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找來

夜色深沉,夜空中的烏雲半掩圓月,不知爲何,只露出大半的圓月,竟透出淡淡的血色,讓人感到不祥。

與辦公室相連的臥室內,蘇曉放下手中的藥劑學古籍,看向窗外透出淡淡血色的圓月,不知爲何,從今天傍晚吃完晚飯,他就有種若隱若現的心悸感。

蘇曉靠坐在躺椅上,準備今晚不睡,要是以前有這種心悸感,他會無視,可他現在的刀術宗師達到Lv.70,外加在感知方面投入了大量資源,以提升自身感知,此等前提下,他不會平白無故就有心悸感。

蘇曉最先想到的可能是,六名叛徒中,有人發現了他消滅深淵滋生物,從而派來了暗殺者,正是被暗殺者遠遠的監視,他纔會有現在的心悸感,不要小看一名刀術宗師的直感,更何況,蘇曉發展的是三宗師能力。

蘇曉靠坐在躺椅上,等待暗殺的到來,同時讓巴哈激活周邊的防禦裝置,以及隨時偵測空間波動,蘇曉雖有信心應對暗殺,但他不會因此而大意。

至於離開此地,去其他地方迎敵,這更不妥,這裡是黃昏瘋人院,蘇曉想不到還有其他地方,比這裡更適合自己迎敵,以及有一點他想不通,敵人這是狗急跳牆了?竟然要來瘋人院暗殺他。

就在蘇曉擡手去拿一旁小桌上的藥劑學古籍時,一種困頓到極點的感覺出現,在這感覺出現的瞬間,他取出一根噴吸式金屬藥瓶,咬住噴口的同時,按下噴霧壓閥。

嘶~

蘇曉深吸了一大口霧劑,就算他中了足以放倒龍目鯨劑量的麻醉性藥劑或能力,一大口這種霧劑吸入後,也能至少壓制這麻醉效果一小時。

然而霧劑卻沒能發揮出效果,靠坐在躺椅上的蘇曉,陷入睡夢中,下一秒,巴哈出現在昏暗的臥室內,落在躺椅靠背的頂部,它一雙隱隱透出藍芒的鷹眼環視周邊,犀利到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薄霧彌散間,蘇曉睜開雙眼,入目之景一片破敗,天空中烏雲密佈,昏黃的殘陽隱在烏雲後,讓人感覺到歷史的厚重與蒼涼。

大地上鋪滿骸骨,骸骨之厚,都看不到下方的土地,此刻,蘇曉正坐在一座由骸骨堆成的巨山上,這骸骨巨山得有千米高,蘇曉正以衰敗的姿態,坐在這骸骨山頂部。

蘇曉擡起雙手,發現自己的雙手與手臂,已經乾枯到皮包骨,皮膚還有不規則的開裂痕跡,他看向前方,一縷薄霧在前方匯聚,化爲鏡子般,映照出他此時的模樣。

蘇曉全身都和雙手一樣乾枯,雙眼的瞳孔中心透出讓人膽寒的黑藍色,而在他頭上,戴着一頂漆黑的王冠。

他的右腳下,踩着幾個交疊在一起的王冠,這些王冠中,有的代表暴君之猩紅,有的代表死亡之破敗,每個王冠,都代表了一個文明。

如若從遠處看這一幕,將是相當壯觀,千米高的骸骨巨山,以及坐在上面,踩着多個王冠的乾枯身影。

數量多到數不清的各族從周邊聚攏而來,他們向骸骨山上的身影跪伏在地。

“哦?這就是萬王之王的誘惑嗎。”

蘇曉擡手,抓上頭頂的黑色王冠,幾乎是同時,周遭跪扶在骸骨大地上的各族生靈,全部雙眼漆黑的起身,它們化爲黑暗魔靈,從四面八方,向蘇曉蜂擁而來,一副將他撕碎生吞的態勢。

就在蘇曉即將被四面八方的生靈淹沒時,他單手從自己頭上扯下了黑色王冠,幾乎是瞬間,他乾枯的身形恢復,周邊的骸骨與生靈等,全被一股浩瀚的衝擊撞成碎末,下一秒,蘇曉真正的睜開了雙眼。

蘇曉依然靠坐在躺椅上,方纔周邊的一切彷彿都是幻覺,他的身體沒出現任何異樣,處於巔峰狀態。

唯一與之前不同的是,此刻在他手中,正握着一頂王冠,一頂通體漆黑,已存在悠久歲月的王冠,其名爲,靈魂王冠,還有個稱呼,深淵·原罪物!

