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正確方法

回到暫住的豪華客房內,蘇曉推開窗,帶着水邊氣息的清涼微風徐徐吹來,讓人略感精神抖擻,思緒都清晰幾分。

鄰居竟是幸運女神,這無疑是個好消息,關於如何從對方那獲得神血,暫時不急,此地是奧術永恆星,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不能貿然行動。

首先是不能驚動了幸運女神,對方最近幾個月內格外謹慎,若非篤定作爲滅法者的蘇曉,絕不敢在奧法慶典期間來奧術永恆星,幸運女神都可能一直躲在閨蜜家,死活不出門。

其實幸運女神也後悔,以前她被先代滅法們找上門幾次,讓她幫忙解決運勢問題,最初時,幸運女神態度是,你們滅法的運勢,就算是我也救不了。

一直以來,幸運女神作爲主掌運勢的神靈,沒人願意得罪她,久而久之就有點飄了,直到被一名脾氣不太好的滅法找上門。

從那之後,幸運女神對先代滅法們客氣了不少,但她對於滅法們的運勢,是真的沒辦法,到後來先代滅法們發現的確如此後,就沒再來找她。

滅法時代結束,施法者時代到來後,幸運女神一直認爲滅法已是歷史,直到某一天,她以神靈形態在「界位之間」漂流旅行時,又感應到了那獨特的運勢,只是瞬間,她就確定,這肯定是名滅法。

最初時,幸運女神準備立即溜走,但仔細感應後,她發現,這是名還沒成長起來的滅法,雙方的交鋒就此開始。

沒過多久,幸運女神有點慌了,她發現只是一段時間不見,這滅法就變強了一大截,到了後來,她發現自己好像打不過這滅法了。

確定這點後,幸運女神開始謹慎,直到後來,她隱隱感覺到召喚感,以及另一邊,似乎有什麼好東西,這讓她徹底警惕起來,對於此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她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後來思來想去,幸運女神忽然想到一點,這是不是之前得罪的那名滅法,在用陷阱引她過去?想到這點,幸運女神決定找個地方隱藏起來。

想法是美好的,幸運女神在自己的閨蜜家,也就是另一位友善陣營的女神家住了一段時間後,她無聊的抓心撓肝,聽聞奧術永恆星要舉辦奧法慶典,幸運女神的眼睛都快放光,她確信那滅法絕不會來此地。

帶着這種自信,幸運女神來到了奧術永恆星,和蘇曉成了暫時的鄰居,只能說,這位主掌運勢的神靈,這次的運氣非常之奇妙。

關於如何安排幸運女神,蘇曉心中已有了計劃,就在這時,敲門聲傳來。

開門後,來者是名鬚髮花白、蓬亂的老頭,他坐在一架結構精密的機械輪椅上,雙腿皆斷。

來人是樹賢者,這次的奧法慶典,無論從何種角度來講,奧術永恆星都理應邀請樹賢者。

“聖焰。”

樹賢者開口,無論從語氣,還是神情,都沒有敵視的感覺。

“請。”

蘇曉轉身讓開位置,片刻後,他坐在單人沙發上,與樹賢者隔着茶桌對坐,兩杯散着熱氣的清茶擺在上面。

樹賢者拿出瓶藥劑,水晶瓶內的藥劑透出淡金色,他將其放在桌上,這是在表示,此藥劑是他能達到的最高水平。

蘇曉也取出瓶藥劑,這次來奧術永恆星,他當然會帶些成品藥劑,以方便和奧術永恆星做周旋。

樹賢者拿起桌上的藥劑後,仔細的觀察了一番,最後倒出幾滴,當他重新把藥劑密封,將其放在桌上後,心中已知道,自己和眼前這名年輕藥師的差距多大。

“明天在黎光莊園,會舉辦一場藥師間的聚會。”

言到此處,樹賢者雖神色如常,但落寞卻存於心中。

“沒興趣。”

“嗯?”

