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深淵級

與院長辦公室相連的臥室內,這間臥室約有20多平米,蘇曉半蹲在地,手中的符文錐一下下點着木質地板,在這木質地板上,已遍佈陣紋,仔細看會發現,這是惡魔族的空間陣圖。

蘇曉在吞噬這不滅特性的深淵滋生物前,其實已經準備好這些空間陣圖,眼下只是來檢查下,確保其沒問題,一旦用上這東西,就說明到了搏命的時候。

蘇曉從沒想過要隱瞞自己消滅掉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的消息,他確信,最晚今天中午,議會院的大議員們,以及聯盟高層們,就會通過各自的渠道,得知此事。

這也會導致一種局面的出現,假如背叛者藏身在聯盟高層內,那對方知曉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被消滅後,第一反應肯定是滅法來了,除了滅法者,罕有人能消滅這種深淵滋生物,在大部分時代,都是僅有當代的滅法者能消滅這東西。

當然,偶爾出現有這能力的奇才,也是有過的,但太少,萬年可能都出現不了三兩人。

這也導致,提及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被消滅,瞭解其中詳情的人,肯定第一時間想到滅法。

本世界的六名背叛者,他們曾是滅法陣營的人,對此肯定很瞭解,如果他們在聯盟高層內,在發現深淵滋生物被消滅後,肯定會採取行動,或是讓眼線打探,或是乾脆暗殺,再或是算計蘇曉等。

打探、暗殺、算計這三方面,蘇曉都不怕,他最擔心的是這六名背叛者苟起來,那纔是最難辦的事。

這次消滅深淵滋生物,更像是篩選與試探,既是試探聯盟高層內有沒有背叛者,還能提升刃之魔靈,以及自身得到擊殺獎勵,說是一舉三得也不誇張。

蘇曉在臥室內佈設惡魔空間陣圖,就是爲了以防不時之需,他從不會盲目的自信,萬一聯盟高層內真的有背叛者,且自己沒搞過對方,沒關係,先以惡魔空間陣圖退走,之後慢慢收拾對方。

關於是否會有空間封鎖一類,聽說過設路障攔截摩托車和汽車的,誰見過設路障攔一輛全速行駛在岩石路上的火車?沒錯,不是行駛在鐵軌上,就是行駛在坑坑窪窪的岩石路上,這種‘火車’別說攔截,遠遠看到,都會下意識躲遠點,這就是惡魔族的空間傳送。

還有一點,除了這應對之策外,蘇曉還有另一重保險,那就是獵手部隊的領袖·泰莎。

回到辦公桌後,蘇曉拿起桌上的電話,撥通給泰莎,電話內嘟嘟嘟了很久,那邊才接起,剛接通,就能聽到泰莎略顯急促的喘氣聲,電話另一端的泰莎說道:“有事直說,我這剛宰了只黑暗神教召來的扭變種,只想洗個澡睡一覺,所以,勾心鬥角的事,以後再說吧,我最近累死了。”

電話那邊的聲音很噪雜,重傷者的哀嚎,小孩子的哭聲,再或是獵手部隊成員的喊聲,以及神教成員大笑着叫囂,想來,泰莎這獵手部隊領袖的位置不好坐,每天都挺忙,尤其是最近黑暗神教越發猖狂的情況下。

泰莎一直以來都有個野望,就是繼續向上爬,乃至於登上大議員之位,在那之後,她會立即擬定一個提案,把黑暗神教從四神教中踢出去,讓其從被聯盟與北境帝國承認的神教,變爲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從泰莎當上獵手部隊的領袖沒多久,這想法就在她腦中越發根深蒂固,對於這讓她天天加班的罪魁禍首,泰莎是發自內心的厭惡。

“有筆交易找你談。”

蘇曉說話間,單手把桌上的一份絕密檔案合上。

“交易?不談,你們瘋人院的院長普遍心裡陰暗,每天憋着壞。”

言罷,對面的泰莎掛斷電話,這顯然是有着豐富應對老陰嗶經驗的強者,直接選擇不合作,就不會被算計。

泰莎在智謀方面如何,沒人清楚,這方面她基本不顯露,至於戰力方面,外界一度認爲,她就是聯盟的戰力天花板,唯一能和北境帝國大將軍交鋒的人。

“……”