蘇曉看着手中的靈魂王冠,顯然,之前買走靈魂王冠的仁兄,很可能已經暴斃,再或是那仁兄成功把這靈魂王冠送給仇敵,然後仇敵暴斃。

無論是那仁兄暴斃,還是那仁兄的仇敵暴斃,他們抗住的時間,未免也太短了,計算下來,靈魂王冠被賣出去也就十幾天。

除這點外,蘇曉還確定了一件事,就是他意志力屬性到達200點後衍生的能力,是真的頂。

「無畏影(被動):完全豁免原罪物與深淵滋生物造成的「意志侵襲」。」

方纔襲來的,明顯就是靈魂王冠找來後,所附帶的意識侵襲,要是無法豁免,方纔就會沉淪在萬王之王的幻象中,從而被靈魂王冠所控制。

至於靈魂王冠找上門,對此,蘇曉不感覺意外,這東西是他從深淵寶箱內開出來的,用一句判定性術語形容就是,他屬於這個時代靈魂王冠的初始喚醒者,在靈魂王冠的現任持有者死後,這玩意自然是來找蘇曉,要麼給他戴痛苦面具,要麼再遇到新的‘有緣人’。

由此可見,深淵·原罪物似乎都有這特性,至少死靈之書也有類似的特性。

當初是神父在深淵侵蝕區喚醒的死靈之書,後來神父被蘇曉所‘殺’,死靈之書轉移到他這。

按理說,死靈之書有幾次都應該去找初始喚醒者神父,但被和蘇曉的因果卡住,就是說,只要蘇曉沒死,死靈之書就不會去找神父。

只能說,神父這老傢伙的陽謀,越是推敲,越感覺精妙,神父自然知道蘇曉是滅法+獵殺者,這才以送一份大禮的前提下,被蘇曉所殺,在樹生世界內神父看似全程吃癟,可到了最後,他與蘇曉一同成爲了贏家之一,更奇妙的是,兩人之前還是處於敵對。

神父沒想到的是,蘇曉能把和死靈之書的因果,處理的這麼微妙,眼下雙方的關係是,每次蘇曉釣邪神,都要確定,這是單獨一名的邪神,還是後面有一個邪神羣體。

如若是後者,很好,蘇曉提供座標與媒介,死靈之書上場收割,事成後,雙方按照約定的比例分成,至於平常,雙方不會有任何交集,蘇曉嫌死靈之書危險,死靈之書嫌蘇曉是滅法+獵殺者。

而靈魂王冠,這東西的目的就比較純粹,只要稍有機會,這東西就可能會置蘇曉於死地,至於原因,和原罪物尋找原因、目的、動機一類,屬實有些荒謬,這東西的存在本質,本身就是未解之謎。

人們不會在意自己踩死過多少隻螞蟻,也不會因此而愧疚,亦如原罪物不會在乎一個生靈的死活,只要違背了與它共存的一些定律,等待而來的,就是其帶來的死亡。

也正因如此,蘇曉從沒打算持有一件原罪物,面對眼下找來的靈魂王冠,他的第一想法是把這東西送給仇敵,也就是六名叛徒之一,這東西和深淵之罐不一樣,深淵之罐是,只要不違背一些定律,就不會害死持有者,凱撒的牛嗶之處在於,這廝成爲了那定律,也因此,這廝才能人罐合一。

