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鬆懈

原本如火如荼舉辦的「鬥技競賽」,因中場的‘意外’被暫停,從大部分觀衆都沒離場來看,往屆的「鬥技競賽」,應該發生過類似的事。

這就是虛空,看似有多重的絢爛文明,科技發達,超凡繁榮,與之相對。這裡信奉的是叢林法則、弱肉強食。

施法者們的席位上,蘇曉剛要起身離開,幾名施法者就擋住他的去路,爲首的是盧恩。

“聖焰藥師,你要去哪?”

盧恩笑着開口。

“哦?不稱呼我聖焰先生了?”

蘇曉看着滿臉微笑的盧恩,從對方的態度,其實能看出很多事。

“當然不,看我這張嘴,順口叫錯了稱呼……”

盧恩話說到一半,忽然感到胸膛內發悶,這感覺,就像有一隻無形的手,死死攥住他的心臟,然後用全力捏。

盧恩雖窒息與疼痛到頭皮發炸,可他面不改色,依然微笑着說道:“聖焰先生,這……不好吧。”

以盧恩的聰明程度,自然是知道,這應該是中了什麼毒,藥師不僅擅長調配增益藥劑,調製猛毒,也是大部分藥師所擅長的。

“前面帶路。”

蘇曉彷彿沒理解盧恩在暗指什麼般,語氣如常的開口。

“好。”

盧恩臉上滿是冷汗,他啪的一聲打了個響指,下一秒,他與身後的兩名施法者同僚,還有蘇曉,已到了湖畔宿舍的三樓,也就是蘇曉暫住的客房門前。

見此,蘇曉拋出顆藥丸,盧恩接過後,雖心中糾結,但也將其拋到口中,只過了幾秒,他就感覺,那捏着他心臟的無形之手消失,心臟不再有快要爆炸的感覺。

蘇曉剛進客房,他身後的房門就嘭的一聲關上,盧恩三人站在門外,這分明表示,暫不準蘇曉離開此地。

房間內,蘇曉靠坐在沙發上,可謂是心情舒暢,情況和他預料的很接近,他方纔之所以在悄無聲息間,對盧恩下毒,是爲了表現出聖焰藥師該有的強硬態度,聖焰作爲被邀請來的貴客,被奧術永恆星懷疑後,一味的退讓,反而代表心虛。

值得一提的是,盧恩的確是個聰明人,倘若對方剛纔在會場,當衆揭穿蘇曉對他下毒,那蘇曉後續的應對手段就更多。

看似盧恩每天只想着撩妹與修行魔能,其實這傢伙是個人精,不僅全程強忍中毒後的劇痛,還客氣的把蘇曉帶到暫住地,只是不準蘇曉離開這,並沒進行太嚴密的看守。

盧恩顯然是知道,聖焰藥師是燙手山芋,他盧恩和休格、格林·薇、風王子不同,休格背後有魂大人,再者說,休格的個人能力,也不是他能相比的。

格林·薇則有四領袖之一的瑟菲莉婭撐腰,永恆星上地位在中、底層的施法者們,一致懷疑,格林·薇就是瑟菲莉婭大人的親女兒。

風王子更不用說,四領袖之一的凜風王是他父親。

這四人中,盧恩沒有天然的靠山,天賦也略遜一籌,但他相比其他三人更會審時度勢,更圓滑。

蘇曉看向身前桌上的鬥獸棋,從棋盤上拿起獸王棋,鬥獸棋最有趣的一點是,獸王雖是最強棋子,可其他棋子,卻不能靠近到獸王一格內,否則將默認爲蔑王,立即從棋盤上移除,也就是自損一枚棋子。

www. Tтkǎ n. ¢ ○

蘇曉手中的獸王棋,一下下輕敲棋盤的底中位,他不知道誰發明的鬥獸棋,但這種在虛空內流行的棋牌遊戲,的確很有趣。

看了眼時間,才下午一點半,時間很寬裕,閒來無事,蘇曉激活自己的輪迴烙印,開始翻看儲存空間內的物品。

一件位於角落處,被深藍色光芒包裹的物品,吸引了蘇曉的注意,這是以前他在白色小鎮遇到惡魔鐵匠時,對方給自己,當時惡魔鐵匠的原話是,這是滅法的東西,只是放在他那存着,現在物歸原主。