蘇曉沉默了片刻,再次撥通電話。

“無論你說什麼,我都要和我的副官們商議後再做決定,所以還是見面談更靠譜……”

泰莎的話說到一半,蘇曉打斷道:“我把關押在地下監牢底層的深淵滋生物宰了。”

蘇曉此言一出,泰莎那邊突然陷入安靜,顯然是泰莎本人開啓了結界一類,以免有其他人聽到接下來的談話,這位領袖是名心思縝密的人。

“我姑且當你是在開玩笑。”

電話對面的泰莎開口,語氣中的試探很明顯。

“我的確消滅了那東西,否則你認爲那跑路的老傢伙,爲什麼願意把院長之位交給我?”

蘇曉所說的跑路的老傢伙,是老院長,不出意外,那老傢伙應該是跑到了羣島的小國上。

聽聞蘇曉這麼說,電話對面的泰莎雖沒說話,但這是以沉默認可了蘇曉這一說法。

“你告訴我這消息是爲什麼,我總感覺,你快要算計我了。”

泰莎依然很是警惕,這顯然是沒少在老院長那吃虧。

泰莎和老院長的共事方式很奇特,經常是老院長算計泰莎,然後泰莎找上門,最後老院長做出一定妥協,雙方雙贏,每次人們都不解,爲何老院長次次妥協,老院長明面是說大局爲重,真實原因是,首先是的確打不過泰莎,容易被堵在辦公室裡打一頓,後續還沒地方說理去。

其次是,泰莎只是不用陰謀詭計,並不代表她完全不擅長這方面,要是泰莎真的開始和老院長互相算計,誰勝誰負還不一定,簡單而言就是,聖都·議會院的四位大議員,不需要一個擅長權謀的人,擔任獵手部隊的領袖。

泰莎所表現出的行事風格,簡直是四位大議員理想的獵手部隊領袖,這也導致,一些比泰莎更實權的聯盟高層,也要和她保持客氣與友好。

反觀瘋人院,這邊在聖都·議會院眼中的形象,用三個字就能形容:‘這逆子!’

這也導致,每次瘋人院這邊出事,都是挨‘抽皮帶’,打得那叫一個響,其他部門看的都屁|股疼,反觀獵手部隊,這邊每次出事,議會院都是以批評爲主,猶如慈祥的老父親在批評親女兒。

“我聽說,你一直想坐上議員之位?”

“謠言。”

電話那邊的泰莎當即否認,這種事她肯定是不會承認的。

“這些年來,這隻深淵滋生物把聯盟折騰的不輕,當初把它生擒,你那邊死了不少人吧,眼下成功消滅掉它,算是個不小的功績。”

“豈止不小,我忙前忙後幾年,都不一定有這件事的功績大,真是恭喜你啊,白夜院長。”

泰莎的語氣越發‘親切’,都有點咬牙切齒了,她感覺,對面這院長是在饞她。

“如果這深淵滋生物是你消滅的呢?泰莎。”

“你想說什麼。”

“親眼看到這件事的只有五個人,他們都在地下監牢三層關着,我說讓他們閉嘴,他們就得閉嘴。”

“繼續說,繼續誘惑我。”

泰莎的言外之意分明就是,她不會再被瘋人院的人忽悠了。

“這功績歸你,你幫我做五件事。”

蘇曉此言一出,電話另一邊的泰莎忽然收斂臉上的笑意,這交易,她越聽越感覺靠譜。

“一件,最多一件。”

泰莎心動了,她太想登上大議員之位,把黑暗神教給徹底收拾掉。

“四件。”

“兩件,不能再多,你要我做的事,不用想都知道有多麻煩。”

“三件。”

“成交!20分鐘內,我到你那。”

說完這句,對面的泰莎掛斷電話。

辦公桌後,蘇曉放下電話,這是他準備的另一張手牌,消滅深淵滋生物固然會暴露滅法的身份,可如果外傳的消息爲,是獵手領袖泰莎想辦法消滅了深淵滋生物呢?

