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爭霸戰開始

當蘇曉回到三樓的辦公室時,發現布布汪、巴哈正在電視機前聚精會神的看搏擊節目,是一名鬼族與一名熊人的搏擊賽事,一方擅長鎖技與纏鬥,另一方擅長重拳與重摔,打的甚是精彩,蘇曉都移了把凳子觀看。

雖說蘇曉的實力遠強於這兩名選手,但想要打的這麼精彩,他是絕對做不到的,這就是術業有專攻,蘇曉所擅長的是殺敵技,以最快、最直接、最暴戾的方式,取敵人性命,至於觀賞效果,請勿在戰鬥場地周邊觀賞,非常危險。

沒一會,布布汪與巴哈也都搬來凳子,布布汪還拿出爆米花、可樂等。

“有什麼好看的。”

辦公桌後,靠坐在院長椅上小憩了一會的聖詩醒來,她揭下臉上的面膜,剛睡醒,神態有幾分慵懶。

“話說回來,白夜,你近期內會不會遇到強敵?按照我們事前約定好的合作,只有你在應對強敵時,我才需要協助,這樣的話,沒事時,我就去搞些靈魂錢幣,治療系的能力提升起來也很貴。”

聽聞聖詩這番話,沒吃晚飯,手拿一塊牛肉乾的蘇曉動作一頓,側頭看向聖詩,誰知他身旁的布布汪一歪腦袋,把他手中的牛肉乾吃了。

“……”

蘇曉嘗試激活院長權限,之後熟練的激活各類輪迴樂園公證過的分支權限,最終選到黃昏瘋人院的陣營權限,之後是待發布任務,選擇三個就在庫斯市的任務後,將任務獎勵的範疇拉到最高,這任務獎勵當然不是他自己出,是由瘋人院批文件,聯盟的相關部門出。

完成這一系列嫺熟操作後,蘇曉將這三個任務發佈給聖詩,幾乎同時,聖詩接到提示。

【提示:你已在黃昏瘋人院院長·白夜的引薦下,加入聯盟陣營。】

【因此引薦,你在聯盟陣營的陣營聲望獲取量提升20%(此提升涵蓋所有聲望獲取途徑)。】

【你已激活聯盟陣營商店,你可憑藉聯盟聲望,在此陣營商店內換購物資。】

【你已觸發聯盟·黃昏瘋人院以下緊急任務(完成緊急任務,此任務所獎勵的陣營聲望將額外追加10%)。】

【緊急任務·歌劇院的惡鬼。】

任務內容:消滅或抓捕歌劇院的惡鬼。

任務難度:★★(此類任務難度爲★~★★★★★)。

任務危險度:★★★

任務獎勵:★★★★★(每★獎勵,對應200點聲望值,任務最終獎勵爲任務獎勵星級×任務完成度×200,爲最終獲取聲望數量)。

……

【緊急任務·瘋狂的小丑。】

任務內容:抓捕馬戲團已瘋狂的小丑。

任務難度:★★(此類任務難度爲★~★★★★★)。

任務危險度:★★

任務獎勵:★★★★★(每★獎勵,對應200點聲望值……)

……

【緊急任務·押送。】

任務內容:16小時後,前往庫斯市東郊公路,護送押運危險罪犯的車輛,安全抵達黃昏瘋人院。

任務難度:★(此類任務難度爲★~★★★★★)。

任務危險度:★★

任務獎勵:★★★★★(每★獎勵,對應200點聲望值……)。

……

將任務調整到待發布狀態,蘇曉看向辦公桌後的聖詩,道:“你要去自謀收益嗎,既然你這麼忙,那這些陣營任務……”

“交給我吧,白夜院長。”

聖詩睡意全無,回想起在死寂城內的種種後,她在本世界的行動規劃,一下就明朗,同時她有點想咕嚕,之前和咕嚕合作,她連路都不用自己走,想來,聖詩今後要是再遇到咕嚕,兩人的反應肯定是,咕嚕轉身就跑,而聖詩則優雅的自我了斷,以魂體形態纏上咕嚕。

聖詩接下陣營任務後,多少有些不安心,這三個任務的獎勵幅度,實在是被拉高到有些誇張,她問道:

“白夜,這不會有問題吧。”

