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攻心(大章!)

溫嶠憨厚笑道:“一百多年了吧?”

蘇雲悵然:“一百多年了。遙想當年,道兄你出山第一個去見的便是我,你到了歷陽府,說要見我,便倒頭大睡。我通天閣的士子在你身上鑽來鑽去,研究你身上的舊神符文,你也渾不在意,任由他們研究。”

溫嶠想了想,疑惑道:“有這回事?我忘記了。”

蘇雲笑道:“你是一個忘性大的舊神,很多事情你都記不住,於是便刻在歷陽府的牆壁上。壁畫你是一絕。你的脾氣也好,通天閣的人都很喜歡你,可以說是你把通天閣的舊神符文研究引領入門。我們還從你的身上了解了舊神的肉身構造。你還曾經交給我山海經,讓我按照山海經去尋隱居在第七仙界的各尊舊神聖王。最爲關鍵的是,你還曾經險些因爲帝廷而死。”

溫嶠想了起來,甕聲甕氣道:“你說的是長生帝君偷襲我一事?這廝,差點把我打殺了!”

蘇雲嘆道:“若非董奉神王研究過你的肉身,你多半便死了。之後你主持雷池,我義父殺長生帝君,也是你幫的忙。帝廷打造雷池,若是沒有你的歷陽府和純陽雷池,真的無法辦到。你這樣的朋友,天下少有,非但帝廷,就連第七仙界的芸芸衆生,都會感激你的作爲。”

溫嶠道:“我們是朋友,我做這些事情是應該的。”

蘇雲臉色黯然,道:“但是你也向我傳遞了許多錯誤的信息,比如帝絕是靠殘殺第一仙人,奪取第一仙人的氣運才活到第七仙界。再比如說帝混沌是暴君,帝倏是昏君,帝絕是邪帝,也都是你灌輸給我的。這些大是大非上的問題,道兄顯然錯得很離譜。”

溫嶠不解道:“難道帝混沌不是暴君,帝絕不是邪帝,帝倏不是昏君?”

蘇雲依舊背對着他,道:“自然不對。別的不說,只說帝絕,你曾經依附帝絕經歷了幾個仙界,你應該能看得出他身上是否第一仙人的氣運。畢竟,你能看得出我身上的華蓋氣運,自然也能看出他的氣運。”

溫嶠道:“帝絕殺了原九州、玉延昭等第一仙人,這還能有假?”

蘇雲道:“但帝絕從未奪過他們的氣運。每次帝絕都是先天之井來使自己活到下一個仙界。要印證這一點其實不難,只需要詢問神魔二帝即可。神魔二帝每次剛剛出生便被他鎮壓囚禁,先天之井便歸帝絕所有。帝絕用井中的先天一炁來治療身上的劫灰病,從而可以再活一世。帝心也可以印證這一點。因此他無需奪取第一仙人的氣運。”

溫嶠赧然:“看來是我誤會了他。不過世人都稱他爲邪帝,我也不能免俗。”

蘇雲道:“帝絕對其他舊神並不好,惟獨對你極爲器重,你主宰歷陽府之後,他便從未讓你挪窩。他如此器重你,你卻說他是邪帝。”

溫嶠更加羞愧,道:“我忘性比較大,大約忘記了。聽你這麼一說,我的確是錯怪了他。”

蘇雲黯然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從未交過像你這樣純粹的朋友。瑩瑩也很喜歡你,她如果知道你是帝忽之腦的話,她肯定會哭很久。”

溫嶠呆了呆:“我是帝忽之腦?”

蘇雲道:“是的,你便是帝忽之腦,你的腦袋裡除了有帝忽的腦子之外,還有半個帝倏之腦。並且,萬化焚仙爐也在你的頭腦之中,鎮住帝倏之腦。”

溫嶠難以置信,失聲道:“雲天帝,陛下,你莫開玩笑!”

蘇雲還是背對着他,有些痛惜,輕聲道:“我也不想開玩笑,但我回到過去,去過第一仙界,我在雷池見到過帝忽。但我並未見過你。第一仙界結束後,第二仙界,我也沒有尋到你,直到帝忽從世間消失,我才見到你。我見到你時,你便已經掌握雷池。”

溫嶠怒不可遏,雙肩火山噴薄而出:“蘇聖皇,我把你當成朋友,你懷疑我是帝忽?你給我轉過身來,直面我!”

蘇雲依舊不曾轉身,自顧自道:“你告訴我,歷陽府是你的伴生至寶,我一直深信不疑。但倘若歷陽府是你的伴生至寶,純陽雷池又是怎麼回事?純陽雷池明明是一處福地,明明是雷池洞天中的福地,它怎麼會在你的伴生至寶之中?”

