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血影

虛空大書庫內,蘇曉將古籍放回原位,又在附近拿起另一本古籍品讀,雖說他對這本古籍興趣不大。

之所以如此,是爲了避免奧術永恆星通過他所閱讀的古籍,知曉他的大致喜好等。

天色在不知不覺間暗下來,風王子與休格,已在之前打了個招呼後離開,他們身後的派系,對拉攏聖焰藥師的意願並不迫切。

剩下的格林·薇與盧恩,一人已靠坐在單人沙發上睡了一個下午,另一人則去大書庫一層撩妹。

蘇曉將一本「超凡植物總彙圖鑑」放回原位,這一下午他的收穫很大,但旅行任務2「知識的海洋」並未完成,此任務的內容爲:

「旅行任務·知識的海洋:通過非竊取的方式,獲得三種以上存藏於奧術永恆星·虛空大書庫內的高階知識。」

蘇曉猜測,這所謂的獲取高階知識,是要求連同記載着知識的載體一同獲得,很多古籍上的知識,是要配合那上面的紋印才能掌握。

就比如「靈魂學」與「神秘側能量學」,這兩者的古籍中,有不少知識,很難以文字的方式記載,這時就要用到「紋印」,閱讀者只需將少量的精神能量,注入到古籍上的紋印內,根據紋印的引導,很快就能掌握這一部分知識。

這種記載方式,很久之前就得到應用,比如鍊金秘典上記載的就不是文字,而是大量以精神能量解讀的紋印。

正因如此,導致了一種情況,就是這些記載了高階知識的古籍,變的尤爲珍貴,這也是爲何蘇曉與凱撒聯手搬空了龍學院的書庫後,那邊憤怒到極點。

想在虛空大書庫五層內,搞到三本這種古籍,而且還是要以正當的方式,其難度相當高,好在蘇曉已有了對策,最晚後天,他就有把握進入到大書庫五層,既能去那裡品讀古籍,臨走時還能光明正大的帶走幾本。

“格林……”

蘇曉開口,他在喊一旁酣睡中的格林·薇,可格林二字脫口而出後,他心中突然‘悸動’了下,準確的說,更像是若有若無的共鳴感,這感覺轉瞬即逝,彷彿從沒出現,如果不是蘇曉以刀術宗師所衍生出的強大感察捕捉,必定會忽略掉這轉瞬即逝的感覺。

這讓蘇曉仔細觀察格林·薇,此刻格林·薇以很不淑女的姿勢,躺靠在座椅上,睡的口水都流出來,相比其他的女施法者,格林·薇既沒有冷傲的絕美,也沒有貴氣的端莊感,只有沙雕少女的元氣滿滿。

蘇曉拖過把座椅,落座在格林·薇前方,他對剛纔的瞬間‘悸動’很在意,那感覺,就像是遇到了‘同類’。

蘇曉開始思索‘同類’所包含的範疇,首先他是獵殺者,其他獵殺者,他遇到過,但從未有過這種瞬間的悸動感,或者說,也不應該出現這種共鳴波動。

排除這點,就只剩滅法了,準確的說,蘇曉除了自己外,他從未見過活着的滅法者,無良導師·馬文·華爾茲,老滅法等都是殘魂,那是靈魂強大到某種極限後,才能在死後以靈魂力量承載意識,從而達成的狀態。

除了幾名先代滅法,以及星空座的黑霧人影外,蘇曉沒見過其他人有這種能力。

蘇曉的猜想是,方纔那短暫而且微弱的心中悸動,是否爲滅法者間的互相共鳴?再或者說,是他無意間感知到了格林·薇的特異之處,所以纔有了這感知?這感知並不是雙向的。

剛到奧術永恆星,得知這少女名叫格林·薇,且對方還是瑟菲莉婭的弟子時,蘇曉就感覺不對。

對於瑟菲莉婭而言,格林二字就算不是禁忌,也絕不是她想聽到的,收一名叫格林·薇的少女作爲弟子,更是絕無可能之事,所以說,如果格林·薇是其他人引薦而來,那和往瑟菲莉婭傷口上撒鹽沒區別。

這也不可能是瑟菲莉婭自己選的弟子,那和揭自己傷疤沒區別。

排除諸多可能後,蘇曉得出兩種結果,1.格林·薇是瑟菲莉婭的親女兒,2.格林·薇是瑟菲莉婭以某個人的細胞所培育出。

第一種可能首先排除,瑟菲莉婭的性取向堪稱潔癖級,哪怕作爲奧術永恆星的代表,迎接聖焰藥師時,也是和蘇曉保持2米左右的距離。

以蘇曉作爲刀術宗師的感應力,他能明顯感覺到,當他距離瑟菲莉婭的距離低於2米後,對方彷彿每個毛孔中都透出不悅的情緒,哪怕面上依然是禮貌的微笑,但發自內心的想法肯定是:‘離老孃原點,保持距離。’

蘇曉還發現一點,瑟菲莉婭的這種性格,並非是針對自己,而是對所有異性都是如此,以瑟菲莉婭的這種個人習慣,說格林·薇是對方的親女兒,那是絕無可能的事。

除此之外,就只剩一種可能,格林·薇是瑟菲莉婭所培育出,或者說,是以某個人的基因或細胞,以超凡知識+生物學等,人工培育出。

如果是這樣,情況就很有趣了,一名由瑟菲莉婭培育出的少女,被起名爲格林·薇,這其中所包含的意味,知曉瑟菲莉婭與格林·吉莉安兩人故事的人,都能猜出一二。

蘇曉的猜想是,格林·薇,大概率是瑟菲莉婭在殺死格林·吉莉安時,私藏了格林·吉莉安的細胞,並保存多年。

這與個人情感應該無關,根據蘇曉的瞭解,瑟菲莉婭除了對滅法者恨極外,其他事上,瑟菲莉婭都很理智。

從很多年前,瑟菲莉婭就有一個擔憂,就是滅法是無法徹底剷除的,只要還有人以吞噬自然元素的方式獲取強大力量,滅法早晚還會出現,這只是時間問題。

正因如此,瑟菲莉婭開發出「黎元素」,想以此應對可能出現的滅法,事實證明,「黎元素」雖打不過滅法,但這種力量,是可以和滅法對着捶的,不像純粹的魔能派系,只能挨捶或人海戰術。

