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血甲

夜幕在窗外悄然降臨,豪宅的宴廳內,蘇曉、白牛、尼琳、貝妮圍坐在餐桌周邊。

滿頭波浪長髮紮起的尼琳,此刻正盤坐在木椅上,那懶散的坐姿,淑女、餐桌禮儀等,與她都毫不相干。

尼琳現在很不爽,她只能看着自己的哥哥白牛,以及餐桌對面的蘇曉與貝妮享用晚餐,尤其今天有幾種菜品,都是她愛吃的。

“吃飯是最沒意義的事,喝營養飽和液,就可以滿足日常所需,幾秒就能喝完,可以節省時間,時間就是生命,所以吃飯是浪費生命。”

尼琳開口,聞言,貝妮探頭咬住吸管,吸了口果汁後,那小眼神彷彿在說,大姐姐說的真對。

“食不言。”

蘇曉放下湯麪碗,端過一旁的烤沙羊排。

“嘁。”

尼琳丟下手中的餐具,她不愛錢財,不愛權力,對情愛更毫無興趣,她除了特別喜歡專研怎樣讓自身更強外,第二大愛好就是吃,乃至於,她曾遊歷虛空各地,品嚐各種美食。

偷竊了尼琳的財物、珍寶等,她不會有絲毫憤怒,乃至於,只是財物的話,她有時都懶得理會那些賊人,可如果打擾了她享用美食,或是挑起事端,影響了她享用美食的心情,她會殘忍到讓人髮指。

飯後,白牛帶來的僕人把餐桌收拾乾淨,坐在那的尼琳才雙手抱肩,心情好了些。

蘇曉放下茶杯,將座椅旁的合金箱拿起,取出裡面的檢測器具,他示意尼琳把右臂平放在桌上,之後他將幾種刺針和吸附裝置,都固定在對方手臂上,開始檢查對方的大致情況。

越是檢查,蘇曉眉頭皺的越深,見此,對面的白牛也皺起眉。

“大夫,我這怕是絕症吧?”

尼琳開口,一旁的白牛瞪了她一眼,讓她閉嘴。

“……”

蘇曉沒說話,其實常規判定中的絕症,真沒有尼琳的問題嚴重。

經細緻的檢查與感測,蘇曉發現,尼琳的五臟六腑,猶如被白蟻蛀了般,若非有珍藥吊命,以及體質強大,還有尼琳自身那堅如鋼鐵的意志,她撐不到現在。

淵之龍所造成的傷勢,就像是種會擴散的病症般,這傷勢已經不是惡化的問題,它能同化細胞,讓正常細胞變成「傷損細胞」。

這些「傷損細胞」有同化與分裂特性,比癌細胞更加難以對抗,因爲這不是病變,是本質上的同化與改變,當受傷者的所有細胞,都被同化成「傷損細胞」,此人就算不死,也會時刻處於苦痛的折磨中。

此時尼琳有九成的身體細胞,都變成了「傷損細胞」,時刻侵襲的劇痛,讓她無法睡眠,無法冷靜思考,只是變得暴躁,還是因爲她的自控力強,換做他人,早就歇斯底里的宣泄,遷怒於周邊的所有了。

白牛同樣被淵之龍所傷,但他是另一種情況,他體魄強悍到讓人驚駭,怎奈,淵之龍的暗血,侵蝕了他的心臟與力量本源,這比「傷損細胞」麻煩多了。

白牛的問題,以蘇曉現在的鍊金學造詣,還處理不了,今後是否可以,他自己也不清楚。

不過尼琳的傷勢,蘇曉還是有辦法的,這「傷損細胞」雖棘手,但只要方法妥當,就能治癒。

檢查到此,蘇曉心生狐疑,如果只是這種程度,以白牛的勢力,應該能找到治癒這問題的名醫纔對。

“你的舊傷被治好過?”

蘇曉說話間,拔出一根刺入尼琳骨髓的探針,對面的尼琳連眉頭都不皺一下,從容的說道:

“被治好過十幾次?或者更多?”

