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

山體內部,劫灰燈的光芒將這裡照耀得如同白晝一般,蘇雲和梧桐、焦叔傲遠遠便看到一堵宏偉的牆出現在他們前方,有幾十個靈士和西席先生裝扮的人站在牆下。

牆高三十多丈,牆下的人顯得極爲渺小。

正是這堵牆,堵住了童家人的去路。

“這堵牆的後面,應該便是三十六輻輪所對應的中央大殿,是這座劫灰城至高統治者所居住的地方!”

蘇雲目光閃動,思索道:“也即是說,殿內有一位所謂的上古神王!”

童家人的目的,便是爲了挖出這尊上古神王,把他裝進棺材裡運往別處,可惜在這裡遇到樓班的封印。

以朔方學宮在建築學上的底蘊,他們無法破解樓班封印,所以趁着寒假請來了西都太學院的老師。

蘇雲四下看去,只見還有一些礦工正在沿着牆的四周敲敲打打,試圖把牆壁四周的劫灰清理出來,探尋是否還有其他道路。

這堵牆四周已經被他們清出來很大一部分空間,露出了其他牆體。

說是牆,其實更像是個正正方方的盒子!

蘇雲心中微動,木頭盒子所化的蛟龍在他身上流動一下,這堵四四方方的牆,與樓班給他的木頭盒子一樣,難道說木頭盒子正是這堵牆的鑰匙?

少女梧桐帶着焦叔傲和蘇雲走上前去,湊到人羣中,蘇雲驚訝不已,這人魔少女的確有些本事。

無論童家還是朔方學宮,或者是那位西都來的先生,都是極爲厲害的高手,但是少女梧桐帶着蘇雲和焦叔傲混入人羣之中,這些高手竟然像是沒有發現他們一般!

“你們在做什麼?”紅衣少女興致勃勃的詢問旁邊的一位童家靈士。

蘇雲暗暗替她捏了一把冷汗,然而那童家靈士卻像是遇到了老熟人,沒有半點防備,低聲道:“這堵牆後面有寶物,我們在破解這堵牆。”

梧桐還待再問,突然童慶羅的目光森森的掃來,連忙住口。

蘇雲被他雪亮的目光掃過,眼前一片雪白,幾乎看不到任何東西,心中不由一緊,但奇怪的是,童慶羅儘管目光銳利無比,卻彷彿沒有看到他們一般,又收回了目光。

蘇雲驚訝莫名,看向少女梧桐,心道:“這人魔姑娘,真應該好好格一格。不過我如果說要格她,她多半要跟我玩命……”

那十幾位朔方學宮的西席先生正站在這堵牆前,有的在商討對策,有的則在嘗試催動性靈神通剋制這堵牆。

只見其中一個西席先生向牆壁走去,沉聲道:“畫壁先生,這堵牆是有人用建築之學打造的性靈神兵,用來封印整個大殿。有人先我們一步挖到這裡,擔心我們進入殿內,所以佈下封印!”

他的頭頂,各種磚瓦層疊飛出,噹噹向那牆壁撞去,以自身神通形成的磚瓦來替代那面牆壁的磚瓦。

“我以替代法來破解此人留下的性靈神兵,可以進入其中!”

那位西席先生顯然是朔方學宮的先生,很是自信,對那位西都來的太學院畫壁先生頗爲不服,要在畫壁先生面前展露自己的本事,哈哈笑道:“朔方乃是樓班樓天師的老家,朔方的建築神通,並不弱於西都太學院!畫壁先生,你看我手段如何?”

他竭力前進,自身神通替換掉的磚瓦越來越多,只見那堵牆竟然在他的神通下緩緩向後退去。

蘇雲凝目觀望,只見那堵奇特的牆壁中磚石在不斷自我改變次序和形態,斗拱變化,柱坊變化,翼椽變化,極爲複雜。

這種變化是建築形態上的變化,從飛椽化作井口坊,從令拱化作交互鬥,從柱頭化作角樑。

這考驗的是建築神通,以及空間置換、空間計算能力。

不僅如此,那些變化之中的椽、拱、鬥、坊一個個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波動,顯然都是靈兵形態,處在即將威能爆發的邊緣!

蘇雲對此一竅不通,心中只有敬畏。

那位西席先生本事不凡,一邊計算,一邊前進,用自身的氣血所化的磚石改變椽拱鬥坊的形態,讓這堵牆化作的靈兵無法綻放威力。

隨着他的前進,只見那堵牆的變化更快,更加劇烈,已經不單純是斗拱變化,漸漸從一堵牆化作一棟房屋,一座大殿,一道長廊。

無論房屋還是大殿、長廊、天井、畫舫,都是靈兵形態,變化越來越複雜,靈兵的威力也是越來越強大!