可以猜想出,瑟菲莉婭當初人工培育出格林·薇,想法大概率是,以魔法戰勝魔法,以滅法防範滅法。

怎奈,格林·薇越是成長,越像一個人,到了最後,都讓瑟菲莉婭鬼使神差的給對方起名格林·薇。

與那個人不同的是,格林·薇沒有惡劣的性格,並對瑟菲莉婭有着強烈的依賴感,試問,誰能拒絕一個和老情人有九分樣貌相似,但沒有惡劣性格的弟子呢。

但有一條定律,越是強大的生命,越難以培育,瑟菲莉婭所做的事,是用滅法的細胞培育了一個新生命,其難度與風險可想而知。

毋庸置疑,格林·吉莉安曾是虛空內頂尖梯隊的強者,她的性格越惡劣,說明她越強,不夠強的話,早被人打死了。

因此在蘇曉看來,以格林·吉莉安的細胞培育出的新生命,必定會面臨諸多問題,哪怕最後成功,這個所培育的生命,也會因天生的強大,伴隨着一定的缺陷。

看着躺靠在那酣睡的格林·薇,蘇曉有種感覺,就是對方的氣息,在以微弱的速度變強着。

換種角度來看,這少女就算是躺着睡覺,也會逐漸變強,可見格林·吉莉安的細胞有多強大。

此等逆天的潛質,與之相對的代價,肯定也很大,從之前的接觸來看,格林·薇沒展現出什麼異樣。

如此猜測的話,一種可能性最大,就是格林·薇的生命週期不會長,尋常施法者能活幾百年、幾千年,乃至更久,而她或許只能活三四十年,比普通人的壽命更短。

想到這點,蘇曉終於知道,爲何瑟菲莉婭這次接待聖焰藥師,是如此的熱情,作爲奧術永恆星四位領袖之一的她,竟到法之門前親自迎接,原來是在此事上有所相求。

瑟菲莉婭做這些事,極有可能不是爲了她自己,準確的說,格林·薇的存在,對於整個奧術永恆星,都有着重大意義。

滅法者是元素守衛者,施法者則是元素吞噬者,從眼下的情況猜測,奧術永恆星大概率是想讓格林·薇,也成爲元素守衛者。

原因是,監守自盜所引發的連鎖反應,肯定要比強掠豪奪來的更小,最起碼不會導致虛空內頻繁出現深淵通道。

“格林。”

蘇曉再一次開口,酣睡中的格林·薇睜開雙眼,她坐直後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道:“要吃飯了嗎,沉浸在知識的海洋裡,時間過的可真快啊。”

“……”

蘇曉沒說話,看了眼一旁小桌上那本有牙印的復刻版書籍,只能說,格林·薇攝取知識的方式,比較直接。

“回去了。”

蘇曉拿起幾本古籍,沿途將其放回原位,順路走向升降梯。

“哦~”

格林·薇打着哈氣的跟在後面,她正在努力壓制自己的起牀氣,她自己都不知道因爲什麼,自從她懂事開始,起牀氣就很大,並且她自己知道,不應該如此,可每次睡覺途中被叫醒,她都無法控制的起牀氣上頭。

讓她感到更荒謬的是,她每次忍住起牀氣,都有種,自己可真了不起的感覺,換作‘以往’,她肯定忍不住,可這‘以往’,對於她來講非常陌生,彷彿根本不存在。

走出升降梯,蘇曉看到大書庫一層內,正與幾名富耳族妹子笑談的盧恩,這傢伙作爲「魔能派系」,也就是「仲時學院」派來的代表,相比拉攏聖焰藥師,這傢伙對把妹的興趣更大,也更積極。

想來也是,奧術永恆星的四個派系,不太可能出現彼此爭奪着拉攏聖焰藥師的情況,那會導致聖焰藥師坐地起價,吃虧的最終還是奧術永恆星。

這四個派系的領袖,應該是早就密談好,且決定,這次由「奧法派系」,也就是法師賢者·瑟菲莉婭所帶領的派系,拉攏聖焰藥師,其他三派系派人來,更多是一種體現,表現奧術永恆星對聖焰藥師的重視,俗稱給面子。

“盧恩,別勾搭了,去吃飯。”

格林·薇的喊聲,讓正在撩妹的盧恩面色一沉,剛準備讓格林·薇一邊涼快去,就看到站在格林·薇身邊的蘇曉,盧恩正色道:

“聖焰先生,晚餐準備吃什麼?是去學院的餐廳,還是到「黎光莊園」那邊?這個時間,星辰廣場的美食街肯定也很熱鬧。”

“清靜些的地方。”

“那好,去學院的湖畔餐廳,那邊應該沒什麼人。”

盧恩說話間打了個響指,周邊的空間波動陡然聚攏而來,下一瞬,三人已出現在一棟建築前,正是湖畔餐廳。

走進其中,各類食物香氣混合的味道飄來,讓人腹中更加飢餓,片刻後,三人在靠窗的位置落座,窗外就是「銀月湖」,傍晚的夕陽下,「銀月湖」的景色如畫。

這次到虛空大書庫,蘇曉收穫頗豐,他一直以來都堅信,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不僅是因爲自己敢於和強敵拼殺,更重要的是對知識的態度,無論在何地,知識都是寶貴的東西,那是前人們在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與苦痛後,所記載關於失敗的警告,以及走向成功的捷徑。

除各類藥劑學、超凡傾向的知識外,有兩種訊息同樣寶貴,首先是關於「喚醒之碑」。

蘇曉一直以來都感覺,滅法系的能力很少,他從一階到九階,一共才掌握幾種滅法系的能力。

眼下蘇曉終於知曉爲何如此,滅法系不是技能少,而是他缺少了習得滅法系能力的手段,先是掌握獵影天賦,能獲得「滅法技能點」後,這技能點不僅可以提升青鋼影與青影王能力,還能以此掌握銘刻在「喚醒之碑」上的滅法系能力。

除此之外,就是【貪婪之章】的正確打開方式,對此,蘇曉準備過會回到「湖畔宿舍」的房間後,就試驗下,原因是,【貪婪之章】這東西,並非是獨有的,以前有人獲得過,就算是眼下,他也沒將【貪婪之章】收集全,只是弄到了很大一塊而已。

作爲聖焰藥師,有些珍寶在身,是很正常的事,更爲重要的一點是,奧術永恆星在那臨時住所內安插監控手段的概率,要比想象中更低。

蘇曉這次以聖焰藥師的身份來奧術永恆星,是這裡的貴客,作爲虛空霸主的奧術永恆星,在接待一名貴客時,讓人試探在情理之中,此事雙方都心照不宣,可在貴客的住所內加以監控手段,那就不是拉攏了,而是意圖單方面的強勢控制。

對於這點,蘇曉早有防範,他之前雖沒與虛空·藥師公會的老藥師們見面,但他以大幅度超出虛空藥劑調配水平的手段,與那些老一輩藥師們,達成了不算深厚,但比較可靠的交情。

眼下的情況是,那些老一輩藥師的視線,也都盯着蘇曉這邊,就看奧術永恆星是如何接待這位聖焰藥師,更準確的說,他們是在盯着,奧術永恆星這個虛空霸主,是如何接待與對待一位藥劑大師的。

這種情況,自然是蘇曉故意促成,他放棄了以自身藥劑學水平,將老一輩藥師們吊起來打的揚名手段,與老一輩藥師們互相各給面子後,雙方隱隱有了種同仇敵愾,名利相連的感覺。

或者說,事實也的確如此,倘若奧術永恆星對聖焰藥師都採取強勢、粗魯的控制式拉攏,那對待其他水平遠不如聖焰的藥師時,肯定會更加粗暴、惡劣,所以此刻奧術永恆星上的所有老一輩與年輕一輩藥師,都在盯着這邊。

作爲這次接待聖焰藥師的代表,瑟菲莉婭,已是察覺到了這點,她很頭疼,以及感覺到有些棘手,她真就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奧術永恆星對待聖焰藥師的態度,等同於對待藥師們的態度。

這讓瑟菲莉婭敏銳的察覺到,這位聖焰藥師,並不是看起來那般隨性與和善,但這反而讓她安心了些,如若聖焰真的是看起來那般隨性與和善,怎麼可能與白牛勢力合作,而且還在合作後獨善其身,讓白牛手下的那羣餓狼不撲上來撕咬。

