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太陽聖劍

豔陽當空,今天是奧法慶典的第四天,昨天鬥技競賽的意外被處理妥當後,所有外來的賓客都發現,今天奧術永恆星的氣氛不一樣了。

或者說,直到今天,奧術永恆星才真正有慶典的氛圍,而非像前幾天一樣,看上去熱鬧,實則總是隱隱有種壓抑感。

也正因如此,在上午八點,星辰廣場的鬥技場重開後,環形觀衆席上座無虛席,看臺後方還有很多小販,一些隔壁美食街的美食攤位,都被搬到此地。

其實不僅是來客們感覺到慶典的氛圍,更爽的是施法者們,有些施法者爲了更好的視野,都坐在上空的飛艇上,有些星族,把平常不允許開進永恆星內的小型戰鬥飛船,浮停在上方,尾艙展開後,三五好友坐在上面看鬥技。

臺上的羽族解說依然激昂亢奮,今天的鬥技還是由羽族作爲主解說,這有點反常。

昨天羽族天才·羽璃引爆了【時間沙漏】,導致靈魂派系的艾爾奇,以及幾十名前排貴賓遭到時間塵光的波及,和羽璃同在戰場的艾爾奇,更是繼羽璃之後,死於靈魂能量暴走。

羽族和奧術永恆星都痛失一名天才,要是在以往,雙方哪怕心知肚明此事是誰籌劃的,但也得藉機搞出點說法,但在這次,奧術永恆星和羽族都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這兩方暗中合作,已不是秘密,但無論怎麼看,雙方的合作關係,都不應該這麼牢靠纔對。

蘇曉坐在看臺邊緣的金屬護欄上,一旁是格林·薇和貝妮,他們三個整齊坐成一排,都是單手拿着大杯西瓜汁,咬着吸管,喝了一大口後,呼出口冷氣,顯然,閒的無聊的格林·薇和貝妮,在模仿蘇曉的動作。

蘇曉環顧周邊,發現在施法者們的席位上,有不少施法者高層都在,不僅如此,至高之人也在場,他周邊那濃郁的元素力量,讓施法者高層們都不敢近前。

對於至高之人到場,蘇曉並不意外,昨天才有人在場上引爆了一枚【時間沙漏】,今天慶典繼續,至高之人自然會在場,他是所有施法者的主心骨,今天要是他不在,別說中低層的施法者們,就算施法者高層,也會心有忌憚,【時間沙漏】的威力有目共睹。

蘇曉沒太關注場地的鬥技,雖說場下那兩名選手原本就有舊怨,外加都有野獸血統,打的都快發展成互咬,他看了眼時間,已是8點45分,距離約定的9點,還差15分。

不出意外的話,蘇曉大概率會在9點10分左右,返回輪迴樂園,無論計劃成功與否,都是時候離開了。

算算時間,奧術永恆星的五顆副星之一的瑟蘭,應該有動靜了纔對,那邊的蟲巢,就是設定在今早的8點45分,開始狂茂生長。

與此同時,奧術永恆星的星軌上,五顆副星之一最大的瑟蘭,豐紋城。

作爲瑟蘭星上幾大城之一的豐紋城,也同樣是虛空內的旅遊勝地之一,尤其在炎炎夏日,沒人能拒絕豐紋城的涼爽氣候,城市中心高聳而起的中心水塔,是豐紋城的代表性建築物之一。

此刻這完全由高震鋼所制的巨型水罐內,一串氣泡咕嚕嚕升起,一個個半透明,個頭都超過一米的巨卵,浸泡在水中,其中有一枚卵,更是有幾米高,裡面的黑色生物,給人種本能的畏懼感。

中心水塔下方,在此監崗的幾名守衛,正笑談着換崗後,應該去哪瀟灑,其中一人,把手中的菸蒂碾在中心水塔的粗重金屬立柱上,火星彈濺,轉而,上方的巨型水罐,突然傳出咔噠噠的扭曲聲。

手中拿着變形菸蒂的守衛傻了,他的第一反應是,難不成中心水塔被他碾菸頭給碾壞了?但馬上,這荒謬的想法就從他腦中飛到九霄雲外。

咔噠噠!!

