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

蘇雲擡手輕輕一拍,玄鐵鐘飛去,率先飛往帝廷。

帝廷上空,帝廷雷池。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柴初晞一直定居在雷池中的歷陽府內,這一日突然心血來潮,慌忙起身,騰空,以最快速度飛出歷陽府!

就在此時,歷陽府內部轟然炸開,連通第五仙界的古老門戶中無數劫灰仙蜂擁向外噴出!

歷陽府中有一座密室,密室封印着連接太古禁區的門戶,門戶的另一端正是第五仙界!

柴初晞猛然轉身,便看到這些劫灰仙涌出的可怕情形!

她正要調動雷池威能,摧毀這些殺出的劫灰仙,卻見歷陽府突然復甦,綻放無窮威能!

據她所知,歷陽府是溫嶠的伴生法寶,法寶雖然強橫,但是並不能達到至寶的層次,只是因爲在混沌海中生成,因此有些奇異之處。

不過歷陽府的威能卻超出柴初晞的預估,這法寶威力直線提升,竟然有直達至寶的趨勢!

“不好!”

柴初晞頓時醒悟:“溫嶠不是溫嶠!”

歷陽府的威能太強,她絕對不敵,然而倘若任由歷陽府中涌出劫灰仙,只怕帝廷在一天之內便會被摧毀!

這是一場針對帝廷的奇襲!

突然,天空中一口大鐘墜落下來,在歷陽府的威能還在提升之時,噹的一聲撞在歷陽府上。這座巨大的府邸頓時在鐘聲中裂開!

大鐘罩落,將歷陽府困在其中,鐘聲震盪,但見這舊神法寶在鐘聲中浮動酥軟,很快化作齏粉!

從府中涌出的劫灰仙也紛紛在玄鐵鐘的威能下破碎破滅,蕩然無存!

那座連接第五仙界的門戶自然也隨之斷去。

柴初晞驚疑不定,卻見那口玄鐵大鐘離開雷池,呼嘯向帝都飛去,一邊飛行,一邊解體。

柴初晞窮目望去,但見玄鐵鐘飛臨帝廷時已經化作了無數巨大的部件,呼啦啦飛向帝廷外的督造廠!

“發生了大事!”

柴初晞定了定神,潛心推算劫運,頓時臉色變得一片蒼白。

她算到了一場劫運突如其來,這場劫運的規模之浩大,是她前所未見!

甚至,這場劫運讓她的身軀也忍不住顫抖起來,哪怕她這樣的道心,也爲之戰慄,爲之恐懼。

“一場席捲第七仙界衆生的劫,無人能夠例外的劫,帶着從前六個仙界的餘威,到來了……”

天師晏子期將大軍留在鐘山洞天,隻身隨蘇雲來到帝都。

蘇雲第一時間召集帝廷、元朔、帝座、少輔等洞天的文臣武將,天后與長生帝君蕭長生也在其列。

這還是蘇雲登基以來的第一次上朝。

晏子期在朝堂外等候,冷眼旁觀,只見朝堂上衆人吵來吵去,有的說不可廢掉帝廷雷池,帝廷雷池針對的是第六仙界的仙人,倘若廢掉,晏子期的數千萬靈士便可以化作數千萬仙人!

舉兵推平帝廷,也不在話下!

他們分析得不無道理,晏子期畢竟是帝豐的天師,那數千萬靈士又是帝豐的餘部,倘若帝豐前來,一紙令下,只怕這些人便會立刻反叛!

這是置帝廷於危險之地!

況且,明堂洞天的雷池尚未被徹底毀去,這座洞天依舊威脅着第七仙界的靈士,第七仙界無人成仙,帝廷還不是要被晏子期一口氣推成平地?

有的則對嗆,說劫灰仙滅世在即,晏子期自然會識得大體,現在不宜內鬥,而是一致對外。倘若內鬥,第七仙界滅絕無日!

然而空口無憑,雙方誰也無法說服誰。

晏子期陳兵鐘山洞天一事,其實早就驚動了帝廷,帝廷文臣武將紛紛趕到帝都,打算與晏子期殺個魚死網破。還是蘇雲歸來,這才化解了這場誤會。

不過晏子期當年幾次險些攻破帝廷,殺得帝廷將士死傷無數,帝廷的文臣武將對他都沒有多少好感。

蘇雲咳嗽一聲,打斷臣子們的議論,道:“諸君,晏子期就在殿外。宣晏子期進殿。”

“宣晏子期進殿——”

晏子期整了整衣襟,邁步走入朝堂,目不斜視,徑自走到堂下,向蘇雲躬身拜下:“罪臣晏子期,拜見先天鴻蒙上高天皇帝陛下。”

