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交鋒

拍賣會場內,蘇曉突然叫價,顯然是打亂了一衆施法者的佈局。

並非是施法者們有疏漏,或是沒想到這點,而是的確無法避免。

本次拍賣的拍品雖是來自多個勢力,但拍賣會是在黎光莊園進行,這裡作爲施法者們的地盤,如何安排拍賣的進程,自然是他們說了算。

就算如此,他們也不能找上僞裝成聖焰藥師的蘇曉,告訴蘇曉,別拍最後一件拍品,這玩意是出自深淵的詭秘之物。

在施法者們內部,知曉此事的,也僅有幾人而已,哪怕這邊正在拉攏蘇曉,也不會將此等不光彩的秘密,告知蘇曉。

至於不讓蘇曉來參加這次拍賣會,這更不可能,這簡直是針對,後續雙方的關係,不說鬧翻,也得僵住,前期奧術永恆星用於拉攏蘇曉所付出的投資,相當於白給。

外加奧法慶典的召開,讓此事的佈設,難免顯得有幾分倉促,所以才留下了這麼個破綻。

在拍賣會開始前,瑟菲莉婭、古亞院長、魂大人、凜風王四人商談過,凜風王的主張是,把「死靈之書」丟到深淵通道里,既然其來自深淵,那就讓其回到深淵。

瑟菲莉婭、古亞院長、魂大人一致反對,將「死靈之書」丟到深淵通道內的變數太多,還是把這東西賣給‘有緣人’,更爲穩妥些。

拍賣會場的臺上,羽族拍賣師雖神情從容,實則已脊背見汗,他當然也是本次計劃的參與者之一,或者說,這是奧術永恆星高層們佈設的一個局。

今晚特邀伍德作爲拍賣師,本身就是挖了個坑,要知道,在畫之世界的爭奪戰,奧術永恆星派出女施法者·洛希與炎啓·索耶格作爲代表,不僅如此,其中的女施法者·洛希還帶着虛空之樹所公證的【洞察眼】,把畫之世界爭奪戰的景象,實時轉播到虛空的「莫烏鬥技場」。

當時衆多虛空種族的觀衆,都通過女施法者·洛希以【洞察眼】傳輸回來的畫面,目睹了畫之世界爭奪戰的部分情景。

只不過,【洞察眼】後續到了天啓姐妹花那,上演了一場場‘直播’逃命。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那次奧術永恆星通過【洞察眼】的部分畫面,得知了伍德與蘇曉曾有過合作。

此等情況下,施法者們邀請伍德來擔任這次拍賣會的特邀拍賣師,肯定是沒安好心。

伍德是何人?他會想不到這點?答案是,伍德想到了,準確的說,邀請他的奧術永恆星居心叵測,接受邀請的他,其實也沒安好心。

施法者們的佈置是,伍德在作爲本次拍賣師的情況下,最後一件拍品,拍出的竟是「爹級」器物。

拍得「死靈之書」的買家,肯定會第一時間聯想到來自魔鬼族的伍德,與此事有干係,魔鬼族‘虛空養爹人’的名號,還是很響亮的。

爲了謹防伍德不進行「死靈之書」的競拍,施法者們還特意安排了兩名拍賣師,且讓那名羽族拍賣師,在拍賣中途替了伍德一會,從而避免現在出場,顯得唐突。

關於本次計劃中未知的變數,聖焰藥師,奧術永恆星的四位領袖,其實進行過短暫的密談。

在瑟菲莉婭看來,聖焰藥師不太可能競拍「死靈之書」,首先,聖焰藥師作爲頂尖藥師,肯定是見多識廣,看到「死靈之書」上場後,就算因其被「凜冰」所冰封,難以感測那詭秘的波動,但也會隱隱察覺到此物的不對。

這觀點,得到魂大人與古亞院長的一致贊同,頂級藥師的見識,真的不值得懷疑。

凜風王則提出不同的觀點,在他看來,萬一聖焰藥師突然感覺「死靈之書」不錯,並參與競拍,那怎麼辦?

