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委託

隨着蘇曉激活烙印,一系列關於虛空的提示出現。

【檢核獵殺者階位與權限中……】

【檢核完成,以獵殺者現擁有權限,你可將現實世界停留時間,轉換爲虛空停留時間,以無任務狀態,於虛空內停留。】

【現剩餘向虛空傳送次數:3/3次(次傳送額度,僅會在你進行世界結算時,獲得S-或S-以上的綜合評價時進行補充,補充數量,將根據綜合評價的具體情況而定)。】

【現輪迴樂園記錄虛空座標:7539個。】

【你可選擇以上空間座標中的大多數,進行空間傳送,從而抵達虛空內的指定地點。】

【奧術永恆星、虛空臺、淵龍底、黑淵底層、瑪門莫德要塞等位置的座標,需對應的權限,纔可激活使用。】

【警告:除傳送裝置外,獵殺者請勿嘗試以任何方式,在虛空內,進行星球與星球間的旅行,此行爲具有高度危險性,如需進行長途旅行,需使用虛空內星球與星球間彼此相連的傳送裝置。】

……

看到最後一條提示,蘇曉略感疑惑,在他還在中低階時,聽聞過在虛空內,不僅可以憑太空船艦在星球間來往,強大者還可以憑自身進行這種程度的旅行。

但在他到了中高階時,聽聞到的情報變成,在虛空內,絕不能以太空船艦或空間飛船等,進行星球與星球間的旅行,那非常危險,位於真空帶內,有混亂的磁場風暴,會攪碎所有太空船艦、空間飛船等。

至於憑自身,硬闖星球與星球間的磁場風暴,那是在找死,只有極強大者,纔有這種可能。

況且在虛空的各個星球或區域間,有彼此相連的傳送裝置,就算要去虛空內的偏遠地帶,最多就是轉乘幾次,或十幾次傳送裝置,就能抵達目的地。

以這種方式旅行,不僅費用便宜,還很安全,也因如此,這些傳送裝置的所有權,一直都是虛空大勢力們爭奪的主要目標,這不僅能帶來的高額利潤,一旦兩方勢力開戰,這些傳送裝置,將變的極爲關鍵。

到了現今,蘇曉通過輪迴樂園的提示,得知了一件事,在虛空內,星球與星球之間的天外區域,是絕不可以去的地方,那裡非常危險。

蘇曉從低階到高階,一共聽聞三種說法,這給人的第一感官,是之前聽到的都是謠言。

蘇曉還有種猜想,就是這三種說法其實都是真的,只是時效性不同而已。

在曾經,真的能以太空船艦,來往於虛空內的星球間,但後來,這種旅行開始變得危險,一種名爲「磁場風暴」的太空環境出現,讓太空船艦在短短几年內被淘汰,更便利與安全的傳送裝置,分佈到了虛空內的每個角落。

到了那個時期,無法以肉眼觀察到,不會遮擋陽光,不會干擾到星球內環境的磁場風暴,已是越來越強。

這種變化,無論怎麼看,都在預示着,虛空中有什麼在改變,更大膽的猜想,是否因爲施法者們吞噬了過多的元素力量,導致深淵通道在虛空內一次次出現。

就算奧術永恆星掌握了關閉深淵通道的方式,但每次深淵通道開啓,難免會擴散出大量深淵之力。

這些深淵之力,要是涌入到虛空的某個星球內,還是可以補救的,深淵通道被關閉後,成爲無源之水的深淵能量,所造成的影響沒想象中那麼大。

問題是,要是深淵通道沒出現在某個星球內,而是在太空環境內打開,如若奧術永恆星沒有對應的探索裝置,等有人發現時,就已經有大量深淵能量,涌入到星球與星球之間的太空環境內。

深淵能量之所以可怕,從不是因爲侵蝕力,而是它極端的增益性。

無論怎麼看,虛空內的「磁場風暴」,都是被深淵能量增益過的太空環境,所以才導致,到了虛空後,怎樣在星球之間旅行,前後出現三個完全不同的版本。

如此想來,奧術永恆星應對深淵通道的手段,要比想象中的高明,那邊不僅能關閉深淵通道,肯定還能快速、精準的探測到,深淵通道所開啓的位置。

唯有如此,才能把局面穩定在今天的地步,至於「磁場風暴」,這應該是奧術永恆星某次的失誤,導致沒處理好那一撥深淵通道的開啓,才導致巨量的深淵能量,涌入到太空環境,把原本就有些危險的「磁場風暴」,極端增益到了眼下的程度。