那位西席先生必須在電光火石間尋找到破綻所在,替換掉磚石,迫使這堵牆所化的靈兵無法發揮出威力。

牆壁繼續變化,他便可以在變化的瞬間前進,不斷走入被封印的大殿。

那西席卻也厲害,不愧是朔方學宮的老師,走了七步,進入長廊之中,這才智慧窮絕,叫道:“我學問不夠了!誰來替我?”

他話音剛落,其他西席還未來得及援手,便見長廊中光芒迸發,一聲轟鳴,那西席血肉盡碎,只剩下一具白骨站在廊下。

磚瓦層層疊疊向前鋪來,頃刻間便將那具白骨淹沒。

牆壁又推回衆人面前。

那堵牆前,朔方學宮的衆多西席先生面色凝重,突然一位中年男子冷笑道:“朔方學宮的西席,居然還有臉說樓班樓天師是朔方人,卻連這堵牆是樓天師的性靈神兵都看不出來,真是貽笑大方,死有餘辜!”

那些朔方學宮的西席先生悲憤莫名,他們都是學宮中教授建築這門新學的,樓班又是朔方人,卻沒想到被這堵牆擋住了路,還要被這個西都來的畫壁先生連連嘲弄。

自從被這堵牆困住以來,朔方學宮已經連續折損了十幾位精通建築新學的士子,還有三位西席也葬身在牆壁之中。

童慶羅咳嗽一聲,沉聲道:“畫壁先生,這堵牆是樓天師的性靈神兵?”

那位畫壁先生是個體貌風流的中年人,目如星月,很是俊朗,道:“此寶名叫塵幕天空,是樓天師的性靈神兵。當年樓天師下葬時,還是我們太學院的前輩將他送到天市垣安葬的,當時沒有發現這件寶物。”

“塵幕天空?”

朔方學宮的西席先生們又驚又喜,看向這堵牆,露出貪婪渴望之色。

修煉土木建築之學的靈士,沒有不知道塵幕天空的。

許多建築靈士畢生最大的願望,便是親眼見到樓班樓聖人的大聖靈兵,塵幕天空!

傳聞這件大聖靈兵無常形,無常態,宛如空中的塵沙,被風吹過形成的天幕!

塵幕天空因此得名。

還有傳聞說,這件大聖靈兵可以變化爲各種各樣的建築,樓宇鐘塔宮殿寶闕等物,神妙莫測,每一種寶物都擁有不同威能。

它甚至可以形成一片建築,讓人居住在其中,這建築之中應有盡有,一切都可以讓建築自己完成,可謂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

它也可以是世間最恐怖的牢獄,最可怕的囚籠,最堅不可摧的要塞,最強大的攻城利器!

樓班未曾被東都大帝封聖,以天師的規格下葬,但他的靈兵塵幕天空,卻是公認的大聖靈兵!

先前,他們誰也沒有往塵幕天空上想,畢竟那是傳說中的聖人靈兵,聖人死後肯定會被世家收藏,怎麼可能被埋在劫灰山中?

童慶羅臉色微變:“大聖靈兵!倘若能夠得到此寶,我在家族中的地位……”

那位畫壁先生儒雅俊秀,淡淡道:“我們太學院與樓班天師的淵源很深,當年樓天師奉元帝之命,打造東都城,建好之後,元帝便把京城從西都遷到東都。當時跟隨天師修建東都的士子,後來都成爲一代大家,而樓班當時教授這些士子的學堂,也就成了建築學至高聖地,這也就是太學院中的土木院。建築一道,自太學院起始,傳遍全國,這才成爲一大顯學。”

他瞥了諸多朔方學宮的西席一眼,道:“樓天師雖然是朔方人,但土木建築之道,與你們朔方無關。”

那些西席先生羞愧不已。

童慶羅道:“畫壁先生,這塵幕天空該如何收取?”

“收取?”

那畫壁先生笑道:“大聖靈兵,童家也敢要?這是樓天師的寶物,自然是要上繳國庫充公。皇帝說給誰便給誰。”

童慶羅眼中閃過一抹兇光,畫壁先生卻沒有注意到,徑自道:“塵幕天空是用樓天師十二真法煉製而成,十二真法是十二種基礎的土木建築之道,也是煉器方法。樓天師雖然是土木建築上的聖人,但是在煉器上他也是當代的大宗師!”