飯後,蘇曉走出湖畔餐廳,月明星稀的夜晚中,斜對面的湖畔宿舍有半數房間內亮着燈,配合水面反射出青銀色月光的「銀月湖」,夜景之美,以及微涼的清新空氣,讓人心曠神怡。

“聖焰先生,回見。”

盧恩激活空間能力消失,見此,蘇曉走向湖畔宿舍,片刻後,他停步在鋪設着紅地毯,一側是連窗的長廊內,目光看着一扇房門。

房間內很安靜,想來也是,暫居在此的女神,之前因躲避滅法的各類陷阱,始終躲在朋友家,眼下來到奧術永恆星,篤定滅法不敢來這,自然要去「黎光莊園」或「星辰廣場」逛個夠。

推開隔壁的房門,蘇曉走進其中後,坐在單人沙發上,道:“真巧,原來你也住這。”

蘇曉說話間,拿起貝妮端來的熱茶,輕呷一口,側目看向站在一旁的格林·薇,方纔從湖畔餐廳出來後,這少女就一直在後面跟着。

“額~”

格林·薇面露尷尬之色,她撓了撓頭,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跟着來這,她方纔就像是夢遊了般,自然而然的就跟着來了。

“嗯,這個嘛,哦!對了,我是爲了保證聖焰先生的安全。”

格林·薇爽朗的笑着,露出整齊的小白牙,心中已對自己的臨場應變能力給自己點贊。

“……”

蘇曉又看了眼格林·薇,這也就是巴哈不在,要是巴哈在,高低得整兩句騷話。

“聖焰先生,我就住在隔壁,實不相瞞,我之前是在隱藏氣息,我其實很能打的,盧恩都打不過我,否則他早就揍我了。”

言罷,格林·薇露出快活的笑容,這十之八九是在「仲時學院」時期,和自己的小夥伴沒少坑作爲法系學霸的盧恩。

“時間不早了,回去睡吧。”

“哦~”

格林·薇略有不情願的出了房間,關門前,還特意說了句,明早出門一定要去隔壁叫醒她。

格林·薇走後,蘇曉的眉頭逐漸皺起,他已經發現,格林·薇的存在,對他而言是個隱患,更棘手的是,這風險在現階段無法祛除。

到了此刻,他已經確定,格林·薇,就是瑟菲莉婭以老相好·女滅法·格林·吉莉安的細胞所培育出。

正因如此,格林·薇纔會有剛纔的‘異常’舉動,她下意識願意跟着蘇曉,是因爲雙方的力量同源,導致格林·薇在自己都沒察覺的情況下,對蘇曉有着天然的認可感。

不要忘記,這裡是奧術永恆星,大量施法者在此,魔能的力量籠罩於此,這也導致,與滅法者息息相關的格林·薇,時刻處於‘敵營’中,而且還是自己毫不知情的狀態下,身處敵方大本營內。

此等外部環境的影響下,在格林·薇遇到蘇曉後,她本能的對蘇曉產生了親近感,所以她才下意識的願意跟着蘇曉,以及在這房間內,不怎麼願意離開,這無關情緒、情感等,而是她感覺待在這,有種說不出的輕鬆感。

在蘇曉看來,這是風險,一旦瑟菲莉婭對格林·薇問及此事,以瑟菲莉婭的敏銳程度,第一時間就會察覺到不對。

別忘記,這女人可是參與過與滅法的最終決戰,除了偶爾會因格林·吉莉安有些上頭,在正常狀態下,這都是特別難纏的強敵。

蘇曉沉思片刻後決定,不僅不能以各類理由將格林·薇支開,反而要讓對方,一直當自己在奧術永恆星的嚮導,必須讓對方忙碌到,都沒什麼時間見瑟菲莉婭。

蘇曉的想法是,就說格林·薇有成爲頂尖藥師的資質,作爲藥劑大師,聖焰藥師有惜才這種習慣,是很正常的事。

對此,無論是奧術永恆星,還是瑟菲莉婭,都會感到欣慰,會大力支持格林·薇學習藥劑學,無論怎麼說,拉攏來的藥劑師,都沒有把自家人培養成頂尖藥師更好。

至於格林·薇是否真的有藥劑學天賦,這不重要,蘇曉掌握的藥劑學體系,和虛空中的其他藥師不同,外加他的藥劑學水平,能把那些虛空藥師吊起來打。

當然,這計劃也不是沒缺點,只能短期有效,外加會讓格林·薇本人特別懵逼,想必這元氣滿滿的少女,在看到書籍上的大量藥理學圖紋後,不僅會是一臉懵逼,還得戴上痛苦面具,時刻懷疑自己,例如產生:‘我真的是藥劑學天才嗎?爲什麼完全看不懂?聖焰老師到底在說什麼?明明每個字都能聽懂,但連在一起後,就完全聽不懂了呢?’

心中打定主意,蘇曉看向一旁懶洋洋的貝妮:“去隔壁,把格林·薇找來。”

“喵~”

貝妮尾尖擡了下,懶洋洋起身,伸了個懶腰後,到隔壁房間去找格林·薇。

片刻後,秀髮睡的有點散亂,睡眼惺忪的格林·薇站在前方,道:“聖焰先生,您找我有事嗎。”

“這麼早就睡了?”

蘇曉說話間,看了眼時鐘,才晚七點半。

“嗯,對啊,我導師告訴我要勤奮修行,我不能辜負她的厚望。”

說到最後,格林·薇還打了個哈氣。

“……”

蘇曉沒說話,不過轉念一想,對方說的其實也對,就以格林·薇的情況,對方睡着後,身體細胞會更穩定,從而導致身體潛力被完全激發,元素親和力暴漲。

如此一來就導致,對方睡覺時的變強速度,的確要比刻苦修行來的快,因此對於格林·薇來講,勤奮修行=好好睡覺。

蘇曉取出一張卷軸,展開後,將其放在前方的小桌上,這羊皮紙通體灰白,有些地方還有裂口,給人種淳樸的歷史感,彷彿已是存在萬餘年之物。

這羊皮紙的主體,是一幅結構繁瑣的圓形陣圖,更上方些,有六顆米粒大小的透明寶石。

“格林·薇,在你的認知中,想成爲藥師,需要什麼?”

“智慧?”

“還不夠。”

“勤勉?”

“不夠。”

“天賦?”

“……”

蘇曉上下打量格林·薇,頗爲滿意的點了點頭。

“我,我不會是……”

格林·薇說話間,眼中已有幾分驚喜與詫異。

“嗯,你很有天賦,把手按上去。”

聽聞蘇曉此言,格林·薇心中躊躇了幾秒,轉而擡手按上羊皮紙中心的陣圖,下一剎,光芒大盛,羊皮紙上的六顆寶石不僅完全亮起,乃至於接連炸碎。

格林·薇退後半步,低頭看了眼破碎的羊皮紙,又擡頭看着蘇曉,道:“這個,很…貴吧。”

“不算貴,幾萬靈魂錢幣而已。”

蘇曉說話間,讓貝妮把散落在地毯上的灰色羊皮紙都收拾好,這東西的實際價值在百餘枚靈魂錢幣左右,是籤契約時所用,不過這東西很少見,拿來忽悠格林·薇,完全沒問題。

“嘶~”

格林·薇倒吸了口涼氣,她雖是瑟菲莉婭的弟子,但因性格所致,每次有錢後,隔天差不多就花光,幾萬靈魂錢幣對她而言是筆鉅款,不求助自己導師,絕對還不起的鉅款。

值得一提的是,這敗家天賦,大概率是‘遺傳’自格林·吉莉安。

得知自己損毀的羊皮紙價值幾萬靈魂錢幣,格林·薇的目光開始躲閃,要是再吹着口哨,都會讓人驚呼,臥|槽,莫非是那女滅法復活了?

