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文心雕龍(上架求月票求訂閱!)

儒士童軒冷笑一聲,身後無數文字向前鋪去,他邁步走在文字之上,一個個文字飛躍而起,化作金戈鐵馬,殺氣騰騰,衝向蘇雲!

他的第一道神通已經先他一步,攻至蘇雲面前!

蘇雲起手式化作蛟龍吟的起手式,正面對抗童軒的神通!

這一次,他要做到一個神話,以武學抗衡神通的神話!

童軒第一道神通是劍,千劍觀千劍而後識器,這一招神通最爲關鍵的其實並非是劍,而是器。但童軒根本沒有達到識器的水準,倘若達到識器的水準,無需千劍,一劍足矣。

蘇雲頭頂,小黃鐘突然發出噹的一聲鐘鳴。

當——

悠揚的鐘聲迴盪在寂靜的街道上,除了鐘聲,便只有這一隊負山獸在狂奔!

鐘聲響起的那一剎那,計時開始。

蘇雲頭頂,小黃鐘秒忽刻度有條不紊的轉動,伴隨着轉動,他的感知變得奇妙起來,他感知中的時間,像是變成了一段又一段不斷遞進的刻度。

從他身後吹來的風變得像是一截一截的片段,負山獸腿腳的每一次擡起落下,其肌肉變化,像是不斷在停頓中前進,兩旁的街道,像是一點一點向後延伸。

他沒有用眼睛去看四周,而是用時間爲尺,丈量四周的變化。

——對於一個瞎子來說,時間是有尺度的。

瞎子需要以時間爲尺度,去計算四周一切變化,蘇雲的性靈神通大黃鐘便是在這種情形下才修煉出來的。

而現在,蘇雲蒙上自己的眼睛,重歸眼盲狀態,便是將這種情形復現出來!

儒士童軒太強,神通變化多端,他需要自己以全盛的狀態去與童軒對決!

在他的前方,儒士童軒的儒學神通在他的感應中開始變化。

他主修儒聖之學《文心雕龍》,《文心雕龍》開篇便是闡釋聖人的境界,原道境界。

第二篇闡述亞聖境界,徵聖境界!

至於其他如天象、驪淵、元動等境界,也多多少少都有闡述。

只是《文心雕龍》雖是聖人的經典,但是儒士童軒卻不是聖人,他的神通映照在蘇雲的感應中,像是一個又一個被截取的畫面,在空中斷斷續續形成一連串氣血畫面向蘇雲涌來。

任何神通,都需要氣血才能催動,千變萬化難離其宗,蘇雲只要感應氣血,便可以分辨出他的神通。

童軒的文字所化的神通,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變化,在蘇雲的感應中都變得有跡可循,變得歷歷在“目”。

這纔是蘇雲最爲強大的狀態!

時間,對他來說像是變成了可以觸摸可以感知的尺度,他用這個尺度去衡量他人,衡量他人的神通。

而這個尺度最微小的單位是忽,三百六十分之一秒的時間!

以這個尺度爲單位,去“觀察”儒士童軒的一切神通變化,洞若觀火,哪怕儒士童軒的神通玄妙複雜,每一個文字都可以化作不同的神通形態,每一句話都可以組成一連串打擊方式!

蘇雲甚至可以推算出童軒的神通在未來三忽甚至更長時間的變化!

這是神通的趨勢,趨勢的變化不會那麼快,無法超過忽這個時間刻度的感應。

倘若童軒的神通速度和變化速度能夠超出忽這個時間刻度,那麼蘇雲便“看”不到他的神通任何細節,只能乖乖等死。

可惜的是,童軒並未做到那一步。

在他“眼”中,前方飛來的千百口氣血之劍的每一口劍的運行軌跡,變化方式,都清晰無比。

就在這些氣血之劍即將刺中他的一瞬間,龍吟震盪,一條蛟龍從蘇雲身後邁開腳步,走到身前,自下而上圍繞蘇雲盤起。

叮叮叮叮!

