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鄰居

看了眼時間,已是上午九點,蘇曉看向一旁的貝妮,貝妮最近兩天睡多了,昨晚上睡不着,瞪着雙很亮的喵眼,打了一晚上游戲,眼下從那飄忽的小眼神來看,是準備白天睡覺。

“喵。”

貝妮叫了聲,意思是,今早它看到,尼琳在天還沒亮時就匆匆離開。

這其實可以理解,正常而言,尼琳理應來打個招呼,表達一下感激之情,然後再走,問題是,昨天的治療過程中,尼琳深陷噩夢,這導致,她現在只要見到蘇曉,就全身幻痛,而且是越來越痛。

時間已經差不多,不算今天,再有三天,就是奧法慶典召開的日子。

每次的奧法慶典會召開5~7天,首日上午是開幕式,氣氛莊嚴,沒什麼意思,這種開幕儀式,只有中老年的施法者們會主動到場,其他施法者,都是不得不來。

到了第一天的中午,則是到大宴廳聚餐,這是大部分人都喜歡的環節,這場午宴,奧術永恆星會展現出極致的慷慨,平常買都買不到的稀有食材,今天都能品嚐到,還是免費+不限量。

第一天的下午,是各族年輕人們,互相交流學習,這個環境,其實就是年輕人們的商業互吹,或是仇家們彼此間的問候,但要適當,絕對不能動手。

等天黑了,七八點時,還有一場晚宴,這是各族的男性年輕人必去的,理由是,去看腿,誰能拒絕一名名身穿晚禮服的女性施法者,以及其他各族的漂亮妹子呢?

而到了第二天,「星辰廣場」幾乎完全開放,下午時分,奧術永恆星的「虛空大書庫」,也會進行部分開放。

等到了傍晚時分,則是由幾個大種族,聯合舉辦的拍賣會,位置在「黎光莊園」,這場拍賣會,可以說是每隔幾年中,虛空最盛大的一次拍賣會,牌面肯定拉滿。

值得一提的是,這場拍賣會,只接受靈魂錢幣作爲支付,這種門檻,無疑讓拍賣會的檔次更上幾層。

到了第三天,還有壓軸節目,第三天到第五天,是各族的年輕才俊,在「星辰廣場」的「鬥技場」內表現自己的時候。

這種比試,自然是有獎品的,前六名的獎品,分別由奧術永恆星、惡魔族、羽族、星族、魔鬼族、魂族提供。

每方大勢力各提供一種,首位最好的獎勵,自然是由奧術永恆星所提供。

只不過每次奪魁的,大多都是奧術永恆星的年輕施法者,偶爾是魂族的年輕一輩。

幾個大勢力中,魂族比星族還要低調,它們太過古老與沉寂,平常難以見到這邊的族人。

準確的說,虛空大勢力還有一個,那就是白牛所統領的地下勢力,只不過,這處於黑暗世界中的大勢力,因各種原因,無法像其他大勢力一樣,以大勢力的身份,參與奧法慶典。

這也不是沒好處,白牛勢力的年輕人,也可以參加奧法慶典的比試,只是名額有限。

這是奧術永恆星表現出的心照不宣,既在給白牛面子,也在警告白牛。

對此,白牛本人毫不在意,他所選出的年輕部下要是打到前六名,就等於白嫖了其他大勢力所拿出的獎品,白嫖這麼爽的事,誰會有意見呢?

別以爲這種各族年輕一輩的比試,是例行表演,這種比試,無疑能體現出各族是否後繼有人。

不用想也知道,到時蘇曉肯定是貴賓席的觀衆,單是看菜雞互啄的話,難免顯的無聊,所以這麼多年來,每次到了這一環節,都有人在私下開設盤口。

當年輕一輩的比試結束後,奧法慶典也就到了尾聲,各族的代表,會參加奧術永恆星主持的密會,進行地盤的重新劃分等,這種每隔幾年一次的密會結束後,虛空內的勢力劃分,都有不小的變動。