“喵!”

一旁的喵貝妮叫了聲,吸引格林·薇的注意力,不知何時,一張欠條已擬好,就等格林·薇籤,這讓格林·薇滿臉的懷疑人生。

蘇曉擡手示意貝妮別再調戲格林·薇後,他說道:“和我觀察的結果相同,你在藥劑學方面很有天賦。”

“啊?”

格林·薇拉着長聲的啊?了一聲,雙眼中既迷茫又懵懂,她滿臉懷疑的指着自己,那神情就差明說:‘就我?有藥劑學天賦?’

也難怪格林·薇如此,她以前在某次生病時,吃藥都吃錯,差點把自己給送走,還是她的細胞強大,以及她的導師請來名醫,把她救回來。

不理會格林·薇懵逼的心情,蘇曉繼續道:“聯絡你的導師,讓她來一趟,我有些事和她談。”

聞言,格林·薇試探性問道:“是賠償問題嗎?”

“……”

蘇曉沒說話,這讓格林·薇有點心虛。

十幾分鍾後,房門被敲響,隨即,身穿金白色法袍的瑟菲莉婭走進房間內,此刻從她的眉眼間,能看出幾分嚴厲。

“聖焰先生,我的弟子闖了什麼禍?”

瑟菲莉婭說話間,不動聲色的瞪了眼格林·薇,下意識想狡辯的格林·薇,秒慫的低側着頭,可以說,側頭是表示她最後的倔強了。

待瑟菲莉婭落座,貝妮端上熱茶,微笑着對貝妮點頭後,瑟菲莉婭的目光重新聚集到蘇曉身上。

“闖禍倒是不至於,是我發現,你的弟子格林·薇很有藥劑學天賦,只要稍加教導,就能成爲藥師……”

蘇曉的話剛說到一半,飲茶中的瑟菲莉婭停下動作,她狐疑的看着對面坐在單人沙發上的蘇曉,放下茶杯後,道:“聖焰先生,這種玩笑還是不要開了……”

“並不是開玩笑,我掌握的藥劑學有些特殊,很看靈魂感察方面的天賦,格林·薇在這方面的天賦,或許在我這之上。”

蘇曉說話間,目光看向格林·薇。

蘇曉之所以這麼說,既是有根據,也是在胡扯,他所掌握的藥劑學,當然不是看靈魂感察方面的天賦,至於說格林·薇這方面的天賦強,則是一種猜測。

蘇曉所掌握的「斷魂影」能力,是格林·吉莉安所開發,能開發出「斷魂影」能力的人,靈魂特性方面的天賦會差?準確的說,極有可能在整個虛空中排到前幾。

格林·薇是以格林·吉莉安的細胞所培育出,用腳後跟想都知道,格林·薇在靈魂方面的天賦,一定是超塵拔俗。

果不其然,聽聞蘇曉的一番話,瑟菲莉婭略有動容,她側頭看着自己的弟子。

“聖焰先生,你是準備教導格林藥劑學嗎?還是準備收她爲弟子?”

瑟菲莉婭的語氣平緩,實則帶着幾分試探意味。

“弟子就算了,教導她藥劑學倒是可以。”

“這……”

瑟菲莉婭一時間猜不透蘇曉的目的,她沉吟了下,說道:“藥劑師的知識都密不外傳……”

聞言,蘇曉打斷瑟菲莉婭的話,問道:“誰說的?”

蘇曉此言一出,讓瑟菲莉婭沒辦法接話了,她總不能說,藥師公會的所有藥師都是如此。

對於這方面,蘇曉教導格林·薇藥劑學的時間不會長,而且會先傳授基礎的東西,況且經一段時間的接觸,蘇曉對格林·薇有一定的自信,就是這性格有幾分跳脫的少女,大概率學不會什麼,這點從對方在虛空大書庫內,那般直接的‘攝取’知識,就能看出一二。

因此,蘇曉不擔心給奧術永恆星培養出藥師,從而資敵,外加還解決了格林·薇這個隱患,讓對方在最近一段時間內,被浩瀚的藥劑學瘋狂‘折磨’,從而避免同源力量間再出現共鳴,暴露蘇曉滅法這一身份。

當然,教導格林·薇藥劑學,不是沒代價的,蘇曉提出想到奧術永恆星的「黑楓庭院」,去親眼目睹傳聞中的黑楓樹,到底是何模樣。

對此,瑟菲莉婭婉拒,可蘇曉發現一點,就是對方拒絕的並不堅決,似乎是對「黑楓庭院」的守備力量,有着絕對的自信。

察覺到此種情報,蘇曉心中反而鬆了口氣,「黑楓庭院」的守備力量越強,他能正大光明去那邊的概率就越高,從而完成旅行任務「滅法到此一遊」。

「旅行任務·滅法到此一遊:抵達奧術永恆星後,你需去往仲時學院、鐘塔、虛空大書庫、黑楓庭院、元素溼地。

任務獎勵:隊伍技能卡隨機抽取權限(抽取下限~上限,爲隊伍技能卡Lv.30~Lv.EX)。」

去往「黑楓庭院」,是蘇曉本次以聖焰藥師身份來奧術永恆星的主要目的之一,這不僅是爲了完成旅行任務,其實還有更重要的一點。

蘇曉自己也有棵黑楓樹,雖因輪迴樂園內無可比擬的環境,外加不計成本的以【世界之核(殘片)】當‘化肥’,讓他那棵黑楓樹產出的品質,大幅度超出平均水平。

可就算如此,蘇曉也依然想到「黑楓庭院」看看,奧術永恆星是怎麼培植黑楓樹的,無論怎麼說,這邊培植黑楓樹已有千年之久,在很多方面,會有獨到的理解與經驗。

蘇曉從不會自大到,自認爲將黑楓樹培植到最好了,因此到「黑楓庭院」去看看,還是很有必要的。

“喵。”

貝妮跳到蘇曉腿上,盤成一團,準備睡一會,單人沙發上,蘇曉順手擼貝妮,腦中也在思考一件事,就是瑟菲莉婭對外人前往「黑楓庭院」的態度。

從方纔對方的態度來看,雖拒絕了,但不是那種特別堅定的拒絕,這無疑是好兆頭,這世上的大部分事物或東西,都是有價值的,方纔瑟菲莉婭的態度,只能說,蘇曉的出價還不夠高,而非從根本上拒絕本次交易。

想到瑟菲莉婭對格林·薇的重視程度,以及格林·薇因自身細胞,從而導致的短命體質,那邊想要何種出價,已是比較明顯。

不過這件事,不能蘇曉主動提出,要等那邊找來,然後他這邊以有些爲難與棘手的態度,選擇接受這一交易,唯有如此,才能在「奧法慶典」正式開始前,成功去往「黑楓庭院」。

心中有底後,蘇曉開始考慮另一件事,就是如何在虛空大書庫五層,以非竊取的方式,獲得三本古籍。

聽風王子說,虛空大書庫五層的古籍雖不少,但都很珍貴,奧術永恆星能有資格主導這件事的,只有凜風王與至高之人。

後者蘇曉絕不會去見,而從奧術永恆星一衆高層的態度,似乎也不準備讓作爲聖焰藥師的他,去見至高之人,對蘇曉而言,這是好事,和至高之人一同身處奧術永恆星,他都感到心中不安了,要是見面後面談,說不準會出什麼變故。