尼琳說話間,偏頭看向白牛。

“被暫時治好過17次,但沒多久就復發。”

白牛吐出一大口煙氣,然後把那超大號的雪茄懟滅,要是巴哈在,看到這雪茄,高低得整兩句。

蘇曉把尼琳右臂上固定的檢查器具都解除,他算是知曉,爲何在有衆多名醫、大佬的虛空,尼琳的舊傷無法治癒。

淵之龍所造成的損傷,不僅會出現「傷損細胞」,這種傷勢有三重,分別對應肉體、靈魂、噩夢。

尼琳以往接受的治療,都在肉體與靈魂方面,其中的靈魂傷勢還尤爲難以治療。

問題是,這些名醫的醫術雖登峰造極,可術業有專攻,他們對噩夢爲何物,並不瞭解。

從很久之前蘇曉就知曉,噩夢從不是虛幻,尤其是到了畫之世界後,那裡的噩夢與現世,幾乎要相連在一起,通常只隔着一扇門而已。

尼琳此時的情況是,她的肉體、靈魂體,以及噩夢中的精神體,都有舊傷在身,這三方面,有一體沒能治癒,就會在後續的一段時間內,將傷損映射到另外兩方面上。

蘇曉將情況簡單敘述,尼琳聽的嘖嘖稱奇:“噩夢?我從來不做噩夢。”

“不是夢境,是噩夢。”

“這有區別嗎。”

“……”

蘇曉沉默了幾秒,轉而想到,他現在是聖焰藥師的僞裝中,雖說白牛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但現在用和尼琳對話的機會,練習下聖焰藥師與他人的交流方式,也很不錯,以免明天到了奧術永恆星,言辭方面出問題。

首先,聖焰藥師要有鍊金師追求萬物真實的語氣風格,以及儒雅隨和的語言內容。

想到此處,蘇曉醞釀了下狀態後,說道:

“無論在鍊金學,還是精神感官學,夢境和噩夢都有很大區別,不過鑑於你的知識儲量,噩夢的具體結構,很難和你解釋的通。”

“你在說我蠢?”

“並不,只是在說你的知識儲備量而已,蠢是人格上的侮辱,而知識儲備量是差別。”

“嘶~,你的意思是,我不蠢,只是讀書少?”

“從鍊金學的天賦上來講,你可以算……”

言到此處,蘇曉看了眼尼琳,搖了搖頭,這讓尼琳桌下的手握緊拳頭,很氣,但臉上又不能表現出來。

十幾秒後,蘇曉問道:“所以,我剛纔的交涉方式,給人的感官怎樣?”

蘇曉要營造的聖焰馬甲,可不是濫好人作風,或者說,鍊金大師也不會是這種風格。

聞言,尼琳一副原來如此的神情:“原來你平常不這麼說話。”

“嗯。”

“要不然,你暫時恢復平常的語氣?”

“……”

“怎麼不說話了?”

“……”

蘇曉恢復了平常的言語狀態,這讓尼琳看向一旁的白牛,白牛點了下頭,意思是:‘妹,不用意外,他平常的確如此,沒必要時,根本不理你。’

經初步診斷,蘇曉的診療方案是,今晚就開始手術治療,尼琳的狀態看似好,可她隨時都可能一頭栽倒,再也睜不開雙眼。

考慮到要同時治療身體、靈魂體、精神體的舊傷,以及這次的治療費用奇高,蘇曉建議尼琳全身麻醉,尼琳微微一笑,表示只是疼痛而已,她早已習慣。

一小時後,豪宅地下二層內。

原本寬敞的房間,因各類醫用儀器的擺放,只留下中間一塊空地,這裡擺放手術牀後,讓整體環境顯得緊湊。

蘇曉已換上一身手術服,一旁的手術牀|上,尼琳一副困頓的模樣,這是被注射抑制藥物,避免手術途中她有應激反應,下意識給蘇曉一手爪。

“如果絕望,就想想你兄長還在門外等你。”

‘呵,你在說什麼?”

尼琳笑了,在她看來,一場治療而已,她怎麼會絕望,但在下一刻,她看到,蘇曉拉過一個酷似頭罩的器械,裡面滿是髮絲粗細,且緩緩扭動的金屬觸鬚,就在她疑惑這東西是做什麼的時候,這看着就滲人的治療器械,已向她迎面罩來,尼琳萬萬沒想到,這玩意是向頭上扣的。

兩小時後。

雙眼瞪大,躺在手術牀|上的尼琳,眼中逐漸恢復幾分神采:“結束…了?”