瑟菲莉婭給出的答案是,當場去聖焰藥師鄰座,讓其不要再競拍此物,就說,具體原因,事後會說明,聽聞這直接有效,但又簡單粗暴的解決方式,凜風王被噎的半天沒說出話。

方式是直接了點,但從多方面考慮,這解決策略的確可行,況且聖焰藥師選擇競拍「死靈之書」的概率很低。

怎奈,這小概率事件,最終還是發生了,或者說,這根本不是小概率事件,是必定會發生的事。

施法者們之所以不想看到蘇曉拍下「死靈之書」,是因爲一旦這種事發生,就代表蘇曉與「死靈之書」建立了因果,這種局面下,奧術永恆星是繼續拉攏聖焰藥師,還是放棄?

繼續拉攏的話,就等於再次和「死靈之書」產生因果聯繫,屆時在奧術永恆星與聖焰藥師間,「死靈之書」肯定會選擇前者,雙方的資源存有量,不是一個級別。

而放棄拉攏拍下「死靈之書」的聖焰藥師,這對奧術永恆星而言也是巨大的損失,先是錯失一位頂級藥師,其次是,之前拉攏聖焰藥師的投入全部白費。

“9000。”

蘇曉再一次出價,這讓一名與他競拍的奧霧族選擇放棄。

作爲最後一件拍品的「死靈之書」,因被介紹成未知古書,對它感興趣的人不多,外加在場也沒什麼人願意和聖焰藥師爭。

“聖焰先生出價到9000靈魂錢幣,還有更高的出價嗎?”

臺上的羽族拍賣師,繪聲繪色的講「死靈之書」的虛假由來,聽他那意思,這古書的作用雖未知,但來頭很大。

實際上,臺上的羽族拍賣師都懵逼了,他很確信,這玩意不能拍給聖焰藥師,可局面到此,他總不能一直不落錘吧。

這次來奧術永恆星,蘇曉的收穫不少,其中的收穫之一是,他發現羽族和奧術永恆星看似有時敵對,其實兩者沆瀣一氣。

在之前,惡魔族和羽族秘密聯合,看似是雙方爆發矛盾,乃至於爆發戰爭,其實是雙方的老不死已勾結好,以這種互相敵視的方式,避免遭到奧術永恆星的針對。

畢竟,近年來惡魔族、羽族都太活躍,難免遭到奧術永恆星的忌憚,與其被奧術永恆星打壓,還不如互相假裝爆發矛盾。

結果卻是,越打惡魔族越感覺不對,說好的互相收着力,結果羽族在集結力量後,先助跑,然後跳起來給惡魔族一大錘。

當時把惡魔族都打懵了,憤怒的質問:‘你來真的?’

結果是,羽族那邊口中喊着對不起,實際卻錘的更狠了,還搶佔了惡魔族不少地盤,這哪裡是互演,這分明是動真格的了。

這導致,雙方越打越狠,到了最激烈時,惡魔族在戰場上看到了施法者的身影。

到了這一步,惡魔族自然想到了是怎麼回事,他們被羽族演了,羽族是聯合了奧術永恆星,雙方攻佔惡魔族一片地盤後,各分一半,並表現出,惡魔族敢打回來,就是奧術永恆星+羽族一起錘惡魔族。

更關鍵的是,惡魔族感覺此事過於丟人,選擇把這苦果嚥了。

所以此刻臺上站着名羽族拍賣師,之前蘇曉或許還會感覺驚異,但這次來奧術永恆星,瞭解其中詳情後,他不再感到意外。

惡魔族爲何一直沒對他提及此事?就惡魔族那好戰、要面子的性格,那邊主動提及此事才真正反常。

得知羽族和奧術永恆星暗中聯手後,蘇曉這次能順便安排羽族,自然不會手軟,就比如選羽族天才·羽璃,作爲計劃開始的起始點。

“9200。”

一名逆齒族壯漢舉牌出價,見此,羽族拍賣師當即擡手道:“9200靈魂錢幣,還有沒有更高的?”