聽聞此言,蘇曉沒說話,也就是凱撒不在本世界,要不然聖詩就能看到,什麼是極限獎勵幅度拉扯。

聖詩很快離開,去執行首個陣營任務,電視機前,巴哈猶豫了下,但依然問道:“老大,聖詩不會有問題吧。”

“會。”

“那我們……”

“布布在盯着。”

“汪。”

布布汪叫了聲,還取出小布號,經小布號的投影,俯瞰視角出現在牆壁上,上面的畫面,是聖詩從瘋人院正門走出。

蘇曉不確定這次會遇到怎樣的敵人,因此才迫使聖詩進入這世界內,目的有二。

1.要是六名叛徒中,真有蘇曉單挑不過的強敵,就帶上聖詩這治療系輔助,以此戰勝強敵。

2.六名叛徒中,肯定有在聯盟或北境帝國內,有大權柄者,蘇曉盯上對方後,對方也肯定會盯上蘇曉。

現階段,雙方直接交鋒的概率很低,更可能是試探,以及在對方身邊安插眼線,再或是乾脆就策反對方身邊的人。

蘇曉這邊的布布汪、巴哈,以及全速趕來,不對,應該全速游來的阿姆,都無法策反,一旦發現這局面,敵方就會將布布汪、阿姆、巴哈當成主要目標,例如想辦法強制傀儡,或是精神、靈魂強行控制等。

與其讓自己這邊固若金湯,還不如主動露出破綻,例如聖詩。

在外人眼中,聖詩既是瘋人院的醫生,也是瘋人院新任院長最信任的人之一,新院長剛接手瘋人院,就讓對方去劇院和外勤人員交接,還讓對方去馬戲團那邊,聯繫合作多年的情報商,最後又派對方,去交接從聖都那邊送來的危險罪犯·財狼·芬里爾,這等犯下惡魔行徑的兇犯。

聖詩這先去劇院(外勤分部),又去馬戲團(地下情報買賣所),最後又去交接財狼·芬里爾,無論怎麼看,這都是瘋人院新院長的心腹之一,要是能把這心腹策反了,不比策反一條狗,或是一隻魔鷹強多了。

所以說,這破綻是蘇曉故意留下,就避免敵人發現他這邊防禦的密不透風,從而狗急跳牆。

當聖詩面對仇敵的策反,那肯定是‘內心糾結’一番,然後忍住不笑出聲的同意,這白來的好處,她不要才傻,至於背叛瘋人院,從始至終,她都干涉不到瘋人院的任何事,背不背叛,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因此,蘇曉斷定聖詩會非常願意配合自己,演這叛徒,聖詩演叛徒的時間越長,就等於幫蘇曉拖住敵人越久。

當敵人調查清楚,準備殺聖詩時,這根本不是問題,蘇曉之前與聖詩敵對過,爲何現在合作了?因爲聖詩很難殺,只要對方不以魂體狀態,主動來侵襲蘇曉,蘇曉想殺對方,不僅要付出時間成本,還得弄陣式一類,付出資源成本。

蘇曉與布布汪、巴哈簡略說清這點後,布布與巴哈恍然大悟。

電視節目轉播的搏擊賽事結束,蘇曉回到辦公桌後落座,他從抽屜裡取出電話冊,在上面找了會,找到了珀金市長與獵手部隊領袖·泰莎的電話,他先是撥通給珀金市長那邊,很快,電話接通。

“喂。”

電話那邊的聲音中氣十足,不過珀金市長不是超凡者,他每天諸事操勞,外加人到中年,身材發福也在所難免。

“我這邊的地下監牢出了點問題。”

聽聞蘇曉此言,蘇曉聽到電話對面傳來嘎吱一聲木牀的痛苦呻|吟聲,這顯然是珀金市長家中的牀榻有點老舊,他忽然起身,這張他當年新婚時購置的老牀,差點沒扛過這一劫。

“那裡面的犯人逃出來了?”