金屬扭曲的聲音格外滲人,上方的巨型水罐被撐到變形開裂,當第一道裂口崩開時,裡面傾瀉而出的不是水,而是種暗紫色的生物組織,這赫然是蟲巢組織。

蟲巢組織快速蔓延,頃刻間將整個中心水塔籠罩在其中,下一秒,一隻只惡魔獸從蟲巢下方的出口內衝出,它們的利爪抓上守衛的頭顱,刃尾橫掃。

嘭!

一隻惡魔獸,被一顆只有拳頭大小,但呈現出熾紅色的火球轟碎,直接炸成岩漿般滾燙的漿液,四濺開來。

一名身穿法袍,下巴處留有小鬍子的施法者,仰頭看着快速擴展的蟲巢,他忽然感覺,這東西……好像有點眼熟。

噗激一聲,一隻龍爪,從幾十米高的蟲巢頂探出,粘稠的生物液四濺,轉而,惡魔焰龍從蟲巢頂爬出,它展開雙翼,仰天咆哮。

“吼!!”

看到上空的惡魔焰龍,小鬍子施法者的瞳孔緊縮了些,他終於想起來,這是什麼,這是惡魔蟲族,滅法的眷屬,這點,他們奧術永恆星詳細調查過,甚至嘗試過,能否把這蟲族的女皇·棘拉剷除,畢竟,這種惡魔蟲族在戰爭方面的能力過於強悍。

……

奧術永恆星·星辰廣場·鬥技場。

蘇曉坐在金屬護欄上,目光轉向施法者們所在的觀衆席,突然以空間能力出現的盧恩,引起他的注意。

盧恩神色匆匆,剛到,就俯身與凜風王低聲說了什麼,這讓凜風王的眉頭皺起了些,一旁的瑟菲莉婭,則神色有些陰沉。

不用想都知道,是凜風王與瑟菲莉婭,接到了瑟蘭星·豐紋城被襲的消息。

奧術永恆星星軌上的五顆副星,如果進行重要程度排行的話,那就是「繁茂之地(又稱繁茂星)」、「19號礦星」、「瑟蘭」、「燈塔星」、「前哨星」。

「繁茂星」與「19號礦星」都是資源星,前者能產出大量的超凡資源,據不完全統計,「繁茂星」每個月產出的超凡資源,價值最起碼在幾百萬靈魂錢幣,而且還是按照持續產出的情況下,進行資源採集。

「19號礦星」每個月的產出量,雖沒「繁茂星」那種價值,但也差不了太多,否則的話,施法者們也不會花巨大的代價,將這兩個資源星,強行牽引在奧術永恆星的星軌上,只有把這兩顆資源星帶在身邊,施法者們才能安心。

