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你確定?

銀月湖畔,午後的酷暑雖毒辣,但身處此地後,如月光般涼爽的水氣,讓炙烤而下的酷暑無可奈何。

蘇曉坐在湖畔的一塊巨石上,遠眺湖面,彷彿遠處的湖心島上,有許久未見的老友居住在那。

遠眺過去,以蘇曉的目力,能看到湖心島上立着一塊青銀色石碑,上面的文字看不清,幾把寬窄不一的月光大劍,插在那巨碑前。

忽然,陰影從上空映下,蘇曉仰頭看去,一顆星體在雲朵的遮擋下若隱若現,是以奧術永恆星爲中心星軌,進行環繞的五顆副星之一的「燈塔星」。

這五顆副星中,對於奧術永恆星來講最重要的是「瑟蘭星」與「繁茂之地」,前者上有三十多個大型城市,人口衆多,可以說,這就是刪減版的奧術永恆星,後者則是搶來的資源星,奧術永恆星上九成的植物類超凡資源,都是這顆名爲「繁茂之地」的中型星球所產出。

在湖畔向上仰望天空,每天下午都能看到透出綠蔭之色的「繁茂之地」,可見其與奧術永恆星相距之近。

“很多年前,有羣狼居住在湖心島上。”

瑟菲莉婭的聲音,在後方傳來。

“哦?羣狼?”

蘇曉依然盤坐在巨石上,側頭看向瑟菲莉婭,對方一身金白色法袍,不知爲何,對方經常戴着兜帽,讓上半邊臉隱於陰影中,若隱若現。

“一個被稱爲月狼的族羣,它們是已知最強的深淵監查者,可惜,它們選擇了滅亡。”

言到此處,瑟菲莉婭的目光要比以往冷冽幾分,不過她話鋒一轉,宛若閒聊般問道:“聖焰,之前聽說你認識那最後的滅法?”

“對。”

“你知道他的行蹤?”

瑟菲莉婭說話間,眼中瞳孔已開始隱隱透出黎金色。

“這倒是不清楚,他是我的老客戶之一,但我們之間的交集,僅限於藥劑售賣,怎麼,你和他有很大的私仇?”

“對。”

“那不用急,仇敵間,總會見面的,只是時間問題。”

蘇曉言罷,從巨石後方的斜坡走下,向湖畔宿舍走去,他的這句‘不用急’,實則還有一重瑟菲莉婭無論怎樣,都理解不了的意味,那就是:‘別急,等我的實力到了九階頂尖梯隊,第一個就來弄死你。’

回到湖畔宿舍三樓的房間後,後面的瑟菲莉婭剛進門,一道身影就向她撲來,她周邊的空間閃爍了下,撲來的身影撞在門框上。

“導師,您救我啊!”

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格林·薇,再一次撲抱向自己的導師,看到格林·薇都哭出鼻涕,瑟菲莉婭的眼角明顯抽動了下,那嚴厲的目光彷彿在說,如果格林·薇敢撲抱過來,就把她傳送到湖底漂洗個透徹。

格林·薇一下就不敢再跳脫,她悲憤中帶着點哭腔的說道:“導師,我真的學不進去藥劑學,我不要再學了,我的腦子都和我抗議了。”

聞言,微皺眉頭的瑟菲莉婭,目光向蘇曉轉來,有幾分詢問意味。

“入門很順利,只不過,格林似乎對藥劑學沒興趣,就算她是罕得一見的藥劑學天才,但也不應該繼續強求。”

蘇曉坐在單人沙發上,語氣有幾分惋惜,聽聞此言,格林·薇差點脫口而出一句:‘聖焰先生,我不該偷偷罵您的,您真好。’

只能說,格林·薇還是太年輕,蘇曉的這句話到了瑟菲莉婭耳中,就變成另一重意思,就是:‘格林是藥劑學方面的曠世奇才,非常有天賦,入門還快,可這孩子不愛學習。’

理解蘇曉話中的含義後,瑟菲莉婭略帶‘微笑’的看着格林·薇,這讓格林·薇突然打了個寒顫。

“你如果實在不喜歡藥劑學,那就算了。”

“不,不是啊,我特別喜歡藥劑學,我要繼續學!”