靈魂王冠則相反,它給持有者帶來的最終命運,只有被它蠱惑後消亡。

蘇曉取出深淵盒,將靈魂王冠放在裡面,並封住深淵盒,奇妙的是,靈魂王冠的波動被封住了,這深淵盒原本是用來困住死靈之書,能做到這點,不值得意外,但有一點,這深淵盒屬於消耗品,封困靈魂王冠越久,效能會越弱。

至於再做一個,很遺憾,蘇曉做不出這東西,已知能做出這東西的人,僅有瑟菲莉婭,只能說,感謝瑟菲莉婭贈送的深淵盒。

蘇曉封閉深淵盒的瞬間,一個十公分高的石像憑空出現,砰的一聲砸在地板上,發出有些沉悶的聲音。

咔咔咔~

晶體層在蘇曉右手上攀附,將他右手包裹,他從地上撿起這石像,這是個坐在王座上,頭戴靈魂王冠的石像,這石像雕的惟妙惟肖,唯獨沒有面部,他嘗試查看這東西的屬性。

【厄運石像】

產地:暗黑王冠(又稱靈魂王冠)。

品質:厄運物(原罪物·暗黑王冠的次級產物)。

攜帶效果:以任何方式持有、攜帶此物品期間,幸運臨時-25點,且持續降低運勢。

出售代價:你的幸運屬性永久-5點。

破壞代價:你的幸運屬性永久-12點。

轉讓與無因果者:你的幸運屬性永久-3點。

轉讓於你之仇敵:你的幸運屬性永久+2點(此增益,最多可觸發3次)。

簡介:此爲不祥之物,但只要想辦法把它轉讓給你之仇敵,那倒黴的就是他了。

……

蘇曉將【厄運石像】放在小桌上,之後解除手上的晶體層,破碎的晶體落地後,他用牀頭櫃上的紙袋把晶體碎塊都收起,對巴哈囑咐道:

“遠點扔着,不,深埋。”

“好吧。”

巴哈憋着笑,抓着紙袋飛遠。

蘇曉看着小桌上的【厄運石像】,他感覺此物甚妙,當然,那是送到敵人手中的情況下。

這麼久以來,蘇曉對自身的運勢,還是比較瞭解的,之前幸運女神說,她從沒影響過蘇曉的運勢,以及只有在距離很近時,才能對蘇曉的運勢略有影響,這說辭其實有真有假。

在蘇曉看來,影響運勢的方法,大致有三種,1.輔助性運勢能力,2.物件,3.戰鬥型運勢能力。

首先是輔助性運勢能力,這方面對滅法的運勢影響的確很小,就算能力等級達到幸運女神那一級別,都難以大幅度影響滅法的運勢,在這方面,幸運女神沒說謊。

其二的物件,則分情況,要是這物件沒被樂園公證,其好運/厄運效果,對蘇曉的影響不大,滅法‘氣運護身’,可一旦這類物品被樂園公證過,就是另一碼事了。

因此幸運女神之前說,命運主宰以前都沒用,直到加持了很多強者之名纔有用,這說法是錯誤的,在加持足夠多強者之名前,蘇曉每次使用命運主宰,還是有些用的,有時開寶箱還會來次閃光。

至於第三類的戰鬥型運勢能力,這方面蘇曉完全豁免不了,因爲這不是針對他自身的能力,而是針對於他周邊的環境,是他周邊的環境讓他在戰鬥中倒黴,而非他自己倒黴。

好消息是,這【厄運石像】還沒被輪迴樂園公證,也就影響不了作爲滅法的蘇曉,他有時本身就挺倒黴,所以在【厄運石像】得到公證前,這東西的厄運和蘇曉的氣運相比,就是弟中弟。

壞消息是,一旦蘇曉觸發了【厄運石像】的增益,代表這東西會被輪迴樂園公證,後續要是再得到這東西,其帶來的厄運將格外猛烈。

蘇曉取出【聖蛇守護】,中空寶石內的聖蛇突然驚醒,它看到蘇曉後,全身都開始隱隱作痛,每次它吞噬蘇曉的厄運,都會被撐成蛇球,用巴哈的話就是:‘這玩意,看着像漲了氣的河豚。’

