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二章 仇易報,罪難贖

帝昭面對自己前世的弟子,嘴脣動了動,除了帝豐之外,他並未見過原九州、玉延昭、衛遮山和楚宮遙,分不出誰是誰。

他只認得帝豐。

每當看到帝豐,他心中便會燃起無邊的熊熊業火,恨不得立刻將這個叛徒斬殺!

他是帝絕臨死前的仇恨,在屍體中久而久之醞釀而生的屍魔,他的性靈從仇恨中而生,並無多少帝絕的記憶。

從性靈這方面來說,他與帝絕完全是兩個人。

但是,他看着眼前這四個怒火熊熊的年輕人,他覺得自己必須站出來。

“你們想報仇,衝我來。”

他屹立在長城前,張開雙臂,沒有做任何防備,聲音如雷般震動:“如果我死,可以讓你們散去怒火,放過長城後的人們的話……”

他話音未落,突然衛遮山出手,一擊洞穿他的胸膛,將他的心臟摘下。

“絕老師,你就是這樣捏碎了我的心臟!”衛遮山重重一握,那顆帝心嘭的一聲炸開,血濺了衛遮山和帝昭滿臉都是。

帝昭臉上掛着笑容,渾厚的聲音低沉下來:“現在你心中還有仇恨嗎,孩子?”

衛遮山心頭一顫,沒有說話,低聲道:“你從沒有這麼溫柔過……”

“因爲他只是一具屍體,帝絕的屍體而已。”

玉延昭走上前來,目光沒有看向帝昭,而是落在帝昭身後的長城上,那裡有一顆顆星辰正在向第七仙界駛去。

“衛師兄,帝絕不是隻殺了你一人,他的弟子,幾乎都是死在他的手中,以各種各樣的理由死在他的手中。”

玉延昭聲音中帶着悲憤:“他爲了自己的權力,不給後人任何機會,爲了他所謂的託付,毀掉了一個又一個仙界,葬送了億萬衆生!殺帝絕,不是殺他的屍體,而是摧毀他的衆生!”

他頓了頓:“就像是他摧毀我的衆生一樣。”

他永遠也忘不了自己醒來的那一刻,看到無邊無際的劫土,所有熟識的人不見了,無論親人愛人,還是第五仙界的民衆,統統不見了。

當年的錦繡江山,被劫灰覆蓋,當年的繁華都市,成爲深埋在地底的廢墟。

而當他擡起雙手,發現自己血肉劫灰化,雙手化作了嶙峋漆黑的骨掌,他對着鏡子,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高大的劫灰怪。

這等仇恨,遠非殺死帝絕的屍體便能化解!

突然,一道劍光刺中帝昭的咽喉,巨大的力量將他帶得高高飛起,轟隆一聲撞在星河長城上!

那星河長城的背面,組成長城的一顆顆星辰被砸得向後凸起!

“玉師兄說得沒錯!”

帝豐劍丸化作利劍,將帝昭釘在長城上,冷笑道:“諸位師兄師姐,他殺你們,其實只是爲了奪取你們的第一仙人的氣運而已!”

他聲音郎朗,傳遍長城內外:“帝絕,不過是一個殘暴的昏君!他栽培諸位師兄師姐,就是爲了奪取你們的氣運,讓自己再活出一世,延續他的統治!”

“放屁!”

帝昭怒吼,猛然抓住刺入咽喉的仙劍,奮力向帝豐衝去,厲聲道:“任何人都有資格評判帝絕,惟獨你沒有這個資格!”

帝豐催動劍丸,萬萬千千口帝劍從四面八方刺來,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傷口,然而帝昭卻頂着劍丸的神威衝來,怒髮衝冠。

帝豐見此情形,心中慌亂,又暗自欣喜:“老不死的奪我心臟,而今總算沒了心臟,氣血大損,他不是我的對手!殺了他,我便可以道心圓滿,修成道境十重天!”

