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神血

被結界籠罩的房間內,幸運女神心中雖慌的要死,但依然盡力保持冷靜,準確的說,是保證自己的眼淚不流出來,無論怎麼說,她都是神靈,要保持神靈的‘威嚴’。

“噓。”

蘇曉做出禁聲的手勢,這讓幸運女神連連點頭,見此,蘇曉鬆手,不再把幸運女神按在地上。

“呼、呼~”

幸運女神連喘幾大口氣,心情從沒方纔那般驚悸過。

“對不起,我錯了……”

幸運女神剛開口就道歉二連,可謂是相當懂得審時度勢,形勢比人強的情況下還嘴硬,幸運女神是絕對幹不出來的。

“聖焰,我有什麼地方惹到你了嗎?我們不是朋友嗎,沒必要這樣子的,有什麼誤會,我們可以坐下來,一邊下鬥獸棋,一邊慢慢談。”

幸運女神用出自己的大招,裝糊塗,她是絕對不會承認,此時她房間內的人是滅法,哪怕對方承認,她也會死咬着說對方不是。

“哦?”

蘇曉恢復了以往的語氣,不再進行作爲聖焰時的語氣僞裝等。

實際上,他來此並不是爲了格殺幸運女神一類,關於此事,無論是馬文·華爾茲,還是團長,又或是白牛,都和蘇曉提及過,他們得知蘇曉與幸運女神有些恩怨後,都是同一種說法,蘇曉怎麼收拾幸運女神都行,唯獨不能殺對方,格殺了主掌幸運的神靈後,會被一種無法解除的命運詛咒纏上。

這命運詛咒初始還不怎麼危險,會讓被詛咒者的運勢,像漏水一樣,慢慢流逝,可在流逝到倒黴的程度後,就開始逐漸危險,也就是俗稱的負幸運屬性。

如果幸運-10點,-20點,哪怕-50點,都還能以豁免徽章解決,問題是,這命運詛咒會讓幸運負的越來越多,越來越快。

到最後,都可能負上百點,乃至更多,到了那時,不僅會倒黴到極點,無論在虛空,還是原生世界內,第一時間就會遭到世界的排斥。

幸運女神並未因自己有這種神靈能力,而變的囂張,這是在她死亡時,才能發動的能力,她都死了,敵人怎樣,她纔不在乎。

她一點都不想死,作爲善良陣營的神靈,她不僅有漫長的生命,因她幸運的神位,她還不會缺少財富,所以她平常做的事,其一是淨化一些被厄運蔓延的區域,其二就是四處遊玩,吃各種各樣好吃的,體驗不同文明的娛樂活動等。

“誤會?”

蘇曉擡步來到棋桌前,手中短刀指向對面的座椅,見此,幸運女神滿心躊躇的坐下,並解釋道:

“嗯,我們之間肯定是有什麼誤會。”

說話間,幸運女神把棋盤上的鬥獸棋碼放好。

蘇曉落座,手中短刀放在棋盤旁,並拿出兩瓶藥劑,這是以楓蜜爲主材料所調製,奧術永恆星產出的楓蜜+聖焰藥師的藥劑調配水平,其美容養顏效果,可以想象。

“就算你這麼收買我,我也不敢和你一夥的。”

幸運女神說話間,已擡手拿起藥劑,她實在是控制不住自己,機緣巧合下,幸運獲得虛空之樹印記的她,同樣能以烙印爲公證渠道,查看到物品的資料。

只不過,她這樹生烙印沒有對應責任的同時,功能也少,只有查看物品資料,以及一箇中等大小的儲存空間,除此之外,就沒其他。

就算如此,幸運女神也將其視若珍寶,能查看物資的屬性,實在是太頂了。

幸運女神雖知道拿這藥劑有些危險,可她實在是‘控制’不住自己,她的手,彷彿有了自己的想法一樣,把棋盤旁的兩瓶藥劑,拿起了一瓶。

“不用客氣,這是你應得的報酬。”

蘇曉說話間,已拿起獸王棋,將其踏前到中界,他玩鬥獸棋,獸王棋全程都會在對面的界區。

“應得的報酬?”