溫嶠想了想,道:“我雖然不記得純陽雷池是怎麼來的了,但伴生至寶乃是先天之物,其中有純陽雷池也不值得大驚小怪。你就是憑這個懷疑我?”

蘇雲嘆了口氣:“當然不止於此。你還記得嗎?仙界都是有七十二洞天的。”

溫嶠點了點頭。

蘇雲道:“但我發現仙界其實只有七十一洞天。去過第八仙界的人便會發現這一點。第八仙界,其實並無雷池洞天。也就是說雷池洞天其實獨立在各個仙界之外,從前七朝仙界的雷池,都是同一個雷池。它應該太古時代那個仙界的碎片。它的確是帝忽的屬地。帝忽將它帶到第一仙界中來,因此帝忽是雷池的主人。”

溫嶠僵住。

蘇雲繼續道:“帝忽被帝混沌譽爲最強肉身,他的肉身是純陽肉身,剛猛無比。而你也是純陽舊神,精通純陽之道。舊神都是帝混沌從混沌海登陸時的混沌水珠,混着帝混沌的大道而生,因此不可能出現兩尊擁有一樣大道的舊神。”

溫嶠坐了下來,苦苦思索,搖頭道:“你不能就這樣冤枉我,我絕非帝忽……咱們何時去帝廷?我有些想念瑩瑩那個丫頭了。我還想左鬆巖那個小傢伙了,對了,還有我的歷陽府!你記得嗎?我擔心你無法煉成雷池,把歷陽府送給你!咱們是好朋友!”

蘇雲也背對着他坐了下來,道:“是的,咱們是好朋友,我不能就這樣冤枉你……你對劫運之道最是瞭解,最是精深,對於雷池的一切,你都無師自通。百里瀆不得不用你來鍛造明堂雷池,也不得不留你性命來掌握明堂雷池。”

溫嶠興奮道:“這就是他不得不讓我活命的原因!因爲我有用,所以我才能活到現在!”

蘇雲有些傷心,道:“但是百里瀆曾經去過帝廷,查看帝廷雷池的鍛造情況。他還指點了柴初晞該如何煉製帝廷雷池。他和你一樣精通雷池的構造和劫運之道純陽之道。他並不需要你來鍛造雷池,也不需要你來催動雷池洞天。”

溫嶠惶恐的搖了搖頭:“他一定是在我煉製雷池的過程中,將我的道法神通學了去!他是帝忽,他聰明得很!”

蘇雲嘆了口氣,道:“你知道我們在這裡等了這麼久,爲何帝倏真身始終不曾追上來嗎?”

他不能溫嶠回答,徑自道:“這是因爲我當時施展了一招混沌神通,隔斷了你和帝倏真身的聯繫。你無論怎麼觀想,都無法突破混沌。然後我拼着受傷,一路疾馳,將你帶走,遠離帝倏。我要驗證一下我的猜測。”

溫嶠有些不懂:“怎麼驗證?”

蘇雲道:“倘若帝倏之腦在混沌神通的後面,帝倏真身突破那道神通,便會很快追來。倘若帝倏之腦沒有在帝倏真身的旁邊,而是在我旁邊,那麼帝倏真身便無法短時間內追上我。我們停下來很久了,帝倏真身始終沒有追來。”

他心中很痛。

溫嶠勃然大怒,站起身來,聲音如雷滾滾:“你就是懷疑我是帝忽對不對?你背對着我,是讓我偷襲你,印證你的想法對不對?閣主!姓蘇的!我不是帝忽,你的所有猜測都是你的臆測!你給我站身來,給我轉過身來!”

蘇雲閉上眼睛,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溫嶠悲慟欲絕,萬念俱灰,瞥了高懸的玄鐵鐘一眼,憤然道:“你是不是一定要我把自己的腦袋打開給你看,你才甘心?好!我這就成全你!”

他低頭大步向玄鐵鐘奔去,打算以自己的腦袋撞擊玄鐵鐘,以這個勢頭,他勢必撞得腦殼四分五裂!

蘇雲的手抽搐了一下,猛地睜開眼睛。

然而,沒有鐘聲傳來。

溫嶠巨大的腦袋停在玄鐵鐘前,只差一毫便撞在鐘上。

他的頭低下,臉朝向地面,臉上的悲憤突然化作了笑容。

他笑得很開心,先是無聲的笑,但隨着笑容的綻放,笑聲便從無到有,並且越來越大。

“……呵呵哈哈哈哈!”