滿朝文武正在交頭接耳的議論,甚至吵得臉紅脖子粗,聞言突然間安靜下來,目光紛紛落在晏子期身上。

晏子期是帝豐的四大天師之首,此次在敵人的朝廷中直接下拜,以臣子之禮,歷經蘇雲,顯然是來表明自己與帝豐決裂的決心。

蘇雲擡手:“平身。”

晏子期起身。

蘇雲目光從左右臣子的臉上掃過,道:“晏天師,我帝廷將士憂心帝豐復出,天師會倒戈相向。適才天后娘娘也說,帝忽皮囊率領另一路大軍,從北冕長城而來,橫跨星空奔襲第七仙界。倘若天師倒戈,我帝廷必滅。”

晏子期沉聲道:“帝豐,昏聵無能之輩,可與燕雀爭飛於房檐之下,不可翱翔九天之上。罪臣從前不見明主,只能與燕雀伴飛,現在得見明主,又有大義,豈能再反?臣……”

他擡起頭來:“……於鐘山陳兵兩千萬衆,以鐘山爲長城,爲丘壑,絕劫灰仙於鐘山之外,不讓劫灰仙踏入鐘山半步!臣此去,誓死不再踏入帝廷!哪怕鐘山被破,劫灰仙焚我殘軀,亦不退入帝廷!”

此言一出,朝堂中衆人不禁動容。

晏子期這是發了血誓,要誓死將劫灰仙擋在鐘山之外,用兩千萬人的性命,保住帝廷!

蘇雲看向羣臣,道:“朕決心廢去帝廷雷池,朕決心將帝廷的後心後背,交給晏天師。”

朝堂中衆人沉默,裘水鏡、左鬆巖、謫仙人、桑天君等人對視一眼,各自默不作聲。

蘇雲站起身來,聲音清清淡淡,卻有一股力量在涌動,震撼人心:“這一戰,帝廷不設防,不留一兵一卒。”

“從即日起,文臣武將,前往天府洞天,遷徙百姓。水鏡先生留下打理內務,召集帝廷、元朔等所有徵聖原道境界的靈士,待到文臣武將歸來,便出征星空。”

“你們,要把劫灰仙擋在第七仙界之外,不能讓他們踏入第七仙界!”

“你們的後背,交給晏子期!”

“你們的族人,親友,放在帝廷,放在元朔!”

“你們戰死,英靈進入萬神殿,後人永遠供奉,尊你們爲神!”

殿中的文臣武將紛紛躬身。

蘇雲揮袖:“退朝。”

衆人各自退出朝堂,立刻紛紛前往天府洞天。事情緊急,倘若不及時遷徙百姓,劫灰仙飛撲過來,勢必會將所有生靈吃的一乾二淨!

玉太子拿着蘇雲的手諭,急忙飛向高空之上的帝廷雷池,去交給柴初晞。

過了不久,柴初晞打開蘇雲手諭,點頭道:“我知道了。我將散去雷池劫數,但雷池不會因此毀壞。倘若晏子期反水,我依舊有剋制他之物。”

玉太子讚道:“柴仙子考慮得周全。”

柴初晞將雷池中的積雷液收入自己的靈界之中,隨即催動帝廷雷池,只見帝廷雷池立刻開始分解,化作一面面巨大的六角鏡相互摺疊起來。

柴初晞正在將摺疊後的雷池裝入自己的靈界,突然怔了怔,只見一朵劫灰飄落下來。

她擡起手掌,這片劫灰落在她的掌心,這女子擡起頭來,看向天空。

帝廷的天空在下“雪”,劫灰爲雪。

柴初晞向更遠的地方看去,但見朵朵劫灰零零星星的從天空中飄落。

不僅是帝廷,其他洞天也是如此,劫灰像是初冬的雪花,飄零落下,並不密集。

這是第七仙界的天地元氣被污染的結果。

廣寒洞天,紅裳女子仰起頭,看着劫灰如雪飄落,目光有些迷離,似乎感受到了來自天地間的絲絲寒意:“這場劫數來了。我將在這場劫數中修成道境九重天,蘇郎,你會沉淪爲魔,與我相伴嗎……青青!”

一個嬌媚有些憨態的青衣少女連忙應了一聲,跑到紅裳女子跟前。

那紅裳女子道:“你可以下山了,前往帝廷,去見雲天帝。”

那憨態少女心中怦怦亂跳,暗道:“師父遣我下山,難道是讓我去見生父?廣寒山上一直有傳聞,說我是雲天帝和師父的孩子……”

這少女便是蘇青青,當年險些化作人魔,蘇雲將她體內魔性煉出,因爲她雖然不再是人魔,但卻擁有人魔的特質,蘇雲無法教她,只好交給人魔梧桐管教。

梧桐遣她下山前往帝廷,她只好收拾妥當,便自通過月桂樹的枝條來到帝廷。

她出現在帝都外,逢人便打聽雲天帝何在,卻遇到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那少年很是俊俏,身後揹着一副卷軸,笑道:“往日你若是尋他,肯定怎麼也尋不到。但好在他最近受傷,沒有能力四處亂跑,更好在你遇到了我。我正打算去尋他,隨我來。”

蘇青青對他頗有好感,笑道:“我叫蘇青青,你叫什麼?”