樹賢者狐疑的看着蘇曉,他原本認爲,這名如此年輕,藥劑學神乎其技的藥師,明天會力壓全場,以藥劑調配水平把他們這些老傢伙按在地上捶,從而以此揚名虛空,結果卻得到這麼一個答案。

“那我也不去。”

樹賢者點了點頭,沒再說其他就離開。

看着關上的房門,蘇曉端起桌上的清茶飲了口,對於在虛空內,以聖焰藥師揚名,他其實沒什麼興趣,外加聖焰藥師這身份能和白牛合作,必定是足夠謹慎,以及懂得樹大招風的道理,爲此不惜隱於白牛的勢力內。

此等行事風格,根本不可能在明天的藥師聚會上,以高超的藥劑水平,去打老一輩藥師們的臉,真的沒必要,首先是他的藥劑並不愁賣,其次是他現在的名氣,足以讓奧術永恆星放下高傲來拉攏,爲何還要爲了所謂的揚名虛空,去得罪老一輩的藥師們。

還有一點,老一輩的藥師們,大概率通過蘇曉調配的藥劑,對他的藥劑調配水平,有一定的猜測。

蘇曉不去這每次奧法慶典前,都會舉辦的藥師聚會,無疑是在表示,不準備和老一輩的藥師們針鋒相對,面子這東西是互相給的,老一輩藥師們哪個不是人精?他們不會有‘聖焰太傲慢,都不來參加藥師聚會’的想法,當水平差距大到都無法同臺競技時,沒人會自取其辱。

在蘇曉看來,他的藥劑水平雖高過這些老一輩的藥師,但這些藥師在虛空內經營這麼多年,人脈方面絕對都不弱,不,這些老藥師,應該是虛空中人脈最強的那一批人。

看了眼時間,還是上午時分,之前瑟菲莉婭說過,午後會再來,並帶蘇曉參觀下奧術永恆星上的幾處重要區域。

昨晚蘇曉幫尼琳治療,他沒怎麼睡,眼下有了空閒時間,他靠坐在單人沙發上小憩。

時間轉眼到了中午時分。

咚咚咚~

房門被敲響,貝妮開門後,門外是名身穿白色長袍,閉着雙眼的清秀少女,她雙手捧着木盒,笑眯眯的把這盒子,放在貝妮的飛毯上。

做完這些,白袍少女對蘇曉躬身施禮後,輕關上房門離開。

蘇曉打開白袍少女送來的木盒,裡面裝的東西不少,這並非是奧術永恆星送來的禮品,而是住在「黎光莊園」那邊的十幾名老一輩藥師,所送來的慰問品。

都是調養身體的藥劑,這明顯是在對應,蘇曉準備以身體不適爲由,不去參加明天的藥師聚會。

相比實際作用,這些調理身體的藥劑所代表的含義更重要,這些藥劑的調配水平需求不算高,但所用材料都很貴,用作藥師與藥師間的禮品,再適合不過。

除此之外,木盒內還有一枚帶有金色火紋的徽章,這火紋分明是代表了聖焰,蘇曉拿起後,提示出現。

【你獲得藥師公會·聖焰徽章(藥劑大師徽章)。】

虛空內的藥師公會,蘇曉當然聽過,那些老一輩藥師的態度很明顯,得知蘇曉明天不準備以絕頂的藥劑水平,把他們全部錘倒時,才幾個小時過去,就回饋對等的敬意,果然,面子是互相給的。

蘇曉看着指間的徽章,虛空這些老一輩的藥師很富有,這玩意是「星流礦」提純後,所打造出。

將禮品都收起,蘇曉開始考慮後續的計劃,首先,他要在奧法慶典開始前,將兩個旅行任務都完成。

根據他已知的情報,奧術永恆星內的重要地點,共有:「黎光莊園」、「銀月湖」、「虛空大書庫」、「仲時學院」、「鐘塔(靈魂鐘塔)」、「星辰廣場」、【元素超導塔】、「黑楓庭院」、「元素溼地」。

其中的【元素超導塔】,蘇曉絕不會去,那是至高之人所在的地方,對於至高之人,蘇曉能少接觸,就儘量少接觸,這種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存在,無論實力,還是權謀方面,都很可怕。

