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陷阱

瘋人院地下監牢三層,重力水晶層落下,將牢房封閉,裡面的欺騙者·彼司沃目光迷茫,到現在依然還沒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

幾名看守調節好牢房的器械後,將單向通風閥啓動,這也代表,欺騙者·彼司沃的瘋人院生活正式開始。

與欺騙者·彼司沃一同被押送到地下三層的,還有女妖,完成了交易的她,心情明顯不錯,近十年都在這牢房內不能出去,眼下每週能去地表的大院內活動兩小時,已是很大的改善,更何況,這更方便她的越獄計劃。

沒錯,無論是女妖,還是獅王、怒鯊、心靈大師,心中都從沒打消過逃出去的想法,否則的話,他們扛不住在牢房內的無窮孤寂,而憎恨,這傢伙比較特殊,他似乎並不想出去,反而在這裡待的還挺愜意。

憎恨被判決100多萬年的刑期,這其實不太可能實行,聯盟能存在100多萬年的概率太低,搞不好都是,等聯盟滅亡的那天,新的勢力依然會把憎恨關起來,之後就這樣往下續。

最後極有可能成爲,勢力的更替如流水,不變的,只有憎恨一直在坐牢,想來也是,只要不是邪|教性質的勢力,都會把這有毀滅傾向,且力量強大的傢伙關起來。

幾名守衛確定沒疏漏後,向外走去,整個瘋人院的武力人員,由三部分組成,分別是警衛、護工、守衛。

警衛負責正門以及周邊圍牆、崗哨等,他們的單獨實力不算很強,但擅長集體作戰,有應對其他組織攻擊的豐富經驗,別認爲瘋人院是和平的地方,黑暗神教多次攻襲這裡,大院崗哨上的鐵血重炮,就是因此而架設。

相比警衛們的擅長集體作戰,護工們則都是單挑能人,他們平常負責照顧那些超凡精神疾病患者,以及外出押解兇犯,將其從聯盟各地,押解到瘋人院來。

最後是看守,他們的工作地點在地下監牢一層到三層,兇犯們被押送到這邊後,就交由他們看管。

幾名看守走後,牢房內的欺騙者·彼司沃,依然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他坐在並不柔軟的牀|上,怔怔的看着前方几十公分厚的重力水晶層。

欺騙者·彼司沃並不知道被關進黃昏瘋人院代表什麼,以至於,他以前都沒聽聞過這瘋人院,這很正常,知曉這瘋人院特殊的,不是地下勢力的人,就是聯盟的中高層,像欺騙者·彼司沃這種詐騙犯,接觸不到這方面。

“新來的,體格不錯嘛,我剛從修道院那邊轉來時,在牀|上躺了大半年才能下牀慢走。”

隔壁的獄友怒鯊開口,兩人間是半米厚的重力水晶層,這能起到互相監視的作用,和讓這裡的兇犯監視深淵滋生物是同一個道理。

“什麼?”

欺騙者·彼司沃沒聽懂怒鯊的話,他是直接從索托市的審判所,被押送到這邊來,沒聽說過修道院,而且在他看來,現在都什麼時代,居然還有修道院的存在。

“你沒去修道院?”

怒鯊疑惑的看着欺騙者·彼司沃,兩人的對話,引起了獅王、女妖、心靈大師的注意,至於憎恨,他依然在那倒吊着。

“沒有,什麼修道院?”

“這……”

怒鯊與獅王對視一眼,都發現此事的不尋常,見兩人不再說話,原本就滿心彷徨的欺騙者·彼司沃更心慌,他沒話找話的問道:

“你們都犯了什麼罪,我…我是個詐騙犯。”

說到此處,欺騙者·彼司沃嘆了口氣,他原本想把自己說的兇狠一點,但看到鏡子裡自己頭髮蓬亂,精神萎靡的樣子,索性就把自己的底細給撂了。

“詐…騙犯?”

獅王驚了,他上下打量欺騙者·彼司沃,心中暗感這仁兄是個鬼才啊,這得詐騙多少百億古朗,纔會被關進瘋人院的地下三層,閒來無事,獅王問道:

“你詐騙了多少?”

“審判所統計後,一共7000多萬古朗。”

“嗯?!”

