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何謂大器?

神仙索上,蘇雲縱身躍下,捏着繩頭身形飛速向下墜去,突然他一抖神仙索,只見神仙索再度平鋪在空中。

他落在神仙索上,繼續疾行。

如此再三,沒多久他便從劫灰城的城中心來到城外。

蘇雲停下,站在空中四下打量,地底劫灰城極爲龐大,幾乎與朔方城的面積相當,他站在高處搜尋良久,這才尋到那些運送黑石棺的負山獸。

此刻已經有不少負山獸已經離開了劫灰城,從地底另一條道路離開。

“聽那位上使的意思,童家是最近纔開始運送劫灰怪,昨晚全城捕殺老無人區妖魔,昨天肯定沒有運送。劫灰廠外已經有十幾尊劫灰怪石雕,這說明童家已經運送了十多次劫灰怪,每次都會有幾隻劫灰怪逃出去,造成動亂。”

蘇雲目光閃動,在空中腳踩神仙索疾馳,跟着那幾頭負山獸。

下方的那幾頭負山獸背上沒有靈士坐鎮,有幾個靈士正在與劫灰怪廝殺,無暇顧及獸背上的黑石棺。

“上一次童家運送劫灰怪,應該是我剛進城的那天晚上,有一隻劫灰怪從礦洞逃出。塗明大師也就在那次勒索童家幾塊青虹幣。”

蘇雲順着神仙索從負山獸上方經過,心道:“那麼也就是說,童家是在最近一兩個月纔開始運送劫灰怪的。最近一兩個月……”

他面色有些凝重,人魔也是在這段時間被人從葬龍陵釋放出來的,而且更爲奇異的是,那人是假全村吃飯焦叔傲之手來釋放人魔。

那個人首先用真龍類的神通救走焦叔傲,把焦叔傲送到葬龍陵,人魔趁機蠱惑焦叔傲,讓焦叔傲以爲人魔就是龍靈。

人魔就此依附在焦叔傲的身上,指點焦叔傲破解了靈囚困天籠,之後便是人魔入城!

也就是說,釋放人魔和童家運走黑石棺,這兩件事幾乎是同時進行的!

“難道童家與領隊學哥有關?可是大考那晚,童家的表現很正常……朔方城的水,真黑,真混,而且深得很!”

蘇雲打個冷戰,他發現,自己居然開始對這個案子有興趣了!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下方,木橋盤旋,漸漸越升越高,負山獸馱着一塊塊黑石棺向上攀登。

那木橋兩旁有着發出昏暗光芒的劫灰燈,每一盞劫灰燈都是朝向外的一半被擋住,朝向橋面的一半有暗光照出。

而且橋面上也被人塗滿了劫灰粉,整個橋都是昏暗無比,顯然是經過精心設計,不仔細觀察,根本看不出這裡有一道木橋。

負山獸便是沿着這道木橋不斷向上,大約上行六十丈,蘇雲終於看到了那個隱藏的礦洞。

這礦洞外面有一片凸出的大石,如同檐臺,恰恰將礦洞擋住,再加上木橋塗滿了劫灰,從這裡走根本不慮被人發現!

負山獸走到礦洞中,蘇雲也悄然落在其中一頭負山獸的背上,站在黑石棺上,負山獸載着他沿着礦洞向外走去。

這頭負山獸沒有走多遠,突然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後方的礦洞坍塌。

“應該是剛纔那幾個童家的靈士用神通把礦洞打塌,遮掩住痕跡。想來那道塗滿了劫灰的木橋,也會被他們破壞掉。”

蘇雲思索道:“經過這一夜的騷亂,童家已經不可能保住劫灰廠,今後也無法往外運送劫灰怪,劫灰廠多半會被官府和城中的大世家大勢力把持。”

礦洞中,每隔幾十步便是一盞劫灰燈,每走幾十步負山獸便會轉一次彎,地勢極爲複雜。

蘇雲腦海中浮現出裘水鏡交給他的那張劫灰城地理圖,與負山獸所經過的礦洞相互對照,計算負山獸經過的路線。

“水鏡先生應該沒有來過這裡,那麼他是怎麼得到如此清晰的劫灰城地理圖的?”

他腦海中突然冒出這麼一個念頭,好奇心便無法遏制:“這麼說,那個上使要麼是水鏡先生,要麼是找過水鏡先生,把地理圖給了他一份。也就是說,水鏡先生肯定是認識上使!”

這時,突然他身後一個聲音傳來:“你是何人?”

蘇雲心頭一突,轉過身來,只見一個儒士縱身一躍,跳到另一頭負山獸的背上。

剛纔應該就是此人以神通轟塌礦洞,隱藏童家偷運黑石棺的痕跡!

蘇雲滿臉憨厚笑道:“我是採劫灰的……”

“採劫灰的?”