蘇曉指向【厄運石像】,聖蛇從中空寶石內脫離,漂浮到【厄運石像】上方,開始吸收這東西所發出的厄運,不知怎麼的,聖蛇突然眼淚汪汪,它很久沒這麼正常的吞噬過厄運了,以前它都是像被注氣的氣球般,剛放出來,呼的一下厄運注滿了,然後含淚被收回去,消化厄運。

蘇曉的心悸感早已消失,這心悸顯然不是因爲要被暗殺,而是靈魂王冠找來所致,這讓他不禁思索,應該把靈魂王冠送哪去。

其他不說,就伍德那黑骷髏頭形象,要是戴上靈魂王冠,氣質挺搭,但將靈魂王冠送給魔鬼族,這行徑未免也太魔鬼了些。

忽然,蘇曉有了靈感,奧術永恆星,他怎麼把這邊忘了,以他和奧術永恆星的深厚‘交情’,有此等‘好事’不想着那邊,屬實是說不過去。

因聖焰藥師的身份曝光,烏鴉女在幽暗大陸所遭遇的事,自然也真相大白,多重證據表明,烏鴉女只是敗了,不是叛變,外加瑟菲莉婭凜風王一直保着這邊,以及烏鴉女是獵人公會·梟的弟子,烏鴉女被釋放的概率,最起碼在八成以上。

要是對方的實力有所精進,之後在九階世界內遇到的可能不小,九階世界沒想象中那麼多,如此一來的話,靈魂王冠就有找落了。

如若這策略嫺熟,蘇曉今後會爭取多開深淵寶箱,看能否再開出個「爹級」器物來,繼續往奧術永恆星那邊送。

確定靈魂王冠的封困沒問題,蘇曉躺在牀|上睡去,眼下已發現欺騙者·彼司沃的蹤跡,下次休息,那就不知要等何時。

清早五點不到,蘇曉就因隊伍頻道的消息醒來,是阿姆那邊的距離足夠近。

洗漱一番後,蘇曉將幾塊靈魂結晶,鑲在臥室地面的惡魔空間傳送陣圖內,並將其逆向激活。 Wωω.ttk an.c○

轟!

一聲悶響傳開,隨之是寒冰彌散。

“哞!!”

阿姆戴着七分怒意,三分憋屈的怒吼傳開,從進入本世界到現在,它一直在游泳,一直游到聯盟的港口城市。

阿姆和貝妮被傳送到比較遠的位置,這種事發生已不是一次兩次,貝妮還好,它進入世界後,就等於旅行開始,阿姆被傳送的遠了,的確是個問題。

因此蘇曉弄了逆向傳送術式,將其烙刻在契約羊皮紙上,讓阿姆帶着,這術式的原理,和召喚術比較接近,把遠處的阿姆,傳送到蘇曉身邊。

砰!

房門被踹開,以艾琳爲首的一衆瘋人院護工,衝入到蘇曉的臥室內,這些平常待人和善的護工,此時才顯露出他們真正的氣息。

“院長,剛纔那是?”

艾琳是因方纔那聲巨響而趕來,巴哈迎上前,胡扯道:“沒事,剛纔是我的空間能力。”

“?”

艾琳不解的看着巴哈,片刻後半信半疑的說道:“那你以後可別傳送我。”

如果有後悔藥,艾琳一定不會在自知有烏鴉嘴的情況下,說出這句話。

剛好艾琳與一衆護工到此,蘇曉索性帶他們到一樓的食堂加餐,用過早餐後,銀面快步走進餐廳內,略躬身對蘇曉低聲說道:

“大人,人請來了。”

“嗯。”

蘇曉起身向外食堂外走去,銀面不遠不近的跟在後面,始終保持一定警惕。

暗殺小組的三人中,蘇曉最信任的是銀面,這和銀面的出身有關,之後是維羅妮卡,最後是德雷,不過這三人,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閃光點。

蘇曉經過正門的三重關卡後,乘車前往半公里外的一家酒店,當車輛停在酒店的後巷時,一名金髮後梳,戴着無框眼鏡的斯文男人上車,此人是欺騙者·彼司沃的律師,名叫弗恩。

車內,坐在後排座的蘇曉開口道:“這次辛苦你了。”

“能爲黃昏瘋人院處理這種要務,是我個人的榮幸,不過今天上午有個案件在等我接手。”

“案件?”