怒鯊投來視線,上下打量欺騙者·彼司沃,彷彿看到了罕有動物。

見獅王、怒鯊、女妖、心靈大師的目光,欺騙者·彼司沃突然沒那麼慌了,他觀察幾人在聽聞他詐騙7000萬古朗後的神情,似乎是被他震住了?這讓他不禁想到,這裡是不是沒他想象的那麼可怕,幾名獄友,莫非都是輕刑犯?

欺騙者·彼司沃重新審視周邊,他發現,這裡牢房的三面都是厚玻璃,有牀有馬桶有鏡子,甚至還有書櫃以及裡面滿滿的讀物,外加這裡的牢房並不多,有一間還處於修繕中,從那痕跡看,似乎是犯人打架,把玻璃牆給打壞了,這裡除了牢房數量少,以及位於地下,似乎……也沒什麼可怕的,外加獄友還都是輕刑犯。

確定這些後,欺騙者·彼司沃心中多了幾分從容,竟有閒心和獄友接着閒聊了,他看向獅王,發現這傢伙又高又壯,個頭快五米了,也不知道這傻大個是怎麼進來的。

“幾位,你們都犯了什麼事。”

說話間,欺騙者·彼司沃已翹起二郎腿。

“我嗎?非法聚衆。”

獅王說話間,自己都笑了,他所謂的非法聚衆,是組建了巔峰時期成員幾十萬人的鬼幫。

欺騙者·彼司沃笑道:“非法聚衆?說的好聽,也就是組建幫派的地痞了?”

www ★TTKдN ★¢ ○

“咳~,也可以這麼理解。”

獅王的笑容更甚,他都快在這裡關瘋了,因此對於欺騙者·彼司沃的態度,他沒感到半點生氣。

“你組建的什麼幫派?”

“鬼幫,都是以前的事了,我苦心經營十幾年的幫派,獵手們用了幾天就連根拔起。”

聽聞獅王口中說出鬼幫,欺騙者·彼司沃臉上的笑容收斂,坐姿也端正起來,他越看獅王越眼熟,終於,他視網膜中的這張臉,和幾年前的報紙頭條照片重合。

欺騙者·彼司沃重新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看向怒鯊,問道:“那你是犯了什麼事?”

“我?我是海盜。”

“海盜……”

欺騙者·彼司沃心裡更慌了,在他看來,海盜都是亡命徒,而且這鯊魚臉,越看越像四海之王中的海盜王·怒鯊,他見過對方的通緝令。

“女士,你呢?”

欺騙者·彼司沃依然抱有幾分僥倖。

“我僞裝成大議員,達成了一些我自己的願望。”

聽聞此言,欺騙者·彼司沃腦瓜子嗡嗡的,他的目光轉向心靈大師,開始仔細回憶。

噗通一聲,欺騙者·彼司沃從牀邊滑落,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終於知道,爲何剛纔看到心靈大師的臉後,感覺眼熟了,在他還年輕時,曾見過貼滿全市的懸賞令,懸賞邪|教頭領心靈大師。

鬼幫老大、海盜之王、冒充大議員、邪|教頭領,這下欺騙者·彼司沃知曉了自己四名獄友到底都犯了什麼罪,同時心中產生了個疑問,相比這些人形惡鬼,他一個詐騙犯,爲什麼會和這些人關在一起。

“不…不是的,一定是哪裡搞錯了,我是冤枉的,我不應該被關在這!”

欺騙者·彼司沃拍打着重力晶體層,試圖把看守喊來。

“彼司沃先生,你只是在接受精神治療,這裡不是監牢。”

女妖開口。

“我精神沒問題!”

欺騙者·彼司沃已經開始歇斯底里。

“不是哦,那些文件,可都是你親自籤的,彼司沃先生。”

女妖說話間,模樣快速變化,最終變成弗恩律師的模樣,見此,欺騙者·彼司沃驚的連連後退,最後不慎摔坐在地。

牆壁上的投影因蘇曉按下暫停鍵而定格,保持着欺騙者·彼司沃跌坐在地,滿眼驚恐的畫面。

辦公室內,巴哈看到畫面內欺騙者·彼司沃的狼狽模樣後,不禁問道:“老大,這傢伙真的是欺騙者?就是他背叛了滅法陣容?”