珀金市長的聲音睏意全無,又有了平常的氣場。

“那倒是沒有。”

蘇曉言到此處,點燃一支菸,給對面的珀金市長一點接受時間。

“那就好,說說看,具體什麼情況。”

“今晚地下監牢的犯人們合謀衝逃……”

“等會。”

電話對面的珀金市長忽然開口,他以感到不可思議的語氣繼續說道:“以你那邊的安保力量,不太可能……”

“別太在意這些旁枝末節。”

“這……好吧,你繼續說,不過醜話我說前頭,市財政沒錢了。”

珀金市長顯然不想參與到瘋人院的事情中,索性忽略掉今晚一些事的細節。

“爲了鎮壓今晚衝逃的囚犯,我一不小心把地下監牢的地基打穿。”

“什麼?!”

電話內的聲音一下提高,蘇曉偏頭,耳朵遠離聽筒。

片刻後,珀金市長平復心情,問道:“你怎麼打穿的?打穿了多深?重力合金層完全打穿了?見到下面的岩層了?”

“見水了。”

“水?供水管道嗎?當初修建時,我不記得下面有供水管道。”

“地下水。”

嘟、嘟、嘟~

蘇曉說出地下水三個字後,電話內傳出一陣盲音,不用想都知道,珀金市長那邊掛電話後,肯定是穿好衣物就上車,讓司機火速驅車趕往瘋人院這邊。

蘇曉讓巴哈去附近的酒店定夜宵,當巴哈帶着豐盛的夜宵返回,沒幾分鐘,珀金市長的車駛進大院。

珀金市長帶着自己的司機,神色從容的走進院長辦公室,他第一眼是看到辦公桌後的蘇曉,之後是辦公桌上擺放的豐盛酒菜,這顯然是準備好了,等珀金市長來。

這讓珀金市長大半夜趕到此地的悶氣消了些,落座後,珀金市長拿起一旁的溼毛巾擦臉,也擦去額頭的汗,溼毛巾帶走燥熱,他整個人頓感清爽了不少,心中的悶氣也發不上來。

“你剛接手瘋人院,有什麼意外,其實都能理解,但你也不能把地下監獄的地基打穿,你知道當初修建這地基花了多少錢嗎……”

說到最後,珀金市長的心情又開始不平靜,他看了眼窗外,然後看到了外面崗哨塔上的鐵血重炮,這用靈魂結晶充能的武器,219顆靈魂結晶(完整),能打五炮,因此看到這同樣燒錢的鐵血重炮,珀金市長又收回視線。

就在這時,一股他從沒聞過的酒香隱隱飄來,他看了眼蘇曉,又看了眼辦公桌美味佳餚間的一瓶酒,這酒瓶看起來不怎樣,但裡面酒液的成色溫潤,珀金市長拔開瓶塞,倒進杯中少許,小飲了口,整個人的眉頭都舒展開。

“好酒,真是好酒。”

珀金市長剛要倒上一滿杯,但忍住了,壓上軟木瓶塞後,他說道:“白夜,下面的重力金屬地基是整體結構,整個聯盟能修補這方面的人很少,但也別擔心,我剛纔和聖都那邊招呼過,已經調人過來,後半夜三點前肯定到,不過地下監牢的地基被打穿,下面的犯人會不會不老實?”

“不會。”

“這麼肯定?”

“先吃夜宵,之後帶你到下面看看。”

“要不,先去看看?”

“好。”

蘇曉放下酒瓶,起身向外走去,他到了一樓後,打開中心升降梯,與珀金市長,和對方的司機兼保鏢,一同走進中心升降梯內。

當中心升降梯停下時,蘇曉與珀金市長走在地下監牢一層的過道上,兩側是一間間牢房。

珀金市長越是前行,越感覺氣氛不對,他以前來過這,但上次來,兩側監牢內的兇犯們,一副要將人生吞活剝的模樣,這次來卻是,兩側一間間牢房內的兇犯,都溫順的坐在牀|上,每當珀金市長目光轉向這些兇犯時,他們都勉強擠出些笑容。

珀金市長到了地下監牢二層時,發現依舊是這種情況,只不過,相比上次來,這次有不少牢房空着。

更讓珀金市長意外的是,當他下到三層時,發現除了囚困在此地的深淵滋生物依然釋放着無窮無盡的惡意,其他五名兇犯,都坐在牢房的陰影中。

地面上斜斜向下的地洞已被臨時封住,最起碼不向上涌地下水了,看到這水缸粗的地洞,珀金市長的目光發直了會,他關注的重點不是蘇曉有多強,纔在重力金屬上轟出這樣的地洞,作爲和蘇曉同一陣營的自己人,蘇曉越強,珀金市長反而心中越踏實,此刻珀金市長關注的,是要修好這地洞,得花多少古朗。