羽族拍賣師話是這麼說,其實在說話間,已經揚起拍賣錘,準備一錘砸下去。

“9300。”

蘇曉此言一出,臺上的羽族拍賣師差點閃了腰,落到一半的錘,趕忙停下,這要是一錘砸下去,把「死靈之書」賣給聖焰藥師,肯定沒他好果子吃。

蘇曉剛出價,他發現瑟菲莉婭已坐在鄰座,並低聲說道:“聖焰,那本古書,怎麼看都不值9300枚靈魂錢幣。”

“或許吧。”

蘇曉說話間,準備再次出價,那逆齒族壯漢已出價到9400枚靈魂錢幣。

“那你還拍?”

瑟菲莉婭側頭看着蘇曉,心中已開始懷疑蘇曉的用意。

“裝它那木盒肯定值這個價。”

聽蘇曉這麼說,瑟菲莉婭愣了那麼一瞬間,然後無話可說,作爲那木盒的製造者,她當然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盒子的價值,別說9400枚靈魂錢幣,在外界,94000枚靈魂錢幣都買不來那木盒。

“早說你喜歡,我送你一個。”

瑟菲莉婭低聲開口,這讓蘇曉舉起號碼牌的動作一頓,同樣低聲說道:

“我要更大些的,那個看起來小了點。”

“好。”

“成交。”

蘇曉將號碼牌放在桌上,最終,那名逆齒族壯漢,以9400枚靈魂錢幣的價格,拍下了「死靈之書」。

隨着拍賣會的結束,賓客陸續散場,蘇曉到後場付了靈魂錢幣,取到自己競拍的三件拍品後,帶着貝妮離開拍賣會場。

剛出會場的長廊,蘇曉遇到名穿着黑色法袍,戴着兜帽,全身都纏着白色繃帶的女施法者,這女施法者以有點酥酥帶着沙啞的聲音說道:

“聖焰先生,我的導師在酒莊等你。”

“帶路。”

蘇曉話音剛落,一旁的女施法者打了個響指。

空間波動平穩時,蘇曉已在酒莊的古堡二樓的餐廳內,他環顧周邊後落座,對面是正在享用晚餐的瑟菲莉婭。

“聖焰,你知道那是什麼?”

瑟菲莉婭放下餐具,托起水晶杯,淺斟低酌,她一開口就直截了當問「死靈之書」的事,顯然是擺出了一副已懷疑蘇曉的態度。

“那是來自深淵的東西。”

蘇曉並沒遮遮掩掩,他此時表現的越坦然,反而越不會遭到懷疑。

“那你還敢競拍?”

瑟菲莉婭的語氣開始冷淡,沒有了平常的那一分客氣。

“哦,原來死靈之書是到了你們手裡,我還納悶,你們作爲這次拍賣會的主辦方,怎麼什麼拍品都收納。”

聽到蘇曉此言,對面瑟菲莉婭的眸子眯起幾分,氣息也有些危險。

“這麼說,你很瞭解死靈之書?”

“當然瞭解,按逆齒族是現任的死靈之書持有者來算,那上一任就是你們,再上一任是那叫白夜的滅法,期間還到過魔鬼族那邊,再再上一任,是聖域樂園的違規者神父,你猜,更上一任是誰?是誰把那東西賣給神父的?是誰去深淵蔓延區尋找罕有植物,發現的死靈之書?”

蘇曉說話間,拉起左臂的袖口,一根根半透明的觸鬚,從他的手臂內涌現,作爲和「死靈之書」安排過邪神的合作者,故意被「死靈之書」的波動同化到這種程度,對於蘇曉而言並不危險,回輪迴樂園後就能祛除。

蘇曉的這番話中,還故意賣了個破綻,就是知曉死靈之書曾到過滅法手中,之所以如此,是準備讓後續的說辭更加圓滿與真實。

“你對那東西……瞭解多少?”

瑟菲莉婭皺着眉,她此刻有點啼笑皆非的感覺,事情發展到現在,已經不是奇妙能形容的。

但別被她此刻表現出的態度所迷惑,她已敏銳的捕捉到一點,就是聖焰怎麼會知道,死靈之書曾到了白夜手中,她已準備好,稍有不對,立即下殺手。

“我對死靈之書的瞭解,要比你們多,你們賣掉它的方式太隨意,死靈之書有個因果特性,在它導致當前的持有人死亡,或者當前持有者的族羣滅亡後,它會追溯上一任持有人,也就是再回來找你們,當你們扛不住,或者它扛不住你們的手段後,它會繼續向上一任追溯,去找那滅法……”

蘇曉言到此處,餐桌對面的瑟菲莉婭問道:“也就是說,只要我們處理得當,最終倒黴的會是那滅法?”