“對。”

蘇曉對欺騙者·彼司沃的狼狽模樣,並不感到意外,對方還沒覺醒宿世記憶,正處於作爲詐騙犯的彷徨與提心吊膽中。

眼下蘇曉要做的,是讓欺騙者·彼司沃覺醒宿世記憶,對方身處瘋人院的地下監牢三層,別說他是六名叛徒中最弱的,就算是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也沒能從此地逃脫,最終被蘇曉所滅殺。

不過有一點,在欺騙者·彼司沃恢復宿世記憶後,要第一時間控制住對方,否則一旦對方自盡,就等於逃脫了,到時想去找欺騙者·彼司沃轉生到哪,將難上加難。

蘇曉繼續在桌上的契約羊皮紙上銘刻,他所製造的,是一種靈體封困術式,在這方面,他比較專業,這真的不是他好學,而是被迫如此。

茂生之狂亂的根系、先古面具、嗜血戰甲,各類邪神的精魄,各類詭譎存在的身體組織,古神魂血、源血,還有危險物,這些東西都存在蘇曉的儲存空間內,要是封存不好,說不定會出現什麼情況,久而久之,練就了蘇曉越發爐火純淨的封困術式手法。

尤其是開始接觸「爹級」器物,他這方面的手法與知識,被迫拔高了一個大級別,他不是想掌握,而是不掌握真的不行,很多經驗,都是從失敗與代價中獲得的。

有些看似神奇的能力,到了高階後,只要理解其中的原理,破解起來不難,就比如轉生能力,要是這能力完全無法破解,當初擁有這能力的虛空靈族,就不會滅亡了。

蘇曉取出顆靈魂晶核,用一整顆,他感覺有些浪費,這羊皮紙上的術式,大概需要四分之三塊靈魂晶核的純淨靈魂能量就夠了,想了下,他對着手中的靈魂晶核咔嚓一口咬下。

只能說,不愧是靈魂能量質量更高的靈魂晶核,味道不是靈魂結晶能比擬的,蘇曉又吃了口後,感覺量差不多後,他咔吧一聲捏碎手中的靈魂晶核,化爲碎屑的靈魂晶核,被桌上的契約羊皮紙所吸收。

最近蘇曉發現,契約羊皮紙簡直是輪迴樂園給獵殺者與契約者的一大隱藏福利,這東西的承載能力強,材料階位高,外加還不怎麼貴,用於承載契約,只是一部分功能,用來承載術式小型陣圖等,都是絕佳的媒介。

隨着吸收掉靈魂能量,羊皮紙上的三角術式放出微光,當其飄散出黑藍色煙氣時,蘇曉將其固化。

這術式的原理很簡單,既然轉生者是通過魂體的逃離,達成的轉生,那把轉生者的靈魂困在肉體內就可以了,讓對方哪怕是死亡,魂體也逃不了。

捲起桌上的羊皮紙,蘇曉帶上布布汪、阿姆、巴哈,直奔地牢三層而去。

片刻後,前方的重力合金門開啓,蘇曉順着向下的樓梯,走進地牢三層,並單手按在一旁牆壁的感應裝置上。

生命波長、氣息屬性、靈魂波動等多重檢測後,地牢三層的最高權限被開啓,隨着蘇曉的調節,所有牢房的重力水晶牆,全部從透明化爲漆黑,聲音傳感裝置也都關閉。

蘇曉停步在欺騙者·彼司沃所在的牢房前,開門後,後面的布布汪、阿姆、巴哈一同進來,最後進來的巴哈將重力晶體層轟然關閉,讓這裡變成一間密室。

欺騙者·彼司沃從牀|上站起身,目光左右環視的他,難掩的惶恐。

“坐。”

蘇曉落座後,指向對面一米處的座椅,欺騙者·彼司沃搖了搖頭,片刻後,在阿姆的‘幫助’下,他被按坐在座椅上。

“欺騙者,你我其實沒有個人間的仇怨,但所在陣營敵對。”

蘇曉以平緩的語氣開口。

“什麼……”

欺騙者·彼司沃剛開口,蘇曉以用食指與中指夾着根「仁慈之刺」,貫穿欺騙者·彼司沃的喉嚨,來自靈魂的劇痛,讓欺騙者·彼司沃全身僵住。

蘇曉取出契約羊皮紙,將其展開後激活,術式朝向欺騙者·彼司沃的胸膛中心,一道黑藍色印記,出現在欺騙者·彼司沃的胸膛正中心,在這印記消失前,欺騙者·彼司沃無法轉生。

欺騙者·彼司沃雙手抓着自己的臉,發出痛徹心扉的慘嚎,可這慘嚎只持續兩秒就戛然而止,他眼中的瞳孔開始分裂,之後又重聚,一股靈魂力量,以他爲中心爆發出。

“臥|槽!”