關於奧術永恆星的霸主地位,他們強大的戰力只是一方面,資源方面的富饒,也是他們霸主地位不可能或缺的一部分。

眼下出事的「瑟蘭星」雖排在第三位,但對奧術永恆星也至關重要,這邊是人口的保證,也是新一代施法者們的選拔地。

「瑟蘭星」的豐紋城被襲,凜風王作爲「瑟蘭星」的管轄者,自然是要去那邊探明情況,尤其是下面急報稱,豐紋城驚現滅法者的眷屬,惡魔蟲族。

蘇曉看着凜風王與盧恩消失後,所留下的空間波紋,他知道,這障眼法起效不了多久,但也足夠。

蘇曉自然不是讓惡魔蟲族,奇襲瑟蘭星的豐紋城,以惡魔蟲族現在的能力,就算讓豐紋城損失慘重,最終也免不了被施法者們滅掉的結局。

他在豐紋城佈設的,只是一個可以快速生長,沒有培育能力的冒牌蟲巢,至於惡魔獸與惡魔焰龍的由來,這是他在潘多拉星時,太陽蟲巢進化到八階極致後,所能培育出的胚胎卵。

這種胚胎卵的產量有限,但好處是方便以儲存空間攜帶,無需蟲巢,即可憑此胚胎卵,培育出戰鬥蟲族。

這種胚胎卵,蘇曉總計帶了33顆,30顆惡魔獸,2顆惡魔焰龍,1顆泰坦巨獸。

眼下豐紋城那邊驚現惡魔獸與惡魔焰龍,乍一看挺嚇人,還以爲是蟲巢成型了,開始了爆兵,其實一共也才20只惡魔獸與1只惡魔焰龍。

蘇曉要的,不是對瑟蘭星·豐紋城造成任何破壞,他的主要目的,是吸引施法者們的視線。

這就像想扇敵人一個嘴巴子,直接扇,大概率會被有防備的敵人擡手擋住,然後還被敵人順勢反抽自己一耳光,牙都可能被對方抽掉兩顆。

反之,如果先喊一聲,你家着火了,敵人肯定是輕蔑一笑,心中暗道雕蟲小技,可就在這時,敵人聞到了煙味兒,他的想法肯定是,臥|槽,家裡真着火了,下意識就會轉身看向他家的方向。

趁這時,吸氣,擡手,放穩重心,然後用出1000%的全力,一個嘴巴子呼敵人臉上,肯定是既穿甲又暴擊,還附帶眩暈效果。

蘇曉打開「破曉隊」的聯絡頻道,併發言。

白夜:“你們只有10分鐘。”

罪亞斯:“10分鐘太少了,但也沒辦法。”

伍德:“的確。”

白牛:“可惜只有10分鐘。”

……

蘇曉這發言結束的十幾秒後,身處觀衆席上的幾名施法者高層,陸續起身離席,唯獨瑟菲莉婭沒離開,從方纔開始,她心中就有點不安。

那些離席的施法者高層,全部是趕往同一個地方,就是奧術永恆星上通往「繁茂星」的法之門。

就在剛纔,「繁茂星」被襲,按理說,這等資源星,就算被襲擊,上面駐守的魔能守衛以及施法者們,將能給予來敵重創,可問題是,這次襲來的,是白牛勢力,更準確的說,是白牛勢力的所有人。

更可怕的是,就在十幾秒前,虛空內80%以上的亡命徒,在短時間內,突然出現在「繁茂星」上,而且還是白牛親自帶領他的這些部下。

不僅如此,一羣氣息詭異,疑似是古神信徒的傢伙也出現,他們的目標和白牛勢力相同,都是「繁茂星」。

在此時此刻,「繁茂星」的中心處,一座彌散着深淵能量的傳送陣,已被激活到最大功率,向周邊環視,地面上不是鮮血,就是破碎的屍骸,再或是斷裂後肆意扭動的詭異觸手。

猶如來自九幽之下的靡靡之音,從天空中傳下,一大團詭異又扭曲的血肉,漂浮在繁茂之地的上方,開始干擾空間波動,讓空間移動裝置更難以運轉。

附近,一名身着殘破法袍的施法者,單手撐着半損的巖柱,勉強還能站着,在他周邊,是幾名慘死的古神信徒,以及被他魔能轟成碎肉的亡命徒。

“咳、咳……”

中年施法者單手捂嘴連連乾咳,鮮血從他指縫內涌出,這些鮮血落地後,裡面是水蛭般跳動的黑蟲,看起來讓人頭皮發麻。

中年施法者癱坐在地,他想不通,想不通白牛和隕滅星,爲何敢奇襲他們奧術永恆星星軌上的「繁茂星」,以及他們重金打造的警戒裝置,爲何到現在都沒激活,上面冒出那濃濃的黑霧,深淵氣息太明顯了。

這讓中年施法者不禁想到,莫非這些人是聯合了深淵勢力?纔敢這麼襲來?