“……”

沒人回答尼琳,她勉力擡起些頭,發現周邊已空無一人,乃至於,周邊的所有醫療儀器都消失。

噠、噠、噠。

腳步聲傳來,一名名‘蘇曉’從周邊走來,把躺在手術牀|上的尼琳圍在中間,此地爲,噩夢。

……

尼琳的雙眼陡然瞪大,她大口喘息,環顧周邊,四周飄散着大片光粒,她自己的身體,也變得半透明。

“你醒了。”

尼琳耳中浮現重音,她偏頭看向站在一旁的‘蘇曉’,下一秒,作爲噩夢醫生的‘蘇曉’,陡然低下頭,雙眼盯着尼琳,雙方的臉相距不超1公分。

“他救不了你,呵呵呵呵……”

噩夢醫生全身蔓延出血氣,它張開遍佈尖牙的血盆大口,一口咬上尼琳的喉嚨。

尼琳感覺到冰冷,絕望到沒有溫度的冰冷,但在下一瞬,一隻手陡然在前方的空氣中探出,刺破噩夢,抓上她的面部。

“吼!!!”

噩夢血影咆哮着,周邊的噩夢環境劇烈震動。

“閉嘴。”

蘇曉的聲音在周邊出現,下一秒,一根根靈影線繃緊,將噩夢血影拖拽回噩夢深處。

“!”

手術牀|上的尼琳陡然睜開眼,滿臉冷汗的她大口喘息,她看向一旁的‘蘇曉’,轉而放鬆的躺在牀|上。

“治療結束了嗎。”

“嗯。”

“我剛纔做噩夢了,夢到你變成噩夢血影。”

“噩夢血影?”

“對,非常可怕的東西,就像……”

“就像這樣嗎。”

噩夢血影咧嘴笑了,這讓尼琳的瞳孔逐漸緊縮。

“艹!”

尼琳沒忍住口吐芬芳,下一秒,她感到一隻手爪刺入她的腹腔內,硬生生把她的心臟扯出來。

“!”

手術牀|上的尼琳陡然睜開眼,滿臉冷汗的她大口喘息,她看向一旁的‘蘇曉’,下意識想一拳打過去,但卻發現自己無法動彈,被麻醉了,只有脖頸以上能動。

“我被麻醉了?”

“嗯,你哭喊着求我麻醉你。”

“不可能!我怎麼會……”

“嗯?你說什麼?”

噩夢血影咧嘴笑着,見此,尼琳長呼了口氣,選擇無視,反正她也動不了。

……

現實中,蘇曉以靈影線縫合創口,治療過程不順利,尼琳噩夢中的情況,比想象中複雜,對方承受了太多苦痛,噩夢自然更兇險。

一根靈影線從蘇曉掌心蔓延出,沒入到空氣中,這是他干涉噩夢的方式。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蘇曉陡然扯動靈影線,啪的一聲脆響後,手術牀|上的尼琳全身各處,蔓延出一種紫黑色煙霧。

蘇曉拿起一旁的晶體罐,將其激活後,所有紫黑色煙霧被吸入其中。

幾乎同時,手術牀|上的尼琳雙目突然睜開,滿眼血絲的她,眼中的瞳孔在顫抖着,她偏頭看向一旁的蘇曉。

“你,不要,再過來了。”

尼琳艱難的開口。

“恭喜你,你從噩夢脫離。”

蘇曉看向一旁的儀器,發現尼琳的生命波動還算穩定。

“我,不會再,相信你。”

“……”

蘇曉沒說話,拿起一旁的椅子,觀察儀器上的數據變化。

“不用裝了,這招你已經用過6000多次。”

“……”

時間一秒秒的過去,十幾分鍾後,尼琳又偏頭看來:“這是你最有耐心的一次。”

“……”

蘇曉依然沒說話,發現尼琳的體徵穩定後,他靠坐着小憩。

當時間過去一個多小時,尼琳又一次偏過頭,猶豫了許久,才說道:“還不把我扯碎,再把我的靈魂塞進你的血盆大口裡,像嚼口香糖一樣嚼個夠,最後吞下去嗎。”

聞言,蘇曉拿起一旁的計時器:“噩夢同樣有時間概念,復刻性的噩夢,持續絕不會超過45分鐘,這是「迴廊定律」,噩夢的幾大主定律之一。”

“我…回來了?”