幸運女神仔細品味這句話,一種逐漸讓她頭皮發麻的想法,出現在她心中。

“難道你……”

不等幸運女神說完,蘇曉已拿出臺終端,將其放在桌上,上面的影像開始播放。

在這影像上,幸運女神站在一處高聳的建築前,她似是等的有點不耐煩,還掩嘴打了個哈氣。

“我們撤出來了,後續交給你,幸運,那危險物的卵,運勢越強的人,引爆後威力越大,你使用時小心點。”

伍德的聲音出現,聽聞此言,高聳建築下的幸運女神,擡手用手指,在牆面上點了下,之後她雙手捂住耳朵,略偏身。

咚!

爆炸聲從她身後的建築內傳來,緊接着,身穿黑色科技戰鬥服的罪亞斯、奧娜、厄黛兒走來,其中的厄黛兒,還將一個科技側頭盔拋給幸運女神,說道:

“施法者們快發現了,我們先撤,回永恆星。”

視頻到此爲止,看了這段視頻的幸運女神,人都傻了。

“不是我,我沒有,我怎麼可能敢幹這種事,還有,這視頻裡的地方……是哪?”

“奧術永恆星的五顆副星之一,瑟蘭。”

聽聞蘇曉此言,幸運女神差點直接昏過去。

蘇曉讓貝妮撤掉結界,就算施法者們已放鬆警惕,但長時間在這開結界,風險會越來越高,一旦被發現,那就危險了。

結界快速撤去,沒一會,乘着飛毯的貝妮來到房間內,還不忘用飛毯的尾墜關門。

“聖焰瞄,你居然……”

幸運女神話說到一半,先古面具出現在貝妮前方,貝妮的頭一頂,戴上先古面具,它的身形快速變化,最終變得和幸運女神一模一樣,但貝妮只選擇僞裝瞬間,就解除這種僞裝。

“這種變化,一定需要本人的血液或者頭髮一類,對不對!我知道了,你這喵爲什麼之前突然假裝和我鬧翻,咬斷了我一縷頭髮。”

幸運女神說話間有種感覺,就是她這不是上了賊船,而是被掛在賊船後面,現在是談判階段,是被拽上賊船,還是被當魚餌,就看接下來怎麼談。

“以鄰居的身份,協助聖焰僞裝,還一同參加奧法慶典首日的午宴和晚宴,第二天又一同參加拍賣會,還和聖焰的貓關係密切,在奧法慶典第三天時,協助滅法炸燬瑟蘭的重要防禦哨塔,幸運,都是自己人了,不用拘束,大膽拿走你應得的那份。”

蘇曉指向桌上還剩餘的一瓶藥劑,可對面的幸運女神聽聞這番話後,已有點石化。

片刻後,幸運女神看向半開的窗口,她立即起身,把半開的窗戶關嚴,可剛做出這一動作,她眼中就浮現淚花,這種作爲同夥的覺悟,讓她感覺,她這不僅是上了賊船,還是賊船上負責望風的。

在蘇曉看來,將刀架在敵對方的脖子上,以物理交涉迫使對方服軟,只能起到短暫效果,而想讓敵對方心甘情願的幫自己做事,那就將對方變成同夥。

所有人都有趨利避害的習慣,就比如現在的幸運女神,眼下在她的判斷中,隨時都可能讓她丟掉性命的奧術永恆星,已然是敵方。

幸運女神的心態變化基本是,從最先的被迫向蘇曉服軟,逐漸變成爲了自身的小命,開始警惕奧術永恆星,在這個階段,她的判斷中,蘇曉與奧術永恆星都是她的敵人。

但在蘇曉解除結界,並收起短刀,外加拿出些不算特別貴重,但符合幸運女神心意的物品後,幸運女神開始對奧術永恆星那邊的警惕心更強。

到了這種局面,蘇曉讓貝妮上場,貝妮開始給幸運女神科普,深淵與自然元素的平衡關係,以及施法者們吞噬過多的自然元素後,會導致怎樣的結果。

幸運女神越聽,越感到心驚,她可是去過被深淵侵襲的世界,那裡的可怕景象,當初讓她做了很久的噩夢。

“施法者們也是虛空勢力,要是這裡被深淵侵襲,他們也不會有好下場吧?就算他們遷走,損失也難以想象,他們,怎麼會這麼不理智?”