……

列車窗外的景色飛逝,蘇曉沒和白牛一同前往奧術永恆星,原因是,方纔剛出花田的豪宅,又有人來找白牛尋仇。

以往在白牛的地盤上,這些人不敢跳出來,眼下燈塔星是奧術永恆星的管轄地帶,這些人趁機來找白牛尋仇。

或者說,白牛是故意如此,他看似是一個人來此,實際帶來一羣實力精悍,心狠手辣的小弟。

每次來奧法慶典,白牛都能收到一羣仇人‘送上’的各類貴重武器,或用於戰鬥的秘寶等,而且他全程都不會出手,看着小弟們圍攻襲來的敵人即可,這不僅能撈一筆外快,還能趁機清清仇敵的數量。

以前奧術永恆星每年一次奧法慶典,眼下幾年一次,對此,白牛頗有不滿,以往一年收割一茬,近些年來,要幾年才能收割一茬。

白牛不是小覷他的仇敵,而是他作爲黑暗世界的地下皇帝,他的仇敵,多到難以統計。

星空座的幾名成員中,白牛的被複仇經驗最豐富,他每次不帶小弟出門,如若十幾天都沒遇到來尋仇的,他就會警惕起來,那代表,即將來的這波仇敵不好對付。

列車內的乘客不少,多數都是來參與本次奧法慶典,就比如對面的兩名熟人,莉莉姆·米亞與莉莉斯·艾亞兩姐妹。

這兩姐妹無論是外貌、氣質,再或是穿着等,都截然不同,說她們是同父異母,都讓人心生疑惑。

莉莉姆是魅魔,準確的說,這是魅魔之恥,身爲魅魔,她穿的修身皮衣,比鄰座的吟語族小妹妹還嚴實,準確的說,比她妹妹莉莉斯穿的都嚴實。

一旁的莉莉斯是戰鬥惡魔,之前蘇曉去黑淵,惡魔族把她也派出,前往黑淵,結果是,除了戰鬥,對其他都不瞭解的莉莉斯,知曉了世間的險惡。

對面除了莉莉姆與莉莉斯,還有一名白色寸發,犄角斷了一隻的惡魔族,單是看對方臉上的粗獷,以及眉眼間那莽夫獨有的倔強,就能猜到這是個鐵憨憨,這鐵憨憨名叫蒙德,這次既是來參加奧法慶典,也是來休假。

或者說,他是被惡魔族的高層們,強行從戰場上調下來,自從惡魔族和羽族開戰後,蒙德宛如平頭哥附體,不是在和人死戰,就是在前往幹架的路上,連吃飯睡覺,都是在路上解決,全天24小時處於戰鬥狀態。

也正因如此,此刻這憨批的氣息格外強,超出莉莉姆與莉莉斯一截,最起碼也是九階戰力。

像蒙德這樣的惡魔族,要麼死在年輕時期,要麼就變得很強,惡魔族不缺資源,更不會讓蒙德這種族人缺資源。

在蒙德、莉莉姆、莉莉斯一旁,是名山羊頭老惡魔,這老惡魔蒼老、乾瘦,但不要有絲毫的小看,這是惡魔族的老不死之一,沃波爾。

車廂內除惡魔族這四人外,還有幾名熟人,蘇曉看向靠前些的座椅,罪亞斯、奧娜夫妻兩人,正對坐着共進午餐,午餐雖算不上很豐盛,但那瓶餐酒肯定價值不菲,這夫妻兩人,應該是公費出差。

除罪亞斯與奧娜,對面的鄰座是伍德,以及他身邊一名臉色蒼白,有種消瘦、病態美感的少女,這是伍德的妹妹,以前蘇曉與罪亞斯,聽伍德提起過。

無論是罪亞斯夫妻,還是伍德兄妹,他們來此都很正常,這次奧法慶典,他們一方是代表隕滅星,另一方則參加過奧法慶典好幾次。

罪亞斯兩夫妻和伍德兄妹兩人,明顯是彼此約好,一同前往奧術永恆星。

至於蘇曉和他們在此偶遇,這並不是偶遇,蘇曉是通過白牛那邊的情報渠道,得知伍德的大致蹤跡後,才選乘的這班列車,而遇到莉莉姆等人,這的確是巧合。

閒來無事,蘇曉取出本古籍,而在幾秒後,幾米之外的罪亞斯,端起酒杯與他老婆奧娜碰了下杯,美酒一飲而盡。

“好貴的,慢點喝。”

奧娜放下酒杯,以只有罪亞斯能聽到的聲音開口,罪亞斯笑着又倒上一杯,而且是倒滿杯,都快溢出來,見此,奧娜笑的‘溫柔體貼’。

“心情好了,當然要多喝幾杯。”

罪亞斯又將杯中酒一飲而盡,聞言,奧娜目露狐疑,之前她家這位知道要來奧術永恆星參加奧法慶典,顯得憂心忡忡,眼下卻又換了種態度。

罪亞斯低聲道:“老婆,我最近懂得了一個道理,知識就是力量。”

“噗~,咳咳咳……”

奧娜一口酒喝嗆,她目光凝重的看着自己的老公,問道:“老公,你怎麼了?你哪裡不舒服?”