“對,一個金融詐騙案,索托市那邊10點就會審理這案件,我只能轉交給同行的好友了。”

“不用,聯繫你之前,我還找了其他的律師,但他沒有你的業務能力,剛好讓他替你趕赴索托市。”

蘇曉說話間,右手五指略伸展了下,下一瞬,一滴鮮血從弗恩的袖口內飛出,他對此毫無察覺,血槍宗師Lv.70可不是擺設,毫無傷口的抽離一滴血跡,當然能做到。

“這,好吧。”

弗恩猶豫了下,答應了此事,見此,蘇曉推門下車,並讓銀面把弗恩載到瘋人院的分部。

蘇曉走進酒店的後門,剛到後廚,就看到正捧着終端的布布汪,這貨雖一直看着終端上的監視畫面,可目光經常往附近的燉肉鍋上瞟,見蘇曉來,布布汪嚥下口水。

“汪(這邊)。”

“期間女妖有沒有異常。”

“汪,汪汪,汪汪汪(有,她想逃,但後來又不逃了)。”

聽布布這麼說,蘇曉點了點頭,跟着他身後的維羅妮卡滿臉問號。

一行人上樓後,最終停步在酒店五樓的一間客房前。

“維羅妮卡。”

蘇曉開口,意思是讓維羅妮卡敲門。

嘭!

維羅妮卡一腳踹開房門,拔出佩槍就以標準的戰術動作突襲進入,最終槍口瞄準女妖的腦袋,別小看維羅妮卡的這把近戰佩槍,這是鐵血級狙擊重炮所配套的武器。

“什麼,情況?”

正享用早餐的女妖很懵,她不太理解爲何放她出來,還要強行逮她回去。

“誰讓你踹門的?”

蘇曉看向維羅妮卡。

“長官你啊。”

“我讓你敲門。”

“咦~”

“巴哈,去酒店前臺賠錢。”

安排好意外的插曲,蘇曉拿了把椅子,坐在女妖對面,將裝有一滴鮮血的小號採血瓶丟給對方。

女妖打開採血瓶後,高舉着採血瓶後仰頭張嘴,讓採血瓶內的一滴鮮血,滴到她口中。

“男性的細胞,這種細胞記憶,律師嗎。”

女妖拿上蘇曉帶來的一套男士正裝,走進更衣間內,當她,不,應該是當他重新走出時,已變成弗恩律師的模樣,也就是欺騙者·彼司沃的律師。

別以爲女妖這是變身+僞裝,她是擬態,擬態到能憑藉他人的細胞,獲得對方已掌握的專業知識與能力,當然,太強的能力不行。

這也是爲何女妖被判1萬多年刑期,被關在瘋人院地下監牢三層的原因,她曾僞裝成一位大議員,走進議會院內。

“你有兩小時時間趕到索托市,你要做的事,全部寫在這上面,事成後,我讓你每週能在瘋人院的大院裡自由活動兩小時。”

蘇曉從不在最開始就放出所有籌碼,而是先把開價壓低,等到了緊要關頭,開出一個對方從沒想過的高價。

“成交!”