格林·薇說話間,‘高興’的眼中涌現淚花,見此,瑟菲莉婭臉上的微笑隱去,目光轉向書房。

發現這點,格林·薇不情不願的走向書房,最終自己關上門,忽然,格林·薇開門探頭,道:“導師,你們一會要去靈魂之森?我好久沒喝靈泉了,靈泉能提升記憶力……”

“你跟着一起去。”

“導師您真好。”

終於有機會出去玩一會的格林·薇,心情重新好了起來,閱讀藥劑學入門書籍時,思維都流暢了幾分。

客廳內,瑟菲莉婭擡手,魔能將書房的門封閉,把聲音、氣息等全部隔絕。

“聖焰,你這麼看好格林的資質,想必你也不希望她在幾年後死去吧。”

“有話直說。”

“那好,其實格林的誕生…有些特殊,和尋常人不同,更大的問題,是她的細胞,她的細胞很強大,強大到不斷透支她的生命……”

經瑟菲莉婭的大致敘述,蘇曉瞭解了格林·薇的情況,雖然瑟菲莉婭沒說,當初人工培育格林·薇時,到底用了誰的細胞,但蘇曉早就猜出,對方是用女滅法·格林·吉莉安的細胞。

在格林·薇幾歲時,瑟菲莉婭就發現了這問題,她利用自己掌握的人脈與資源,很快找到應對之法,那是種名爲【啓迪】的罕有秘藥,飲下後,能海量補充生命力上限,而非單純的填補生命力。

格林·薇的情況,如果將她的壽命比喻成生命值,那她的生命值絕不是5/100,而是隨着時間的推移,滑落到5/5,看似還是滿的,可這是生命力上限的降低,而非流逝,上限降低,比單純的生命力流逝可怕太多。

瑟菲莉婭找到的【啓迪】秘藥,這東西是第二紀的鍊金師們,爲先知所開創出,屬於高等藥劑。

衆所周知,先知們在後期的能力逆天,甚至能預知到時代的走勢,但他們每次預知,都要付出特別慘痛的代價,例如大幅度折損壽命上限,這可不是用些延壽的珍藥,就能補回來的,上限降低了,再補也沒用。

眼下這種專門爲了先知們,所開創的秘藥,成了格林·薇的救命稻草,在她幾歲時,瑟菲莉婭就幫她找到了【啓迪】秘藥的配方,以及付出大量資源後,湊齊了所需的材料。

最關鍵的問題來了,應該找誰去調配?瑟菲莉婭在獲得【啓迪】秘藥的配方後,就多次聯絡樹賢者,直到後來材料都湊齊,瑟菲莉婭親自去了樹賢者所在的迷火森林。

雙方見面,瑟菲莉婭把配方拿給樹賢者查看後,雙方都迷惑的看着彼此,樹賢者的意思是你有何事?瑟菲莉婭的意思是你至少給個態度?

礙於瑟菲莉婭的身份,當時樹賢者說的比較委婉,大概意思是:‘感謝你這麼看得起老夫,慢走,不送。’

瑟菲莉婭找配方+籌集材料,總計用了一年不到的時間,然後就卡在這一步。

也正因如此,瑟菲莉婭纔對拉攏聖焰藥師如此上心,以及其他三派系,在這方面毫不干涉,凜風王、古亞院長、魂大人都知道,干預這件事,會徹底激怒瑟菲莉婭。

蘇曉接過瑟菲莉婭遞來的秘藥配方,配方剛到手,這細膩、強韌的手感,讓他確定這是龍目鯨的皮所製成,不考慮上面記載的內容,單是這配方,就是種秘寶了。

蘇曉查看配方上的記載,越看眉頭皺的越深,到了最後更是將配方放在桌上,對面的瑟菲莉婭看似平靜,可心中是難掩的消沉。

從老一輩藥師們的態度,就能看出聖焰在藥劑學方面,是多麼的鶴立雞羣,如若聖焰藥師都沒信心調配【啓迪】秘藥,那就真的找不到其他人了。

“真的,沒希望了嗎。”

瑟菲莉婭低聲開口。

“什麼?”

蘇曉狐疑的看着對面的瑟菲莉婭。

“你剛纔的神色分明已經在說……”

瑟菲莉婭的話還沒說完,蘇曉就說道:

“哦,我的意思是,調配這藥劑很有難度,所以得加錢。”

“?”