見此,隔壁座的伍德,推了推所戴的太陽眼鏡。

乍一看,車廂內沒任何變化,其實一切都在不言中,伍德推了下所戴的太陽眼鏡,代表求穩,這裡是虛空,有些事,他不能在明面上做,就算真的要聯手搞事,他也是藏在暗地裡的那個,這可以理解,魔鬼族是虛空內的勢力。

換句話來講,虛空是伍德的老家,在這裡搞事,他肯定是選擇以低調的方式,再者說,魔鬼族歷來都不是以高調聞名,而是以詭異、陰險著稱。

罪亞斯則相反,他代表隕滅星,或者說是古神陣營,這邊是混亂、極惡、詭譎。

罪亞斯把酒倒滿,乃至快溢出來,分明在表示,如果要搞事,他不僅會參與,還會直接拉滿,要搞就搞最大、最狠的。

罪亞斯與伍德兩人,之所以會有這種表示,並非是他們有識破蘇曉僞裝的能力。

之前在死寂城的「大教堂」內,蘇曉解讀過這本古籍,知曉他有這本古籍的人,不算布布汪、阿姆等,只有五人,分別是惡魔鐵匠、咕嚕、凱撒、罪亞斯、伍德。

以不遠處那兩名狗賊的敏銳程度,蘇曉確信,他們兩人能發現這點。

蘇曉翻閱了片刻的古籍後,開始閉目小憩,心中思考本次的對策。

首先,施法者勢力的內部結構雖格外複雜,但將一些非戰鬥派系或學派排除,奧術永恆星現強盛的派系,其實只有四個。

1.奧法派系。

2.元素派系。

3.魔能派系。

4.靈魂派系。

四個派系中,「奧法派系」的領袖是法師賢者·瑟菲莉婭,她麾下除了弟子外,還掌握着奧術永恆星的最強駐守軍團,那些不是施法者,是「靈魂派系」與「魔能派系」一同,所改造出的怪物們。

瑟菲莉婭之所以掌控了這個魔怪軍團,是因爲在這幾十年內,由她管理「黑楓庭院」,換言之,黑楓樹的產出中,有近三分之一,是由她分配。

這也導致,很多施法者家族,削尖了腦袋,都想把家族中的年輕一代,送到「奧法派系」,成爲法師賢者·瑟菲莉婭的弟子。

當然,這和法師賢者·瑟菲莉婭的教導水平也有關,奧術永恆星三大導師之一,可不是虛名。

奧法派系·領袖、黑楓庭院·管理者、三大導師之一,這些頭銜在身,讓瑟菲莉婭早已成爲奧術永恆星的最高層之一,當然,更上面是至高之人,那是無可撼動的絕對權威,哪怕有再多頭銜,也無法撼動的巔峰。

四大派系中,除了瑟菲莉婭的「奧法派系」,剩餘三個也不好惹。

「元素派系」的首領是凜風王,由這位擔任首領,可以想象「元素派系」的名聲有多好。

除了是「元素派系」的首領,奧術永恆星的「虛空大書庫」,也是歸凜風王所管轄。

剩餘兩個派系,「魔能派系」的靈魂人物是古亞院長,這位就是「仲時學院」的院長,奧術永恆星有很多施法者,都曾是這位的學生。

最後一個派系是「靈魂派系」,領袖是猶溫·格巫,更多人稱這老太婆爲魂大人。

猶溫·格巫所管轄的大鐘塔,看似平常,實際上,所有靈魂相關的資源,都存放在大鐘塔內,沒錯,奧術永恆星的所有靈魂結晶與靈魂晶核,都存放在那。

在這位接管大鐘塔前,奧術永恆星的靈魂結晶與靈魂晶核,長期處於極度緊缺狀態,這位接管後,雖說依然稀缺,但達到勉強夠用的程度,最近幾年還都有盈餘。

簡而言之,四個派系的四名領袖級人物,都管理着一個極其富有的部門或區域,再或是擔任「仲時學院」的院長。

在蘇曉看來,他這次去奧術永恆星,看似是受到奧術永恆星的拉攏,但具體拉攏他的是哪個派系,還真就不一定。

具體選擇傾向哪個派系,這就看到時哪個派系給的多了。

此等好處,不拿簡直太蠢,至於籤契約,或是類似的東西,先不說蘇曉在這方面的造詣,聖焰藥師籤的契約,和他有什麼關係呢?