這東西除了惡魔鐵匠和蘇曉外,誰碰都會被藍色電弧電個半死,之前巴哈不知道,貿然碰了下,結果是被藍色電弧電到昏厥過去。

之前在死寂城,蘇曉又遇到惡魔鐵匠,詢問對方這【???】是什麼,得到的答案卻是:‘老子怎麼知道,我只是幫忙保管,那離死不遠的滅法只告訴老子,今後遇到其他滅法,就把這東西給他,要是遇不到,就隨心情處置。’

在白色小鎮時,蘇曉原本認爲,惡魔鐵匠的意思是時機未到,後來發現是會錯了意,那沉默寡言,脾氣很臭的強大鐵匠,真的就是不清楚而已。

蘇曉到現在,都沒弄清這是個什麼玩意,至於做各種嘗試,要是其他物品,他會試試,先代滅法留下的東西,還是算了。

蘇曉作爲滅法之影,在掌握各類先代滅法開發的能力後,就已知曉這些前輩們的脾氣秉性。

蘇曉是不想死,纔沒貿然嘗試這東西有何作用,這不是在誇大其詞,先代滅法留下的能力雖既實用又強大,但掌握過程多危險,有目共睹,所以先代滅法留下至寶,後世的滅法一個沒激活好,從而導致去世,是真的可能發生的,而且概率還不低。

在有可能莫名其妙去世的前提下,蘇曉很容易就壓下心中對【???】的好奇,他查看現有靈魂錢幣,總計52327枚。

地精支票方面的收益,暫時還到不了手,原本是60萬額度購買拍品,然後賣了拍品四個人分好處,現在成了50萬額度購買拍品,蘇曉留下了10萬一張的地精支票,作爲保險。

對此,凱撒、癩蛤蟆、暴鼠都沒意見,反而很贊同,畢竟這三個傢伙,對能參與到後續的計劃中,都眼冒綠光。

儲存空間內一枚徽章引起蘇曉的注意,這是他剛拍得不久的【烈陽徽章】,不得不說,他和太陽文明,還真的是挺有因緣。

蘇曉拍下【烈陽徽章】,是因爲這東西的形狀,和他所擁有【烈陽圓盤】正面的凹槽,形狀極爲接近。

蘇曉很快找到整體爲圓形,質地像石質,拿起來手感比金屬還重的【烈陽圓盤】,並操控【烈陽徽章】,鑲在上面。

咔噠一聲,【烈陽徽章】完美鑲了上去,下一秒,【烈陽圓盤】被喚醒。

【你獲得烈陽圓盤(特性待定)。】

【烈陽圓盤】

產地:太陽神國

品質:不朽級(可成長)

類型:輔助裝備/召喚系裝備/戰鬥類裝備(根據成長特性而定,三者僅可保存其一)。

裝備效果:太陽之力(唯一·被動),此器物吸收足夠的太陽焰後,此效果將激活。

已吸收太陽焰:0.319%。

裝備效果:烈陽君主(唯一·主動),此器物吸收足夠的灼熱靈魂後,此效果將激活。

已吸收灼熱靈魂:0%。

裝備效果:怒陽(唯一·主動),此器物吸收足夠的太陽能量後,此效果將激活。

已吸收太陽能量:0%。

提示:以上三種裝備效果在激活其一後,其餘兩種特性將自行隱沒,直至持有者死亡後,烈陽圓盤迴歸於初始階段,纔可重新進行特性抉擇。

警告:以上三種選擇,一旦確定,將無法以任何形式更改。

評分:1500點(不朽級裝備評分爲1000~1500點)。

簡介:讚美太陽。

出售價格:此物爲太陽陣營的代表之物,如你將此物品出售,你的太陽陣營聲望將先天-8000點。

……

獲得【烈陽圓盤】這麼久,蘇曉終於知曉這東西的確切屬性,之前只知道,能通過吸收太陽焰將其激活,現在看來,沒那麼簡單。

此物作爲太陽神國的至寶,其初始品級就是不朽級,並不讓人意外,最終能成長到什麼級別,暫不清楚。

三種激活方式,對應不同的特性,以太陽焰將其激活,【烈陽圓盤】就是偏輔助裝備的特性。

用足夠的灼熱靈魂將其激活,能讓其轉變爲召喚特性的裝備,盲猜是能召喚出烈陽君主,以蘇曉的魅力屬性,召喚類一概不考慮。

最後的「怒陽」特性,這是三種特性中最好激活的,但那會把【烈陽圓盤】,變成一件還算強,但平庸的裝備。

蘇曉更偏向特性1,也就是通過足夠的太陽焰,將【烈陽圓盤】激活,如此一來,【烈陽圓盤】的適用性就更廣泛。

“喵。”