幸運女神沒將自己的想法完全說出來,聽聞此言,貝妮畫了張圖,把虛空大勢力間的關係,以圖文方式概括出來,這讓幸運女神立即理解,爲何奧術永恆星明知吞噬自然元素,會導致深淵逐漸侵襲而來,那些施法者們還不停手,他們根本就不能,也不願停下來。

元素力量與魔能,是奧術永恆星稱霸虛空的核心手段,失去了這一份統治力,這麼久以來結下的仇怨,會在短時間內爆發出來,到那時,其他幾大虛空勢力,會立即聯合起來,圍攻奧術永恆星。

幸運女神想到這些後,一副義憤填膺,同仇敵愾的模樣,實際上,她這是在隨聲附和,奧術永恆星那邊她得罪不起,蘇曉這邊,自然也不能得罪。

“既然我們都在一個立場上,那這次的事,能不能一筆勾銷?我不拆穿你,你也不算計我,怎麼樣?”

幸運女神目露希冀,見此,蘇曉的眸子眯起幾分,就在幸運女神認爲交涉失敗時,蘇曉忽然說道:

“可以。”

言罷,蘇曉拿起桌上的終端,將上面的視頻徹底刪除,這讓對面的幸運女神愣了下。

“你這也……太有誠意了,我不太適應,不會是有備份吧,一定是吧,你們這夥人,太會算計人了。”

說到最後,幸運女神苦着表情,但很快,她就知道事態爲何像這個方向發展。

“這些事可以就此翻過,但我們的舊賬,是時候清算。”

聽聞此言,幸運女神心中咯噔一聲,她就知道,事情不會那般簡單。

“好,解決這些事,我就能正大光明的出去旅行遊玩了,你說吧,怎麼解決。”

“從我一階到現在,你不計其數的多次衰弱我的運勢,促使我倒黴……”

“等!等一下!”

幸運女神突然打斷蘇曉的話,之所以如此,是因爲她感覺自己不能背這鍋,她急聲說道:

“我可以籤契約發誓,我從來都沒衰弱過你的運勢,那就是你自己倒黴啊,真的不怪我,你是滅法,你忘了嗎,有個秘密我可以告訴你,越是強大的傳承力量,我越難削弱對方的運勢,想削弱滅法的運勢,我得靠你很近才行,而且還削弱不了太多,所以你倒黴,真的就是因爲你倒黴呀,真我不怪我,你們滅法,都是……都是……”

說到最後,幸運女神把‘你們滅法都是老倒黴蛋’這句話咽回去,畢竟,她對面的蘇曉,已是面無表情。

“噗~”

貝妮趕緊偏過頭,這種時候,它一定要堅持不能笑。

“我們結仇,不是因爲每次我偷偷在空間夾縫裡看你倒黴,然後我幸災樂禍嗎?還有後來,我有點想從你那偷那個金屬打火機,但我真的只是想想,沒實施過,我們結仇的主要原因,就是我以前一直因爲你倒黴幸災樂禍啊,這是我不對,其實我以前被一個叫格林·吉莉安的女滅法欺負過好幾次,她每次倒黴,都找上我家,讓我給她提高運勢,我真的沒那本事。

你哪怕揍我一頓……等等,你別站起來,揍幸運女神是會降低運勢的,用你們樂園的術語,叫降低幸運屬性,所以說這多不值啊,不如我拿出些我的至寶,彌補我曾經的過失?”

幸運女神的眼睛都在放光,能付出秘寶和解,她肯定是願意的。

“也就是說,你以前,一次都沒衰弱過我的運勢?”

蘇曉說話間,目光已逐漸凝重了幾分。

“絕對沒有,可以籤契約的那種,其實我比你都意外,滅法就算倒黴,也沒像你一樣,你的運勢……額~,一時間我還不好形容,比如說運勢的峰值是S+,底線是E-,那你的運勢就是S+到E-的範疇,別人的運勢走向是平緩的曲線圖,你的是心電圖。”

“噗~”

貝妮趕緊又偏頭,兩隻喵爪捂嘴,它算是發現,幸運女神沒什麼壞心思,但有時說話,會一本正經的說出特別搞笑的詞彙,比如運勢心電圖。

“哦?你剛纔籤契約擔保?”