溫嶠雙手扶着玄鐵鐘,猛然仰起頭來,放聲大笑。

他的雙肩,火山不再噴涌怒火,而是滾滾的黑煙,如同兩個巨大的煙囪。

“我化作溫嶠以來,從未被人識破過!帝絕不成,天后不成,仲金陵不成,原九州也不成。沒想到卻在你這裡栽了跟頭。”

他直起身來,雙手牢牢控制玄鐵鐘,滔滔的先天一炁涌入鍾內,爭奪玄鐵鐘的掌控權。

“夜路走多了,難免掉進陰溝裡。”

他持續發力,搶佔玄鐵鐘更多的空間烙印自己的符文,感慨道:“你能識破我,很了不起。我原本想一直成爲你的朋友,陪伴在你的身邊,看着你與我爭鬥,漸漸敗落,你身邊的人逐一敗亡,逐一凋零,最終只剩下我一個。那時我再告訴你,我也是帝忽,你該會是何等驚訝,何等惶恐,何等崩潰,何等自責?”

“呼——”

溫嶠抱起玄鐵鐘,向蘇雲狠狠砸來,喝道:“那該是多麼有趣的一件事,該是多麼偉大的成就?”

“咣——”

玄鐵鐘猛然爆發,恐怖的波動將溫嶠雙手炸開,蘇雲長身而起,一指點在玄鐵鐘上,頓時將溫嶠的所有烙印統統抹殺!

他奔行途中不斷祭煉,已經將玄鐵鐘祭煉了不知多少遍,奪回玄鐵鐘掌控權輕而易舉!

“我玩弄了原三顧,玩弄了玉延昭,玩弄了帝絕!”

溫嶠大腦突然變得熾烈起來,雷霆攢動,正是帝倏之腦爆發,以純粹的靈力轟擊蘇雲的腦海,聲音隆隆滾動:“我將帝絕從一代明君逼成了昏君,逼成了邪帝!我奪取了他的一切,炮製了他的結局!他的所有子嗣,後人,被我殺得一乾二淨,血脈半點不存!他甚至不知道敵人是我!這是何等的成就感!”

他的靈力百倍於蘇雲,靈力刺入蘇雲的大腦,本以爲會將蘇雲控制,不料蘇雲卻像是沒有大腦一樣,讓他的靈力無從着手!

溫嶠心中一驚,蘇雲這一指已經將玄鐵大鐘祭起,大鐘蕩來!

溫嶠張口,萬化焚仙爐飛出,綻放恐怖無邊的力量和威能,試圖將蘇雲的性靈從體內扯出!

然而,沒有半點作用!

只聽噹的一聲巨響,焚仙爐與玄鐵鐘撞在一起,焚仙爐咯吱一聲,被生生壓扁!

溫嶠縱身躍起,踩在玄鐵鐘上,向蘇雲一拳轟來。

蘇雲奮力揮拳,一大一小兩隻拳頭碰撞,溫嶠怒吼一聲,純陽之身啪啪炸開。

蘇雲吐血,揮手重重拍在玄鐵鐘上,大鐘噹噹作響,向遠處飛去。

蘇雲嘭的一聲炸開,化作一縷先天之氣消散。

溫嶠的純陽之身不斷崩塌,連忙撒腿狂奔,嚮明堂洞天瘋狂跑去。

他一邊奔跑,身軀一邊坍塌瓦解,臉色驚恐萬分。

這一擊,他擊碎了蘇雲,蘇雲的先天一炁也擊碎了他。

他必須在這一擊威能完全摧毀他之前,尋到帝倏真身!

前方,帝倏真身也在發足狂奔,向這邊跑來,雙方越來越近!

溫嶠猛然縱身躍起,身體嘩啦啦崩塌,潰散之勢已經延伸到脖子,下巴,嘴巴,眼睛,即將把他的大腦吞噬!

帝倏真身大吼,猛地探手抓出,延伸千百里,扣住溫嶠的腦袋,將大腦生生提出,向自己的頭顱中放下!

被壓扁的萬化焚仙爐也自搖搖晃晃飛來,鎮住險些失控的帝倏之腦。

帝倏真身這才長舒一口氣。

帝廷。

鐘聲震盪,追上天師晏子期的陣圖,最終玄鐵鐘飛臨蘇雲的頭頂。

蘇雲睜開眼睛,甦醒過來。

瑩瑩連忙問道:“救出大個子嶠了嗎?”