蘇雲好奇道:“什麼是樓天師十二真法?”

衆人紛紛向他看來,蘇雲嚇了一跳,卻見衆人神情一陣恍惚,紛紛挪開目光。

畫壁先生繼續道:“十二真法就記錄在官學的建築教材中,叫做樓班書,你這士子,肯定上課時沒有認真聽講!”

蘇雲連忙以氣血催動文昌學宮的文昌令,他的靈界中,性靈面前浮現出各種書籍,他的性靈輕輕揮手,建築學樓班書便嘩啦啦翻動起來,上面果然有樓天師十二真法!

蘇雲心中羞愧,這些書,他的確沒有看過。

他卻沒有想過,他剛剛入學,還未正式開課,自然不可能學過。

他細細查看樓班書中記載的十二真法,只聽畫壁先生繼續道:“十二真法分爲材、度、鬥、拱、承、樑、柱、舉、折、力、封、煉。這十二法構成了塵幕天空。材,是土木建築之材!”

他手掌貼在面前方方正正的那堵牆上,只見牆壁後退,一塊塊方磚從牆壁中凸顯出來,畫壁先生抽出一塊磚,道:“這塊磚是由無數最細微的立方體組成,肉眼幾乎無法看見,因此被稱作塵。”

他手中的方磚突然碎去,化作細微的沙粒流向牆壁。

畫壁先生手掌翻開,裡面藏着一粒微塵,道:“度,是度量,確定建築最基礎材料的最小數。我把塵幕天空的最小數放大給你們看!”

他另一隻手擡起,手掌握拳,突然五指叉開,只見他托起的那個手掌上空,一個小小的立方體突然變大起來,在他掌心上方不斷旋轉!

衆人不禁駭然,眼神中充滿了對塵幕天空的敬畏。

“十二真法中的材料和度量,是最爲主要的!”

畫壁先生道:“知其材料,方知其上限!知其度量,方知其大器!其他的,鬥、拱、承、樑、柱、舉、折、力、封、煉,都是技巧。”

蘇雲心有所悟,受用匪淺,激動得連連點頭。

焦叔傲面色古怪的瞥他兩眼,向旁邊走了一步,羞於他這沒學問的靈士爲伍。

畫壁先生徑自向那面牆壁走去,沉聲道:“隨我來!”

衆人紛紛跟上他,童慶羅目光閃動,道:“童軒,你留下鎮守。今晚不太平,有人混入城中搗亂。”

儒士童軒心中頗爲不甘,但也只得稱是。

畫壁先生一邊破壁,向牆內走去,一邊詳細講解樓天師十二真法。

蘇雲激動莫名,一邊翻看樓班書,一邊對照畫壁先生的手法,學習十二真法果然進境神速!

畫壁先生也是一個土木建築的大家,他破解塵幕天空的手法和樓班書相互印證,讓蘇雲受益良多。

衆人深入牆壁十多步,只見牆內四周土木不斷變化,從牆化作房屋,從房屋化作大殿,從大殿化作長廊,從長廊化作飛橋,從飛橋化作畫舫。

畫壁先生帶着他們穿梭,短短片刻,竟像是在牆內走了數裡遠近!

突然,他們出現在一座方方正正的大殿之中,大殿別無他物,只有天頂處有一個藻井。

童秀清與諸多童家靈士和朔方學宮的西席先生也跟過來,見到畫壁先生神通出神入化,心中欽佩不已。

少女梧桐也暗暗點頭:“這個叫畫壁的大士,的確有點本事……”

她剛剛想到這裡,突然藻井中一道光芒射出,打在畫壁先生的頭頂,畫壁先生腦袋當場蒸發,死於非命,只留下一臉驚駭的衆人!