這也是爲何,作爲虛空霸主的奧術永恆星,只把控了少量區域的傳送裝置,不是沒實力爭奪,是因當年那件事,對其他虛空大種族,所進行的讓步。

就現在而言,除了「磁場風暴」外,虛空還沒因深淵通道的偶爾開啓,出現其他環境變遷,唯一出現的「磁場風暴」,衆多種族根本感覺不到,用觀測裝置,也看不到那無形的風暴場。

外加現在都是用傳送裝置,來往於虛空的各區域,一些彼此距離近,傳送裝置緊密相連的星球,都會被當成一大片區域,從而方便虛空勢力間的地盤分化。

這就導致,虛空內只有少部分人,知曉「磁場風暴」的威力,以及更少的人,知曉「磁場風暴」的大概來歷。

那些知曉深淵通道情報的人,僅限於虛空大種族的最高層,以及他們培養的繼承人,像中小種族,全族都不知道偶爾會有深淵通道,隨機出現在虛空內的某個地方。

一直以來都試圖暗殺蘇曉,結果一次都沒能實施的烏鴉女,以前的主要工作,就是滅口掉所有察覺到深淵通道會在虛空內偶爾開啓的人。

這也是爲何,哪怕烏鴉女連續三次暗殺蘇曉失敗,都沒受到嚴重懲罰。

她這樣既有實力,又可以做髒活,且知曉很多秘密,但從不多嘴的人,是很難培養出來的,若非必要,奧術永恆星不會處理掉烏鴉女。

蘇曉這次去虛空,自然不會以常規的進入方式,他以前獲得了一種特殊權限,名爲「界位通行資格」。

【界位通行資格·兩次:你可用真實身份或僞裝身份進入虛空,每次進入虛空,需消耗Lv.7烙印權限(可使用額外權限,替代本次烙印權限消耗,現共有額外權限,Lv.17)。】

【獵殺者使用此權限進入虛空,將激活3~5個虛空任務,獵殺者可選擇其一,或全部放棄,如全部放棄,本次進入虛空,停留時間將縮減60%。】

【提示:如獵殺者進入虛空前,選擇以僞裝身份進入,此僞裝爲???階位僞裝,虛空勢力惡魔族、羽族、星族、奧術永恆星等,均無法偵破此僞裝,此爲高等權限機密,如獵殺者對虛空勢力透露此情報,將受到強行處決。】

……

每次世界結算,蘇曉的烙印等級與權限的提升,都有單次上限,比如八階時,每次最高提升Lv.3,可他有時獲得很高的綜合評價後,溢出的權限等級提升,就成了額外權限等級。

這東西平常沒大用,尤其是在晉升九階後,除非消耗掉,否則只能存着了。

穩妥起見,蘇曉支付了Lv.7的額外權限後,又額外追加了Lv.3的額外權限消耗,以Lv.10的額外權限,完成本次僞裝,這是「界位通行資格」單次所能消耗的最高額外權限,既然要僞裝,那就效果拉滿。

【界位通行資格已激活,你可進行外貌、指紋、虹膜、生命波長、體溫細小幅度變化週期、氣息、身體能量、靈魂波動等,所有方面的僞裝,且你可自行擬定此僞裝。】

【擬定成功後,此僞裝方案,可通過支付Lv.1的額外權限,進行存儲,從而大幅度降低下次僞裝成此身份所支付的費用。】

【擬定成功後,你可選擇,此身份是否爲樂園陣營,如選擇此身份爲樂園陣營,你可免費構建輪迴烙印。】

【警告:此烙印擁有正常的交易權限、儲存權限等,被偵測時,無任何異常數據,但此輪迴烙印無法進行階位晉升等。】

……

看到這提示,蘇曉感覺這是意外之喜,原本他認爲,「界位通行資格」就是一次性的權限而已,現在看來,這是兩個額外的‘馬甲’。

這效果看似誇張,但不要忘記,「界位通行資格」是蘇曉完成【掠天驚瀾】這大任務,所獲得的任務獎勵。

眼下的情況是,總計需消耗Lv.11的額外權限,就能構建、並儲存起來聖焰藥師這馬甲,今後再要用時,都不用消耗額外權限等級,向輪迴樂園支付靈魂錢幣即可。

不僅如此,除了聖焰藥師這‘馬甲’外,如果蘇曉再攢夠Lv.11的額外權限等級,他還可以再創建一個‘馬甲’。

關於這馬甲的選擇,暫有幾種身份僞裝待選:

1.獵人(需先調查清楚獵人公會的具體情況)。

2.學者(此身份,可通過前往靈魂書庫,進一步完善)。

3.蟲族召喚師。

4.違規者。

5.深淵監守者(除了不會用狼大劍,其他方面,蘇曉都能做到)。

……

五種僞裝身份中,獵人與違規者馬甲最有價值,前者在樹立仇敵後,不用擔心報復問題。

違規者馬甲的話,既能以此混入違規者間,更效率的除掉所追獵的目標,或許還會有意外收穫。

如果在使用這違規者僞裝期間,偶遇戰鬥天使,對方會有不低的概率對他出手,到了九階,無論在哪一方,榮譽徽章都是好東西。

交手後,戰鬥天使或許會驚喜的發現,他/她打不過這偶遇到的違規者,作爲戰鬥天使,使用下【緊急援助(權限)】,是很常見的事。

可如果這名戰鬥天使,選擇了獵殺者作爲增援者,那有一種可能是,距離他最近的獵殺者,將接到增援任務,畢竟,在判定中,是戰鬥天使先動的手。

試問,那時距離這名戰鬥天使最近的獵殺者是誰?還用問嗎,當然是雙拳包裹着晶體層,正把戰鬥天使按在地上揍的那個人。

最後就出現堪稱奇幻的一幕,那名戰鬥天使會發現,方纔還把他錘到半死的‘違規者’,轉眼間,成爲增援他的獵殺者。

要是遭遇這種事,那都不是心態血崩,而是當場就開始懷疑人生,向虛空之樹舉報蘇曉後,還得向天啓樂園舉報蘇曉,要是可能的話,或許還會向輪迴樂園舉報蘇曉。

雖說這種設想,存在太多巧合性,但蘇曉感覺,這或許是可行的,前提是他足夠強。

假設僞裝成違規者,錘那名戰鬥天使,對方不是選擇獵殺者增援,而是選擇處刑者或先驅進行增援,只要蘇曉夠強,他完全可以把來增援的處刑者,也給捶到請求增援。

要是處刑者也被捶到請求增援,且選擇的增援對象,也不是獵殺者,而是先驅。

那等先驅增援者到了,可以繼續捶對方,直到把先驅也錘到請求增援,這樣一層層套娃,總能捶出指定獵殺者的增援申請。

這思路雖看起來有些奇妙,但或許真的有可能達成,蘇曉在花費一個多小時,將聖焰藥師馬甲的所有都擬定好後,他以現在的權限,向輪迴樂園諮詢,方纔的設想是否可行。

得出的答案是,一定不可行,輪迴樂園有這方面的懲罰條例,原因是,以前有獵殺者這樣做過。

那獵殺者,不對,應該是前獵殺者,蘇曉之前就聽聞過對方的事蹟,只不過,那是這位狠人兄與遊俠公會間的故事。

狠人兄以僞裝出的身份,向遊俠公會發布追殺自己的委託,以此引來大量死亡樂園的契約者,之後殺人爆猩紅卡。

如果認爲這老哥的操作僅限於此,那就太天真,他歷經層層磨難,完成大量懲戒任務後,終於做回了獵殺者,認爲這老哥會安分下來?想都別想,重新成爲獵殺者後,這老哥玩的更花了。

這老哥是技法型,總之不是單技法宗師,對方的貧窮程度,不是三技法宗師,就是四技法宗師,窮到眼睛和狼一樣冒綠光,也強到讓人咋舌。

狠人兄的操作方式爲,他先找到了一名天啓樂園方的違規者,一番‘友好’交流,雙方達成共識。

狠人兄以這名違規者爲誘餌,引來了一名天啓樂園方的戰鬥天使,之後,讓人智熄的操作來了,他先把那名戰鬥天使揍得半死,迫使對方求援。

這等情況下,那名戰鬥天使自然不會選擇獵殺者爲援助,而是選擇死亡遊俠。

死亡遊俠到場後,心裡的第一想法是,怎麼是這瘋子。

不出意外,那名死亡遊俠仁兄,也被捶到求援了,三打一總比二打一勝算高。

新來的處刑者到場後,差點對向她發起求援的死亡遊俠口吐芬芳,並毫不猶豫的發起求援,弄來一名守護者。

結果是,四打一也不樂觀,反而讓狠人兄越打越盡興,準備拔很久沒用的戰刀。

就在這危難關頭,最後到場的守護者大姐,悟到了一個真諦,得用魔法戰勝魔法!