蘇曉始終有種感覺,就是自己的身份僞裝,堅持不了太久,他對上瑟菲莉婭、凜風王這一梯隊時不虛,可要面對至高之人時,他總有種會被戳穿僞裝的感覺。

那種無形的壓力,哪怕沒與對方見面,可自從到了奧術永恆星,蘇曉就隱隱感覺到,就像有一隻無形的手,位於他的心臟周邊,只要一握,就會捏碎他的心臟。

蘇曉的「滅法到此一遊」任務,需要去「仲時學院」、「鐘塔」、「虛空大書庫」、「黑楓庭院」、「元素溼地」。

前三者好辦,他現在住的,就是「仲時學院」的一棟學生宿舍,而「鐘塔」與「虛空大書庫」,也都是相對好抵達的地方。

「黑楓庭院」與「元素溼地」纔是麻煩的地方,在奧術永恆星內有一條「暗環河」,將很大一片區域都環繞,唯有一條石橋,才能通過這條「暗環河」。

之所以會如此,外傳「暗環河」有強烈的黑暗特性,游過去是找死,飛過去更不可能,蘇曉估測,這條「暗環河」的黑暗特性,很可能是來自深淵。

不用想就知道,奧術永恆星這種常年與深淵打交道的勢力,怎麼可能不窺探深淵力量,這可是和他們所吞噬的自然元素,同一個位階的「始源力量」。

過了「暗環河」,才能抵達「黑楓庭院」與「元素溼地」,這兩處地方,完全不對外開放,蘇曉估測,就算他以聖焰藥師的身份,加入奧術永恆星,那也得是多年後,奧術永恆星的高層,纔會允許他去往「黑楓庭院」與「元素溼地」。

好在這旅行任務,並非一定要去滿五處地點,只是獎勵不同而已,任務獎勵是Lv.30~Lv.EX的隊伍技能卡,具體是哪個品級,顯然是按照去了幾處地方,進行判定。

當天下午一點,房門又被敲響。

開門後,蘇曉看到有幾人站在走廊內,爲首的是瑟菲莉婭,只不過,這次瑟菲莉婭沒穿法袍,而是穿着和法袍款式相近的長裙,這裡畢竟是奧術永恆星,瑟菲莉婭還沒偏執到,無論在哪都穿着法袍。

蘇曉有一事不解,奧術永恆星要拉攏他沒錯,但以瑟菲莉婭四派系領袖之一的身份,之前在法之門迎接,就給足了來客顏面,後續的接待,她沒必要親自來。

事出反常必有妖,蘇曉估測,大致有兩種可能,1.瑟菲莉婭有事相求,對方需要某種藥劑,但現階段藥師公會的最高水平,依然無法調配出這種藥劑。

2.瑟菲莉婭有着極爲可怕的第六感,她隱隱感覺到聖焰藥師哪裡不對,所以親自接待,以方便後續的試探。

如果是第一種可能,後續的事情就好辦,乃至於,蘇曉都有機會去往「黑楓庭院」。

門外除瑟菲莉婭外,還有其他四人,分別是學徒·格林·薇,風王子,休格,以及之前偶遇到的盧恩。

其中的休格是老熟人了,當初在強者爭霸戰,在最後一輪時,就是蘇曉與休格的決戰,對方那能燃燒靈魂的黑焰,讓蘇曉印象深刻。

休格雖是施法者,但他從不吞噬自然元素,而是修行靈魂系,這傢伙除了非必要時,會格外懶散,若非那次是代表奧術永恆星去的,他都不一定站出來和蘇曉決戰,直接投降,是這傢伙很可能幹出來的事。

在場這幾人,瑟菲莉婭與學徒·格林·薇,是代表了「奧法派系」,風王子則代表「元素派系」,休格不必說,肯定是「靈魂派系」,盧恩則是「魔能派系」所派來。

瑟菲莉婭拿出一張黑色水晶卡片,遞給一旁的格林·薇,格林·薇道:“導師,您真好,我以後再也不……”

格林·薇話說一半,被瑟菲莉婭瞪了眼,馬上憋過去。

“之後的花銷,都由你負責。”

“明白了,導師,我一定辦好。”

見格林·薇如此堅定,瑟菲莉婭皺起眉頭,有些擔心,不過她並未久留,對蘇曉點了下頭示意後,就走進後方出現的白色空間漩渦內。

瑟菲莉婭走後,風王子,休格,盧恩都輕鬆了幾分,其中的休格更是坐在走廊的窗沿上,這懶鬼,能坐着從不站着。

“你的導師大人買單,格林·薇,不帶我們去黎光莊園揮霍?聖焰先生,您的意見是?”