那少年笑道:“你也姓蘇?我叫蘇劫,你口中的雲天帝,便是家父。”

蘇青青嚇了一跳,吃吃道:“你就是我哥哥?”

蘇劫也嚇了一跳,撓了撓頭:“雖然人家都說我父風流成性,四下留情,還有人說龍族還有我幾個兄弟姐妹,但我平日裡觀察他,還是挺正經的,沒有與其他女子眉來眼去。姑娘,你不要瞎說!”

蘇青青惴惴不安:“我不是瞎說,只是族人謠傳我是我師父梧桐與雲天帝之女,我才冒失的叫你一聲哥哥……”

蘇劫頓下腳步,思索片刻,道:“你這麼一說,倒有這個可能。我聽聞我爹與你師父有過一段風流韻事,難保會留下點什麼……對了,我大伯是有名的神醫,讓他來看看咱們是不是兄妹!”

兩人快步來到神王殿,尋到治病救人的董奉董神王,蘇劫扭扭捏捏的說明來意,董奉打量兩人一眼,又取了點血,又瞥了兩人,冷冷道:“有情人終成兄妹啊。”

蘇劫和蘇青青臉色漲紅,連忙擺手:“沒有這回事!我們纔剛認識!”

董奉哼了一聲,仔細查看兩人的血脈,道:“你們不是兄妹,可以成親。擺酒的時候記得叫我。”

二人面紅耳赤,勾着腦袋灰溜溜的走了。

蘇劫面紅耳赤,瞥了瞥蘇青青,只覺這女孩有一種令人怦然心動的特質,訥訥道:“我大伯真會開玩笑……青青妹妹,我爹在煉製他那口破鍾,沒啥好看的,不如我帶你四處溜達溜達?咱們帝都有不少好吃的好玩的!”

蘇青青點了點頭。

帝都外,督造廠。

蘇雲仰頭看天,第七仙界的天空處處都是陰霾,天地元氣被感染得有些腐朽。

凝固腐爛的元氣聚集起來,便化作了薄薄的劫灰。

“劫灰仙需要數月的時間纔回來到鐘山,但他們的腐朽氣息,已經讓第七仙界開始腐化。”

天后娘娘來到他的身邊,道:“陛下,你有足夠的把握,度過這場劫難嗎?”

“沒有。”

蘇雲收回目光,看着督造廠中的巨型洪爐,爐體是用荒銅打造而成,巨大的洪爐中只漂浮着一朵火焰。

雖然只是一朵不大的火焰,但卻給人以無比危險的感覺,彷彿蘊藏着毀天滅地的威能。

混沌劫火。

督造廠中的靈士正在將玄鐵鐘的部件放在混沌劫火上烤,烤得軟化,這才撈出來繼續鍛造。而洪爐外則是歐冶武等人小心翼翼的控制劫火的威力,他們必須十分謹慎,倘若法力稍大一點劫火的威能都可能失控。

那時,只怕帝廷都會被燒出個大窟窿!

“我一點把握也沒有。”

蘇雲對天后坦誠相待,道:“倘若我修成先天道境七重天,我便可以徹底突破輪迴聖王的鎮壓。若是修煉到第八重,輪迴聖王也看不懂我的神通。只可惜他出了先手,提前鎮壓我。”

天后娘娘皺眉,道:“難道便沒有一點希望?”

蘇雲的面色還有些蒼白,身上的道傷也並未痊癒,卻露出笑容:“希望是人創造出來的。我現在雖然沒有看到任何希望,但不代表未來沒有。現在的我無法徹底突破輪迴聖王的鎮壓,卻可以突破一部分。只是這一部分還不夠。所以我需要重煉我的鐘。這口新鍾,不同尋常,會包含我的全部道行,它是另一個我。”

他還是很虛弱,輪迴聖王的封印鎮壓,讓他的肉身即便痊癒,也會不斷恢復到身受重傷的那一刻。

不過蘇雲卻笑得很開心,道:“我無法在輪迴聖王的鎮壓下突破道境七重天,但我的鐘可以。只要我的鐘突破到先天七重,一切便都不同了。”

————還是大章!今天是月底雙倍月票,爲臨淵行求一下月票!!!