“當然了,不信我現在就擬定一份契約。”

“……”

蘇曉沒說話,直接拿出一份契約羊皮紙。

“說好,我簽了這個,就不再因爲我對你倒黴幸災樂禍收拾我了。”

“嗯。”

“抱歉,我還以爲你是個特別記仇的人,是我想多了。”

幸運女神開始擬定契約,但她機靈的很,沒用蘇曉提供的契約羊皮紙,還要求虛空之樹作爲契約的公證方,可惜,在契約方面,她還是太甜了,她擬契約,不應該把這契約遞給蘇曉,讓蘇曉觸碰到的。

簽好契約,幸運女神全身輕鬆,臉上洋溢出笑顏,笑吟吟的看着蘇曉,甚至心情好到哼着歌。

“和滅法敵對真是可怕極了,不過幸好,你們滅法,都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你和先代滅法們有一點真的很像,除了對敵人狠,平常還是很講道理的,除了某個女滅法,說心底話,我其實挺敬佩你們的,你們和月狼,敢去那些被深淵侵襲到不成樣子的地方,我這種神靈,看到那種地方的景象,都會嚇的做噩夢,你們卻敢去清理掉那裡的深淵滋生物。”

幸運女神相當的懂,雙方關係剛有緩和,立即開始說好話拉關係,但她這不是尬吹,提起深淵方面,她所說的都是發自內心。

“少說廢話。”

蘇曉低垂着眼簾,這讓對面的幸運女神委屈巴巴的拿起塊糕點吃,她說的都是實話。

“所以說,你沒辦法改變我的運勢?”

“能稍微改變點,但最多幾分鐘,我對你造成的運勢增益,就會消散掉,準確的說,放眼千萬界,能大幅度改變你運勢的,只有你那個金屬打火機而已,對你而言,它是能強行改運的至寶,對其他人……其他人用不了這東西,或者說,這世上,只有你有資格使用這至寶。”

聽聞幸運女神此言,蘇曉取出【命運主宰】,這讓對面幸運女神的視線,馬上轉向這金屬打火機,她說道:

“問你個問題,你是先成爲滅法,還是先獲得這金屬打火機?”

“先滅法。”

“哦,那我懂了,這麼和你說吧,你在獲得這金屬打火機後,在後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用你們樂園的話就是,在好幾個大階位中,這金屬打火機,對你來說都沒用,看似你是激活它的增益,其實那是心理作用。

這至寶真正開始能對你的運勢產生增益,是因爲上面的強者之名越來越多,一直到這個「月」字,這至寶才真正對你有了些作用,在刻上這個「鐵」字後,這至寶對你開始至關重要了……”

幸運女神絕對是這方面的最專業人士,聽她詳細的講解後,蘇曉才徹底的瞭解了【命運主宰】。

就如幸運女神所說,蘇曉在獲得這裝備後,初期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這裝備看似生效,能短暫提升他的幸運屬性,其實卵用沒有,每次開箱前使用下,更像是習慣。

這情況,被他的一個習慣所打破,就是將強者之名刻在上面,最開始的九個強者之名,更像是累積,到了黑(黑之王)這個強者之名後,強者之名被賦予了不同的意義。

讓【命運主宰】出現質變的,是古神·月神的強者之名被刻印在上面,可以說,戰勝月神,對蘇曉而言有着非同尋常的意義。

把月神的強者之名刻上去後,更爲關鍵的一個強者之名來了,「鐵」,鐵羽王,這是個讓【命運主宰】完成蛻變的強者之名,只不過,【命運主宰】在屬性上,沒表現出來變化。

用幸運女神的話就是,越強大的滅法,運勢越是近乎難以改變,可蘇曉不斷在【命運主宰】上刻下強者之名,這讓【命運主宰】的效能一次次提升。

蘇曉越強,他戰勝的強者越強,強者之名的分量自然就越重,對【命運主宰】的增益就越大,【命運主宰】增益優先度越來越高,讓蘇曉這越發強大的滅法,運勢也能被【命運主宰】暫時扭轉。