也就是說,眼下只要搞定凜風王,以對方的權柄,在虛空大書庫·五層調出三本古籍做交易,是完全有可能的事。

不過有一點,就是這次交易,不僅要滿足凜風王個人與他麾下派系的利益,還要兼併滿足整個奧術永恆星所有派系的利益,唯有如此,才能堵住所有施法者的嘴,畢竟,虛空大書庫是屬於奧術永恆星,而非凜風王的個人所有,對方只是負責管轄。

權衡片刻,蘇曉決定拿出殺手鐗之一,也就是高階永久性增益藥劑【海洋原液】。

【海洋原液】的效果爲提升精神力強度與韌性,這對施法者們有難以抗拒的誘惑力,之前他與白牛合作售賣藥劑時,其中就有【海洋原液】,只不過,那是削弱版的削弱版。

就算如此,奧術永恆星對那個版本的【海洋原液】,依然有濃厚的興趣。

眼下蘇曉要拿出的,是增強版的增強版,所謂正常版的【海洋原液】,是蘇曉以平常狀態,所調配出的藥劑成品。

而增強版,則是憑藉幸運屬性所衍生出的能力「強掠之運」,達成的完美品級。

此時蘇曉準備調配的,是在佩戴七星稱號【奇蹟製造者】的情況下,所能達到的巔峰之作,這稱號,是他在死寂世界所得,特性爲:

【奇蹟製造者】

產地:虛空之樹

品質:★★★★★★★

類別:稱號

稱號效果:進行製造時,將有概率進入你所能達到的製造最巔峰狀態,從而製造出超越「完美」品級的「奇蹟」品級。

簡介:這是奇蹟?不,這纔是你所能達到的巔峰,突破完美是一名製造者該有的追求。

售價:無法出售。

……

雖說要調配增強版的【海洋原液】,但有一點要避免,就是這藥劑的定位,決不能面向奧術永恆星的高階戰力。

因此,蘇曉要調配出一種既足夠強,但僅限於中低階施法者所使用的永久性增益藥劑,避免提升奧術永恆星高階戰力的實力,從而導致後續與奧術永恆星的博弈中吃虧。

既然如此,單以【海洋原液】的特性是不夠的,最好是既能大幅度提升精神力強度與韌性,也提升這方面的潛質,讓這成爲年輕一輩中的施法者天才,纔有資格飲用的藥劑。

像奧術永恆星這種霸主勢力,對於年輕一輩的培養,當然是放在首位。

如此一來,既保證了此藥劑在奧術永恆星的價值,也避免了資敵。

等這些飲用【海洋原液】的施法者天才成長起來,那不知道是猴年馬月了,在那之前,或是蘇曉敗於奧術永恆星,或是奧術永恆星崩滅於蘇曉之手。

想到這點,蘇曉對改良版+增強版【海洋原液】的調配,更加用心幾分,這畢竟是要拿來換古籍的,品質必須過硬。

推開書房的房門,蘇曉開始着手將此地改造成藥劑調配室。

當晚十二點,蘇曉坐在調配臺前,開始着手藥劑調配。

佩戴【奇蹟製造者】稱號後,平常還沒什麼感覺,可在蘇曉擡手拿起調配器皿後,只是瞬間,周邊的一切似乎都變了模樣,彷彿整個世界,除了調配臺與上面的各類器皿、材料等,周邊的其他事物都不存在了,變得白茫茫一片,他的所有心力、精神,都集中在調配藥劑這一件事上。

時間在一次次的調配與試錯中流逝,不知不覺間,窗簾的縫隙間透來清晨初陽的光亮,蘇曉解除【奇蹟製造者】稱號的佩戴,從全專注的藥劑調配狀態脫離,這狀態雖強悍,但對於精神與靈魂方面的負擔很大,好在他這兩方面都很強。

將最後一支水晶瓶按進木盒的穩定半流體內,總計20支改良版+增強版的【海洋原液】調配完成。

【海洋原液(奇蹟)】

產地:聖焰藥師

品質:不朽級

類型:永久增益類藥劑

效果:飲用後,大幅度提升精神力強度與韌性,且在後續的30~40個自然日內,提升一定程度上的精神力成長潛力。

奇蹟品級加成:飲用後,將在後續50個自然日內,總計提升15點真實智力屬性。

提示:此藥劑130點真實智力屬性以下生效,重複使用無效。

評分:1493點(不朽級品質藥劑評分爲1000~1500點)

簡介:待定。

價格:待定。

……

此等效果的藥劑,奧術永恆星四派系的高層們很難拒絕。

這裡的四派系中,瑟菲莉婭所帶領的奧法派系,資源最富有,凜風王的元素派系,內部最團結,古亞院長的魔能派系,也就是「仲時學院」的學院派,人脈最廣,最後魂大人所帶領的靈魂派系,則是最特殊。

蘇曉之前在虛空大書庫,見到了靈魂派系的其他人,讓他印象最深刻的,無異於對方的腦洞。

這不是比喻,而是對外貌的形容,那名靈魂派系成員的額頭右側,以及頭顱兩側,開了一個個食指粗細的洞,裡面黑黝黝一片,看不到腦組織,但也有些滲人。

看到這外貌特徵,蘇曉立即想起在暗星世界時,那裡一個名爲靈魂鐘塔的勢力,眼下看來,那勢力,根本就是在模仿奧術永恆星的靈魂派系。

很可能是奧術永恆星·靈魂派系的入門秘法,被暗星世界的土著民偶然獲得,才效仿着成立了靈魂鐘塔,其中「靈魂」代表能力,而「鐘塔」二字,則來自奧術永恆星上的大鐘塔。

只不過,暗星世界的靈魂鐘塔,只學會了在頭上開腦洞,從而更方面放出靈魂力量,奧術永恆星·靈魂派系的精髓,靈魂法術,那邊是一點都沒學到,要不然的話,靈魂鐘塔早就統治整個暗星世界。

不過有一點,就是奧術永恆星·靈魂派系,並非所有成員都會開腦洞,比如休格,以他的靈魂天賦,就不需要開腦洞,從而更透徹的放出靈魂力量。

用一句話形容奧術永恆星的靈魂派系很準確,就是靈魂天賦不夠,開腦洞來湊,這裡有種秘法,腦洞開的越多,靈魂方面的天賦潛質越強,與之相對,當腦洞數量超過2個後,當事人會隨着腦洞數量的提升,越發的極端與偏執。

也正因如此,相比其他三派系,靈魂派系的人一般不會出現在太公開的場合,而且他們的成員數量少,全部成員相加,也就幾百人。

這種比較極端的能力特性,讓他們理所當然的負責奧術永恆星的地底監牢等區域的管理,別說外人,就連奧術永恆星的施法者們,提及靈魂派系的人,都是種一言難盡的表情。

蘇曉拿起裝有20瓶【海洋原液】的木盒,這些藥劑雖珍貴,但價值比不上虛空大書庫·五層的三本古籍。

既然如此,就要採取些手段,比如說這20瓶【海洋原液】只是定金,後續還可以提供50瓶,不,提供80瓶,反正蘇曉也不準備兌現,只要不顯得太誇張,許諾的數量當然是多多益善。