“呸,終於死了,施法者真難對付,這傷,怕是沒戲了。”

一名白牛手下的小頭目,半蹲在地上,吐出帶血的唾液,他大半邊軀幹,都被魔能侵灼到千瘡百孔,方纔的14打1,被那中年施法者轟死了13人,最後活下來的一人,看這樣子,也活不了幾分鐘。

這一幕,發生在「繁茂之地」的每一處,繁茂之地死的生靈越多,上方那古神風格十足的巨大扭曲血肉團,所發出的靡靡之音就越明顯。

此時在繁茂之地的15號法之門處,剛帶人到此的盧恩,先是聞到濃烈的血腥味,轉而看到,一名名白牛勢力的亡命徒,或站或坐位於前方廣場的臺階上,爲首的,是名赤膊上身,精壯又兇悍的男人,他的神態自然,身上濺滿血點,這是白牛手下的三號人物,泰斯,稱他三當家也可以,與有反骨的二當家不同,泰斯對白牛很忠心。

“哈哈哈哈,今天真巧了,這不是我有魔能潛質的外甥嗎。”

坐在臺階上的泰斯大笑開口,很有豪邁感。

從法之門內走出的盧恩停下腳步,他眼簾低垂,臉色陰沉道:“舅舅。”

“這是我外甥,怎麼樣,一表人才吧。”

泰斯如長輩在炫耀般,對身邊的部下們,誇讚自己的外甥盧恩,可在轉瞬間,他臉上的笑容忽然收斂,道:“弄死這小崽子。”

聽聞此言,盧恩周邊魔能環繞。

……

奧術永恆星·星辰廣場·鬥技場上。

蘇曉依然坐在護欄上喝着西瓜汁,很有作爲聖焰藥師的悠然,場上的鬥技還在繼續,看似一切如常,實際上,現在的奧術永恆星,就像一個被狠捅一下的馬蜂窩,有很多施法者都向「繁茂星」,也就是繁茂之地趕去。

那裡同時遭到了白牛勢力與古神陣營的奇襲,一個以深淵能量驅動的超大型傳送陣,突然出現在繁茂之地的中心區域。

白牛勢力與古神陣營,彷彿早就知道繁茂之地的防禦佈置般,將駐守在那的施法者與魔能守衛們,打的節節敗退,只能向繁茂之地外圍退。

如果是白牛勢力與古神陣營,對戰奧術永恆星,說實話,白牛勢力與僅出動了部分戰力的古神陣營,真的討不到好處。

問題是,這不是白牛勢力與古神陣營對奧術永恆星,而是白牛勢力與古神陣營對繁茂之地,繁茂之地是施法者們的地盤沒錯,但這裡駐守的防禦力量,絕不是施法者陣營的全部戰力。

此等戰力差下,繁茂之地駐守的施法者們,當然被打的暈頭轉向,其實不只是他們暈,白牛手下的亡命徒與古神陣營的古神信徒們,也同樣懵,這些施法者實在是太能打了。

從眼下的局面看,是繁茂之地的施法者們更吃虧,但無論怎麼看,只要奧術永恆星的增援一到繁茂之地,那身處繁茂之地的白牛勢力與古神陣營兩方人員,就等於被甕中捉鱉。

就算他們憑繁茂之地中心區的深淵傳送陣撤走,然後呢?這種規模的傳送陣,開啓難,關閉也難,破壞也難,哪怕擺脫被甕中捉鱉的局面,也會被大量施法者們追着打。

可白牛勢力與古神陣營的部分成員,就是選擇這麼做了,因爲如果計劃順利,施法者們沒辦法追擊他們。

試問,伍德、罪亞斯、白牛、凱撒、癩蛤蟆、暴鼠,爲何願意協助蘇曉完成這計劃?要知道,這可是會徹底得罪奧術永恆星,他們是因爲私交才幫忙?當然不。

別忘記,罪亞斯這次是帶自己老婆來的,伍德帶自己的妹妹厄黛兒來此,白牛那邊出動了整個勢力,這不是蘇曉與白牛私交好,就可以的,一旦白牛這麼做了,會引起所有手下的不滿,雖然嘴上不會說,但心裡也會不滿,這是作爲勢力領袖的大忌。

伍德、罪亞斯、白牛、凱撒、癩蛤蟆、暴鼠等人,之所以全程參與計劃,盡心盡力,是因爲蘇曉承諾了一點,如果計劃途中不出問題,那麼將給他們10分鐘時間,這10分鐘內,他們可以在「繁茂星」上奪資源。