結果爲,守護者大姐的想法沒錯,支付榮譽勳章發起求援後,雖選擇了獵殺者作爲增援者,但接到這增援的,的確不是正和他們戰鬥的狠人兄,而是位於本世界內的另一名獵殺者,準確的說,是已經等候多時,狠人兄的同夥。

獵殺者在榮譽商店內換購的大部分物品,不能隨便交易,但用來和其他獵殺者交易,還是可以的,畢竟大家都有榮譽商店。

狠人兄的那名臨時同夥,其來歷同樣生猛,【緊急援助(權限)】的介紹中,「增援者不可有意的傷害被增援者」這條,就是根據這傢伙而修改。

這條原本是「增援者不可攻擊被增援者」,可這名獵殺者是治療系,她的確沒攻擊被增援者,她是把被增援者給治療到生命能量狂茂,最後整個人猶如顆爆彈般,轟的一下炸了。

所以「增援者不可攻擊被增援者」這條例,才經公證判定後,變成「增援者不可有意的傷害被增援者」。

隨着Lv.11的額外權限消耗,聖焰藥師的僞裝被擬定出。

【你獲得特殊稱號:聖焰藥師。】

【聖焰藥師】

產地:輪迴樂園

品質:特殊

類別:稱號

稱號效果:佩戴此稱號後,你將獲得僞裝·聖焰藥師,且激活對應的輪迴烙印。

剩餘僞裝時限:240小時(此時限,可消耗靈魂錢幣進行補充,每小時需30枚靈魂錢幣)。

簡介:醫術高超、鍊金超羣、受人敬仰——聖焰藥師。

售價:無法出售

……

蘇曉對這僞裝方式很滿意,只要佩戴上這稱號,即可完成全方面的僞裝,但也不是沒缺點,必須得時常‘充值’,才能保持這種僞裝身份。

【提示:你需選擇本次要前往的大致方位,從而擬定對應的任務(此任務,爲「界位通行資格」所附帶,無任務懲罰,且獎勵豐厚)。】

【你已選定所要前往的大致位置:奧術永恆星。】

【任務擬定中,你可在以下獎勵任務中,選擇一到兩種(最多兩種)。】

1.滅法到此一遊:抵達奧術永恆星後,你需去往「仲時學院」、「鐘塔」、「虛空大書庫」、「黑楓庭院」、「元素溼地」。

任務獎勵:隊伍技能卡隨機抽取權限(抽取下限~上限,爲隊伍技能卡Lv.30~Lv.EX)。

……

2.收集癖:收集到五種以上特性的魔能。

任務獎勵:魔能銘文(不朽級銘文)。

……

3.知識的海洋:通過非竊取的方式,獲得三種以上存藏於奧術永恆星·虛空大書庫內的高階知識。

任務獎勵:古老學者·稱號(★★★★★★)。

……

三種任務都不是戰鬥型,這很正常,用「界位通行資格」所觸發的任務就是如此,準確的說,這更傾向於旅行任務。

蘇曉選擇【滅法到此一遊】與【知識的海洋】,能否完成無所謂,反正也沒任務懲罰,要是完成,那就賺了。

蘇曉沒立刻激活「界位通行資格」所對應的傳送權限,他還要去見一個人。

就在這時,一封郵件忽然出現,打開後查看,是神皇那邊發來,郵件的內容不是重點,重點在於所附帶的7500枚靈魂錢幣。

之前蘇曉獲得的【幽冥之影】,有些難找賣家,能買得起這東西的,最起碼也得是八階契約者,問題是,八階契約者中,少有沒獲得職業類傳承的,哪怕沒獲得,也都有了自己的獨立體系。

這也造成,需要【幽冥之影】的人絕對買不起,買得起的又不需要。

神皇冒險團是其中的特例,他們屬於一次性買不起,但又非常需要這東西。

因此蘇曉以【幽冥之影】,給那邊安排上了貸款,雖說沒有利息,但【幽冥之影】的總價格高達7萬枚靈魂錢幣,好處在於可以分期還,分很多很多期。

事實證明,單次往死了薅羊毛,對羊的心理傷害很大,之前就是如此,每次往死了薅神皇冒險團的羊毛,都把那邊薅的嗷嗷慘叫,好長時間才能恢復過來。

這次不是往死了薅,是循序漸進着來,效果馬上凸顯,那邊單次就還了7500枚靈魂錢幣。

蘇曉看了眼剩餘的靈魂錢幣,共有10208枚,他不準備動用,留作用於補充聖焰稱號的佩戴時長,雖說現有的240小時,也就是十天,本次去奧術永恆星已是綽綽有餘,但穩妥起見,多留些盈餘,總是沒錯的。

