,口中涌出穢物的兩名鬼幫成員。

“老大,德雷呢?”

巴哈的目光四顧。

“我…我在這,拉我一把,卡住了。”

聞聲看去,德雷以大劈叉姿勢,硬生生滑到車底。

除在場衆人外,還有名只剩上半身,腰間斷口參差不齊,臟器都淌出來的陌生男人。

此人的氣息像是空間系,如此想來,是副院長·耶辛格那邊,調查到了蘇曉準備以傳送陣抵達聖都,從而派人進行了針對性的攔截。

這瀕死的男人,正是負責本次空間攔截的空間系超凡者,只能說,敢攔惡魔傳送陣,勇氣可嘉。

“什麼,鬼東西。”

說出這句話後,空間系男人失去聲息,到死他都沒理解,爲何會有人用這等狂暴的傳送陣。

“傳送還算穩定。”

蘇曉話音剛落,方纔還騎在吊燈上的維羅妮卡掉下來,一臉懵逼的坐在那。

休整片刻後,一行人包括已在倉庫內等的銀面都上車,囚車的後車廂內,蘇曉對面是艾琳,但艾琳正以幽怨的目光盯着蘇曉。

“有事?”

“沒。”

艾琳飲下一小口藥劑後,長舒了口氣。

車輛平穩行駛,一直到早晨七點半才抵達議會院的正門前。

此地是一塊塊大石板所鋪設出的空地,只有中心處的水池作爲裝飾,向前看去,則是巍峨的議會院,這座建築有幾十米高,前方是氣派又簡潔的臺階。

蘇曉、布布汪、巴哈走正門,而艾琳、德雷、維羅妮卡、銀面等人,則押送獅王三人走側門,期間無論是哪方的人,都不能私自見到獅王三人,這就是蘇曉讓艾琳來的原因,艾琳作爲瘋人院的副院長,這件事上,只要她不同意,就算是議會院的人,也沒辦法。

走上一節節臺階後,蘇曉進入正門,先到了大廳,這裡已有不少聯盟權貴,老院長與副院長·耶辛格的事,牽動了不少人的利益。

不理會這些人,蘇曉直奔大議廳而去,當他走進大議廳時,發現最起碼有三分之一的聯盟高層,來旁聽本次裁定,除此之外,黃金神教的幾名代表也來了。

走過旁聽席,蘇曉來到寬度最起碼有六米的議桌旁,在屬於瘋人院院長的位置落座,泰莎就在鄰座,發現蘇曉到了,泰莎並未打招呼一類,只是裝作沒看般修剪着指甲,合作的事,雙方私下知道就可以,不能放在明面上。

位於議桌首位的,是位大議員,此刻這位花白鬍須茂密的大議員,正靠坐着小憩,在他的座椅後,是兩名戴着銀色面具的男女,他們的銀色面具和銀面戴的很像,只是更狹長些。

負責主持本次裁定的,自然不是到場的大議員,而是被臨時抽調來的聖都法官,此時這位聖都法官正翻閱雙方的陳述,有些愁眉不展。

“白夜,局勢對我們不利。”

老院長在蘇曉左手邊的鄰座落座,這次議會院調來多名強者,很難在此動手。

“桌對面那傢伙就是耶辛格。”

老院長指向桌對面一名眼窩深陷,氣場嚴肅又有幾分狠厲的副院長·耶辛格。

“嗯咳!”

蘇曉右手邊鄰座的泰莎乾咳一聲,那意思是,她這獵手部隊領袖還在這呢,別當面密謀。

隨着聖都法官的肅靜二字,裁定開始,沒一會就演變成老院長潑髒水,對面的副院長·耶辛格冷眼旁觀。

“如果你有鐵證,就拿出來,在這浪費口舌沒用。”

副院長·耶辛格略有不耐的開口,無論怎麼看,這場裁定都是老院長和蘇曉在浪費時間,裁定的結果,其實已註定。

當獅王與兩名鬼幫成員被帶上來時,副院長·耶辛格皺起眉頭,按計劃,這三名兇犯不應該能出席,顯然是他部下失手了。

獅王先是說出副院長·耶辛格與他的秘密交易等,之後是雙方交易的細節,但有一點,就是獅王所說的一切都沒有實際證據,這也導致,在場的衆人,全當聽故事了,就在獅王要陳述完時,他最後一句說道:

“這件事的參與者中,除了耶辛格副院長,還有支持他的黑暗神教成員,他們早就勾結在一起,密謀想把我的獄友憎恨放出來。”