宅豬:諸位,穩住,苟住,不要外出,獻上四千字大章!還有還有,記得給臨淵行投票,給任摸小姐姐點贊~

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七百零一章 妖言惑衆(求月票!)第四百一十二章 保你飛黃騰達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六百一十一章 少年大帝(月中求票)第三百九十二章 女大三抱金磚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四百零七章 仙道的奧秘第二百三十章 獨自擺平(求月票!)第二百四十三章 帝平與狐(求訂閱)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人鑄金身(週一求票!)第五百八十五章 海誓山盟怎干休?第659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三百二十七章 馬嘟嘟,圖他他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身之戰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五百六十六章 你將要成仙(求月票!)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深不可測你知道嗎?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七百四十章 送老仙人入棺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八百零四章 巾幗亦有凌天志第二百六十九章 貔貅之門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人鑄金身(週一求票!)第七百四十章 送老仙人入棺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七十四章 長生的奧妙(週一求推薦)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658章 昏君的日常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九十四章 劫火洞燃,世界俱壞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二百六十九章 貔貅之門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八百七十三章 時代的絕響第二百零六章 我是你哥第七百五十九章 雲仙帝,道相爭(求月票)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二百四十六章 魔神第七百五十章 梧桐的夙願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七百三十六章 杜應必死(求月票,求訂閱)第七百五十章 梧桐的夙願第三百二十八章 劍斬神荼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第四十二章 靈士蘇雲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第六百零四章 投影,上身第640章 蘇雲的朋友第八百四十四章 開局就送開天斧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三百九十九章 一曲忠誠的讚歌第九百一十二章 天帝仲金陵,仙帝玉延昭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二百八十七章 廟中神祇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五百七十二章 屍妖帝昭(求訂閱月票~)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睡了盤羊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最大的長處,只比你長一點兒第二百八十三章 盤羊魔化第七百一十七章 海底洞天與史前先民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九十五章 墮落成魔第627章 梧桐花開鳳歸來(大章求訂求票)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婦梧桐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麼用第四百章 以我之名,狐假狐威第八百五十四章 六道劍輪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
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第七百零一章 妖言惑衆(求月票!)第四百一十二章 保你飛黃騰達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熱腸第四百九十八章 邪帝之心第六百一十一章 少年大帝(月中求票)第三百九十二章 女大三抱金磚第九百二十一章 不滅的道光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六百零七章 有花堪折直須折(求訂)第七百九十七章 帝忽肉身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第四百零七章 仙道的奧秘第二百三十章 獨自擺平(求月票!)第二百四十三章 帝平與狐(求訂閱)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人鑄金身(週一求票!)第五百八十五章 海誓山盟怎干休?第659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差點便信了!第三百二十七章 馬嘟嘟,圖他他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第七百三十九章 穩坐釣魚臺第八百三十八章 道身之戰第四百一十四章 仁至義盡,不再留情第七百七十四章 聖皇與氣度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第五百六十六章 你將要成仙(求月票!)第七百二十八章 父子相認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深不可測你知道嗎?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七百四十章 送老仙人入棺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五十五章 一點點兒的差距第八百零四章 巾幗亦有凌天志第二百六十九章 貔貅之門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無序地帶第三百九十六章 倒黴孩子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人鑄金身(週一求票!)第七百四十章 送老仙人入棺第九百一十九章 輪迴地獄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七十四章 長生的奧妙(週一求推薦)第二百零五章 東都怪事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屍第658章 昏君的日常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是誰?第九十四章 劫火洞燃,世界俱壞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廣寒山第二百六十九章 貔貅之門第八百九十六章 輪迴之戰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八百七十三章 時代的絕響第二百零六章 我是你哥第七百五十九章 雲仙帝,道相爭(求月票)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二百四十六章 魔神第七百五十章 梧桐的夙願第八百九十九章 義之戰第五百九十四章 碰也不死(求票)第四百零四章 無題(一號求票)第七百三十六章 杜應必死(求月票,求訂閱)第七百五十章 梧桐的夙願第三百二十八章 劍斬神荼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第四十二章 靈士蘇雲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第六百零四章 投影,上身第640章 蘇雲的朋友第八百四十四章 開局就送開天斧第五百八十四章 腳踩六條船第三百九十九章 一曲忠誠的讚歌第九百一十二章 天帝仲金陵,仙帝玉延昭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二百八十七章 廟中神祇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第五百七十二章 屍妖帝昭(求訂閱月票~)第655章 流年不利第五百七十四章 眉心豎眼(大章)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睡了盤羊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最大的長處,只比你長一點兒第二百八十三章 盤羊魔化第七百一十七章 海底洞天與史前先民第四百零九章 沒錯,就是我第九十五章 墮落成魔第627章 梧桐花開鳳歸來(大章求訂求票)第八百二十二章 歪打正着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三百三十四章 你知道你爹是人魔嗎?第七百七十五章 妖婦梧桐第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麼用第四百章 以我之名,狐假狐威第八百五十四章 六道劍輪第十一章 柳樹下的老人第六百二十章 陛下,你老了(修正)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