巴哈驚呼一聲,鷹爪在地面掛出白痕,才頂住衝擊沒退。

“這一世的處境似乎不太好,不過,能醒來就比什麼都好。”

欺騙者活動脖頸,感覺到脖頸上的劇痛後,他下意識要擡手去拔。

又一根「仁慈之刺」出現在蘇曉指間,下一瞬,這根「仁慈之刺」沒入到欺騙者的眉心,他的雙眼瞪大到極限,瞳孔開始有上翻的掙扎。

欺騙者發出痛苦的怒喊,剛覺醒宿世記憶的他,還認爲能快速解決眼下的麻煩,結果被當場教做人。

“你!”

欺騙者雙眼瞳孔化爲代表靈魂系的瑩白,兩根「仁慈之刺」從他的脖頸與眉心排斥而出,他怒視着蘇曉,剛要說話,卻隱隱有種熟悉感。

‘沒事,既然加入我們,就是自己人,奧術永恆星不敢拿你怎樣。’

一切都恍若隔世,曾經說這句話的高大身影,似乎還站在前方,這讓欺騙者驚的後仰翻倒座椅,連滾帶爬的到了牆角處,後背緊靠着牆角,驚怒道:“你們都死了,沒人活着,我親眼看着,親眼看着你滅亡,不可能,不可能的。”

欺騙者雙手在身前胡亂揮舞,彷彿蘇曉是他幻想出的泡影,只要揮舞幾下手臂就能打散般。

“不是我,當時不是我要背叛你們,爲了靈族,我只能這麼選。”

欺騙者大口喘氣,前一刻還痛哭流涕,下一秒就怒憤指責。

“靈族滅亡了,據說當初最後的幾十名靈族,都被施法者們抽乾了轉生魂血。”

蘇曉此言一出,蜷縮在牆角處的欺騙者當即大怒,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的!”

“你不是知道這件事嗎,所以嚇的躲到這裡來。”

蘇曉這麼說,七分是推測,三分是臨場發揮,他心中已大致猜出是怎麼回事。

“坐那談,仔細想想你是怎麼進來的,還有這是哪。”

蘇曉的語氣依舊平緩,聞言,欺騙者眯起雙眼,開始回想本世的記憶,當回憶到金融詐騙、律師、瘋人院等關鍵記憶時,他的臉頰抽動了下,最後他有點不敢置信的問道:

“這是,黃昏瘋人院的最底層?當初爲了囚困深淵滋生物,建的瘋人院地牢?!”

欺騙者回憶出這些,竟開始有些瘋癲的大笑。

片刻後,欺騙者垂頭在牆角坐了片刻,擡頭向蘇曉看來,隨即笑了,說道:“我知道了,你是通過傳承成爲的滅法,也就是新一代的滅法,新滅法,你有些太看不起我了,就算我是叛徒,我也……”

欺騙者的話說到一半停下,因爲對面的蘇曉氣息全開,一隻巨大的血獸盤踞在蘇曉身後,兩隻豎瞳,與蘇曉的雙眼一上一下兩雙眼睛,都冷冷的看着欺騙者。

“坐。”