一小時後,三樓的院長辦公室內,飲到微醺的珀金市長,襯衣的扣子解開大半,幾杯元素佳釀下肚,他喝到出了身透汗,整個人的氣色都開始不一樣。

“好酒,要是能釀藏些年,那就更好了。”

飲盡杯中酒,珀金市長起身,在司機的陪同下離開。

幾分鐘後,珀金市長的車駛出瘋人院大院,車內,後排座的珀金市長打開車窗,看着籠罩在黑夜中的瘋人院,似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和司機閒聊道:“那兩隻老狐狸,這次選了個殺伐狠戾的,挺好,能讓獵手那些人安分點,而且白夜自釀的酒真不錯。”

說到最後,珀金市長又想起元素佳釀的滋味,其他美酒,就算酒品極佳,但稍有飲醉後,也會有不適,反觀元素佳釀喝到微醺時,可謂是通體舒暢,一身透汗出來後,整個人都輕鬆很多。

瘋人院三樓的辦公室內,蘇曉看着逐漸消失在夜色中的車輛,經這次面談,他對珀金市長的立場有了瞭解,財神爺還是不能得罪的,就比如這次維修地下監牢,如若換做其他的聯盟官員,早就想辦法託退了,反觀財神爺,一直說沒錢,但維修人員和重力金屬卻都安排妥當。

蘇曉靠坐在皮椅上,他也是首次品嚐元素佳釀,這瓶元素佳釀雖沒經過釀藏,酒品也是極佳,要是他專屬房間內那些元素佳釀,通過「時間晶化物」的釀藏,變成幾十年,乃至百年佳釀,酒品必有不小的提升。

今晚收拾地下監牢內的兇犯,讓蘇曉確定了兩件事,首先是他作爲院長,有權限發佈瘋人院的任務,不僅是能向聖詩發佈,而是能向本世界內的所有契約者發佈。

但作爲成爲院長的代價,他方纔擊殺這裡的兇犯,沒獲得一點世界之源,也沒掉落寶箱,他以權限諮詢後得知,他擊殺所有關押在此的兇犯,都沒有擊殺獎勵,除了三層內的唯一一個存在,就是那深淵滋生物。

說起這深淵滋生物,還要提及本世界的「黑暗神教」與滅法者,很難想象,二者有聯繫,事實卻是,的確有點。

首先是「黑暗神教」,這是個崇拜深淵的教派,他們不信仰神靈,而是信仰深淵力量,這讓人不禁感慨,世界千千萬萬,真是什麼樣的睿智都有,居然還有信仰深淵的,哪怕信仰邪神都可以理解,但信仰深淵,真的讓人感到迷惑。

要說「黑暗神教」的信徒們腦子有問題,那還真不是,他們信仰深淵,不是要讓深淵降臨,而是通過一本古籍得知,黑楓樹的樹種就是來自深淵,關於這點的記載,那古籍上明確提到,滅法與幽暗大陸,都曾從深淵得到黑楓樹種。

「黑暗神教」最初的創立者就是這種想法,他也要弄到黑楓樹的樹種,栽種出黑楓樹母樹,之後他根據古籍的記載,召喚了深淵。

結果是,深淵通道都沒開,怎麼可能有深淵能量,但那召喚也算是成功了,成功的從某個世界內,召來一隻深淵滋生物,任何人都無法控制或制服的深淵滋生物,在那時,聯盟與北境帝國的戰況正激烈,那隻深淵滋生物,最終被傳送到北境帝國的主城內。

從此之後,「黑暗神教」的‘召喚’本領得到認可,直到他們召來一隻殺不死的深淵滋生物,沒錯,正是不滅特性的深淵滋生物。

也就是說,本世界內,除了瘋人院地下的一隻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外,還有另外一隻,迄今爲止,那隻深淵滋生物的位置在哪,已無從得知。