他正要痛下殺手,突然一道太一天都摩輪轟然壓下,將帝昭擊垮!

帝昭吐血,倒地不起。

楚宮遙邁步上前,一腳踩在他的背上,看向星河長城,冷冷道:“老師,我們這些第六仙界的土著,從來沒有真正成爲過第六仙界的主人。你和你的仙廷,只是一羣入侵者。自始至終,你告訴我們的都是你精心編造的謊言!你告訴我們要飛昇到第五仙界,那裡纔是真正的仙界,你告訴我你的功法是世上最強的功法,你卻利用這門功法的弱點殺了我。你告訴我們要廢掉修爲,與你帶來的那些人一樣,但是他們修煉過一世兩世,甚至五世!我們憑什麼與他們相爭?你告訴我們要公平,但你們是入侵者,搶佔我們的土地,資源,霸佔我們的福地,劫掠我們的仙氣,何時給過我們公平?”

她邁步走上前去,冷冰冰道:“殺了你,太便宜你。摧毀你所要守護的一切,纔是對你最大的報復!”

原九州走到帝昭身前,悠悠道:“老師,你的天下,是我給你打理的,在我的治下,民生富足,百姓安居樂業。而你呢?只知道花天酒地睡女人。我才更適合做這個天帝!你昏庸無能,不理政務,又握着權力不放,我爲何不能誅昏君?”

他越過帝昭,向前走去。

帝豐看着重傷不起的帝昭,蠢蠢欲動。

突然,他感覺到背後傳來一股恐怖的氣息,不由心中凜然。

衛遮山出現在他的身後,讓他不敢確定這股殺氣是針對他還是針對帝昭。

“衛師兄?”帝豐緊緊握住劍丸,側頭詢問。

衛遮山沒有答話,而是低聲道:“幾位師兄師弟,我沒有你們這樣的深仇大恨,我只是覺得我追隨絕老師修行時很快樂,我從來沒有什麼憂慮,我也不貪戀權勢,沒有組建自己的勢力,從未生過取而代之的想法……”

他黯然道:“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絕老師爲何要殺我。”

他看着自己染血的手掌,想起自己在帝絕門下求學時的快樂時光,低聲道:“你是絕,也不是絕,不過我始終是我,始終是那個少年。”

他沒有跟隨玉延昭等人,而是轉身落寞的離去。

衛遮山雖然也是第一仙人,但與玉延昭等人不是一路人,他對權力沒有半點慾望,對名聲地位也無多少想法,他很單純,最快樂的事情便是陪伴在師父和師孃身邊。

只是帝絕對他痛下殺手,打破了他的單純,也打破了他的快樂時光。

他捏碎了帝昭的心臟,心中復仇的執念突然間便消散了,茫茫然,不知自己該往何處。

他的身影消失在星空之中。

帝豐鬆了口氣,看着趴在那裡的帝昭,低聲笑道:“絕老師,這是我最後的機會啊,殺了你,我將修成道境十重天!”

他握劍在手,向帝昭刺去!

帝昭氣血枯敗,吃力得擡起手掌迎上這一劍:“步豐,你沒有這個資格……”

他的手掌被帝豐一劍刺穿,身形倒飛而去,被釘在星河長城上。

帝豐催動劍丸,萬萬千千道劍光直奔帝昭而去,笑道:“是麼老師?我最有資格殺你!我距離劍道十重天最近,你死在我手中,我便修成了十重天,帝混沌便有救了!我有沒有資格?”

帝昭奮力拔出刺穿手掌的劍,下一刻卻被萬劍穿體!

他氣血嚴重不足,無力對抗帝豐這等最接近十重天的強者。

帝豐手指一挑,萬劍從帝昭體內飛出,化作劍丸落在他的手中。他重重一握,劍丸化作一柄長劍。

帝豐豎起這柄仙劍,面色無比虔誠,微笑道:“你的受傷,讓我感受到了我心中的劍意,感受到了我的劍迸發的熱情。絕老師,送我一程吧,讓我看看劍道十重天的風光!”