言罷,僞裝成弗恩律師的女妖,快步出了客房。

……

當天上午10點,索托市的審判所內。

法官坐在審判桌後,查看卷宗後,心中基本已經衡量出大致如何判決,一旁的側桌上,書記官也都準備好。

審判所內的人不少,被告只有彼司沃一人,相比之前的惶恐與憂慮,此時他的髮型雖依舊有些蓬亂,可他眼中的神采不同了,就在審判開始前,他的律師找上他,告訴他,經鑑定,他的精神有些問題,這將成爲本次審判的關鍵。

最初時,彼司沃很迷惑,當在聽到或許不用牢底坐穿,以及各類聽着越發悅耳的相關聯盟律法後,彼司沃已被碾滅的希望重新燃起,他當即問道,最好的結果是如何,在聽到弗恩律師說,可能會讓他在療養院內治療很久時,彼司沃差點激動的站起來大笑幾聲。

“肅靜。”

鬍鬚花白的老法官開口,他的氣場,讓人下意識不敢與之對抗。

在老法官宣佈審判開始後,雙方的律師,開始了互相舉證,以及後續的據理力爭,聽衆席的衆人屏氣凝神的聽着,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希望,彼司沃這無恥的騙子被打入監牢,把牢底坐穿。

審判一直持續到將近中午,聽完雙方律師的所有陳述後,老法官宣佈:

“審判……”

“等等。”

僞裝成弗恩律師的女妖開口,這讓老法官感到狐疑,這種時候,被告的律師不可以打斷他的宣判。

“法官大人,你看下這些。”

弗恩律師將檔案袋交給陪審官,陪審官將其轉交給老法官,老法官看了眼弗恩,最終還是打開文件袋。

老法官最先看到的是精神評估證明,看到這東西,他就知道今天的審判不簡單,不能走正常流程了,這評估證明下面蓋的,是黃昏瘋人院與獵手部隊的印章。

越是翻看文件,老法官眉頭皺的越深,到了最後,他開始打量欺騙者·彼司沃,以有些不確定的語氣問道:

“你確定,這份精神評估證明和其他文件,都是你自己簽署的?你確定要去瘋人院?”

“我十分確定。”

欺騙者·彼司沃斬釘截鐵的開口,他聽到的雖不是去療養院,而是瘋人院,但無論去哪,只要不去索托市的監獄就行,他只是個騙子,打心底裡怕監獄裡那些兇狠罪犯。

“那好吧。”

老法官又上下打量欺騙者·彼司沃,他作爲法官幾十年了,此生中,真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主動要求前往黃昏瘋人院。

“裁定,彼司沃因精神疾病,將被判決至黃昏……”

老法官的話還沒說完,聽衆席的衆人一片喧鬧,顯然是對欺騙者·彼司沃的判決不滿。

在這噪雜的喊聲,以及審判錘砰砰砰的敲擊聲中,欺騙者·彼司沃被兩名警衛押走,竟直接從審判所的正門出去。

一輛裝甲級的囚車停下,在欺騙者·彼司沃驚詫的目光中,囚車後門打開,他被警衛推上去,之後車上的護工接手,嫺熟的把他銬在座椅上。

當囚車重新啓動時,欺騙者·彼司沃纔來得及看清周邊的情況,這囚車內總計十幾名犯人,這些犯人中,不是戴着誇張的重鐐,就是被關在特製的囚籠內,最誇張的一人,是四肢被重鐐牢牢固定在裝甲板上,嘴上還戴着嘴套,兩隻眼睛也被蒙上。

到了此時,欺騙者·彼司沃徹底感到事情不對,他偷偷看向自己鄰座的犯人,對方滿臉傷疤,一隻眼睛被縫上,看到此人,欺騙者·彼司沃頭皮都麻了,這赫然是前段時間被逮捕的屠夫·斯巴,他還看過相關的報紙。

看屠夫的待遇,對方似乎是這囚車上看押比較輕的一個,比那被戴上嘴套的待遇好多了。

“你是,前段時間被捕的屠夫?”

“啊?哦,是吧。”

屠夫有些失神的笑着,仔細看,他在發抖。

“我們這是去瘋人院?”