蘇曉指向對面的座椅,牆角的欺騙者眼角抽搐,確定過眼神,是他全盛時期都打不過的人,更別說他現在剛覺醒宿世記憶。

蘇曉通過欺騙者方纔的隻言片語,大致上猜出了對方的來歷,之前他認爲,欺騙者是先投靠了奧術永恆星,才獲得轉生混血,成爲轉生者。

眼下看來,並非如此,欺騙者原本就是靈族,轉生能力是他與生俱來,當初靈族與奧術永恆星交惡後,遭到了瑟菲莉婭籌劃的報復。

那等情況下,靈族想繼續生存,投靠滅法者是唯一的選擇,滅法者雖少,但滅法陣營中,是有其他勢力的,比如思林特斯矮人,或是盟友惡魔族等。

面對靈族的投靠,滅法陣營沒理由拒絕,也沒必要拒絕一個痛恨奧術永恆星的小勢力,所進行的投靠,在後來,滅法陣營面臨敗局時,欺騙者代表靈族,又改投了奧術永恆星。

在那時,奧術永恆星看似要勝了,其實全靠硬撐維持局面,外加奧術永恆星剛滅了思林特斯矮人們,正需要展現他們不會徹底趕盡殺絕,從而讓惡魔族等滅法的盟友,不和他們魚死網破,欺騙者代表靈族的投靠,剛好能達成這效果,奧術永恆星就接受了靈族的投靠。

“呵呵呵呵,說實話你或許不信,這麼多年,我一直在怕,其實我知道,那麼強大的滅法,怎麼可能斷了傳承,果然,滅法,還是找來了。”

欺騙者有點神經質的平靜下來,想來也是,他提心吊膽了這麼多年,眼下雖說迎來的是死亡,可他卻突然安心與輕鬆下來,轉生了這麼多世,他已經開始漫無目的了,反而是經常想起,滅法者·阿卡斯帶他所去往的各個世界。

“動手吧,你們滅法的魔刃,能輕易殺死我。”

欺騙者一副等待迎接死亡的模樣。

“你想的美。”

巴哈說話間,落在蘇曉肩膀上,繼續說道:“給你兩個選擇,1.被送到修道院……”

“我選第二種。”

欺騙者根本沒猶豫,他清楚的知道,修道院是個什麼鬼地方。

“那好,告訴我們其他五名叛徒在哪。”

“你們怎麼知道,我們一共六個人?”

欺騙者狐疑的看着蘇曉與巴哈。

“廢話少說,其他叛徒在哪,不算你,剩下的五名叛徒,告密者、竊奪者、神秘者、倒戈者、背叛者,他們在哪。”

巴哈問出這句話後,已準備好聯絡修道院那邊,可誰知,欺騙者根本沒打算硬撐,而是把知道的全招了,想來也是,要是他當初意志堅定,就不會成爲叛徒。

首先是告密者·索恩,根據欺騙者所說,告密者·索恩在噩夢中,具體在哪個噩夢區域,就不得而知。

對此,蘇曉不算擔心,他1800多點的理智值,進入噩夢區域後,哪怕在敵方主場,也是有優勢的。

除去告密者·索恩,神秘者位於聖蘭王國,太具體的,欺騙者也不清楚,只知道在那邊,神秘者被稱爲黑玫瑰。

真正讓欺騙者懼怕的,是倒戈者與背叛者,據欺騙者所說,倒戈者在一片大沙漠內,成爲一個沙漠之國的沙之王,那裡在這片大陸版圖的最西側,就算是當初聯盟與北境帝國混戰,都沒能波及到那邊,實在是太遠了。

比拼整體實力,就是聯盟與北境帝國相近,沙漠之國的武力強於聖蘭王國,經濟與科技發展等,遠落後於聖蘭王國,至於藝術、文化方面的造詣,那和聖蘭王國無法相比。

相比聖蘭王國的神秘者·黑玫瑰,以及沙漠之國的倒戈者·沙之王,最讓欺騙者畏懼的,是背叛者,沒人知道他的名諱,也沒人知道他的來歷,眼下欺騙者也不知道對方的所在,用欺騙者的原話是,他躲對方都來不及,怎麼敢去打探。

欺騙者爲何如此畏懼背叛者?是因爲竊奪者就死在背叛者手中。

“你是說,竊奪者死了?”

蘇曉取出獵殺名單,上面的竊奪者三個字,並沒消失,如此看來,只要找到竊奪者的靈魂殘屑,就能獲得獵殺名單上對應的500盎司時空之力,而且竊奪者的名字沒消失,或許是代表竊奪者的靈魂殘屑還在,只是不知道具體在哪。

“我把知道的都說了,給我個痛快吧。”

“暫時不行。”

蘇曉開口,聞言,欺騙者心生怒意,他已轉生到漫無目的,眼下只求速死,卻遭到拒絕。

“我的刃之魔靈正在消化深淵滋生物的本源力量,暫時斬殺不了你。”

聽蘇曉竟這麼說,欺騙者很是疑惑,他問道:“你把這件事告訴我,不怕我……”