瑟菲莉婭上下打量蘇曉,暗中深呼吸後,決定就當無事發生。

“而且有一點,我掌握的藥劑學,和這配方上記載的不是一脈,雖說核心內容都一樣,但具體的調製步驟不同,就像是跑步和飛行都可以達到終點,這樣說理解了嗎。”

“理解。”

瑟菲莉婭目光如常,心中卻莫名堵得慌,她總感覺,對方最後一句話,多少有些鄙視她理解能力的意思。

似是察覺到瑟菲莉婭的不悅,蘇曉開始以極其專業,專業到樹賢者稍有失神,都會聽着懵逼的專業藥劑學術語,和瑟菲莉婭敘述了一番【啓迪】秘藥的配方原理。

聽到最後,瑟菲莉婭的目光都有點飄忽,見此,蘇曉問道:“這麼解釋,瑟菲莉婭女士理解了嗎?”

“咳~,大致上,理解了。”

瑟菲莉婭言罷,立即轉移話題道:“聖焰,用你的方法調配藥劑,所需要的材料有什麼變化?”

“核心材料變化不大,主要是調配【啓迪】時,靈魂源質和生命凝聚物的壓縮問題,這需要很龐大的烈度能量,提供足夠的共鳴性壓強,現在有兩種選擇,深淵或者太陽,用這兩者的能量作爲共鳴性壓強的來源,奧術永恆星是你們的地盤,兩種能量都很危險,由你們自己選擇。”

聽完蘇曉這番話,瑟菲莉婭的目光,變得有幾分危險,她問道:“深淵?深淵能量可不好獲得……”

“去找有‘洞’的世界,進入那種世界後,最不缺的就是深淵能量。”

“聖焰先生,這個話題到此爲止,就太陽吧,利用太陽的能量,作爲壓強的來源。”

瑟菲莉婭的態度堅決,乃至於,都有幾分不容置疑,顯然,對於奧術永恆星而言,深淵能量是個禁忌。

發現這點,蘇曉心中確定了之前一個猜想,就是奧術永恆星,是否在窺探深淵能量,以此獲得強大的力量,現在看來,八九不離十了,這些吞噬元素力量的施法者,窺探深淵能量並不讓人感到意外。

“你確定要借用太陽的能量?這能量雖然沒有侵蝕性,但它的烈度太高,稍有不慎就可能爆炸,據我所知,除了太陽神族外,其他文明,大部分都把太陽能量當做爆炸物用。”

說到最後,蘇曉直接挑明太陽能量與爆炸物的關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眼下想把瑟菲莉婭騙進套裡,只能如此。

“雖說深淵能量的侵蝕力可怕,但它至少不會爆炸,從我個人的意向上,我更希望你弄來深淵能量,至少我不用擔心被炸。”

說到最後,蘇曉就差直言拒絕了。

“聖焰先生,這件事,其實沒得商量,或者,我們用深淵或太陽以外的其他高烈度能量?”

“……”

蘇曉沒說話,但他的意思很明顯,如果可能的話,他早就說了。

“用太陽能量有風險,要加錢,我有個朋友,經常用這種能量製造大威力爆炸物。”

蘇曉提及的‘我有個朋友’,自然就是他自己,他是故意提及。

之前在樹生世界時,他引爆了太陽聖劍,當時烏鴉女在場,因此奧術永恆星這邊,大概率知道太陽聖劍的存在。

但這邊越是知道,越是會懷疑,蘇曉就越是要主動向這邊提,原因是,要用太陽能量這件事的主導,根本不是他,而是瑟菲莉婭,從剛纔到現在,他的態度都是,想婉拒,但對方給的實在太多。

蘇曉看着對面的瑟菲莉婭,他此刻的神情,分明是不太想接這委託,最終,他拿過一旁的紙張,開始寫材料單,總計爲:

太陽殘片(7300~7400克)。

無源之泉(1.2升)。

炎流晶塊(16000克)。

生命聚合物質N(270克)。

火金(812公斤)。

星輝粉塵(1.82~1.85克)。

靈魂結晶(大)×670~700顆。

靈魂源質(120克)