盧恩開口,他笑時會露出鯊魚般的尖牙。

“應該去哪,聖焰先生說了算。”

休格的話,讓一旁的格林·薇連連點頭,她說道:

“對,聖焰先生,我們去哪?一定是去「黎光莊園」吧?去那吃很多很多好吃的,那的甜點……”

格林·薇說着說着,嚥了下唾液。

“我們其實應該去大書庫,那裡夠清淨。”

風王子一副虛弱的模樣,那黑眼圈,猶如捱了兩拳般,他說話間,還打了個哈氣,看來最起碼一兩個月沒睡覺了。

“嗯,去大書庫。”

蘇曉表態,其他地方可以晚些再去,虛空大書庫是值得最先去的地方。

蘇曉此言剛出,一旁的風王子,頓時感覺到頗爲不善的目光盯着他,順着目光看去,正是格林·薇。

從這幾人的表現,就能看出幾方派系的態度,「靈魂派系」那邊都派出休格,代表那邊對拉攏聖焰藥師不迫切,不,應該是半放棄。

「元素派系」也差不多,凜風王的意思,可能是單純讓自己兒子出門走動走動,可別繼續家裡蹲,再不出門,凜風王都怕自己兒子的四肢退化了。

真正想以大代價拉攏蘇曉的,他估測只有「奧法派系」與「魔能派系」。

格林·薇等四人中,盧恩是空間系,去哪都很方便,不過有一點,在奧術永恆星內,未佩戴「秘法戒」的情況下進行空間移動,立即會被最近的「魔能塔」感測到,輕則是魔能守衛們找上門,重則直接被「魔能塔」鎖定,絞殺在空間移動中。

眼前光芒一閃,蘇曉已到了一條街道上,兩側的建築都是神秘側風格,百米外,是座很有年代感的五層建築,其高大程度,最起碼有百米,牆面的顏色透出黑灰,有些位置出現風化痕跡,很有歷史的沉厚與美感。

這正是大書庫,蘇曉走過百餘節的臺階,到了大書庫的一層內,靠外些的位置,擺着很多桌椅,可在此閱讀。

更裡面些,皆是幾十米高的巨大書架,書架旁還有很多頗陡的木質書梯,能來回推動,無論是書架還是書梯,都因用了多年,經常擦拭顯的發亮,天然的木紋,比任何油飾都適合此地的陳設風格。

站在一排排幾十米高的巨大書架間,會讓人感到自己的渺小,以及此地儲備的知識之浩瀚。

此地單是一層的藏書,就是外界難以企及的,更何況,這書庫足有五層。

因奧法慶典即將舉辦,近期內,大書庫一層對外開放,只要是來奧術永恆星的客人,都可以免費借閱。

二層與三層,需要是「仲時學院」的學生,四層要有「元素派系」的高層所給予進入許可,五層的話,那必須得凜風王同意,外加擬定好通行證明,才能去往,當然,要是能得到至高之人的口頭許可,也能進入大書庫五層。

眼下有風王子在前面領路,一行人很快到了大書庫四層的前半區,後半區要有額外的進入許可。

這裡的書架矮了不少,但也有五六米高,蘇曉走在書架間,沒一會,就到了陳列藥劑學書籍的區域。

蘇曉找了本古籍後,坐在木椅上,翹着二郎腿,開始品讀這古籍。

十幾分鍾後,幾米外打着哈氣的格林·薇問道:“休格,烏鴉女怎麼樣了?我有點擔心她。”

聽聞此言,蘇曉偏頭看了眼格林·薇,之後繼續品讀古籍,這時一點反應沒有,反而會惹人懷疑,畢竟他正沉醉於品讀古籍,突然有人說話,哪怕小聲說,也會下意識去看一眼的。

“還能怎麼辦,在我們那關着呢,她帶回來那東西……魔鬼族的那器物知道嗎?”

“知道、知道。”

“和魔鬼族那器物,是同一種東西。”

“那烏鴉女不是死定了?”

“怎麼可能,你知道烏鴉女這些年,幫你們「奧法派系」剷除了多少敵人,你親愛的導師會保她,我們這邊的魂大人,也不會讓烏鴉女死,她死了,情況只會更麻煩。”

聽到格林·薇與休格討論至此,盧恩嘆息道:“聽說關押烏鴉女的地方,也關押着赫洛斯導師?”