後續具體和哪個派系交好,還是老策略,看那四個派系,哪方給的多,反正也是來白嫖,只要不顯露出可疑的地方,其他方面都不用顧慮。

首先排除凜風王,從風王子,就能看出他爹的本質,凜風王大概率不會參與這方面的爭奪,否則也不會去管理虛空大書庫。

古亞院長、魂大人,以及瑟菲莉婭,蘇曉最看好瑟菲莉婭,這一輪的「黑楓庭院」管理權,輪替到了瑟菲莉婭這,那是棵幾十米高的黑楓樹,由此可以想象,現階段瑟菲莉婭掌握了多少資源。

不過和魂大人那邊交好,也是不錯的選擇,作爲三技法宗師,蘇曉奇缺靈魂晶核。

思索至此,列車逐漸停下,蘇曉依然閉目小憩,當所有乘客都下車後,他才帶着貝妮走下列車。

一處上千米高,猶如空間漩渦的宏偉景象位於前方,這暗紫色的空間漩渦周邊,有金色紋線隱沒到空氣中,這就是「法之門」,進入奧術永恆星的唯一方式。

一名名身穿全身鎧甲,鎧甲上刻印魔能紋路的身影,立於法之門前,這些身影多數都十米高,只有少部分的身高在一米八到三米之間,它們負責檢查出入法之門的許可證明,或是本次奧法慶典的邀請函等。

這些不是施法者,這種看守「法之門」的事,以施法者們的傲氣,他們絕不會親力親爲,而是命令被魔能力量完全控制的奴僕,在此地作守衛。

已有幾隊人,在「法之門」前排着,等待檢查邀請函,從而進入其中。

見此,蘇曉選擇了一條隊伍,開始排隊,不過這隊伍屬實有些長。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半小時後,一道眼熟的身影,從遠處小跑來,最終停步在蘇曉身旁,是昨天遇到的那名短髮少女,對方是瑟菲莉婭的弟子。

“聖焰先生,您在幹嘛?”

“排隊。”

“您不用排隊的,直接去前面就可以。”

短髮少女使勁撓自己的短髮,小腦瓜沒能跟上這位鍊金大師的思維。

“前面帶路。”

“啊?哦!好。”

短髮少女開始在前面帶路,很快到了法之門下方,蘇曉走上一處傳送陣,一旁的短髮少女將其啓動,隱約間,蘇曉聽到一聲驚呼,以及短髮少女喊的:‘不要啊!!’

下一瞬,蘇曉出現在一處廣闊的場地上,這裡的地面鋪設着平整的方石,每一塊方石的直徑都有幾米,被清掃到一塵不染。

位於不遠處,一名名身高足有十米的魔能守衛,正立成一大排,全都注視着蘇曉。

“你是?”

一名坐在魔能守衛頭頂的男性施法者開口,他周邊是幾顆拳頭大小,緩慢盤繞的魔能球,他完全漆黑,不分眼底和瞳孔的雙眼,讓人印象深刻。

“……”

蘇曉沒說話,只是將手中的邀請函拋給對方,黑眼施法者接過後,眼中先是疑惑,轉而是一種天上掉餡餅的錯愕感。

“您是……聖焰藥師?”

“對。”

“我是仲時學院的盧恩,久仰您的大名,沒想到今天有緣偶遇到。”

盧恩此刻心中有幾分懵逼,還有幾分驚愕,奧法慶典前夕的幾天,奧術永恆星的各地都很有趣,結果他被學院調來,看守這處不開放的「法之門」。

原本認爲,這是個無聊至極的差事,可盧恩萬萬沒想到,本次奧法慶典上,他們這邊要大力拉攏的鍊金師,就這樣突然出現在這本應不該有人來的「法之門」前。

用腳想,盧恩都知道,是瑟菲莉婭導師那邊的人,接人時調錯了傳送裝置,能幹出這事的,除了格林·薇之外,盧恩實在想不到那邊還有其他沙雕,能搞出這種烏龍。

或者說,瑟菲莉婭導師收格林·薇爲弟子,是近幾個月來,年輕一輩討論的未解之謎,那麼嚴肅的一位導師,怎麼會收這樣一位學徒?