生命凝聚物·液態(3.5升)。

陽光增幅物(1~2份,品質需上佳)。

抗高壓淨化物(200~230公斤)……

……

這清單看着眼熟?能不眼熟嗎,在上面劃重點就是:太陽殘片+炎流晶塊+火金+靈魂結晶(大)=烈陽之怒·阿波羅。

只不過,這些材料間,隔着其他幾種材料,並未相連在一起,以這幾種材料,匯聚太陽能量,任何藥劑大師、工匠大師來了,都挑不出一點毛病,反而會豎大拇指,表示以這些材料匯聚太陽之力,效率極高。

其實來之前,蘇曉就想過製造烈陽之怒·阿波羅,但後來想想,還是沒製造,原因是,以奧術永恆星上的警戒等級,在他從儲存空間內取出烈陽之怒·阿波羅這種大威力爆炸物的瞬間,大概率會被鎖定,從而被襲來的施法者們擒下。

原本蘇曉這次都準備放棄使用烈陽之怒·阿波羅,怎奈,瑟菲莉婭是真的給機會。

既然製造好了帶過來危險,那就在奧術永恆星上,當着施法者們的面製造,是瑟菲莉婭三分五次要求,讓蘇曉以太陽能量,作爲壓縮「靈魂源質」與「生命凝聚物」的共鳴性動能,他多次拒絕過,說太陽能量危險,可瑟菲莉婭自己不肯,非得用太陽能量。

而且蘇曉多次強調過,太陽能量是有爆炸風險的高等能量,用這玩意做共鳴性壓縮時的能量,必須先對其施壓,例如將其匯聚成球形,或是浸泡在溶液裡一類,嗯,不用擔心,這都是正常操作,聖焰藥師以名譽,對諸位施法者保證,這玩意不會爆炸的,且由瑟菲莉婭作爲擔保人。

蘇曉將清單遞給瑟菲莉婭,道:“靈魂源質要足夠純淨,這直接關係到藥劑的成品品質。”

“嗯,我派人去籌備,最晚不超明早,”瑟菲莉婭從座位上起身,繼續說道:“聖焰,我們出發吧。”

話音剛落,她解除對書房的封禁,裡面的格林·薇立刻開門出來,高興道:“要出發了嗎?”

一行人出了湖畔宿舍後,蘇曉發現前方已有三名魔能侍衛在等候,這三名魔能侍衛的身高差不小,其中一名拿着冰元素長柄戰錘的身影最高大,它有近四米的身高,全身貼身裝甲,厚重頭甲下的雙眼透出藍白,猶如凜冬中的冰熊。

剩餘兩道身影,都是一米五左右的身高,它們兩人身材窈窕,各揹着把與它們身高接近的曲刃長刀。

這些魔能侍衛,是「靈魂派系」與「魔能派系」一同,所改造出,戰鬥力很是強悍,其中的佼佼者,更是能達到九階頂尖梯隊戰力,可以想象這支駐守在奧術永恆星的軍團有多強大。

不過在蘇曉看來,這些魔能侍衛雖強,但在魔能續航方面肯定還不夠完善,否則的話,之前奧術永恆星早就派它們來襲殺自己,考慮到這是駐守軍團的話,魔能續航問題就不是大問題了。

被稱爲冰狗的高大魔能侍衛,威立在瑟菲莉婭身旁,可以說,這是瑟菲莉婭的‘武器’之一,至於一旁的魔能侍衛·白銀姐妹,它們是爲格林·薇量身製造的‘武器’。

除這三名魔能侍衛外,兩名羽族姐弟也在此等待,其中的姐姐身穿幽紫色羽衣,淺紅的眼睛,讓她美麗的容顏有了幾分嫵媚感,此等顏值,只能說,不愧是羽族。

這羽族名叫妖弋,是羽族年輕一代中,最有潛力的幾人。這次年輕一輩的鬥技比試,有不少人都看好她。

她弟弟是名頭髮倒豎,身穿白色羽衣的少年,名叫羽璃,作爲年輕一輩的翹楚,羽璃難免心生傲氣,怎奈此刻面對的是法師賢者·瑟菲莉婭,以及聖焰藥師,還有曾把他打了個半死的格林·薇,羽璃只能收攬平常的傲氣。

