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敘舊

銀月湖畔,一艘頗有機械風格的渡船啓動,向湖心島方向駛去,上面運載着各類設備。

蘇曉坐在船舷上,並非他想要前往湖心島,而是瑟菲莉婭將調配【啓迪】秘藥的地點,安排在那。

運用太陽能量作爲共鳴性壓縮時的能量,當然有一定的爆炸風險,倘若在湖畔宿舍做這件事,那裡面住的其他貴客,都會連夜搬走。

還有一點,湖畔宿舍距離「仲時學院」不遠,湖畔宿舍炸沒還是小事,倘若爆炸波及到「仲時學院」,那就麻煩了。

縱使以瑟菲莉婭在奧術永恆星的地位,這件事也很不好處理,索性,調配【啓迪】秘藥的地點,被安排在了湖心島,首先有廣袤的銀月湖,作爲第一重保險,其次是,湖畔周邊有被動型防禦結界。

蘇曉剛好也想到湖心島看看,就同意這地點選擇,如若湖心島有月狼的狼冢,就能將【銀月之刃】提升爲最高梯隊的霸主裝備,想必,到時【銀月之刃】會有質變。

不過蘇曉沒完全同意搬出湖畔宿舍,他以湖心島的居住條件一般爲由,讓瑟菲莉婭找人佈設足夠穩定的傳送陣,讓他能在湖心島,短時間內返回湖畔宿舍的房間內。

之所以如此,是因爲要繼續和幸運女神當鄰居,眼下雖還不會安排這女神,但等奧法慶典正式開始2~3天后,就要開始安排這女神了,作爲鄰居,自然更方便動手。

當渡船停下時,已是晚上九點多,在月光的映照下,湖心島並不黑暗,一種銀青色光粒就像螢火蟲般飄飛。

星夜下,蘇曉踩着島邊覆蓋着苔蘚植物的鬆軟土地登島,周邊的蛙鳴聲不絕於耳,空氣格外清新,向前看去,前方那十幾米高,透出青色微光的石碑格外顯眼,石碑下插着的幾把月光大劍同樣如此。

停步在高聳的石碑下,蘇曉沒擡手去握上任何一把月光大劍的劍柄,雖說他感覺到,哪怕自己不是劍術宗師,卻依然能使用這些月光大劍,就如同月狼們也會能量結晶化,以及掌握着類似吞噬之核的能力一樣。

握上月光大劍這種大概率暴露身份的事,蘇曉自然不會做,他繞過石碑,抵達後方一公里處的一棟建築前。

這座建築整體爲岩石結構,看風蝕痕跡,大概是幾十年前所修建,走進其中後,蘇曉發現這是一處類似倉庫的地方,地上有一層,地下有兩層,此時地下的兩層被打通,成爲一處十幾米高,面積上千平米的地下空間。

地下空間內,已有不少大型器械擺放在此,蘇曉之前所說的,要以太陽能量作爲共鳴性壓縮,從而調配【啓迪】秘藥,並不是在忽悠對方,確切的說,這是【啓迪】秘藥的調配方法之一,只不過稍有改良,任何人來了,都挑不出半點問題。

一個謊言,需要更多的謊言去彌補,最終因太多的謊言所呈現出的虛假,從而被敵人識破。

蘇曉並沒編造謊言,調配【啓迪】秘藥,的確需要這個步驟,只不過,在調配完成後,稍微加工一下共鳴性壓縮裝置內的溶液,這些溶液就會轉變爲液態阿波羅。

準確的說,蘇曉就是通過製造半成品的液態阿波羅,以此提供強大的共鳴性壓縮動能,在液態阿波羅這方面,他很久之前,就投入了大量的時間與精力,眼下終於派上大用場。

當晚十二點不到,足以滿足【啓迪】秘藥調配條件的鍊金實驗室,終於佈設出,環視周邊,各類器械的提示燈,以及顯示的工作狀態,看得人眼花繚亂。

因格林·薇正與蘇曉學習藥劑學,眼下自然一同跟着,正坐在一臺粒子轉移機上,解讀書籍上的圖紋,那聚精會神的模樣,讓人懷疑,她是不是真的有藥劑學天賦。

不僅是格林·薇到此,還有兩人也被派來,都是老熟人,是休格與盧恩。

這兩人來此的任務,說是助手兼打雜的,實際是負責監視蘇曉的一舉一動。

別看休格這傢伙猶如懶癌附體般,他可是魂大人最信任的兩人之一,眼下是奧術永恆星·地底監牢的最高負責人,也就是典獄長,從某種程度上來講,烏鴉女、元素學家·赫洛斯等人的生死,就在休格手中。