獵手部隊和瘋人院的確都是議會院的直屬管轄部門,但獵手部隊和瘋人院所在的庫斯市,距離聖都太遠,當這兩邊有什麼合作後,聖都那邊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能查的太狠。

也就是說,只要蘇曉與泰莎身邊的心腹中沒有背叛者的眼線,此事絕不會有更多人知曉。

地下三層的五名兇犯,他們是最佳的目擊者,蘇曉既能讓他們保密,也能在泰莎毀約時,讓這五名兇犯成爲揭穿此事的證人,更絕妙的是,泰莎無法對這五名兇犯進行滅口,先不說其中的難度,如果真的做了,這將是對瘋人院最直接的挑釁。

蘇曉眼下的策略,不是在用魚餌釣泰莎上鉤,而是拍了拍所在賊船的舷板,明確告訴泰莎這是賊船,與之相對,賊船的小桌上擺滿豐盛肉食,上不上賊船,泰莎自己選。

最初時,泰莎的態度堅決,不上這條賊船,怎奈,賊船上那人給的太多。

“汪。”

布布汪叫了聲,意思是它已經準備好。

接下來布布汪要做的事很簡單,跟蹤泰莎即可,一旦泰莎在後續幾天內遭到不明人員的襲擊,很可能就是背叛者派來的人,到時就可以順藤摸瓜。

“老大,太陽神教那邊有消息了,那邊的幾位主教很想見你。”

巴哈開口,它最近負責太陽神教相關的事。

“先不見。”

蘇曉暫時不打算和太陽瘋子們聯手,要等副院長·耶辛格與晨曦神教那邊的聯合襲來,到時纔好正大光明與太陽神教聯手。

【提示:你擊殺深淵滋生物(異生種)的擊殺獎勵已完成結算,此擊殺獎勵爲雙重,輪迴樂園公證+虛空之樹公證。】

【你獲得黃金技能點×7。】

【你獲得原罪之芽(深淵級物品)。】

【你獲得靈魂晶魄(使用效果約等於100顆靈魂晶核,無法拆分使用,高度稀有品,可出售給輪迴樂園,換取等量時空之力。】

【你獲得深淵寶箱(開啓後,有概率獲得深淵產物)。】

……

擊殺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的獎勵之豐厚,屬實出人意料,蘇曉以前沒獲得過「深淵級」物品,他嘗試通過獵殺者權限查詢這方面的資料。

經查詢得知,「深淵級」其實和「世界級」有點相似,評分爲10~???,下限評分是10點,上限評分肯定是超過3000點。

簡單理解就是,「世界級」裝備的珍貴程度無需多言,但強度如何就不一定了,要看具體情況,有一點可以確定,哪怕世界級裝備沒什麼實用性,也能賣出高價,這是因爲其本身的材質而定。

因此世界級不在恆定品級內,而傳說級→史詩級→聖靈級→不朽級→起源級,這纔是更常接觸到的恆定品級,有固定的裝備強度與評分恆定標準。

例如起源級3000點評分的裝備,其在某方面的強度,絕對達到讓人驚駭的程度,反觀世界級3000點評分,這裝備強度真的不一定高,但這裝備一定特別特別值錢,拆成材料賣,能買一件同評分起源級裝備的那種程度。