就算如此,蘇曉依然能看出羽璃的自傲感,他發現,這羽族少年的眉眼神情,很像畫之世界的驢哥·奧斯·古因,也就是神王他弟弟·驢傲天,尤其是在羽族少年·羽璃不經意間微揚起下巴時,那神情,和驢傲天實在太像了。

衆人到齊,空間波動激盪,下一秒,蘇曉抵達一處軌道列車車站,向遠處看,能看到聳立到雲頂之上的【元素超導塔】,那是至高之人所在之地。

掌握高階空間能力,屬實是太便利,蘇曉心中暗下決定,回去後,讓巴哈把資源多向「魔鷹領域」能力傾斜,以免在今後對付瑟菲莉婭時,對方以空間能力脫身。

到了此地,就不能隨便用空間能力,只能乘坐軌道列車,在距離【元素超導塔】很遠處,繞出一道半圓形路線,大多數情況下,都不可以靠近【元素超導塔】幾十公里內。

車廂內沒其他人,蘇曉看向對面的羽族姐弟,其中的姐姐妖弋,禮貌性笑了下。

“我叫格林,你叫什麼?”

格林·薇笑嘻嘻的看着對面的妖弋,一旁妖弋的弟弟羽璃作勢要開口懟格林·薇兩句,但留意到格林·薇那逐漸兇惡的目光,最終悻悻的偏過頭。

“理理我嘛,你再不理我,我就揍你弟。”

格林·薇說話間,笑的很開心,對面的妖弋,神情已經開始不自然,想說什麼,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格林·薇如此,其實在她的主觀意識中,並沒有什麼特殊想法,這完全是她的‘本能’所致。

“你真漂亮呢,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麼。”

“妖弋……”

“哦~,妖弋在羽族的語言中,含義是紫色的光?”

格林·薇笑的更加開心,只能說,畢竟是以格林·吉莉安細胞培育出的,有這情況,屬實正常。

“咳。”

瑟菲莉婭輕咳了聲,這讓格林·薇不敢再說話。

沒一會,格林·薇又開始朝對面的妖弋擠眉弄眼,幾分鐘後,格林·薇被綁起來坐在車頂‘特等席’上,身後站着魔能侍衛·冰狗看着她。

當列車停下時,蘇曉剛下車,就看到一面高聳的半透明霧牆,擋在前方,若有若無的光華,在霧牆表面流動。

這聳立的霧牆下方,是一處十幾米高的入口,入口前方與門廊內,把守着大量魔能守衛。

在瑟菲莉婭的帶領下,且出示了多種證明後,一行人才順利通過,來到一片平坦的草原上。

順着條蜿蜒的石子路前行,半個多小時後,衆人抵達一道石橋前。

這石橋通體灰白,已存在不知多少歲月,寬度在五米左右,兩側光禿禿沒有護欄一類,其跨度長到看不到橋的另一邊。

走上石橋後,下方百米處,是奔涌的黑色河水,此爲「暗環河」,整條河流的寬度有幾公里,上方沒有任何滯空物,別說飛鳥,連只小小的飛蟲都沒有,任何飛行手段,都無法跨越這條「暗環河」。

沿着看不到盡頭的「巖橋」行進,蘇曉感知到,每走出幾步,就有新的危機感出現,代表在下方「暗環河」的黑色河水中,每隔幾米就有一座「魔能塔」。

這種守備力度,蘇曉早有預料,畢竟在「巖橋」的另一邊,就是「黑楓庭院」、「靈魂之森」,以及「元素溼地」等秘境,這些地方,每一處對奧術永恆星都極其重要。

一路行進,直到天邊殘陽似血時,終於抵達「巖橋」的盡頭,自然繁茂的景色映入眼簾,繼續向前,距離很遠時,就看到青藍色微光,當走進其中時,不禁被周邊之景所震撼。

一棵棵靈魂樹的枝條垂下,就像一根根觸鬚般,還透出青藍色微光,身處此地後,能感到自身的靈魂能量更加活躍。

“這就是……靈魂之森嗎。”