蘇曉激活常規的虛空傳送權限,從虛空內的7000多個傳送點中,選擇「阿塔哈星」。

他沒帶貝妮一同前往,而是帶上布布汪、阿姆、巴哈,這件事,必須不進行僞裝去做。

空間波動在周邊出現,蘇曉感到腦後一沉,相比每次傳送到原生世界時的悶錘級,前往虛空是好一些的悶棍級。

……

虛空·阿塔哈星。

天空中一片陰霾,如同紙灰的物質漫天飄飛,大地一片荒涼,已嚴重沙漠化,地上還能看到沙礫般的金屬碎粒,代表此地受過嚴重的機械污染。

一具半腐的屍體,半掩在風沙中,幾隻半機械的禿鷲正落在上面大快朵頤,其中一隻啄出眼球,仰首吞到腹中,哪怕這隻金屬化嚴重的眼球,把它喉頸脹到突兀,它也依舊貪婪、猖狂的繼續吞嚥。

這隻受到嚴重機械污染的禿鷲,就像是整個阿塔哈星的縮影,貪婪、猖狂、飢餓,以及沒有底線,爲了填飽飢餓的腹囊,性命是可以拿出來作爲籌碼的東西。

這就是阿塔哈星,虛空中最著名的不法之地,惡魔族、羽族、奧術永恆星等大種族,都無法管轄這裡,也只有白牛這等地下皇帝,能讓這些瘋狗收斂幾分,但如果把這些瘋狗惹急了,他們不介意和白牛手下的人拼個你死我活。

雖說如此,但這裡的瘋狗們,都對白牛有發自心底的敬仰。

這是處山窟,是難得的避風處,外面的飆風不僅有股鐵鏽味,吹的久了,還會加重機械污染程度。

空間傳送的波動,在高臺上一現而逝,這光線昏暗的洞窟內,不少隱藏在角落陰影中的飢餓‘瘋狗’,被這空間波動吸引,身穿破衣爛衫,大半以上皮膚透出金屬質感的他們,都看向來此的客人,以及審視着,這是不是獵物。

很快,這些飢腸轆轆的‘瘋狗’們,重新蟄伏到陰影中,這次來的是隻血獸,不是同類,也不是獵物。

“這就是阿塔哈星?機械污染真嚴重。”

阿姆肩上的巴哈開口,一旁的布布汪打了個噴嚏。

蘇曉看了眼時間,來的早了會,他走下傳送陣所在的高臺後,坐在洞窟邊緣處的一塊岩石上,點燃一支菸等待。

“幾位,沒久等吧?”

一名全身裹着破衣爛衫,身高近一米九的男人走來,他又高又瘦,露出的整條右臂,是已被半腐蝕的機械義肢,他走路時,還會發出機械傳動的咔咔聲。

“……”

蘇曉沒說話,只是將一顆靈魂結晶(中)丟過去,對面的高瘦男人立即熱情幾分,還做出請的手勢。

半小時後,阿塔哈星的死灰地堡內。

地堡內是重金屬風格,髒亂中透出科技感,在中層的一間辦公室內,這裡與外面不同,辦公室內富麗堂皇,一名指間夾着雪茄,大腹便便的男人,正坐在真皮座椅上,他的右臂與下顎,都是由金光閃閃的「鉑塔合金」所打造。

此人名叫波勒魯,是這處流放之地的統治者,所有拾荒人與亡命徒的老大。

“稀客、稀客啊,滅法大駕光臨,我竟然給怠慢了。”

波勒魯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體重最少800公斤的他,坐在那猶如一座肉山,他漆黑的眼底,以及蒼白的瞳孔,代表他已受到嚴重的機械污染,只不過,不知用什麼方法抑制住。

“大名鼎鼎的滅法來我這,不是有委託,就是來算賬的,我猜,是有委託。”

波勒魯說話間,彈了彈雪茄的菸灰。

“在奧法慶典開始後,除掉聖焰藥師。”

蘇曉開口,聽聞此言,對面的波勒魯被嗆的咳出幾口煙,似笑非笑着說道:

“滅法,如果我沒理解錯,你是要委託我,讓我在奧法慶典開始後,派人去奧術永恆星暗殺聖焰藥師?”