“聖焰先生,你口渴嗎?我這有酒,如果餓了,我這還有點心。”

盧恩不是想要笑出聲,是他實在忍不住。

“……”

蘇曉沒說話,就在此時,喊聲從遠處傳來。

“對不起!!”

短髮少女全速跑來,到了蘇曉附近後,她一招急剎車,然後滑倒。

“……”

“……”

蘇曉與盧恩都沒說話,盧恩更是低下頭,單手捂臉,彷彿在說,這沙雕不是他們奧術永恆星的。

“對不起,我調錯了傳送裝置。”

短髮少女·格林·薇態度極其誠懇的表達歉意。

“你叫?”

蘇曉開口,聞言,格林·薇心中一哆嗦,她下意識認爲,這位聖焰藥師,過會要和她導師告狀。

“我叫……盧恩。”

格林·薇後半句的聲音有些小,言罷還心虛的稍稍偏過頭。

“我靠!”

十幾米外坐在魔能守衛上的盧恩聽力很好,他怒道:“她叫格林·薇,是瑟菲莉婭導師的學徒,她住在湖畔宿舍。”

聞言,格林·薇絕望的閉上雙眼。

“哦?格林……薇。”

蘇曉上下打量格林·薇後,就讓對方在前面帶路。

格林·薇試探性問道:“聖焰先生,您不會向我的導師告狀吧。”

“不會。”

“真的嗎,您真是好人,我和您說,我剛纔是因爲太緊張了……”

格林·薇逐漸又恢復之前的跳脫模樣,開始在前面帶路。

“聖焰先生,您看,那是我們奧術永恆星最高的「魔能塔」,有1200多米高,要是有賊人來犯,一發就能把賊人轟的渣都不剩。”

格林·薇指着遠處聳立的「魔能塔」,已然化身小導遊的模樣。

“我的導師之前還說,等您來了,帶您去「銀月湖」參觀下,我的導師……導師、導師!!”

格林·薇突然停住,因爲方纔的事,她把自己還在3號「法之門」等待親自迎接聖焰藥師的導師給忘了。

格林·薇在這一刻突然感覺,世界暗淡了,她的人生也暗淡了。

“聖焰先生,相比去「銀月湖」,我們更應該參觀下「法之門」。”

“……”

蘇曉沒說話,只是停下腳步。

十幾分鍾後,3號「法之門」前,在極其忐忑的格林·薇領路下,蘇曉停步在此處。

蘇曉來到前方的一衆施法者身後,這些施法者不時眺望前方的法之門,最前面的幾人,還舉着迎接條幅,只不過,這條幅舉的歪歪斜斜,畢竟還在準備階段。

“怎麼還不來。”

“不清楚,算算時間,應該到了。”

“從早上就在這等,瑟菲莉婭大人可真會使喚人。”

“元素學派的懶鬼閉嘴。”

男女均有的百餘名施法者們彼此低聲議論着,身處奧術永恆星,感知處於最輕鬆狀態的他們並沒發現,一道身影已坐在最後面的臺階上,一旁的格林·薇,則是一副即將去世的模樣。

場面變得極度魔幻,而位於最前方,身穿金白色法袍,一直看着法之門的瑟菲莉婭,纖眉逐漸皺起,正常而言,她要迎接的客人,應該在半小時前就到了,眼下卻沒來,不僅客人沒來,她派到法之門另一邊的學徒,也沒回來。

這讓瑟菲莉婭心生不祥的預感,她懷疑,聖焰藥師應該是遭到暗殺一類,這想法出現後,她決定去法之門外看看情況。

“你們幾個,和我到……”

瑟菲莉婭剛調轉視線,就看到坐在衆人後面臺階上的那道身影,以及一旁彷彿靈魂要從嘴裡飄出來,即將昇天的格林·薇。

瑟菲莉婭眯起眸子,仔細看了眼後,就示意等待的衆施法者散了。

當所有迎接者都走後,瑟菲莉婭擡步上前,道:“聖焰先生,歡迎來到奧術永恆星。”

“嗯。”

“聖焰先生遠道而來,是想居住在清靜些的住所,還是和其他貴客做鄰居?”