一旁的貝妮輕叫了聲,意思是有人來了,轉而,房門被推開,四人走進房間內。

爲首的是瑟菲莉婭與凜風王,兩人身後是格林·薇,以及一名身穿黑色法袍,戴着面巾,很有殘忍氣息的施法者。

“聖焰,這次你太大意了。”

凜風王說話間,與瑟菲莉婭在蘇曉對面落座。

“什麼意思?”

蘇曉目光略有狐疑的看着斜對面的凜風王,凜風王沒說話,一旁的瑟菲莉婭說道:

“隕滅星的罪亞斯全招了,他和魔鬼族的伍德,還有輪迴樂園的凱撒、癩蛤蟆、暴鼠,在滅法者·白夜的策劃下,一同來襲破壞奧法慶典的舉辦。”

言罷,瑟菲莉婭把一部終端丟在桌上,蘇曉打開後,終端的屏幕上開始播放一段影像。

熊熊燃燒的烈火中,手持斬龍閃的‘滅法者’,站在破碎的屍骸間。

“鬥技場的時間武器爆炸,你當時也在場,在這同時,永恆星星軌上的副星「瑟蘭」被襲,襲擊瑟蘭星主城的,就是我們一直在追殺的滅法,他受傷逃脫,但搶走了一件對瑟蘭星很重要的東西。”

「瑟蘭星」上有三十多個大型城市,人口衆多,可以說,那就是刪減版的奧術永恆星,只不過人口比奧術永恆星多出很多。

瑟菲莉婭帶着幾分玩味的繼續說道:“好消息是,我們猜到了那滅法的目的,他搶走的瑟蘭星·星核是冒牌貨,那是塊「凝核晶脂」,簡單來說,就是顆大威力爆炸物,在那滅法逃出瑟蘭星後,我們引爆了那顆「凝核晶脂」,可惜,沒把他徹底炸碎,讓他還剩小半個軀幹和腦袋,逃回了輪迴樂園。”

說完這番話,瑟菲莉婭可謂是心情舒暢,行事嚴肅的她,此時難得的浮現笑顏,之前幾次與滅法交鋒,她不是死了弟子,就是所派出的人無功而返,這次雖沒把滅法炸的屍骨無存,但也讓滅法狼狽逃走,險些殞命當場。

聽聞瑟菲莉婭此言後,蘇曉心中的想法是,等計劃結束後,好處分成比例,得給癩蛤蟆多加一成,那傢伙戴上先古面具僞裝成滅法,險些被炸死,多分一成理所當然。

之前魂大人曾懷疑過,聖焰是滅法者·白夜所僞裝,現在的情況是,聖焰在星辰廣場·鬥技場的同時,‘滅法者’襲擊了瑟蘭星的主城,魂大人這懷疑,自然不攻自破。

“這次襲擊的後續,你們都解決了?”

蘇曉神情自然的拿起桌上的點心,掰開後,自己吃了一半,另一半餵給趴在自己腿上的貝妮。

“對,這次的襲擊,是滅法者·白夜籌劃,他聯合了隕滅星的罪亞斯、奧娜,還有魔鬼族的伍德、厄黛兒,以及和他同一樂園陣營的欺詐者·凱撒,裁決者·癩蛤蟆,裁決者·暴鼠。”

說到此處,瑟菲莉婭眉頭微皺,似是想起什麼讓她心中感到不適的事。

見此,凜風王接着瑟菲莉婭的話茬說道:

“罪亞斯被我們生擒,他妻子奧娜逃脫,一同逃脫的,還有魔鬼族的伍德、厄黛兒,不過他們在今後,只能一直逃了。”