“對。”

“哈哈哈哈,你真會開玩笑,讓我派人去奧術永恆星暗殺聖焰藥師?哈哈哈……”

波勒魯大笑着,這讓房間內的一切都在震動。

一個金屬箱被丟上辦公桌,波勒魯的笑聲漸小,最終完全停下,他的大手按在金屬箱上,看了蘇曉一眼後,用手指點了點金屬箱。

“無論你出什麼籌碼,我都不會……”

波勒魯話說到一半,因打開金屬箱,看到裡面的東西后戛然而止,裡面總計是1公斤的黑楓樹枝幹,並非蘇曉的黑楓樹所產,是他和刀魔互換所得,也就是說,這是黑淵底層所產的黑楓樹枝幹。

“這是定金。”

聽聞蘇曉此言,一直是靠坐姿勢,略後躺在超大號真皮座椅上的波勒魯,下意識直起身,他拉開抽屜取出雪茄與雪茄刀,剪好點上,還搭在乾淨的菸灰缸裡,客氣的遞給蘇曉。

“白夜先生,這事…有些難辦啊,這次奧術永恆星把聖焰藥師請去,絕對是最高待遇的迎護,我要是派人去暗殺,事後奧術永恆星那邊,肯定會扒了我的皮。”

波勒魯猶如吸菸般,深吸一大口雪茄,他看着金屬箱內足有1000克的黑楓樹枝幹,心中貪念瘋長,但他並沒有黑吃黑的想法,原因是,對面的人是滅法,一個被奧術永恆星盯上很久,依然活得很好的滅法。

“那算了,我去獵人公會發布委託。”

蘇曉作勢擡手,要拿辦公桌上的金屬箱,對面的波勒魯一把按住,他的眸子眯起,胖到下垂的臉上,肥肉都在顫動。

“白夜先生,你這可太殘忍了,先把這麼鮮美的一大塊肉丟給瘋狗,現在又要拿走,不怕瘋狗咬你嗎。”

波勒魯說話間,滿臉堆笑。

“抓緊時間考慮,過會我還有其他事。”

蘇曉拿出懷錶看了眼時間,並沒進行反擊般的回覆,也沒說狠話一類,一切都顯得平和自然。

見此,波勒魯臉上的笑容收斂,他見過很多人在受到威脅後的模樣,有些故作鎮定,有些則犀利反擊,更有些乾脆直接出手。

面對這些人,波勒魯都有辦法處理,但有一種他不想惹,就是明明受到威脅,回答卻依然平和自然的,或者說是從容,越從容的人,動起手來越狠。

“白夜先生,我個人妄測下,你從來沒想過,能憑我們這些瘋狗解決掉聖焰,你只是在利用我們這些瘋狗,在奧術永恆星臉上抓一把,不痛不癢,但那邊也失了顏面。”

言到此處,波勒魯頓了下,斟酌了幾秒後,繼續說道:

“這委託我接了,不過做這件事的,肯定不是我手下的人,更準確的說,做這事的人,不會和死灰地堡有一丁點關係,他是滅法者·庫庫林·白夜僱傭的,他一定沒辦法完成暗殺,但他一定會實行暗殺,這夠嗎,白夜先生。”

言罷,波勒魯把金屬箱推回來,很是不捨的從上面擡起手。

“……”

蘇曉看着對面胖到宛如肉山般的波勒魯,這傢伙,比預想中更值得長期合作,難怪之前白牛推薦這傢伙。

“白夜先生,別砍臉。”

波勒魯嘆了口氣。

“……”

蘇曉拔出長刀,下一剎,他前方的辦公桌破碎,刀芒縱橫。

幾秒後。

咚!

一聲巨響,從死灰地堡的中層內傳出,身上部分位置攀附着晶體層的蘇曉,伴隨着建築殘骸一同飛出。

牆壁破碎的辦公室內,全身飆血的波勒魯,單手捂着噴血的喉嚨,他手下的一名名亡命徒,已經衝進辦公室內。

“弄死這滅法!!”