凜風王作爲奧術永恆星的四領袖之一,自然是老江湖,純粹的口頭支票,忽悠不了這位,但蘇曉可以籤契約,準確的說,是聖焰藥師籤契約。

一份失約代價慘痛的契約+20瓶【海洋原液】的定金往出一拿,凜風王那邊就算猶豫,瑟菲莉婭這邊肯定會有所表態,畢竟,瑟菲莉婭是這次拉攏聖焰藥師的主要負責人,讓聖焰藥師與奧術永恆星簽下契約,這拉攏就穩了。

關於簽訂的契約,這是聖焰藥師籤的契約,束縛力在這僞裝身份上,不要忘記,就算作爲魔鬼族的伍德,都認可蘇曉是‘契約宗師’。

“貝妮。”

蘇曉將裝有20瓶【海洋原液】的木盒遞給貝妮,補充道:“送到元素派系那邊,交給風王子或者他父親都可以。”

“喵。”

貝妮作勢要將裝有20瓶【海洋原液】的木盒收入自己的小儲存空間內,但轉念一想,選擇將其放在飛毯上,萬一半路上,遇到其他三派系的人截胡,那就更好,眼下與奧術永恆星的四派系間關係越亂,身處這裡的風險越低。

飛毯上,貝妮仰頭看着牆面上的簡易版地圖,開始規劃送貨路線。

貝妮出門後,蘇曉看了眼時間,他不僅昨晚沒睡,從離開輪迴樂園後,除了偶爾小憩,基本沒休息,片刻後,他已躺在臥室的牀|上,似是睡前無聊般,取出【貪婪之章】把玩。

之前在虛空大書庫的一本記載上,蘇曉得知了【貪婪之章】的正確打開方式。

首先,這玩意不是以精神力‘裸裝’去打的,是要在精神體進入其中後,先構建出自己的「魂靈具像」。

每次戰鬥,都可以讓自己的這具「魂靈具像」,有四種不同特性可切換,分別爲:力之魂、敏之魂、體之魂、智之魂。

更準確的說,是側重點,選擇一種適合的特性,從而應對不同的「魂靈具像」。

例如對戰「魂靈具像·暗鴉」時,將自身的「魂靈具像」切換爲智之魂,要更好應對些,從而以大範圍的精神特性能力,限制漫天飛舞的烏鴉,外加避免被鴉羣籠罩後,造成的持續性生命力攝取效果。

想到這點,蘇曉將自己微量的精神力,沒入到手中的【貪婪之章】內,下一秒,他眼前的景象模糊了下,緊接着是精神體出現的拖拽感。

當視線恢復時,周邊是朦朧的灰霧,前方則是一扇古老但堅固的金屬門,只需推開這扇門,就能進入與暗鴉死戰的戰鬥場地,對此,蘇曉很熟悉,畢竟已經來過這裡幾十次。

對於始終打不過第一具「魂靈具像·暗鴉」,蘇曉雖一直保持‘平常心’,但也難免有種,自己此生或許打不通【貪婪之章】了,要知道,每名「魂靈具像」的戰力,會以遞增式提升。

以前僅有【貪婪之章】殘塊時,他就以此陸續挑戰了聖修、生靈屠夫,以及十代天巴·沁之女。

和聖修對戰的過程,具體被斬了多少次,早就忘記,而對戰更強的生靈屠夫,不提也罷。

十代天巴·沁之女的話,直到【貪婪之章】補全,蘇曉都沒打過對方,沁之女的刀技雖纖弱如水,卻是韌性十足,柔中帶力,綿裡藏針。

尤其是特別近身時,對方棄刀纏鬥,雖是被美人擁抱,可一旦被對方盤束喉頸,不超0.5秒,眼前馬上一片漆黑,什麼掙脫技都沒用,一旦被束,馬上就沒。

灰霧間,蘇曉擡手,發現自己的手呈現出半透明,這次以精神體進入【貪婪之章】,和以往都不同,沒有了那種實體感,有了幾分精神體該有的虛幻與半透明。

這是在精神體內部構建了特殊「魂印」,所帶來的改變,正因有了這魂印,蘇曉才能在此地構建出自己的「魂靈具像」。

蘇曉單手前伸,絲絲靈魂能量從他手中蔓延出,在前方的灰霧間逐漸構成人形,隨着放出的靈魂能量越來越多,這模糊的人形開始逐漸凝實,形體、五官等,都開始和蘇曉本人有相似感。

蘇曉停止放出靈魂能量,「魂靈具像」的雛形已構建,接下來是特性的選擇,從力之魂、敏之魂、體之魂、智之魂中,選擇其一後,他就能以精神體,進入到這具「魂靈具像」內,從而以此作爲在【貪婪之章】內的身體,戰勝暗鴉。

蘇曉在精神體‘裸裝’階段,都險些能戰勝暗鴉,要是穿上一身裝備,還有「魂靈具像」撐起基礎屬性,戰勝暗鴉,勢在必得。

然而,當蘇曉嘗試選擇這具「魂靈具像」的特性時,他發現,與那本記載中的不同,他雖感應到了力之魂、敏之魂、體之魂、智之魂,可這具「魂靈具像」內的四種特性,都處於沉寂狀態。

不僅如此,除了這四魂特性外,這具魂體竟有第五種魂之特性,那是一種通體血紅的魂之特性,其名爲,血之魂。

更準確的說,蘇曉既不能選擇對這具「魂靈具像」賦予力之魂、敏之魂、體之魂、智之魂,就連其獨有的血之魂,也不能賦予。

雖說不能賦予,可蘇曉發現,他能增強這「魂靈具像」的血之魂,察覺到這點,他單手按在「魂靈具像」上,血氣從他手上蔓延而出後,化爲血氣絲線,刺入到這具「魂靈具像」內。

隨着血氣沒入到「魂靈具像」,其內部的血之魂立即吸收血氣,開始壯大,在這同時,提示出現。

【你已激活魂靈具像·噩夢血影】

【魂靈具像·噩夢血影】

從屬關係:獵殺者的特殊分身/化身。

力之魂:C(E-~S+級)。

敏之魂:C+

體之魂:D

智之魂:D

運之魂:E-

技能1:刀術宗師(被動,Lv.55),此能力等級,最高不超過獵殺者本人(即爲最高不超過Lv.70)。

提示:如獵殺者的刀術宗師能力提升,噩夢血影的刀術等級上限也將提升。

技能2:狂血噩夢(被動,Lv.EX),所有近戰攻擊,附帶血氣侵蝕傷害,以及後續的真實流血傷害。

技能3:魂血共鳴(被動,Lv.EX),在吸收獵殺者的血氣後,噩夢血影的力、敏、體、智之魂,均會出現提升,且在每個階段,都將覺醒能力。

……

看到噩夢血影的資料,蘇曉心中狐疑,眼下的情況,無論怎麼看,他的精神體都無法進入到這具「魂靈具像」內了,這具「魂靈具像」,顯然快要成爲一個獨立個體。

從資料上看,只要蘇曉向這「魂靈具像」內灌輸血氣,其綜合戰力就會提升。

關於血氣方面,蘇曉自然不缺,他體內的血氣在消耗後,能以不慢的速度恢復,他索性將體內三分之一的血氣都放出,注入到「魂靈具像·噩夢血影」內。

下一瞬,血氣將「魂靈具像·噩夢血影」包裹在其中,形成一顆幾米高的血氣巨繭,細如髮絲的血氣絲線緊密盤繞,形成尖錐形。

幾秒後,這血氣巨繭的血色開始褪去,有了枯竭的徵兆,裡面的噩夢血影,氣息也越發飄忽,似是有要潰散的架勢。

蘇曉不知道自己在弄到特殊魂印後,所構建的「魂靈具像」爲何不是無特性,而是噩夢血影,他估測,這可能既是因爲自己高達650點的靈魂強度,也是因爲自己的氣息,是通過吸收古戰場血氣所修成,這兩種關鍵因素,導致了噩夢血影的出現。