至於深淵級,這就不是代表強度和價值,這方面的評分越高,代表這物品越危險。

深淵級評分達到500點的物品,這類物品,七階以下契約者獲得後,不趕快出手就離死不遠了。

深淵級評分達到1000點的物品,七階契約者見了也哆嗦。

深淵級評分達到1500點的物品,八階契約者得到後腦瓜子嗡嗡的。

深淵級評分達到3000點的物品,九階契約者獲得也得脫層皮。

深淵級評分達到4000點的物品,九階契約者獲得後,不立即丟掉,距離去世就不遠了。

深淵級評分達到5000點的物品,九階契約者獲得,然後九階契約者卒。

深淵級評分達到6000點的物品,儘快找塊風水寶地,然後安詳的躺下。

至於遠超過深淵級評分6000點的器物,它們有一個統稱,原罪物,深淵之罐、死靈之書、靈魂王冠都是這等存在。

蘇曉看着漂浮在前方的【原罪之芽】,單是聽這名字,就知道這可能不是什麼好東西,他查看其屬性。

【原罪之芽】

產地:深淵。

品質:深淵級。

類別:危險物。

效果:吞噬此物品後,將獲得一定程度上的「原罪特性」,從而更大幅度的吸收深淵能量。

提示:此物品處於封印中,解除封印前不可用。

評分:5430點。

簡介:原罪初始之物。

價格:此物品處於輪迴樂園的公證性封印中,如解除此封印,此物品所導致的負面效果將被觸發,獵殺者需以自身烙印爲媒介,纔可解除此重封印。

……

看到最下面的介紹,蘇曉放心下來,他方纔還疑惑,爲何明明是擊殺獎勵,卻得到如此危險之物。

在有封印的情況下,這東西的確可以被算作爲獎勵,如若沒有輪迴樂園的封印,這類深淵級物品和原罪物還不同,原罪物不會一個照面就弄死生靈,就比如深淵之罐。

當然,也有會一個照面就弄死生靈的原罪物,就是死靈之書,在死靈之書沒有持有者的情況下,看到它後,或是有資格持有它,或是當場爆成大量扭曲的半透明觸鬚慘死,不過也有特殊情況,比如蘇曉和死靈之書這種互相嫌棄的。

眼下獲得【原罪之芽】則是另一種概念,這東西是個徹徹底底的死物,如若沒有封印,別說觸碰它,就算靠近它,也會被其侵蝕、傀儡,然後吸收掉,沒有任何交涉或周旋的餘地,屬於死的比較乾脆,被原罪物纏上,那是生不如死,就像之前的烏鴉女,想自盡都會被死靈之書所阻止。

【原罪之芽】雖有封印,問題是,這東西的用途,屬實讓人有些一言難盡。

蘇曉好像知道,如何讓「準爹級」器物邁進到「爹級」器物的行列,也就是成爲真正的原罪物,那就是先要獲得原罪特性,然後再巨量的吞噬深淵能量與各類資源。

蘇曉查看自己儲存空間內的「先古面具」,此刻這玩意正散發出強烈的吞噬欲,看那模樣,只要蘇曉放它出來,讓它把【原罪之芽】吞掉,那它今後就甘願老實的被蘇曉使用。

不要被這假象所矇騙,蘇曉能確定,只要把「先古面具」放出來,讓其吞掉【原罪之芽】,這面具會立即逃脫。

絕不能讓這種事發生,蘇曉已經發現,在先古面具成爲「準爹級」器物的這段時間,簡直好用到不可思議,之前在奧術永恆星上,說先古面具是全場MVP都是沒問題。

「準爹級」的先古面具,不僅有足夠強的效果,還沒有使用「爹級」器物所需要承擔的代價。

當然,先古面具不會保持這種狀態太久,當它的威能再提升一個梯階後,使用起來就要承擔對應的代價了,這種階段性的提升無法阻止,這點蘇曉做過多種嘗試。

將【原罪之芽】收起,具體如何使用待定,這次獲得的【靈魂晶魄】,這是好東西,一大塊相當於100顆靈魂晶核,也就是說,一大塊【靈魂晶魄】能提升1級刀術宗師。

【靈魂晶魄】固然是好,但蘇曉可以確定,他想將刀術提升到更高等級,還是要靠大量的靈魂晶核去堆,【靈魂晶魄】被輪迴樂園認定爲高度稀有品,其稀少程度就註定,這東西無法當作核心物資來使用。

蘇曉懷疑,要是有極其富有的收藏家,都願意用110~150顆左右的靈魂晶核,換這塊【靈魂晶魄】,後續可以找地精商會問問,要是真的有人願意換,蘇曉肯定會換。

最後的【深淵寶箱】,看到這東西后,心情突然有那麼點複雜,上次開出「爹級」器物靈魂王冠的景象還歷歷在目,這要是再開出一個……

將【深淵寶箱】收起,蘇曉暫時不去想這方面的事,就在這時,房門被敲響,等待多時的獵手部隊領袖·泰莎走進辦公室內。

泰莎的身高在1米6左右,穿着獵手部隊黑紅色作戰服,黑色短髮看起來根根柔順,相比外在,泰莎那犀利的目光,會讓與她對視的大部分人下意識移開視線,不敢與之對視。

“所以,我這是又被你算計了。”