“對。”

聽聞蘇曉此言,尼琳閉上雙眼,右眼中流出一滴淚水。

見此,蘇曉知道這次治療完成了,他離開治療室,上到豪宅三層,沒看到白牛,十之八九去解決襲擊者,尼琳接受治療,這種情報,很難瞞過白牛的一些仇敵。

蘇曉剛準備到臥室休息,白牛上樓,問道:“順利嗎。”

“還好。”

“多謝。”

白牛將一個大皮箱丟來,蘇曉接過後,走進臥室內,後面的貝妮把門關上。

開燈後,蘇曉打開大皮箱,發現裡面裝着三顆透藍色的晶體指骨,是【初代指骨】,也不知道白牛用了何種手段,找到三根【初代指骨】,想來是付出巨大代價。

除此之外,還有5顆拳頭大小的【霸主精魄】,算上現有的【霸主精魄】,他總計已有9顆【霸主精魄】。

外加晉升九階後,已獲得兌換最高梯隊霸主裝備的權限,只要再弄到一顆【霸主精魄】,蘇曉就能兌換第一梯隊的霸主裝備。

將【初代指骨】和【霸主精魄】都收起,蘇曉又從裡面取出一塊半透明的碎片。

這碎片呈尖利的三角形,約有5公分長,拿在手中後,讓蘇曉有種心驚肉跳感,彷彿這就是一切,彷彿又觸不可及,他此生中,首次有這種感覺。

【原初碎片】

產地:無。

品質:--

效果:???

評分:--

簡介:這可是「原初」。

……

蘇曉不知道這是什麼,他見過品質是???的物品,卻沒見過品質是--的物品,而且這東西的產地是無。

將【原初碎片】收起,當時觸碰到這東西時,那種心驚肉跳感,就讓蘇曉確定,哪怕現在用不上這東西,今後的某一天,他也一定能用上,相比這東西,【初代指骨】與【霸主精魄】,很可能只能算是添頭。

當次日的初陽升起,蘇曉從牀|上坐起身,他查看昨晚睡着後,出現的提示。

首先是至尊鋒刃完成了提升,變成:

【至尊鋒刃:Lv.EX(主動/被動)】

技能效果1:你的滅法之刃(斬龍閃),可吞噬同品質,或高出一個品質的近戰武器,從而提升鋒刃值,當鋒刃值達到100%時,你的滅法之刃品質將提升。

提示:所吞噬的武器須爲近戰武器,以及切割力達到一定數值,吞噬近戰武器範疇不可與你的滅法之刃產生太大差異。

技能效果2:你的滅法之刃(斬龍閃),可超上限半個品質。

提示:此加成具有絕對優先性。

提示:此效果未激活。

技能效果3:「刃之魔靈」將在10~15個自然日後被喚醒。

……

三種效果中,現階段第一種對蘇曉的幫助最大,有了這加成,斬龍閃就能吞噬起源級長刀。

技能效果2的可超上限半個品質,暫時而言沒用,可當這種能力發揮出效果時,必定是蘇曉最強的幾種能力之一。

最後的「刃之魔靈」喚醒,暫不用理會,這能力所衍生出的刃靈「狂噬狀態」,是用來對付不死不滅特性的深淵滋生物。

現階段而言,蘇曉很少遇到深淵滋生物,更別說深淵滋生物中那些有不死不滅特性的極特殊個體。

說起深淵滋生物,以前蘇曉對這方面不怎麼了解,但在去過死寂城後,無論是對深淵,還是深淵滋生物,都有了更詳細的認識,其實深淵滋生物不能用善惡進行評判,在最初,它們的傾向更接近於無。

準確的說,深淵既是種概念,也是處虛無之地,那裡廣袤到沒有邊際,卻又什麼都不存在,一片絕對的黑暗。

這也導致,那裡滋生出的深淵滋生物,也沒有自我存在意識,或是善惡傾向等,它們只是在那黑暗的虛無中漂游而已。

某一天,在絕對黑暗、沒有時間概念、沒有物質概念的深淵內,一顆亮點出現,讓絕對的黑暗中,有了這亮光作爲「差異」,深淵滋生物們會被吸引,與此同時,它們也從心靈虛無,逐漸演變的具有侵略性。