移動的龍鱗與飛來的劍光相碰撞,每一片龍鱗都恰到好處的擋住一口飛劍的劍尖,抵消劍勢之後龍鱗便立刻伏下,將劍中傳來的力量卸去。

千劍被龍鱗撥動,方向調轉,反倒向後激射而去!

蛟龍吟這種武學的力量調度,被蘇雲運用到極致,竟然有一種神乎其技的感覺!

技巧運用到極致,未嘗不是一種神通!

童軒腳踩文字而來,文字不斷向前鋪去,讓他走在空中如履平地。與此同時一個個文字從他身後飛起,越過他化作千軍萬馬,鐵馬金戈,神魔共舞,天象亂飛,各種神獸、聖人,一發涌來,呼嘯向獸背上的蘇雲衝去!

這幅景象,宛如神魔混戰的戰場一般。

然而他這一波攻擊,正迎上自己的千劍!

頓時空中到處都是神通爆開,化作一股股氣血消散,童軒的神通的確浩浩蕩蕩如同千軍萬馬,看起來熱鬧非凡,但經過自己的千劍神通的碰撞,便立刻顯現出外強中乾的事實!

他的神通任何一種拉出來,都頗爲驚豔,但是組合在一起,便是一盤散沙!

童軒急忙催動摺扇,只見摺扇在空中正反轉動,將下方一道道神通收起,那些神通落入扇面中便徑自化作一個個文字。

他手忙腳亂,神通被破,便會化作氣血消散,這氣血是他的修爲,消散一分修爲便少了一分,倘若神通都被打破,不啻於修爲耗盡,下場自然可想而知!

就在他忙於收神通之時,蘇雲邁步衝來,落在童軒鋪開的文字上,頭頂黃鐘震動,只見忽刻度上一個個烙印飛出,化作一尊尊高大的金猿衝入戰場!

“童軒,你對聖人絕學領悟得似是而非,還是讓我來指點你!”

蘇雲蒙着雙眼,腳踩童軒的文字,前進後退,左支右擋,不斷出擊,同時三十六金猿四面八方攻去,將一個個神通打破!

“性靈熔匠,文章奧府!這句話不是說把性靈放在鐵匠爐裡熔解,而是以匠心以洪爐來培養性靈,壯大性靈!”

蘇雲側身,避開一口旋轉飛來的鐵匠熔爐,擡手一擊,嘭的一聲將那熔爐打爆,沉聲道:“鑑懸日月,辭富山海。鑑,不是明鏡,而是見解!”

一面明鏡被黃鐘噹的一聲震碎,童軒悶哼一聲,氣血陡降。

“文能宗經,體有六藝。你六藝完全理解錯誤,你的六藝,不成神通!”

“你八音不通,文章難成!”

……

嘭嘭嘭一聲聲爆響不絕於耳,蘇雲徑自殺到童軒身前,以武學招法,與童軒近身搏殺,童軒身前身後各種文字翻飛,近距離施展神通,不斷向他攻去!

在如此近的距離,神通威力爆發驚人,然而很多明明看起來可以攻擊到蘇雲的神通,被他輕輕側身便可以躲過,又或者被他擊打在神通的薄弱處,直接爆開!