泰莎落座在辦公桌對面的座椅上,舒服的靠坐在上面,口中發出享受般的呼氣聲。

“如果不願意合作,就算了。”

“別,千萬別,這件事能讓我少努力很多年,我現在每天不是殺邪|教徒,就是殺各種各樣的詭異東西,我早上起來嘴裡都有血味,因爲這股子血腥氣,最近我都想吃素了。”

泰莎嘆了口氣,在她那犀利的目光下,隱藏的其實是顆疲勞的心。

“每日一次,可改善牙齦出血。”

蘇曉將一個瓷製藥瓶放在桌上,看到這一幕,一旁的巴哈差點笑出聲。

“我應該不是牙齦出血,是殺的東西太多。”

“……”

蘇曉沒說話,他在殺敵太多方面,比較有經驗,基本確定,泰莎這就是積勞成疾,導致的有些牙齦出血。

“好吧,我好像的確是有點牙齦出血。”

泰莎拿起藥瓶揣兜裡,見此,蘇曉起身向外走去,泰莎自然也一同,巴哈跟在後面。

通過層層暗哨與關卡後,蘇曉打開通往地下監牢三層的金屬門,順着樓梯到了地下三層後,高溫燒灼導致的焦糊味還彌散在此。

泰莎在深淵滋生物的牢房內觀察一番後,問道:“你是用太陽焰燒死這深淵滋生物?”

“你就當做是吧。”

蘇曉當然不會說出自己的魔靈喚醒能力。

“不能當做,這事上面會查,有一點對不上就是麻煩。”

泰莎撿起一塊重力晶體層的碎塊,沒怎麼用力一捏,就將其捏成碎屑。

“深淵滋生物是你殺的,你自由發揮就好。”

“自由發揮?”

泰莎側頭向蘇曉看來,神情有那麼點精彩。

“深淵滋生物是你殺的,還是在我的地盤上,上面要的是結果,聯盟最強者泰莎,成功殺死2號深淵生物,明早聯盟日報,頭條見報。”

聽聞蘇曉此言,泰莎的神情看似是在猶豫,實則心中暗生警惕,她已經開始感覺到蘇曉的危險。

“他們五個親眼目睹你……”

泰莎的話還沒說完,牢房內的心靈大師就說道:“的確,我親眼目睹了泰莎女士消滅深淵滋生物,心裡受到了莫大的震撼。”

“對,我也是這感覺。”

“親眼所見。”

“恭喜泰莎女士消滅深淵滋生物。”

五名兇犯中的獅王,怒鯊,心靈大師,女妖都一一表態,唯獨憎恨沒說話,他一直倒吊在那,猶如死了般。

“白夜,你是怎麼讓他們這麼聽話的?”

泰莎滿眼驚奇的看着幾名兇犯,尤其是一直保持堅硬笑容的怒鯊。

“或許是感化有效果了吧。”

蘇曉坐在臺階上,示意泰莎可以開始了,沒一會,整個地下監牢都開始咚咚悶響。

兩小時後,蘇曉回到辦公室內,與泰莎的交接很順利,通知珀金市長那邊時,珀金市長大喜過望,奇妙的是,珀金市長對如何消滅的深淵滋生物,一點都不感興趣,與聰明人做同僚就這點好。

蘇曉看了眼時間,已是下午時分,他取出「獵殺名單·血契」查看,上面由上至下排列的六個名字,最上面的一個已是越發清晰,在這很模糊的名字後面,隱隱已經能看到「轉生者」、「宿世記憶」等模糊字樣。

辦公桌後,蘇曉轉動座椅朝向,讓自己朝向牆壁,他按下後方木櫃的機關,刷的一聲,木櫃上的一片木板抽起,露出藏在裡面的保險箱。

這保險箱鑲在牆體內,由術式加固過,外加這是老院長的所留,對方明顯是在裡面藏了些什麼。

不僅如此,老院長專門爲此留了封信,讓蘇曉看在傳位的情面上,幫忙看管這保險箱,但別打開。

正常而言,蘇曉不準備開這保險箱,問題是,那老傢伙之前說得好,大家站在統一戰線,應對副院長·耶辛格的報復,結果報復還沒開始,那老傢伙跑到小國去了,還帶上了全部資產,這明顯是預謀已久的跑路。