“當然不是。”

蘇曉略帶笑意的看着瑟菲莉婭,這讓瑟菲莉婭心生不快,她很牴觸別人以這種目光看她。

“死靈之書注重因果,如果白夜只是滅法,那還好,但他也是輪迴樂園的獵殺者,就算是死靈之書,也不會願意和一名輪迴樂園的獵殺者死磕,當時我得知神父擺脫死靈之書後,很失望,但調查到他是把死靈之書轉嫁給白夜後,我很欣慰,原本我認爲,死靈之書會回到神父那,繼續折騰他,可爲什麼到了你們手裡?”

蘇曉並未隱瞞這點,他已設好圈套,自然要拋出足夠的餌,讓瑟菲莉婭上鉤。

他方纔故意透露出,知道死靈之書到過滅法手中,這其實是比較冒險的說辭,但聖焰這身份,如果真是死靈之書的喚醒者,後續肯定會經常關注有關於死靈之書的動向。

據蘇曉瞭解,魔鬼族那邊,大概20~30天,就會派人打探消息,看深淵之罐還在不在凱撒那。

因此蘇曉這是還原了被「爹級」器物坑過的人,所擁有的心理變化,正所謂,細節決定成敗。

“按你這麼說,我們這次是甩不脫死靈之書了?”

“當然不是,你們可以把它給我,別忘了,當初是我在深淵蔓延區喚醒了它,其實我一直有個想法,就是把死靈之書出售給輪迴樂園,看看會怎樣,只不過上次要用這手段對付定藥劑不付錢的神父,這次剛好試試。”

蘇曉說完,端起酒杯飲了口,隨即目露驚異,誇讚道:“好酒,誰釀的?”

聽到蘇曉對酒品的誇讚,瑟菲莉婭的神色相比方纔要緩和了些。

“你們在哪搞來的那木盒,那東西做的很精妙。”

“也不算精妙,一般吧。”

瑟菲莉婭的態度完全緩和,事實證明,被作爲頂級藥師的聖焰誇讚作品的感受很不錯。

“聖焰,你說能幫我們解決死靈之書的困擾,這不是無償的吧。”

“當然不是,200萬靈魂錢幣,我幫你永遠解決這隱患。”

“不可能,最多5萬。”

“成交。”

“……”

對面的瑟菲莉婭,狐疑的看着蘇曉,想說什麼,最終什麼都沒說。

對於此事,蘇曉是能撈到好處,就撈些好處,他的主要目的是幫「死靈之書」脫困。

從一階拼殺到九階,蘇曉接觸過的「爹級」器物,「準爹級」器物,以及有「爹級」器物資質的危險物,已有好幾種。

深淵之罐、死靈之書、靈魂王冠(暗黑王冠)、先古面具,最後是嗜血戰甲與暗刃,當兩者分出勝負後,應該就是向「準爹級」器物的方向而去。

這些器物中,看似「先古面具」與蘇曉關係最密切,可蘇曉知道,當這面具從「準爹級」器物,進階到「爹級」器物後,就算不反噬自己,也會離開並遠離自己。

唯有「死靈之書」,與自己一同狩獵過邪神,且完成狩獵後,這「爹級」器物還沒獨吞收益。

這種「爹級」器物,蘇曉當然不會看着它被封困在「凜冰」內,當然,就算將其放出來,蘇曉也不會帶着這東西,正所謂距離產生美,保持現在的偶有合作,是最佳的距離,一旦距離太近,蘇曉能確信,自己會死於這「爹級」器物的因果之下。