波勒魯憤怒的喊聲傳出老遠,怎奈,蘇曉、布布汪、阿姆、巴哈已消失不見,是激活了烙印權限,返回了輪迴樂園。

死灰地堡的混亂持續了很久,在一棟破落的房屋內,一名身穿破爛衣衫的老頭,正用一臺老舊但穩定的傳輸裝置,給奧術永恆星傳遞情報,內容爲:‘滅法現身阿塔哈星,雙方談崩,波勒魯重傷。’

……

空間波動消散,蘇曉現身在專屬房間內,他手中的長刀歸鞘。

之所以安排這次自己僱人暗殺自己的戲碼,是爲了大幅度降低奧術永恆星對聖焰藥師的猜忌與試探。

蘇曉從不認爲自己的敵人是蠢貨,尤其是奧術永恆星這種虛空霸主,不用想都知道,在那邊迎接聖焰藥師的到來後,心中肯定會有猜忌,這在前不久,突然名聲鵲起的聖焰藥師,到底是什麼來歷。

相比被動面對這種情況,蘇曉選擇主動出擊,試想一下,聖焰藥師剛到奧術永恆星沒多久,就被滅法者·庫庫林·白夜僱傭的暗殺者襲擊了,此等前提下,奧術永恆星還能繼續對聖焰藥師進行試探?或是旁敲側擊等?這和直接趕人走沒區別了。

如若想趕人走,那就更沒必要試探,所以說,一旦那種情況出現,被動的就是奧術永恆星。

還有一點,蘇曉這次去奧術永恆星,可不是去拜訪的,而是去送‘大禮’。

奧術永恆星那邊召開奧法慶典,已不是一次兩次,這次邀請的客人,基本都參與過幾次奧法慶典。

這會造成一種情況,以前的奧法慶典都沒事,結果聖焰藥師來了後就出事了,奧術永恆星可不需要證據一類,那邊一旦開始懷疑,就會同時採取措施,哪怕懷疑的對象是一位鍊金大師,那邊也不會有半點手軟。

可如果在奧法慶典的最開始,滅法者·庫庫林·白夜僱傭的暗殺者就出手,後續再出現襲擊等,肯定都默認是滅法者·庫庫林·白夜做的。

這就是蘇曉要營造的效果,他要讓奧術永恆星感覺,滅法者與聖焰藥師,都到了奧術永恆星,而且雙方在做着近乎相反的事,到時只要奧術永恆星不腦洞大開,進行智熄般的推理,就不會懷疑聖焰藥師有什麼不對。