那中年儒士冷笑一聲,道:“幾個月前,你在天市垣無人區採劫灰嗎?你以爲抹花了臉,便能瞞得過我?你臉上的劫灰,被你擦汗時擦掉了!”

蘇雲擡手摸了摸臉龐,臉上果然沒有多少劫灰。

他剛纔催動塵幕天空斬斷劫灰山,用力過度,的確用衣袖擦了擦汗。

“你不記得我了?我叫童軒,童帆是我侄兒。”

儒士童軒身後文字飛舞,一個個文字大如盤,誦唸之聲漸漸響了起來,唸誦聲音中童軒聲音傳來:“天市垣無人區之行,我童家三人,都是去抓你的,沒想到因此折損了兩人。現在你看到我的神通,是否想起來了?”

蘇雲看到他身後的文字,目光落在“神”字和“象”字上,不由眼前一亮,笑道:“全村吃飯渡劫時,是你用儒學神通追殺我!我記得你,你是童家的學問不夠!”

那中年儒士正是童軒,聞言面色一沉,冷哼一聲,對學問不夠這個綽號很是不快。

童慶羅進入塵幕天空前,命他護送黑石棺,因此他躲過一劫,沒想到卻在這裡遇到蘇雲。

焦叔傲渡劫時,蘇雲在瀑布這邊,儒士童軒在瀑布那邊,月色昏暗,兩人都沒有看清對方的模樣。

雷劫最猛烈的時候,雷光把山澗照耀得光明如晝,那時蘇雲正在竊取天地元氣使自己的元氣蛻變,並未看清童軒,但童軒卻藉着雷光看清了他的面孔!

雖然是驚鴻一瞥,不過再度遇到蘇雲,他還是將蘇雲認了出來。

只是蘇雲對他的印象卻集中在他學問不夠上,而且不僅是蘇雲,花狐、狸小凡、青丘月和狐不平都知道他學問不夠!

蘇雲目光閃動,小木塊從袖筒中分出,緩緩分裂,形成一口金色小黃鐘。

他小心戒備,雖然儒士童軒的學問不夠,但是儒家神通極爲驚豔,令人歎爲觀止!

儒士童軒身後的文章是儒家大聖的《文心雕龍》,其文華麗無比,文章蘊藏極深的奧妙,只是儒士童軒學問不夠,沒有領悟到家。

但《文心雕龍》所化的神通,絕對非同小可!

負山獸開始向上走去,前方漸漸寬廣,有巨大的銅柱從身後而來,映入他的眼簾。那是朔方城樓宇的定樓神針,也是樓班用以鎮壓劫灰城的靈兵。

這一隊負山獸有條不紊的從幾根銅柱之間走過,只見銅柱上陰刻着許多奇異的紋理。

“上次我要擒拿毒蛟,被你逃了出去。這次……”

儒士童軒殺氣騰騰,突然身後文字化作洪鐘大呂般的聲響,在蘇雲耳邊炸開!

“操千曲而後曉聲,觀千劍而後識器!”

一行文字從他身後飛出,飛速來到蘇雲面前,陡然間琴音響起,劍光乍現!

蘇雲急忙騰空向後躍去,只見一道道雪亮的劍光嗤嗤破空,刺在他的落足之地,他氣血顯化,化作龍爪,抓住礦壁疾馳,但見一口口飛劍襲來,相繼插在他的身後,深入礦壁之中!

這些飛劍乃是儒學神通所化,一擊不中便很快消失。

但是劍光實在太多,讓蘇雲窮於應付,就在他不斷沿着礦洞通道不斷後退之時,琴聲突然變得異常狷狂,一連串的琴音轟擊在蘇雲身上,將他的步法打亂!

噹噹噹當——

蘇雲頭頂,小黃鐘不斷響起,震耳欲聾,只見蘇雲嘭的一聲狠狠撞在一根銅柱上,身上的劫灰四散,宛如一片黑煙。

幾隻負山獸從那身邊走過,小眼睛瞥了瞥他,突然嗤嗤嗤一連串劍光激射而來,眨眼間蘇雲便被千劍穿身,彷彿一個長滿尖刺的巨大海膽,掛在銅柱上!

而蘇雲頭頂,小黃鐘噹噹噹響個不停!

那幾只負山獸嚇了一跳,慌忙奔跑起來。

儒士童軒站在一隻負山獸背上來到銅柱前,冷笑一聲,悠然道:“你修成蘊靈境界,但是根本不知道何謂蘊靈。蘊有兩重意思,第一重意思是蘊隆蘊積,第二重意思是器蘊。你空有蘊靈境界,卻不知蘊靈爲何意,在我手中一招就死,也是死得其所。”

他哼了一聲,面色陰沉:“不學無術之輩,敢說我學問不夠!”