用過晚餐後,蘇曉離開酒莊,他剛回湖畔宿舍的住處沒多久,房門被敲響。

咚咚咚~

蘇曉擡手示意貝妮別去開門,他從單人沙發上起身,親自開門後,發現門外沒人,一個1米見方的木盒,擺放在門外的紅地毯上。

蘇曉打開木盒,裡面正是被冰封在「凜冰」中的「死靈之書」,他直接把方塊狀的「凜冰」拿起。

與此同時,黎光莊園的酒莊古堡內,瑟菲莉婭、古亞院長、魂大人、凜風王,都通過魔能投影,看到了蘇曉拿起「凜冰」的一幕。

“這藥師瘋了嗎。”

凜風王看的直皺眉頭,他之前冒險觸碰過封住「死靈之書」的「凜冰」,那感覺讓他記憶尤深。

“那叫白夜的滅法,也曾是死靈之書的持有人,也是來自輪迴樂園,你們說,聖焰和白夜,會不會是同一個人?白夜僞裝成了聖焰,有沒有這種可能?”

魂大人開口,只能說,不愧是開了十幾個腦洞的狠人。

“今晚之前,我其實有過這種猜想,但在今晚的事後,我認爲這不太可能。”

瑟菲莉婭表態,原因是,聖焰藥師一直都沒顯露出任何與滅法有關的事,除了都是來自輪迴樂園,以及對方是他的老客戶。

同在一個樂園,一名獵殺者是一名藥師的客戶,這正常到不能再正常,反而聖焰要是說不認識滅法者·白夜,纔是最大的疑點。

此等完美的僞裝下,爲何今晚還要牽扯出此事?於情於理,這都解釋不通。

反倒是聖焰的來歷坦蕩,纔不在乎這些,而透露出與「死靈之書」的關係,完全是爲了牟利,這纔是真實,這纔是讓人有實感的聖焰藥師,無論聖焰的藥劑學有多高超,首先,這是個人,是人就會有七情六慾,會有各自的慾望。

今晚的事,實在太符合聖焰的性格與行事作風,在瑟菲莉婭看來,對方來奧術永恆星,就是爲了獲得更多利益與資源,對方可是爲了利益與資源,能與白牛勢力合作,因此今晚爲了利益,挑明與「死靈之書」的關係,正常到不能再正常。

正因如此,瑟菲莉婭才感覺聖焰不可疑,反倒是之前,聖焰的身份很清白時,瑟菲莉婭一直有所顧慮。

“別管他什麼來路,只要有一點不對,除掉滅口。”

古亞院長開口,這出面最少的老傢伙,其實是最狠的,他歷來秉承寧殺錯一千,不放過一個。

“老東西,這件事的具體情況你不瞭解,那聖焰很會做人,現在藥師公會把他看成藥師的頂尖水平,別說我們在沒任何理由的前提下除掉他,就算不是我們動手,他死在奧術永恆星,這筆賬,也會被藥師公會的那些藥師算在我們頭上。”

魂大人越說,心中越是無語,她看了眼瑟菲莉婭,沒理解局面爲何會發展到這一步,在以往,瑟菲莉婭做事,她就算想挑出毛病,都挑不出來,結果這次搞成這樣。

“還有這麼一回事?那的確要好好斟酌,不過話說回來,你們感覺,這聖焰到底有幾分可疑?”

“半分?”

凜風王開口,迄今爲止,他沒感覺聖焰藥師做出什麼可疑的事,如若不是因爲對方頂尖藥師的身份,需要仔細試探其來歷,換做拉攏其他人才時,早就不再試探。

“好像半分都沒有。”

瑟菲莉婭也表態。

“那就是說,即使聖焰有問題,也是他作爲藥師身份的情況下,來路有些問題?”

古亞院長環視在座的其他三人。

“說聖焰是白夜所僞裝,的確太牽強,實不相瞞,我就是爲了避免這點,帶他去過靈魂之森,期間途經了巖橋,下面的暗環河裡那麼多座魔能塔,一點反應沒有,滅法的元素親和,你們也都是知道的。”

瑟菲莉婭此言一出,鄰座的魂大人臉色一黑,她算是看出來,她的老對頭瑟菲莉婭,方纔是故意引她說聖焰或許是白夜所僞裝成,一名滅法,不可能從那麼多座魔能塔上走過,而且魔能塔還沒什麼波動。