如此一來,就形成了近乎是圓形的運勢循環圖,這也是爲何幸運女神說,這世上,只有【命運主宰】能給蘇曉的運勢,帶來大幅度的改變,因爲在這裝備上的強者之名,不僅是蘇曉親手刻上去的,這些強者還都是他所戰勝。

蘇曉之前還認爲,要等強者之名刻到某種極限,其真正的威能才能展露出現,現在看來,這些強者之名,其實早就賦予了【命運主宰】獨一無二的不凡。

可一切都有極限,現在的【命運主宰】到了極限,承載「神」這個強者之名後,它不再能繼續承載強者之名,如若強行刻上去,結果只會讓【命運主宰】破碎。

對這方面的情況,幸運女神絕對是最有發言權的神靈,沒有之一。

不僅如此,幸運女神在觸碰到【命運主宰】後,確定了一件事,就是這運勢方面的至寶,有兩種發展方向。

首先是,【命運主宰】的成長到此終結,不再能繼續承載強者之名,作爲收益,它將會出現一種能逐漸削減敵方單個目標運勢的能力,也就是讓敵方的某個人逐漸倒黴。

還有種選擇,可這種選擇要付出的資源,比前者高几十倍,乃至幾百倍,但這種選擇,能讓【命運主宰】承載更多的強者之名,也就是相當於提升了【命運主宰】的上限。

不過,【命運主宰】依然是有極限,當其上面刻的強者之名,到了最極限後,纔是這件裝備極致的蛻變。

蘇曉才晉升九階,他的變強之路,當然不會到此爲止,自然是要選擇後者。

“如果你用我的血作爲誓約物,提升這寶物,那它的極限,也僅此而已了,但我還有另一種方法,就是你可以憑藉古神的源血,作爲它達成極限的誓約物,讓它通過吸收古神的源血,擁有更高的上限。”

說到此處,幸運女神還確信般點了下頭,那眼神真誠到,就差把’你要相信我’幾個字寫在臉上。

聽幸運女神說了這麼一大堆,又是誇讚【命運主宰】是至寶,又說不能讓【命運主宰】的極限僅此而已。

換種理解,幸運女神這話就是:‘別用我的血提升這裝備,千萬別,你去滅古神吧,反正它們吮|吸世界,都壞透了,坑他們我一點也不內疚。’

猜透了幸運女神的真正意思後,蘇曉說道:“還是用你的血穩妥些。”

“好,抽200毫升以內都可以,200毫升足夠浸泡這個金屬打火機了。”

幸運女神主動擡起右臂,一副你隨便抽的模樣。

“我說的是源血。”

“我和你拼了。”

幸運女神一改之前的態度,拿出了自己的神之權杖,因距離太近,她只能以這權杖敲蘇曉了,可見她對提供神靈源血,態度堅決到何種程度。

看到幸運女神的模樣,蘇曉基本確定,相比古神源血,特性相近的幸運女神源血,纔是提升命運主宰的最佳方式,這肯定比命運主宰資料上寫的方法,提升幅度更大。

“你有多少源血?50盎司?”

蘇曉之所以將神靈源血按重量單位·盎司計算,是因爲不同的神靈源血,密度與質量都有區別,以重量單位·盎司計算,多方面的平衡性估量更準確些。

“?”

幸運女神迷茫的看着蘇曉,不理解,爲什麼對方計算源血的數量,是按照盎司計算,神靈源血不都珍惜到按滴衡量嗎?她的50多滴神靈源血,是她慢慢積蓄很久,才積累出來,失去半數以上源血,她會很虛,失去九成以上源血,她基本就虛弱到昏迷,失去所有源血,她的神位就可能丟。

可以說,像幸運女神等非戰鬥系神靈,他們的強弱程度,一般不是按照實力劃分,而是按照源血多少,從而衍生出的神靈職能強弱,評斷他們作爲神靈的強弱。

也正因如此,幸運源血是提升命運主宰的最佳「誓約物」,沒有之一。

蘇曉能在短時間內擊敗幸運女神,問題是,一旦這種局面出現,幸運女神只要不蠢到極點,肯定是以燃燒源血爲代價,和他拼到底,反正敗了也是被抽源血,哪怕沒死,也有可能丟掉神位,還不如拼了。