羽璃雖有些傲氣,但周邊絕景,以及此地對靈魂的影響,讓他心中震撼。

一行人欣賞絕景的同時,來到靈魂之森的中心帶,一口泉井位於此地,裡面有晶瑩的泉水溢出,順着地上的淺渠,蔓延向周邊的靈魂樹。

在靈魂井附近,已有幾名女施法者在等,這些都是瑟菲莉婭的弟子,在妖弋、羽璃這羽族兩姐弟,以雙手捧起靈泉水,喝到暈乎乎後,幾名瑟菲莉婭的弟子,以及魔能侍衛·冰狗,魔能侍衛·白銀姐妹,一同將羽族兩姐弟送走,也就是原路返回。

蘇曉停步在靈泉井前,雙手捧起一捧靈泉,慢飲後,目露‘驚異’,實際上,1點靈魂強度都沒提升,650點的靈魂強度,除了以天賦能力硬頂,哪是這麼容易提升的。

“這水泉不錯。”

蘇曉打量靈泉井,以他豐富的劫……咳,豐富的資源獲取經驗,這靈泉井裡肯定有源泉,要是今後與奧術永恆星開戰,且打到此地,一定要帶走。

瑟菲莉婭並不知道,蘇曉誇讚靈泉不錯,心中想的是怎麼把這玩意拆了,帶走泉源,倘若知道蘇曉的想法,瑟菲莉婭已是魔能全開。

“聖焰先生,黑楓庭院那邊出了些小事,要不然,讓格林·薇先送你回去?”

ωwш✿ ttκá n✿ C〇

瑟菲莉婭說話間,目光轉向格林·薇。

“導師,我來時崴了腳,現在腦袋疼,走巖橋很危險啊。”

格林·薇其實也是很懂的,只不過有時跳脫的性格,說出的話比較欠打。

“那就一起去吧,聖焰,醜話我說在前面,你不能靠近黑楓樹百米內。”

“嗯。”

得到蘇曉的明確答覆,瑟菲莉婭向靈魂之森深處走去,出了靈魂之森,途經一片石林後,一面很有歷史感的莊園圍牆,出現在前方,這圍牆由黑巖所堆砌,沉厚、堅固。

通過層層把守後,蘇曉纔到黑楓莊園的正門前,看到裡面的景象,他發現整個莊園內部很開闊,沒有建築,一切都是以中心處那棵黑楓樹爲中心,這黑楓樹枝繁葉茂,高度最起碼在24~25米左右。

與蘇曉種植的黑楓樹不同,此時這棵黑楓樹周邊,顯得很熱鬧,樹下週邊的鬆軟泥土上,長着一朵朵獨莖花,一羣蜜蜂,正圍着這些花朵飛舞。

“這些都是黑楓樹的伴生物?”

蘇曉開口,聞言,瑟菲莉婭沒隱瞞這些伴生物的由來,想來也是,黑楓樹太少了,其他人就算知曉這些伴生物,也沒用。

黑楓樹周邊,單是蟲屬的伴生物就有三種,一種繭蟲,一種樹蟻,還有一種頭翅漆黑,腹部暗金色的蜜蜂。

這三種伴生物彼此,以及與黑楓樹的關係都很微妙,其中繭蟲,會啃食黑楓樹的老葉,原因是它們並不喜歡吃嫩葉。

這種繭蟲在過了幼生期後,像蠶一樣結繭,不要小看這些繭絲,奧術永恆星所有頂尖品質的法袍,都是以這種繭絲,再加上其他幾種輔材,紡織成布料,後續再經過多個步驟,才加工成法袍,這種繭絲的魔導性,是其他絲棉材料無法比擬的,差距在百倍之上。

這種繭蟲在外界雖只是稀有蟲屬,可到了黑楓庭院後,這種啃食黑楓葉長大的繭蟲極其珍貴。

每次來黑楓庭院採蠶衣,最多隻能採走一半,剩餘的,要讓裡面的繭蟲破繭而出。

當這些繭蟲破繭而出落地後,它們會進入成年體,這個階段,它們會鑽進泥土內。

而這時,就到了黑楓樹的第二種伴生蟲屬,植蟻登場了,它們平常喜食黑楓樹的樹脂,且生性兇猛,不允許任何伴生圈外的蛇蟲鼠蟻,靠近它們賴以生存的黑楓樹。

不僅如此,當黑楓樹內部出現異常的變化,它們會奮不顧身的打洞鑽進去,取出異常的樹木組織,哪怕自身會死在這個過程中,也在所不惜。

這些植蟻,有時會尋找鑽入泥土內蛻變的蟲屬,然後在其體內注入一種特殊的酶,奇妙的是,這種酶內部,混雜着一種微小的植物種子。

在這之後,植蟻們會圍繞這隻被注入蟻酶的繭蟲,開始在地下築巢,用不了多久,這隻繭蟲在體內蟻酶,以及微小植物種子的作用下,會植物化,最終發芽,嫩芽破土而出,長成一支獨莖花。