“和其他人一同吧。”

“好。”

瑟菲莉婭說話間,她尾指上的戒指亮起微光,下一瞬,四周的一切陡然改變。

水汽與草木的氣息出現在周邊,幾十米外是一棟湖邊宿舍,說是宿舍,其實格外奢華,更重要的是,此地是「仲時學院」的學生住宿區之一,安全方面無需多言。

“這次的貴客都安頓在這,聖焰先生選一間客房吧。”

瑟菲莉婭擡手後,幾把房間鑰匙出現,整齊的飄浮着。

蘇曉隨便選了把,轉而看向一望無際的湖泊,問道:“這湖泊有種獨特的氣息,這是?”

“這是銀月湖。”

“哦。”

蘇曉向湖畔宿舍走去,上到三樓,通過一側是窗的走廊後,他用鑰匙開了房門。

見此,帶着格林·薇到此的瑟菲莉婭說道:“一路旅途勞頓,不打擾聖焰先生休息了。”

留下這句話,瑟菲莉婭帶着格林·薇離開。

身後的房門關閉,蘇曉環視房間內的格局,地毯一塵不安,陳設古香古色,窗簾很厚,擋上窗簾後,房間內漆黑一片,浴室和洗手間分開,還有兩間臥室。

蘇曉坐在單人沙發上,和他預料的相近,奧術永恆星沒進行層層盤查,但這不代表後續的試探會少。

除此之外,那名叫格林·薇的少女,看似所做的事有些沙雕,可如果換種思維的話,這或許也是種試探。

嚴肅的場合下,誰都會保持警惕,可在面對既有些搞笑,又比較魔幻的巧合下,大部分人,都會有一時半刻放鬆警惕。

片刻後,蘇曉起身,他脫下外套,將其丟在沙發上,出門來到走廊內,眺望窗外的湖泊。

銀月湖。

說這有月光氣息的湖泊,和銀.月狼無關,蘇曉絕對不信。

“喵。”