“對。”

休格將手中的書籍合上,別看這傢伙懶散,但他負責奧術永恆星上的地底監牢,準確的說,他是魂大人的親信。

“赫洛斯先生曾經還教導過我,他可是被尊曾爲魔能導師,哦,對了,之前我聽說,赫洛斯導師被稱爲元素學家……”

幾人低聲的對話,蘇曉從始至終都聽在耳中,他不信這是巧合,來自奧術永恆星的試探已經開始。

之前瑟菲莉婭露了個面就離開,只留下格林·薇,風王子,休格,盧恩四人,看似是留下了年輕人,其實這四人中,就沒有簡單的。

如果把格林·薇,當成一名徹徹底底的沙雕少女,那就要吃大虧,格林·薇的風格是跳脫,但瑟菲莉婭派出她,必定是因爲她有什麼過人之處。

其餘三人更不用說,蘇曉以前與風王子合作過,清楚這看似家裡蹲的傢伙,在認真後,是怎樣的風格。

休格更是不用說,以前的對手,也就是對方沒死,死了的話,大概率刻在命運主宰上了。

最後的盧恩來自「仲時學院」,能在奧法慶典期間,被獨自派去守一座法之門,這樣的人,會簡單嗎?

休格三人提及烏鴉女和元素學家·赫洛斯,就是在試探,這兩人關乎兩件事,尤其是烏鴉女的那件事,對奧術永恆星而言尤爲重要。

休格三人又談了會赫洛斯,就開始討論後續的奧法慶典,其中的盧恩,對奧法慶典第一天的晚宴,可謂是格外期待。

“聖焰先生,我發現了好東西。”

盧恩舉起本封皮老舊的書籍,他繼續說道:“這是記載了滅法的秘本,聖焰先生,您感興趣嗎?”

“很感興趣。”

蘇曉示意盧恩把那秘本拿來,這種時候,蘇曉越是感興趣,周邊這四人,越是拿捏不準。

“這秘本記載了滅法的能力?”

蘇曉接過秘本。

“這……不清楚,應該不會吧,哈哈哈”

盧恩笑得有點僵硬。

“告訴你件有趣的事,和你們敵對的那滅法,我和他見過很多次,說起來,他是我的老客戶了。”

“啊?!”

盧恩滿臉的臥|槽神情,幾米外的風王子與休格都不困了。

“這有什麼好意外,我是樂園的職工者,他是樂園的獵殺者,中高階的契約者、獵殺者,我認識七成以上。”

蘇曉一邊閱讀秘本,一邊說着,神情自若。

“也對,您是藥師。”