「繁茂星」每個月都能給奧術永恆星產出百萬級靈魂錢幣的資源,如果不顧其長久發展的情況下暴力採掠資源,其收穫之驚人,可想而知。

就因這10分鐘,所以不單是和蘇曉有私交的幾人,就連白牛的部下們,以及隕滅星的古神信徒們,也願意圍在蘇曉周邊,暫時聽從他調遣,這次能收穫的利益,真的足夠他們放棄一定的理智,當然,這還得是蘇曉的收尾計劃足夠穩妥,否則這些人不會來。

而且蘇曉承諾過,其他人在繁茂之地所得的資源,他半成都不分,全歸參與此計劃的其他人所有。

這也是爲何,凱撒、癩蛤蟆、暴鼠之前很乾脆就同意留下10萬額度的地精支票,給蘇曉這邊作爲保險手段。

可以說,奇襲繁茂之地的計劃,繁茂之地中心處的深淵傳送陣,是重中之重。

這也是爲何,凱撒從計劃開始到現在,除了救出罪亞斯外,看起來沒做任何事,因爲凱撒一直負責此事,如若他成功,那這次繁茂之地上總收益的兩成,都要落入他的口袋。

爲此,凱撒下了血本投資,纔將這深淵傳送陣搞出,這是本次計劃的核心之一,無論是進攻繁茂之地,還是撤出繁茂之地,這深淵傳送陣都太重要。

鬥技場的觀衆席上,蘇曉站在最上方的看臺上,觀看片刻場下的鬥技後,取出計時裝置看了眼,已是9點09分42秒,距離約定的10分鐘,還差18秒。

就在這時,蘇曉在小隊頻道內,接到了罪亞斯的消息,那邊已經準備好。

接到這消息,蘇曉取出遠程激活裝置,將位於湖畔宿舍的「太陽聖劍」激活。

「600顆烈陽之怒·阿波羅+裂變溶液+特製玻璃柱容器+大量濃縮信仰之力·太陽+陽光增幅=太陽聖劍。」

幾乎是蘇曉激活位於湖畔宿舍內「太陽聖劍」的瞬間,鬥技場上的大部分施法者,以及實力超過一定程度的虛空種族,都感知到了讓他們頭皮發麻的危機感。

一直沒選擇去往繁茂之地的瑟菲莉婭,周邊出現空間波紋,她消失在原地,這次繁茂之地遭到奇襲,有近十分之一的施法者,都去那邊圍困敵人,很多施法者中層,都申請派出更多戰力,前往繁茂之地。

對於此事,所有施法者高層都意見果斷,就是可以派出所有的魔能守衛,但不能派去太多施法者。

空間波紋在蘇曉的暫居處出現,瑟菲莉婭剛現身,就發現周邊的魔能塔,全部鎖定了這裡,代表此地,有什麼東西在未佩戴「秘法戒」的情況下,進行了空間移動。

這種情況,會第一時間被最近的魔能塔追蹤,從而進行捕捉,瑟菲莉婭以精神力操控最近的魔能塔後發現,這次未經允許的空間移動,竟無法追蹤,更讓她擔心的是,方纔出現的危機感,已消失到無影無蹤。

瑟菲莉婭的思緒急轉,她的第一想法是,剛纔出現的危機感,應該是某種爆炸物所導致,那就是說,這爆炸物,方纔還位於聖焰的居所內,可在下一秒卻消失了,而且還消失到魔能塔無法捕捉的位置。

這種位置,奧術永恆星上僅有一處,就是暗環河的籠罩範圍內,也就是「黑楓庭院」、「元素溼地」、「靈魂之森」的所在地。

想到這點,瑟菲莉婭打消了這一想法,那爆炸物,不太可能被移動到那邊,那邊有單向空間截斷結界,除非是在那邊有節點,否則的話,沒什麼東西,能直接傳送到那邊,就算是她,也只能在佩戴特製「秘法戒」的情況下,才能空間移動到那處作爲禁區的地方。

忽然,瑟菲莉婭想到一點,最近她帶人去過那邊,對方還到了「靈魂之森」與「黑楓庭院」。

爆炸物、太陽能量、聖焰!