近身搏殺,蘇雲沒有出現任何錯誤,沒有任何負面思維干擾到他的心智,每一個判斷都精確無比,讓自己不陷入死局,讓自己有足夠退路。

他的每一招每一式,多一份力則過猶不及,少一分力則有所不逮,總是恰到好處的將童軒的神通破去。

童軒越戰越驚,《文心雕龍》共有五十篇,他的才智有限,沒能將五十篇參悟透徹,只煉成其中的二十篇。

這還是在有着諸多誤解和臆測的基礎上,才煉成二十篇。

煉成二十篇,其實在儒學靈士之中已經算是了不起了,因爲儒學的舊聖經典,許多都需要咬文嚼字,聯繫上下文才能解釋其意。

不僅如此,倘若文中出現“陣”“日”“月”“風”“神”等字眼,還需要親自去觀摩陣法,觀想日月,去廟中觀想神祇雕塑,去空中感悟風氣流動。

因此,想要把舊聖經典參悟透徹或許需要一位名師指導,比如蘇雲花狐便領悟得極爲透徹,是因爲他們有野狐先生爲他們打下了堅實基礎。

而想要把舊聖經典變成神通,那就要付出不知多少努力了,不僅僅需要超強的悟性和資質,也需要一定的機緣。

——比如說文章中有龍鳳這等神獸,那就無處可以格物了。

童軒煉成這二十篇,在這短短片刻接觸,便被蘇雲打成二十篇殘篇,詞義不通,文章不成!

他的修爲更是因此而不斷降低,氣血不斷被打爆化去。

突然,童軒腳下一滑,一腳踏空,他的文章所剩字數不多,短短片刻的戰鬥,便已經讓他腳下沒了文字。

就在此時,後面的負山獸奔來,童軒抓起摺扇,用力一揮,藉助一揮之力落在負山獸頭頂。

同一時間蘇雲頭頂小黃鐘旋轉,畢方飛出,落在蘇雲腳下,載着他落在負山獸頭頂。

這頭負山獸狂奔,跟着前方的頭獸一路沿着街道橫衝直撞,即將來到長街盡頭。

頭獸在前方急速轉彎,巨大的蹄子踩在地面上,滑行了六七丈,地面上嗞滋啦啦一片火光。

後面的幾頭負山獸也跟着急速轉彎,一路疾馳!

最後那頭負山獸的頭頂,蘇雲、童軒二人在負山獸的腦袋上這塊方寸之地搏殺,真可謂是險象環生!

“錯了!登高之旨你還是理解錯了!”

“這句話也錯了!天地定位,祀遍羣神,神是祖宗,是炎黃堯舜,不是廟裡的木雕泥像!”

……

突然,童軒胸口中了一招,被日月疊壁攻入防禦圈,蘇雲勁力一吐,童軒骨骼傳來一聲聲振動,強大的氣血將這一擊的力量卸去。

他雖然卸去蘇雲這一擊,但是心中卻驚恐不已。

蘇雲攻破他的神通防禦,意味着他已經不能在神通上壓制蘇雲了,倘若蘇雲再破去他其他神通,那麼蘇雲便有可能將他格殺!

童軒急忙縱身而起,腳步在空中連踩,一個個文字落在他腳下,讓他追上前一頭負山獸。

而就在他落在那頭負山獸的背上的同時,蘇雲也接踵而至,攻勢如同狂風暴雨,打得他愈發慌亂。

“祈幽靈以取鑑,指九天以爲正!九天,你也理解錯了!”

“錯了,錯了!空戲滑稽,德音大壞,被你曲解!”

……

童軒連中數招,身上的華服滋啦一聲被蘇雲的武學招式夜煽杭都火連環切破,差點被劃開肚皮。

他心中又驚又怒,這是畢方神行養氣篇的招式,而畢方神行養氣篇是他童家傳給官學的基礎功法!

他竟然險些被這種粗淺的武學傷到了!

但他心中更多的是惶恐,是不安,他的神通被破得太多,修爲降得太快,已經無法在蘇雲的攻擊下保全自己。

更爲可怕的是,蘇雲至今爲止依舊蒙着雙眼,後腦勺衣襟所化的飄帶迎風飄蕩。

童軒瘋狂逃遁,拼着受蘇雲兩道武學攻擊,從獸背上跳到街道旁的二樓樓檐上,然而下一刻,蘇雲的氣血所化的蛟龍呼嘯飛出,三十六條蛟龍落在樓檐上,在後面窮追猛趕!

童軒回頭看去,只見蘇雲站在街中狂奔的負山獸背上,而自己身後,各種蛟龍騰挪,忽然化作一隻只畢方上下翻飛,向他攻去!

童軒抵擋幾招,突然只聽蘇雲冷聲道:“你詞不達意,文不成篇,給我下來!”

轟!