蘇曉肩膀上的貝妮叫了聲,意思是,它剛纔聽到,方纔有人開了隔壁房間的門,想來,是奧術永恆星邀請的其他客人到了。

就在這時,隔壁的房門打開,一道身穿淺色長裙的身影,從裡面走出,看了眼蘇曉後,對方向長廊中段的樓梯走去。

蘇曉繼續眺望窗外,他感覺,相比奧術永恆星的迎接儀式,眼下他遇到的這鄰居,要更奇妙幾分,住在他隔壁的,竟是幸運女神。

第九章:高能反應第九章:撞擊第四章:等價交易第七十章:假的?第三十一章:背刺第九十五章:小城第三十章:靈魂鬥技場第六十九章:慷慨與吝嗇第十三章:累積太慢?去搶第四十三章:暴食第五十七章:輕語第七十章:天雷第五十九章:六強第一百三十三章:技能轉職第八十章:什麼都有的賣第二十一章:影第四十九章:奇怪的組合第五十章:荒村第三十五章:一定要70(第四更,謝盟主(楓風飄))第二章:古堡與大小姐第四十二章:預判與暴露第六十一章:危險的新世界第三十九章:被勒索?第三十二章:幽靈船?第三十二章:人心第十三章:聖愈城與白女巫第七十九章:瑟瑟發抖的天啓樂園第三章:道具第一百一十七章:你管這叫暗殺?第三十一章:潛入第四十章:給你看個寶貝第四十九章:希亞聖殿第三十章:尊貴的囚徒們第二十二章:轉化第一章:進入第六十七章:迴歸第十三章:尷尬第五十一章:迴歸第四十三章:我從沒見過如此倒黴之人第十五章:你無恥!第二十八章:向厄運鎮進發第十二章:逝去的希望第八十五章:賠償損失第五十二章:談判第六十八章:透魂之寒第二十八章:墮落修道院第五十七章:被技法打蒙的大boss第四十四章:初現第七十六章:毀滅者(第四更)第四十二章:獅子大開口第五十五章:升級版阿波羅第一百二十一章:惡陣營小隊第四十四章:金屬與鏽跡第三十三章:成敗第三十七章:慘烈第四十五章:偶遇第十四章:戰鬥之美第三十章:三姐妹最後的掙扎第六十章:強勢入場(爲黃金大盟壺中日月,袖裡乾坤加更。)第四章:10分鐘第五十八章:讓人窒息第四十七章:治療院第十七章:間隙第二章:顫慄第五十四章:鄰居第四十九章:疊加第六章:情報碾壓第二十八章:攻堅戰第五十章:瑟瑟發抖的香磷第二十章:寢殿鑰匙第十七章:打小怪掉神裝的艾奇第三十九章:刃之覺醒第十四章:靈魂守衛第三十一章:恐怖的智商第三十章:得手第四十一章:巨人之友第十三章:腐朽第二十二章:肅清第五十四章:劇毒與藥劑第六十八章:魔鐮第三章:世界座標第六十八章:排斥?第五十章:裝備重鍛第二十二章:女巫加內奸第七十一章:血淚史第九十七章:堵截(第五更)第二十二章:三階??第四十八章:布布汪VS凱撒第八十一章:深藍之影第七十二章:猛毒第二十五章:弱點第七十八章:血脈與設想第五章:吞噬第一章:進入第二十九章:我不信第三十七章:強敵第二十九章:心臟第五十七章:奇妙的烙印第三十五章:螃蟹第二十一章:凱因的圖謀
第九章:高能反應第九章:撞擊第四章:等價交易第七十章:假的?第三十一章:背刺第九十五章:小城第三十章:靈魂鬥技場第六十九章:慷慨與吝嗇第十三章:累積太慢?去搶第四十三章:暴食第五十七章:輕語第七十章:天雷第五十九章:六強第一百三十三章:技能轉職第八十章:什麼都有的賣第二十一章:影第四十九章:奇怪的組合第五十章:荒村第三十五章:一定要70(第四更,謝盟主(楓風飄))第二章:古堡與大小姐第四十二章:預判與暴露第六十一章:危險的新世界第三十九章:被勒索?第三十二章:幽靈船?第三十二章:人心第十三章:聖愈城與白女巫第七十九章:瑟瑟發抖的天啓樂園第三章:道具第一百一十七章:你管這叫暗殺?第三十一章:潛入第四十章:給你看個寶貝第四十九章:希亞聖殿第三十章:尊貴的囚徒們第二十二章:轉化第一章:進入第六十七章:迴歸第十三章:尷尬第五十一章:迴歸第四十三章:我從沒見過如此倒黴之人第十五章:你無恥!第二十八章:向厄運鎮進發第十二章:逝去的希望第八十五章:賠償損失第五十二章:談判第六十八章:透魂之寒第二十八章:墮落修道院第五十七章:被技法打蒙的大boss第四十四章:初現第七十六章:毀滅者(第四更)第四十二章:獅子大開口第五十五章:升級版阿波羅第一百二十一章:惡陣營小隊第四十四章:金屬與鏽跡第三十三章:成敗第三十七章:慘烈第四十五章:偶遇第十四章:戰鬥之美第三十章:三姐妹最後的掙扎第六十章:強勢入場(爲黃金大盟壺中日月,袖裡乾坤加更。)第四章:10分鐘第五十八章:讓人窒息第四十七章:治療院第十七章:間隙第二章:顫慄第五十四章:鄰居第四十九章:疊加第六章:情報碾壓第二十八章:攻堅戰第五十章:瑟瑟發抖的香磷第二十章:寢殿鑰匙第十七章:打小怪掉神裝的艾奇第三十九章:刃之覺醒第十四章:靈魂守衛第三十一章:恐怖的智商第三十章:得手第四十一章:巨人之友第十三章:腐朽第二十二章:肅清第五十四章:劇毒與藥劑第六十八章:魔鐮第三章:世界座標第六十八章:排斥?第五十章:裝備重鍛第二十二章:女巫加內奸第七十一章:血淚史第九十七章:堵截(第五更)第二十二章:三階??第四十八章:布布汪VS凱撒第八十一章:深藍之影第七十二章:猛毒第二十五章:弱點第七十八章:血脈與設想第五章:吞噬第一章:進入第二十九章:我不信第三十七章:強敵第二十九章:心臟第五十七章:奇妙的烙印第三十五章:螃蟹第二十一章:凱因的圖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