從沒見過光的它們,比任何存在都厭惡光,或者說是摒棄光芒,因此它們全部向光芒涌去,要將其破壞,而這出現在深淵中的光點,其實是條通往某個世界的深淵通道。

這也造成,那個出現深淵通道的世界,被大量的深淵滋生物與深淵能量侵襲,在那裡的土著民看來,深淵滋生物們殘忍、獰惡,是毫無緣由入侵了他們家園的可惡東西。

實際上,深淵不會主動侵襲任何地方,這是恆古以來的定律,從未被打破過。

深淵與自然元素,就像是兩種互相對應的「初始」,深淵代表負面的黑暗、侵蝕、幽邃、溼陰、自然元素代表生命、光明、自然、溫暖、茁壯。

當一個世界內的兩者,達到生靈所不能感知到的平衡時,這個世界會欣欣向榮,可當兩者開始不平衡,少的一方,自然會被多的一方所擠壓、侵蝕,最後包裹。

太強的黑暗,會讓萬物迷失方向,倒在溼冷的陰暗中,而過度強烈的光芒,則會刺瞎生靈們的雙眼,讓其炙烤在殘酷的輝光之下。

黑暗不能太濃,光芒不能太強,物極必反,調和纔是世界存在最基礎的規則。

雖說如此,但身爲滅法者,外加沐浴過狼血的蘇曉,最近有種感覺,就是這個時期的深淵,有些不正常的強大,太容易侵蝕世界了,有些世界內的元素力量只是週期性衰弱而已,就遭到深淵的侵蝕,這分明是深淵過強的體現,某種維繫了不知多少億萬年的平衡,似乎因某些未知的事被打破了。

提及深淵的侵襲,蘇曉想起之前工坊‘送他’的那套不朽級套裝,這東西,他一直沒想好怎麼處理,賣掉不太適合,自己用的話,又有風險。

這套不朽級防具總計六件,蘇曉將其主體的戰甲取出,操控其飄浮在前方。

這戰甲雖是金屬質地,但沒有棱角分明的感覺,反而有種破敗的貼身感,外表就像被火焰灼燒或,整體黑色中,隱隱透出血紅,乍一看,像是金屬+生物結構,組成了這戰甲。

準確的說,的確如此,這是工坊那邊,用幽暗大陸上一隻神靈時代的深淵滋生物,所打造出的戰甲。

據說是巔峰時期的永生之神,將這隻深淵滋生物重創,後一直被囚困在神殿下,到了神靈時代後期,才被工坊挖掘出帶走,最後在高牆城內,將其打造成戰甲。

說是打造,其實更像是在封印這依然沒死透的深淵滋生物,但這東西的價值毋庸置疑。

工坊那邊還是一如既往的風格,既不想吃虧,又不敢得罪蘇曉,最後決定,將這工坊最珍貴,但也同樣棘手的秘寶,獻給蘇曉,以免蘇曉離開幽暗大陸前,去那邊‘拜訪’。

蘇曉擡手,食指點在前方的戰甲上,沒有冰冷的金屬觸感,反而是帶着幾分鍛造後的溫熱,而且這戰甲那種半活物的氣息,讓人難免心悸。

蘇曉估測,當初那深淵滋生物,應該和永生之神巔峰戰力相近,否則的話,神教不會將這東西鎮壓在神殿下一個時代。

如若這深淵滋生物與巔峰時期的永生之神實力相近,那這套戰甲爲不朽級,只有一種可能,就是其完全沉寂後的最低等級,就是不朽級。

並非蘇曉走運,天上掉餡餅才獲得這東西,是因爲他解決了根源·死寂城,在工坊看來,將這戰甲獻給蘇曉,是最好的選擇,唯有戰勝死寂的蘇曉,才能鎮住這戰甲,所以說這與運氣無關,是硬實力所衍生出的收益。