瑟菲莉婭的眼角微不可見的顫動了下,她手指上的「秘法戒」,放出璀璨的光華,因強制的空間移動,她周邊的空間,甚至發出砰的一聲鈍響。

當瑟菲莉婭抵達「黑楓庭院」時,危機感迎面而來,她感知到,在500多米外的地方,一根巨大的玻璃柱,正被大量黑色觸手纏繞,立在那裡。

此位置,正是蘇曉之前來這裡時,他在行走間,右腳腳跟的力度,略微加大了些,一根早就藏在他鞋底內的黑色觸手,沒入泥土內。

那時只有根很細的黑色觸手,此時已畸變生長到一大團,足有幾百根,正是這些黑色觸手,將位於湖畔宿舍的太陽聖劍,移動到此處,這本事,罪亞斯當初在畫之世界時,展露過一次。

黑楓莊園內,瑟菲莉婭看到巨型玻璃柱所在的位置後,她高懸的心,終於放下了一些,這爆炸物的威力固然強悍,但黑楓莊園的防禦結界,更強。

咕嚕嚕~

巨型玻璃柱內冒出大量氣泡,總計600顆阿波羅,已全部被激活到極限。

咚!!!

耀金色的太陽焰爆炸,但在這之前,周邊的「黑楓庭院」、「元素溼地」、「靈魂之森」,已全部豎立起結界,將這三地保護在內,這結界之強,超乎想象。

並且蘇曉選擇引爆「太陽聖劍」的位置,似乎並不好,剛好在「黑楓庭院」、「元素溼地」、「靈魂之森」三地的結界之間,爆炸發散後,剛好被三地的結界全部擋住,連繼續向外蔓延的途徑都沒有,只能向上方傾瀉太陽焰。

無論怎麼看,這「太陽聖劍」佈設的位置,都失敗至極,別說撼動將「黑楓庭院」、「元素溼地」、「靈魂之森」保護在內的三處結界,連禁地的其他地方都炸不到,更別說波及巖橋等位置了。

瑟菲莉婭站在「黑楓庭院」呈現出四方形的結界內,雖能感到熾熱迎面而來,但並沒衝破結界的可能,這讓她心中安穩下來,大早上九點,就遭遇此事,瑟菲莉婭的心情非常糟。

早上九點!

一瞬間,瑟菲莉婭的瞳孔縮小到極限,她仰頭向上空看去。

因初始爆炸被束,太陽焰只能向上擴散,形狀宛如一把太陽之劍,直衝上空而去,看起來尤爲壯觀。

現在是早上9點10分,每天這時,奧術永恆星外的星軌上,「繁茂星」都會抵達禁區正上方的位置,就像星球圍繞太陽轉一樣,這或許是禁區內唯一能滯空的東西,準確的說,是星軌牽引着「繁茂星」,而非滯空。

咚~!!

上空沉悶又渾厚的撞擊聲,傳到瑟菲莉婭耳中,站在「黑楓庭院」內的她,就這樣一動不動的仰頭看着,心中已是冰涼一片,她現在知道了,爲何白牛勢力與古神陣營,敢去奇襲「繁茂星」,並且不怕被追擊。

因爲在此時的上空,是一顆被「太陽聖劍」刺穿,已經開始支離破碎的「繁茂星」,這場面,壯觀到了極點。

蘇曉的一系列計劃,其實不算複雜,首先,他以一個假的奇襲計劃,也就是【時間沙漏】的爆炸,讓奧術永恆星看到,滅法陣營已被狼狽打退,從而讓施法者們開始放鬆警惕。

在這之後,也就是今天,蘇曉先以冒牌蟲巢,將施法者們的視線,吸引到瑟蘭星上。

趁施法者們還沒回過神,白牛、罪亞斯那邊,就帶着部下或所在陣營的成員,奇襲了「繁茂星」。

施法者們剛處理完「瑟蘭星」的虛驚,就得知,「繁茂星」的駐守力量竟被擊垮了,這讓施法者們既懵逼,又憤怒。

如果是一般勢力,這時肯定是向「繁茂星」蜂擁而去,施法者高層們卻阻止了這點。

在「繁茂星」遭到奇襲的十分鐘後,「太陽聖劍」登場,乍一看,「太陽聖劍」是衝着「黑楓庭院」去的,其實不然,「太陽聖劍」是利用了那處禁地的三面結界,作爲向高空轟的地形,從而轟穿了上空的「繁茂星」。