此等情況下,當然是要想辦法打開保險箱,看看那老傢伙藏了什麼好東西。

蘇曉取出神秘之眼,這玩意被他‘改良’成了開鎖利器,他將其貼附在保險箱的鎖孔上側,一根根髮絲粗細的金屬觸鬚從神秘之眼內探出,沒入到螺旋結構的鎖孔內,沒一會,咔噠一聲,鎖開了。

拉開保險箱的門,蘇曉看到一把鑰匙,是商盟銀行的儲物箱鑰匙,上面還有對應儲物箱的號碼,在這鑰匙下面,壓着一張紙條,上面寫着:

‘白夜,如果你看到這紙條,說明我已經帶上我的家人離開,這份禮物就當是補償,不要來找我,不要想念我。’

這句話翻譯後的意思爲:‘我跑路了,你和耶辛格的事老子不管了,這是精神補償,所以別來追殺老子。’

相比現在就去商盟銀行的儲物箱看看裡面有什麼,蘇曉對神秘之眼更感興趣,這玩意出奇的好用,只不過,拼裝時的錯誤太多。

蘇曉查看神秘之眼的屬性,上面顯示「此物品有157處結構錯誤」,也就是拼裝錯誤。

蘇曉雙手虛握神秘之眼,以精神力對其中一處結構錯誤進行重組,他這次很有手感,沒一會,這一處結構錯誤得以糾正,他再次查看神秘之眼的屬性,下一秒,他眼中多出幾分疑惑,因爲神秘之眼的屬性顯示。

【此物品有219處結構錯誤(新增63處結構錯誤)。】

蘇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重新對自己的製造學天賦有了懷疑,不禁想到,上次給團長製造的那空間穩定裝置,會不會用着用着就炸掉。

修復一個結構錯誤,結果導致了很多的衍生性矛盾結構錯誤,既然如此,蘇曉重新將方纔修復的結構錯誤,恢復到之前的錯誤序列,而且是恢復的一模一樣,他查看神秘之眼的屬性,馬上看到。

【此物品有220處結構錯誤(新增1處結構錯誤)。】

蘇曉看着手中蘋果大小的神秘之眼,最終還是決定不拆開,上次拆開怎麼裝上的,到現在他都沒回味清楚,姑且先用着吧,最起碼還能用,別管是以怎麼奇妙的方式運行,只要能用,就是好東西。

蘇曉剛收起神秘之眼,他就發現,桌上的獵殺名單開始透出紅光,最上面一行的字跡完全清晰,第一名仇敵的名字出現。

這代表,獵殺,開始!