隨着聯盟與北境帝國停戰,黑暗神教的日子越發不好過,沒人會喜歡一個經常召來深淵滋生物的組織,甚至於,聯盟大多數的市,都不允許黑暗神教的骨幹成員入內。

蘇曉想到地下監牢三層內的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感覺自己這次真是轉運了,對其他人而言,哪怕是被囚困起來的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也很危險,但對於滅法而言,這是難得的機遇。

如若以「魔靈喚醒」能力將其吞噬,之後消化掉,定會對斬龍閃與裡面的刃之魔靈,帶來不小的提升。

說起斬龍閃,蘇曉對斬龍閃晉升到起源級,最在意的不僅是斬龍閃的整體提升,還有其鑲嵌效果,他翻看之前出現的提示:

【提示:斬龍閃已晉升到起源級。】

【本次晉升,已觸發鍛造者·惡魔鐵匠所加持的獨有鍛造效果「寶石汲取」。】

【現鑲嵌於斬龍閃上的三顆不朽級寶石:裂空、魂切、逝殺·斂,將被完成晉升後的斬龍閃所汲取。】

「裂空(不朽級寶石):鋒利度+227點,穿透力+195點,武器耐久度+32點,高級不損特性(此寶石加成,已提升至極限)。

魂切(不朽級寶石):鋒利度+230點、破甲性+199點,提升18%靈魂傷害(此寶石加成,已提升至極限)。

逝殺·斂(不朽級寶石):提升104點攻擊力。」

【三顆寶石的加成被斬龍閃汲取後,此加成,將永久性提升到此武器的基礎屬性中。】

【提示:斬龍閃可進行新的寶石鑲嵌,鑲嵌位0/3,因進行過本次寶石汲取,斬龍閃將無法再鑲嵌不朽級或不朽級以下的寶石,需鑲嵌起源級寶石,纔可達到穩定鑲嵌效果。】

……

看到這些提示,蘇曉對惡魔鐵匠的鍛造與寶石鑲嵌水平,都有了新的認知,三顆不朽級寶石,竟在斬龍閃晉升中被攝取掉,他查看斬龍閃眼下的屬性。

【斬龍閃(鋒刃值0%)】

產地:滅法之影

品質:起源級

類別:長刀

耐久度:449/450點(提升80點)

攻擊力:521~658(提升57~68點)

裝備需求:滅法之影。

基礎加成1:在此武器上加持青鋼影能量,所消耗法力值降低93%,高透甲特性、靈魂傷害加深、斬切特性高階位增幅、空間穿斬特性、極限之鋒刃,極限穿透,不滅之刃特性。

基礎加成3:青鋼影能量所造成真實傷害提升30%(提升5%)。

至尊鋒刃效果1:鋒利度+710點。

至尊鋒刃效果2:魔刃(核心·主動),激活刃之魔靈後,以此武器攻擊最大生命值25%以下敵方單位時,將斬殺此單位。

提示:如魔刃能力斬殺失敗,敵人的最大生命值高於25%,本次附帶魔刃效果的攻擊,將對敵人造成最大生命值15%的真實傷害。

提示:此能力的冷卻時間爲1~5個自然日(根據刃之魔靈現有強度,以及所斬殺敵人的綜合實力而定)。

至尊鋒刃效果3:影·魔刃(核心·被動),當魔刃成功斬殺敵人後,後續的30分鐘內,刃之魔靈將不會立即進入休眠階段,魔刃能力會處於可用狀態,如再次斬殺一個敵方目標,刃之魔靈將再次延遲休眠階段,30分鐘內可用。

提示:如連續斬殺兩名敵人後,當你再度斬殺一名敵人,魔刃能力冷卻時間刷新的同時,你將獲得在3秒內快速遞減的全方面速度加成。

提示:如連續斬殺兩名敵人後,再次斬殺敵人,將導致刃之魔靈進入高活躍狀態,從而臨時提升5%的斬殺上限,此特性可疊加,最高疊加至可斬殺最大生命值45%以下的敵人。

提示:當30分鐘內未斬殺新的敵人,此能力將進入冷卻階段,斬殺上限也將恢復至25%最大生命值。

鑲嵌效果:0/3顆。

評分:3000+(起源級裝備評分爲1500~3000點)。

簡介:弒神伐惡,斬魂戮邪,封魔於刃,斬盡不死不滅!