欺騙者·彼司沃問出這句話時,嚥了下口水,試圖滋潤髮乾的喉嚨。

“不,我們是去地獄,哈哈哈哈。”

屠夫笑的歇斯底里,眼淚鼻涕齊出,這類施暴者,在黃昏瘋人院的地下監牢內就是個小嘍囉。

囚車一直到下午三點才停下,護工開門後,解開了所有人的鐐銬與束縛,到了這裡,這些兇犯就翻不起浪花。

欺騙者·彼司沃看着被兩名護工架着下車的屠夫,他的腳也感覺開始軟了,他有些顫巍巍的下車,在後方護工的看押下,亦步亦趨的走在兩面金屬網護欄間,這裡約有五米寬,而在兩側的金屬網護欄後,站着一名名身穿囚服的兇犯。

其中有滿身鬼頭的刺青鬼幫成員,有變|態殺人狂,甚至都有邪|教成員,以及比邪|教成員更可怕的,額頭印有黑色圓徽的黑暗神教成員。

此刻這些人,就站在兩側的金屬網護欄後,或是目光陰鬱,或是冷酷,再或是似笑非笑,場面很是嘈雜,各類喊聲和污言碎語不絕於耳。

“安靜。”

一道聲音傳來,欺騙者·彼司沃發現,站在對面大樓下方臺階上的男人開口後,兩側金屬網護欄後的兇犯們,猶如被消音了般,沒人再敢說話,這是無與倫比的震懾力與威嚴。

欺騙者·彼司沃向前方看去,看到了站在一衆護工與精神醫生前方的男人,對着正面帶笑容的看着他。

蘇曉看着幾米外的欺騙者·彼司沃,毋庸置疑,把這叛徒弄到黃昏瘋人院,是最佳的良策,蘇曉站在臺階上,看着下方的欺騙者·彼司沃說道:

“歡迎來到黃昏瘋人院,彼司沃先生。”