“別太高看自己,你的懸賞是200盎司時空之力,只有告密者懸賞的一半,神秘者的三分之一,倒戈者的四分之一,還不到背叛者的七分之一。”

“不要再說了。”

欺騙者開口打斷。

“你好好休息,過幾天,我再來殺你。”

留下這句話,蘇曉向地牢外走去,出了地牢三層後,他直奔中心升降梯。

幾分鐘後,蘇曉回到三樓的辦公室,坐在辦公桌後,開始思考接下來的對策,首先,要對付的叛徒從六人減少到五人,眼下已基本搞定欺騙者,剩下的還有告密者、神秘者、倒戈者、背叛者。

告密者在噩夢區域內,這方面,四神教中,黑暗神教對這方面比較專業,地牢二層內有不少黑暗神教成員,還都是骨幹,到時候可以找一名,讓其搜尋本世界噩夢區域的蹤跡。

而神秘者,也就是黑玫瑰,此人在聖蘭王國,這要出個遠門,先處理好身邊的局面,再去安排這邊。

倒戈者的話,這得前往沙漠之國,等獵殺完黑玫瑰,再去獵殺這沙之王。

最後的背叛者,此人的蹤跡最難尋覓,只能暫時擱置,毋庸置疑的是,這夥叛徒中,背叛者是最強的。

思路越發清晰,蘇曉看着桌上的木匣,這是十分鐘前,有人送到瘋人院的,那人送來此物後,化爲一隻只黑色蜜蜂飛散。

蘇曉將這木匣打開,發現裡面是條手臂,拿起手臂旁的照片,被綁的老院長一家人,都被照在裡面。

不用想都知道,這是副院長·耶辛格那邊做的,這是對蘇曉的挑釁,以及讓他失去院長之位的陷阱,原本蘇曉想先收拾噩夢區域內的告密者,眼下看來,得先安排一下副院長·耶辛格了。

蘇曉從儲存空間內取出「太陽之環」,他對巴哈說道:“巴哈,聯絡太陽神教那邊的人。”

蘇曉看着漂浮在自己前方的「太陽之環」,心中反覆告誡自己,和太陽神教合作,一定得收着點,現在的情況是,他還沒和太陽神教的那些主教見面,只是讓巴哈送了去【太陽聖藥】,他現在在那邊的陣營好感度,已達到友善:7260/8500點了,這架勢很是不對。

PS:(明天週日,休息一天,一週休一天,要不然以廢蚊現在的身體熬不住,各位讀者姥爺見諒。)