這慵懶的傢伙,每天看似是坐在巨大魔能守衛肩上,四處閒逛,實則地底監牢內四成以上的囚犯,都是他親手送進去,魂獄長·休格,在外界可不算是好名聲,或者說,不單是蘇曉自己在變強的路上,曾經與他死戰個平手的休格,也同樣不斷前行。

除了休格這傢伙,盧恩來此,則是負責時刻觀察太陽能量的變化,作爲「仲時學院」曾經的能量系學霸,沒人會懷疑他這方面的觀察力與判斷。

“聖焰先生,有什麼要吩咐的,別客氣,只管和我們兩個說。”

盧恩開口,聞言,蘇曉點了點頭,道:“那好,你們兩個去把所有太陽特性的材料都擡進來,火精在這裡熔了,太陽殘片浸泡在……”

蘇曉安排了一連串的工作,聞言,懶鬼休格恨不得給盧恩一記友情的大嘴巴子。

盧恩聽聞蘇曉的吩咐後,一愣,他就是客氣客氣,但事到了這,只能和懶鬼休格一同去上層擡材料。

當晚兩點,一個個三米粗的玻璃柱,成半環繞擺放次序,立在試驗所內,裡面透出暖黃色微光,大量氣泡在這暖黃色液體內升騰。

“終於弄完了,我小睡會。”

休格靠坐在躺椅上,不等盧恩回話,已經淺睡,見此,盧恩無聲的口吐芬芳。

不理會兩人,蘇曉來到一臺酷似熔爐的器械前,開始藥劑調配的初始流程,就算一切順利,也得兩天時間。

蘇曉打開啓動閥,下一秒,總計15根玻璃柱內的暖黃色溶液,全部浮現大量的氣泡,猶如要沸騰般,幾乎是同時,一種極其駭人的波動擴散開。

休格與盧恩當即起身,兩人的汗毛都豎起來,只是瞬間,這讓人肝顫的危機感,讓他們後背都滲出冷汗。

“什麼情況?”

休格看向一旁的盧恩,盧恩苦笑着說道:“應該是……正常情況。”

就在兩人還在商議,方纔的情況要怎麼處理時,一股更強的危險感陡然襲來,這感覺,就像在直面一顆即將爆炸的太陽,他們是如此的渺小與微不足道,彷彿下一瞬,就會被太陽炸成灰燼,灰燼被高溫蒸發爲氣態。

不知爲何,身處此等危險中,休格回憶起了曾經小時,和好友盧恩、烏鴉女一起去爬「大鐘塔」,結果被逮住,以及之後在「仲時學院」的日子,還有後續的種種。

忽然,休格的眼睛瞪大了幾分,他感覺,這特麼好像是看到走馬燈了。

“穩住,別慌。”

盧恩的話音剛落,發現蘇曉已經拎着貝妮,衝到向上的樓梯前,一旁是抱着本超大號書籍的格林·薇。

盧恩與休格兩人對視,轉而,盧恩驚呼了聲我靠後,陡然以空間能力消失。

“帶我一起……”

休格的話剛說一半,發現一旁的損友,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只見休格化身爲黑焰人影,下一瞬,他穿透實體物質,出現在建築上空百米處。

片刻後,蘇曉、貝妮、格林·薇、休格、盧恩已位於月石碑後,其中格林·薇探頭看了眼遠處的建築,道:“沒有爆炸耶。”

“聖焰先生,您說句實話,那些太陽溶液要是炸了,到底有多大威力?”