凜風王此言並非是威脅,以奧術永恆星的勢力,的確會是如此。

正常而言,奧娜的情況還好,逃回隕滅星,防備些就好,伍德、厄黛兒才真的危險,他們將面對奧術永恆星無窮無盡的追殺。

如若真是這種結局,以伍德的行事風格,肯定不會參與本次計劃,當明天計劃的最後一環開始後,一旦成功,奧術永恆星就沒心思追殺奧娜、伍德、厄黛兒。

“那滅法重傷逃回輪迴樂園,剩下的三名裁決者,纔是我們來找你的原因,他們是你的老朋友。”

凜風王言罷,那名戴着暗紅面巾的施法者,打開一個沾滿污泥的布袋,從裡面倒出各類空藥劑瓶。

“那些賊人在戰鬥和逃亡期間,用的都是你調製的藥劑,我們其實都知道,這件事或許和你無關,但,你得給我們個解釋。”

瑟菲莉婭以還算緩和的語氣開口,但千萬別被這語氣騙了,此時只要有一丁點破綻,這些施法者會立即翻臉。

其實在瑟菲莉婭、凜風王等領袖看來,聖焰藥師比預估中的更難對付。

首先是蘇曉在剛來奧術永恆星的第一天,就聯合了藥師公會的老一輩藥師們。

這是其一,其二是蘇曉從奧術永恆星手中,攬下了「死靈之書」,換句話來講,要是現在除掉聖焰藥師,等於重迎「死靈之書」,對此,施法者們肯定會慎重考慮。

有以上兩種因素,奧術永恆星對現在僞裝成聖焰藥師的蘇曉出手,會慎之又慎,這不單關乎奧術永恆星在藥師公會的聲譽,也關係到「死靈之書」。

其三是,從蘇曉以聖焰藥師的身份到了奧術永恆星後,他別說與罪亞斯、奧娜、伍德、厄黛兒等人接觸,他與這幾人,連話都沒說過半句,期間與罪亞斯、伍德的密談,都是在小隊頻道內進行,這點不用擔心被奧術永恆星察覺到。

不過蘇曉以聖焰藥師的身份,和凱撒三人接觸過,而且雙方還一同參加的拍賣會,以及一同用餐等,這也是瑟菲莉婭找來的原因。

“我聽懂了,你們的意思是,我和那滅法是一夥的?”

蘇曉說話間,又拿起塊點心喂趴在自己腿上的貝妮,貝妮的小眼神有點‘絕望’,那意思是:‘你說話就說話,別一直餵我呀,我都快吃了五盤點心,真的吃不下了。’

“聖焰,你的行爲,很難讓我們不往這點想,當然,如果你願意表現出足夠的誠意,我們還是可以考慮重新相信……”

瑟菲莉婭的話還沒說完,蘇曉就打斷道:“等會。”

這種關頭被打斷,瑟菲莉婭纖眉微皺,她不認爲,到了這種局面,聖焰還能翻起什麼風浪,後續最好的應對方式,只能是以低姿態加入奧術永恆星。

“首先,誰告訴你們,那三名地精是我的老朋友?”

“這是你親口承認的。”

“哦,對,但是誰把他們三個帶到我這的?”

“這個嘛。”

瑟菲莉婭看向一旁的凜風王,那三名僞裝成地精的傢伙,與聖焰關係甚密是肯定的,至於雙方是怎麼見面,這倒是沒去問,也沒必要詢問。

“是你們永恆星上黎光莊園的管事,把那三名地精帶到我這,這點,你的弟子格林·薇親眼目睹。”

蘇曉的這話,讓瑟菲莉婭心中咯噔一聲,當即感覺情況不對,她看向自己的弟子,讓對方實話實說。

“額~,好像是吧,嗯,對,那天晚上我在。”

格林·薇剛開始還回憶的不清楚,畢竟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沒人會刻意去記。

“也就是說,是你們黎光莊園的管事,把那三名地精帶到我這,你們奧術永恆星和地精商會聯絡過,確認了那三名地精分別是地精公司股東·卡馬,還有他的兩名助理,關於你所說的老朋友,我所有可能的客戶,都是老朋友。”

蘇曉的話,把凜風王聽的也心中倍感不妙。

“我再換個角度來說,就是那三名裁決者騙過了你們的驗查,然後你們奧術永恆星的管事,以你們奧術永恆星的公信力,把他們介紹給我,最後他們出了問題,應該由我負責?”