聽聞此言,在場衆人先是安靜了瞬間,之後是笑聲,這髒水潑的,和小孩子打架互相指責一樣。

相比笑的那些人,副院長·耶辛格心中忽然開始不安,他與座椅後的心腹低談,幾秒後,副院長·耶辛格帶來的幾名手下,都來到他身後,警惕的環視周邊。

蘇曉開始暗暗計時,「聶氧」已放出,就等「切葛細胞」與之發生反應,至於副院長·耶辛格在哪觸碰到的「切葛細胞」,那還用問嗎,當然是在【厄運石像】上。

計劃中加入【厄運石像】,真的不是爲了憑此物的厄運,讓副院長·耶辛格死於倒黴,這可能性太低,而是利用【厄運石像】的厄運效果,讓副院長·耶辛格逃不脫「切葛細胞」。

實際情況也的確如此,副院長·耶辛格不僅用手觸碰了【厄運石像】,還被這石像砸了下手臂,傷口與骨折因秘藥的原因基本都恢復。

「切葛細胞」其實不能算是真正意義上的細胞,從本質上來講,它是無害的,不具備任何威脅,在危險感知中,它甚至和灰塵給人的感覺相似,它進入生物體內後,會融入生物的細胞內,大概存在十幾天,之後會因自然代謝而死亡,期間不具有任何危害性。

在這十幾天內,一旦「切葛細胞」通過人體,攝入到「聶氧」,「切葛細胞」就會出現突變式的狂野裂變,先與人體細胞融合,破除人體細胞內的限制,將細胞的再生抑制完全關閉。

這是相當可怕的情況,不受控制的再生=增生,只需一分鐘不到,被「切葛細胞」+「聶氧」影響的目標,會生長成一個巨大的爛肉球,這還是在對方是超凡者的情況下,蘇曉曾用這招,對付過畫之世界的烈陽君主,以烈陽君主的實力,當時當場暴斃。

簡而言之,「切葛細胞」與「聶氧」單獨一種都是無害的,可二者結合後,就是致命之物。

啪~

蘇曉手中的懷錶被他扣合,而在對面,副院長·耶辛格突然呼的一聲站起身,驚怒道:

“你!”

砰!

血肉四濺,副院長·耶辛格均勻的分佈在了周邊幾米內,議廳內忽然陷入針落可聞的安靜中。

突然間,鄰座的泰莎,單手抓住蘇曉的手臂,整個人都快貼上來,目光兇暴的近距離盯着蘇曉。

“你做的。”

泰莎不是詢問的語氣,而是篤定的語氣。

“證據呢?”

蘇曉從泰莎的衣兜內掏出香菸,自顧自的點燃一支,泰莎慢慢坐回自己的座椅,之後抽出一支菸,也點燃。

針落可聞的議廳中,老院長雙目圓瞪的坐在那,他驟然站起身,怒喊道:

“黑暗神教殺人滅口!!”

老院長的喊聲,迴盪在偌大的議廳內,氣氛安靜了幾秒後,幾名黃金神教代表站起,其中爲首的壯漢,更是砰的一聲怒拍議桌,義正言辭道:

“黑暗神教太過分了,我們得讓他們付出代價!!”

作爲黃金神教代表的壯漢,可謂是怒不可遏,實際上,他心裡已經開始暗暗感謝黑暗神教,畢竟原本應該挨這頓毒打的是黃金神教,眼下卻成了黑暗神教。

“泰莎。”

首位的大議員開口,泰莎一躍到桌對面,在副院長·耶辛格滿是血跡的座椅上觀察片刻後,從破碎的血肉間,抽出一根細長的黑色小蟲。

泰莎的心理素質當然強,面對大議員撒謊都很淡定,她將細長的黑蟲,放進一個裝滿瑩白色溶液的玻璃瓶內,下一秒,這黑蟲化爲黑霧。

“就目前看來,很像黑暗神教的手段。”

泰莎是強忍露出笑顏,嚴肅的說出這句話。

首位的大議員起身,在一衆護衛的保護下離開,看到這一幕,議廳內的聯盟高層們都理解了眼下的局勢,很快,懲治黑暗神教的批文,在議會院下達。

當天上午九點,黃金神教,獵手部隊,議會院麾下所有武力部門,以及黃昏瘋人院,全部行動起來,開始痛擊聯盟境內各地的黑暗神教分部,上午十點不到,太陽神教選擇加入,十二點左右,晨曦神教也加入。