這也是爲何,蘇曉把這東西丟在儲存空間內這麼久的原因,他要試試,讓其與外界完全隔離後,其活性會不會降低。

答案顯而易見,這戰甲的活性真的降低了,達到暫時穿戴,沒太高風險的程度。

這套不朽級套裝,總計有六件,除這戰甲外,其他五件都是陪襯,準確的說,其他物件的主要作用,不是增幅這戰甲,而是削弱這戰甲,這六件套分別是:

【嗜血戰甲(不朽級·戰甲·套裝核心·半封印中)。】

【罪孽意志(不朽級·面甲)。】

【遠古意志(不朽級·護臂·左)。】

【鋼鐵意志(不朽級·護臂·右)。】

【狼之意志(不朽級·披風)。】

【神聖意志(不朽級·項墜)。】

……

【神聖意志】

產地:幽暗大陸。

品質:不朽級·套裝。

類別:項墜

耐久度:230/230點(此裝備無法修理)。

裝備需求:穿戴「嗜血戰甲」後,可佩戴此裝備。

裝備效果,裝備後,真實意志力+20點,大幅度遏制「嗜血戰甲」對使用者的意志侵蝕。

……

【狼之意志】

產地:幽暗大陸。

品質:不朽級·套裝。

類別:披風

耐久度:170/170點(此裝備無法修理)。

裝備需求:穿戴「嗜血戰甲」後,可穿戴此裝備。

裝備效果,裝備後,真實意志力+32點,大幅度遏制「嗜血戰甲」對使用者的意志侵蝕。

……

【鋼鐵意志】

類別:護臂·右。

耐久度:130/130點(此裝備無法修理)。

裝備需求:穿戴「嗜血戰甲」後……

裝備效果,裝備後,真實意志力+12點,遏制「嗜血戰甲」對使用者的意志侵蝕。

……

【遠古意志】

類別:護臂·左。

耐久度:120/120點(此裝備無法修理)。

裝備需求:穿戴「嗜血戰甲」後……

裝備效果,裝備後,真實意志力+39點。

……

【罪孽意志】

類別:面甲(面具)

耐久度:95/95點(此裝備無法修理)。

裝備需求:穿戴「嗜血戰甲」後,可佩戴此裝備。

裝備效果,裝備後,真實意志力+24點,大幅度遏制「嗜血戰甲」對使用者的意志侵蝕。

……

【嗜血戰甲】

產地:幽暗大陸、深淵。

品質:不朽級·套裝·核心部位。

類別:戰甲。

耐久度:470/470點。

裝備需求:意志力200點以上,深淵抗性3點以上。

裝備效果1:嗜血(核心·被動),裝備後,此戰甲將帶來高額的生命攝取效果,你的所有近戰攻擊在對敵人造成傷害,導致敵人的生命力流逝後,此生命力將被本戰甲攝取,並進行過濾與轉化,變成可恢復你生命值的「自適應性生命力」,從而達成近戰攻擊傷害75%的治療效果。

裝備效果2:渴血(核心·被動),裝備後,將隨着你的殺敵數量,臨時提升你的力量、敏捷、體力屬性。

裝備效果3:怒血(專屬·被動),因你的魅力屬性爲-15點,與此裝備擁有一定的契合度,因此你的「基礎被動·血之甦醒」所衍生出的殺敵恐懼效果,其觸發概率將有所提升,且最大恐懼範圍提升50%。

裝備減益:惡意(絕對被動·無法豁免),穿戴此裝備的時間越長,越難以解除穿戴,如你攻擊此裝備,將會被此裝備認定爲敵對單位,屆時,此裝備雖無法解除與你的「生命力共享」狀態,但會對你實施「鮮血榨取」效果。

鮮血榨取:你將在後續的30秒內,每秒損失5%的最大生命值。

裝備減益:靈魂飼餵(絕對被動·無法豁免),此裝備耐久度消耗後,你需餵食此裝備靈魂結晶,讓其通過吞噬靈魂結晶,自行恢復裝備耐久度。

裝備減益:侵蝕(絕對被動·無法豁免),你在穿戴此裝備戰鬥期間,此裝備將逐漸侵蝕「罪孽意志」、「遠古意志」、「鋼鐵意志」、「狼之意志」、「神聖意志」五件裝備的耐久度,導致這五件裝備的耐久度無法修理。