蘇曉這話,讓瑟菲莉婭與凜風王對視一眼,更後面的格林·薇,聽的都感覺心虛,那名戴着暗紅面巾,氣息冷酷的施法者,外放的氣息也沒那麼冷酷了,正所謂,理虧氣勢弱三分。

“這件事就算你們不提,我也得去找你們。”

蘇曉說話間,取出一張面額爲10萬的地精支票。

“那三名地精,一共在我這購買了94500枚靈魂錢幣的各類藥劑,哦,對了,就是你們拿來的這些空瓶,只不過,裡面我精心調製的藥劑,已經被使用掉,更奇妙的是,因爲這張支票,是張填好、沒任何問題的大額地精支票,所以在他們付了這張支票後,我還要找零給他們5500靈魂錢幣。”

蘇曉說到這時,拿起塊糕點喂貝妮。

“聖焰,對於你的遭遇,我……”

凜風王話到一半停止,他這句話要是說出來,蘇曉下一句肯定是,既然這樣,那這支票報銷你們一下。

“瑟菲莉婭,黎光莊園那邊都是你手下的人,這事你來解決吧,我還有點急事,告辭。”

凜風王帶上那名戴着暗紅面巾的施法者,快步離開,他沒笑出聲,其實都是給瑟菲莉婭面子,畢竟,瑟菲莉婭這次來興師問罪,屬實是丟人丟大了。

只不過,因瑟菲莉婭的心情比較好,沒太在意此事。

其實不僅瑟菲莉婭心情好,其他三名奧術永恆星的領袖,以及一衆施法者高層們,心情都非常不錯。

在這次奧法慶典開始前,所有奧術永恆星的高層,都在擔心一點,就是滅法者會不會襲來,從而大肆破壞慶典。

爲此,奧術永恆星的守備力量看似鬆散,其實戒備森嚴,而在今天,滅法者的襲擊終於來了,那是足以波及整個「星辰廣場」,讓所有施法者都付出慘痛代價的時間沙漏。

只不過,在絕對的強大之下,哪怕是已引爆的時間沙漏,也被至高之人單手捏成「時間晶化物」。

計算損失的話,總計有幾十名貴客,被時間塵光所照耀到,而羽族天才·羽璃,以及靈魂派系的艾爾奇,直接被時間塵光籠罩,造成了不可逆的損傷。

其中的羽族天才·羽璃,更是在幾分鐘後就衰老而死,對此,奧術永恆星的高層們不太在意,這件事,他們並不準備給羽族任何交代。

也就是說,奧術永恆星在此事中,真正的損失是名靈魂派系成員·艾爾奇,以及死了些瑟蘭星上的守衛,外加消耗一顆「凝核晶脂」。

如此算下來,奧術永恆星的損失,完全在可接受範圍內,至於顏面上的,奧法慶典只是暫停了幾小時,鬥技場修復好後,慶典繼續召開。

不僅如此,這次施法者們之所以沒暫停奧法慶典,不僅是因爲他們作爲霸主勢力的傲氣,在鬥技競賽之後,就是多方密探,那是對虛空各處地盤的重新洗牌。

在這個環節,奧術永恆星的高層們,準備來一次前所未有的大動作,正因如此,這次的奧法慶典纔不能停。

眼下的情況是,滅法者慘敗逃脫,同夥不是亡命逃跑中,就是被生擒,可以說是被徹底擊垮。

這讓奧術永恆星的施法者們,一陣神清氣爽,這種把本次奧法慶典隱患解決的感覺,讓他們發自內心的愉快,到現在,他們纔開始真正享受本次的慶典。

蘇曉發現,今晚樓下的湖畔餐廳,都比以往多了不少人,顯然是藏身於暗處警備的施法者們,都適當解除戒備,這麼多天,他們終於吃上一頓正經午餐,雖說現在都快下午兩點。

滅法者慘敗,讓奧術永恆星的氣氛逐漸輕鬆愜意,這正是蘇曉想要看到的,也是他之前各類計劃,所要營造出的氣氛。

施法者們從來都不是隻有強大戰力,腦子不靈活的蠢人,之前時間沙漏爆炸後,施法者們所展現出的行動力與判斷力,完全有能力硬頂着自己所佈設的真正殺手鐗。

但現在,緊繃了這麼多天的施法者們,終於開始放鬆,他們當然要放鬆,他們把滅法者打的狼狽逃竄,瀕死着逃回輪迴樂園,此等前提下,憑什麼不讓他們放鬆一下?