他正欲擊殺帝昭,突然長城上一個年輕的帝絕落下,擋在帝昭身前,面色冷淡:“步豐!你沒有資格!”

帝豐勃然大怒,提劍指向那個年輕的帝絕,冷笑道:“帝心,你不過是帝絕的心臟所化的妖物!你也配在朕面前說三道四?你也有能力在朕面前說三道四?”

帝心搖頭道:“我沒有,但帝絕有。”

帝豐心知不妙,立刻悍然出手,然而就在此時,帝心已經走入帝昭的心窩!

帝心的肉身立刻散開,化作一顆巨大的心臟,怦怦躍動,血管飛舞,與帝絕之屍相連!

帝昭用過不知多少顆心臟,殺上仙廷之時,用壞一顆便再換一顆,甚至還曾用過帝豐的心臟。

然而哪怕是帝豐之心,也無法與帝心媲美!

帝心與他的肉身相連,頓時他周身的氣血被激發,彷彿過去六個仙朝的歲月中沉澱下來的氣血鬆動開來,活絡開來,在他體內化作驚天動地的洪流,沖刷肉身積弊,帶走一切雜質!

“轟!”

帝昭一拳轟來,迎上帝豐的帝劍,這一拳中的驚世威能爆發,讓劍光炸開,萬千口飛劍四面八方激射!

那一拳轟來,遮蔽星空,讓星河抖動,長城爲之顫抖,帝豐恍惚間又彷彿看到了帝絕的身姿,看到了那個永遠烙印在自己道心中不滅的陰影!

他心中的惶恐在下一刻化作對自己無能的羞愧和憤怒,拼命抵擋這一擊!

他要殺掉帝絕,來洗刷自己的道心!

玉延昭、楚宮遙和原九州登上星空長城,帝豐與帝昭一戰掀起的狂暴風浪涌來,讓長城劇烈抖動,然而卻無法撼動他們三人的身姿。

仲金陵囑咐麾下的仙將前往飛昇之路,將那些想要回到第七仙界定居的人們接回來,這才轉過身,直面玉延昭三人。

他石劍在手,微笑道:“原師弟,玉師弟,楚師妹,絕老師有錯,但衆生無罪。”

玉延昭看向他的身後,飛昇之路已經變成了回遷之路,有不少仙人護送着一個個小世界,正小心翼翼的從遠處駛過,前往第七仙界主大陸。

“我的衆生也沒有罪。”

玉延昭輕聲道:“但他們卻化作了劫灰。仲師兄,你擋不住我們。”

仲金陵身後,天后娘娘走出,祭起巫仙寶樹,一言不發。

蘇劫、東君芳逐志、西君師蔚然乘着瑩瑩的五色船駛來,瑩瑩控制着船,祭起金棺和鎖鏈,蘇劫氣血衝擊,第一劍陣圖在他身後鋪開。

芳逐志和師蔚然則氣息相通,將兩大第一仙人的氣運連爲一體,氣勢之強,絕對不遜於帝境強者!

原九州瞥了他們一眼,淡淡道:“一切道法在太一天都面前,都是土雞瓦狗。”

瑩瑩義憤填膺:“你放屁!”

蘇劫遲疑一下,悄聲道:“小姑,不要說髒話……”

“這是直抒胸臆!”瑩瑩理直氣壯。

“轟!”

遠處的星空炸開,絢爛的道光將長城照亮。

帝豐祭劍,劍道形成第十重天的虛影,從第十重天道界中迸發的無雙劍氣照亮了星空!

芳逐志和師蔚然遠遠看了一眼,心驚肉跳,芳逐志低聲道:“帝豐不愧是僅次於雲天帝的劍道第一強者!”