警告:當五件意志裝備全部破損後,此裝備將掙脫第一重枷鎖,晉升爲起源級·戰甲。

……

【提示:因此不朽級套裝的特殊性,此套裝無套裝屬性。】

這是蘇曉獲得過最特殊的套裝,沒有套裝效果的同時,一共六件的套裝,不僅沒互相增益,其他五件都是用來壓制這戰甲的。

這五件意志裝備,總計提升127點真實意志力,單是從這誇張的意志力加成,就可以看出使用【嗜血戰甲】的風險。

【嗜血戰甲】不僅會逐漸影響心智,這玩意穿上容易,脫下來難。

雖說如此,但如果在羣戰時穿戴這東西,其加成絕對會達到讓人驚駭的程度,高額的嗜血效果,力、敏、體屬性的遞增性加成,還有加大恐懼效果的範圍。

現階段,蘇曉絕不會穿戴這裝備,之所以沒賣,是因爲一個設想。

公認的三位傳說鐵匠中,虛空的惡魔鐵匠擅打造殺伐之兵刃,風海大陸的矮人王擅打造元素器物。

最後古龍國度的熔火巨人,擅長打造戰甲,而且他打造的戰甲獨一無二。

那種戰甲更像是半個活物,蘇曉的設想是,穿戴【嗜血戰甲】雖兇險,但這也算是半個活物,讓熔火巨人再幫忙打造一番,是否能讓這戰甲,變的可控些?

不過相比找到去向不明的熔火巨人,蘇曉眼下還有個棘手的問題。

他除了【嗜血戰甲】,也就是血甲外,還有一件深淵特性的裝備,名爲【暗黑行者】,也就是暗刃短刀。

就算蘇曉沒同時使用這兩件深淵特性的裝備,只是將二者都收入到儲存空間內,可二者已顯露出互不容忍的徵兆。

將兩者分開不是良策,反而是餿主意,這兩個玩意不能互相死磕後,它們會向蘇曉調轉矛頭,或是全部捨棄,或讓二者分個勝負,沒其他選擇。

因此讓血甲與暗刃互相死磕,等二者分出勝負,一方將另外一方吞噬後,就會消停下來,否則同時持有兩件深淵裝備,說不準出什麼問題。

對於血甲與暗刃的互相吞噬,蘇曉不會去幹涉,但眼下這情況,讓他感到莫名熟悉。

蘇曉擡手,下一瞬,先古面具出現在前方,看到先古面具,他終於知道,血甲與暗刃要互相吞噬的一幕,他爲何感覺熟悉,這其中的勝者,難不成也要向「爹級」器物的方向而去?