第七十一章:空手套白狼?做夢第三十九章:驚嚇第二十章:怪異(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六十章:血刃第二十四章:又一個自閉的老陰嗶第六章:苟第十章:冒險團?第一百零六章:木之靈第八十二章:友誼的小船又回來了第七十二章:法力爆燃第二十三章:混戰第七章:巧合第四十章:獎勵與追蹤第十一章:休西羅的老相好第二十三章:亞森曼部落第二十一章:請不要花式作死第五十一章:博弈第二十二章:抓捕第五十九章:你逃不了第五十二章:強大第二十六章:血牛第十四章:讓人眼紅的物品第五十六章:被按在牆上第八十六章:天啓的強大之處第三十二章:臨時身份第七十二章:無解的坦度第三十四章:準備開戰第七十五章:井第九十章:準備事項第二十九章:先打嘴第三章:呱?第八十三章:說出來你可能不信第四十三章:心態爆炸的契約者們第五十六章:聖靈級寶石第二章:天巴第四十二章:寧靜的前夜第三十五章:公爵第十五章:雷人的湯第二十三章:驚瀾第七十九章:明悟X醒悟第八十七章:對刀術的獨特理解第七十一章:宗師之威第三十一章:瘋奶與國足第八十七章:對刀術的獨特理解第二章:纔剛開始而已第八十六章:天啓的強大之處第二十三章:一定是特殊的緣分第八十七章:喰種世界最強小隊第二章:收容機構第二十三章:黃泥掉進褲兜子第七十六章:無路可逃第五十八章:國足與薇妮的恩怨第二十二章:你行你上啊第十七章:所向披靡第四十一章:蘇大忽悠再次登場第四十三章:魅力屬性的驚人效果第四十章:Lv.20第五十三章:虛化第三章:剝離烙印第九十二章:熟人們第四十章:弟中弟行爲第六章:來自天啓樂園的警告第三十九章:刃之覺醒第二十章:火力不怎樣?第五十六章:將計就計第三十八章:最終之戰第四十八章:傷(第四更,爲盟主‘蘇小嬋~’加更)第五十二章:強大第十五章:大王子第九章:拍品第四十八章:我也想低調第六十七章:無奈的小丑第四十二章:黑淵第四十四章:炭化第三十章:布布汪的MVP之路第二十一章:勝利第十七章:贖金第二十四章:幕後之人第十章:准將第七十五章:整整齊齊(第四更)第三十八章:白女巫的騷操作第六十章:小饅頭第一章:進入第六章:鬼族之寒第二十一章:炸彈二人組第七十八章:主坦·阿姆第四章:蜂巢第二十五章:技能第三十四章:迴歸第一百一十一章:四人小隊第七章:初現第十五章:倒黴的契約者(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二十八章:特殊權限第三章:滅口與演技第十二章:第一批戰鬥蟲族第七十六章:CP0(第五更)第七十九章:刺!第二十九章:殺出一條血路第七十二章:智商的絕對碾壓第五十二章:大海盜的綽號
第七十一章:空手套白狼?做夢第三十九章:驚嚇第二十章:怪異(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六十章:血刃第二十四章:又一個自閉的老陰嗶第六章:苟第十章:冒險團?第一百零六章:木之靈第八十二章:友誼的小船又回來了第七十二章:法力爆燃第二十三章:混戰第七章:巧合第四十章:獎勵與追蹤第十一章:休西羅的老相好第二十三章:亞森曼部落第二十一章:請不要花式作死第五十一章:博弈第二十二章:抓捕第五十九章:你逃不了第五十二章:強大第二十六章:血牛第十四章:讓人眼紅的物品第五十六章:被按在牆上第八十六章:天啓的強大之處第三十二章:臨時身份第七十二章:無解的坦度第三十四章:準備開戰第七十五章:井第九十章:準備事項第二十九章:先打嘴第三章:呱?第八十三章:說出來你可能不信第四十三章:心態爆炸的契約者們第五十六章:聖靈級寶石第二章:天巴第四十二章:寧靜的前夜第三十五章:公爵第十五章:雷人的湯第二十三章:驚瀾第七十九章:明悟X醒悟第八十七章:對刀術的獨特理解第七十一章:宗師之威第三十一章:瘋奶與國足第八十七章:對刀術的獨特理解第二章:纔剛開始而已第八十六章:天啓的強大之處第二十三章:一定是特殊的緣分第八十七章:喰種世界最強小隊第二章:收容機構第二十三章:黃泥掉進褲兜子第七十六章:無路可逃第五十八章:國足與薇妮的恩怨第二十二章:你行你上啊第十七章:所向披靡第四十一章:蘇大忽悠再次登場第四十三章:魅力屬性的驚人效果第四十章:Lv.20第五十三章:虛化第三章:剝離烙印第九十二章:熟人們第四十章:弟中弟行爲第六章:來自天啓樂園的警告第三十九章:刃之覺醒第二十章:火力不怎樣?第五十六章:將計就計第三十八章:最終之戰第四十八章:傷(第四更,爲盟主‘蘇小嬋~’加更)第五十二章:強大第十五章:大王子第九章:拍品第四十八章:我也想低調第六十七章:無奈的小丑第四十二章:黑淵第四十四章:炭化第三十章:布布汪的MVP之路第二十一章:勝利第十七章:贖金第二十四章:幕後之人第十章:准將第七十五章:整整齊齊(第四更)第三十八章:白女巫的騷操作第六十章:小饅頭第一章:進入第六章:鬼族之寒第二十一章:炸彈二人組第七十八章:主坦·阿姆第四章:蜂巢第二十五章:技能第三十四章:迴歸第一百一十一章:四人小隊第七章:初現第十五章:倒黴的契約者(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二十八章:特殊權限第三章:滅口與演技第十二章:第一批戰鬥蟲族第七十六章:CP0(第五更)第七十九章:刺!第二十九章:殺出一條血路第七十二章:智商的絕對碾壓第五十二章:大海盜的綽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