那劍道道界的虛影前,一尊偉岸的身軀迎着劍光躍起,轟碎了劍光,擊穿了道界虛影,帶給他們無以倫比的震撼。

帝昭和帝豐沿着飛昇之路殺去,一路上兩人血肉橫飛。

帝豐越打越是心驚,他的實力比從前強大了許多倍,甚至可以對付邪帝的太一天都,然而與帝昭硬拼,他卻越打越沒有底氣。

邪帝是帝絕的性靈,沒有帝絕那近乎無敵的霸氣,但帝昭有!

帝昭的實力不如邪帝,他可以壓制邪帝,卻被帝昭的氣勢所壓制,以至於處處被動!

帝昭以無雙的拳峰,瓦解他的劍道,不斷轟穿他的道界虛影,甚至轟穿他的道境,將他一重重道境打穿!

道境被擊穿,他的九玄不滅也會因此破去,導致他身上的傷越來越多!

他的劍道道境也被轟得七零八落,劍道不全。

甚至連他手中的劍丸,也在那沉重無比的拳頭下被震得越來越散,隨時可能散架,破碎!

帝絕不需要絕世的至寶,他自身便是至寶。帝昭也是如此!

道法神通被那經歷了四五千萬年歲月磨礪的不滅精神不滅道心貫穿,本身便是無上至寶!

正是這股道心,將帝豐擊垮!

帝昭的傷勢絕對不比帝豐輕,甚至比他更重,但最先喪失鬥志的,還是帝豐!

雙方都接近油盡燈枯,帝昭還猶自死戰,帝豐卻難以承受。

突然,他手中的劍丸啪的一聲炸開,化作齏粉。

帝豐愈發驚慌失措,大叫一聲,承受了帝昭一擊轉身狂飆而去。

帝昭追上前去,突然腳步越來越慢,他的肉身浮動,一塊塊血肉從身上脫落下來。

帝豐劍道無雙,還是給他留下了致命的傷害。

“我一生爲復仇而生,也應該爲恕罪而生。”

帝昭跏趺而坐,用盡最後的力氣將自己的心臟挖出,託在雙手上:“從前我只想着報仇,後來邪帝和雲兒讓我意識到除了報仇還有許多事可做,還有很多東西值得珍惜。帝心道友,不要帶着仇恨和恕罪,你就是你,你不是邪帝,也不是我,更不是帝絕……”

那顆心臟緩緩化形,帝心站在他的面前,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救治他。

帝昭面帶微笑,肉身在潰散,性靈在瓦解,低聲道:“邪帝讓我去未來看一看,我大概是不行了。這一點執念,託付給你了。活下去……”

他的性靈飄散。

帝心默默的站在那裡。

“這件事,還是不要告訴蘇雲了。”他心中默默道。

帝豐一路奔逃,體內傷勢不斷爆發,九大道境幾乎被完全摧毀。

他跌跌撞撞,瞥見前方有一顆小小的星辰,正有些仙人和靈士搬運這顆星辰前往第七仙界,於是急忙投了過去。

他跌入那個小世界,狠狠砸在地上,滑行了良久這才撞在一個山頭上停頓下來。

天空中,一道仙光飛來,落在他的附近。

帝豐咳出胸腔裡的淤血,穩住氣息,聲音充滿了威嚴:“我乃天帝豐,在此療傷。哪位仙家降臨?還不前來叩拜?”