“童軒師哥,蘊隆蘊積我懂得,是蘊藏積累的意思,但這個器蘊,我便有些不太明瞭。”

一口口飛劍下,蘇雲的聲音傳來:“敢請教何謂器蘊?”

儒士童軒怔了怔,急忙細看,只見那一口口飛劍竟然是懸停在蘇雲身前,並未將他刺穿!

蘇雲擡手,黃鐘旋轉,一口口飛劍噼裡啪啦破滅,化作一股股氣血消散。

蘇雲從牆上滑落下來,飛速後退,很快追上一隻負山獸,縱身一躍來到負山獸的背上,與童軒遙遙相對,赧然道:“我沒有上過官學,不知道蘊靈境界的訣竅,因此只好向你請教。”

後方,儒士童軒心念一動,身後一個文字轟擊在負山獸的背上,他腳下的這隻負山獸吃痛,發力狂奔。

童軒眼中精光一閃,唰的一聲展開摺扇,摺扇翻飛,旋轉着飛起。

“所謂器蘊,指的是靈士的度量、器量!”

那摺扇是空白的扇面,沒有一個文字,但見童軒身後華麗文章中一連串文字飛來,烙印在扇面上,扇面頓時出現一列列文字!

“器蘊指的是你心胸之蘊,你心胸的度量、器量有多大,你的神通才有多大!”

儒士童軒邁步殺來,扇面中“龍圖獻體龜書呈貌”八字光芒大放,忽然化作龍馬揹負河圖從畫面中一躍而出,馬鳴龍吟,瀟瀟哤哤,直奔蘇雲而去!

那扇面中又是一頭龍龜衝出,龜背陡然立起,龜背上浮現出乾坤洛書,洛書立起,向前呼嘯而去。

童軒目光森然,縱身躍起,一排排文字出現在他腳下,童軒在空中疾馳緊隨龍圖龜書之後,沉聲道:“而世間最大的心胸器量,便是儒,納宇宙入情懷,藏家國於心中!”

“可惜你學歪了!”

蘇雲指着他哈哈大笑:“上次我便看到,你把聖人經典完全解錯了,狗屁不通!”

童軒臉色鐵青,猛然催動氣血,神通爆發。

蘇雲催動洪爐嬗變,氣血頓時狂暴,雙掌連環穿插,步步進擊,只見他頭頂小黃鐘之中三十六幅日月烙印相繼浮現,日月疊壁,向外涌去,阻攔龍圖龜書!

“你滿嘴仁義道德,行動起來便是男盜女娼,盡幹壞事!”

蘇雲叱吒:“所以你學問不夠,做不到言行如一,如何談心胸之器?”

轟!

三十六輪大日和明月轟然破碎,龍圖龜書撞擊在蘇雲身上,噹噹兩聲鐘響傳來,蘇雲高高飛起。

童軒從龍圖龜書後一步踏出,身後文字垂麗,一發涌來,圍繞空中的蘇雲團團飛舞!

只聽噹噹噹爆響不絕,蘇雲向後彈出更遠,待到這一波攻擊過後,少年落在最前方的一頭狂奔中的負山獸的背上。

負山獸奔騰開來,突然轟隆一聲將前方的鐵門撞翻,衝入街道上。

後面一衆負山獸跟着這頭負山獸涌出,在街道上狂奔!

現在已經是下半夜,月朗星稀,街道上沒有人跡,只有這七隻巨獸揹負着黑石棺橫衝直撞!

頭獸的背上,蘇雲抹去嘴角的血,突然喉頭一甜,又是一口血涌出。

他的雙臂傷勢一直沒好,無法將自身的戰力發揮到極致,但即便發揮到極致,恐怕也無法抵擋神通。

童軒隔着幾頭巨獸與他遙遙相望,聲音卻清晰的傳入他的耳中:“我的學問不夠?打死你所需的學問,是否足夠了?”

蘇雲搖搖晃晃站起,真正面對神通的時候,任何武學都使不出力量,這種絕望感一次又一次涌上他的心頭。

“一直以來,我都有一種深深的自卑感。”蘇雲吐出嘴角的血痰,嗤笑一聲。

巨獸狂奔,在街頭轉向,速度驚人,他卻穩穩的站在那裡,嗤的一聲撕下一條衣襟。

他像是在對童軒說,又像是自言自語:“我一直怕自己重新變成一個瞎子,害怕別人叫我小瞎子、蘇瞎子,我一直努力的睜大眼睛,嘿嘿,但我一直故意忽視一個事實。那就是……”

他把那條衣襟蒙在眼睛上,雙手在後腦勺處重重繫了一下。

夜晚,朔方的涼風吹來。

那條衣襟如同飄帶在他耳邊輕輕的拍打着他的面頰。

“那就是,眼盲狀態下的我,纔是最強的我!”