“那就不要廢話,一名藥師而已,就算來路有些問題,他又能搞出多大的事。”

魂大人的此言一出,基本就宣佈這次的密會結束。

四位領袖沒想到的是,蘇曉今晚所做的一切,以及所承擔的風險,就是爲了讓他們四人聚到一起,之所以如此,是因爲在奧術永恆星上,蘇曉一共忌憚五個人,最忌憚至高之人,其次就是瑟菲莉婭、魂大人、古亞院長,以及凜風王。

至高之人極少離開【元素超導塔】,蘇曉只需短暫拖住四位領袖,有些事就可以在這段時間內進行了。

湖畔宿舍,蘇曉坐在工作臺前,他正在調配一種安眠的秘藥,這是風王子的委託。

就在這時,工作臺上的通訊器響起,蘇曉雙手中各拿着個催化反應中的器皿,他示意一旁的格林·薇接起通訊。

格林·薇拿起通訊器接通,白牛的聲音從裡面傳來:“出來喝一杯?有了新東家,也別忘了老東家。”

“明晚吧,明晚我請你。”

“也行。”

白牛那邊掛斷了通訊,全程,蘇曉與白牛的談話,都沒避諱作爲瑟菲莉婭弟子的格林·薇。

其實談話的內容一點都不重要,白牛那邊撥通這次通訊,就代表事成了,反之。沒撥通就是那邊沒成功,蘇曉要對計劃做出相應的變更。

今晚的計劃,簡而言之,蘇曉這邊通過「死靈之書」的事,吸引奧術永恆星的四位領袖,讓他們把視線,全都集中在他身上。

而這同時,利用四領袖的注意力都被蘇曉所吸引這段時間,以白牛爲首,凱撒、伍德、罪亞斯、癩蛤蟆、暴鼠,已悄然去做另一件事。

當晚十點,星辰廣場前區,商業街一家豪華酒店的客房內。

客房內燈光關着,月光投入到房間內,映照一名羽族天才的側臉,正是羽璃。

羽璃單手握着個造型古樸的沙漏,臉上的笑容逐漸肆無忌憚,這是他取得本次鬥技競賽冠軍的殺手鐗,對於這殺手鐗,他相當有信心。

第十九章:名冊第六十八章:迴歸(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十章:待遇問題第二十三章:虛假的勝利第五十章:老神棍的立場第四十八章:冤家路窄第五十七章:爆表的生存能力第九十八章:被秒殺?第十四章:戰鬥之美第三十八章:黑酋的怒吼第十五章:堵門第二十章:上門拜訪第八十六章:真正的法爺第十三章:雙倍的快樂第六十七章:刀裡的瘋魔第二十五章:人才濟濟的野豬人軍團第四十八章:拍賣會開始第六章:你給我等着第三十五章:幽靈蜂第五十章:狂歡第四十八章:覺醒的騎士第三十四章:不是兩個第二章:聖裔王第十章:災厄第一章:古堡第十五章:驚愕第九十一章:讓我……殺你了第五十七章:我曾,很信任你第三十五章:內部矛盾第三十八章:力量與速度第八十六章:你和聖誕……熟嗎?第九章:陷阱第六章:消息第十五章:史無前例的天上掉餡餅第七十六章:籌備第一百一十七章:選擇第四章:執念第八十六章:來自休格的羨慕第五十七章:驚人的寶箱數量第四十六章:高效的方法第一章:地位第六十七章:暴風雨前的寧靜第三十九章:陰謀與陽謀(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七十九章:主人,我好像變帥了第五十章:生死一瞬第五十七章:驚喜(第四更)第四十六章:你太醜了第八十八章:黑淵中的‘小可愛’第二十章:盛宴第四十三章:黑酋X歐皇進行時第五十三章:你可以重新相信圖爾特第二十五章:嵌合體第七十三章:盛開第六十章:聚合(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五十八章:驚現第三十三章:一分鐘第二十六章:來自天啓樂園的提示第五章:冰山第六十五章:底牌第六十三章:秀的人頭皮發麻第九章:陷阱第二十三章:開了無雙第十七章:無聲第四十四章:鬥志,Lv.MAX第十六章:你的良心一定會痛第三十二章:回憶起,長廊的恐懼第四十八章:大聚地第三十七章:小概率事件第十一章:噩耗第二十八章:分身第七章:史上最慘boss第三十四章:月神第三十一章:失誤的代價(第四更,白銀大盟加更)第七十三章:意外收穫第五章:巫師世界真正的模樣第十二章:聖戰士第八十五章:死亡旋轉第十章:靈魂藤蔓第八十五章:野爹級待遇第三十二章:倒黴第五十四章:細胞第六章;這是議員?