步履聲傳來,一個女子跪拜在帝豐前方:“弟子叩見老師。”

“弟子?”帝豐微微一怔。

那女子擡起頭來,露出一張絕美的面孔,正是水縈迴:“老師傷的很重。弟子前來送老師上路。你還記得這顆星辰嗎?老師,你在這裡殺我滿門,滅我全族……”

水縈迴拔劍,閃電般出劍,斬下帝豐頭顱,提着他的腦袋向外走去,柔聲道:“老師,你看,這裡有他們的墳冢。弟子對這段仇恨,一直沒有忘記呢……”

第八百八十五章 男人間的友情與決戰第五百一十四章 蘇雲的一見鍾情第八百七十二章 帝絕復生第四百一十六章 開啓懸棺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四十七章 意亂青魚鎮第三百二十章 截殺劍閣聖人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二百三十三章 野狐再現(求訂閱)第七百三十六章 杜應必死(求月票,求訂閱)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二百五十五章 嶺南劫灰廠第一百五十九章 走入權力中心(求月票!)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二百七十五章 上手練一練第六百九十七章 神秘莫測神通海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外劇變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七百一十二章 絕世兇獸第一百一十五章 朔方一布衣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五百九十七章 我們都是亂黨(大章求訂)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647章 吾道將成萬道哀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624章 不要反抗(求訂閱)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五百五十二章 冥都入侵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第二百七十五章 上手練一練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閣主登基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詭事(第二更)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一百二十六章 表面兄弟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兒柳劍南(求訂閱月票)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親第六百六十七章 棺中人脫困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九百三十五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第七百九十四章 人魔與太子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兇徒張三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灰神王(四千字大章)第九十九章 一公一母(入V第二更,求月票訂閱~)第六百章 三聖皇之謎第一百六十六章 老師,就這?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一百九十九章 獻祭第九百一十五章 鬥法聖王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四百一十二章 蔓妖的女兒們第八百九十五章 未來的第五種可能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第五十四章 普通少年第三百九十二章 女大三抱金磚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
第八百八十五章 男人間的友情與決戰第五百一十四章 蘇雲的一見鍾情第八百七十二章 帝絕復生第四百一十六章 開啓懸棺第二百五十三章 彈指可破第四十七章 意亂青魚鎮第三百二十章 截殺劍閣聖人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第三百章 我殺人了(大章求票)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爭第六百一十五章 何方神聖?第七百四十九章 獄天君之死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九百零二章無能之怒第二百三十三章 野狐再現(求訂閱)第七百三十六章 杜應必死(求月票,求訂閱)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二百五十五章 嶺南劫灰廠第一百五十九章 走入權力中心(求月票!)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暫的愛戀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二百七十五章 上手練一練第六百九十七章 神秘莫測神通海第四百三十七章 最是人間留不住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秦聖皇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橋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外劇變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七百一十二章 絕世兇獸第一百一十五章 朔方一布衣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啓第五百九十七章 我們都是亂黨(大章求訂)第二百七十六章 蘇雲授課,神魔亂舞第八百零二章 再造宇宙星空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氣息第647章 吾道將成萬道哀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638章 聖皇心計(月底求票)第624章 不要反抗(求訂閱)第二百一十四章 裘水鏡弄權第五百五十二章 冥都入侵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五百四十六章 五重道場顯神威第五百四十五章 人間真好(大章求票!)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第二百七十五章 上手練一練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閣主登基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錢討打第八百四十三章 彌羅天地塔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623章 邪帝無敵(大章求票求訂閱)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詭事(第二更)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一百二十六章 表面兄弟第四百五十三章 你不是無名之輩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君發飆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兒柳劍南(求訂閱月票)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親第六百六十七章 棺中人脫困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四百零六章 大聖第一章 庠序狐狸伴讀書第九百三十五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第七百九十四章 人魔與太子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錢的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成勝算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兇徒張三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灰神王(四千字大章)第九十九章 一公一母(入V第二更,求月票訂閱~)第六百章 三聖皇之謎第一百六十六章 老師,就這?第四百三十章 諸君,隨我一戰(求票!)第一百九十九章 獻祭第九百一十五章 鬥法聖王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五百九十九章 你們果然苟且了!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外靈兵第654章 蘇聖皇的魅力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第四百一十二章 蔓妖的女兒們第八百九十五章 未來的第五種可能第十七章 仙劍斬妖龍第五十四章 普通少年第三百九十二章 女大三抱金磚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