第四十三章:歐皇的怒吼第九十八章:夏的危機第三十三章:黑玫瑰第八十章:大局已定第五十七章:禮從天降第三十三章:我的‘酋長’黑手,有救了?第七章:小隊長第三十五章:你好,再見。第四十三章:黑酋X歐皇進行時第十五章:精英生物第四十三章:噩耗第三章:海賊之惡第三十八章:搬家了~(第五更)第五十九章:21區(第四更)第二十四章:演技派VS蘇曉第五十二章:第三階段第二十八章:放逐第六十二章:計劃第二十二章:本源第五十九章:21區(第四更)第二十三章:無聲聖歌第九十八章:被秒殺?第十章:強行救命恩人第八章:推測第六十六章:十強者第九十章:建議投降第三十四章:被近身的我愛羅第六十章:告誡第四章:等價交易第三十八章:戰國的真正目的第二十七章:侵襲第六十四章:血色第三十七章:貧窮的價碼第一百一十六章:父慈子孝第十五章:堵門第二十三章:混戰第十四章:和諧的小團體?第五十四章:再見第五十一章:上頭的聖女座第七十二章:蘇大忽悠第五十二章:命之種第四十六章:技法強者第十九章:潛入第三十五章:沙都的變故第四十一章:好運第七十一章:開到手軟第三十四章:晨曦女神第十七章:狩獵遊戲第六章:苟第五十章:多因王的手段第六十七章:布布汪大冒險第五十五章:兇悍第十四章:違規者的來歷第八十章:故人第九章:變小了?第五十九章:陷阱?第十三章:特性第八十五章:背鍋王·大蛇丸第六十五章:致命的小拳拳第八十四章:迴歸第四十三章:通天王殿第五十五章:一夫當關第九十二章:這很刺激第九十四章:險些壞掉第七章:驚變第二章:獵殺者第八十五章:霸氣的布布汪第二十章:小僧送你一程第六十五章:無法對抗的敵人(第四更)第三十八章:白女巫的騷操作第三十一章:不可能,那可是我最好的朋友!第十三章:衆神會第五十一章:夕陽紅小隊第二十七章:貝妮與蘑菇第六十三章:獨狼們第十三章:帝國議會第四十三章:源第六十二章:都袞出去第四十七章:英雄的孫子第七十一章:死亡領域第九十五章:帶土的終點第十九章:驚喜來的太突然第六十七章:你這瘋子第四十八章:黑淵入口第三十八章:夷爲平地(第六更)第二十三章;:藍染、市丸銀、蘇曉第四十九章:疊加第四十七章:恐怖的任務第二十九章:泣血玫瑰第四十章:蟻王的弱點第六十九章:你吃了什麼第三十四章:引雷秘法第四十章:海軍本部第二十九章:被玩壞的女刺客第五十三章:交鋒第一百零二章:交易第十六章:耿直的蜂女王第二十三章:勢力間的博弈第七十三章:炎辰第五十章:異王的傳承
第四十三章:歐皇的怒吼第九十八章:夏的危機第三十三章:黑玫瑰第八十章:大局已定第五十七章:禮從天降第三十三章:我的‘酋長’黑手,有救了?第七章:小隊長第三十五章:你好,再見。第四十三章:黑酋X歐皇進行時第十五章:精英生物第四十三章:噩耗第三章:海賊之惡第三十八章:搬家了~(第五更)第五十九章:21區(第四更)第二十四章:演技派VS蘇曉第五十二章:第三階段第二十八章:放逐第六十二章:計劃第二十二章:本源第五十九章:21區(第四更)第二十三章:無聲聖歌第九十八章:被秒殺?第十章:強行救命恩人第八章:推測第六十六章:十強者第九十章:建議投降第三十四章:被近身的我愛羅第六十章:告誡第四章:等價交易第三十八章:戰國的真正目的第二十七章:侵襲第六十四章:血色第三十七章:貧窮的價碼第一百一十六章:父慈子孝第十五章:堵門第二十三章:混戰第十四章:和諧的小團體?第五十四章:再見第五十一章:上頭的聖女座第七十二章:蘇大忽悠第五十二章:命之種第四十六章:技法強者第十九章:潛入第三十五章:沙都的變故第四十一章:好運第七十一章:開到手軟第三十四章:晨曦女神第十七章:狩獵遊戲第六章:苟第五十章:多因王的手段第六十七章:布布汪大冒險第五十五章:兇悍第十四章:違規者的來歷第八十章:故人第九章:變小了?第五十九章:陷阱?第十三章:特性第八十五章:背鍋王·大蛇丸第六十五章:致命的小拳拳第八十四章:迴歸第四十三章:通天王殿第五十五章:一夫當關第九十二章:這很刺激第九十四章:險些壞掉第七章:驚變第二章:獵殺者第八十五章:霸氣的布布汪第二十章:小僧送你一程第六十五章:無法對抗的敵人(第四更)第三十八章:白女巫的騷操作第三十一章:不可能,那可是我最好的朋友!第十三章:衆神會第五十一章:夕陽紅小隊第二十七章:貝妮與蘑菇第六十三章:獨狼們第十三章:帝國議會第四十三章:源第六十二章:都袞出去第四十七章:英雄的孫子第七十一章:死亡領域第九十五章:帶土的終點第十九章:驚喜來的太突然第六十七章:你這瘋子第四十八章:黑淵入口第三十八章:夷爲平地(第六更)第二十三章;:藍染、市丸銀、蘇曉第四十九章:疊加第四十七章:恐怖的任務第二十九章:泣血玫瑰第四十章:蟻王的弱點第六十九章:你吃了什麼第三十四章:引雷秘法第四十章:海軍本部第二十九章:被玩壞的女刺客第五十三章:交鋒第一百零二章:交易第十六章:耿直的蜂女王第二十三章:勢力間的博弈第七十三章:炎辰第五十章:異王的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