盧恩笑的更僵硬,過了片刻,發現蘇曉醉心於手中的秘本,不再和他閒聊後,他借尿遁走開。

蘇曉繼續翻閱着秘本,裡面大部分內容都沒價值,可其中的一條信息,對蘇曉很有用,那就是「喚醒之碑」。

這裡面大致記載了「喚醒之碑」的作用,首先,要覺醒了滅法獨有天賦的人,才能使用「喚醒之碑」。

說簡單點,覺醒獵影天賦後,就有滅法技能點,有了滅法技能點,就能通過「喚醒之碑」,掌握上面所銘刻的能力。

這秘本上記載的很簡略,但從字裡行間看,「喚醒之碑」上銘刻的能力很多,滅法都是選擇性的學習上面的滅法系技能,只選那些適合自己的。

蘇曉合上秘本,得知這情報後,他找回「喚醒之碑」的決心更堅定,要是上面有大量滅法系的被動技能,他就能憑藉滅法技能點,狂堆被動。

將秘本放回原本的位置,蘇曉開始在大書庫四層的前半區閒逛,這裡有太多他想看的書籍,怎奈,時間有限,他只能選擇性閱讀。

路過一處書架時,蘇曉停下腳步,他看到一本古籍上的四個字,貪婪之章。

取出古籍,蘇曉發現這更像是本個人傳記,之所以有貪婪之章四個字,是因爲對方獲得過這東西。

蘇曉也有【貪婪之章】,問題是,在【貪婪之章】補全,提升到世界級後,變的格外難打。

魂靈具像越向後面越難打,蘇曉有些懷疑,這些「魂靈具像」,他最多也就能打贏前幾名。

隨着蘇曉翻閱這本古籍,他的目光逐漸凝重,而且開始有點‘看不懂’了。

古籍裡說,凝自身靈魂能量,在【貪婪之章】內構建出自己的「魂靈具像」,形成最初的雛形。

每次戰鬥時,可讓這具自己的「魂靈具像」,有四種不同特性,分別爲:力之魂、敏之魂、體之魂、智之魂。

四種特性的選擇,代表自己的這具「魂靈具像」,會有不同的戰鬥傾向。

到了最後,以自身的精神體,進入到這具自己的「魂靈具像」內,然後才和【貪婪之章】的強敵戰鬥。

其中凝聚自己的「魂靈具像」,要用到一種魂印,這本古籍上有記載,蘇曉觀察了片刻,將其記在心中。

除了魂印外,力之魂、敏之魂、體之魂、智之魂,都有對應的刻印,這些刻印不算複雜,沒一會,蘇曉就將所有刻印的細節都記在腦中。

看到此處,蘇曉的手一握,手中的古籍合上,原來【貪婪之章】不是直接以精神體進去打的。

他之前就像跳過了新手教學的玩家,不,【貪婪之章】根本沒有新手教程,這東西的屬性,只將其特性展現的周全,具體怎麼用,是一個字都沒提。

這讓蘇曉想到,【貪婪之章】是從虛空之樹那兌換,自己的虛空之樹信譽度低,兌換這玩意後,連使用說明都沒有。

更坑的是,如果蘇曉的精神力弱,他會察覺到異常,問題是,他只是精神體進入其中,也是能打的,都即將要打贏暗鴉了。

想到此處,蘇曉忽然回憶起,爲何自己每次去和暗鴉打,暗鴉的「魂靈具像」都顯得很生氣,之前還認爲,是因爲自己穿戴過【狂獵之夜】長皮衣,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這麼回事。