……

斬龍閃的提升幅度巨大,單是至尊鋒刃效果1加成710點的鋒利度,就已是足夠駭人的加成。

收起斬龍閃,蘇曉感受自身,他的血氣還剩不少,但沒恢復滿,等血氣恢復滿,就去收拾地下監牢三層內被囚困的不滅特性·深淵滋生物,那東西雖被囚困,但想以斬龍閃將其吞噬掉,還要進行些準備工作。

不過在這之前,吞噬者爭霸戰可以開始了,蘇曉的想法是先放出五隻吞噬者,也就是黑A,沸紅,暗陽,太陽使徒,水晶姬,讓它們自己去找心藏惡意的宿主,這是所有吞噬者的特性,只有心藏惡意,纔會吸引它們。

除此之外,所有吞噬者共同的特性是要進行先期發育,其中沸紅肯定是最快,大概率兩天就能和宿主一同完成發育,進入比較有戰力的階段。

這方面是黑A的薄弱點,可一旦被黑A徹底發展起來,沸紅,暗陽,太陽使徒,水晶姬加一起,都不夠黑A自己打的。

黑A雖是逆子,但它被蘇曉製造出來的時間最長,從呆毛王那剝離出的【黑暗物質】與【暗之沉澱物】,全被它所吞噬,不僅如此,它有時自認爲逃脫成功,還會吞噬其他黑暗特性的能量,以至於,黑A吞噬過一定量的特殊深淵能量。

不過這次的吞噬者爭霸戰,黑A沒那麼多發育時間,它總計五個階段,它能發育到第三階段,就夠其他‘弟弟妹妹’受的,第三階段的黑A,能收拾沸紅、水晶姬、太陽使徒,也就是憨憨暗陽,能錘過它。

確切的說,暗陽能和四階段的黑A打個平手。

用遊戲比喻就是,黑A是力、敏、體三特長的大後期英雄,它成長起來後,別人就沒的打了,與之相對,它需要所有吞噬者中,最長的成長時間。

沸紅屬於前期敏捷英雄,它發育最快,戰力成型最早,如果它想,它可以趁自己發育起來後,滅殺其他四隻吞噬者,在這個階段,沸紅是無敵的,而且一旦被它所殺,它的一種能力就可以使用,是唯一一個能吞噬其他吞噬者的吞噬者。

簡單而言,沸紅髮育最快,一旦被它殺死一隻吞噬者,並將其吞噬,那麼它的戰力,最起碼提升到黑A第三階段大後期,四階段不到的程度,也就是強勢期延長,如果它吞噬掉暗陽,太陽使徒,水晶姬,那它就是唯一一個能和五階段黑A交鋒的吞噬者。

暗陽的話,它相當於太陽法坦,既肉輸出又高,千萬別被它進入苦修階段,它進入苦修階段後,發育速度僅次於沸紅,發育上限也高。

太陽使徒的發育一般,戰力一般,上限一般,什麼都一般,可它是吞噬者中獨有的老陰嗶,外加本世界內有太陽神教,太陽使徒成爲最後贏家的概率,其實最高。

最後水晶姬,它的性格和具體能力傾向還未知,但作爲五代吞噬者,它部分領域的完美程度,近乎達到巔峰,這或許是最優雅的吞噬者。

吞噬者爭霸戰的第一階段是讓吞噬者們發育,這個階段,蘇曉不會干預,而到了第二階段,蘇曉會投放出【濃縮活力藥劑】,這是爲吞噬者量身定製,吸收後,能加快吞噬者與其宿主的發育,聖焰出品,質量有所保證。

第二階段會投放出10瓶【濃縮活力藥劑】,以及最後的【命運之血(世界級物品)】,一旦吞噬者幫宿主奪得這東西,那方將在後續的爭奪中,有着巨大優勢。

之後的第三階段,也就是最終階段,蘇曉會投放出僅有的一顆【生命源質聚合晶體】,這東西對於吞噬者而言,有着無法抗拒的誘惑力,不僅是它們向更高進化的至寶,也是掙脫蘇曉掌控的唯一方法,至少看上去是可行的。

所以說,哪怕是最聽話的沸紅,也抗拒不了這兩方面的誘惑。

蘇曉將五個封困着吞噬者的玻璃柱放在桌上,並列成一排,黑、紅、暗金、金色、水晶,五隻吞噬者,五種不同的顏色。

蘇曉取出蘋果大小的晶化物【生命源質聚合晶體】,這東西出現的瞬間,前方五個玻璃柱內的黑A,沸紅,暗陽,太陽使徒,水晶姬,全都一動不動了。

嘭!!