“瑟菲莉婭,恭喜你們勝了,這張地精支票,我就當買個教訓。”

蘇曉說話間,將手中價值10萬的地精支票撕碎,這讓對面的瑟菲莉婭心情有點複雜,如果聖焰和她勾心鬥角,她不會手軟,可對方現在這般有誠意,哪有伸手打笑臉人的。

“不過,你們奧術永恆星的聲譽,真的無所謂嗎?”

“你這話什麼意思?”

“時間沙漏爆炸時,我也在現場,在觀衆席最前排,最少有50多名你們邀請的貴客,被時間塵光照耀到,被時間塵光籠罩後,損傷不可逆,但被照耀到,我還是有辦法的,別這麼看我,今天那沙漏叫時間沙漏,是輪迴樂園的獨有爆炸物之一,那還是一年前,有個冒險團找上我,他們就是被時間沙漏炸了,就像我說的那樣,被時間塵光照耀到,可以治療,但被籠罩,就沒辦法。”

蘇曉並不擔心這番話,會引起瑟菲莉婭等人的懷疑,畢竟一切都鋪墊好,他說話間,又拿起快糕點。

“喵!”

貝妮叫了聲,發現貝妮吃飽,蘇曉才自己吃了塊,這糕點的味道,意外的美味,想來是那名與夏廚藝相近的廚師所烘焙。

瑟菲莉婭沒第一時間答覆,她算是知道,爲何蘇曉撕掉價值10萬的地精支票,原來是在這等着。

“永恆星的聲譽,不重要?”

“當然重要,開價吧。”

“治療方式很簡單,那是種沒被命名的藥劑,你們出材料,我負責調配,如果你們材料籌集的夠快,傍晚六點前,總計52瓶藥劑全能調製好,每瓶我要6000靈魂錢幣的費用。”

蘇曉開價不低,52瓶就是312000枚靈魂錢幣。

“還有那些「時間晶化物」要保存好,別直接觸碰,我調配藥劑時,需要用到。”

蘇曉開始寫材料清單,當瑟菲莉婭接過清單時,上面寫着的127枚靈魂晶核,最先吸引她的視線,她問道:

“調配藥劑需要靈魂晶核?”

“不需要,這是我中飽私囊。”

“你……”

瑟菲莉婭被懟的心中有些火起,但最終沒選擇多說什麼,她算是發現,這聖焰藥師的來路雖沒問題,看上去懶散、待人和善,實則既腹黑又能懟人。

“其實如果你們奧術永恆星足夠不要臉,不出這筆費用也沒什麼,最多是得罪那些貴客和他們身後的勢力。”

“材料和調配費用,我會派人送來。”

言罷,瑟菲莉婭離開,她不想繼續和蘇曉交涉了,因爲她怕自己忍不住,氣得突然拍死這藥師。

一小時不到,瑟菲莉婭手下的人,送來各種材料,總計十幾塊「時間晶化物」,被送來了八塊,剩餘的,說要用光這些纔會送來。

靈魂晶核倒是全都送來,想必那邊也知道,蘇曉是在以此止損,無論怎麼看,這都是因之前地精支票的不快,要狠賺一筆資源,換種角度來看,這也是準備在奧術永恆星久留,否則這種行爲,會徹底得罪奧術永恆星。

當晚六點,蘇曉按照約定,調配出了總計52瓶中和型藥劑,這其實是早就計劃好的,相比以【時間沙漏】,對付奧術永恆星的年輕一輩,從敵人手中獲得一大筆資源提升自己,才能更好的對付奧術永恆星。