盧恩沉聲開口,顯然是不想告別這美麗的世界。

“放心,理論上來講不會爆炸。”

聽聞蘇曉此言,盧恩與休格都是一言難盡的表情。

“既然不會爆炸,聖焰先生,你剛纔爲什麼第一個跑……”

“是不會爆炸,但會燃燒,別廢話了,回去繼續。”

蘇曉向實驗室的方向走去,休格與盧恩無奈跟上,更後面的格林·薇很是不情願的跟着,至於貝妮,它躺在石碑頂,今晚上就打算住這了。

在藥劑調配中,蘇曉感覺時間過的很快,但休格與盧恩卻感到度日如年,從這鬼藥劑開始調配,以及能量壓縮機開始運轉,感知能力強到可怕的休格,已經走馬燈了十幾次,到了次日的中午,休格整個人都憔悴了不少,黑眼圈都出來了。

兩天後,黎光莊園,酒莊內。

瑟菲莉婭品嚐杯中果酒,似是感到不滿,她的纖眉微皺了些,對於酒品極其挑剔的她,對自己的新作很不滿,沒錯,釀製美酒是瑟菲莉婭的愛好之一。

就在這時,她手指上的元素戒亮起微光,見此,她放下手中的水晶杯,下一瞬,她已從黎光莊園的酒莊,抵達銀月湖的湖心島。

剛到此地,瑟菲莉婭看到一個小帳篷立在前方,更讓她意外的是,自己的弟子格林,正在帳篷裡呼呼大睡。

瑟菲莉婭沒叫醒自己的弟子,她走進前方的建築內,剛到此地,她莫名的心悸了下,越是順着樓梯向地下實驗室走,這感覺越是明顯。

下到臺階盡頭,瑟菲莉婭打開一扇半米厚,且被盧恩加持了黃金堅固、永封陣界、堅冰等陣式的巨門,不僅如此,這巨門內側,還貼着大量休格獨創的靈魂符印,從而進一步加強這巨門的強度。

這讓瑟菲莉婭的腳步下意識慢了些,當她走進實驗室後,第一時間映入眼簾的,是已有黑眼圈,頭髮蓬亂的盧恩,以及一旁眼窩略有下陷,一副被妖怪吸了陽元般的休格。

“你們這是……”

瑟菲莉婭剛開口,迎接她的,是前方兩名小輩怨念十足的目光。

“瑟菲莉婭大人,我有些疲累,就先回去休息了。”

盧恩以有些虛弱的聲音開口,其實也難怪他如此,這兩天時間內,那些太陽溶液,總計有幾百次,都一副它們不高興,它們要爆炸的模樣。

盧恩估測,要是這些太陽溶液炸了,大半個銀月湖都得蒸發,這倒是沒什麼,關鍵是,他有不低的概率,被突然引發的爆炸給送走。

相比他,感知能力強到變|態的休格就更難受,這兩天時間內,他差不多回看了自己之前的人生,走馬燈看的,和特麼看連續劇一樣,都能連上了。

“你們兩個先回去,”瑟菲莉婭說完,沒等休格與盧恩起身,又補充了句:“回去時順路去趟酒莊,取些楓膠泡飲。”

“多謝瑟菲莉婭大人。”

“謝瑟菲莉婭女士。”

盧恩與休格依次開口,兩人對瑟菲莉婭的稱呼不同,前者稱大人,是因爲盧恩沒有正職,而休格則是魂大人最親信的心腹。

待兩人走後,瑟菲莉婭來到炙熱的能量壓縮機前,蘇曉坐在壓縮機的主位上,頭上戴着金屬護具,一根根外置神經觸鬚,攀在他雙臂上,讓他操控一根根機械觸手,穩定能量壓縮機內的能量,在炙熱到呈現出金黃色的太陽能量中,一團核桃大小的藥液,正偶爾呈現出不規則形狀。

太陽能量逐漸收攏,漂浮的半透明藥液,被蘇曉以水晶瓶收集起來,當溫度冷卻後,水晶瓶內的藥劑呈現出隱隱透熒綠色,彷彿有萬千活躍的生命力,凝聚在這其中。

蘇曉以中指和拇指,捏住水晶瓶兩端,不得不承認的是,如若沒有奧術永恆星的材料,以及各類器械的購買渠道,想調配出這東西,難如登天。

“還算順利,你弟子格林一共需要兩瓶啓迪秘藥,這是第一瓶。”

蘇曉將手中的【啓迪】秘藥拋給瑟菲莉婭,聽聞這種風險不低的調配還得進行一次,讓瑟菲莉婭心中有所不悅,但她語氣如常的問道:“沒兩瓶一起調配?”