植蟻們則在這枝獨莖花的根系上,產上它們的卵,作爲獨立產卵,沒有蟻后的蟻羣,它們不僅兇悍,繁衍力也不弱。

這些植蟻卵在剛產下時,就會沾上獨莖花的微小種子,當它們長大時,體內的蟻酶中,自然就有了獨莖花的種子。

當獨莖花開花時,第三種伴生物登場,那就是王后蜂,它們採集獨莖花的花蜜,之後釀成蜂蜜,這也被稱爲楓蜜。

這種楓蜜,就算直接喝,都有滋養內傷隱疾等功效,而且深受女性強者所喜愛,這玩意的滋陰養顏效果,至今難有敵手,誇張到當天晚上溫水沖泡喝完,次日早上就能發現肉眼可見的容顏改善,外加這玩意稀少,其價格很是昂貴。

從繭蟲,到植蟻,再到獨莖花,最後到王后蜂,這個伴生圈,並不是完整循環的生態圈,而是能將產出收益最大化的伴生鏈。

片刻後,瑟菲莉婭從黑楓庭院內走出,手中已多了個黑色水晶盒,並將其遞給蘇曉。

打開後,蘇曉發現盒內有十幾塊黑楓樹枝幹,以及纏成團的繭絲,幾隻被封在玻璃瓶內的植蟻等。

從始至終,蘇曉都沒能靠近黑楓樹百米內,更沒機會進入那將黑楓樹籠罩的結界。

“也算是見過黑楓樹了。”

蘇曉轉身向巖橋的方向走去,從始至終,他都沒做出半點可疑舉動,彷彿來此地,真的就是撈一筆黑楓樹產出,以及親眼看看虛空中只有三棵的稀世樹木。

隨着蘇曉前行,他距離後方的黑楓庭院越來越遠,十米,二十米,五十米,一百米,五百米。

距離黑楓庭院已有些距離,一切都相安無事,外加蘇曉即將離開,這是此地守備力量最容易鬆懈的時候。

行走間,蘇曉右腳腳跟的力度,略微加大了些,一根早就藏在他鞋底內的黑色觸手,沒入泥土內,悄無聲息,沒半點波動,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