一名施法者準時來取藥劑,只不過,對方拿出的是張價值30萬靈魂錢幣的公證卡。

【你獲得300000枚靈魂錢幣公證卡(產地:虛空之樹)。】

還差1萬多靈魂錢幣,這應該是準備確定藥劑有效,且沒有副作用後,纔會支付。

夜幕悄然降臨,當晚八點多,一枚枚絢麗的魔能禮花升空而起,轉而炸開,相比之前,今晚的奧術永恆星要更熱鬧幾分,也終於有了慶典的氣氛。

蘇曉作爲刀術宗師,他對自己的感知能力,還是比較有信心的,此刻他感覺到,那偶爾出現,若有若無的窺探感,終於徹底消失。

蘇曉很早就睡下,從晚九點,休息到次日的清早五點半,當他洗漱一番,吃了個早餐後,已是六點多。

從儲存空間內取出一個類似圓形鎖盤的器物,蘇曉將其貼在牆面上,這面牆的另外一邊,就是幸運女神的居所,這器物的作用很簡單,可放出一種指向性結界,例如將隔壁房間籠罩住。

換作是之前,這種行爲,肯定會被施法者們第一時間察覺到,可今天不同了,今天大部分施法者們,都在享受着慶典,沒人會關注這湖畔宿舍。

蘇曉讓貝妮操控結界放出裝置,他本人則出了房間,關好門後,來到隔壁的房門前。

咚咚咚~

蘇曉敲響房門,裡面沒動靜,但他確定,幸運女神就在裡面。

咚咚咚~

“誰啊?”

幸運女神的聲音從門內傳來。

“聖焰。”

“有什麼事?”

“我聽說那滅法的消息了。”

蘇曉此言一出,房門立即打開,他順勢走進房間內,不等幸運女神開口,反手按上房門,房門砰的一聲關閉,隔壁早就準備好的貝妮,激活結界放出裝置。

房間內的牆面上,以極快速度攀上結界,還有點懵的幸運女神,當即感到不妙。

“等……”

嘭!

幸運女神瞬間失去平衡感,躺倒在地,並感覺到,有一隻手按上她的嘴,脖頸被利刃抵住。

幸運女神的雙眼瞪大,她盯着蘇曉,不理解爲何作爲藥師的聖焰,竟有這等手段,她當即準備以自己的能力,強行改變敵人運勢,讓其倒黴到大晴天遭雷劈,可就在這一瞬間,她發現,自己竟無法大幅度改變對方的運勢,這感覺她有些熟悉,好像是滅法纔有的情況。