爲了確保這點能達成,蘇曉費盡周折,纔有機會提前去那裡看看,並選好了位置,他那次去,根本不是去看黑楓樹,或是喝什麼靈魂泉,他是在找適合安放「太陽聖劍」的位置。

因爲事先約定好了時間,十分鐘時限達到時,白牛那邊的人,就略有狼狽的用深淵傳送陣撤了,追擊到此的施法者與魔能守衛們,剛有部分衝入深淵傳送陣,太陽聖劍就轟穿了「繁茂星」,還身處在那裡的施法者與魔能守衛們是什麼下場,可想而知。

這個計劃中,最難應對的是至高之人,不過,這次團長來這,可不是巧合,這次欠團長的人情很大,後續只能幫忙調配藥劑還了,團長也沒客氣,拿出了一捆藥劑配方,沒錯,就是一捆。

“聖……焰。”

瑟菲莉婭咬牙切齒的開口,她的長髮飄揚而起,雙目已化爲黎金色,下一秒,她就以空間能力,抵達鬥技場的看臺上,並立即捕捉到蘇曉的氣息。

怎奈,此刻蘇曉的身影,已變得半透明,這顯然是激活了迴歸權限,那血色的ф印記,就是不可觸的威嚴。

事情發展到這一局面,瑟菲莉婭忽然想起魂大人的一句話,聖焰會不會是滅法所僞裝?現在瑟菲莉婭確定,聖焰就是那滅法所僞裝。

不僅是瑟菲莉婭到場,魂大人、古亞院長也都到了鬥技場的看臺上,三人都在盯着蘇曉。

啪、啪、啪~

魂大人突然慢慢的鼓起掌來,扭曲的靈魂能量,彌散在她周邊,她說道:“僞裝的漂亮,滅法者·白夜,在今後,或是我們奧術永恆星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或是,你讓我們隕滅掉,永恆星實在怠惰太久了,相比衰敗於怠惰,我更願意和滅法交鋒。”

“這‘大禮’,我奧術永恆星收下了。”

古亞院長也開口。

“是嗎,那第二顆,你準備怎麼收?”