“不妨由你來?”

蘇曉擡手向一旁能量壓縮機的主位做出請的手勢,嘗試故意激怒對方。

瑟菲莉婭眯起了些眸子,但轉而說道:“是我心急了。”

聽聞此言,蘇曉側頭看了眼瑟菲莉婭,他沒想到瑟菲莉婭竟會退讓,但轉念一想,也就是此事關係到格林,否則對方不會退讓,想到這點,他知道怎樣讓對方不冷靜了。

“我只是調配一瓶的量,監視我的休格和盧恩就熬的和鬼一樣,要是我加大功率,兩份的量一起調配,別說銀月湖附近的仲時學院,就算是虛空大書庫那邊,也得派人來島上找我麻煩。”

“的確是這樣,剛纔是我唐突了。”

瑟菲莉婭再一次退讓,這讓蘇曉感到,機會來了,他看似閒聊着說道:

“哦?格林對你這麼重要?你到底是用誰的細胞,把她培育出來。”

“一個……故人。”

“故人?我看是老相好吧。”

聽聞蘇曉此言,瑟菲莉婭以看似平和,實則卻讓人心底發毛的目光直視着蘇曉。

蘇曉就是故意如此,正常狀態下冷靜中的瑟菲莉婭比較難纏。

似是意識到觸及瑟菲莉婭不願提及的往事,蘇曉話鋒一轉,道:“格林需要的另一瓶啓迪秘藥,等奧法慶典結束後,我會着手調配。”

“現在不行?”

瑟菲莉婭剛說出這句話,就發現自己的不冷靜,正常情況下,她不會問出此等明顯的問題。

“當然可以,不過前提是,你得說服凜風王、古亞院長,還有魂大人,讓他們允許我在奧法慶典期間,啓動這些太陽聚能裝置。”

聽聞蘇曉此言,瑟菲莉婭道:“那就等奧法慶典結束後再繼續吧。”

蘇曉與瑟菲莉婭剛談完,一直在門外偷聽的格林·薇走進來。

“聖焰先生,你!你不能這麼對我。”

格林·薇此言一出,一旁瑟菲莉婭看蘇曉的目光,有了幾分冷冽感。

“我怎麼可能在三天時間,記住500多個圖紋,我盡最大努力,只記住了300個,我不要發芽!”

格林·薇一副既委屈,又憤憤的模樣,說話間還摸了摸自己的頭,在她的腦補中,發芽肯定是從頭頂最開始。

“……”

蘇曉皺起眉頭,之前忽悠格林·薇說對方喝了發芽藥劑這件事,他沒放在心中,都有些忘了。

問題的重點,不是那假的發芽藥劑,也就是西瓜汁,重點是,格林居然在三天時間,記住了300個圖紋。

當初蘇曉有機會系統性的接觸這些知識時,他差不多也是三天的時間,記住了390多個圖紋,從那之後,才正式開始他的副職業·藥師之路。

眼下格林·薇三天記住300個圖紋,這顯然是真的有藥師天賦了。

“你過來,”蘇曉說話間,拿起一旁器械頂部的紙張,丟在桌上:“畫出300種入門印紋,少一種,把你塞到那裡去。”

蘇曉指向一側裝有太陽溶液的玻璃柱,見此,格林·薇有些忐忑的上前,開始憑記憶,畫出之前記下的藥劑學入門印紋。

半小時後,300張畫着藥劑學入門印紋的紙張,放在蘇曉身前的桌上,這是他沒想到的,之前沒聽說格林·吉莉安有藥劑學方面的天賦。

此時要是伍德和罪亞斯兩名‘好隊友’在場,肯定會笑慘,伍德還得來句:‘白夜,真的不考慮發展預言能力嗎?’

“聖焰,格林的藥師天賦沒達到預期嗎?”

瑟菲莉婭開口。

“還好。”

“那讓她繼續跟你學?”