第十三章:你想害死我嗎第五十一章:霸主級生物第一章:進入第十二章:直感(第四更)第二十五章:豬隊友第二章:遇襲第九十三章:懵逼之斑第三章:靜止第四十六章:極端與一羣瘋子第六十五章:鬆懈第3431章 要大度?第四章:求救第三十七章:被蘇曉盯上第四十二章:借你……第十三章:院長的陰謀第二十一章:秘密武器第二十五章:爭奪第十六章:攤牌第十七章:虎蜂陣營第三十九章:本汪不會,這可怎麼辦第六十四掌:論生存力的重要性第十四章:首席法官第八章:鱗龍、雙毒、狼第十八章:太誠實第五十六章:偶遇第一章:大本營第六十四章:開槍!第十二章:裁定第四十二章:新崛起的黑暗勢力第二十八章:天團第十一章:野生資源第六十一章:聖地?第二十三章:條件第三章:滅口與演技第六章:打開方式不對第三十一章:第二天賦第三十四章:密室第五十二章:逆轉第一百二十二章:過去與未來第十一章:老友第十四章:你們這羣騙子第五十章:爆頭第七十章:釣魚第七十一章:無形之刃,最爲致命第五十一章:陽之女第八十八章:重錘專精第十一章:老友第二十八章:大豐收第七十七章:打入敵人內部第五十章:恐怖的大菠蘿第二十四章:佈置第五十六章:恐怖的塵盾第五十三章:爆炸性提升第六十章:快樂源泉第五章:女人與酒第三十一章:你是魔鬼嗎第二十一章:2V2第四十六章:活靶子(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十五章:莫雷的新成就第三十一章:試煉第一把三十七章:讓人智熄的操作第八十章:甩鍋與旅行第四十九章:最後的希望第二章:老蟲子第十三章:沙耶諾德第五十八章:冰封第七十七章:吃貨第五十四章:助陣第三十二章:警覺第二十四章:來自魅力的真實暴擊傷害第四十九章:惡魔與愛麗絲第七章:沙皇帝第三十七章:饒你一命第二十八章:來送人頭的第九十二章:青影王第二十章:前有騎士第三章:爆炎地獄第一章:老熟人第十五章:進行時第七十一章:瞬殺的能力第四章:暗處的敵人第八章:封頂第五十四章:時臣心裡苦第十九章:王血第五十五章:焚盡第二章:特殊的緣分第十章:強行救命恩人第四十六章:隨時準備互相背刺第四十三章:原來是自己人第二十七章:不會用第四十三章:滅法者的‘拜訪’第五十五章:意料之外的人第七十二章:信號槍?第二十四章:別裝嗶,出來捱打第九十六章:內部矛盾第三十八章:準備就緒第二十一章:影第五十六章:鐵血漢子第三十九章:驚嚇第二十九章:先打嘴
第十三章:你想害死我嗎第五十一章:霸主級生物第一章:進入第十二章:直感(第四更)第二十五章:豬隊友第二章:遇襲第九十三章:懵逼之斑第三章:靜止第四十六章:極端與一羣瘋子第六十五章:鬆懈第3431章 要大度?第四章:求救第三十七章:被蘇曉盯上第四十二章:借你……第十三章:院長的陰謀第二十一章:秘密武器第二十五章:爭奪第十六章:攤牌第十七章:虎蜂陣營第三十九章:本汪不會,這可怎麼辦第六十四掌:論生存力的重要性第十四章:首席法官第八章:鱗龍、雙毒、狼第十八章:太誠實第五十六章:偶遇第一章:大本營第六十四章:開槍!第十二章:裁定第四十二章:新崛起的黑暗勢力第二十八章:天團第十一章:野生資源第六十一章:聖地?第二十三章:條件第三章:滅口與演技第六章:打開方式不對第三十一章:第二天賦第三十四章:密室第五十二章:逆轉第一百二十二章:過去與未來第十一章:老友第十四章:你們這羣騙子第五十章:爆頭第七十章:釣魚第七十一章:無形之刃,最爲致命第五十一章:陽之女第八十八章:重錘專精第十一章:老友第二十八章:大豐收第七十七章:打入敵人內部第五十章:恐怖的大菠蘿第二十四章:佈置第五十六章:恐怖的塵盾第五十三章:爆炸性提升第六十章:快樂源泉第五章:女人與酒第三十一章:你是魔鬼嗎第二十一章:2V2第四十六章:活靶子(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十五章:莫雷的新成就第三十一章:試煉第一把三十七章:讓人智熄的操作第八十章:甩鍋與旅行第四十九章:最後的希望第二章:老蟲子第十三章:沙耶諾德第五十八章:冰封第七十七章:吃貨第五十四章:助陣第三十二章:警覺第二十四章:來自魅力的真實暴擊傷害第四十九章:惡魔與愛麗絲第七章:沙皇帝第三十七章:饒你一命第二十八章:來送人頭的第九十二章:青影王第二十章:前有騎士第三章:爆炎地獄第一章:老熟人第十五章:進行時第七十一章:瞬殺的能力第四章:暗處的敵人第八章:封頂第五十四章:時臣心裡苦第十九章:王血第五十五章:焚盡第二章:特殊的緣分第十章:強行救命恩人第四十六章:隨時準備互相背刺第四十三章:原來是自己人第二十七章:不會用第四十三章:滅法者的‘拜訪’第五十五章:意料之外的人第七十二章:信號槍?第二十四章:別裝嗶,出來捱打第九十六章:內部矛盾第三十八章:準備就緒第二十一章:影第五十六章:鐵血漢子第三十九章:驚嚇第二十九章:先打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