這都不是兇手與調查者是一個人,而是兇手和被害人是同一個人,奧術永恆星的人,輕易不會往這方面考慮,況且,奧術永恆星的仇敵其實很多,比想象中更多。

蘇曉佩戴聖焰藥師稱號,他的氣息最先出現變化,給人慵懶、隨性的感覺,他取出聖焰的衣着,穿戴整齊後,看向一旁的貝妮。

聖焰藥師稱號所帶來的僞裝效果,不僅是僞裝蘇曉自己,連帶貝妮也一同僞裝了,因爲在僞裝的判定中,貝妮是聖焰藥師的從者。

此時貝妮的毛髮變成金白色,毛髮比以前略長了些,耳尖處還有尖尖的絨毛,它跳到自己攢錢所購買,價值5600枚靈魂錢幣的飛毯上,富有的氣息一下就凸顯出來。

見此,蘇曉激活「界位通行資格」的傳送權限。

【傳送已開啓,目的地:奧術永恆星。】

第三十三章:兩個問題第三十二章:帝具改造藍本(第四更,爲盟主‘楓風飄’加更)第八十八章:談攏第三十四章:相信我,沒錯第五十五章:召喚第六十七章:布布汪大冒險第十一章:少年的正義第九章:拜訪鄰居第二十二章:混入羊羣的狼第二十七章:不會用第十章:友情贊助第六十二章:無盡的貪婪第二十八章:反獵殺第七十章:釣魚第三十三章:最強天巴第五十七章:那些瘋子們第七十三章:砸手裡第六十章:迴歸第二十七章:聖歌團與選擇題第六十八章:地牢殺神第八十章:甩鍋與旅行第三十一章:恐怖的智商第五章:節點第九十七章:柱間的實力第一章:特殊身份第三十六章:局勢大變第十二章:上吧,艾倫獸第九章:金錢的力量第六十九章:見證第三十四章:野生的第二十三章:信使第八十一章:人情債第二十一章:人形坦克第九章:來自於布布汪的神助攻第六十一章:勸你做個好人第一百零三章:好地方(第四更)第四十二章:鋼鐵意志第五十五章:庫庫林·白夜殲滅戰會議第九十六章:斯坦的心腹大患第五十四章:約定第三十九章:權衡第二十六章:執着第三十四章:人質?你們想讓我死就直說第五十五章:召喚第四章:恐懼第三十七章:饒你一命第三十一章:恐怖的暗殺部隊第八十三章:刷新第九十一章:雨第二十四章:議會與裁定第四十二章:硬碰硬第四十二章:滅法與月光第八十二章:打到懷疑喵生第三十章:稱號商店第八十四章:騎士歸來第五十一章:綠色的曙光第七十六章:無路可逃第八十四章:旅行者的包裹第四十二章:我能反殺第二十章:爭奪第十六章:爆炸第二十九章:看戲第七十三章:這是弱小?第六十六章:捱揍的一天第六十八章:收穫第十六章:誤導友軍的老公爵第三十一章:恐怖的智商第三十六章:新人契約者們,你們的爸爸來了第三十一章:血門·斯坦第八十四章:來者(第四更)第四十章:秒殺第八十章:甩鍋與旅行第三章:白山羊第四十四章:輔助人員過多第九章:刺穿他們第五十章:大軍壓境第二十三章:死寂城第五十五章:雪上加霜第四十一章:不死?第一百零一章:漲價第八十九章:有風險第十六章:霧城第三十一章:死亡林地第十八章:深入第四十九章:最後的希望第五十二章:「爹級」器物第七十七章:認慫?第十四章:貪吃鬼第四十四章:問題第六十一章:勸你做個好人第六章:牛仔第九章:最後的晚宴第三十七章:強敵第五十章:驚悚第六十八章:智商的碾壓第三十九章:黑與歐第四十五章:最慫的契約者第六十九章:叢林貓第五十五章;來戰第七十二章:猛毒
第三十三章:兩個問題第三十二章:帝具改造藍本(第四更,爲盟主‘楓風飄’加更)第八十八章:談攏第三十四章:相信我,沒錯第五十五章:召喚第六十七章:布布汪大冒險第十一章:少年的正義第九章:拜訪鄰居第二十二章:混入羊羣的狼第二十七章:不會用第十章:友情贊助第六十二章:無盡的貪婪第二十八章:反獵殺第七十章:釣魚第三十三章:最強天巴第五十七章:那些瘋子們第七十三章:砸手裡第六十章:迴歸第二十七章:聖歌團與選擇題第六十八章:地牢殺神第八十章:甩鍋與旅行第三十一章:恐怖的智商第五章:節點第九十七章:柱間的實力第一章:特殊身份第三十六章:局勢大變第十二章:上吧,艾倫獸第九章:金錢的力量第六十九章:見證第三十四章:野生的第二十三章:信使第八十一章:人情債第二十一章:人形坦克第九章:來自於布布汪的神助攻第六十一章:勸你做個好人第一百零三章:好地方(第四更)第四十二章:鋼鐵意志第五十五章:庫庫林·白夜殲滅戰會議第九十六章:斯坦的心腹大患第五十四章:約定第三十九章:權衡第二十六章:執着第三十四章:人質?你們想讓我死就直說第五十五章:召喚第四章:恐懼第三十七章:饒你一命第三十一章:恐怖的暗殺部隊第八十三章:刷新第九十一章:雨第二十四章:議會與裁定第四十二章:硬碰硬第四十二章:滅法與月光第八十二章:打到懷疑喵生第三十章:稱號商店第八十四章:騎士歸來第五十一章:綠色的曙光第七十六章:無路可逃第八十四章:旅行者的包裹第四十二章:我能反殺第二十章:爭奪第十六章:爆炸第二十九章:看戲第七十三章:這是弱小?第六十六章:捱揍的一天第六十八章:收穫第十六章:誤導友軍的老公爵第三十一章:恐怖的智商第三十六章:新人契約者們,你們的爸爸來了第三十一章:血門·斯坦第八十四章:來者(第四更)第四十章:秒殺第八十章:甩鍋與旅行第三章:白山羊第四十四章:輔助人員過多第九章:刺穿他們第五十章:大軍壓境第二十三章:死寂城第五十五章:雪上加霜第四十一章:不死?第一百零一章:漲價第八十九章:有風險第十六章:霧城第三十一章:死亡林地第十八章:深入第四十九章:最後的希望第五十二章:「爹級」器物第七十七章:認慫?第十四章:貪吃鬼第四十四章:問題第六十一章:勸你做個好人第六章:牛仔第九章:最後的晚宴第三十七章:強敵第五十章:驚悚第六十八章:智商的碾壓第三十九章:黑與歐第四十五章:最慫的契約者第六十九章:叢林貓第五十五章;來戰第七十二章:猛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