在這一瞬間,幸運女神瞪大了眼睛,她好像知道聖焰藥師的真正身份了,這是滅法,滅法之影·白夜。

這讓幸運女神眼角逐漸浮現淚花,想到自己和滅法者當了這麼多天的鄰居,幸運女神腦中一陣眩暈,她感覺,她這應該是本世紀,最新奇的作死姿勢了。

第六十二章:撈黑聲望第十七章:虎蜂陣營第七十五章:精煉第二十七章:阿姆很生氣第二十九章:枯屠老哥第七十九章:風險第一百二十六章:跡王們第五十三章:死猴子第三十九章:死的覺悟第四十九章:無人能阻止第三十七章:深潛隊第六十二章:無盡的貪婪第十八章:要狡詐第八十二章:作死增強法第六十一章:聖地?第五十三章:狙擊陣第七十八章:沒有任何機會第五十六章:笑(第四更,爲宗師‘Ss小豆子’加更)第九章:族長第七十三章:這是弱小?第二章:劫持?第二十九章:判斷第五十四章:星空座第八十五章:行動開始第十章:靈魂藤蔓第五十一章:迴歸第三十章:血賺第四十一章:好運第七章:要塞的經營問題第二十章:怪異(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一章:暮光島第四十五章:暴殄天物的雲隱村第三十九章:放煙花第二十六章:真真假假第七十三章:這是弱小?第二十九章:一切都逐漸好起來第一章:真相背後的真相第十六章:線索第十二章:眼球第六十七章:布布汪大冒險第五章:無害的科研人員第五十六章:世界爭奪戰前夕第十八章:作死愛好者第七十六章:你可以走了第三十一章:無良的‘邪神’們第五章:狂歡第四十八章:抉擇第六十六章:一切皆可‘友軍’第六十一章:城堡第三十五章:送個你煙花第五十二章:談判第二十七章:不要去第二章:腐化第三十二章:永久死敵第七十七章:暴利第四十六章:你丫這是勒索第二十八章:神鄉之門第一百一十二章:穿透第四十二章:改行第六章:這是,真實的世界第七十九章:先代滅法者們第三十九章:本汪不會,這可怎麼辦第三十七章:遠阪凜的心理陰影面積第四十章:樂園,你特麼在逗我第八十四章:吞噬者第二十四章:演技派VS蘇曉第四十八章:我也想低調第三十九章:迴歸第九章:談價第二十六章:大劣勢第三十八章:賭上所有第二十二章:你行你上啊第六章:緣由第七章:被追殺第五十四章:助陣第十章:大偵探·普里?第三十一章:狡詐第七十九章:先代滅法者們第十四章:同夥+1第六十八章:這是六階?第四十五章:組團送死第三十三章:獵影第二十五章:比坦還抗揍第三十二章:主銘文第五十八章:冰封第六十九章:叢林貓第十三章:這也行?第三十七章:各懷心思第四十七章:逐漸自閉的暗殺姬第二十三章:一定是特殊的緣分第七十章:天雷第六十二章:一直無法戰勝的對手第十四章:靈魂守衛第三十二章:布布,你彷彿是在逗我笑第五十三章:血甲第十六章:肉第四十八章:我也想低調第五十九章:鍛光第六十六章:暴走的24區第十一章:有情有義·阿德利
第六十二章:撈黑聲望第十七章:虎蜂陣營第七十五章:精煉第二十七章:阿姆很生氣第二十九章:枯屠老哥第七十九章:風險第一百二十六章:跡王們第五十三章:死猴子第三十九章:死的覺悟第四十九章:無人能阻止第三十七章:深潛隊第六十二章:無盡的貪婪第十八章:要狡詐第八十二章:作死增強法第六十一章:聖地?第五十三章:狙擊陣第七十八章:沒有任何機會第五十六章:笑(第四更,爲宗師‘Ss小豆子’加更)第九章:族長第七十三章:這是弱小?第二章:劫持?第二十九章:判斷第五十四章:星空座第八十五章:行動開始第十章:靈魂藤蔓第五十一章:迴歸第三十章:血賺第四十一章:好運第七章:要塞的經營問題第二十章:怪異(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一章:暮光島第四十五章:暴殄天物的雲隱村第三十九章:放煙花第二十六章:真真假假第七十三章:這是弱小?第二十九章:一切都逐漸好起來第一章:真相背後的真相第十六章:線索第十二章:眼球第六十七章:布布汪大冒險第五章:無害的科研人員第五十六章:世界爭奪戰前夕第十八章:作死愛好者第七十六章:你可以走了第三十一章:無良的‘邪神’們第五章:狂歡第四十八章:抉擇第六十六章:一切皆可‘友軍’第六十一章:城堡第三十五章:送個你煙花第五十二章:談判第二十七章:不要去第二章:腐化第三十二章:永久死敵第七十七章:暴利第四十六章:你丫這是勒索第二十八章:神鄉之門第一百一十二章:穿透第四十二章:改行第六章:這是,真實的世界第七十九章:先代滅法者們第三十九章:本汪不會,這可怎麼辦第三十七章:遠阪凜的心理陰影面積第四十章:樂園,你特麼在逗我第八十四章:吞噬者第二十四章:演技派VS蘇曉第四十八章:我也想低調第三十九章:迴歸第九章:談價第二十六章:大劣勢第三十八章:賭上所有第二十二章:你行你上啊第六章:緣由第七章:被追殺第五十四章:助陣第十章:大偵探·普里?第三十一章:狡詐第七十九章:先代滅法者們第十四章:同夥+1第六十八章:這是六階?第四十五章:組團送死第三十三章:獵影第二十五章:比坦還抗揍第三十二章:主銘文第五十八章:冰封第六十九章:叢林貓第十三章:這也行?第三十七章:各懷心思第四十七章:逐漸自閉的暗殺姬第二十三章:一定是特殊的緣分第七十章:天雷第六十二章:一直無法戰勝的對手第十四章:靈魂守衛第三十二章:布布,你彷彿是在逗我笑第五十三章:血甲第十六章:肉第四十八章:我也想低調第五十九章:鍛光第六十六章:暴走的24區第十一章:有情有義·阿德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