黑色半流體狀的黑A撞擊玻璃柱內壁,它咧開滿是尖牙的嘴,似乎是在笑。

隨着蘇曉的操控,五個玻璃柱上的禁錮術式同時解除,黑A,暗陽,太陽使徒瞬間衝出,其中的暗陽在桌上涌動,一旁的太陽使徒,化爲一根半流體箭,射穿窗口的玻璃,消失到無影無蹤。

太陽使徒的判斷很明智,它現在沒可能在蘇曉手中奪下【生命源質聚合晶體】,儘快去發育纔是正事。

暗陽與水晶姬相繼順着窗口的縫隙出去,消失在夜色中。

辦公桌上只剩黑A與沸紅,其中的沸紅在玻璃柱內根本沒出來,至於黑A。

啪嘰~

黑A撲到蘇曉的右小臂上,張開遍佈尖牙的嘴,咬向蘇曉手中的【生命源質聚合晶體】。

蘇曉將黑A從手臂上扯下,捏的黑A一聲慘嘶後,將其丟到窗外,啪啦一聲,玻璃碎屑散落,黑A也消失在夜色中。

蘇曉看了眼黑A這逆子消失的方向,轉而看向沸紅,到了這時,沸紅才從容器內出來,沒一會也離開,去尋找和它契合度高的宿主。

這次的吞噬者爭霸戰,蘇曉是維持者,只要不出規則之外的意外,他不會下場,而巴哈是裁判,等阿姆到了,巴哈與阿姆則相當於裁判+執行人,哪個吞噬者和宿主敢於挑戰規則之外,巴哈與拎着龍心斧的阿姆會找上門。

布布汪則是物資NPC的角色,五隻吞噬者和它們的宿主如若弄到靈魂錢幣,可以來布布汪這買物資,例如藥劑,武器等,至於這些物資從何而來,藥劑自然是蘇曉之前調配的,物資方面,以蘇曉眼下的身份,他有不少渠道能做到這方面。

還有一點是,黃昏瘋人院是絕對中立區域,吞噬者和他們的宿主們,會獲得進入此地的許可證,但如若敢在此地肆意妄爲,就算蘇曉本人不在瘋人院,艾琳諾以及安保部門的幾名小隊長,也能教他們做人。