第九十七章:人生三大錯覺:我能行第六章:獵命人第十一章:團長,不要拋棄我們第三十四章:引雷秘法第三十一章:生存第三十二章:永久死敵第一百零三章:迴歸第六十九章:暗第七十九章:瑟瑟發抖的天啓樂園第八十一章:人選第二十七章:神女第六十二章:交鋒第六十章:邀請?第三十一章:失誤的代價(第四更,白銀大盟加更)第五十六章:對手們第二十四章:戰獸第四十五章:發家致富第三十一章:船獵手·厄運號
第十九章:名冊第六十八章:迴歸(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十章:待遇問題第二十三章:虛假的勝利第五十章:老神棍的立場第四十八章:冤家路窄第五十七章:爆表的生存能力第九十八章:被秒殺?第十四章:戰鬥之美第三十八章:黑酋的怒吼第十五章:堵門第二十章:上門拜訪第八十六章:真正的法爺第十三章:雙倍的快樂第六十七章:刀裡的瘋魔第二十五章:人才濟濟的野豬人軍團第四十八章:拍賣會開始第六章:你給我等着第三十五章:幽靈蜂第五十章:狂歡第四十八章:覺醒的騎士第三十四章:不是兩個第二章:聖裔王第十章:災厄第一章:古堡第十五章:驚愕第九十一章:讓我……殺你了第五十七章:我曾,很信任你第三十五章:內部矛盾第三十八章:力量與速度第八十六章:你和聖誕……熟嗎?第九章:陷阱第六章:消息第十五章:史無前例的天上掉餡餅第七十六章:籌備第一百一十七章:選擇第四章:執念第八十六章:來自休格的羨慕第五十七章:驚人的寶箱數量第四十六章:高效的方法第一章:地位第六十七章:暴風雨前的寧靜第三十九章:陰謀與陽謀(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七十九章:主人,我好像變帥了第五十章:生死一瞬第五十七章:驚喜(第四更)第四十六章:你太醜了第八十八章:黑淵中的‘小可愛’第二十章:盛宴第四十三章:黑酋X歐皇進行時第五十三章:你可以重新相信圖爾特第二十五章:嵌合體第七十三章:盛開第六十章:聚合(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五十八章:驚現第三十三章:一分鐘第二十六章:來自天啓樂園的提示第五章:冰山第六十五章:底牌第六十三章:秀的人頭皮發麻第九章:陷阱第二十三章:開了無雙第十七章:無聲第四十四章:鬥志,Lv.MAX第十六章:你的良心一定會痛第三十二章:回憶起,長廊的恐懼第四十八章:大聚地第三十七章:小概率事件第十一章:噩耗第二十八章:分身第七章:史上最慘boss第三十四章:月神第三十一章:失誤的代價(第四更,白銀大盟加更)第七十三章:意外收穫第五章:巫師世界真正的模樣第十二章:聖戰士第八十五章:死亡旋轉第十章:靈魂藤蔓第八十五章:野爹級待遇第三十二章:倒黴第五十四章:細胞第六章;這是議員?第九十七章:人生三大錯覺:我能行第六章:獵命人第十一章:團長,不要拋棄我們第三十四章:引雷秘法第三十一章:生存第三十二章:永久死敵第一百零三章:迴歸第六十九章:暗第七十九章:瑟瑟發抖的天啓樂園第八十一章:人選第二十七章:神女第六十二章:交鋒第六十章:邀請?第三十一章:失誤的代價(第四更,白銀大盟加更)第五十六章:對手們第二十四章:戰獸第四十五章:發家致富第三十一章:船獵手·厄運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