蘇雲伸出一隻手掌,微笑道:“來,我讓你見識一下何謂大器,再送你上路!”

宅豬:今天八千字已更!今晚凌晨零點上架,上架會直接更新兩章,八千多字。中午晚上也各有更新!

今天下午四點,宅豬在B站直播,回答臨淵行的一些問題,嗶哩嗶哩上搜索“宅豬01”,或者搜索直播間:21778395,即可。直播時長一小時,不要錯過哦。

翻頁,會有宅豬寫的騷勁十足的上架感言,耶~

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二百四十八章 神魔變第九百三十二章 仇易報,罪難贖第七百零一章 妖言惑衆(求月票!)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六百七十章 腦力不好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五百八十二章 體態豐腴(一號求票~)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五百七十六章 五府斬仙魔(大章求票!)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八百一十五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第643章 戰力無雙第659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九十章 真假上使恰相逢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五百九十六章 應龍的哀傷(求訂閱!)第四百五十八章 帝倏之腦(求票)第四百章 以我之名,狐假狐威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八百零八章 仙相之戰第二十二章 儒道神通第三百零七章 又出來一位老哥哥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與道同第二百四十六章 魔神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二十四章 小鎮疑雲第四十一章 裘水鏡與大人物第五百九十七章 我們都是亂黨(大章求訂)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五百一十三章 願你歸來,依舊少年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三百零二章 兇徒張三第三百六十章 盤羊少女第四百九十一章 今日我將名動天下(週一求票)第二十四章 小鎮疑雲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七百零三章 混沌海中的第一次相逢第八百二十一章 死得心服口服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七百八十九章 雲天帝怒開無雙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爲外鄉人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八百二十七章 星空中的雷音(大章求月票!)第七百一十二章 絕世兇獸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位老神仙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聖皇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四百四十七章 偷渡下界第九百四十二章 班門弄斧第三百二十八章 劍斬神荼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八百七十四章 我可以敗,這一戰不能輸第一百二十六章 表面兄弟第七百二十四章 第五仙界,仙帝玉延昭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五百九十三章 五府顯神通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九百三十一章 輪迴中的往事第二百五十六章 蘇雲吹牛第五十四章 普通少年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第八百八十五章 男人間的友情與決戰第八百三十章 破死劫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求月票)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八百六十四章 墳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第八百四十二章 先天神刀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
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二百四十八章 神魔變第九百三十二章 仇易報,罪難贖第七百零一章 妖言惑衆(求月票!)第一百九十八章 記憶破封,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龍陵第六百七十章 腦力不好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五百八十二章 體態豐腴(一號求票~)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六百六十五章 蘇大強之心,人盡皆知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五百七十六章 五府斬仙魔(大章求票!)第二百八十八章 新神入侵第八百一十五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第643章 戰力無雙第659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九十章 真假上使恰相逢第一百三十五章 學問交流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見攤友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五百九十六章 應龍的哀傷(求訂閱!)第四百五十八章 帝倏之腦(求票)第四百章 以我之名,狐假狐威第七百九十五章 執念不去,人魔不死第八百零八章 仙相之戰第二十二章 儒道神通第三百零七章 又出來一位老哥哥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第九百一十六章 道與道同第二百四十六章 魔神第四百四十章 帝屍復活第二十四章 小鎮疑雲第四十一章 裘水鏡與大人物第五百九十七章 我們都是亂黨(大章求訂)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七百零五章 船中枯骨第五百一十三章 願你歸來,依舊少年第二百三十一章 最強召喚術第三百零二章 兇徒張三第三百六十章 盤羊少女第四百九十一章 今日我將名動天下(週一求票)第二十四章 小鎮疑雲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八百三十九章 帝混沌的神刀第七百零三章 混沌海中的第一次相逢第八百二十一章 死得心服口服第五百八十章 混沌海中的墳墓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七百八十九章 雲天帝怒開無雙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爲外鄉人第三百一十二章 鐘山銜燭之龍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界之門的真相第八百二十七章 星空中的雷音(大章求月票!)第七百一十二章 絕世兇獸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位老神仙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聖皇第七百三十三章 時音之鐘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四百四十七章 偷渡下界第九百四十二章 班門弄斧第三百二十八章 劍斬神荼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八百七十四章 我可以敗,這一戰不能輸第一百二十六章 表面兄弟第七百二十四章 第五仙界,仙帝玉延昭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五百九十三章 五府顯神通第五百四十九章 娘娘們耍流氓(大章求票)第九百三十一章 輪迴中的往事第二百五十六章 蘇雲吹牛第五十四章 普通少年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惡獻祭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龍不過江第八百八十五章 男人間的友情與決戰第八百三十章 破死劫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神王的往事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劍術,我對劍術沒興趣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求月票)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聖皇第八百六十四章 墳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第八百四十二章 先天神刀第七百六十九章 獻祭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