蘇曉看着對面幸運女神堅定中透出幾分緊張的眼睛,已知道如何讓對方拿出幸運源血,在這時,知識就是力量,他不僅能讓幸運女神拿出源血,後續對方還會心甘情願的持續合作。

“我是滅法,這點你不用繼續裝傻,周邊的結界是撤了,但絕聲裝置沒撤。”

“嗯,其實我猜到了。”

“我還是聖焰。”

“嗯,這我見識到了,你在藥劑學方面,能把虛空其他藥師吊起來打。”

“……”

蘇曉皺起眉頭,他此刻的目光在表示,如若他說一句,幸運女神就順勢捧一句,他現在就把對方吊起來打。

“你有多少源血?”

“幾十滴,還有,我得給你科普下,神靈源血不是按照盎司算的,是按滴,滴。”

“……”

蘇曉沒說話,他取出一大排密封瓶,裡面全都是古神源血,見此,幸運女神的目光有點發直,她喃喃道:

“好…好吧,是我的問題,神靈源血的確是按盎司算。”

幸運女神雖被桌上的源血數量所震驚,但她並不渴求古神源血,這東西,她可不敢吸收。

“古神源血和神靈源血,本質上不是同一種東西,它們只是相似,我除了狩獵古神外,也會狩獵惡神……”

蘇曉說到這,又取出根試管,裡面裝的是在沙皇帝世界內,獲得的惡神源血,所謂惡神、中立神靈、友善神靈,這三者是一種神靈系,只不過神靈的天性與秉性不同,歸根結底,他們的源血都是同一個類型。

“不行的,就算我們是一個系的神靈,也不能吞噬對方的源血。”

“……”

蘇曉沒說話,只是取出根密封的試管,裡面裝的是少量古戰場血氣。

“這是…過濾後的古戰場血氣嗎?我去過那,但沒敢久留,你怎麼把這些古戰場血氣,過濾到這麼純淨的?”

“……”

蘇曉依然沒說話,一顆簡易版的微型吞噬之核虛影,在他指尖出現,這裡是奧術永恆星,他當然不會在這構建簡易版的吞噬之核,但將其模樣用終端投影出來,還是沒風險的。

“這是滅法的吞噬之核,我是滅法,也是聖焰,還有獵惡神的習慣,純粹到無特性的神靈源血,其實可以提純出,不要嘗試吞噬無特性的純淨神靈源血,別指望吞噬一滴增加一滴,吸收掉它,就算吸收五滴,只增加自身一滴源血,也同樣值得,既安全,又純淨。”

蘇曉的話,讓對面的幸運女神嚥了下口水,她感覺,這方式聽着真的很靠譜,畢竟滅法者+聖焰藥師兩大身份支撐這一說法。

“預估結果是,你大概每吸收五滴無特性的純淨神靈源血,能增加1滴幸運源血,考慮到那些惡神的源血是按盎司算,我付你10盎司無特性的純淨神靈源血,換你1盎司幸運源血。”

聽到蘇曉這個開價,幸運女神的心,有點不爭氣的砰砰砰加速跳動,如果這交易屬實,就是每次交易,她淨賺一半。

蘇曉已經將價碼開出,幸運女神也要拿出她的誠意,比如先提供10滴幸運神血,讓命運主宰的上限得到提升,從而避免無法繼續刻上強者之名的境地。

蘇曉給了幸運女神兩種選擇,1.合作後,雙方都能收益到神血,2.不相信此事,結界重開,雙方交戰。

經權衡利弊,幸運女神感覺,今天要是不拿出些源血,是過不去這關,10點源血雖讓她心痛至極,但如果交易真的屬實,這10點作爲誠意的幸運源血,根本不算什麼。

片刻後,幸運女神一副虛弱的樣子,10滴金色神血,漂浮在她前方。

“我感覺自己就像被擰過的溼毛巾,不行,我要去睡一會。”