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灰神王(四千字大章)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三百二十五章 變態頭子第七百四十一章 送更多老仙人入棺第二百一十八章 皇室元無計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力不加,萬法莫侵第三百八十三章 喚醒心魔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心光明(求保底月票)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九百二十四章 井中栽蓮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下第一至寶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二百一十一章 放肆了你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二百三十章 獨自擺平(求月票!)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三百四十四章 給人魔道心種心魔(六一求票!)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二百三十章 獨自擺平(求月票!)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六百零八章 蘇郎不知夢中人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心光明(求保底月票)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六百九十四章 吾道一出便稱孤(月底求票!)第七百五十七章 師兄?第八百七十二章 帝絕復生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九百三十章 大善人和善解人意第三百五十二章 嶺南裘廠督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七百七十二章 道君之路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八百四十一章 雲天帝光風霽月,百里瀆義薄雲天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九百五十章 混沌七公子第三百零四章 諸神受難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人能擋臨淵行九月月票衝刺,火線告急!!!第八百四十二章 大小帝倏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九百零六章 以牙還牙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四百二十九章 無恥之尤第一百四十一章 葉落,你吐血了第四百二十九章 無恥之尤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九百一十章 劫灰大帝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七百八十四章 雲天帝登基第一百五十四章 黑棺李將軍第四百四十二章 忠肝義膽,舉世無雙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龍神通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四百五十八章 帝倏之腦(求票)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九百三十八章 梧桐花開又一春第一百七十三章 騎龍夜行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五百五十六章 蘇雲的劫數第九百一十章 劫灰大帝第二百零四章 月上廣寒宮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風來第五百九十六章 應龍的哀傷(求訂閱!)第五百八十五章 海誓山盟怎干休?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
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七百五十三章 鴻蒙初闢道初分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灰神王(四千字大章)第七百九十八章 忘川中的第二仙廷第三百二十五章 變態頭子第七百四十一章 送更多老仙人入棺第二百一十八章 皇室元無計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七百八十八章 一力不加,萬法莫侵第三百八十三章 喚醒心魔第八百六十五章 賊船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心光明(求保底月票)第五章 八門朝天闕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第九百二十四章 井中栽蓮第九百一十四章 幽潮生與輪迴聖王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下第一至寶第四百六十章 朋友的友情(求票!)第八百五十七章 亡羊補牢第五百一十七章 前朝第一忠臣,蘇聖皇第二百二十七章 當着爹孃的面打殘第二百一十一章 放肆了你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君入太古,諸帝隱蹤跡第四百八十九章 夫子故居第二百三十章 獨自擺平(求月票!)第八百四十六章 拾金不昧第三十二章 努力做個正常少年第三百四十四章 給人魔道心種心魔(六一求票!)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九百三十六章 鐘聲一響第二百三十章 獨自擺平(求月票!)第一百零三章 董醫師與育天將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線生機第六百零八章 蘇郎不知夢中人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心光明(求保底月票)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五百一十二章 屁股論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二百三十九章 裘水鏡弔喪第六百九十四章 吾道一出便稱孤(月底求票!)第七百五十七章 師兄?第八百七十二章 帝絕復生第七百九十六章 嫁衣計劃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第九百三十章 大善人和善解人意第三百五十二章 嶺南裘廠督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七百七十二章 道君之路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八百四十一章 雲天帝光風霽月,百里瀆義薄雲天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見梧桐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九百五十章 混沌七公子第三百零四章 諸神受難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第七百八十五章 無人能擋臨淵行九月月票衝刺,火線告急!!!第八百四十二章 大小帝倏第649章 無人成仙第九百零六章 以牙還牙第六百六十八章 外鄉人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四百二十九章 無恥之尤第一百四十一章 葉落,你吐血了第四百二十九章 無恥之尤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八百一十七章 肉身極致的碧落第九百一十章 劫灰大帝第七十七章 兩個世界第七百八十四章 雲天帝登基第一百五十四章 黑棺李將軍第四百四十二章 忠肝義膽,舉世無雙第九十二章 大聖靈兵第六百六十六章 不過如此(求票)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龍神通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是光腳的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脈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鄉人與帝倏第四百五十八章 帝倏之腦(求票)第四百六十三章 純真質樸的鄉下人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三百七十六章 天市垣大帝第九百三十八章 梧桐花開又一春第一百七十三章 騎龍夜行第六百八十五章 劍道第一陣圖第五百五十六章 蘇雲的劫數第九百一十章 劫灰大帝第二百零四章 月上廣寒宮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市垣懸棺真相第八百一十六章 大廈將傾(求月票)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三百九十八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第八百八十四章 等風來第五百九十六章 應龍的哀傷(求訂閱!)第五百八十五章 海誓山盟怎干休?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