眼下讓噩夢血影潰散掉,後續再構成「魂靈具像」是否有這種機遇,就是未知了,想到此處,他將體內剩餘的血氣,都注入到血氣巨繭內。

有了大量的血氣,已褪色的血氣巨繭立即出現暗紅的血色,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大概十幾分鍾後,血氣巨繭轟然炸裂,一道身高近兩米五的身影,立在混合了血氣的灰霧間,這正是噩夢血影。

此刻的噩夢血影,手持1米3長的黑色長刀,形象爲赤膊着上身,下身是裙襬般的破爛黑色布條,面部戴着骨質面具,黑色長髮凌亂的披散着。

一根根血氣絲線,連接在蘇曉與噩夢血影之間,見此,蘇曉以精神波動作爲指令,對噩夢血影下達首個指令,讓其前行。

一陣混亂的精神波動襲來,這精神波動暴戾、瘋狂,殺氣滔天,但也轉瞬即逝。

如若不善應對血氣者,單是這一下,就足以讓人陷入一段時間的狂亂中,不過對蘇曉而言,這精神波動只是毛毛雨,無法影響到他的心智分毫。

就算如此,在蘇曉看來這也是個警鐘,噩夢血影的出現,有不少巧合與隨機性。

根據他所知的記載,【貪婪之章】存在多年,有不少人獲得過這東西,但將其內部所有「魂靈具像」都擊敗者,堪稱鳳毛麟角,至少那名著寫個人傳記者,一直都沒能戰勝【貪婪之章】內的10具「魂靈具像」。

蘇曉從不認爲,其他人做不到的事,他就能水到渠成,以前被【貪婪之章】教做人的一幕幕,此刻還記憶尤深,所以說,他心中很有自知之明,以常規方式,自己真的不一定能打通【貪婪之章】。

而眼下,噩夢血影雖處處透着邪性,但這或許也是打通【貪婪之章】的一種可能,在其他方面,蘇曉不敢說自己比歷代【貪婪之章】的擁有者強,但氣息與靈魂強度這兩方面,他還是有些信心的。

隨着蘇曉的操控,噩夢血影前行着,連接在他與噩夢血影間的血氣絲線越來越細,最後被拉扯到匯聚爲一根。

一直走出百米左右,蘇曉感覺到,自己與血影間相連的血氣線,被扯到最長,繼續的話,這血氣線會暫時消散,等噩夢血影距離自己百米以內後,再重新出現。

蘇曉嘗試查看噩夢血影的資料,讓他沒想到的情況出現,方纔還可以查看全部資料,眼下卻只能查看上半部分,下面有關能力的資料,全部變成模糊的血氣字體,根本看不懂,眼下可見的資料爲:

力之魂:B-(解除血之束後,將提升至A-)

敏之魂:B(解除血之束後,將提升至A)

體之魂:C+(解除血之束後,將提升至B)

智之魂:C+(解除血之束後,將提升至B)

運之魂:E-

……

所謂血之束,就是蘇曉與噩夢血影間的血氣線,蘇曉能清楚感覺到,血之束存在時,他可以完全操控噩夢血影戰鬥,而當他暫時解除血之束後,噩夢血影將進入‘全自動’狀態。

蘇曉的各類能力,都與操控系無關,因此在他看來,操控噩夢血影戰鬥不是良策,發揮不出其完全戰力。

雖說可能有些風險,但在【貪婪之章】內的戰鬥,暫時解除對噩夢血影的血之束,纔是最佳的對敵方式。

蘇曉操控噩夢血影,隨着他的操控,噩夢血影逐漸隱沒,以不可見狀態,跟在他身後。

來到古舊的金屬門扇前,蘇曉雙手各推一扇門,將其推開。

咔噠噠~

隨着門扇開啓,一處圓形的戰鬥場地映入眼簾,此地周邊是灰色向上流動的霧牆,地面爲黑巖,上方則是一個超大號吊燈,吊燈上落滿烏鴉。

隨着蘇曉走進戰鬥場地,他身後的門扇轟然關閉,鎖死後化爲向上流動的霧牆。

呼的一聲,一道身影由上至下落地,她身穿黑色女巫袍,頭上戴着寬鬆的連衣兜帽,脖頸上掛着紅寶石墜飾,女巫袍的袖口寬大,她單手持握着把長柄戰鐮,赤着腳站在地上,這正是史上第一位女巫·暗鴉。

“呼~”

Www ⊙тTk Λn ⊙℃ O

絲絲寒霧從暗鴉口中呼出,戰鐮的鐮刃切出破空聲,暗鴉的食指尖在戰鐮的鋒刃上拂過,鐮刃發出銳利的鋒鳴。

此刻暗鴉正以瞳孔中心鮮紅的眸子,盯着蘇曉,那似笑非笑的神情似乎在說:‘你又來送死了。’

蘇曉這次當然不是來送死的,下一瞬,噩夢血影出現在他身後,並且他還解除了血之束。

暗紅的血氣在蘇曉身後轟然乍現,一道血影陡然掠出,刀鋒斬向暗鴉的喉頸。

當!!

火星飛濺,長刀與戰鐮的鋒刃相抵,暗紅與幽紫色氣息潰散,將上方吊燈上的烏鴉衝擊到粉碎,破碎的鴉羽飄然散落而下。

錚!

斬擊的鋒銳之音擴散開,暗鴉與噩夢血影擦身而過,只不過,暗鴉的脖頸處鮮血四濺。

見此,蘇曉知道,戰勝暗鴉已是穩了,噩夢血影在【貪婪之章】內的戰力,比暗鴉強了可不是一星半點。

這想法出現的瞬間,破風聲迎面襲來,蘇曉此時雖是精神體,整體戰力被貪婪之章所限,但戰鬥經驗與直覺還是有的。

蘇曉儘可能向後仰身,並感覺到,刀鋒在自己面前斬過,且都斬斷了他幾根頭髮。

身形後仰到極限後,蘇曉單手撐地,以臂力,讓整個人都飛躍而起,可在下一瞬,暗紅的血氣迎面而來。

錚~

刀鋒脆鳴。

“!”