一切都準備就緒,吞噬者爭霸戰,正式開始。

第十一章:暗之鋒刃第八十三章:說出來你可能不信第八十三章:名爲仙姬的大佬第十九章:不朽之人第九十章:斬第一章:史上最奇葩違規者第二章:進入第十四章:齊聚第十五章:瘟神第八章:計劃改變第五十二章:逆轉第十一章:凱撒很慌第八章:殺戮部隊的作風第七十一章:開戰?第五十八章:你確定?第十一章:少年的正義第二十一章:巴哈第二十五章:專治各種炮臺第三十一章:其他幫手第十九章:小公主遇害第二十一章:吞噬與抵達第十二章:消息第三十四章:對策第二十八章:攻堅戰第四十章:蘇曉小隊第六十五章:獵魔時刻第四章:候選者第三十二章:暗雀第八十二章:契約第七十九章:公平第一百三十三章:技能轉職第二十一章:影第五十九章:太陽之環第四十五章:死戰第一百三十四章:影·魔刃第二十二章:輪迴樂園方投降?第六十七章:極寒第八十八章:黑淵中的‘小可愛’第一百四十一章:預料之外第七十七章:麻痹式襲擊第四章:犯人第三十九章:這是小嘍囉?!第五十八章:這劇本不對第四章:兩種選擇第四十六章:打退第二十四章:熊的智慧第八十章:驚險又刺激第二十九章:暗金屬領域第五十五章:騎士與癩蛤蟆第八十九章:話癆斑第三十三章:我的‘酋長’黑手,有救了?第一百三十三章:技能轉職第七章:要塞的經營問題第九章:談價第十六章:哦吼?第三十二章:規則第七十二章:潰敗的戰局第二十五章:三陣營第二十六章:聖殿第八十六章:差點連自己都信了第二十五章:專治各種炮臺第四十一章:思路清奇第二十四章:這是老陰嗶的戰爭第二十九章:讓飛坦無語的能力第二十六章:不過如此第八十七章:報酬第四十四章:完美感染第二十四章:全能第三十九章:戰鬥智商的比拼第四十八章:灼照第三十五章:修女、女祭司、聖女第五十一章:陽之女第五十六章:卡普的至鬱日第三十三章:起義軍首領老煙第六十章:經驗第四十九章:屠戮第五十一章:疑惑第二十七章:9月1日第二十六章:血與刃第四十二章:連續打臉第八十七章:對刀術的獨特理解第六十一章:你想怎麼死第二十三章:東果陀國第四十八章:佈置第三章:聖王與月神女第七十六章:吃貨與誕生第八章:推測第七十五章:兵潮第七十三章:救贖第二十五章:豬隊友第二十七章:弱點第二十八章:分身第二十三章:大姐,別來找我第十二章:枯枯戮山第二十一章:殺戮本能第三十七章:迴歸第八十九章:滑稽第二十一章:更大的圖謀第三十一章:試煉第八十七章:鉅款
第十一章:暗之鋒刃第八十三章:說出來你可能不信第八十三章:名爲仙姬的大佬第十九章:不朽之人第九十章:斬第一章:史上最奇葩違規者第二章:進入第十四章:齊聚第十五章:瘟神第八章:計劃改變第五十二章:逆轉第十一章:凱撒很慌第八章:殺戮部隊的作風第七十一章:開戰?第五十八章:你確定?第十一章:少年的正義第二十一章:巴哈第二十五章:專治各種炮臺第三十一章:其他幫手第十九章:小公主遇害第二十一章:吞噬與抵達第十二章:消息第三十四章:對策第二十八章:攻堅戰第四十章:蘇曉小隊第六十五章:獵魔時刻第四章:候選者第三十二章:暗雀第八十二章:契約第七十九章:公平第一百三十三章:技能轉職第二十一章:影第五十九章:太陽之環第四十五章:死戰第一百三十四章:影·魔刃第二十二章:輪迴樂園方投降?第六十七章:極寒第八十八章:黑淵中的‘小可愛’第一百四十一章:預料之外第七十七章:麻痹式襲擊第四章:犯人第三十九章:這是小嘍囉?!第五十八章:這劇本不對第四章:兩種選擇第四十六章:打退第二十四章:熊的智慧第八十章:驚險又刺激第二十九章:暗金屬領域第五十五章:騎士與癩蛤蟆第八十九章:話癆斑第三十三章:我的‘酋長’黑手,有救了?第一百三十三章:技能轉職第七章:要塞的經營問題第九章:談價第十六章:哦吼?第三十二章:規則第七十二章:潰敗的戰局第二十五章:三陣營第二十六章:聖殿第八十六章:差點連自己都信了第二十五章:專治各種炮臺第四十一章:思路清奇第二十四章:這是老陰嗶的戰爭第二十九章:讓飛坦無語的能力第二十六章:不過如此第八十七章:報酬第四十四章:完美感染第二十四章:全能第三十九章:戰鬥智商的比拼第四十八章:灼照第三十五章:修女、女祭司、聖女第五十一章:陽之女第五十六章:卡普的至鬱日第三十三章:起義軍首領老煙第六十章:經驗第四十九章:屠戮第五十一章:疑惑第二十七章:9月1日第二十六章:血與刃第四十二章:連續打臉第八十七章:對刀術的獨特理解第六十一章:你想怎麼死第二十三章:東果陀國第四十八章:佈置第三章:聖王與月神女第七十六章:吃貨與誕生第八章:推測第七十五章:兵潮第七十三章:救贖第二十五章:豬隊友第二十七章:弱點第二十八章:分身第二十三章:大姐,別來找我第十二章:枯枯戮山第二十一章:殺戮本能第三十七章:迴歸第八十九章:滑稽第二十一章:更大的圖謀第三十一章:試煉第八十七章:鉅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