幸運女神手中拿着個托盤,上面是各類滋補藥劑,她就像喝水般,過一會就拿起一瓶喝。

蘇曉操控命運主宰漂浮而起,下一秒,附近的10滴幸運源血,全被命運主宰吸收掉。

【提示:此裝備進入最高契合度提升中,預計21小時可完成本次提升。】

蘇曉收起命運主宰,後續的幸運源血自然是多多益善,他估測,命運主宰完成這次提升後,大概率會提升到起源級,就算這次提升不到,之後再吸收幸運源血,也能達到。

“你立刻離開永恆星,最近一個月內,去找個隱秘地點藏身,這傳輸裝置被激活後,去找白牛,他會幫你見到我,你只能相信白牛和他妹妹,別相信白牛手下的其他任何人,我是說任何人,他們找你麻煩,就把這東西給他們看。”

蘇曉拋出一條掛墜,不等幸運女神反應過來,他繼續說道:

“你藏身期間,如果遇到解決不了的事,可以去找星空座的團長,或是不死老人,再或是聖女座,把這東西給他們,他們會幫你脫險,但機會只有一次。”

蘇曉將一種水晶質的卡片,放在桌上,幸運女神正色收起,方纔所提及那三位的大名,她都聽過。

帶上貝妮,蘇曉向房間外走去,這次逮住幸運女神,所得收益比預想中的高太多,10滴幸運源血,要比將命運主宰浸泡在幸運女神的鮮血中,好上不知道多少倍,前者是完全由神性所匯聚的神血,後者是帶有微量神性的鮮血,無法相提並論。

更何況,蘇曉並不是在忽悠幸運女神,他在任務世界內,偶爾就能遇到和他敵對的中立神靈,以前是懶得理會這些傢伙,現在可是有充足的理由,將這些敵對的中立神靈給斬了。

與此同時,地下監牢,最底層的一間牢房內。

滴答、滴答~

血跡順着罪亞斯的下巴滴落,他全身血污,身上釘着一根根附有魔能的金屬釘,整個人被束縛在金屬架上,他嘴被封住,還有根尖錐,斜斜刺入他的頭顱。

咚、咚~

輕微的敲擊聲,在這地下監牢最底層出現,順着聲源看去,罪亞斯的獄友烏鴉女,以及元素學家·赫洛斯,都看到讓他們驚詫的一幕,在罪亞斯所在的牢房外,一道頭戴深淵之罐的身影,正站在玻璃般的封牆前。

牢房內的罪亞斯,前方出現敲擊聲後,他緩慢睜開雙眼,在看到封牆外的身影后,他咧嘴笑了,這時,封牆外的人說道:

“我的朋友,我來救你出去了。”