蘇曉說話間,位於「湖心島」的第二顆太陽聖劍被激活,既然月狼已逝,那就不把這片銀月湖,留給奧術永恆星了,以及,順便把上空星軌上的「19號礦星」給轟下來。

第二十二章:這纔是國王的智慧第四十一章:戰前第二十八章:不朽城堡第四十章:精神共鳴第八十三章:老家第三十一章:試煉第八章:很軟很軟第四十四章:教做人第一百一十六章:累積的成果第七十八章:競拍第五十三章:冒險團第十章:惡魔第八十八章:重錘專精第十三章:泥土第三十四章:月神第二十章:鷹侯心裡苦,但說不出來第四十三章:無解的能力第四十八章:283克第四十六章:加油第八章:猛毒第六十章:一起愉快的作死吧第五十四章:旅途第五十七章:那些瘋子們第六十七章:新渠道第二十八章:無恥!第七十七章:最垃圾的紫色武器第三十四章:夜之王第五十六章:界斷線的提升第三十八章:態度問題第七十九章:目睹第十章:很皮很皮第二十二章:美人魚的所在地第八章:旅團成員第四十一章:蘇大忽悠再次登場第二十二章:措手不及第三章:爆炎地獄第三十章:禮物第六十六章:收穫時刻第十章:小特務(第四更)第十二章:超自然第二十八章:不朽城堡第九十章:互掐的日常第四十章:蘇曉小隊第三十五章:準備第七十五章:兵潮第四章:爭奪第四十一章:契約者屠宰場第十二章:首戰第一百零七章:賺大了第三十二章:琉的嘲諷技能第四十三章:通天王殿第二十六章:御用殺手第十二章:裁定第三十九章:布布汪與月狼哥第十六章:神奇的料理(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四章:10分鐘第二十章:窒息第六十九章:魅力增加?!第八十一章:暗殺第六十九章:迴歸第三十九章:奶媽第三十三章:討伐蘇曉的作戰會議第六十二章:團長第二十一章:清奇的思路第三十一章:死亡林地第三十三章:讓人智熄的藥劑售賣第五十章:老神棍的立場第四十八章:增援?第十九章:餅乾士兵第二十章:這叫很安全?第十八章:輸與贏第六十六章:執着與信念第二十三章:驚瀾第一章:大本營第二章:血之甦醒第二十二章:暗流第六章:部落與蟲族第八章:被綁架的靈魂語者第四十八章:冤家路窄第十二章:少女,你的外掛已到賬第二章:獠牙初現第三十四章:獠牙第六章:都是假的第十五章:埃迪·克第四十四章:全面開戰第六十七章:慘烈第六十章:狂狐第三十九章:靠山第十七章:摩恩家族的騷操作第二十章:驚變第四十四章:返程與紅獵人(第五更)第四十二章:硬碰硬第四十四章:騷擾第五章:巫師世界真正的模樣第七十三章:這已經不是樂園幣的問題第四十一章:蘇大忽悠再次登場第二十七章:不傳之秘(求推薦)第十四章:大總統第二十章:成果第四十六章:殺不盡的敵人
第二十二章:這纔是國王的智慧第四十一章:戰前第二十八章:不朽城堡第四十章:精神共鳴第八十三章:老家第三十一章:試煉第八章:很軟很軟第四十四章:教做人第一百一十六章:累積的成果第七十八章:競拍第五十三章:冒險團第十章:惡魔第八十八章:重錘專精第十三章:泥土第三十四章:月神第二十章:鷹侯心裡苦,但說不出來第四十三章:無解的能力第四十八章:283克第四十六章:加油第八章:猛毒第六十章:一起愉快的作死吧第五十四章:旅途第五十七章:那些瘋子們第六十七章:新渠道第二十八章:無恥!第七十七章:最垃圾的紫色武器第三十四章:夜之王第五十六章:界斷線的提升第三十八章:態度問題第七十九章:目睹第十章:很皮很皮第二十二章:美人魚的所在地第八章:旅團成員第四十一章:蘇大忽悠再次登場第二十二章:措手不及第三章:爆炎地獄第三十章:禮物第六十六章:收穫時刻第十章:小特務(第四更)第十二章:超自然第二十八章:不朽城堡第九十章:互掐的日常第四十章:蘇曉小隊第三十五章:準備第七十五章:兵潮第四章:爭奪第四十一章:契約者屠宰場第十二章:首戰第一百零七章:賺大了第三十二章:琉的嘲諷技能第四十三章:通天王殿第二十六章:御用殺手第十二章:裁定第三十九章:布布汪與月狼哥第十六章:神奇的料理(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四章:10分鐘第二十章:窒息第六十九章:魅力增加?!第八十一章:暗殺第六十九章:迴歸第三十九章:奶媽第三十三章:討伐蘇曉的作戰會議第六十二章:團長第二十一章:清奇的思路第三十一章:死亡林地第三十三章:讓人智熄的藥劑售賣第五十章:老神棍的立場第四十八章:增援?第十九章:餅乾士兵第二十章:這叫很安全?第十八章:輸與贏第六十六章:執着與信念第二十三章:驚瀾第一章:大本營第二章:血之甦醒第二十二章:暗流第六章:部落與蟲族第八章:被綁架的靈魂語者第四十八章:冤家路窄第十二章:少女,你的外掛已到賬第二章:獠牙初現第三十四章:獠牙第六章:都是假的第十五章:埃迪·克第四十四章:全面開戰第六十七章:慘烈第六十章:狂狐第三十九章:靠山第十七章:摩恩家族的騷操作第二十章:驚變第四十四章:返程與紅獵人(第五更)第四十二章:硬碰硬第四十四章:騷擾第五章:巫師世界真正的模樣第七十三章:這已經不是樂園幣的問題第四十一章:蘇大忽悠再次登場第二十七章:不傳之秘(求推薦)第十四章:大總統第二十章:成果第四十六章:殺不盡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