他連中十多招,最後被一頭頭金猿縱身一躍連環踢在胸口,將他硬生生踢落樓下。

童軒翻身躍起,迎面便遇到蘇雲手掌,他駭然發現自己正是落在蘇雲所在的那頭負山獸的背上。

“寫物圖貌,蔚似雕畫。雕畫,雕畫,不是一詞,而是雕刻作畫!”

童軒在頃刻間連中數十招,口中連連吐血,他的氣血修爲再難卸去蘇雲的攻擊,突然被打得呼的飛起,童軒急忙催動殘存神通,強行落在前方的獸背上。

他雙手抓住繮繩,正欲駕馭負山獸逃竄,然而蘇雲腳踏蛟龍追來,落在他身後。

童軒急忙放棄繮繩,咬緊牙關,轉過身來拼命。

幾招之下,童軒被打得倒飛而去,落在前方的獸背上。

短短時間的搏殺,四條街,兩人一路殺到頭獸的獸背上,童軒傷勢越來越重。

“你的神不神,鬼不鬼,龍不龍,鳳不鳳,陣無陣型,文無文理!童軒,你告訴我,你如何用你的文心來雕龍?”

伴隨着蘇雲一聲爆喝,童軒又一次倒下,掙扎起身,卻沒能再站起來。

“我很納悶。”

蘇雲邁步來到他的面前,緩緩解開蒙眼的衣襟,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面色嚴肅道:“你的國學,是哪個學宮教的?”

童軒哇的一聲吐血,勉強抹去嘴角的血跡,聲音嘶啞:“朔方學宮……”

“幸虧我沒有報考朔方學宮。”

蘇雲長長舒了口氣,把那一截衣襟收入自己的衣兜裡,道:“童軒儒士,我指點你這一篇《文心雕龍》,既費口舌也費力氣,這堂課收你一塊青虹幣,不算多吧?”

童軒呆了呆,難以置信道:“你不殺我?”

蘇雲皺眉:“一塊青虹幣多不多?”

童軒心中難掩狂喜:“他一定是擔心殺了我,會遭到我童家的報復!是了,我童家乃是朔方第一大世家,別說在朔方,就算是在東都也根深蒂固,他只不過是鄉下的野小子,怎麼敢殺我?”

他急忙在身上翻找,終於錢袋,笑道:“都給你!你放心,我也是明事理的人,今晚的事,我便不追究了,你拿着錢好吃好喝……”

蘇雲打開錢袋,只取了一塊青虹幣,將錢袋子拋在他的身上,搖頭道:“我這人的原則是公平買賣,我這一堂課講的並不比水鏡先生更好。水鏡先生一堂課收一塊青虹幣,因此我也只能收你一塊青虹幣。”

童軒捏着錢袋,搖搖晃晃起身,笑道:“你這個原則很好……”

嗤。

一口木劍刺入他的胸膛,刺穿他的心臟。

童軒呆了呆,順着木劍看到了蘇雲的手,又擡頭看到了蘇雲的臉。

“童軒儒士,教你收錢天經地義,殺你也是如此。”

蘇雲拔出木劍,木劍飛速化作一個小木塊,飛入他的袖筒中。

童軒屍體晃了晃,從獸背上跌落下去。

“這是兩碼事。”蘇雲面色平靜道。

過了片刻,這個平靜的鄉下少年又激動起來,死死捏住那一塊青虹幣:“賺錢了!我終於賺錢了,而且是憑自己的學問賺來的錢!這塊青虹幣好香!比塗明大師勒索來的五塊青虹幣香多了!”