“可以。”

言罷,蘇曉走向一旁傳送裝置,並將其激活,下一秒,他回到湖畔宿舍三樓的居所內,格林·薇也回來,瑟菲莉婭不知去哪,應該是去確定那瓶【啓迪】秘藥是否有問題。

讓格林·薇繼續刻苦學習藥劑學,蘇曉靠坐在單人沙發上,這次調配【啓迪】秘藥,讓他確定了自己的藥劑學極限在哪,比預估中的高一些,但後續不能鬆懈。

蘇曉看了眼時間,已是晚七點,明早就是「奧法慶典」召開的日子,所以今夜外面已經開始熱鬧起來。

每次奧法慶典會召開5~7天,第一天是開胃菜,上午的開幕式氣氛太莊嚴,蘇曉不準備去,中午到大宴廳聚餐還行,可以帶貝妮去大飽口福。

第一天晚上在大宴廳的聚餐,到時參與「鬥技競賽」的年輕一輩都會到場。

因此,這次在大宴廳的聚餐,蘇曉一定要去,這關乎到他後續的計劃能否繼續。

到了第二天,晚上在「黎光莊園」的拍賣會,蘇曉其實挺感興趣,怎奈手頭不寬裕,自然就沒興趣了。

到了第三天「鬥技競賽」正式開始,那纔是蘇曉真正等的機會。

蘇曉思索至此,房門忽然被敲響,讓格林·薇去開門後,發現來人是「黎光莊園」的一名管事,這管事的話,讓蘇曉略感意外,對方說,有一名他的朋友要見他。

聖焰藥師這身份,可以放在臺面上公開的朋友,只有白牛和他的部下們,像罪亞斯與伍德,要是彼此硬拉關係,難免惹來奧術永恆星的懷疑。

沒一會,在那名管事的接迎下,一名大腹便便,穿着發圓的西裝,戴着矮禮帽,鼻樑上架起單邊眼鏡的矮胖地精走進來。

這地精,自稱是地精公司的股東之一,經過奧術永恆星與地精公司那邊聯絡後驗證,確認了這地精的身份。

地精股東走進房間後,露出有幾分奸詐的笑容,高興的說道:

“我親愛的朋友,聽說你在奧術永恆星,我那邊的事剛忙完,就立馬趕來找你敘舊了。”