第四十七章:心臟第二十章:差別對待第二十一章:恭喜中獎,再來一顆第三十章:眼鏡、口紅第九十二章:危險物·S-109第四十二章:連續打臉第六十三章:來自風王子的幫助第四十二章:幾十萬倍的暴利第四十章:扼殺第二十一章:怨僧第六十七章:戰術第一百零五章:白夜式馭雷法第三十九章:海賊們的絕境第七十三章:千面第三十九章:權衡第三十章:血賺第十一章:歡樂礦工,在線刨地第四十五章:算計第三章:秘紋、鍊金、超凡蒸汽技術第三十六章:卡洛第十四章:未知敵人第二十七章:異常尷尬第四十三章:熊孩子第五十九章:陷阱?第八十一章:人選第三十三章:新王封臨第七十二章:世界·停滯第二十九章:我投降第四十六章:心腹大患第七十章:精神炸彈第二十九章:一層(第五更)第七十三章:迴歸第一章:紳士同盟?第十三章:吉祥物第七十六章,只能硬懟的敵人第五十五章;迴歸與潛力激活第二十八章:裝蠢很累的第四十三章:爆炸就是藝術?第八十九章:烙印還有這功能?第四十九章:猙獰第四十三章:踏平第六十六章:慘烈第五十八章:帝王宮殿第四十七章:最強海獸第三十七章:意志第五十八章:桀驁第四十章:鑰匙與面具第四十一章:參與人數(第四更)第九十三章:遠古秘藥與破產第八章:被綁架的靈魂語者第三十八章:boss陣營第五十章:失敗品與強大第五十七章:不要吃我第二十七章:天命第二十章:突如其來第六十五章:出去的路第十四章:卑鄙?第五十六章:讓人糾結的抉擇第二十五章:專治各種炮臺第六十四章:自閉的貝妮第四十六章:滅法與蟲族第三十三章:決斷第四十章:鑰匙與面具第六十八章:智商的碾壓第八章:神女第二十三章:狂化第三十三章:內奸第八十章:能量第五十五章:雪上加霜第十六章:一夫當關第二十一章:逢場作戲?第六十三章:來自風王子的幫助第十九章:再相近第五十九章:愉悅與尋覓第五十四章:約定第三十五章:審問第七章:巧合第二十五章:副官,嚴肅點,不許笑第一百零四章:採購第五十三章:攻村第四十四章:金屬與鏽跡第五十一章:我可是魔鬼第一百一十七章:選擇第九十四章:火力支援第二十四章:強援(第四更)第四十四章:他真的敢第四章:總感覺哪裡不對第二十章:盟友第三十四章:晨曦女神第四十四章:返程與紅獵人(第五更)第二十一章:隔着‘網線’釣魚第四十九章:白夜式治療第九十九章:你們得有點心理準備第四十五章:線第七十章:靈魂書庫第八十三章:腦洞少女第一章:史上最奇葩違規者第七十四章:姓蘇的魔鬼第五十五章:召喚第三十九章:這是套裝?
第四十七章:心臟第二十章:差別對待第二十一章:恭喜中獎,再來一顆第三十章:眼鏡、口紅第九十二章:危險物·S-109第四十二章:連續打臉第六十三章:來自風王子的幫助第四十二章:幾十萬倍的暴利第四十章:扼殺第二十一章:怨僧第六十七章:戰術第一百零五章:白夜式馭雷法第三十九章:海賊們的絕境第七十三章:千面第三十九章:權衡第三十章:血賺第十一章:歡樂礦工,在線刨地第四十五章:算計第三章:秘紋、鍊金、超凡蒸汽技術第三十六章:卡洛第十四章:未知敵人第二十七章:異常尷尬第四十三章:熊孩子第五十九章:陷阱?第八十一章:人選第三十三章:新王封臨第七十二章:世界·停滯第二十九章:我投降第四十六章:心腹大患第七十章:精神炸彈第二十九章:一層(第五更)第七十三章:迴歸第一章:紳士同盟?第十三章:吉祥物第七十六章,只能硬懟的敵人第五十五章;迴歸與潛力激活第二十八章:裝蠢很累的第四十三章:爆炸就是藝術?第八十九章:烙印還有這功能?第四十九章:猙獰第四十三章:踏平第六十六章:慘烈第五十八章:帝王宮殿第四十七章:最強海獸第三十七章:意志第五十八章:桀驁第四十章:鑰匙與面具第四十一章:參與人數(第四更)第九十三章:遠古秘藥與破產第八章:被綁架的靈魂語者第三十八章:boss陣營第五十章:失敗品與強大第五十七章:不要吃我第二十七章:天命第二十章:突如其來第六十五章:出去的路第十四章:卑鄙?第五十六章:讓人糾結的抉擇第二十五章:專治各種炮臺第六十四章:自閉的貝妮第四十六章:滅法與蟲族第三十三章:決斷第四十章:鑰匙與面具第六十八章:智商的碾壓第八章:神女第二十三章:狂化第三十三章:內奸第八十章:能量第五十五章:雪上加霜第十六章:一夫當關第二十一章:逢場作戲?第六十三章:來自風王子的幫助第十九章:再相近第五十九章:愉悅與尋覓第五十四章:約定第三十五章:審問第七章:巧合第二十五章:副官,嚴肅點,不許笑第一百零四章:採購第五十三章:攻村第四十四章:金屬與鏽跡第五十一章:我可是魔鬼第一百一十七章:選擇第九十四章:火力支援第二十四章:強援(第四更)第四十四章:他真的敢第四章:總感覺哪裡不對第二十章:盟友第三十四章:晨曦女神第四十四章:返程與紅獵人(第五更)第二十一章:隔着‘網線’釣魚第四十九章:白夜式治療第九十九章:你們得有點心理準備第四十五章:線第七十章:靈魂書庫第八十三章:腦洞少女第一章:史上最奇葩違規者第七十四章:姓蘇的魔鬼第五十五章:召喚第三十九章:這是套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