躺在牀|上的蘇曉陡然睜開雙眼,看了天棚幾秒後,他擡手,看着手中的【貪婪之章】,就在幾秒前,他被噩夢血影給斬了,這玩意既強又很有成長性,但卻不分敵我,在擊敗暗鴉前,奔着蘇曉來了。

對此,蘇曉並不在意,他的目的是打通【貪婪之章】,從而總計獲得55點黃金技能點,以及和所戰勝強者對應的獎勵。

憑藉【貪婪之章】提升戰鬥經驗方面,先不說,這種不會死的戰鬥,對戰鬥經驗的提升不大,蘇曉作爲輪迴樂園的獵殺者,他會缺少戰鬥的機會嗎?在任務世界內,戰鬥簡直就是日常,每個世界,都要與強者搏命死戰一兩場,有時達到三四場。

這也導致,一旦蘇曉無法以精神體狀態,戰勝【貪婪之章】內的「魂靈具像」,從而獲得獎勵,那這裝備對他而言就是卵用沒有,作爲獵殺者,他真的一點都不缺戰鬥機會。

此時蘇曉想確定一件事,就是自己在貪婪之章內被‘殺’後,噩夢血影與暗鴉的戰鬥,是否還會繼續。

如若能夠繼續,那貪婪之章這裝備的特性,就從個人戰鬥型裝備,變成培養血影成長型裝備。

噩夢血影的特性爲,在吸收蘇曉放出的血氣後,噩夢血影的綜合戰力,會不斷成長,也就相當於,一個能不斷成長戰力的代打。

正在蘇曉思索間,提示出現。

【提示:你已戰勝魂靈具像·暗鴉。】

【你獲得黃金技能點×1。】

【你獲得史上第一位女巫·暗鴉之魂(此類完整的強者靈魂,在戰勝魂靈具像後,爲概率性獲得)。】

【你獲得意志晶石·狂獵(專屬特性材料,可通過消耗靈魂結晶催化,使其品質大幅度提升,此物品擁有極大的增益性、專屬性,以及侷限性,僅對唯一一件裝備具有永久性增益、提升效果)。】

第三十三章:再來幾顆第一百零五章:傳說級第五章:噩夢第十一章:老友第八章:拍賣會第一百一十三章:444第四十章:耀環第七十七章:認慫?第六十七章:史上最強礦工第六十三章:理智第十四章:貪吃鬼第五十八章:布布的提議第八十二章:讓人無法拒絕的陷阱第五章:聖靈第四章:等價交易第六十八章:智商的碾壓第四十六章:滅法與蟲族第十一章:搜尋第三十二章:這是刺殺?第二十一章:恭喜中獎,再來一顆第四章:我們爲何如此倒黴?第四十三章:所向睥睨第二十八章:談判第七十章:蒙圈的亞穆第九十四章:斯坦、荒焚、血門第八十章:甩鍋與旅行第八十一章:科都第四十九章:意料之外第二十九章:末代君王第四十章:給你看個寶貝第八章:炮臺第五十六章:你不要過來第十五章:醉酒第六十二章:環環相扣第四章:據點第五十章:驚悚第十七章:狂獵第三十章:沙第六十七章:恐怖的生物第二十五章:自然之怒第六章:互相傷害第九章:還有這好地方?第三十三章:總部與高層第二十五章:人才濟濟的野豬人軍團第三十章:等一下第五十章:無法逃脫第三十三章:一分鐘第四十二章:連續打臉第四十九章:見面禮第九十四章:強制剝離第十章:背鍋俠第七十四章:資源第五十四章:旅途第六十五章:混戰第四章:暗處的敵人第三十四章:達成第四十二章:借你……第二十九章:心臟第十二章:無恥之徒(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三十七章:遠阪凜的心理陰影面積第二十七章:抉擇第二十九章:不同的路線第二十四章:我們要和這種怪物同臺競技?第二十九章:死神的刀術素養第五十五章:只是小問題第二十一章:半成品第十三章:聯絡平臺第四十三章:偶遇?第三十三章:增益/減益第六十四章:失敗的風險第六十二章:偶遇?第五十二章:要懂得‘分享’第五十九章:飛昇套第四十九章:惡魔與愛麗絲第六十七章:換手第二十章:驚變第三十九章:黑與歐第三十五章:自閉+1第六章:獵潮與登場第五十七章:禮從天降第一章:進入第十八章:輸與贏第五十二章:預言第七十六章:毀滅者(第四更)第七章:雜種第六十二章:魅力屬性的生死交鋒第八十三章:記住這張臉第九十七章:友軍?第十三章:你想害死我嗎第二十九章:想想你死後~第六十五章:底牌第一章:進入第八十五章:霸氣的布布汪第四十六章:刃與暗第四十五章:人造?第七十六章:累積的成果第九十二章:這很刺激第二十六章:強勢搶人頭第四章:我們爲何如此倒黴?第五十三章:巴哈的古神科普
第三十三章:再來幾顆第一百零五章:傳說級第五章:噩夢第十一章:老友第八章:拍賣會第一百一十三章:444第四十章:耀環第七十七章:認慫?第六十七章:史上最強礦工第六十三章:理智第十四章:貪吃鬼第五十八章:布布的提議第八十二章:讓人無法拒絕的陷阱第五章:聖靈第四章:等價交易第六十八章:智商的碾壓第四十六章:滅法與蟲族第十一章:搜尋第三十二章:這是刺殺?第二十一章:恭喜中獎,再來一顆第四章:我們爲何如此倒黴?第四十三章:所向睥睨第二十八章:談判第七十章:蒙圈的亞穆第九十四章:斯坦、荒焚、血門第八十章:甩鍋與旅行第八十一章:科都第四十九章:意料之外第二十九章:末代君王第四十章:給你看個寶貝第八章:炮臺第五十六章:你不要過來第十五章:醉酒第六十二章:環環相扣第四章:據點第五十章:驚悚第十七章:狂獵第三十章:沙第六十七章:恐怖的生物第二十五章:自然之怒第六章:互相傷害第九章:還有這好地方?第三十三章:總部與高層第二十五章:人才濟濟的野豬人軍團第三十章:等一下第五十章:無法逃脫第三十三章:一分鐘第四十二章:連續打臉第四十九章:見面禮第九十四章:強制剝離第十章:背鍋俠第七十四章:資源第五十四章:旅途第六十五章:混戰第四章:暗處的敵人第三十四章:達成第四十二章:借你……第二十九章:心臟第十二章:無恥之徒(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三十七章:遠阪凜的心理陰影面積第二十七章:抉擇第二十九章:不同的路線第二十四章:我們要和這種怪物同臺競技?第二十九章:死神的刀術素養第五十五章:只是小問題第二十一章:半成品第十三章:聯絡平臺第四十三章:偶遇?第三十三章:增益/減益第六十四章:失敗的風險第六十二章:偶遇?第五十二章:要懂得‘分享’第五十九章:飛昇套第四十九章:惡魔與愛麗絲第六十七章:換手第二十章:驚變第三十九章:黑與歐第三十五章:自閉+1第六章:獵潮與登場第五十七章:禮從天降第一章:進入第十八章:輸與贏第五十二章:預言第七十六章:毀滅者(第四更)第七章:雜種第六十二章:魅力屬性的生死交鋒第八十三章:記住這張臉第九十七章:友軍?第十三章:你想害死我嗎第二十九章:想想你死後~第六十五章:底牌第一章:進入第八十五章:霸氣的布布汪第四十六章:刃與暗第四十五章:人造?第七十六章:累積的成果第九十二章:這很刺激第二十六章:強勢搶人頭第四章:我們爲何如此倒黴?第五十三章:巴哈的古神科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