聽聞‘地精股東’的話,蘇曉示意對方落座,他知道,真正的好戲,即將要開始了。

‘好隊友’四人組,已齊聚於奧術永恆星。

第十三章:衆神會第六十四章:夢境第六十八章:瀕死第九十四章:5秒第四十章:Lv.20第三十二章:最強與最垃圾的天賦第十七章:誘拐伊鳥第三章:技法第三十七章:人類禁區第二十四章:叮、叮、叮……第五十五章:直接莽第十一章:修行第二十二章:就是抗揍第五十六章:世界爭奪戰前夕第七十二章:潰敗的戰局第三十九章:聯手第三十五章:真香第二十五章:人才濟濟的野豬人軍團第八十章:驚險又刺激第四章:躺槍第七十一章:原形畢露第二十章:沒有退路第一百一十章:+13第六十一章:戰書第七十五章:口香糖第六十九章:給我半小時足夠了第三章:槍手待遇第二十一章:恭喜中獎,再來一顆第四十章:有種單挑第四十二章:天資聰穎·休西羅(第四更)第七十一章:兩個無良的老傢伙第六十六章:貼臉埋雷第二十三章:開了無雙第六十一章:拍品第三十五章:這是幾?第六章:幾次?第七十二章:二和蠢的區別第六十八章:迴歸第七十章:縫心第十四章:詐騙犯與表妹第八十二章:作死增強法第八章:很軟很軟第三十二章:借刀殺人第三章:作弊一般的陣容第七十二章:見面與猛藥第二十八章:亂戰的起始第十九章:聲望過山車第九章:高能反應第七十九章:刺!第七十章:反擊第十一章:開放的女高中生第三十四章:鑰匙第七十一章:30分鐘第九十四章:狂野第六十六章:破空之刃第六十六章:追殺第五十三章:攻村第十七章:大人物第三十一章:生存第八章:神技·裝死?第十一章:有情有義·阿德利第十四章:徒手第三十四章:進度第十五章:吃吃吃第九十三章:計劃第五十五章:鬧劇第十七章:虛空之樹信譽度第五十八章:你確定?第六十八章:戾巴第六十一章:絕對中立單位第七十六章:毀滅者(第四更)第四十一章:參與人數(第四更)第五十五章:只是小問題第六十二章:你到底有沒有誠意第九章:死兆第三十四章:見面禮與套餐第六十六章:破空之刃第四十五章:線第九章:哪來的自信第二十六章:還有這種騷操作??第三十三章:錯誤與改變策略第四十五章:血獵人第二十八章:無敵第十五章:醉酒第七十八章:被大boss盯上第十三章:腐朽第七章:秘典第十一章:疑似開掛的幻術師第六章:莉莉斯第五十一章:前方有騎士第七十四章:城衛第七十四章:埋伏第七十二章:智商的絕對碾壓第四十七章:殺手第十八章:小矮子第二十章:‘好隊友’四人組第五十二章:‘正義’痛擊第五十七章:爆表的生存能力第五十八章:護符手套第五十二章:秘銀聖戒(第四更,爲宗師‘Ss小豆子’加更)
第十三章:衆神會第六十四章:夢境第六十八章:瀕死第九十四章:5秒第四十章:Lv.20第三十二章:最強與最垃圾的天賦第十七章:誘拐伊鳥第三章:技法第三十七章:人類禁區第二十四章:叮、叮、叮……第五十五章:直接莽第十一章:修行第二十二章:就是抗揍第五十六章:世界爭奪戰前夕第七十二章:潰敗的戰局第三十九章:聯手第三十五章:真香第二十五章:人才濟濟的野豬人軍團第八十章:驚險又刺激第四章:躺槍第七十一章:原形畢露第二十章:沒有退路第一百一十章:+13第六十一章:戰書第七十五章:口香糖第六十九章:給我半小時足夠了第三章:槍手待遇第二十一章:恭喜中獎,再來一顆第四十章:有種單挑第四十二章:天資聰穎·休西羅(第四更)第七十一章:兩個無良的老傢伙第六十六章:貼臉埋雷第二十三章:開了無雙第六十一章:拍品第三十五章:這是幾?第六章:幾次?第七十二章:二和蠢的區別第六十八章:迴歸第七十章:縫心第十四章:詐騙犯與表妹第八十二章:作死增強法第八章:很軟很軟第三十二章:借刀殺人第三章:作弊一般的陣容第七十二章:見面與猛藥第二十八章:亂戰的起始第十九章:聲望過山車第九章:高能反應第七十九章:刺!第七十章:反擊第十一章:開放的女高中生第三十四章:鑰匙第七十一章:30分鐘第九十四章:狂野第六十六章:破空之刃第六十六章:追殺第五十三章:攻村第十七章:大人物第三十一章:生存第八章:神技·裝死?第十一章:有情有義·阿德利第十四章:徒手第三十四章:進度第十五章:吃吃吃第九十三章:計劃第五十五章:鬧劇第十七章:虛空之樹信譽度第五十八章:你確定?第六十八章:戾巴第六十一章:絕對中立單位第七十六章:毀滅者(第四更)第四十一章:參與人數(第四更)第五十五章:只是小問題第六十二章:你到底有沒有誠意第九章:死兆第三十四章:見面禮與套餐第六十六章:破空之刃第四十五章:線第九章:哪來的自信第二十六章:還有這種騷操作??第三十三章:錯誤與改變策略第四十五章:血獵人第二十八章:無敵第十五章:醉酒第七十八章:被大boss盯上第十三章:腐朽第七章:秘典第十一章:疑似開掛的幻術師第六章:莉莉斯第五十一章:前方有騎士第七十四章:城衛第七十四章:埋伏第七十二章:智商的絕對碾壓第四十七章:殺手第十八章:小矮子第二十章:‘好隊友’四人組第五十二章:‘正義’痛擊第五十七章:爆表的生存能力第五十八章:護符手套第五十二章:秘銀聖戒(第四更,爲宗師‘Ss小豆子’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