第三十五章:一對三第二十五章:血藤戰士第三十八章:無用的偵測第六十六章:蘇曉的奇妙之旅第一百零三章:迴歸第二十五章:專治各種炮臺第五十章:抽籤第五十九章:最強第九十一章:慘遭埋伏第四十章:海軍本部第三十七章:人類禁區第六十一章:第二輪第六十三章:狂怒的野獸第五十二章:傳家寶第七十四章:白王第八十一章:血虧的聖徒第十章:死亡屋第七章:阿姆漂流記第五十四章:掠天驚瀾第三十五章:驚不驚喜?第三十二章:臨時身份第五十八章:驚現第五十四章:穩住,我們能贏第六章:畫的令咒第四十章:海軍本部第三十六章:降臨第五十二章:你可以暫時相信圖爾特第十四章:大總統第八十章:阿姆第六十二章:敗者食塵第五章:一槍一人頭第五章:朋友第九十九章:一不小心,吃了第八章:核心目標第二十五章:你還是先去解鎖百人斬成就吧第三十八章:怪物第四十六章:生氣的咕嚕第二十五章:流放第二十三章:來自死靈族的暗殺者第四十章:狼管家的秘密第六十五章:僞裝與委託第五十六章:腐化與晶脂第二十二章:50點魅力屬性的效果第十八章:曾經的舊神第三十章:陷阱第十六章:神奇的料理(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三十九章:聯手第三十九章:去報仇第四十二章:關係複雜到頭疼第五十二章:詛咒第三十三章:畫風突變?第六十五章:狡詐與貪婪第四十二章:契約營地第六十六章:絕界第四十四章:貪食的執着第三十五章:神裁第九章:驚心動魄第三章:清場第三十一章:失誤的代價(第四更,白銀大盟加更)第十二章:實力差距億點點第十章:災厄第五十八章:倔驢第三十九章:特殊個體第3435章 啊這!第五十章:假王套第九十章:機械街第八十四章:來者(第四更)第十一章:總有一天第十章:選擇第五十章:花錢一時爽第五章:狂歡第七十九章:罕見的敵人第三十四章:天生念能力者第三十九章:本汪不會,這可怎麼辦第七十九章:瑟瑟發抖的天啓樂園第十二章:無恥之徒(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二十章:五人組第二十九章:國足MVP第八章:表面盟友第二十二章:幸運第二十七章:青影王真正的模樣第三十章:沙第二十六章:垂死病中驚坐起第二章:血之甦醒第三十章:海戰第六十三:交易與教做人第三十五章:比坦還硬朗的身板第十三章:破碎第六十章:急於求成?第四十六章:太陽之梯第三章:酋長的絕地反撲第六十六章:絕界第九章:老神父第五十八章:讓人窒息第二十七章:白女士第六十一章:荊棘第二章:老蟲子第七十五章:噬滅層第五十七章:禮從天降第一百零二章:字
第三十五章:一對三第二十五章:血藤戰士第三十八章:無用的偵測第六十六章:蘇曉的奇妙之旅第一百零三章:迴歸第二十五章:專治各種炮臺第五十章:抽籤第五十九章:最強第九十一章:慘遭埋伏第四十章:海軍本部第三十七章:人類禁區第六十一章:第二輪第六十三章:狂怒的野獸第五十二章:傳家寶第七十四章:白王第八十一章:血虧的聖徒第十章:死亡屋第七章:阿姆漂流記第五十四章:掠天驚瀾第三十五章:驚不驚喜?第三十二章:臨時身份第五十八章:驚現第五十四章:穩住,我們能贏第六章:畫的令咒第四十章:海軍本部第三十六章:降臨第五十二章:你可以暫時相信圖爾特第十四章:大總統第八十章:阿姆第六十二章:敗者食塵第五章:一槍一人頭第五章:朋友第九十九章:一不小心,吃了第八章:核心目標第二十五章:你還是先去解鎖百人斬成就吧第三十八章:怪物第四十六章:生氣的咕嚕第二十五章:流放第二十三章:來自死靈族的暗殺者第四十章:狼管家的秘密第六十五章:僞裝與委託第五十六章:腐化與晶脂第二十二章:50點魅力屬性的效果第十八章:曾經的舊神第三十章:陷阱第十六章:神奇的料理(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三十九章:聯手第三十九章:去報仇第四十二章:關係複雜到頭疼第五十二章:詛咒第三十三章:畫風突變?第六十五章:狡詐與貪婪第四十二章:契約營地第六十六章:絕界第四十四章:貪食的執着第三十五章:神裁第九章:驚心動魄第三章:清場第三十一章:失誤的代價(第四更,白銀大盟加更)第十二章:實力差距億點點第十章:災厄第五十八章:倔驢第三十九章:特殊個體第3435章 啊這!第五十章:假王套第九十章:機械街第八十四章:來者(第四更)第十一章:總有一天第十章:選擇第五十章:花錢一時爽第五章:狂歡第七十九章:罕見的敵人第三十四章:天生念能力者第三十九章:本汪不會,這可怎麼辦第七十九章:瑟瑟發抖的天啓樂園第十二章:無恥之徒(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二十章:五人組第二十九章:國足MVP第八章:表面盟友第二十二章:幸運第二十七章:青影王真正的模樣第三十章:沙第二十六章:垂死病中驚坐起第二章:血之甦醒第三十章:海戰第六十三:交易與教做人第三十五章:比坦還硬朗的身板第十三章:破碎第六十章:急於求成?第四十六章:太陽之梯第三章:酋長的絕地反撲第六十六章:絕界第九章:老神父第五十八章:讓人窒息第二十七章:白女士第六十一章:荊棘第二章:老蟲子第七十五章:噬滅層第五十七章:禮從天降第一百零二章: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