蘇雲臉色黯然,搖了搖頭,澀聲道:“溫嶠道兄爲了救我,不幸遇害了……”

瑩瑩呆了呆,突然嚎啕大哭,怎麼也哄不好。

過了良久,她才從悲傷中回過神來,故作堅強,向蘇雲道:“士子,我知道大個子是你的好朋友,你心裡比我還要難過。你不要悲傷了,我也不會再哭了。”

蘇雲默默點頭,又看到她偷偷抹了幾次眼淚。

————兩天三個大章,算是補上昨天的章節了。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八百二十九章 雷池之戰第三百二十二章 背後九十六個男人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八百四十五章 蘇大強巧舌如簧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灰仙人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六百七十七章 塵沙浩劫環無窮第二十七章 異物降臨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九十章 真假上使恰相逢第八百一十五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第十六章 宛如神魔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三十九章 鬼怪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一百八十八章 聖人大勢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八百五十章 我即蟻羣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六十五章 野得很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四百八十章 汝甚美第二十三章 學問不夠第九百一十五章 鬥法聖王第一百九十五章 尋找靈犀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一百四十七章 通天閣第一打手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五百六十一章 先天紫府(求票)第一百三十八章 轟殺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聖皇第一百九十二章 道門天眼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八十九章 地下劫灰城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二百二十八章 上古流派第八百二十四章 道阻且長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八十七章 夜探劫灰廠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第一百三十八章 轟殺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要這劍有何用?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五百六十二章 混沌來歷(求訂閱!)第八百八十一章 這份美,用性命守護第七十二章 劍挑梧桐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六百零九章 溫公尚有翻船日,蘇雲也有騰達時第七百六十四章 進一步是修羅場(求月票)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八百七十九章 鐘聲乍響魂兒飛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七百一十五章 蘇雲的把兄弟們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長城腳下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聖學宮第九十五章 墮落成魔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四百七十四章 心不設防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兇徒張三第一百七十三章 騎龍夜行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不會敗家的閣主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五百二十三章 真假武仙之戰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四百一十六章 開啓懸棺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
第646章 魔起葬龍陵(月初求票!)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看到的,是我讓你看到的(大章!)第八百二十九章 雷池之戰第三百二十二章 背後九十六個男人第五百九十章 帝倏與萬化焚仙爐(求票)第八百四十五章 蘇大強巧舌如簧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灰仙人第三百五十三章 元始元年的最後一天第六百一十章 天皇曜魄萬神圖第八百七十八章 水鏡先生的陰謀第六百七十七章 塵沙浩劫環無窮第二十七章 異物降臨第637章 人魔入魔(月底求月票!)第九十章 真假上使恰相逢第八百一十五章 只是當時已惘然第五百二十四章 冥都變故第七百七十一章 魂魄與性靈探秘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第十六章 宛如神魔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第三十九章 鬼怪第八百四十三章 生死之搏第一百八十八章 聖人大勢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八百五十章 我即蟻羣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第六十五章 野得很第五百九十二章 天下無敵(求月票)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歲頭上動土第七百二十章 臨淵最強打工人第四百八十章 汝甚美第二十三章 學問不夠第九百一十五章 鬥法聖王第一百九十五章 尋找靈犀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四百五十二章 人心不古,世道炎涼第七百八十七章 求死有道第六百九十三章 黃鐘第八刻度第一百四十七章 通天閣第一打手第二百八十六章 試試就逝世第五百六十一章 先天紫府(求票)第一百三十八章 轟殺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聖皇(求票)第二百四十九章 應龍老哥哥第三百七十章 少年聖皇第一百九十二章 道門天眼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七百三十二章 劍掃南河第八十九章 地下劫灰城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死不滅玄功?打!第二百二十八章 上古流派第八百二十四章 道阻且長第八百四十九章 誅仙劍門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仙人絕第八十七章 夜探劫灰廠第五百八十七章 調戲仙后第一百三十八章 轟殺第三百四十一章 誰的拳頭大,誰是大爺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鏡徐來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要這劍有何用?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劍乃成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刀來第五百八十八章 瑩瑩大老爺(求月票)第五百六十二章 混沌來歷(求訂閱!)第八百八十一章 這份美,用性命守護第七十二章 劍挑梧桐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氣轉洪鈞,混元入先天第六百零九章 溫公尚有翻船日,蘇雲也有騰達時第七百六十四章 進一步是修羅場(求月票)第三章 黃鐘計時,問天下春秋第八百七十九章 鐘聲乍響魂兒飛第十三章 五步殺一人第635章 鐘聲送葬(大章求票)第七百一十五章 蘇雲的把兄弟們第八百七十五章 你的未來,有了其他可能第七百八十二章 執子之手,道結同心第三百二十九章 北冕長城腳下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聖學宮第九十五章 墮落成魔第九百零五章 劫灰成雪,青青尋親(大章求月票!)第四百七十四章 心不設防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兇徒張三第一百七十三章 騎龍夜行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不會敗家的閣主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運,我來掌握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第五百七十七章 劫灰大仙君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國體第四百六十二章 燭龍異變第五百二十三章 真假武仙之戰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第三百八十一章 三聖降魔第二百二十一章 東都飛狐第七百一十三章 手足相殘第九百三十三章 女帝篇第四百一十六章 開啓懸棺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強狀態下的薛青府(求月票訂閱)第一百七十二章 師與徒(我票呢?)