第三十六章:古遺蹟的傳說第五十一章:蟲族最強戰力第五十九章:最強第二十四章:情緒第五十五章:噬靈與準備第九十章:別猶豫第七十四章:這是救贖?第三十四章:迴歸第三十四章:獠牙第一百零一章:愁苦的黑商第三十四章:夜之王第二十一章:凱因的圖謀第六十六章:煉獄第十三章:累積太慢?去搶第三十四章:三對二第四十八章:我和他不熟,真的第十二章:阿薩卡第八十章:離老子遠點第八十六章:你和聖誕……熟嗎?第八十九章:恐怖的差距第六十四章:君主與戰爭第四十四章:絕望的巴哈第十三章:特性第二十五章:超凡植物第五十三章:你可以重新相信圖爾特第三章:滅口與演技第九十五章:殺戒第二十九章:魔鏡第六十五章:腦洞少女第三十章:狼騎士隊長第五十九章:最後的絕殺第二十一章:影第一章:真相背後的真相第二十四章:真真假假第四十六章:戮神第二十八章:異種化第六十八章:這是六階?第三十八章:怪物第十一章:很快很快第四十九章:執着的伐木工第八十五章:意外第二十三章:望塵莫及第五十四章:星空座第三十五章:王冠第一章:抉擇第七十一章:神之牆第四十四章:無奈的異種們第三十章:稱號商店第九十七章:意料之外第四十五章:神隊友第五十七章:爆表的生存能力第四十七章:三觀盡毀的無傘兄第五章:專業人士第二十六章:來自天啓樂園的提示第三十六章:黑海王第八章:末日要塞第二十章:倒黴的鄰居們第八十章:我於殺戮之中逗逼,亦如黃昏下生長的白菜第五十三章:巴哈的古神科普第二章:特殊的緣分第六十八章:地牢殺神第六章:線索第十二章:整整齊齊第六十九章:給我半小時足夠了第七十九章:罕見的敵人第五十三章:死猴子第五十四章:原來是打開方式不對第四十九章;強力打手第五十一章:殺出去(第四更,祝大家中秋節快樂)第九十九章:大甩賣第二十二章:混入羊羣的狼第二十七章:起始之人第九十八章:焚(第四更)第二十七章:神女第二十五章:技能第十四章:小隊第十一章:疑似開掛的幻術師第八十三章:意外收穫第五十五章:一夫當關第八十二章:驚人的貨幣第三十七章:怪物第八十二章:契約第十一章:疑似開掛的幻術師第一百章:你死X我活,蘇曉與柱間第八十九章:話癆斑第四十八章:冤家路窄第三十一章:躺槍的要塞第十章:少女,你知道什麼是絕望嗎第十五章:堵門第五十八章:滅法者VS施法者第四章:犯人第七十五章:歐皇附體!第十八章:弱點第三十六章:大有用途的功勳第四十七章:心臟第四十五章:三連第十三章:帝國議會第二十七章:聖歌團與選擇題第五十二章:談判第三十三章:最強天巴
第三十六章:古遺蹟的傳說第五十一章:蟲族最強戰力第五十九章:最強第二十四章:情緒第五十五章:噬靈與準備第九十章:別猶豫第七十四章:這是救贖?第三十四章:迴歸第三十四章:獠牙第一百零一章:愁苦的黑商第三十四章:夜之王第二十一章:凱因的圖謀第六十六章:煉獄第十三章:累積太慢?去搶第三十四章:三對二第四十八章:我和他不熟,真的第十二章:阿薩卡第八十章:離老子遠點第八十六章:你和聖誕……熟嗎?第八十九章:恐怖的差距第六十四章:君主與戰爭第四十四章:絕望的巴哈第十三章:特性第二十五章:超凡植物第五十三章:你可以重新相信圖爾特第三章:滅口與演技第九十五章:殺戒第二十九章:魔鏡第六十五章:腦洞少女第三十章:狼騎士隊長第五十九章:最後的絕殺第二十一章:影第一章:真相背後的真相第二十四章:真真假假第四十六章:戮神第二十八章:異種化第六十八章:這是六階?第三十八章:怪物第十一章:很快很快第四十九章:執着的伐木工第八十五章:意外第二十三章:望塵莫及第五十四章:星空座第三十五章:王冠第一章:抉擇第七十一章:神之牆第四十四章:無奈的異種們第三十章:稱號商店第九十七章:意料之外第四十五章:神隊友第五十七章:爆表的生存能力第四十七章:三觀盡毀的無傘兄第五章:專業人士第二十六章:來自天啓樂園的提示第三十六章:黑海王第八章:末日要塞第二十章:倒黴的鄰居們第八十章:我於殺戮之中逗逼,亦如黃昏下生長的白菜第五十三章:巴哈的古神科普第二章:特殊的緣分第六十八章:地牢殺神第六章:線索第十二章:整整齊齊第六十九章:給我半小時足夠了第七十九章:罕見的敵人第五十三章:死猴子第五十四章:原來是打開方式不對第四十九章;強力打手第五十一章:殺出去(第四更,祝大家中秋節快樂)第九十九章:大甩賣第二十二章:混入羊羣的狼第二十七章:起始之人第九十八章:焚(第四更)第二十七章:神女第二十五章:技能第十四章:小隊第十一章:疑似開掛的幻術師第八十三章:意外收穫第五十五章:一夫當關第八十二章:驚人的貨幣第三十七章:怪物第八十二章:契約第十一章:疑似開掛的幻術師第一百章:你死X我活,蘇曉與柱間第八十九章:話癆斑第四十八章:冤家路窄第三十一章:躺槍的要塞第十章:少女,你知道什麼是絕望嗎第十五章:堵門第五十八章:滅法者VS施法者第四章:犯人第七十五章:歐皇附體!第十八章:弱點第三十六章:大有用途的功勳第四十七章:心臟第四十五章:三連第十三章:帝國議會第二十七章:聖歌團與選擇題第五十二章:談判第三十三章:最強天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