他激動得有些發抖:“而且我很快便可以賺到第二筆錢了……”

宅豬:第一更,近五千字大章,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七章 通天閣第一打手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身之戰第五百七十八章 混沌大帝的肢體第七百零三章 混沌海中的第一次相逢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五百零三章 流放帝心第五百七十五章 冥都聖王(雙倍求票!)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麼用第六百零四章 投影,上身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勸陛下好自爲之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第一百六十九章 無法熄滅的劫火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第八百五十四章 六道劍輪第七百一十章 混沌海之戰(大章求票)第四百零一章 巧舌如簧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下第一至寶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與龍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633章 唯一的破綻(月底求月票!)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玄不滅(第三更求票)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二百六十七章 海外第一桶金第七百三十四章 驚才絕豔謫仙人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五百六十八章 太古禁區(求訂閱)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八百七十三章 時代的絕響第659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第二百二十章 暴打二聖第五百五十二章 冥都入侵第八百八十九章 雲書大道,帝后求子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一百四十三章 天庭神照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八百九十八章 庸醫害人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第四百六十七章 此子不能留第七百零八章 焚仙爐之謎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五百六十八章 太古禁區(求訂閱)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聖皇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傷第六百一十一章 少年大帝(月中求票)第九百四十五章 脅迫時代第一百五十章 聖人本體第五百二十三章 真假武仙之戰第四百三十八章 仙界偷渡計劃第九十三章 人性的閃光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二百一十章 元朔第一豪傑白月樓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二百七十四章 飛雲谷劇變(第三更!)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第九百零四章攻心(大章!)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一百九十三章 摸聖人老底第六百六十四章 別離天外天(求訂)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七百六十五章 玄鐵鐘初顯道威(大章求票)第八百六十四章 墳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一百三十八章 轟殺第七百六十章 走,我帶你們去見未來第二百六十七章 海外第一桶金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羣小白羊第十六章 宛如神魔第八百九十章 嘴上功夫稱第一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羣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六仙界,陛下可曾如願?
第一百四十七章 通天閣第一打手第七百六十七章 道等於身(月票!)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身之戰第五百七十八章 混沌大帝的肢體第七百零三章 混沌海中的第一次相逢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劍道(求訂閱)第五百零三章 流放帝心第五百七十五章 冥都聖王(雙倍求票!)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麼用第六百零四章 投影,上身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勸陛下好自爲之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第一百六十九章 無法熄滅的劫火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第八百五十四章 六道劍輪第七百一十章 混沌海之戰(大章求票)第四百零一章 巧舌如簧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下第一至寶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與龍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二百零八章 山川異域,大秦使節第633章 唯一的破綻(月底求月票!)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四百零八章 柴氏第一人第五百二十二章 九玄不滅(第三更求票)第三百一十章 輪到我了第二百六十七章 海外第一桶金第七百三十四章 驚才絕豔謫仙人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第五百六十八章 太古禁區(求訂閱)第二百八十章 通天閣史話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劍術(建議改成:你就叫)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八百七十三章 時代的絕響第659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第二百二十章 暴打二聖第五百五十二章 冥都入侵第八百八十九章 雲書大道,帝后求子第五百六十五章 太古禁區,解封第一百四十三章 天庭神照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八百九十八章 庸醫害人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外第一戰,仙人之威(大章求票)第四百六十七章 此子不能留第七百零八章 焚仙爐之謎第五百二十八章 萬劫淪流第五百六十八章 太古禁區(求訂閱)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聖皇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傷第六百一十一章 少年大帝(月中求票)第九百四十五章 脅迫時代第一百五十章 聖人本體第五百二十三章 真假武仙之戰第四百三十八章 仙界偷渡計劃第九十三章 人性的閃光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二百一十章 元朔第一豪傑白月樓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二百七十四章 飛雲谷劇變(第三更!)第六百八十一章 柳木棺怪物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第九百零四章攻心(大章!)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臨,金仙沒了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一百九十三章 摸聖人老底第六百六十四章 別離天外天(求訂)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七百六十五章 玄鐵鐘初顯道威(大章求票)第八百六十四章 墳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四百一十七章 懸棺鎖雲晞第二百五十二章 水鏡同天第一百三十八章 轟殺第七百六十章 走,我帶你們去見未來第二百六十七章 海外第一桶金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羣小白羊第十六章 宛如神魔第八百九十章 嘴上功夫稱第一第六十一章 虎入羊羣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650章 蘇聖皇的第一次翻船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過門的明玉妃第七十章 邪裡邪氣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六仙界,陛下可曾如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