第三章:爆炎地獄第七十二章:智商的絕對碾壓第八十七章:異化溫房第一百三十九章:蛇板第二十二章:你行你上啊第五十二章:使徒之眼第五十一章:平行推進第二十五章:無恥的組合第六十四章:血色第四十三章:黑酋X歐皇進行時第四十六章:收穫頗豐第三十一章:背刺第十二章:喰種×人類第一百零七章:賺大了第二十一章:變故第九十六章:送你個寶貝第三十七章:強敵第三十一章:打的很爽吧第二十七章:全民公敵第二十七章:世界之使命第四十八章:七階蟲巢第五十章:巴哈的絕對主場第二十一章:吞噬與抵達第六十九章:資源的合理利用第二十三章:大姐,別來找我第三十三章:內奸第二十五章:新王第五十四章:時臣心裡苦第八十九章:生猛的輪迴樂園第八章:怒獅之死第八十一章:有馬第十四章:差距第五十七章:選擇第三十三章:女僕第三十三章:畫風突變?第三十九章:收穫第五章:一切隨緣的施法者第二十章:甩賣第三十六章:戰神奶·茉莉!第五十八章:一對八第五十章:驚悚第四十八章:虛空角鬥場第九十八章:夏的危機第四十八章:恐怖的表情第五十九章:非賣品第十一章:快樂起來的天啓樂園方第三十三章:錯誤與改變策略第三十五章:挾持第七章:生存遊戲第四十三章:滅法者的‘拜訪’第三十二章:帝具改造藍本(第四更,爲盟主‘楓風飄’加更)第二十一章:凱因的圖謀第四十三章:報銷第四十三章:無冕領主(第四更)第十九章:贏家第八十章:真相,CCG之暗面第六十八章:強到爆表的青鋼影第二十四章:小貓(第四更,爲盟主‘蘇小嬋~’加更)第二十九章:神裁戒的問題第六十二章:計劃第十四章:生存難第三章:命運的抉擇第七十章:天雷第九十三章:遠古秘藥與破產第十九章:贏家第八十章:開戰與兩天第三十章:布布汪的MVP之路第三章:懲罰第三十二章:孤兒,淵第八十一章:人情債第七十章:日常遭到毒打的阿姆第十二章:上吧,艾倫獸第三十二章:琉的嘲諷技能第十五章:醉酒第五十九章:心軟的老蛤蟆第四十三章:清場第五十八章:冰封第十七章:他回來了第一百零一章:友善的會面第九章:贖罪者高地第二十章:上門拜訪第十六章:突然自閉的小副官第六十一章:帥氣的布布汪(第六更)第八十一章:暗殺第十五章:六式第二十五章:不好惹的生物第五十七章:自掛東南枝第三十九章:理智?第十二章:仇人相見第十九章:絕不挖礦與真香第五十五章:裝備強度上限第七十五章:來自虛空的邀請第三十四章:月神第十二章:超自然第五十三章:血甲第五十章;迴歸與魔法少女第八章:計劃改變第二十四章:勿忘我第二十七章:弱點第五十二章:「爹級」器物
第三章:爆炎地獄第七十二章:智商的絕對碾壓第八十七章:異化溫房第一百三十九章:蛇板第二十二章:你行你上啊第五十二章:使徒之眼第五十一章:平行推進第二十五章:無恥的組合第六十四章:血色第四十三章:黑酋X歐皇進行時第四十六章:收穫頗豐第三十一章:背刺第十二章:喰種×人類第一百零七章:賺大了第二十一章:變故第九十六章:送你個寶貝第三十七章:強敵第三十一章:打的很爽吧第二十七章:全民公敵第二十七章:世界之使命第四十八章:七階蟲巢第五十章:巴哈的絕對主場第二十一章:吞噬與抵達第六十九章:資源的合理利用第二十三章:大姐,別來找我第三十三章:內奸第二十五章:新王第五十四章:時臣心裡苦第八十九章:生猛的輪迴樂園第八章:怒獅之死第八十一章:有馬第十四章:差距第五十七章:選擇第三十三章:女僕第三十三章:畫風突變?第三十九章:收穫第五章:一切隨緣的施法者第二十章:甩賣第三十六章:戰神奶·茉莉!第五十八章:一對八第五十章:驚悚第四十八章:虛空角鬥場第九十八章:夏的危機第四十八章:恐怖的表情第五十九章:非賣品第十一章:快樂起來的天啓樂園方第三十三章:錯誤與改變策略第三十五章:挾持第七章:生存遊戲第四十三章:滅法者的‘拜訪’第三十二章:帝具改造藍本(第四更,爲盟主‘楓風飄’加更)第二十一章:凱因的圖謀第四十三章:報銷第四十三章:無冕領主(第四更)第十九章:贏家第八十章:真相,CCG之暗面第六十八章:強到爆表的青鋼影第二十四章:小貓(第四更,爲盟主‘蘇小嬋~’加更)第二十九章:神裁戒的問題第六十二章:計劃第十四章:生存難第三章:命運的抉擇第七十章:天雷第九十三章:遠古秘藥與破產第十九章:贏家第八十章:開戰與兩天第三十章:布布汪的MVP之路第三章:懲罰第三十二章:孤兒,淵第八十一章:人情債第七十章:日常遭到毒打的阿姆第十二章:上吧,艾倫獸第三十二章:琉的嘲諷技能第十五章:醉酒第五十九章:心軟的老蛤蟆第四十三章:清場第五十八章:冰封第十七章:他回來了第一百零一章:友善的會面第九章:贖罪者高地第二十章:上門拜訪第十六章:突然自閉的小副官第六十一章:帥氣的布布汪(第六更)第八十一章:暗殺第十五章:六式第二十五章:不好惹的生物第五十七章:自掛東南枝第三十九章:理智?第十二章:仇人相見第十九章:絕不挖礦與真香第五十五章:裝備強度上限第七十五章:來自虛空的邀請第三十四章:月神第十二章:超自然第五十三章:血甲第五十章;迴歸與魔法少女第八章:計劃改變第二十四章:勿忘我第二十七章:弱點第五十二章:「爹級」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