不過關鍵還是之前沒有「魂印」和四種「刻印」,缺少這兩者,哪怕知道正確的方法,也沒用。

蘇曉決定過會就回去試試,以古籍上所描述的方法,挑戰【貪婪之章】內的強敵。

第十九章:獵巫之旅第九十一章:結合第七十三章:三個捶一個第五十九章;刀術的區別第六十三章:獨狼們第九十八章:狠人傳奇第二十六章:新配方第三十三章:獵影第三十九章:意料之外第三十四章:天啓獲勝?第十五章:吞噬第五十章:假王套第五十章:假王套第十一章:粗暴的醫生第六十章:聚合(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二十五章:七欲第六十章:小饅頭第四十一章:蘇大忽悠再次登場第四十六章:戲精茉莉第四十五章:算計第三十七章:饒你一命第七十一章:表情逐漸凝重的神皇第八十章:光焰第九章:星光鐵第十一章:史詩鉅作(第五更)第六十四章:野心第五十一章:陽之女第十九章:即將到來的主角隊第二十五章:比坦還抗揍第3431章 要大度?第三十章:無人可擋第十章:白色小鎮第三十一章:加油啊守關的大哥哥們第五十章:花錢一時爽第三十六章:神靈第四十六章:活靶子(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六十三章:秀的人頭皮發麻第四十六章;廢到突破天際第六十二章:時常掛念幸運女神第五章:紅色小丑第二十五章:七欲第十五章:大王子第十八章:相輔相成第四十三章:喪鐘第八十八章:黑淵中的‘小可愛’第十五章:莫雷的新成就第六十八章:暴風雨前的寧靜第四十九章:局勢明朗第一章:史上最奇葩違規者第四十六章:旅行者第五十七章:轉讓第五十章:狂暴第四十三章:你演我第十一章:演技派第三十章:技法VS技法第二十一章:隔着‘網線’釣魚第四十二章:改行第六十四章:蘭爵的反撲第一百二十七章:野獸在哪第九十六章:你這是什麼愛好?第三章:槍手待遇第五十七章:還有五個第一百零七章:坑人第九十七章:堵截(第五更)第三十章:無人可擋第七十章:長門要涼?第三十一章:樹之契約第四十二章:輪迴樂園牛嗶!第三章:秘紋、鍊金、超凡蒸汽技術第二十四章:戰無止境第二章:素質極度第十二章:枯枯戮山第六章:暴食第三十六章:同步的目標(第四更,爲盟主‘蘇小嬋~’加更)第七十四章:是時候請敵人吃顆大菠蘿了第二十二章:輪迴樂園方投降?第八十九章:增益與減益第六十九章:見證第五十一章:霸主級生物第十三章:兩個莽夫第四十五章:心臟爭奪戰第二十九章:作爲文明人第二十五章:無法攻破之城?(第五更)第七十章:角鬥結束(第四更)第三十五章:幫手(第五更)第一章:起|點,不,已經站在終點第四十六章:逆向第三十七章:碾壓第九章:拍品第六章:殘酷的戰爭第三十章:禮物第八十一章:人選第三十五章:效率驚人第二十五章:無法攻破之城?(第五更)第八章:搶先一步第四十章:罪孽集合體第三十章:靈魂舞者(第六更)第十三章:驚喜來的太突然第四十四章:金屬與鏽跡第四章:談崩?
第十九章:獵巫之旅第九十一章:結合第七十三章:三個捶一個第五十九章;刀術的區別第六十三章:獨狼們第九十八章:狠人傳奇第二十六章:新配方第三十三章:獵影第三十九章:意料之外第三十四章:天啓獲勝?第十五章:吞噬第五十章:假王套第五十章:假王套第十一章:粗暴的醫生第六十章:聚合(第四更,月票加更)第二十五章:七欲第六十章:小饅頭第四十一章:蘇大忽悠再次登場第四十六章:戲精茉莉第四十五章:算計第三十七章:饒你一命第七十一章:表情逐漸凝重的神皇第八十章:光焰第九章:星光鐵第十一章:史詩鉅作(第五更)第六十四章:野心第五十一章:陽之女第十九章:即將到來的主角隊第二十五章:比坦還抗揍第3431章 要大度?第三十章:無人可擋第十章:白色小鎮第三十一章:加油啊守關的大哥哥們第五十章:花錢一時爽第三十六章:神靈第四十六章:活靶子(第四更,月票加更)第六十三章:秀的人頭皮發麻第四十六章;廢到突破天際第六十二章:時常掛念幸運女神第五章:紅色小丑第二十五章:七欲第十五章:大王子第十八章:相輔相成第四十三章:喪鐘第八十八章:黑淵中的‘小可愛’第十五章:莫雷的新成就第六十八章:暴風雨前的寧靜第四十九章:局勢明朗第一章:史上最奇葩違規者第四十六章:旅行者第五十七章:轉讓第五十章:狂暴第四十三章:你演我第十一章:演技派第三十章:技法VS技法第二十一章:隔着‘網線’釣魚第四十二章:改行第六十四章:蘭爵的反撲第一百二十七章:野獸在哪第九十六章:你這是什麼愛好?第三章:槍手待遇第五十七章:還有五個第一百零七章:坑人第九十七章:堵截(第五更)第三十章:無人可擋第七十章:長門要涼?第三十一章:樹之契約第四十二章:輪迴樂園牛嗶!第三章:秘紋、鍊金、超凡蒸汽技術第二十四章:戰無止境第二章:素質極度第十二章:枯枯戮山第六章:暴食第三十六章:同步的目標(第四更,爲盟主‘蘇小嬋~’加更)第七十四章:是時候請敵人吃顆大菠蘿了第二十二章:輪迴樂園方投降?第八十九章:增益與減益第六十九章:見證第五十一章:霸主級生物第十三章:兩個莽夫第四十五章:心臟爭奪戰第二十九章:作爲文明人第二十五章:無法攻破之城?(第五更)第七十章:角鬥結束(第四更)第三十五章:幫手(第五更)第一章:起|點,不,已經站在終點第四十六章:逆向第三十七章:碾壓第九章:拍品第六章:殘酷的戰爭第三十章:禮物第八十一章:人選第三十五章:效率驚人第二十五章:無法攻破之城?(第五更)第八章:搶先一步第四十章:罪孽集合體第三十章:靈魂舞者(第六更)第十三章:驚喜來的太突然第四十四章:金屬與鏽跡第四章:談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